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第四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为妈妈梳头】第四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字数:17201

***********************************

  这一章比较长,都是口。中间还扯到中世纪习俗和宗教证明合理性肉戏又是
发生在爸爸身边,比较刺激。希望跟着这个译文的朋友们喜欢。

                           ——译者按

***********************************

                第四章

  愿不愿意学着给妈妈编辫子?当然,还用问吗?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我仔细看了看妈妈的头发,妈妈的头发真的很漂亮,
微微卷曲的栗色头发垂到了后背的三分之一处。妈妈在厨房里走动时,头发在妈
妈的肩膀上的卷绕着,这情景让我的阴茎有要勃起的感觉。妈妈把头发从脸上往
后拢,头翘起,让头发散落落在肩头的俏皮模样尤其让我着迷。今晚我才能有机
会触摸妈妈的美发,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可天不遂人愿。妈妈和她的朋友出去吃晚饭,直到很晚才回来。我正要走出
房间欢迎妈妈,可妈妈很快进了她的房间,并关上了门。怎么了?我哪里惹妈妈
生气了吗?我在脑海里回顾了这一整天,早上和放学后的我和妈妈仅有短暂互动,
我想不我到底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会让妈妈不开心。失望之余,我回到床上,
用打猴子来安慰自己。

  星期二,难道会成为失望的一天吗?不。

  第二天妈妈要和爸爸一起参加一个商务活动。我等了一会儿,我爸爸妈妈回
来就关门睡了。次日清晨上妈妈妈妈看起来和我有点疏远。我一定做了什么错事,
可是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哪里做错了。

  星期三,妈妈从早到晚还是如昨天那样冷漠

  星期四,还是一样的冷漠,是因为妈妈心里有负罪感吗?

  星期五,妈妈穿着利落整齐。朴素的白色无袖棉质上装藏起了那对小巧翘挺
的乳房,上装的下摆塞在身上那条非常合体的深海军蓝短裤里。看着妈妈的修长
的腿和匀称饱满的屁股,我还在餐桌上就支起了高高的帐篷。当妈妈右腿和臀部
微微倾向我站在面前,短裤紧紧贴着妈妈丰满突出的肉馒头,我差一点就忍不住。

  「亲爱的,你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妈妈含混的地问我。样子一点不像这两
天冷落过我的样子。

  「吃什么?」我问道。抬起头看着妈妈。我无法抑制自己声音中流露的期望。

  妈妈听出我非常明确的暗示,笑了笑,把膝盖往前顶。看到我的眼睛落在她
毛绒短裤的前面,轻快地摇着她的美臀调戏着我。

  「想喝什么呢,今天早上你想品味的是什么?」妈妈闪烁的眼神让我的鸡巴
硬起来,痛苦的在短裤下面抽搐。

  我想把你扑倒在地板上,肏到你魂飞魄散。可我还是善解人的的说:「什么
简单你就做什么吧。」

  「要么还是喝酸奶吃水果?」妈妈问。

  “行啊,那也很好。”

  妈妈脚尖一转,绷紧臀部,慢慢地走到冰箱前,随后妈妈拿着两个碗回来。
我一直在视着妈妈,每次爸爸把报纸弄得沙沙作响时,我都会看看爸爸是不是还
在报纸后面,不会注意到我在色咪咪的看着妈妈。

  妈妈把碗放在桌子上,说:“这时法国香草味,这是柠檬味,你要哪一个?”

  妈妈用手指在一个碗里蘸了一下,很快把手指放到我唇边,顺着我的舌头滑
动着一直往里塞。妈妈把手指抽出来时,我的眼睛瞪的像碟子一样,然后妈妈又
的手指又从另一个碗里舀了一下,然后又塞到我嘴里,调戏着在我舌头上晃了晃
后抽出手指。

  “怎么样?”妈妈的脸上满因为调戏我开心的表情。我则被我看到的景象惊
呆了。

  妈妈转身走到冰箱前,拿着一罐橙汁,用弯着膝盖撅着屁股性感姿态,把橙
汁倒入两个杯子里。

  “你喝这一碗。”妈妈把有柠檬酸奶的碗推向我。“下午我在给你来点儿更
甜美的东西。”然后妈妈又坏坏的笑了。

  妈妈坐下来吃酸奶和水果。双腿在桌子下面交叉着,脚撞到了我的大腿上。
这下有的玩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的脑袋里唱着歌,这首歌突然被爸爸翻看报
纸另一版的沙沙声打断了,不过幸亏有这个声音,妈妈凉鞋掉到地板上的咔嚓声
被掩盖了。爸爸翻过报纸又沉浸其中,此时妈妈则用光着的脚板撬开我的双膝。
过了一会儿爸爸开始自言自语,于此同时妈妈的开始用脚趾划我膝盖上方的大腿。

  “你吃啊。”妈妈一边用头指点着我几乎没碰过的碗说,一边把勺子塞进嘴
里,再把把勺子翻过来,就像一周前吸酸奶的那个动作。不过次,当妈妈把勺子
从嘴里拔出来时,把勺子留在嘴边,然后妈妈像蛇那样伸出的舌头去舔着早已干
净的金属。妈妈的一边舌头舔着勺子,一边对着我天真无邪地笑着。

  “你不想吃吗?”妈妈问,目光闪动着,脸上一副淘气恶作剧的笑容。

  “我当然想吃了,妈妈。”我一边回答,一边把勺子挖到碗里。我还没来得
及吃,妈妈就把手伸出来,把她的勺子放在我嘴前。当我向前倾身去吃时,妈妈
又把勺子挪开了,等我身体退回来,妈妈又把勺子伸过来,我就又伸头去吃。妈
妈的目光闪动着,我则长长的伸出舌头,妈妈点了点头,我很快的舔了舔勺子,
立刻感觉到妈妈溜滑的雀舌舔过后,勺子带有妈妈嘴里萦绕的那种色情的味道。

  “慢点。”要么你胃该不舒服了。妈妈说。

  我像个乖孩子似的听从了妈妈的建议。当我的舌头忘情的舔着妈妈的勺子时,
她点头表示赞许,同时妈妈的嘴和舌头也模仿我舔勺子的样子。当爸爸抖了抖报
纸准备翻页时,妈妈猛地把勺子拉开了。爸爸又安顿下来后,妈妈站起来,拿起
她的空盘子来到我身边。

  “哦,你看我有多笨,”妈妈说,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碗,低头看着洒
在深蓝色短裤上的白色酸奶,显得很无助。“你能帮帮我吗,米切尔?”

