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咒】(1.1)(纯爱,母子。妖魔)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夜不能魅
2021年七月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839

               (1.1)

  泯州百峰山一处蜿蜒曲折盘旋而下的山道上,一位头扎道观发髻,身材挺拔,
丰神俊朗的道士样年轻人正边走边哼唱着自编小调:「我,斩妖,乡民叫好,我,
除魔,神清气爽……」

  铿锵有力的曲词在这只有鸟兽栖息的山川之间悠悠回荡。

  这年轻小道士名叫卢远帆,母不详,父不详,是被百峰山神虚观的一名孤寡
老道在门口捡到,老道没啥大本事,卢远帆也只是学了点皮毛,上一周老道坐化
登仙去了,他也不得不下山找出路,他的梦想就是斩妖除魔,杀妖妖斩魔魔,挣
钱钱,盖一座超级大的道观,当观主!

  而在隔着山道的另一座山头之上,正有两道身影俯瞧着这名逐渐往山下走的
青年。

  其中一人,外罩一身青丝纱,内罩一身白色衬衫,紧袖窄口,脚穿云袜高跟
鞋,手捏一把青钢长剑,好一个劲装侠女打扮,面容上佳,却是表情愁苦,她乃
缉盗门侠女——慕容小青,外号青衫飞仙。

  「也不知道师哥怎么样了,本来这次跟师哥师弟杀掉那淫贼之后,我回去就
嫁给师哥,没想到······竟然遇见这等女魔头,其法力深不可测,更是打
死师弟,抽走师哥一丝残魂,让我听你于她做一个洗脚婢伺候着,否则捏碎残魂,
让我师哥变成傻子呆子···我于心何忍,苦也恨也!」慕容小青越想越气,胸
脯也跟着颠浮起来,鞋跟碾地,以泄心头恨。

  「哼~ 」感受着旁边那强烈的负面情绪,旁边一人却是心头冷哼,完全不在
意,相比慕容小青,这女人那更是了得的不行,一股子强大气场在周身徘徊,让
她那乌黑无墨的长发无风拖飞着,好似风儿为奴仆,专门伺候,额头点着一朵乌
黑的黑牡丹花钿,闪熠着玛瑙光泽。

  瓜子脸挺鼻微笑嘴,再看那一叶横眉加一双勾魂的骚魅眼,好一个绝世大美
人,好一个再世妲己,双眼一眨如说话:「来呀~ 你来呀~ 陪奴家嘛~ 」女人都
动心男人更是能忘死投坏。

  黑色的纱缕只是遮住了要点,浑身一片雪花肤暴露在阳光之下,白的晃眼却
不晒伤,两团硕大如砂锅的豪伟大乳聚拢出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馋的人口水直
挂三千尺。

  腹部肚脐可爱却远没有一双长白玉腿吸引眼球,黑色的纱缕虽是遮住了女子
阴阴下体,但迈足跨步之间,能让人不禁低头趴地往上看,想一窥其中乾坤奥妙,
虽未穿鞋袜,十趾玉足裸露,修长有序让人赏心悦目,凌空虚浮,地上的尘埃碰
不得她半分毫毛,干净的不像话。

  她叫谭仙子,是一个能让世间男人变得很下流的女人,君子圣人在她面前,
那也得眼神飘忽。

  听着那小曲,看着那青年,谭仙子心里发狠窃笑起来:「这么多年···这
么多年,我总算找到你了,普渡佛母宣凤仙的儿子,江州女娲娘娘卢蓉儿以及梅
州地藏菩萨卢珊儿的弟弟。」

  多年辛苦今日总算有了回报,谭仙子心里那叫一个畅快,那叫一个得意,艳
姿焕发。

  「三百年一次,至阳真君降临凡尘,宣凤仙那骚婊子,人前一副端庄肃穆的
佛母样,洗脑愚民蠢妇,让人供养,人后不知怎么骚浪贱,要不然怎么跟我抢的
至阳真君宠爱,生下两女一子,男人都这臭德行,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茶婊,
呵呵呵······两个女儿安排到江州梅州,俨然把这两块地当做自家势力范
围,那势头真是如日中天呐!啧啧啧·····倒是这小子,竟然没将其安排,
反而托养在这儿,也不知道那骚婊子打的哪门子心思,莫不是不喜欢儿子?」谭
仙子心里又骂又恨,又不断揣测对方心思。

  却是不知佛母宣凤仙只是打着女儿富养,儿子穷养,多多历练,等成气之时,
重新领会安排大任,但是万万没想到,谭仙子也有自己的神通势力和人脉,这么
多年打探,找到了卢远帆。

