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绿我开始的黑人同学】(第八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Leftsword
2020/07/0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5696字

  下一章肉戏会有,然后交代剧情,总之字数会多点可能大概应该(笑),估
计要更新慢点,字数我尽量写多点。

————————————————————————————-

  清晨,我起了床,掀开被单,脱下裤子也是看到自己昨晚的裤子里一大片都
是半夜里被睡梦里冰儿骂射的精液,此时此刻,精液也全都变成了淡白色的精斑,
仔细闻闻还都有一股味道,就是太淡了。

  「算了,等会去卫生间换了吧。」

  这么想着,我便去卫生间里洗漱了一番,顺便换了条内裤,连着原来的长裤
也都丢在了卫生间,等到我来到客厅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却发现犬一郎正和冰儿
和妈妈还有水儿三人聚在一起吃早饭。

  只见冰儿正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牛奶,柔情地服侍着犬一郎吃喝着早餐,
可恶,我都没享受过冰儿的早餐侍奉呢,这家伙凭什么让冰儿服侍他。

  四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早饭,犬一郎貌似发现到我的存在,一把推开了冰儿,
「这不是小龙弟弟吗?睡醒了?我们一家怕打扰你睡觉就先吃了。」

  我们一家?那我是谁?可恶,谁和你一家人,妈妈要不是准备利用你辅佐我
怎么会让你当我的干哥哥。

  妈妈听到犬一郎的话后看到我的出现,刚刚脸上的笑意也变得冰冷严肃起来,
「小龙,你今天怎么起床这么晚。」

  听到妈妈的质问我也是有些害怕,毕竟妈妈是一家之主,「我……我昨晚做
了噩梦,有点没睡好。」

  「噩梦?什么噩梦?说来听听?」妈妈听后也是继续追问我,不给我留有余
地的机会。

  「没……没什么,就是没睡好。」我的声音里透露着害怕,昨晚的梦要是真
的当着妈妈和冰儿的面说出来,那我的脸面可就丢完了,更何况犬一郎这个罪魁
祸首还在这里。想到这我也是偷偷地瞄了瞄犬一郎一眼。

  冰儿仿佛看到我偷看了犬一郎,也是厉声喝道,「你看哥哥干什么,你做噩
梦难道还要怪哥哥吗?」

  可恶,冰儿竟然已经喊犬一郎哥哥了。

  就在我心里思绪紊乱时,犬一郎发话了,只见他犹如一家之主似的对着妈妈
说道,「算了,小龙弟弟没睡好而已,没必要这么生气,雪儿妈妈。」说完犬一
郎还拍了拍妈妈的翘臀,只是我没看到。

  雪儿妈妈?这家伙为什么对妈妈的称呼这么亲昵,这种称呼只有在我自慰的
时候才会说出来的话,这家伙竟然可以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被犬一郎拍了丰满肥臀的妈妈也是俏脸一红,也是咳嗽了两声,「小龙,既
然你哥哥都替你说情了,那下不为例,先坐下来吃饭吧。」

  听到妈妈原谅我,我也是赶紧坐到水儿旁边,准备吃早饭,却没想到水儿居
然把我推到了餐桌的最角落,自己也是离开餐桌去了洗手间。

  眼见我的窘样,冰儿也是开口安慰我,「小龙,你别在意,水儿现在也是逆
反期,不要生气。」

  眼见冰儿安慰我,我也是心中一暖,看来冰儿心中还是有我的,刚刚的一切
都是在故意迷惑犬一郎这个笨蛋而已,等到我做了公司老总,赚了钱就把你从我
们家赶出去,到时候和冰儿结婚,然后就可以……

  想着想着,我的思想就偏了,脑海里开始出现昨晚冰儿的裸体,下体的小兄
弟也是渐渐硬了起来,糟糕,这裤子面料太软,撑起小帐篷了。

  我急忙夹紧双腿,生怕给众人发现,赶紧软下去,要是在这给冰儿和妈妈发
现了,我就完蛋了。

  就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突然卫生间里传来了水儿的喊叫声。

  「啊……」

  妈妈也是一惊,大声问道,「怎么回事?水儿?」

  只见水儿从卫生间跑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个绿色的盆,盆里还放着一条内裤。

  这是我的?糟糕!

