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5–素菜拼盘、清汤小白菜和清蒸茄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人间烟火】5–素菜拼盘、清汤小白菜和清蒸茄子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夏小白
2021/5/3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4525

  正文:

  将菜夹到碗里低头刨饭的同时偷偷地看向边吃饭边与姥姥结束通话的妈妈,
从剩余饭菜看出干饭的速度很快,但干饭的姿态「如自己」以往一样优雅从容,
不紧不慢,基本不化妆的雪白细腻的素颜一如既往地好看。

  此时不知是因为早上的胜利或是佳肴的美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不清,
道不明,让少年神思不定的心呆滞片刻,又深深懊悔,好看能当饭吃吗?蒸茄子
都要没啦。

  喉结蠕动了几下,吞了吞口水,夹了一片含茎杆的白菜叶,这次并没有沾清
蒸茄子的蘸料,看上去白绿相间,晶莹剔透,吃在口中先是感觉外部绵软,里面
又非常清脆,口感清爽可口,缓缓咀嚼又觉清香淡雅,余味悠长。感觉比刚才更
香了………。

  再度看向某位秀色可餐的干饭人,雅致的玉颜上浮现丝丝恼怒之色,嘴角似
笑非笑,柳眉如秋水般柔和细腻,光彩无暇,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微微颤动,丹凤
眼一下微眯一下舒张,黑白分明的眼眸时不时恶狠狠的瞟向自己,夏小白大概猜
到是因为刚才偷听到的对话,而可预见到的来自姥姥的嘲笑。

  真我妈的欺软怕硬呗!就欺负老实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人间不值
得。不知为何,他居然有某种自己会笑的预感,干饭干饭,夹菜夹菜。

  夏小婉在自己快速夹菜的间隙与妈妈聊天收尾,恶狠狠的看着不理自己眼神
正在飞速夹菜的夏小白,手机已经打开了免提放在桌上,让旁边的夏小白也可以
听到姥姥的声音。

  再度试图与偶尔偷瞟自己动向的傻儿子对眼神失败后,手上速度不改的与夏
姥姥抱怨道:

  「妈,不说了,你孙子在抢我菜吃,一点也不尊敬老人。」没有直接挂电话
,企图在电话那边听到名义上的声援,只听前半部分就可以了,没有但是。以此
来进行道义上的声讨,凡事讲究个师出有名。

  不出所料,城西的夏姥姥与听到老婆呼唤放下正在清理碗筷的夏姥爷两人对
视一下,立马有了分歧,一辈子教书育人的夏姥姥摇摇头表示不想管事,这女儿
小心思多着呢,乖孙子可怜呐。

  小半辈子教书,半路走上仕途的夏姥爷还偏爱说教自家两个鬼精灵的女儿和
孙子。这可不行呐,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母爱子恭才应该是和谐完美的母子氛
围,虽然不必上纲上线,但是事情由小见大,窥一斑而见全豹,不行不行。

  在夏姥姥的无奈下夏姥爷准备开始长篇说教,还像学校大会时站台上的发言
一样,正儿八经的站着,面目严肃,举着手机,开着免提

  「喂喂,听得到吗?喂喂……」

  夏小婉嘴角翘起来,手中筷子按下了夏小白夹住茄子的筷子,娇声说道:

  「姥爷说话呢,一点也不懂事。」

  夏小白翻了个白眼,放下筷子,后仰靠在椅子上,准备接受姥爷隔空的教诲
,疑惑着这姥爷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真的懂而装着不懂?

  夏小婉满意地飞快的将最后的一小块茄子夹进碗里,也没有吃,正经端坐。
不愧是爸爸。

  被夏姥姥拉着坐下的夏姥爷也很满意,虽然知道这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典
型的形式主义,但是,为什么那么多的领导视察下面都要做好面子工程呢?

