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自己的优秀,心爱的老师和妈妈沦为同学的玩物。】第六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tianwuya
2021年8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1867

            第六章反击——计中计

  李斌用医务室的洗手池清洗了身体,穿好了衣服之后,看到李雨馨在对着镜
子补妆,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搂住李雨馨,最凑到耳边说「下午家长会,你中
午去旁边的酒店开个房间,我去找你。怎么样?」「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怎
么会呢?你这么漂亮,我都被你掰弯了。」「那你刚才为什么凶我?」「那只是
一个游戏啊,情趣的游戏。下午还有更刺激的。你敢不敢去啊?」「有什么不敢
的,不过你可别让王瑶她们知道。」看的出来,李雨馨还是忌惮的。

  王瑶在看到李雨馨发来的,与李斌激情过后的战场照片之后,满意的笑了笑。
也许是满足于早自习对白玉和李斌的调教,整个上午,王瑶并没有再难为这2个
人。下午因为要开家长会,全体学生在中午放学之后就都各自回家了。王瑶因为
自己父母知道她下午的日程安排没有课程,所以也就乖乖的乘坐颜俊的车回到了
别墅。

  很快时间就到了2点,家长陆续都到了,令白玉奇怪的是,昨天还玩弄自己
身体的雷凌竟然跑到了自己班里,坐在角落上。白玉瞬间紧张了起来,难道这家
伙要在家长会上让自己难堪吗?现在不比早上自习,底下坐着的都是成年人,没
有人会因为自己冷艳的形象而一直低着头不看自己。一旦被发现蛛丝马迹,自己
可就身败名裂了。想到这,白玉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先去跟雷凌
谈一谈,哪怕等家长会之后再让他占一次便宜也好。

  白玉趁着家长不多,一点点踱到了雷凌身边,「这是家长会,你别胡来。」
「可是我现在就像玩你啊。」雷凌故意挑衅的说,「你疯了?告诉你,被其他家
长发现了,你也没好果子吃。」白玉威胁着。「呵呵,这样吧,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咱们在家长会上玩点刺激的。第二,家长会结束,你去旁边的酒店开个房
间,我晚上去找你,你陪我一夜。」「不行,我没法跟家里人说。」白玉以家人
的理由拒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绿毛龟丈夫,从来就把你的话当圣旨。一
句话同意不同意吧?」雷凌一边说,一边作势要伸手扒白玉的裙子。白玉本来就
做好了让步妥协的打算,看到雷凌答应家长会期间不难为自己,也就同意了,经
过最近几天的调教,白玉越来越放的开了,有时候竟然还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她
到也想趁机会攀上区长公子。

  「一会我这个位置的家长,你安排他做到刘华的座位上。」雷凌对白玉说。
「你答应我了……」白玉看到雷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些慌神。「这个座位的
家长,你安排去王瑶的位置。」雷凌指着他旁边的座位。那是在班级最靠近窗子
的最后一排,角落里的2个座位。同一排只有这2个座位。「你为什么不走啊?
你都答应我,让我好好开完家长会了。」白玉又催促了一遍。「我答应,家长会
不玩你。我可没说要走啊。你要是再没玩没了的废话,我可要改变主意了。」雷
凌不耐烦的说着。

  家长会一直都是家长坐在自己孩子的座位上。但是白玉的班级每次家长会都
会多出两个座位,一个是刘华的,因为她自己就是刘华的妈妈,另一个就是王瑶
的,王瑶的父母工作忙,从来没来参加过家长会,但是因为人家家里有钱有势,
白玉也不敢多说什么。白玉怕自己站在一个学生周围太扎眼,毕竟这是家长会,
冒出个学生来就有些怪异了,她要是再一直站在这,就更奇怪了。其实一般家长
不会多想什么,多半可能是家长都有事没来的学生,自己给自己开家长会,或者
太不听话的学生被留下来,等家长会之后,连同他的家长一起单独谈话。只是白
玉自己做贼心虚。