  察觉到这是我的内裤,我立刻起身想要从水儿手里把盆抢过来,只见水儿一
掌就把我推倒在地上,嘴里还骂我,「你这个死变态,看看你内裤上都是什么东
西?」

  说罢,水儿便把盆放在了桌上,妈妈他们看到后,冰儿和妈妈的脸上先是一
红,旋即也是恢复成原来的冰冷,而犬一郎的脸上则是充满着玩味的笑意。

  「小龙,这是你的内裤吗?」

  被推倒在地上的我听到妈妈的话,急忙站了起来,准备解释道,「妈妈,你
听我……」

  还没等我说完,妈妈立刻打断了我,「谁让你站起来的,给我跪下。」

  听着妈妈冷峻的声音,我立刻跪在眼前四人的面前,妈妈的语气表示着她现
在十分生气,等会估计要完蛋了。只是这犬一郎在面前,我也是十分愤怒,凭什
么我要跪在他面前,而且他的脸上的笑是怎么回事。

  「我问你,这上面都是什么东西?」妈妈在明知故问,身为一个母亲,她怎
么会不知道我内裤上的东西是什么呢?

  「这……这是我的……我的……」

  听着妈妈生气的质问,我变得有些结巴,那两个字我始终都不敢在她们面前
说出来。

  「怎么?敢做不敢说吗?」

  「我说,我说,妈妈,这是我的精液。」

  听到妈妈的质问,我赶忙说了出来,等到说出来我也是在偷偷观察妈妈的神
色,期盼能发现什么,却看到妈妈的神色还是没什么改变。

  妈妈问道,言语里带着一丝不好的意味,「你的?看来刚刚你说昨晚没睡好
不是做噩梦,而是在干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我还以为昨晚你是做功课到了深夜,没想到你竟然小小年纪就做这种事,
然后竟然还能给发现。你说说你,干啥啥不行,学习学习不行,就是干了事也不
知道留后手,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你?最关键的事,你明明是在干这
种事,却骗我说你做了噩梦,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妈妈的话语掷地有声,听得我大气都不敢喘,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不是的,妈妈,昨晚我是真的做的噩梦,我真的没有做那种事。」

  妈妈听后一副恨铁不成高的表情看着我,「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撒谎,那你
说说,这盆里你内裤上的精液是谁的?难不成是它自己流出来的不成?」

  听到妈妈的话,我沉默了,的确,昨晚我的精液的确是在睡梦里被冰儿骂射
的,可我总不能把实话说给他们听吧,这要暴露了,我一世英名就没了。

  看到我的沉默,冰儿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缓缓张口说道,「小龙,不是真的
吧,你不想说这真的是从你的那根东西里流出来的,而你什么都没做吧?」

  听到冰儿的提问,我有些羞愧,只能绝望地点了点头。

  妈妈听到后,一脸怒意,「胡说,哪有男人不碰自己的那根东西就能射出来
的!小龙,我劝你实话实说,现在说出实情妈妈不会怪你,只不过你必须要说实
话。」

  我有什么实话,我怎么说?难不成我真要当着大家的面说我昨晚是在梦里被
冰儿骂射的吗?

  没办法,我只有沉默。

  看着我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一旁的水儿突然说道,「妈妈,我知道原因。」

  妈妈也是说道,「水儿你知道?那你说说?」

  只见水儿从上衣的兜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了妈妈他们面前,瞬间,我看到
妈妈的脸充满了更多的寒意,就连冰儿的脸上也是没有笑意,只有犬一郎笑意不
减,这家伙是在嘲笑我吗?

  突然,我想到什么,照片?难道是?

