《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这段时间超级忙,答应了更「小桃」一文爽约了,贴一篇旧文充数的,请见
谅。

  小鸡跪拜上

  《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

  「卡擦!」

  金铜色的锁匙把松木製成的複合门打开,西装皱成一团的家辉带点狼狈地踏
进屋里,湿透的头髮边沿仍流着水,除了落汤鸡以外,大慨没有其他名词可以形
容他现在的境况。

  「早上明明那么好天,怎么忽然下起大雨。」拍一拍肩上水珠,家辉语带抱
怨。事实上这场暴雨早有预警,只是上班前从没留意天气预报的他不知道而已。

  换了平时,妻子是必然会提点他,今天老婆不在,结果便立刻遭殃了。

  「你回来了,哎哟,怎么都不带雨伞了?快来脱下衣服,不然会感冒。」莹
莹听到外面声音出来迎门,看到浑身湿透的家辉吃惊的道。

  「唷,莹莹…」吃惊的不只莹莹一个,家辉亦是愣了一愣,不过下一秒钟他
便清醒过来,对了,今天莹莹是我的妻子。

  喔,为什么说「今天」是我的妻子呢?这要回到一星期前说起。

  「老公,你回来唷。」看到丈夫家辉从外面回来,钰琪欣喜地跑出来开门。
对两口子来说,每天傍晚几乎是必定重覆同一举动。家辉是爱妻号,每晚下班什
么地方也不会去胡混,六点便準时到家,而钰琪亦必定在家里等待丈夫,两人态
度亲暱,结婚一年,仍彷如蜜运中的男女。

  「我替你挂好西装。」钰琪温婉地替丈夫脱下西装,以衣架挂好。家辉鬆一
鬆喉头的钮扣,带笑问道:「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

  「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难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钰琪一改刻前笑
容嘟起嘴角,家辉怔了一怔,心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再看看餐桌上两份热烘烘、精心準备的牛排和洋烛,家辉肯定今天是一个值
得记念的日子。

  不是我生日,不是琪琪生日,不是结婚纪念日,不是相识纪念日,不是我爸
妈生日,不是琪琪爸妈生日,这…还会是什么大日子?

  钰琪偏起小嘴等待丈夫答案,家辉想了又想,终于想起道:「我知道了!是
耶稣受难日!」

  钰琪生气的道:「原来你真的忘记了!是我们的初吻纪念日啊!」

  「初吻?」

  「你完全没那回事了?那时候你求了我很多遍才给你亲,当日亲了十二次,
你还发誓以后每年这天也会亲我十二次!」

  对,的确是有这回事,去年也明明记得,怎么今年没了一回事。

  「你呀!才结婚一年没有就忘记了!都不爱我了啦!」

  钰琪气得想哭的嚷道,家辉知道自己不对,想哄回妻子说:「对不起琪琪,
最近工作太忙,所以一时忘记了。」

  「是一时忘记,还是根本没有心去记?」钰琪不讲理道:「结婚前你明明什
么都记住,结婚才一年就全部忘记了,是不是别人说的,已经钓上来的鱼,不用
鱼饵了唷?」

  「什么不用鱼饵?我不是天天上班赚钱去养你?」家辉虽然疼爱妻子,但此
时也有点恼火,听到这句话钰琪更是动气:「你说了!你觉得你是在养我,我就
在家里白讨吃,家务不用做吗?饭不用煮吗?衣服不用烫吗?厕所不用洗吗?」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琪琪你不要生气。」家辉不想事情弄大的安抚妻子,
但也禁不住喃喃自语:「原来今天是我的受难日。」

  「哦!郑家辉,原来跟我初吻的日子,对你来说是受难吗?」

  救命!我怎会有这样蛮不讲理的老婆?