  白玉回到了讲台,正在寻思雷凌到底为什么要让自己改吧座位的时候,一个
女人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白老师,你好。李斌的座位是不是还是那里。」白
玉一眼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正是李斌的妈妈。李斌的妈妈叫杨卿,今年刚刚35岁,
但是已经是一个工商银行支行的行长,因为天生丽质以及平时注重保养,说她2
5也有人信,身高比白玉矮了一点点,也有170公分,白玉对她的印象是严谨
不苟言笑。「啊,是,是的。李斌,李斌是坐在那里的。」因为与李斌的一些事,
白玉见到杨卿非常紧张,竟然说话都有些结巴。

  白玉的表现也让杨卿感到奇怪,不过还没等她多想,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真巧啊,杨行也来开家长会。看来我们的孩子竟然是同学啊。」说话的人白玉
从来没见过,这是一个看起来应该比杨卿大了一些的女人,状化的最然不浓,但
是也明显看出要比杨卿和白玉要重一些,身高和白玉近似,大约也有175公分
的高度。「真的很巧啊,您家孩子最近刚转到这个班上吗?」杨卿礼貌性的微笑
着答话。「不是,只不过之前的家长会一直都是孩子她爸来,所以您一直没见过
我。我们要孩子晚,所以你这么年轻孩子跟我孩子却在一个班级。」白玉此时十
分好奇这到底是谁的家长。

  就在她们三个说话时候,其他家长也都纷纷进入教室了,只不过妈妈们看到
三个大美女在讲台上说话,自惭形秽的不好意思凑过去,本来自己还不算难看,
硬要是过去了,被比的成丑八怪了,女人哪有不爱美的。爸爸们虽然想凑近一些
看,不过碍于维护自己形象不好意思凑过去,毕竟自己形象受损的话会影响自己
的孩子。不过并不影响爸爸们远远的观察,他们仔细的看着每一处细节,三个美
女有很明显的相似处,就是都是那种眉目间带着英姿的女强人形象。区别是白玉
和杨卿都是瓜子脸,那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神秘美女是圆脸。白玉是黑长直的头
发,今天穿的是棕色的女士西装套裙,下面是灰色的丝袜。杨卿是精炼的荷叶短
发,黑色的职业套裙,肉色的丝袜。神秘美女的头型是大波浪,身穿深蓝色的套
裙,黑色的丝袜。三个人都是黑色的高跟鞋。从气质到穿衣风格都相差无几。

  两个家长根本没给白玉插嘴的机会,寒暄了几句之后,各自转头走向各自的
座位。白玉正纳闷,第一次来开家长会,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孩子坐在哪呢。只见
神秘美女张望了几下,大概是看到班级里的座位都有人了,只好坐到雷凌旁边。

  白玉看了一下全班所有座位都坐齐了,这样看家长们也都到齐了,只是本应
空着的座位也坐上了人,让白玉顿感奇怪。她快速开动脑筋,那个神秘的美熟女
有2个可能,第一,她是王瑶的妈妈,因为初三相对重要,所以抽空来开家长会,
不过像这种有钱人家基本不把什么中考当回事,反正都是用钱解决。第二,她跟
自己一样,被雷凌控制了。来着是来满足雷凌的那些变态爱好的。结合之前雷凌
好像提醒过她,今天家长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声张。难道这个气质容貌绝佳的美熟
妇真的是来被雷凌调教的?而且看她和杨行长的关系,多半也是个很成功的女性。
虽然白玉内心十分好奇,但是因为是家长会,她现在必须把主要精力放在讲述学
习任务和最后一个学年需要家长配合的问题上。只能偶尔分神瞄一眼后排。

  在教室的另一端,雷凌看到美女坐到自己身边,默默的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
信同时在桌子下面递过去一个跳蛋。美女很自然的接过了跳蛋,打开微信看到
「塞到逼里,然后脱掉内裤交给我。」