  我突然想到了不好的事情,急忙解释,「妈妈,那不是真的……」

  「闭嘴!现在给我到你爸爸的灵位前跪着!」只见妈妈突然走到我面前,就
这么轻易地提着我的领子把我拎到了爸爸的灵位前,一把把我压倒在地上,把我
的头死死地按在了爸爸的灵位下。

  此时浑身害怕的我都没想到一介女流的妈妈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把我拎
到了爸爸的灵位前,虽然我的确很轻,只有四十几公斤,还没冰儿重。

  犬一郎他也跟着冰儿和水儿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说是小其实比起一般家庭
房间的也要大许多,这里是爸爸灵位的专属房间,足足有几十平米,房间里只有
一个架子,架子下面有三个蒲团,是平常纪念日我们一家跪拜爸爸的位置,架子
上面则是摆着爸爸的灵牌。

  方雪儿之夫,陈水儿,陈小龙之父——陈天之灵位。

  只见水儿在后面怒骂道,「妈妈,这个家伙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哥哥,也不配
做我们的家人,不如把这个家伙赶出我们家好了。」

  妈妈则是没有说话,将手里那张我ps的裸照狠狠地摔在了我的眼前,「当
着你爸爸的面,说,我什么时候有这种照片的!」

  我不敢抬头,此时爸爸的灵牌就像是一束刺激的光,我也不敢去看那张照片,
只能颤颤地说道,「是……是我p的妈妈,这是假的。」

  妈妈听后也是一阵冷笑,「假的,我看你p的挺好的啊,我们公司缺个美工,
要不你去应聘吧。你看看你p的,你看,我旁边还有个黑人呢,你什么意思,你
的意思是想看着妈妈被这个黑人肏顺便自己撸出来吗?」

  还没等我说话,一旁的犬一郎不乐意了,「雪儿妈妈,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
了,你是看不起我吗?」

  妈妈听到后脸色也是立刻变得温柔起来,「好儿子,妈妈不是说你,等会妈
妈给你道歉,现在妈妈正在教训自己的窝囊废儿子呢。」

  他不是干儿子吗?这么快就成儿子了吗?

  犬一郎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算了,妈妈你先处理眼前的事吧。」

  这家伙还准备看到底吗?

  我颤抖地说道,「妈妈,能不能让这个家伙先离开。」

  妈妈听后也是立刻松开了我的头,我立刻抬头,却不想,妈妈的玉手直接一
巴掌打在了我的小脸上,我直接被妈妈抽翻在地,这比上次冰儿的巴掌狠多了,
但我却觉得鸡巴有些变硬。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又跪在灵牌前,妈妈也是说道,「怎么,现在怕丢人了
吗?现在犬一郎是你的大哥,而且你不要转移话题,现在跪在你爸爸面前说,我
是怎么会生下你这么个变态儿子,竟然还在半夜拿着自己p的自己妈妈的裸照自
慰,还全都射在自己的内裤上。原本我以为你只是个成绩不好的孩子,没想到我
的儿子竟然是个变态窝囊废,连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担。」

  我跪在地上,只觉得地板从所未有的冰冷,妈妈的话像冰冷的刀子将我的灵
魂扎得体无完肤,我也是找不到理由反驳,的确,从之前的事我没有半点回转的
余地,没睡好,内裤上的精斑,以及这张妈妈的裸体照片,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一
个现象,那就是我半夜拿着妈妈的照片自慰,最后全部撸射在了自己的内裤上。

  我又看了眼冰儿,更加坚定了我内心的想法,不能说出昨晚被冰儿骂射的事
实,否则不止是我,冰儿的声誉也会受影响。

  我低下了头,「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拿妈妈
你做我的自慰对象,求求您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看着我痛哭流涕的样子,妈妈也是一脸无奈,而妹妹水儿则是一脸不满,
「这个变态凭什么还待在咱们家,妈妈,把他赶出去,我不管,从今天开始,我
陈水儿只有一个哥哥,那就是犬一郎哥哥。」

  一边说着,水儿还一把搂住犬一郎,在他厚实黝黑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犬一
郎也是立即回了个香吻。

  可恶,水儿还从来没亲过我的嘴巴呢,而且,为什么我的鸡巴又硬了?