  我有点懵,不知道妈妈要我干什么?我看了看爸爸,或者说是看了报纸,因
为爸爸除了手和头顶能看到外,剩下的都在报纸后面。我回头看了看妈妈短裤前
面的奶油色的斑点。妈妈的臀部动了一下,把她的下腹朝我伸过来,动作和她之
前调戏我的动作一样。然后妈妈就那个姿势凝固在那人,等待着。

  我丢下勺子,右手朝妈妈的短裤伸过去,快要摸到妈妈短裤上的酸奶时,我
紧张的看了爸爸一眼,然后继续把手往前伸,直到它离妈妈的短裤只有半英寸远。
我把手指弯成空握杯子的形状,压在妈妈的蓝色短裤上酸奶渍的下方,正按在妈
妈隆起的阴阜上。

  酸奶从妈妈短裤上剥落下来落在我的手指上,我看了看,就落在我弯曲的手
指上,接着我就抬起手把酸奶吸到嘴里。

  “米切尔,帮我弄干净。”妈妈平静的说。眼睛根本没看爸爸。

  我把手指放回妈妈的下体小丘上开始摩擦。向上……再向下、向后,手一直
没有脱离和妈妈的身体接触……接着我再向上摩擦。我就这样在妈妈的小穴上方
的短裤上上下下摩擦。虽然隔着绷紧的短裤,我还是能感觉到妈妈的小穴张开了,
阴唇中间有一道细缝。我摩擦过程中妈妈把阴阜压向我手指时,更能真切的感觉
到妈妈小穴的美缝。我就这样一直不停地上下摩擦,直到听到报纸再次发出哗哗
声。妈妈立刻转过身,走向吧台,短裤紧绷的美臀轻快地移动着,拿着盘子的那
只手歪向一侧,随着妈妈扭着的小屁股一起摇动着。妈妈离开了,可是我伸出的
手忘了收回来,还指向妈妈的方向,好像在谈话中阐述观点的样子。

  当我转向爸爸想解释一下时,我的脸都红了,可爸爸已经继续读他的报纸了。
我听到妈妈把杯子和碗放进水槽里,然后转过身来,朝我走来,妈妈短裤上我取
下酸奶的位置有一块圆形的湿渍。

  “我还是上楼把衣服换了吧。”妈妈说着,从我身边经过走出了厨房。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腿和弄脏牛仔裤的湿点。肏,我竟把精液射在了自己裤
子里,我居然都没有意识到。我赶紧离开桌子,匆匆地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把
脏兮兮的牛仔裤和短裤扔进洗衣篮,穿上睡袍,去洗手间冲个淋浴,然后走出房
门,我惊讶地发现妈妈在照镜子,虽然镜子上蒙着雾。妈妈现在换了一件紧身短
裤。

  “我穿这件还好吗?”妈妈问道。妈妈背对着我,两个大拇指插在两腰侧的
短裤里,背朝着撅着屁股,短裤勾勒出妈妈美丽的屁股蛋,完全不理会现在我是
赤身裸体。

  我靠近妈妈,晃晃荡荡的大鸡巴压在妈妈身后。妈妈很快向前,脱离和我的
接触。

  “你把我弄湿了,坏蛋!”妈妈格格笑着说,并在我再次靠近妈妈软软的屁
股前转过身。“大白天的,别毛手毛脚。”

  我有点不高兴。

  “放学后赶紧回家啊。”妈妈说。

  “妈妈是想在爸爸回家前犒劳我一下?”我的心情一下好起来。

  “听见没有?”妈妈追问道。

  我赶紧点头,可这时候妈妈柔嫩的小手伸到了我鸡巴的下方,伸开手指包住
了我的卵袋。

  “答应我。”妈妈轻声说。

  “一定。”我答道,音调很高,我快说不出话了。

  妈妈的手指抓着我的大鸡巴,又扭又压的同时,还用大拇指在我的龟头下方
摩擦。

  “这才是好孩子。”妈妈说。踮起脚尖轻吻我的嘴唇,然后舌头伸到我嘴边,
在我嘴唇上来回滑动,然后把舌头伸进来来了个湿吻。

  妈妈落下踮起的脚尖,说:“我期待着晚上。”

  妈妈绕过我走了,留下我大鸡巴硬邦邦的挺着站在那。我只好转身进了浴室,
开始打飞机。

  我放学回到家时妈妈不在。

  “我们只能自己管自己了。”爸爸走进来时说道。“你妈妈和闺蜜们去看表
演了”,爸爸解释说。

  我们叫了披萨外卖,大约10点钟,爸爸刚上床,妈妈回来了。

  “嗨,宝贝儿。”妈妈开心的对我打着招呼。把大衣挂进衣柜,问道:“你
爸爸呢?”

  妈妈穿了一件能够凸显漂亮身材的衣服。搭配着能够让臀部更惹眼的腰带。
妈妈眼里带着疑问,妈妈朝我走来。

  “在床上,”又有些不高兴的答道。

  “Already?”Mom said in a tone that
didn’t really demand an answer。

  “这么早就上床了?”虽然是问话,不过妈妈的说话的口气表明我不需要我
回答。

  “我以为你要我帮你编辫子呢!”我说道。声音里带着气恼。

  “哦,我完全忘了。”妈妈解释说:“玛吉打电话来,说女孩们想去看这个
新节目,所以我就去了,结果我就忘了。”妈妈用女人们惯用的那种歉疚的眼神
看着我,一看见这种眼神,你就能原谅她们的任何过错,相信她们所有的话,不
过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不起,亲爱的。但愿我没有把你和你朋友们的计划搞砸
了。”

  我摇了摇头。

  “明晚帮我梳辫子好吗?求你了。妈妈其实知道我已经原谅了她。

  “当然可以。”我说。

  “今晚我可以稍微为你演示一下,这样明天你就知道怎么做了,好吗?”妈
妈追问我。

  我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们开始把。”妈妈抓着我的手开始往楼上拉我。

  “爸爸刚刚上床。”我说,眼睛看着厨房,我更愿意在那儿爱抚妈妈的头发,
只有我们俩。

  “没关系的,爸爸可能已经睡着了。”

  妈妈停在楼梯的中间,脱下高跟鞋。不知怎的,妈妈这种无邪的的正常动作
激发了我的性欲。妈妈穿着长筒袜在我前面走着,每迈一步屁股蛋都从裙子中凸
显出来,妈妈看起来太美了,太诱人了。

  爸爸还没睡,正坐在床上读书,我立即感觉有点儿不安,可是妈妈一点儿都
没在意。

  “嗨,亲爱的。我要给迈克尔演示如何给我编辫子,这样他明天晚上就能帮
我做了,”妈妈一边解释,一边把我朝卧室内卫生间拉。

  爸爸连头都没抬,问道:“和姑娘们一起玩的开心吗?”