  看到微信内容之后,美女的脸上没有意思改变,仍旧冰冷冷的,但是手却没
有丝毫等待,在确定周围没人看着自己,连讲台上的白老师也没有看向自己这边
的情况下,把裙子一点点拉到了快到腰的位置,因为动作幅度极小,而且前面很
多座位当着白玉的视线,她的动作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首先拨开自己那条穿没穿其实没什么区别的小小的情趣内裤,把跳蛋慢慢挤
进了肉穴。跳蛋刚进去,就剧烈的震动起来。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是美女显然
没想到跳蛋开启的速度竟然和自己塞进去时同时的。已经到了喉咙的呻吟,被硬
生生的咽了回去。在停顿了几秒之后,美女又开始下了步动作,她先是把内裤褪
到了膝盖上面一点,做这段动作的时候,她还可以保持全身的垂着的坐着,就算
白玉正面对着她,也不会发现任何事情。在这之后美女将自己的裙子慢慢拉了下
去。裙子正好盖住了褪到膝盖上方的内裤。送了一口气的美女,尽力的适应现在
跳蛋的频率。

  缓了十几秒之后,美女尽力将双腿并拢,两条大长腿的膝关节尽力摩擦。依
靠摩擦力慢慢的将内裤推到了膝盖上。但是这种动作,每次大腿用力的震动,都
更深一步的收缩阴道,疯狂的跳蛋对她的刺激就更进了一步,好几次都差点叫出
声来。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美女,用余光暗示雷凌,但是却被完全无视。没
有办法,在确认白玉眼看另一边的一瞬间,美女弯下身子把内裤在膝盖推了一下,
推到了小腿上,之后就是内裤的自由滑落到了脚面上。

  这个时候的美女内心极度紧张,内裤挂在脚上的同时,自己的淫水又慢慢流
了出来。没有内裤的阻挡,应该味道已经散出来一些了。一旦有男家长,回头看
自己,说不定就发现挂在脚上的内裤。到时候自己真是百口莫辩。

  情急之下,美女想到了办法,从包里拿出记事本和笔,假装认真的在记录白
玉讲的内容,实际是爬在桌子上,让手可以够到地面。两只脚尽力收回到自己跟
前,然后一只一只的从内裤里掏出来。最后伸手把内裤拿到手里,以最快的速度
团成团,幸好这条内裤实在是太小了,其实就是几根带子。一只手就完全包住了。
在白玉眼神又一次转向侧面的时候,一把塞到了雷凌手里。总算完成了任务。

  但是此时更大的问题来了。在跳蛋疯狂刺激和自己看起来幅度很小,实际很
剧烈的动作催化下,美女感到自己要高潮了。也幸亏刚刚想到的假借记录笔记的
方法,可以使她爬在桌子上,这个姿势减轻了身体承受的压力。

  「今天就玩到这吧,阿姨不行了,赶快关掉,阿姨要当着这么多人高潮了,
被发现了,就麻烦了。快。」美女发微信的时候,手指几乎都是颤抖的。

  「要高潮了?那好啊,给你1分钟,如果我看不到地上有水,我就把你的内
裤,扔到窗子外面去。」雷凌不慌不忙的回了一条。

  「你疯了?赶快停下来,不然让你好看。」美女威胁着。实际上她知道自己
也就是这十几二十秒的时间内的事了。如果雷凌不停下来,她就只能祈求白玉别
发现异常的她。不过令她奇怪的是,讲台上的白老师,好像总是刻意的看向自己
这边。难道已经被她发现了?美女现在根本没时间特别的去想白玉的问题。摆在
她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塞在下面的跳蛋,她想伸手抠出来,但那样做的话,几乎是
百分百要被发现的。何况,身边这个雷凌完全有可能因为自己扣出跳蛋做出过激
的事。她不敢赌,只能寄希望于威胁奏效。