  这时,妈妈说道,「好了,小龙,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妈妈我原谅你了,
但你除了给爸爸和我磕头外,你还要给在场的每一位家庭成员磕头道歉,今天你
的事给家里的每一位成员都造成了损失,只要有两个人原谅你,你就还能在这个
家生活,否则,妈妈我只能狠心把你赶出去了。」

  我只好转向冰儿,水儿和犬一郎三人,一边磕头一边道歉。

  「对不起,冰儿,我错了,请原谅我。」冰儿的眼神里,露出了我没发现的
不屑。

  「对不起,水儿,我错了,请原谅我。」水儿则是嫌弃恶心的离我远远的。

  「对不起,犬一郎,我错了,请原谅我。」犬一郎则是无动于衷。

  冰儿盯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道,「小龙,今天你犯了这么大的错,按理说我
不该原谅你,但是你毕竟是我弟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出这么恶心的事。妈妈,
我选择原谅小龙。」

  太好了,只要水儿愿意原谅我,我就能继续在家里生活下去了。

  只见水儿说道,「我不愿意!窝囊废小龙,哼,我不会承认我有个变态哥哥
的,现在我的哥哥只有犬一郎哥哥一个人。」

  怎么会?水儿可是我的亲妹妹,竟然不会原谅我,难不成我的最后的希望竟
然要落在这个外来者犬一郎身上吗?

  犬一郎平静地看着我,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我选择原谅小龙弟弟了,毕竟
都是男人,打飞机这种事也是很常见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拿雪儿妈妈的照片去
撸,这可是乱伦你知道吗?希望你记住这次错误,以后改正。」

  犬一郎义正言辞的说出一番话,一旁的冰儿和水儿都被他的正义言辞糊弄地
五体投地,纷纷称赞他。

  不过,这家伙原谅我了,看来我能在家继续待在家里了,想到这我的嘴角也
是露出一丝笑意。

  妈妈似乎也是察觉到我的笑意,旋即冰冷地说道,「虽然犬一郎原谅你了,
但是你还是要受到惩罚。」

  随后妈妈对着爸爸的灵位鞠了个躬,「老公,对不起了,这都是为了我们的
孩子。」

  「小龙,你听好了,我宣布,现在剥除你陈方集团集团合法继承人的身份,
我决定暂时由犬一郎代替你的位置,等到日后你真的成长了,我就将位置还给你。」

  什么?!听到妈妈的话我大吃一惊,妈妈是要把这个家的合法继承全部从我
身上剥夺然后全部转给犬一郎这个外人吗?可是,我却一点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毕竟我犯了个巨大的错误,能够待在这个家已经是万幸了。

  说完,妈妈便带着水儿和犬一郎出去了,只剩下跪在爸爸灵位前的我和站在
我旁边的冰儿。

  我看着冰儿,语气卑微,「冰儿,对不起。」

  冰儿并没有露出我想象的厌恶表情,而是耐心劝导我,「没关系,小龙,每
个人都会犯错,只要改正,总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我如今已经失去集团继承人的身份了,我只是个普通人了。」

  冰儿则是给了我一个板栗,「你这是什么话,你还不明白雪儿妈妈的良苦用
心吗?你是妈妈的亲儿子,妈妈还会放弃你不成,你忘了妈妈怎么说的吗?只要
你努力改正,继承人的身份还会是你的,这何尝不是一种勉励,现在让犬一郎成
为继承人替你打理公司,日后你再接手,难道不是一石二鸟吗?」

  对啊,冰儿说的对,妈妈这样既磨砺了我,又让犬一郎过了把瘾还替我管理
公司,原来妈妈是这么想的。

  我一把抱住了冰儿,痛哭流涕,「谢谢你,冰儿,谢谢你相信我。」

  冰儿轻搂着我,「傻瓜,你永远是我的爱人,迟早我们会结婚的,作为你的
妻子,我有义务帮助你改邪归正。」

  从这句话开始,我就决定,总有一日,我要将今天的实情全部告诉冰儿。

  只不过,我没有注意到搭在我肩膀上冰儿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随后,
冰儿离开了房间。

  此时,妈妈的声音也从屋外传来,「窝囊废,给我好好跪在……你爸爸……
的灵位前,在我……没有喊你前……不许起来!」

  奇怪,妈妈的话怎么断断续续地,难不成又生气了,我只好老实地跪在灵位
前,一动不动,低着头颅。

  然而此时距离我一墙之隔的走廊上,犬一郎的鸡巴正在妈妈的雪臀里进进出
出,正做着无规律的活塞运动,冰儿和水儿正替他清理身体,而陪伴我的,只有
忏悔和偶尔发硬的小鸡巴了。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