  “很开心。”妈妈回答时并没有慢下脚步,知道这是爸爸期待进行的所有例
行公事的交流。

  我跟着妈妈走近卫生间,站在她身后。妈妈走到水池边,开始照镜子。门是
开着的,当我从妈妈的肩膀上看过去时,我从镜子里可以看到门,也能穿过门看
见爸爸坐在床上看书。

  “这双袜子整晚都在折磨我,”妈妈说。然后把裙子撩起来,双手从身体两
侧滑到裙子下面。妈妈弯下身,把裤袜已经从腿上脱到膝盖附近,这样就能把脚
抽出来,并把裤袜踢到身体一侧。

  妈妈从镜子中看着我,“好了,现在看着我怎么做。”

  妈妈从头上右侧捡起几缕头发,拉到前面,开始给我讲解怎么给头发编辫子。
妈妈给我演示的时候说话很平静,我不知道这时因为我的缘故还是因为棒棒的缘
故。我从妈妈的肩膀望过去,身体越来越靠近妈妈,最后我的下体紧紧压在妈妈
身上。我刚开始碰到妈妈时,妈妈望着我的眼睛,微微一笑,然后有从镜子中看
了一眼爸爸。爸爸已经躺在床上,不过还在看书。

  妈妈的屁股挨着我的运动短裤扭动着,我运动短裤下的大鸡巴在靠在了妈妈
大腿分叉处。

  “我么只能明天完成了。”妈妈说。妈妈的屁股向后顶,开始用屁股摩擦我。
肏,妈妈简直太会挑逗了。

  “你在演示一下吗?”我说。“我还没完全学会呢。”我一边用大鸡巴摩擦
妈妈的屁股沟一边说道。

  “好吧,最后一次哦。”然后应该上床睡觉了。

  我感激的把大鸡巴在妈妈的屁股沟继续研磨。

  “帮我脱衣服。”妈妈轻声说,声音的大小正好能让我听到,而我的手正握
着妈妈脖颈后的头发。

  我费了好大力气,但最终还是解开了妈妈裙子拉链上方的小钩子。妈妈让她
的头发洒落在我的仍在妈妈后颈的手上。我从妈妈肩后从镜子凝视妈妈的眼睛,
拉着拉链,慢慢地拉下来,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当爸爸翻翻书发出沙沙声时,我
赶紧利用这个声音的掩盖迅速地把拉链拉到妈妈的臀部。

  妈妈把头歪向一边,开始把脸的另一侧的发缕编成辫子。当我的手滑到妈妈
的腰际,伸到妈妈的裙子里,妈妈一点都不感觉突兀。我把手滑过妈妈的小腹向
上移动,握住了妈妈的奶子。妈妈又开始教我怎么编辫子,声音和开始教我时一
样,声音很平静。我的手滑过妈妈的乳房时上缘捏妈妈的乳头时都没有改变。我
的手指找到妈妈的乳头,捏、揉、拉……

  肏,我太爱妈妈的乳头了,像两个完美的小肉柱,直挺挺的,等着我揉捏。
我好想把妈妈的乳头含进嘴里,我轻声的告诉妈妈我真的好想,同时把我的大鸡
巴嵌入到妈妈柔软的股沟。

  “等明天吧。”妈妈轻声说,只有在我把妈妈的乳头拉长时,妈妈的声音才
有一点点迟疑。

  “我现在就想要你。”我坚持着,放开乳房开始揉捏妈妈的乳头。

  “等明天晚上。”妈妈抗议着。

  “我等不及了。”我在妈妈耳边喘着气说。

  “明天吧。”妈妈祈求着。

  “In the day?”I bargained。

  “那我要在白天?”我讨价还价。

  妈妈迟疑了一下,说:“好吧。”

  “明天早上?”

  妈妈又迟疑了一下,说:“好吧。”

  卧室里的灯突然关掉,把我和妈妈都吓了一跳。我赶忙把手从妈妈的裙子里
抽出来,放在妈妈的腰际,并向后退一步,这样我的阴茎就不会紧压着妈妈的屁
股蛋了。但我也没退太远,这样要是爸爸突然走进浴室门的话,我运动裤里上那
个巨大金字塔就不会过于显眼了。尽管我尽力了,但卧室里什么也看不见,太黑
了。妈妈也睁大眼睛在观察卧室里的动静,不过手上给头发编辫子的动作一直没
停下来……

  很明显,爸爸决定睡觉了,但他有没有转朝我和妈妈的方向?在看着我们吗?
很明显,因为关灯前我和妈妈能从镜子里看到他,那现在他也能从镜子里看到我
们。他现在在干什么?因为紧张,似乎空气都有了重量。他会不会突然怒气冲冲
地冲进卫生间的门?他现在究竟在干什么?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的房间,站
在明亮的浴室里根本没法适应,所以我的耳朵紧绷着仔细倾听,看看能不能从声
音中分辨出爸爸到底是要来卫生间还是去睡觉。

  我们继续表演我学习给妈妈编辫子。几分钟过去了,我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听
不见。我的大鸡巴,太饥渴了,太渴望挤压妈妈的美尻了,所以我就开始向前推,
夹在妈妈的两个丰满的屁股蛋中间了。妈妈看起来很惊慌,使劲摇了摇头,动作
很短很快。我抱着妈妈的腰阻止她离开,感觉到妈妈似乎并不想挣脱的时候,我
放松了一下,让我的手再次滑到妈妈的裙子下面。

  我不敢把手拿上去握住妈妈的乳头。那样太显眼了,所以我就把我的手滑过
妈妈的臀部,抚在妈妈的小腹上,另一个房间里没有传出爸爸愤怒的吼叫,所以
我想我爱抚一下妈妈应该是安全的。在尽量不让裙子上露出明显的轮廓的情况下,
我开始轻轻地拂过妈妈的下腹部。

  把我手指抚过妈妈美穴小丘上茂密的丛林时,我震惊了,妈妈没有穿内裤!
妈妈没有穿内裤!我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屁股上跳动起来,在妈妈裙下一直光着的
屁股上跳动起来。我俯身靠在妈妈的脖子开始呻吟,我的手则继续向下移动,伸
进妈妈的毛丛中,扯着妈妈的柔软的毛毛,让妈妈丰满的屁股把我的大鸡巴压的
更紧。

  妈妈的眼神盯着卧室,她的手从头发垂到臀部。我把妈妈抱得更紧,准备着
挣扎一番才能保持我大鸡巴别离开妈妈的阴部和屁股,但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因为妈妈根本没想离开我的身体。妈妈的手在她身体两侧活动着,自己把裙子撩
起来,把光光的屁股露出来。我把手从妈妈的裙子里拉出来,抓住妈妈的裙子,
帮妈妈把裙子拉到臀部以上,妈妈的手则向后伸,把我的运动短裤推下去。我弯
下膝盖方便妈妈把我短裤的裤腰越过我硬挺的鸡巴。短裤一滑下去,我立刻把大
鸡巴贴在妈妈火热的肌肤上。

  我不顾一切了,用我的大鸡巴撞击妈妈的屁股沟,同时把手又伸进妈妈的裙
子下面,再次揪住妈妈的乳头。如果现在爸爸进来杀了我,那我也值了。我把大
鸡巴稍稍拉回来一点,胡乱的戳着妈妈,想找到妈妈的屄眼儿。

  “给我。”我声音嘶哑的在妈妈耳边说。

  妈妈的手伸过她的头顶,弯折肘抱住我的头。

  “不!”妈妈狂乱的轻声说:“就这么摩擦到你射出来。”