  谭仙子伫立山峰之上,好似位临天下的女帝,心中满是宏图抱负,粉拳一握,
心中发宏愿:「下一个百年,至阳真君那是我的!!」

  随后扭头一瞅慕容小青,那凌厉的眼神和冲击灵魂的气场,让慕容小青心中
胆寒,心道:「怕不是这女魔头知道我心中所想,想要杀我吧?」

  肩头一沉一抓,谭仙子轻喝一声:「走!」两道身影如山风一样轻飘快速,
往着山道上的青年拦去。

  「唉!今晚也不知道住哪儿好,老头子没啥钱,道馆里也没值钱的东西可以
变卖,就这一把玄铁剑还值点钱,卖了也不行,我还要靠着它斩妖除魔呐!小爷
一身本事,无处可施展,来个妖邪练练手多好······」卢远帆双臂抱着一
把发黑发暗的长剑,剑藏于鞘,心中瞎想个不停。

  就在此时,山风大的眯眼,让卢远帆不得不回头暂避,鼻子轻抽:「好香的
花香味儿啊!」又抽动鼻子:「两股不同的味儿,一个味重让我心跳加速,一个
味轻好似茶间清氛,什么东东?!」

  觉得不大妙,好歹跟小妖小怪战斗过,临场经验还是有的,遇事不妙,先退
两步拉开距离,拔剑出鞘。

  「叮————」剑响如清泉滴石,让人神情大振,更是荡邪蛊惑。

  「咯咯咯……」卢远帆这边严阵以待,表情严肃,耳边却是传来一阵让他放
松心神的轻笑铃音,看向对面,就见两道俏丽妙人站立在那儿,模样不多说,就
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青衫白衬的那女人,还做着少女发髻,但身上散发着一股成
熟的味儿~ 另一个那就了不得了,身上那种成熟骚魅的味儿,怕是青楼女子嫁做
人妇的也比不得,呸呸呸·····我怎么能拿前两者比较,那简直就是在亵仙。

  谭仙子见对面那小子眼睛直勾勾的往自己身上盯,一会儿看看脸,一会儿眼
睛恨不得钻乳沟里,一会儿又想洞穿纱缕看自己的秘境肉穴,又在自己曼妙长腿
上游走,搞得她浑身犹如蜈蚣在爬,好不讨厌,换做别人这样,今儿个怕是得多
个死尸,暴尸荒野。

  「我··好看吗?」谭仙子右脚前迈,脚下生清风,把尘土吹开,随着她迈
动,卢远帆伸长了脖子,眼珠子都跟着往前看,恨不得随着对方迈动时露出的空
隙,一瞥那胯中乾坤。

  谭仙子嘴角上扬,在笑在勾引,玉般手背漫不经心的擦过自己那滑润脸颊,
眼眸低垂,修长睫毛随着眨动而挑逗,内心却是冷哼:「男人都这臭德行,儿子
什么样,老娘就什么样,哼···臭婊子。」

  迈出的右腿搭在左腿上,腿肉交叠,把可能要露出的乾坤秘境给夹实,两条
修长腿交叉站立,美人含情脉脉等情话,真是好山好水好风光,全他妈好在肉棒
上!

  卢远帆鸡儿邦邦硬,他感觉异常强烈,心神都给扯离躯体,飞到对方身上,
只不过从玄铁剑上传来丝丝凉意蜇着掌心,清明理智回体,舌头舔舔干巴的嘴,
念喏道:「好看是好看,两位从哪儿来挡我路干啥?我告诉你们哈,这里危险!」

  「哦?」谭仙子见对方转移话题,忽然间来了一丁点兴趣,没想到这宣凤仙
的儿子还有这样的自控能力,还以为会像狗一样爬过来请求一次雨露交欢。

  不由得娇滴滴,怯生生道:「小女子可不知这危险来自哪儿呢?小道士这眼
神,看的奴家心惶惶,怕不是这危险来自···小道士你··吧?奴家怕怕~ 」
葱白双手拿腔作势,拍在胸口,那半露半遮的硕大白乳,随着拍动,肉浪滚动,
晃动的人眼花,看的人头晕。

  「妈耶,多拍一下多拍一下,那层瓜皮纱就要掉下来了。」卢远帆心里不断
祈祷着,可惜啊!那纱缕看着吹口气就能飞上天,却是硬是在此刻不走,捍卫主
人到最后一刻,当真是讨厌至极。

  站在身后的慕容小青看着谭仙子这卖骚的模样心里嘀咕开:「这个道士怎么
这么傻!这可是女魔头!还不赶紧跑!骚货!路上看到男人就想发骚,真是千人
骑万人压,也不知道吸了多少阳气,才成就这等大法力,一股子骚味!」