  《一》

  「哈哈哈哈!你俩真是活宝!」

  接着一天,当两人和好朋友晚饭聚餐时说起昨晚的事,英伟和莹莹不禁大笑
起来。

  钰琪满面通红,生气道:「我告诉你们是要你们评道理,不是取笑我!」

  「没有取笑你,不过也真是太好笑!」作为认识十年的闺密、莹莹不需保留
的说:「琪琪你现在是别人妻子了,这种公主性格还不改变,就是家辉也受不了
你。」

  「连莹莹你也觉得是我的问题吗?」钰琪想不到好朋友会倒戈相向不忿道,
莹莹笑说:「当然是你的问题,人生有那么多第一次值得纪念,你要家辉全部记
住啊?就是多聪明也记不住吧。」

  「脑袋记不住,可以用笔记呀,又或是输入电话提示也可以,就看他有没有
心。」钰琪白一眼丈夫,莹莹替家辉说好话道:「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每天都是
那么重要,每天都值得纪念,根本不需要特别记住某些日子。」

  家辉得到别人妻子支持,忍不住开腔道:「就是,你看莹莹说话多么大方得
体。」

  「哦,你即是说我任性小器了么?」钰琪更生气了,莹莹笑说:「任性还好,
但肯定是小器了。」

  这时候一直听着的英伟说道:「莹莹你这样说便不对,一个女人愿意嫁一个
男人,是因为他某方面的优点,可能是细心和关心自己,如果这些优点在结婚后
全部消失,那就和欺骗没分别了。」

  「就是!就是这个意思!结婚前我说什么都好听,结婚后我说一句都嫌烦,
根本是骗我!」钰琪得到别人丈夫支持,也是加强声势。英伟笑笑说:「所以即
使多忙,我也会记住和莹莹的每个日子,婚后仍保持初心,才是夫妇可以长期保
持热度的相处之道。」

  「听到没有?你看阿伟说话多有风度!」钰琪向丈夫指控道。家辉没有反驳。
心想妻子那些值得纪念的日子,至少比常人多三倍。

  「你们别争执了,再说下去便变成吵架。」莹莹劝解道:「其实你们最大的
问题,就是初恋便结婚。」

  钰琪嘟着嘴说:「初恋便结婚不好吗?」

  莹莹说道:「不是不好,只是太顺利,当有磨擦时,便不懂得怎样处理。」

  英伟同意说:「对,一帆风顺,往往不懂得体谅对方,因为被宠惯了,什么
事也觉得是理所当然。」

  「失恋虽然是很痛的一件事,但会使人成长,让自己知道自己的缺点,学会
怎样对待下一段感情。」莹莹续道:「所以当你们说结婚时,我觉得你们是太快
了,没有经过风浪,一小点打击便承受不住。」

  「明明你自己比我还早结婚。」钰琪偏起小嘴,莹莹点头说:「我是比你早
结婚,但我之前有过两段恋情,知道什么事会令感情变差,所以当遇上真命天子
时,便小心避开犯过的错,不会重蹈覆彻。」

  英伟问道:「你们有没听过国外名为『交换夫妻』的真人秀?」

  钰琪和家辉一同摇头:「没有。」

  英伟解释道:「那是电视台办的节目,两对夫妇交换一星期生活,以真人秀
形式来直播。」

  钰琪不明问道:「这种节目会有人看吗?都是作假的吧?」

  英伟摇头说:「是真的,报章有追访参加者后来的生活,有些人更恩爱,有
些则因为接受不了而离婚。」

  「为了参加电视台节目而离婚,有这样蠢的人吗?」

  「你可以这样说,但相反而言,他们是认清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而分开,那
对两个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英伟道:「没吃过别人的菜,是不会知道
妻子做的饭原来是最美味,失去过,才懂更珍惜。」

  钰琪没信心说:「那如果别人的菜,比我的好味道呢?」

  英伟答道:「这便是考验感情的时候,多好的丈夫和妻子也不会是完美,人
生数十年,总会碰上条件更好的异性。如果因为别人的菜更好而被勾了去,这段
感情根本不用留恋,因为他早晚会受不住诱惑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