  妈妈的屁股扭动着,想让我照她说的做,但我太想肏妈妈了,所以一直努力
想把大鸡巴插入妈妈的小屄儿。我们挣扎了几分钟,最后我终于放弃了,意识到
除非妈妈允许我,否则妈妈这样扭来扭去的我根本找不到妈妈的屄眼儿。我站在
那儿,在妈妈耳边急促的喘息着,大鸡巴慢慢地蹭着妈妈的屁股,妈妈则把屁股
向后推刺激着我。

  这时我们听到爸爸轻轻的鼾声。我从镜子里注视妈妈的眼睛,把我的大鸡巴
拉回来,滑入妈妈屁股下面两腿的中间,在湿热中找寻。妈妈的目光和我对视着,
向前倾身,让她的肉缝找到了我的大鸡巴,张开小缝,把我的大鸡巴吸了进去。

  I loved the almost pained look on
her face and the way her mouth open
ed as I shoved my cock all the way
in。

  我喜欢妈妈脸上那貌似痛苦的表情,我把大鸡巴全部挤入妈妈的身体时,妈
妈大张着嘴。

  “嗯嗯嗯嗯嗯嗯。”

  又开始了。

  “嗯嗯嗯嗯嗯嗯。”

  啊哈,我每次用力冲刺时都会把妈妈挑起来的样子太诱人了,我太喜欢这样
的景象了。我踮起脚尖,看妈妈完完全全悬挂在我的大鸡巴上的样子。随着爸爸
的鼾声越来越大,我开始了加速了冲刺,每次插入妈妈的小屄儿都变得更深、更
猛。妈妈低着头,而我就这么用力干着妈妈。妈妈的头发散落在在水槽周围,我
抓起一把头发拉起妈妈的头,这样我就可以看着妈妈的脸上表情了。我停不下来
了,我越来越快的肏着妈妈,就像一列火车,不断地加速,从不减速,总是越来
越快。我伸手用指尖爱抚妈妈的阴蒂,然后弯曲我的长长的手指,在我插入妈妈
小屄儿的大鸡巴上方,把我的手指也滑入妈妈的小屄儿里,感觉着手指在妈妈的
小屄里前后滑动。我冲撞着妈妈时,我的手摆动着,拍打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开始发出现在我已经熟悉的轻吟,呼吸也变成了那种我熟悉的特有模式。
妈妈快要到了,马上就要高潮了。我轻轻把妈妈的耳朵吸进嘴里,感受着妈妈阴
道里丰沛的液体,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也猛烈的爆发了,我不停地抽搐着,在在
妈妈的体内抽搐,直到把我所有的精液射的干干净净才放开了妈妈的头,让她的
头可以再次垂下去。妈妈上气不接下气,裙子挂在屁股上,双腿张开着,我的浓
精从妈妈大腿内侧滴滴嗒嗒的落下来,延绵不绝。

  肏,太她妈太性感了。要是我能和妈妈睡一起,我知道我在天亮前一定还会
再肏妈妈。一幅幅图景在我大脑中闪现——我先醒来,妈妈还睡着,我把大鸡巴
滑入妈妈的美穴,等着妈妈睁开眼睛,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妈妈感觉到亲儿子的大
鸡巴在再次在自己的身体里时,那种喜悦的表情。不行,我要把爸爸带出城。我
一定要和妈妈一起睡。我把运动短裤拉起来,在妈妈敞开的裙子中间吻了吻妈妈
的后背。

  “Tomorrow morning。”I whispered。

  “别忘记你答应了我明天早上噢。”我轻声说。

  我回去上床睡了。

  半夜我醒了,我的鸡巴好硬啊。我起床穿过客厅,发现爸爸妈妈房间的门关
着,我推了推,门纹丝不动。我更用力推了推,门还是一动不动。妈妈把门锁上
了?应该是这样,我只好放弃,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早上,我发现爸爸一个人在厨房里,喝着咖啡,读着星期六的报纸。我进来
时爸爸抬起了头。

  “明天是母亲节。”

  “是吗?”从碗橱里取出一个碗。

  “是的。”爸爸回答道。“今天你要对妈妈特别好,妈妈需要你编辫子时,
你要随叫随到。”

  “我一定做到。”我在碗里加了些麦片和葡萄干。

  “一定要记得告诉妈妈她看起来非常漂亮。”

  “我一定告诉妈妈。”我打开冰箱取出些牛奶。

  我脑袋埋在冰箱那儿的时候,妈妈懒洋洋的走进来,对我和爸爸说了早上好
后,又用解释的语气说:“我所有的短裤都送去洗了。”

  我从冰箱那抬起头时,差点把牛奶掉在地板上。这次爸爸没有身体埋在报纸
后面,而是把报纸平摊在桌子上,但是爸爸的注意力还是全在报纸上。妈妈正伸
手想从我身后吧台上方的柜橱里拿一盒麦片。妈妈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短裙,边角
磨得很破。我是说摸得很短。

  妈妈努力伸手去拿麦片时,一只脚从地板上抬起,这个动作让支撑腿上的肌
肉线条非常优美。我没去帮妈妈,而是站直了身体看着妈妈,一只手里拿着牛奶,
冰箱门都忘了关。

  妈妈转过身,从我手上把牛奶接过去。

  “谢谢。”妈妈说。

  妈妈在碗里倒了些麦片,拿了一杯咖啡,在麦片和咖啡中都加了些牛奶,然
后转身去院子里吃自己的早餐。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在自己的麦片中也加了些牛
奶,然后把牛奶放下,然后来到桌子边加入爸爸。

  “你应该说她今天看起来非常漂亮。”

  “什么?”我有点茫然的看着爸爸。

  “你应该赞扬一下妈妈的腿。”

  “赞扬妈妈的腿?”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嗯,你妈妈隔一段就会像现在这样有点伤感,一般是生日或者母亲节前,
当她感觉又变老了时候。”

  记忆告诉我爸爸说的是对的,不过以前我从没有注意到。但现在一切都不一
样了啊。

  “我从没听妈妈说她……”

  “因为你妈妈对我说了。这种时候你妈妈会变得有点烦躁,但是我赞扬一下
你妈妈的头发或者大腿的时候,她就会平静下来。你妈妈一直努力让自己的腿和
头发变得更美。你知道的。

  爸爸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

  “Women need to feel men’s attenti
on though they often profess to spu
rn it。Your mother’s not a buxom wom
an。A bigger woman would wear a reve
aling blouse。 Women like your mothe
r emphasize other things,like their
hair or legs。They all have somethin
g and know how to use it,just to ge
t a few glances,to let them know th
ey still have it。”

  “女人需要感受到男人关注她们,尽管她们有时候会不承认这一点。你妈妈
不是丰满的女人,高大的女人会穿稍微暴露点的上衣。你妈妈这样的女人会在其
它方面体现她的美,比如她们的头发或腿。每个女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美,她
们也知道怎么突出这种美,也知道如何利用这种美。更多的关注一下这些方面,
她们就感觉自已依旧很有魅力。”