  看归看,迷归迷,卢远帆可脑子还有点理智,他可不信半道出现这么一个衣
服犹抱琵琶半遮面,风情万种惹人怜的女人会无故出现在这儿,跟她玩调情,不
是妖邪就是有求。

  看对方双脚虽然踩地,但尘土不沾肌肤,这等轻巧的法力神功,自己真是拍
马难追,想杀自己真是······还是希望死在对方肚皮上,假如对方要我的
话,看看她玩什么花招。

  谭仙子却是心头另有算计,心里思忖:「刚刚这小子一身平平,就一点微弱
法力,丢到人堆里都寻不出他是那号人物,可刚刚看我动情时,那胯下阳具定是
有反应了,身子里忽然出现一股至阳真气,虽然很弱但骗不过我的感知,可现在
却是无了,有趣有趣~ 难不成?只有动情之时,才会出现,至阳藏体待引时?我
得调试调试······」

  不宽崎岖的山道上,四周只有鸟叫兽吼,山道上的三人静默不说,气氛难以
调和,全是在等黑色纱缕的成熟女人先开口。

  不多时。

  「你叫什么?」谭仙子明知故问,装作第一次认识。

  卢远帆见对方问自己名字,没回答,反而是耍了一套剑龙回巢的花把式,玄
铁剑呲的一声回到剑鞘,惹得谭仙子小女人崇拜,轻轻拍手,双眼满是欣喜:
「好厉害~ 好棒呀!」

  这番话让卢远帆心里那叫一个爽快,慕容小青一挑眉,啥也不敢说,就这么
保持自有的骄傲站在那儿看着那两人表演,心中惦记着师哥。

  「对方问我名字那肯定是一时半会不想杀我,真杀我,问名字干什么,希望
师傅保佑啊!我还没下山,可不能死在半山道,要不然下去了没脸见他老人家。」
卢远帆心里暗自祈祷,表面镇定,中气十足道:「我叫卢远帆,神虚观现掌门,
你叫什么?」

  谭仙子含笑说:「奴家谭仙子。」又道:「小哥玩过女人没?」

  「啊??」路远帆震惊,对方···这···这也太直接了,刚问完名字就
问我玩没玩过女人,咋地?要采阳补阴呐!

  「骚货!」慕容小青心里唾弃。

  「有没有嘛~ 告诉人家啦~ 」谭仙子娇嗲嗲的撒起娇。

  卢远帆老脸一红,老实回答:「没有。」

  下一刻。

  「想玩吗?」谭仙子那水汪汪的大眼,随着一眨一转脸,荡漾出一股妖媚之
色,让人的心都跟着加快跳动。

  哈···哈哈···山里的姑娘就是直接又奔放,不对天气不对事,对上人
和地点就开干,卢远帆心里撒欢着感慨。

  吞了吞老大一口口水,卢远帆口干舌燥,犹豫道:「是···是··是跟您
吗?」舌头大了,都用上尊称了。

  「咯咯咯咯……」谭仙子瞧卢远帆那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手背抹了下眼
角,如海贝锃亮的白牙露出红唇,显然此刻她是真的被逗笑了,伸出右手,欣长
食指朝天打转,随后往后一指,道:「跟她~ 」心里却是暗骂:「跟我?想的美!」

  「啊?」慕容小青没想到自己会被牵扯进去,连连摇头,表示拒绝,开什么
玩笑,她心里只有师,万万不可能再让其他人碰她。

  谭仙子微微侧过脸,看向慕容小青,虽然在笑,可那种笑,笑的很阴冷,笑
的人心里发寒,尤其当两根葱白手指做着碾磨意思。

  慕容小青嘴唇发抿,眼中泪水汪汪,却是不敢再摇头了。

  谭仙子见她服软,心里却是想着:「假如真如自己所猜想那样,那我可是有
个好玩的主意,宣凤仙哼哼哼······有你受的了,好久没使那仙咒了,这
小子有福喽~ 」

  「哎呀~ 还傻愣着干嘛呀~ 快脱了~ 都脱了~ 」谭仙子催促着,身子轻轻一
跃,好似燕子展翅,轻巧的不像话,山道旁有快一人多长不规则的大石头,本是
柔弱无骨的小手,手如削石刀,横切光影一闪,手指一弹,石头一分为二,上半
部分被弹落悬崖之下,风托举着谭仙子那弱不禁风似水柔的娇躯,缓缓侧横在石
头上,左手托着一边香腮,双腿叠放,美目盼望,好似美人横卧看大戏。