  什么提前休息几天打扫卫生,排练欢迎礼仪,国家新闻联播只拨进步消息,
说来说去就是这么一回事。他很满意,决定转变一下顺序。

  「嗯,小婉,你这可不行啊。说多少次,你已经是个母亲了。」所谓欲扬先
抑。缓缓继续说道

  「以前你爷爷奶奶他们为了让我吃饱点那是两人缩衣节食,一年头到底也添
不了一件新衣裳,每次吃饭时你奶奶都骗我说早在厨房时就吃了。那是………」

  说到这,夏姥爷想起回忆也是禁不住地感伤起来,当年父亲病重时自己在省
城求学没有见到最后一面是一点,现在回想当初母亲独自抚养一个大学生的压力
可想而知有多大,母亲过了大半辈子的苦日子,在自己事业刚走上正途时母亲却
又卧病在床…………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眼睛慢慢微红。

  这边的夏小婉听出父亲讲话的声音变伤感,大概是父亲是想到了爷爷奶奶的
事。看了一眼对面正襟危坐起的夏小白,手指竖起按住嘴唇示意他不要讲话。自
己乖乖的回答「嗯。」

  夏姥姥拍了拍夏姥爷的手,手掌垫在一起。夏姥爷收拾了一下情绪,再度开

  「你小时候,有段时间家里有点困难,那段时间我和你妈妈为了让你吃好一
点那是一分钱瓣成两瓣花,你妈也是傻,坐火车一天一夜不吃盒饭就想省下来给
你多买个鸡腿吃,也不想想要是生病了可不只是个鸡腿的钱。

  估计小白是听不懂这些的,虽然聪明,但他太年轻,也没有经历过那种苦日
子。但你不同,爸妈和你姥姥姥爷见过很多很多的聪明人,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
样的,从来没有,你不是聪明………」

  夏小白先是不愤,随即叹息,最后有点期待姥爷接下来的话。

  ————————————————————————————

  夏小婉抿着嘴唇,脸上显露出疑惑,回忆起了小时候似乎有这么一段经历,
破天荒地爸爸骂了妈妈一顿,半天没给好脸色,虽然后来爸爸睡了一段时间的书
房。

  嘶,可是什么时候家里有「有点困难」这个词了,老爸莫不是忘了姥姥姥爷

  哦,是这样的。他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女婿,
那段时间是以徐悲鸿先生的「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为座右铭。拿起筷
子沾了一点蘸料在茄子上,然后微张小嘴示意对面的夏小白。嘴上娇声说道:

  「我妈才不傻呢,情之一字,莫过于真。」

  听到这话的夏姥爷扫去了部分回忆带来的感伤,闺女真是聪明啊,不,不是
聪明,愚蠢点好。苏轼先生所言极是,「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有
女如此,父复何求。紧紧握住旁边妻子的手,笑着感叹道:

  「小婉,了不得,了不得。」(注: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
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出自苏轼的《洗儿诗》。洗儿为旧时风俗
,婴儿出生三天或满月,亲朋集会庆贺,给婴儿洗身。)

  夏姥姥脸上挂着又谦虚又自豪的表情,随后又有一丝强做的愤怒,面色严肃

  「你个糟老头子,说谁傻呢。」

  「秀英,我那是夸你,夸你那般可爱。」

  「糟老头子……」

  …………

  城西北这边,夏小婉不想搭理这对老夫老妻的拌嘴,挂了电话。至于原计划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此经世之言。(注:穷不是富贵所相对的穷,而是
事物发展到了极点,此处为计划被情所阻为「穷」。出自《易经》)

  「啊」,夏小白也跟着张开嘴,冷着脸,无奈地看着妈妈将最后的那小块茄
子慢慢喂给自己,哼,筷子沾了口水,一点都不卫生。

  不过这块真好吃啊,除却原本的清香软襦,清凉解热外,还有往常妈妈那套
歪理邪说中的「吃饭只吃七分饱,健康活到老」附带的饭少菜少通过竞争得到的
食物更香。

  自己思考过,西方心理学观点而言,这是不是类似于一种占用与征服欲得到
满足的快感。饭菜(资源)是有限的,两人(母子)通过竞争来获取对食物的支
配权,获胜者除了能够得到食物的美味体验的同时也能拥有胜利的征服感(即征
服了另一个没有拥有食物的人)与占有欲。

  细微处见真章啊,社会上何尝不是如此,夏小白一边吃一边瞎想着,情不自
禁的嘴角微微上扬而人不自知。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夏小婉看着像只小狐狸一样的夏小白,肤白温润,清秀天真。细长的自然眉
第一眼看去显得没有攻击性,富有亲和力,浓密长翘的睫毛覆盖眼睛其上,眼型
大而修长,眼尾略弯向上翘,内眼角朝下,外眼角朝上,极具美感。

  奇怪的是微许近视的他较少的白眼仁尤其纯粹干净,衬托黑眼球是无比深邃
,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让人天然注意,显得更加清秀。