  爸爸又清了清喉咙。

  “你妈妈的腿很漂亮,头发也很漂亮,你应该赞美一下。”

  就这样,爸爸在向我传授如何取悦女人的智慧。

  “可是由我这么评价显得有点怪怪的吧。”我争辩道。

  “没关系。”爸爸开始翻过报纸看另一版。“恭维就是恭维。告诉你吧。一
会儿我会叫她去给我把处方的药拿回来,你带她去购物中心的药店。她穿那条裙
子一定会收到很多艳羡的目光,而且由你陪她她会很放心的。”

  等妈妈回到屋子里,爸爸请妈妈去帮他开处把处方上的药取回来,但是他希
望由我带妈妈过去,因为我可以看看是不是需要给车加油。

  “况且,你穿着那么漂亮的裙子,我希望有人能保护我的利益。”爸爸笑着
说,好像在开玩笑。

  “那我不穿这条裙子了。”妈妈有点生气的说。

  “不,不。”爸爸笑着说,“这么美丽的双体,遮得严严实实的太可惜了,
儿子,你说是不是?”

  “当然了,爸爸,妈妈的腿实在是太美了。”我有些迟疑的说。

  “就是,我得让所有人知道我有多么幸运,但你一定要陪着妈妈,要不有人
骚扰怎么办?”

  “放心吧,爸爸,有我呢。”

  妈妈气急败坏地走出家门。我赶紧跟上。我们开车去了离家最近的药店所在
的购物中心。我注意到妈妈把她搭配裙子穿的牛仔衬衫上的几个纽扣给解开了,
我想可能是阳光下很热,所以妈妈忘了把它们扣回去。我不想提醒她,我想妈妈
今天一定穿了一件定型乳罩,因为妈妈的胸部看起来也很美。

  当我们逛购物中心的时候,确实好多路过的男人看妈妈,但是妈妈没有理会
他们,只是加快了她端庄的步伐。她没有做任何我能看见的事来吸引别人注意她
自己。我想她并不像爸爸想的那样热衷于炫耀她的美丽。在药店,我们径直走到
后面的柜台,放下处方。有一个老男人坐在U形等候区,等待他处方上的药拿回
来。当妈妈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抬起头来,眼睛盯着妈妈光着的双腿和短裙,然
后目光又落到妈妈的屁股上。一开始他没有看到我,当他看到我时,也只是把目
光移开了一小会儿,他根本不害臊。

  我坐在老男人对面的椅子上,看着他看妈妈。我无法指责他,因为妈妈看起
来太性感了。妈妈把处方放在柜台上以后,回来坐在我身边。双腿很端庄的挤在
一起。

  妈妈走过来时,那个老男人一直看着妈妈,眼珠子快掉到妈妈纤美的双腿上
了。

  “正像爸爸说的,你俘获了一个粉丝。”我对妈妈轻声说。

  妈妈点了点头,似乎有点烦。

  “可怜的老家伙,可能很少能看到像妈妈这么美的大腿,可能回去要租一部
黄色电影看了。”我调侃到。

  妈妈大声笑出了声,说:“我想会这样。”妈妈看着我,目光闪烁着。

  一个坏坏的笑容闪过妈妈面庞,妈妈抬起右腿,穿过她放在我这一侧的左腿
膝部,妈妈的目光注视着我,然后让上面的腿紧紧压在下面的腿上。

  妈妈眼里闪着光,问道:“你爸爸是不是说我应该让男人看我的腿,让他们
知道他有多幸运?”

  我点点头,妈妈抬起她的右腿,把它拉到一边,直到只有脚踝搭在另一个膝
盖上,打开大腿,为老男人提供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的视角。妈妈的眼睛还盯着我
的眼睛,好像她不知道那个陌生人不但能看到她的大腿,还能看到她的内裤。她
一直摆着那个姿势,直到药剂师走近柜台叫我们的名字。

  那个向柜台走过去的过程中。老家伙眼光一直跟着妈妈的腿。我给老家伙留
下了清晰的视野,走过去站在妈妈身边。当药剂师拿着妈妈的信用卡收款时,我
占有似的把我的手放在妈妈右臀上方的裙子上。

  回到车里,妈妈大声笑着说:“简直是一场混乱,”妈妈靠在座椅上,用一
只手拍着大腿,另一只手蒙住眼睛,“我简直太坏了,给那个老家伙看这个。”

  妈妈重复着她的俏皮动作,大腿分的很开。我低头看着妈妈的深蓝色内裤,
是那种有蕾丝装饰并装饰花纹的设计。内裤紧包裹着妈妈的身体,让妈妈阴阜的
小丘非常突出,并且小丘中间有一条非常显眼的细线,微微的凹进去,显示着妈
妈阴唇相交的地方,难怪老家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妈妈停止了笑声,我意识到妈妈现在把手从现在带着疑问双眼前挪开了。

  “你认为老家伙能关注到这么美丽的设计?”我问道。

  “你是说这个吗?”妈妈更开的打开双腿,把裙子抬高了问道。

  “当然是了。”我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我不知道,你从那么远能看清吗?”

  我向妈妈靠去,扭动身子把胳膊绕过方向盘,倚在座位的中间。妈妈动了动
屁股,使她的身体更多面对汽车的中部,并把她的左膝向座椅的后背挤的更紧。

  “那是某种花的图案吧?”我身体倾过来,脸移到了妈妈大腿的上方问道。

  “是啊。”妈妈声音有点嘶哑。

  “是什么花啊?”我把脸更凑近妈妈的内裤,问道。

  “小屄儿柳树。”妈妈喘息着说。

  “这种柳树柔软吗?”我问道。妈妈的手指拂过我脑后的头发。

  “嗯。”

  我把妈妈的左腿推的更高一点,这样可以让我的脸更靠近妈妈的内裤。

  “真的很柔软?”