  就这么一手轻描淡写的动作,把卢远帆都看傻眼了,好俊俏的功夫神通,切
石头跟切瓜一样,切人不得切糊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我好像还不是最吃亏的,能活下来再说,只不过
这妖女还喜欢看人在她面前交合啊,这什么癖好。」卢远帆心里碎碎念,把宝贝
玄铁剑放好,开始解衣服。

  慕容小青脸青一阵白一阵又红一阵,双手死死抓住剑,很想一死了之,但·
··师哥···就那么傻站着,直到一声嗯,在耳边如惊雷炸响,才让她回过神,
瞧见那女魔头正微促狭着眼,好似母虎盯人,吓的她不得不慢慢解衣服,心中羞
臊害怕,这天大地大,没有遮掩没有床被,荒山野道,做那事,还是白天,这·
··这···卢远帆脱的很快,一下子光溜,那身洁白无疤的身躯,连女人瞧着
那也得羡慕几分,让谭仙子心性大起,不由得上下打量,红唇之中发出「啧啧啧
······」的赞叹声。

  不过当看到卢远帆双手紧捂住胯间,不给人看,只有几跟乌毛会从缝中抖露
出来。

  「拿开。」谭仙子喝令道。

  卢远帆见对方执意要看,没办法,只好双手挪开,那一刻谭仙子笑的是人仰
马翻,胸脯跟着剧烈颤动,以至于隐隐有一抹淡红的晕彩似隐似现。

  「呀!好小!」慕容小青一看,心直口快。

  卢远帆心中辩解:「我有时候鸡儿大的跟牛鞭一样,有时就这样,我也不知
道!」

  谭仙子却是猜到了原委:「至阳真法奥妙无穷,藏阳于体,当于女子交欢时,
至阳之气唤醒,那话儿得是跟现在云泥之别,显然是这小子不懂自己身体里的秘
密,更不知道如何唤醒操控,这蠢女人,现在笑,等会儿有你好受的。」

  慕容小青见那男的话儿这么小,心想就当做是被蚊子咬了好了,虽然对不起
师哥,但也是为了救他,这人的阳物估计也就只能探到门口,唔·····也不
算进去。

  江湖儿女多率真,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是救人,慕容小青
勉强接受了当下的现实。

  「开始吧~ 」谭仙子手指虚点,好似裁判法令,拖着香腮,玉足松散,慵懒
的像猫儿,只不过眼神很是认真在看。

  「咋做啊?」卢远帆提线木偶一样站在那儿,他还是个雏儿呐,不过当仔细
打量慕容小青那凹凸有致的胴体时,不由得睁大眼,笋乳挺翘,乳晕淡红方显乳
珠红灿,吃乳如吃笋,吃笋如品乳,好一个佳肴美乳,当场让卢远帆口里分泌唾
液,恨不得当场尝尝。

  由于常年练武奔跑,身躯有力且凹凸,女子的美与力的结合,小腹平滑往下,
乃是一片芳草萋萋之地,毛发长而弯曲,看的人眼睛冒火,想伸手抚摸这边狭隘
的森林地,双腿紧绷且修长,夹在人的腰上得是多有劲,妙哉妙哉!

  卢远帆的目光热辣的都有如实质,刚刚还发笑对方小,如今慕容小青不由得
手臂遮住一排双乳,一掌以遮阴草地,脸红的好似酒醉新酿,低垂下巴,只看地,
心里懊悔:「师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男人看我,等我有招一日杀了他,这
世上就只有你看过我,原谅青儿这一次吧。」

  看着卢远帆不动且窘迫的模样,谭仙子心道:「雏儿就是麻烦!」随后玉指
虚指慕容小青:「你!过去,最后把你会的都用上,我开心了,可以考虑考虑那
事,明白吗?」

  赤裸裸的威胁,慕容小青听在耳,只能表示同意,红唇内,牙关紧咬,势要
有朝一日也要杀了这女魔头,脚上只剩一双罗袜高跟鞋,来到了卢远帆跟前,人
倒香风扑鼻,让卢远帆一阵好闻。

  「一个男人,皮肤白嫩的跟女人一样,哼~ 」慕容小青心里腹诽,她虽然还
未正式嫁给师哥,但两人早已经情投意合,嫁娶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自然那事也
是先尝为敬,平时都是师哥伺候她,没想到她竟然要伺候一个才刚刚认识的道士,
这如何下手?