  「是这样吗…」家辉和钰琪相视一眼,心想自己可能小题大做了,其实只是
忘记了什么时候亲嘴耶。

  英伟和莹莹笑问两人道:「怎样?有没兴趣接受考验?」

  家辉和钰琪不明反问:「什么考验?」

  英伟和莹莹互相望一眼,一起道:「就是交换夫妻。」

  「交换夫妻?」

  好了,在这时候我们来介绍一下四位人物。郑家辉,今年25岁,职业建筑测
量师,长相一般,也没什么特长,但为人诚实,性格忠厚,所以娶得如花似玉的
娇妻姚钰琪。女孩与家辉同年,两人在大学认识,正如莹莹所说是非常顺利,首
次恋爱便直接跑到终点。

  钰琪从高中时代已经是美人胚子,追求者聚,但因为家教严厉,二十岁前父
亲不给她谈恋爱,结果让女儿可以守得女性贞操,把宝贵的一切都奉献给丈夫。

  至于张莹莹同是两人的大学同学,亦是美人一个,身材比32B的钰琪更为
突出,是38E杯罩,加上23吋纤腰,玲珑浮凸,婀娜多姿。

  最后郭英伟人如其名,英俊雄伟,是个运动健将,为人亦甚风趣。他是四人
中最年长一个,今年27岁。条件优厚的他有过不羁日子,但当遇上一见锺情的莹
莹后便收心养性,没有脚的鸟也有归巢的一天。

  英伟和莹莹在两年前结婚,可能是受到好友影响吧。当伴娘的钰琪看到闺密
那么幸福,也便接受了家辉的求婚,在一年前共谐连理,从初恋直接走进教堂。

  这天好友们荒唐的提议,家辉和钰琪当然没有答应,说到底只是小吵小闹,
也不会去到交换夫妻的程度,两个人都只跟另一半睡过,这种事连想也没想过呢。

  只是晚上睡觉时,还少不免提起,钰琪向丈夫问道:「老公,你说莹莹今天
说的是不是认真?」

  睡在旁边的家辉答道:「当然是跟我们开玩笑,夫妻又怎可以交换?」

  「很难说啊,莹莹这个人蛮开放的,说不定是认真。」

  「就是莹莹愿意,阿伟也不会肯吧?有谁会让妻子跟别人睡?」

  钰琪白丈夫一眼道:「交换夫妻,也不一定要让妻子跟别人睡吧?你以为每
个人都像你下流!」

  「说得交换,就即是那段时间莹莹是我妻子,跟我睡很正常吧。」

  「哼,好一句莹莹是你妻子。看你那么提到莹莹那么兴奋,一定很想她跟你
睡吧。」

  「喂,你说到哪里去了?」

  「莹莹身材那么好,奶大腿也长,人又长得美,你当然希望她是你妻子!」

  钰琪愈说愈气,无故激发起女人的妒忌心来。家辉刚开罪过妻子一次,也不
敢再惹怒钰琪,也便卖乖道:「莹莹有多好,也不及我家琪琪好,我已经有娇妻
如此,是不会再望其他女人。」

  这句话钰琪明显甚为受用,还装作不相信的道:「但她波比我大耶。」

  家辉伸手捞在妻子的乳房上说:「正所谓室雅何须大,我老婆的奶子已经是
最漂亮,比例最完美。」

  钰琪听到心花怒放,但仍嘟着嘴道:「我不受你哄,反正男人都爱大奶妹,
我就不信你是例外。」

  「我就是喜欢刚刚好,太大的反而没有美感。」家辉摸着妻子的胸脯爱不释
手道:「而且我爱的是姚钰琪,只要是你的,大小也喜欢。」

  「滑头,不跟你说了,睡觉!」钰琪被丈夫一逗,心情好了不少,家辉摸奶
摸得情慾大发,性致勃勃,着妻子道:「反正摸得正舒服,不如来一发。」

  钰琪大惊嚷道:「又来?上星期才来过,人家今天很累,下星期才吧!」说
着不理丈夫的以被盖头,家辉有点没趣,但也无可奈何。谁也知道男人在结婚后
不放鱼饵,而女人在结婚后便不给福利。

  就是这样这段小吵架便告一段落,家辉和钰琪是恩爱夫妻,也不会因为小事
影响感情。只是交换这个字不知不觉地殖入了家辉的脑里,虽然说话漂亮,但妻
子说得不错,男人都爱大奶娃,他不是例外的一个。