  “你自己感受一下嘛。”

  我伸出舌头,开始舔妈妈的蓝色内裤。妈妈的手指紧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
得更近,让我的嘴紧紧贴在她的内裤上。我把舌头伸的尽可能的长,以便可以上
下舔妈妈的内裤,然后我的舌头包裹住妈妈阴阜的小丘,绕着小丘一圈一圈的舔
着,好像我要启动一个微型引擎,转一转……停下来……转一转……停下来。妈
妈的内裤被她的液体和我的唾液打湿了。当我把扭动着的舌头插在妈妈的阴唇之
间,妈妈的阴部完全被我的嘴包裹时,妈妈第一次叫出声来。

  “噢,天呐,米切尔,米切尔,”妈妈叫着。妈妈用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妈妈的小穴像我的脸挺动,速度快到好像我在用脸肏妈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

  妈妈的手慢慢松开,可以把头往后撤。妈妈靠着门躺着,闭着眼睛,脸上露
出满足的表情。我小心翼翼地把头抬得更高一点,从座位和仪表板上看了看四周,
然后又看了看车后门。人们熙熙攘攘,上车的下车的,推着手推车,拎着包裹…
…全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我们,那些从我们车后走过的人也一样。我
现在很庆幸我没能把车停得更近些,当初因为车停的太远,我们不得不走更远的
路而遗憾。

  我低头看着妈妈依然张开的双腿,大腿分得很开,裙子推到臀部,深蓝色的
内裤湿透了。我把妈妈的双腿并拢向前推。妈妈弯着膝,瘫坐瘫倒在座椅上,这
样可能是让我更容易把妈妈身体翻过来,也或许因为妈妈想更深的陷入座椅躲起
来,因为妈妈一直把下颚贴着前胸捂着脸。

  开始时妈妈有点反抗,可我一直努力想把妈妈转过来,扳着妈妈肩膀让妈妈
背朝着我,可是我把妈妈拉动在座椅上时,妈妈自己转过身。

  “你想干嘛?”我推着妈妈肩膀想让妈妈的臀部靠近车门时,妈妈睁开眼睛
问。

  “嘘。”我低声说,把妈妈推倒,让妈妈的头比椅背还低,这样就除非站在
车边的人,其它人都看不到妈妈。妈妈看了看四周,可并没有试图坐起来。妈妈
抬起臀部,弯曲双腿,这样她就可以好好仰卧的座椅上了。

  “Michael,what are you……”

  “米切尔,你想干嘛……”

  “妈妈,别说话,好好躺着。”

  当我把右膝放到座椅俯在妈妈身上时,妈妈伸长了脖子,抬起头来看。当妈
妈看到我的拉开了的短裤时,妈妈明白了,不禁摇了摇头。

  “别这样,米切尔,别!”

  我把短裤拉下去,让我的鸡巴挺出来,好长,好硬。

  “会有人看到的。”妈妈抗议说,妈妈看着我硬着的鸡巴有点恼怒,可这鸡
巴就是妈妈弄硬的啊。

  “不会有人看到的。”我叫到,在我俯在妈妈身上时,我的声音非常迫切。
我躲在座椅后面,搂着妈妈的脖子,朝我身体的方向拖,想把我的大鸡巴放到妈
妈嘴里。“求你了,妈妈,我想要你。”我喘着气说。

  妈妈的头还在颤抖,但妈妈的手突然出现在我俩中间,抓住了我的大鸡巴。
妈妈柔嫩的手指轻轻这么一碰,我差点就射了。妈妈的慢慢把我的鸡巴朝下拉的
过程中,我从妈妈的牛仔布衬衫、到妈妈的脸、到妈妈的唇一路看过去。妈妈稍
稍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脖子用双唇摩擦我龟头的下面,然后转过并把头向前伸,
把我的大鸡巴吞进那温暖湿润柔嫩的小嘴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叫出声,妈妈温湿的小嘴一点点吞进我的鸡巴,那
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我无法抑制的把胯部前伸,回应着着妈妈。我把大鸡巴从
妈妈的嘴里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慢慢的,一次又一次。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干……干……”我叫着。我轻轻肏着妈妈的嘴,妈
妈则稍稍扭转头,让我的肏起来更轻松些。

  我想吹嘘说我持续肏了妈妈很长时间,但那根本不是真的,我没有坚持多久,
甚至都没有我描述这个过程所用的时间长。我开始把我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射进妈
妈的嘴里,妈妈的嘴一直紧紧包裹着我的大鸡巴,当我的精液灌满了妈妈的喉咙
时,妈妈连续吞咽了几次,身体因为不停的吞咽而抽搐着。我瘫倒在妈妈身上,
我的脸落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嘴巴贴在妈妈潮湿的内裤上,鼻子顺着妈妈垂直的
肉缝。我的大鸡巴软了,慢慢的从妈妈脸上脸上滑落下来。慢慢地,摇摇晃晃地,
我们挣扎着分开,坐了起来,彼此都没有看着对方,而是把各自的衣服整理整齐。

  过了几分钟,妈妈抬起头看着我说:“我们得赶紧回家,爸爸还等着吃药呢
。”

  “好的。”我答应着,启动汽车倒出车位。我们开车离开停车场时,我问妈
妈:“是治什么毛病的药啊?”我想我应该说点别的什么,最好不要谈我俩刚刚
的激情。

  “是可以让他平静的药物,医生几个月以前告诉他最好不要激动,他不想让
你知道他的病情,所以才让我来取药的。”

  “就像镇静剂一样?”我问。

  “他工作日每天白天服一粒,晚上加服一粒,这样可以让他睡的更好。”

  “会让他昏昏欲睡?”

  “是的。”

  “他周末在家白天不服药,只在晚上才吃?”

  “是这样,他工作日白天才服药,缓解工作压力。”

  “所以今天晚上爸爸才需要这些药?”

  “对头。”

  “到家后你能在爸爸午饭中加一粒么?”

  妈妈好半天没说话。

  我们现在行驶在街道上。我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现在颓然的坐在座椅上,双
手放在膝盖上,扯着牛仔裙遮着湿湿的内裤。

  “你会给爸爸吃药吗?”我再次问道。

  我以为妈妈没听到到我说话,正要再追问,妈妈小声回答:“会的。”

  妈妈抬起头,转身看着窗外,我们沉默着回到家。

  我想跟上妈妈,可她走得太快了,我进门时妈妈已经快走到楼梯顶了。爸爸
刚从后院走进厨房,正好看见妈妈在走廊尽头消失,他摘下手上的园艺手套,看
着我,摇了摇头。

  “好多男人看你妈妈吧!”

  “只有一个老男人,可是他很执着,不说话,只是一直在看妈妈。”

  “是的,就是这么回事,那么漂亮的腿没人看才怪了。妈妈心情好的时候喜
欢那些粉丝,可惜这次一个老男人坏了你妈妈的心情。”

  “妈妈没有不开心,妈妈根本没有把老男人当回事,她只是感觉那家伙很可
怜。”

  “噢?”爸爸看着楼上,“那么……”

  “她把什么东西泼到裙子上了。”我为妈妈匆匆上楼找了个合理的解释。

  “噢,那我们俩开始准备午餐吧。”

  我和爸爸正忙着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午餐,妈妈走进来,告诉我们不要把一
切都搞得一团糟了,赶紧到外面等着去,等她把午饭做好了会端到院子里去。我
想留下来,但她把我和爸爸一起赶了出去。爸爸离开厨房前,指着妈妈裙子说妈
妈也把东西泼到自己裙子上,那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把东西搞得一团糟的人。爸
爸走出去时,妈妈有点迷惑的看着他,而我停下来欣赏妈妈新换的衣服,妈妈穿
一件短袖的轻薄棉质衬衫,胸部以下打了一个结,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的褶边网球
裙,网球裙比她今天早上穿的牛仔裤裙长不了多少。