  「男女之事无非就是他的那话儿进到我体内,先弄硬了再说吧。」慕容小青
脑海中有了思路,当下一手伸向卢远帆的肉棒。

  「呵···倒是大了一点。」慕容小青心里编排着,来缓解此时被人逼迫的
不甘。

  卢远帆一个雏儿,此刻早已经是准备好战斗,当慕容小青那手抚摸他胯下肉
棒时,眼睛都瞪直了,他的肉棒的火热对比出了对方小手的冰凉,滑丝丝的冰凉
裹住自己肉棒撸动,这种感觉让他的大脑都在为之战栗,这手摸摸···就能这
么爽了!这要是···听人说女人有个销魂肉窟,进去了那得当场抖三抖,能爽
飞起来。

  谭仙子看着对面两人并排站立,一个眼睛朝天看,爽的不行样,一个眼睛往
地面上看,羞愤难当,尤其那手撸动着那硬发直的肉棒,场面瞧的有趣,竟然自
己也起了一些感觉,两条袒露浑圆的长腿慢慢厮摩着,胯下两扇阴门好似腿的厮
摩也跟着在厮摩,丝丝痒痒的感觉由穴道慢走,花心泛水不自流。

  「嗯~ 应该是能进去了~ 」慕容小青渐渐有了感觉,心里不自觉的开始哼唧,
手中那玩意儿所传递来的热度,烫的她花心起了波澜,春心被勾起,有段日子·
··没··嗯··做了···手握住那肉棒就打算往自己立的桃花源塞去。

  「慢着!」忽然一声娇喝打断。

  卢远帆和慕容小青看向过去,此刻谭仙子姿势未变,不过本来并拢交叠的长
腿此刻却是错位放着,此刻道:「你!含一下他的肉棒棒~ 」

  卢远帆瞪大了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心想:「这什么玩法?爽不爽的啊?」

  慕容小青气喘的胸脯两团笋肉颠簸,好似冬笋果冻,Q弹爽滑,她现在恨不
得拿剑先刺死这个女魔头,再刺死这个道士,最后自刎,她缉盗门——青衫飞仙,
去含男人那脏东西,用嘴!士可杀不可辱!师哥的我都没那样过,更何况这个道
士!

  见慕容小青跟自己僵持,柳眉对立,额中含怒,谭仙子就说了一句话:「世
上门派太多了吧···奴家最近可以考虑让一些杂牌小门···咻~ 」说到最后
玉手如晚风,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小青吓的脸色发白,对方这是打算灭门缉盗门,凭借这女魔头这大法力,
他们缉盗门根本无力反抗,灭不灭们真就对方一个念头,当下跪下,磕头:「求
您不要,我···我···我做就是我做就是,全听您的安排,求您不要那样。」

  见她服软,谭仙子满意的淡淡嗯了声,她最喜欢这种掌握人生死的感觉,又
想到宣凤仙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本质也是掌握人生死,但那些人却甘愿赴死的傻
样,她就觉得恶心,心中又骂了一声:「臭婊子,等我整死你,让你再也装不起
来!」

  卢远帆看不过去了,当下大着胆子说公道话:「额···那个···下落凡
尘的天仙子大人,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小丢丢的过分?」那说话宛如在走
火山熔岩上的钢丝绳,掉下去那就是尸骨无存,对方什么段位,他什么段位,聪
明人做聪明是,绝不对着来,前提能把命保住。

  谭仙子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也不笑了:「过分?」重复一声。

  卢远帆吓的鸡儿都软了些,好家伙!这杀气都能把我给绞杀了,当下识时务
为俊杰,连忙摇头:「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别人想含我的鸡儿,我还不给嘞,
那是她福分!」

  「咯咯咯……」瞧着卢远帆那拙劣的演技,谭仙子再次笑的前仰后合,好一
个人畜无害的美女阿姨姐姐,轻启朱唇:「要不是你刚刚夸我下落凡尘是天仙,
还有刚刚那逗我笑的样,今儿个这山上的野兽得能加个餐,或者我给你个选择,
做太监呢?还是做道士?」

  卧槽!前一者死,后一者火,还能再细分。

  「做道士!」卢远帆干脆选了。

  「哼~ 假道士。」谭仙子美目流盼,轻哼一声,又道:「开始吧,它都软了,
慢了可得受罚哦!」

  慕容小青再也不敢磨蹭和反抗,当下跪爬着来到卢远帆胯钱,看了一会儿,
慕容小青觉得这小东西还有点可爱,艰涩的吞咽了一下香涎,双手托举着卢远帆
的两颗肉蛋,俯下身,闭上眼,张嘴含了进去。

  「喔喔喔……」卢远帆只感觉自己的鸡儿进入到一处温暖的宫廷,暖暖的热
气让肉棒很是舒服,一下子就将他体内的欲火给点燃,尤其是自己藏匿于包皮中
的龟头顶触到了一软软物上,那软物竟然还会动,还舔了自己一下,爽啊爽!拳
头松了握,握了松,最后直接探到慕容小青的胸怀间,一手一个握住了那挺拔的
笋肉,手指时轻时重的捏揉着,电流在经络间流转,这是要乘雷霆之力,飞上九
霄云天呐!