  说来莹莹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家辉认识钰琪后便只一心对她,没把其他女人
放在眼内,但一对圆滚滚的肉球啊,还是不多不少会留意到。那种大奶摸在手里
有多好受?不敢想,不敢想。

  接下来几日两人回复甜蜜关係,恩爱如昔,莹莹知道闺密与丈夫和好如初也
替他们高兴。虽然从一开始,她便知道两人是耍花枪,断不会出什么大事来。

  可想不到在星期三,大吵架来了,当日有新电影上映,钰琪约了莹莹一起去
看,当然少不了两位廿四孝老公陪伴左右,四个人一起看了一套爱情电影。该片
描述一个青年在夜店认识了陪酒女郎,两人堕入爱河,但该位女生觉得自己配不
起对方,于是忍痛不辞而别。青年没法忘情,千辛万苦地四出寻找,最后终于觅
得女孩芳踪,有情人终成眷属。

  「太感人了。」完场后钰琪被电影中的桥段打动,抹着眼泪,反而家辉嗤之
以鼻:「哪里感人,分明是为晒狗血而晒狗血。那个女人选择以卖淫为业,已经
证明她的品格很有问题,不做声跑了去便更是不负责任,不明白男主角为什么还
要当宝?」

  钰琪听了生气道:「你怎可以这样说话,世界上有很多人是没有选择余地,
才逼于无奈做这种事的!」

  「没有选择余地,便要出卖肉体了吗?打劫杀人放火都可以是逼于无奈,但
不代表那是正确的事,就是动机如何高尚,不对的事还是不对。」

  钰琪动怒道:「亏你说得出这种话,女人的苦你们男人根本不会明白,说到
底你就是看不起女人,男人可以风花雪月,女人跟其他男人上过床,便是残花败
柳!」

  家辉不忿说:「琪琪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没说女人跟男人上过床便是残花败
柳,是说不应该美化卖淫,你便不要歪曲我意思。」

  「我歪曲你意思?你即是说我不讲道理,捩横折曲?」认识四年,家辉好像
也没这样跟自己吵过,钰琪觉得委屈极了。结婚前就是说什么男友都说好,但变
成老公后却事事针锋相对,什么也要跟自己争论。

  「我哪有说你捩横折曲?你总是要歪曲我的意思才高兴。」

  「我高兴?你觉得我现在很高兴?」

  英伟和莹莹看到两人又要吵架了,连忙安抚:「你们别这样,只是看套电影
嘛,怎么又吵起来?」

  「就是只看套电影也要跟我吵,我说感人,他回声『是啊』不就好了?总要
说赢我才罢休。」钰琪气得泪眼汪汪,家辉自己也知道是过火位了,赔不是说:
「对不起,琪琪,是我不对。」

  「你没不对,我是蛮不讲理,你是大条道理。」

  「好了好了,你们真的不要吵了,我们去吃饭吧,琪琪你想吃什么?」莹莹
连忙转个话题,钰琪赌气说:「我不吃,没心情!」

  「没心情也要吃饭,不如去吃韩国菜吧?这附近有间不错的。」英伟也是一
起安抚,钰琪说不过好友,被拉到附近一间餐厅,莹莹向家辉作个怪责眼神,像
在说:「快逗回你老婆!」

  四个人坐在餐厅里的长桌,钰琪仍是不肯望丈夫一眼,莹莹自作主张替闺密
点了她喜欢吃的菜,希望吃顿好的,能消这小妮子的气。

  吃过最喜欢的烤五花肉,钰琪心情是好多了,家辉也趁机替妻子添蔘鸡汤,
钰琪嘟一嘟嘴,还是把丈夫替自己倒的鸡汤喝完。英伟和莹莹知道小公主的气也
不会生很久,没办法的相视一笑。