  我一边对爸爸说着话,一边脑子想着妈妈会不会忘记给爸爸吃药,会不会真
给爸爸吃药。到家时妈妈匆匆忙忙径直上楼让我担心妈妈有反悔的意思。毕竟我
们在商场那儿做的事情太狂野了,也太冒险了。

  午餐用一个大盘子端来了,然后妈妈又端出一大杯新榨柠檬汁,这可是妈妈
最拿手的。我很渴,所以妈妈一放下盘子我就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虽然妈妈想
打开我的手。我喝了一大口,抬起脸,感觉柠檬汁没有以前那么甜。妈妈看到了,
从我手里把杯子拿走交给爸爸。

  “这是给你爸爸的。”妈妈说,然后解释说:“你的果汁我总是额外加糖的
。”

  午饭是边吃边聊天,我基本是忙着吃,没怎么参与聊天。话题里唯一让我感
兴趣的是爸爸问我今天下午要不要给妈妈编辫子,我点头表示没问题,可妈妈说
编辫子是晚上的事。我有点失望。过了一会儿,大家都不说话了,舒舒服服的坐
在椅子上晒太阳。我和爸爸分别坐在中间用桌子连接的两张经典木椅子上,妈妈
则在我和爸爸对面,坐在有软榻上。

  我没怎么参与闲聊的原因是妈妈的腿太有魅力了。我已经长大……也许我选
择的词语不太恰当,跟在穿牛仔裙的妈妈走过以后,我现在会以一种新的眼光欣
赏妈妈的腿。妈妈和爸爸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闲聊,妈妈在软榻上抬起一条腿,
现在我能看到妈妈大腿的背面,那景象就像今天在药店那个老男人欣赏到的一样。
虽然一个多小时前我的脸还埋在那儿,看着这风景还是让我激动不已。

  “嗯,我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饿,”爸爸说,把最后一点三明治我身边他
自己的餐盘上。“对不起,亲爱的。”爸爸抱歉着说。

  “那就喝点柠檬汁吧,你肯定不想在这样的阳光下中暑。”

  爸爸听话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杯子底部只剩下不到一英寸高度了。做下
闭上眼睛,感叹道:“太美了,今年的夏天真长。”

  妈妈没有搭话,我盼着妈妈也闭上眼睛躺下。可妈妈只是微微笑着看着爸爸。

  我张嘴想说话,免得没有人接爸爸的话头。可是妈妈摆手让我别说话,我只
好又坐回去继续等待。过了一分钟,我也屈服于阳光的威力,闭上了眼睛。

  我猛地睁开眼睛,试图抬起头,可是头好沉重。我一定是打瞌睡了,因为我
有一种从沉睡中醒来的感觉,虽然眯着的眼睛中的景象告诉我,可能只是过了几
分钟,因为妈妈依旧坐在我对面的软榻上。唯一不同的是,妈妈踢掉了凉鞋,用
赤着的脚撑起了双腿。天气很热,很安静,只有鸟儿在树上唱歌和飞翔的声音。

  妈妈现在看着我而不是爸爸。我一动不动,偷偷观察着妈妈,看她是否知道
我醒了,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妈妈知道我已经醒了。妈妈双腿紧紧地靠在一起,
膝盖左右摇摆。尽管如此,当妈妈的小腿在大腿前面来回晃动时,我仍然可以短
暂地看到两条大腿的背面。看着妈妈这样晃了好多次,我的大脑才意识到我的眼
睛早就注意到了的一件事……我看不到任何内裤的影子。妈妈的大腿挨在一起形
成一条向上,最后消失两条大腿中间的交叠线,我本应该在大腿的根部看见内裤
的,可是那儿现在什么也没有。当我想试着不睁开眼睛看得更清楚时,妈妈把腿
放平了,靠着软榻,两条腿紧紧并在一起,真倒霉。

  我一动不动的一直偷偷看着妈妈,因为妈妈看着我的方向。妈妈的胳膊肘放
在身上,的手懒洋洋地举到胸前,开始玩弄把上衣系在一起的那个结。妈妈拉着
绳子的两端,慢慢地,慢慢地,结松了。我想转头看看爸爸在干什么。我知道他
还在那里,因为我能在我视野的底部看到他的脚。他一定像我刚才一样打瞌睡了,
但如果妈妈和我在这做点什么的话,爸爸要睡得非常深才好。

  妈妈一定是把药放在柠檬水里了。这就可以解释我喝了一大口妈妈给爸爸准
备的柠檬汁后也睡着了。爸爸也会醒过来吗?我应该让妈妈知道我醒着吗?妈妈
解开了结,把衬衫拉开了。我决定再等几分钟。

  妈妈的指尖沿着她刚刚在上衣里打开的那道分界线,移向乳房,同时把衣襟
拉得更开,然后调转方向,手指从乳房向下移动,把两边的衣襟的缝隙拉得更大。
妈妈又重复了这个动作两次,直到乳房裸露出来,这个过程中眼睛一直看着我。
妈妈小而挺的乳房从胸部隆起,前端是长而肉感的乳头。妈妈笑了笑,然后抬起
脚,弯起膝盖,收回我这一侧的那条腿,以免遮挡我注视妈妈乳房的视线。收起
脚以后,让两脚从脚底一直到大腿根部紧紧并在一起,然后把再次把大腿伸直,
把双脚打开,分别放在软榻的坐垫的两侧边缘。

  妈妈的双腿现在是张开的,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根本没有穿内裤,那浅色
的阴毛一目了然,因为双腿分得太开,阴唇之间裂出粉色的肉缝。妈妈更开怀的
笑了,她一定已经知道我在偷看呢。

  就在这时,爸爸哼了一声!妈妈的双腿啪的一声关上了,手迅速地把衬衫拉
到了一起,迅速恢复成坐姿,把腿蜷起来,交叉藏起裙子的位置。我能感觉到爸
爸在我们连在一起的椅子上挪动。我睁开眼睛,也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爸爸,惊
讶地发现他的眼睛还闭着,他只是换了个一下姿势。

  我看着妈妈,静静的、紧张的和妈妈相视一笑。妈妈看起来像个色情时尚杂
志的剪贴画。她弓着腰坐着,双臂抱着膝盖,小腿紧紧地并在一起,一只脚交叉
在另一只脚上,淡红色的长发层叠着垂在胳膊和腿上。虽然看不见,但我感觉妈
妈的衬衫是敞开的。

  有一件事是明显的,虽然妈妈可能自己不知道,尤其是在妈妈以为爸爸醒了,
而试图掩盖起来的妈妈的阴部,在她交叉的脚踝下一缕阴毛露出来。妈妈可能以
为我在欣赏她的腿,但实际上是妈妈光秃秃的阴部吸俘获了我的目光。我记得今
天下午我舌头舔在妈妈小屄儿上的感觉,最起码,是隔着妈妈的内裤舔妈妈小屄
儿的感觉,还有妈妈小屄儿的味道。我现在就能在夏天的空气中闻到那股淡淡的
香气。