  看着那边一男一女渐入佳境,谭仙子看的自己腹中也是有团火在燃烧,细滑
的香舌在唇齿间滑动,鼻音嗯嗯,已然也是感觉上头,右手一伸一掐一招,一颗
本是生长于灌木枝头的红色小果飞到了谭仙子这边,被玉指捏住,圆椭的修长指
甲夹着这小果递放到红唇白齿之间,指甲在果皮上滑动,小果在唇口滑动摩擦着
探出的滑嫩舌尖,淫糜之极。

  「小东西打死你!打死你!倒是你跑了,我就不用受这醉了。」慕容小青把
怨气全撒在卢远帆身上,口腔里的小舌头那就是一条肉鞭子,狠狠左右上下拍打
着那玩意儿,希望把它打疼打坏。

  「嘶····嘶···」卢远帆爽的倒吸凉气,双手不断捏抓这那团软肉,
双手都陷进去这种感觉,都快不是自己了,就是无意识在抓捏揉,能明显感觉到
乳珠发硬,顶着自己的掌心剐蹭。

  肉棒被小舌弹打,爽的这家伙连番膨胀,睡龙抬头,被藏压在体内的至阳真
气从中散溢出来,在身体里流走,最后汇聚到肉棒之中,神龙纳气,法力翻天。

  「唔···唔嗯···揉的我胸口···好热···好难受呀···大了!
怎么···怎么又大了···嗯·嗯··明明刚刚很小的···」慕容小青在心
里发春叫吟着,干涩的穴道里此时水潮初抬头,已经有了些浓重水汽,怕是要喷
了~ 卢远帆感觉自己好热,身体里好热,好像有个大太阳正烧烤着自己,此刻闭
着眼的他浑然没有察觉自己的后背正有白色的烟气在升腾,身体被性欲所牵引,
胯部开始挺动,竟然是主动对慕容小青的嘴巴发起了进攻,「啊··啊···戳
死我了··啊···到喉间了··嗯···啊停··师哥···我对不起你··
啊啊啊··来了··」此刻慕容小青双手撑在卢远帆的双腿上,不让自己被那之
前瞧不起的小东西给戳破喉咙,滑溜的小舌化作肉盾抵住那龟头,不让它再进一
步,胴体里的感觉越发的强烈,本已经蓄势待发的淫水潮,此刻顺着屄道一泻千
里,湿撒了两片红润阴唇,穴口水灵灵,就连旁边的乌黑阴毛也遭了殃,挂滴着
淫水珠,整一个水帘洞。

  谭仙子看的眼热心颤,感受到一股股的至阳真气在从身体里被释放出来,琼
鼻抽吸,光是闻着这浓重的阳气味儿,就让她花宫乱颤,一股子清流竟然就这样
泄出了阴门,沾湿了纱缕,在石上留下一点滩涂水迹。

  「好东西呀~ 可惜太少了太弱了,把至阳真气炼化,这世上我谭仙子说了算,
等你替我办完事,没了利用价值,倒是能便宜你小子一次,让我做我的胯下臣,
死在我手上。」谭仙子算盘打的叮当响。

  「好了~ 把肉棒棒插进去~ 」谭仙子像个导演一样,那枚红彤彤的小果子也
不再唇间翻滚了,修长的指甲掐捏着,在阳光下,上面已经裹上一层透明的香水
涎液。

  听到指令,慕容小青倒也是干脆,脑袋撤离,唾液拉丝,黏连在口齿和卢远
帆的肉棒之间,淫靡的场面,让不远处观看的谭仙子不由得的咬扯了下唇皮,扯
出了让人诱惑难耐的春情,眼尾媚意横生,这一幕帝王如果瞧见,都能当下丢的
军机国事不管,只想搂着美人恩爱缠绵。

  卢远帆正爽着呢,肉棒离去了温暖的唇腔,凉意让他脑子一机灵,瞧向对面
的女人,此刻慕容小青脸颊起了一片霞红,额角香汉粒粒,顺着鬓角下淌,汇聚
在下巴,如果此刻有画师动笔,定是能画下一副美人辛苦做爱图。

  她此刻感觉上来了,胆子也是大了,双手伸出,十指有力一弹,卢远帆猝不
及防被推到在地,眼神发怔的看着莲步轻移,两团笋乳随之颤动,乳尖上那两颗
红彤彤的乳果好似在对他招手,那一片长密且乌黑的毛草更是随风抚动,画面色
的让人能打两斤鸡血,卢远帆胯间的肉棒瞬间直翘起来,能把天都给托举起来。