  「床头打架床尾和,便不要再生气了哦。」莹莹笑道,钰琪哼着说:「才不
会跟他上床,今晚睡沙发吧。」

  家辉明明已经很相就,但听到这句,还是忍不住道:「睡沙发不就睡沙发,
反正一起睡也不让我碰。」

  钰琪被当众说出私人事又羞又怒,气又上来道:「你怎可以在阿伟和莹莹面
前说这种话?这么大个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的吗?」

  家辉反问道:「我说了什么过份的话吗?大家成年人了,他们又是好朋友,
难道这一点小事也不可以说吗?」

  钰琪气得面红面绿,赌气地在闺密前说出房事:「你就是恼我这阵子不跟你
好,原来你跟我结婚就只是为搞我!你好啊!郑家辉!」

  英伟和莹莹相视一眼,看来有人性生活不协调呢。

  「夫妻间有房事很正常吧?你问问阿伟和莹莹是谁有问题。」

  「你就不要拉上别人,你不要脸,我的朋友也要脸!」

  「莹莹是我的旧同学,她不单只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你是真的要跟我吵架了,如果结婚前给我知道你是这样子,我根本不会嫁
你!」

  「如果给我知道结婚后连碰一下也不可以,我也考虑会不会娶你!」

  英伟和莹莹看到两人是真的吵起来了,慌忙安抚道:「你们别这样,平心静
气,有事好商量。」

  「没得商量!这个人自己说出口了,和我结婚就是为了做那种事,那我跟慰
安妇有什么分别了?」

  「你到底讲不讲道理?平时我就没对你好了吗?如果单纯为做爱,我去找妓
女还不好了?何必要结婚!」

  「妓女…在你心目中我就是妓女…也许是连…妓女都不如…」钰琪说到这里
终于忍不住,眼泪一条一条滑下来,她咬着牙,咽呜地道:「那离婚吧…」

  「离婚?」听到这句话比谁都更惊慌的是莹莹,生怕家辉在一时之气下也会
说出不应该的话,连忙把钰琪把拉起身:「琪琪你情绪太激动了,要休息一下,
阿伟,你先看着家辉。」

  「好的。」英伟跟妻子调过位置,莹莹把钰琪带到另一边,好把两人分开一
会,不让事情恶化下去。英伟平心静气道:「家辉你别怪我,但你刚才语气是重
了一点,跟女人说话是不可以用这种语气。」

  「我知道,但真是忍无可忍,她平日的公主脾气我已经受很多,现在连最基
本的性生活都没有了,阿伟你是男人,应该明白我心情吧?」

  「我当然明白,琪琪也是的,妻子不尽责任,不就亲手把丈夫推到别人怀
里,怎么连这个道理也不明白。」

  「就是啊,我因为爱琪琪,连一次鬼混也没有。现在她一个月才跟我好一
次,叫我怎样够?我才25岁呀。」

  「这也是太难为你了。」英伟理解的点头。

  「阿伟,我问这种问题你别介意,你和莹莹的…那方面好吗?」家辉略为不
好意思道,英伟毫不忸怩的道:「没事,你都说大家成年人了,不会不好意思,
我和莹莹还好吧,一星期大约三至四次。」