  我回头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他身边的那杯柠檬水,伸手拿过来,朝向我倾
斜,看着几乎空着的杯子的底部。我回头看着妈妈,她笑了,好像我们在分享一
个秘密。我站起来,朝妈妈走去,最后我站在妈妈坐着的软榻前。她转过身来看
着我,我注意到妈妈的的眼睛盯着我短裤上搭起的高高的帐篷,这帐篷就是因为
妈妈才高高搭起的。我伸手把妈妈脸上的头发拂开。

  我身体向前倾一点,这样我就可以把手放在妈妈的膝盖上,我轻轻地用力把
妈妈双腿分开。慢慢地,妈妈的胳膊松开了,手臂落下来,然后妈妈打开双腿,
然后把双打分开更多。妈妈的衬衫也跟着分开,露出了乳房,但我的眼神向下移
动,越过妈妈敞开的衬衫,落在爸爸发出急促的鼻息声之前我一直贪婪地看着的
妈妈光秃秃的小屄儿上。妈妈一直看着我,妈妈知道我在看什么。

  我拖着脚步走近妈妈,我短裤上高高的帐篷几乎触碰到妈妈。妈妈的眼睛一
直盯着我的眼睛,手摸到我的大腿前部,轻轻地拂过我的我高高搭起的帐篷,然
后把我的大鸡巴从从监禁中放了出来。大鸡巴噗隆一声跳出来,妈妈用她那娇嫩
的小手抓住了它,脸上开心的笑着,然后头稍稍后仰了,把我那赤裸的鸡巴放在
她仰着的脸上,大鸡巴穿过她的嘴唇,来到妈妈的鼻子,妈妈用柔嫩的手指把大
鸡巴压在她翕张的鼻孔上,来回摩擦。

  我抓起妈妈脸两边各抓起一把头发,两条腿分得很开,慢慢的蹒跚着走到软
榻边。让妈妈向后躺倒,我让自己的大鸡巴一直贴在妈妈的脸上,我随着妈妈俯
下身。这个过程中妈妈一直看着我笑着,直到我把妈妈的背被压在稍微隆起的沙
发垫上,然后我一缩身,让我的大鸡巴贴在妈妈的嘴唇上,妈妈张开嘴,欢迎我
进去。我的滑进了属于我的家门。

  哦,天哪,妈妈那美妙的嘴,让我又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妈妈没有闭上眼
睛。我能看出妈妈喜欢舔我的鸡巴让我开心,我的快乐和舒服以一种近似痛苦的
狂喜的表情刻在我的脸上,太明显了。我开始移动。一开始没有把鸡巴全部插入
妈妈嘴里,然后慢慢的,插入的越来越深,以至于妈妈噎住了,我不得稍微停顿
一下,让妈妈喘过气来,然后妈妈用手势告诉我她可以了,我又把鸡巴全部插入
妈妈嘴里。

  我的大腿因为这种用力蹲着的姿势而变得非常酸痛。我用鸡巴肏妈妈的嘴几
十次就等待一会儿,让妈妈可以呕并咳嗽。妈妈的嘴变得越来越湿,需要等待妈
妈呕和咳嗽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后来我可以一直不停的肏妈妈的嘴了,妈妈
已经适应了我的尺寸和深度。我想天堂应该就像我现在这样子。我很自然的想到,
在中世纪,在农村的小村庄或农场里,这种情况一定很普遍,在田里呆了一天之
后,年龄较大儿子一定被允许轮流肏妈妈,因为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当我的大鸡
巴在妈妈充满唾液的嘴里咕噜咕噜地进出时,我想,这没什么不正常,这是我的
权利。

  这种精神启示引发了一种宗教体验。我开始把精液喷射到妈妈的嘴里,鸡巴
和口水已经把妈妈的嘴填满了一半,所以精液很快从妈妈嘴里溢出来,溢到她的
嘴唇上,顺着她的脸颊和下巴流下来。我害怕淹死妈妈,赶紧把鸡巴拔出来,最
后的几股精液喷在妈妈脸上,幸亏没有喷在妈妈宝贵的头发上。

  妈妈挣扎着吞咽,最后她还是成功的把我的精液都吞下去了。然后开始对我
说话,我以为妈妈会很生气,但其实妈妈根本没生气。我俯下身,以便更清楚听
到妈妈说什么。

  “舔掉它。”妈妈说。虽然一开始我有点困惑,但我很快就明白妈妈想让我
干什么,于是我就开始舔妈妈脸上的精液,然后哺到妈妈张开的嘴巴里。我可以
用舌头把自己刮起来,但无法自己咽下自己的精液。我把妈妈的脸舔干净,然后
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深吻了很久,但最后妈妈把我推开了。

  或者应该说,妈妈推倒了我。妈妈的双手压着我的肩膀,引导着我。如果说
这个动作的以为还不够明显,妈妈给我了进一步的指导。

  “轮到我了。”妈妈嘶哑着轻声说。

  我服从了。我把妈妈的裙子推高,把脸埋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把脚伸到身后
的露台上。我一点都没有浪费时间,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小屄儿里,先用力环形扭
动舌头,然后把舌头拔出来,上上下下的舔妈妈的阴唇和肉缝,然后再把舌头在
妈妈的小屄中挖的深一点。我一直这样舔了妈妈好长一段时间,妈妈的的腿开始
抑制不住的扭动起来,手抓紧紧的抓着我的头。我抬起脸,开始轻轻温柔的地舔
弄妈妈的肉缝,轻轻地舔,用嘴唇轻咬和拽妈妈的阴唇,然后再舔,把我的手指
伸进妈妈小屄儿里,找到那个粉红色的洞,慢慢地用手指研磨妈妈的肉洞,我要
把妈妈全部的性感和激情从妈妈的小洞里舔出来、揉出来。

  妈妈没有比我坚持的时间更久。从妈妈让我在她脸上射精,并让我把他舔到
高潮,紧紧抓着我的脸,拉着我的脸,让我舔弄她的肉缝,并用她那淘气的舌头
舔到我猛烈的发射,我知道了妈妈多么性感、多么激情、多么色、多么享受。

  当我们终于想起爸爸在我们身后时,发现爸爸还是睡得那么安宁,我们松了
一口气。妈妈叫我上楼去,她会叫醒爸爸的。我抱着妈妈最后吻吻了一下,站在
爸爸的椅子后面,我的手伸到妈妈的裙子下,握住妈妈赤裸的屁股,手指伸进妈
妈的腚沟,在向前伸手去够妈妈屄,但手不够长,只能摩擦到妈妈的屁眼。

  “我想操你。”我在妈妈耳边迫切的说。

  “不。”妈妈喘着气,用力推开我,“要等到晚上才能肏我。”

  虽然很不情愿,我离开了。我对白天和夜间活动的这种新的划分方式很满意。
当我的思绪开始展望黄昏时,我的鸡巴已经在激动。又是一个远离我朋友们的夜
晚,我正在变成妈妈真正的乖孩子。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