  「是我眼花了吗?怎么这道士的那话好像……又长了点又……大了点?」慕
容小青低头看,那两条修长有力的长腿跨到卢远帆胯骨两侧,然后扎马步式下蹲,
卢远帆抬着头,睁大双眼往慕容小青胯间看,两片蛤肉随着下蹲缓缓分开,一道
黏滑的透明液体横连在两片褶皱红肉上,门开了,肉芽出来迎客。

  慕容小青被卢远帆那炽热的眼神给看的羞臊不已,娇嗔一声:「别看!」

  「那边那个我怕,你我才不怕,我不光要看,我还要摸呢!」卢远帆心中低
语,手如疾电,手指触摸上那两片湿淋淋的肉蛤。

  「啊~啊……不要摸……拿开……」慕容小青呵斥着,只不过她的呵斥是那
么的无力,口中娇喘吁吁,双臂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明显是享受卢远帆这种没有
章法且粗鲁的抚摸,阴门内的嫩白肉穴随着卢远帆手指的抚触,一阵收缩。

  「呀……噫……」慕容小青屁股跟着反向晃动,倒像是她主动用蜜穴去摩擦
卢远帆的手指,寻求快感,仰起雪肤白脖,神态似受刑又更像是享受,屄洞一阵
收缩忽然大开,淫水哗哗挂落,湿了卢远帆的手,更是打湿了他的阴毛。

  而那边谭仙子看着这一幕撩情的画面,腹中的欲火越烧越厉害,那颗被夹捏
的小红果,被手送到了胯部秘境中,果皮在肉唇中间来回滚动,阻尼摩擦感,让
蜜穴发紧,一簇接着一簇的电流酥麻着她的娇躯,让我微微哼吟着:「嗯~」单
是这一声,就能让一票男人当场射了,腔道里涌出的蜜液湿糊了小果,让它的滚
动越来越顺滑。

  卢远帆双手握住慕容小青的蛮腰,然后用力往下,阴门已开贴在两边,屄洞
里早已湿滑,对准了如柱子般的肉棒。

  屁股下沉,肉龙进淫窟,破开层层叠叠的穴肉。

  「啊~~~」慕容小青只感觉到自己被充实,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此刻竟然
撑得让她满足,让她满意,师哥的怕是都还差点意思。

  「我怎么能有这个念头?!」慕容小青摇晃脑袋,把这不应该有的念头驱散。

  卢远帆在肉棒进入穴道的那刻,也是昂扬一声,他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么
美妙的一刻,好似泡进了温水里,疏经松骨。

  「动呀~快动呀~」谭仙子的声音发急发嗲。

  慕容小青不由的开始上下动着屁股,她的屁股不大,但圆润尤其此刻,更是
有力,配合双腿发力,屁股上下坐在卢远帆的肉棒上,发出急促的「啪啪……」
声,寻常女子以这样的速度压根做不了几个,但她可以坐好一会儿,臀肉上下跳
动,晃得人眼热。

  一绺接着一绺的淫水从肉壁中淌下,把女体内的肉棒给洗的滑溜溜。

  「干!」卢远帆瞪着双眼,身体里的快感越来越明显,随着屁股上下坐动层
层累积,隐隐竟是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慕容小青头发散乱,忘情的呻吟着,每一次上下
起伏,万千发丝如发浪波涛。

  一股子阴凉的水潮忽然放闸,浇在卢远帆的龟头上,一丝丝女子阴气顺着马
眼沿着笔直的棒身,汇聚到卢远帆的阴囊袋中,在里面炼化,至阳真气遇到阴气
调和,好似火遇干柴,火焰极速膨胀,阳气荡开。

  他——卢远帆此刻实力不断往上攀升,一步跨过初窥境,达到了修行之人的
化形境一重,过了三重,那接下来又是一个大境界。

  「至阳真气当真了不得,遇女子阴气,壮大己身也可以,我还以为只能待在
太阳底下吸收阳力才行呢~」谭仙子心中说着,舌头一舔指尖夹住的红色小果,
好似在品世间未有的美味。

  卢远帆感觉到身体有大变化,把阴囊里的阴气炼化之后,肉龙龙头从包皮中
探出头,棒身在那一刻瞬间再次大……膨胀,伞面的龟头如同婴儿拳头,龙身拔
高寸尺,夸张的已经不是人能长出的阳具,这么一根大东西杵在穴道之中……