  外人看过去仿佛一眼能看穿此人,天真幼稚是第一直观印象,如同打上了「
无害物种」的标签。不愧是我儿子,就是两侧头发有点长了。

  秀气挺直的鼻梁,少年风采的厚薄适中的粉唇,为了耍酷不涂唇膏的唇瓣有
点干巴巴的,吃辛辣刺激食物过多才好不久的唇瓣左下方还留有小泡泡残留的一
点点红迹,破孩子平时一点也不听话,有事了才知道找妈妈。

  夏小婉想起当初夏小白在家里上网偷偷用百度查了「嘴上长了个小泡泡怎么
办」,然后哭着找到自己说「妈妈,我好像中毒了,大概要不行了呜呜呜,然后
哭兮兮的想写个遗书却发现没什么可以写hhh」。脸上挂着笑意,开口询问

  「好吃吗?」

  无害物种看着被他列为最高级危险程度的有害物种,(他)眼尾呈平行、微
翘,眼睛含笑,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温馨柔和,无害物种近距离看就感觉十
分勾魂,一双清眸洗秋水。诸般情绪交加,说不清,道不明,暂且归之为慈祥。

  白皙细嫩的脸蛋上,秀美精致的鼻梁宛如完美的雕刻,下方抿着的薄薄红唇
线条分明,似笑非笑,无形的滴滴滴警报声响起。

  「还阔以。」抱着碗抬头谨慎地盯着眼前的高危生物。

  这是夏小白认为最标准的回答,也是最常用的。不要用极端的回复,中庸之
道无外如此。

  夏小婉也没有在意小狐狸儿子的回答,一边拿着吃完饭的碗盛着少油的白菜
汤,剩下的饭儿子吃了差不多,每次总以为自己抢他饭吃也真是的。自己怎么可
能是那样的人,妈妈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夏小白就这样一边回味刚才最后一块蒸茄子的味道一边盯着自己猜想随时可
能会发难的高维生物,茄子的味道完美中的不足就是用她的筷子直接送进自己嘴
里的,还沾了她的………着眼望了望其抿着的红唇。

  「咕噜~」口有点干,正常情况,正常情况。

  再一眼望过去

  素手着白碟,清汤入红唇。腻颈凝酥白,轻衫淡粉红。

  「咕噜咕噜咕噜~」,口渴口渴,夏小白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我要是那个碗
该多好」的魔鬼想法,那是多么一种难以忘怀的滋味,他竭力控制住自己望向妈
妈放在桌边筷子的鬼畜眼神。

  「哐当」一下,夏小白将碗放在桌上,见妈妈夏小婉疑惑的眼神望来。大声
汇报,「妈,,我想喝水!」

  夏小婉听这话更疑惑,不过习惯性说出了经典拒绝

  「吃饭就吃饭,喝什么水,等下喝水之后就吃不下饭了。」想了想看了手中
的汤

  「来,喝这个白菜汤,这个还有营养。」说着,把自己喝了一口的清白菜汤
递了过去。

  夏小白摇摇手,表示拒绝。虽然我是被你美色诱惑得口渴,可我既然说了喝
水,那现在就是想喝水。「咕噜~」,口渴。正常情况好吧。

  「不想喝汤,我就是想喝水。」

  夏小婉拿回碗,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傻儿子总感觉那里不对劲,怪怪的。摆
摆手。

  夏小白屁颠屁颠地跑到饮水机接了一大杯水,几口气直接喝了下去,洗去了
几分心中躁动不安的浮躁。倚在窗户上,看着外面落叶,中夏兀现初秋姿,年年
岁岁景相似,人也应该如此。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午阳。

  看向下方的一处房间,再回首,看向用严肃的表情叫自己去吃饭的妈妈。抓
了抓头发,跑回座位,低头干饭,此时必定成寻常。握着筷子的手微微用力。

  (注:引自清代诗人纳兰性德《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夏小婉喝完汤,碗放在桌上,用手绢擦了擦嘴角,打开电视的音量,靠在沙
发上看着傻儿子吃饭。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绢帕,非棉非麻,以苡丝所成,想起还
是这小家伙小时候自己亲手为他制成第一方手绢。

  垂下眼皮,没想到至现在,纸巾已经在中国替代了手绢的使用,除了在家里
,小家伙已经很少使用。揉了揉眉头,拿起来放在茶几下的最新期刊。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