  「三、三至四次?」家辉羡慕得想留口水,英伟带点骄傲道:「家辉你也看
到吧,莹莹奶子蛮大的,在床上也很风骚,摸着摸着,大家便忍不住了,你别见
笑。」

  「哪里会见笑,是羡慕都来不及了。」

  「不过说实话,再好的菜吃多了也会厌,最近我都是应酬她,你知道嘛,男
人也不是说做便做,有时候她一晚要两次,是有点累人。」英伟抱怨道。

  「一晚要两次,有多好啊…」家辉心想别人一个月的份量,已经是自己一整
年的总和。

  「好不好见仁见智,到你有这样的老婆便知道,两个肉球睡在旁边,摸也不
是,不摸也不是,挺烦恼的。」

  「我也想有这种烦恼,琪琪虽然也有一点,但和莹莹相比是差远了。」

  英伟望着不远处给妻子安慰着的钰琪,道:「家辉我这样问你不要生气,琪
琪这种,是很敏感吧?」

  家辉叹气道:「是很敏感,就是太敏感说很难受,所以才不给我碰。」

  「哈哈,这只是家辉你没有好好开发,以我经验,琪琪这种是闷骚型,所谓
一发不可收拾。」

  「一发不可收拾?琪琪会吗?」

  「你不相信吗?好好逗回琪琪再慢慢调教,我保证她是一个出得厨房,滚得
大床的好老婆。」

  家辉知道这是英伟为了安慰自己替钰琪说的好话,也没深究下去。不久莹莹
走过来说:「琪琪还是很生气,说今晚回娘家睡。」

  「回娘家?那不是惊动岳父岳母?她做事怎么都不懂分轻重。」家辉听到妻
子居然因为这等小事要回娘家更是动气,莹莹续道:「我也劝她不要惊动世伯伯
母,最后跟她说,今晚先来我家睡。」

  「怎么可以打扰你俩?」

  莹莹责怪说:「哪里算打扰,琪琪是我的好闺密,她的事即是我的事,今晚
交给我们来照顾,明天你不好好逗回她,你便知后果。」

  「会有什么后果,大不了便离…」家辉没趣道,英伟和莹莹瞪着他,不许男
人说那覆水难收的话。

  结果这一天钰琪真的没有回家,英伟和莹莹家里有三个房间,除了主人房外
一间用作书房,还有一间则打算日后有小宝宝时用作婴儿房,在此之前先当客房,
有时候莹莹母亲来探女儿也可以睡。

  家辉知道两人可靠,没办法下也只有把妻子交给他们。为答谢朋友帮忙,这
一餐他主动请客,晚上独个回家,一阵说不出的空虚感由心而发。

  「两个人出去,一个人回来吗…」这间房子是两人结婚时租下来,家辉从来
没试过一个人睡,独守空房,滋味原来还不好受。

  本来家辉以为钰琪的脾性,生气一天便会回来,谁知道次日她还是不肯,莹
莹在下班时致电给他:「琪琪气还没下,说不想见到你。」

  「不想见到我?我是她丈夫,不想见我,即是一定要跟我离了吗?」

  「你先别动气,我和阿伟也劝了她,结果她接受了上次提议的事。」

  「上次提议的事?」家辉不明问道。

  「对,就是交换夫妻的事。」

  「交换…夫妻…」

  「对,琪琪说这话时也不是一时之气,她当时很冷静,知道自己也有不对,
所以才说交换夫妻,她想知道是否自己的问题,所以尝试跟别个男人相处。」

  「也太荒谬了吧?叫别个男人做老公,跟离婚有什么分别了?」

  「分别就大了,短时间交换,你们便会知道对方的重要,同时亦可以重新检
视自己的缺点。」

  「我不知道什么是检视自己的缺点,反正这样荒谬的事,莹莹你和阿伟不会
是认真吧?」

  「什么不认真?你忘了是我们提出的吗?」

  「救命,你们是在捉弄我吗?我已经很头痛,拜托别再搞这些莫名其妙的玩
意。」

  「没有捉弄,琪琪连你家的锁匙也给我了,明天我便去你家,做你三天的
老婆。」

  「做我三天的老婆?拜托,别跟我开玩笑。」家辉头痛欲裂的道。

  「没跟你开玩笑,我们都是很认真的。」

  「好吧,我当你是很认真,那有什么条件,我家只有一张睡床,那明天我睡
客厅?」

  「你说什么?我明天是你老婆,你当然跟我睡,我告诉你,这次交换是没有
上限,夫妻间的所有事都可以做。」

  「夫妻间的所有事都可以做?」家辉感觉莹莹说的话超越了自己想像,虽然
那天自己也说『说得交换,就即是那段时间莹莹是我妻子,跟我睡很正常吧。』
的话,但那时候是戏言,根本完全没有认真。

  「对,是所有事。」电话筒传来旧同学的诱惑声线:「你有没有什么事想跟
我做的呢?郑家辉…」

  「想跟莹莹你…做的事…」家辉呆住片刻,彷彿看到旧同学舔着舌头的挑逗
表情。

  《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