  「娘啊!!!爹啊!!!」慕容小青双眼发直,惨叫出声,整个人的灵魂都
好似被捅了出来,魂不附体。

  这倒是把卢远帆吓了一跳,他可不想杀无辜之人,这是他从懂事起,谨记的
底线原则。

  「没事~死不了~只不过你的肉棒棒太大了~她一时半会儿有点受不住,你
弄你的~」谭仙子宽慰的声音悠悠传来。

  卢远帆见谭仙子这么说,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暗道:「出了事也是算你头
上造的孽,不管我的事。」

  肉棒被一圈的蜜肉所紧箍,在甬道里杵的也是难受,肉棒似乎也有自己的想
法,催着主人快动,它好舒坦。

  「管不了了!」见慕容小青两眼呆呆,目光发散,还不动,卢远帆一把推到
慕容小青,他也是贴心,把自己那身道袍手掌虚空一抓,摊到了地上,慕容小青
躺倒在上。

  双手抓住慕容小青那结实弹人的小腿肚,肉棒插在蜜穴中未动,半蹲起来,
胯部连挺,粗大的肉龙将两片阴门撑开了一个夸张的括弧度。

  「啊!!啊……疼……啊…嗷……不要了……嗷……啊啊……肚子都快撑破
了……」慕容小青嘴巴大张,呻吟声大的在山峦间回荡不止,这种感觉让慕容小
青觉得自己像是又经历一次破瓜之痛,不!尤有甚之。

  卢远帆听着胯下美人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吟,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紧抓的两
条修长腿开始挣扎起来,像是要摆脱。

  「忍一会儿,我要到了!」卢远帆触摸到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慕容小青双手抠抓着道袍,好好的一件衣服,硬是扯出了破洞,嘴巴长大最
大,什么矜持什么三从四德什么师哥,她现在通通抛掉,她现在就想放声浪叫,
只有这样她才会好受,小屄才不会疼。

  「啊……啊啊啊……戳死了……太大了……嗷……射吧……求……啊……啊
……放过……奴家吧……啊啊……」陡然间慕容小青腹部急剧压缩,她的腰腹本
来就没有多余的赘肉,这由于快感来劲而造成腔道内的压力,让卢远帆再也忍受
不住。

  胯部最后一次用尽全力的捅插进去,仰天犹如兽吼:「射了!!!」

  而随着最后一下撞击,慕容小青的双乳晃得都快打上下巴了,她双目失神放
空,喊出了平生最响亮的叫床,那说出的淫话连她师哥都没听过:「奥……啊
…进去了……啊……」整个阴部抽搐起来,像中了最为强烈的电流一样。

  卢远帆只感觉自己的龟头强进去一团软肉一种,如同小嘴一样咬住自己,爽
麻到全身,马眼撑开,一股又一股的精流像密集的箭矢一般打进了慕容小青的花
宫里。

  卢远帆只觉得浑身力气好似被抽空,没得丝毫力气,趴在慕容小青的身上,
那女体内的巨大肉棒在发射之后形体一缩变回了常态,缓缓从穴道中滑落出来。

  而慕容小青的阴门被扩开大大的,竟是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汩汩乳白浊
液堂而皇之的流淌出来。

  「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大宝贝,好了!该我事后了。」本是侧卧的谭仙子将
那颗沾满自己蜜浆的红果丢进自己嘴里,坐站起来,双手飞快掐诀,一改往日骚
魅不正经的模样,红唇飞快念动:「……仙咒……随我心意……敕!」

  手指之间一道乌黑的光斑发着极度的阴寒之气,手指指向卢远帆,光斑化作
流光打在了卢远帆的后脖上,正休息中的卢远帆只觉得自己后脖有些发凉,手摸
上去,也不痛不痒更不凉了,见美乳压嘴,不由张开嘴,把乳尖含进了嘴。

  谭仙子见事情顺利,心里暗笑:「仙咒只有我能解,呵呵呵……宣凤仙,我
把你儿子找到,然后改了面貌,送到你身边,让他得到你,至阳真法遇上你的女
体阴气那会爆发怎样的强大!交合之中你儿子忽然样貌一变……哈哈哈……想想
就有趣……怕是想找条绳子一死百了吧……儿子肏了生母……让你变成天底下最
不知羞耻的婊子,我看谁还能替你卖命!然后我再把这小子的至阳真气给吸干,
那……天底下谁敢忤逆我!哼……我让至阳真君都得听我的!」

  想着这一连串的计划和得逞之处,谭仙子嘴笑的那叫一个得意,仿佛一切都
已经成了,咬开嘴里的野果,果汁甜腻,下体竟然因为计划太过完美,而激动的
又是一股淫水淌出,顺着丰腴的白玉腿下滑着。

  (可以的话,大伙儿可以讨论讨论,后续母子第一次交锋将给大伙儿展现)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