  「现在改成30秒,30秒之内没有水喷出来,你看我敢不敢扔你的内裤。」
雷凌以威胁回应了她的威胁。

  「阿姨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欺负阿姨吗?」美女没有放弃,而是改变
了策略,不过在她颤抖着打完这行字发送出去的时候,30秒已经到了,雷凌真
的抬手把那条白色的带状体T字裤扔出了窗子。受到突如其来惊吓的美女,终于
彻底坚持不住,大量的淫水喷涌出来,美女右手握着笔,按在笔记本上,左手四
根手指塞到嘴里,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没有叫出来。

  「停下来,我高潮过了。」美女有气无力的发了一条微信。

  「再高潮一次」美女看到这条微信的时候,情绪几乎要失控了。

  「阿姨,哪对不起你了?」「你生的好女儿逼迫我的女人当她的母狗。所以
你今天必须遭受惩罚。」「瑶瑶?可是阿姨不知道啊,阿姨让她给你道歉行吗?
再不停,阿姨真的要出丑了。求你了,今天晚上,好吗?阿姨随便你玩。她怎么
对待你的女人,阿姨怎么补偿你。」可能是王瑶妈妈的诚恳态度打动了雷凌,又
或者雷凌的目的达到了并且他也怕万一王瑶的妈妈真的当中出丑,自己也不好下
台。他关掉了跳蛋。

  跳蛋的折磨停止了,不过王瑶的妈妈又有了面临了新的问题。本来就纵欲过
度的她,阴道早已松弛,加上大量淫水的润滑,又失去了内裤的阻挡,跳蛋随时
可能滑落,最要命的,现在还是坐姿,她就已经感觉跳蛋有滑落的危险,这要是
一会家长会结束,一站起来,还不得当场下蛋。

  雷凌好像看穿了她的内心一样,一只手顺着裙子伸了进去,把手放在了阴道
口,对着她使了个眼神,王瑶妈妈会以的下体一松,跳蛋被下了出来,正好被雷
凌接住。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女的是谁?」

  「杨卿,工商银行一个支行行长。」

  「她是谁的妈妈?」

  「阿姨真的不知道,阿姨是第一次来参加家长会。」

  就在这时,家长会也结束了,至于会上白玉讲了什么,这两个人当然根本没
注意。雷凌在离开的时候还一直关注着杨行长。出了教室就给白玉发了信息询问。
得到的结果是竟然是他最讨厌的李斌的妈妈,这极大程度的刺激了雷凌。脑子里
已经展现了自己操着那个令他讨厌的李斌妈妈的画面。

  就在所有家长准备离开学校的时候,看门大爷刘老头,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
西,正在用猥琐的眼神一个一个的打量女家长们。他的举动引来很多发现他行为
的家长的不满,但是人群里只有雷凌和王瑶的妈妈知道这个老头到底在想什么。
他应该发现了那个从天而降的内裤,现在正在猜测究竟是哪个妈妈脱掉扔下来的。
估计他已经把所有的女家长当做没穿内裤的荡妇了,每个都脑补了一遍。

  就在家长会进行的同时,学校附近不到1公里的酒店里。「李斌,你不是讨
厌我吗?怎么主动约我出来?」说话的是穿着三点式,躺在李斌怀里的李雨馨。
「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讨厌你。」李斌强忍着恶心。「那你上午还
凶人家,还说滚。」

  「那只是一个游戏啦,情趣而已。」李斌牵强附会的解释着。「你跟那个一
身肌肉的女人到底什么关系?昨天她怎么把你捆起来。」李斌假装吃醋。

  「她叫颜俊,是王瑶的保镖。人家不是被她们控制着嘛,只好委身于她,不
然早被那个王瑶折磨死了。斌哥,别吃醋嘛。人家喜欢的是男人,是像你这么英
俊的男人。」李雨馨撒着娇。「人家不喜欢操洞的。人家喜欢被操。斌哥,你试
试看,保证比操女人舒服。」李雨馨看着李斌健硕的胸膛,开始发骚。

  李斌擅长体育,经常健身,身材魁梧,鸡巴虽没有雷凌那般雄伟,也足有十
五六厘米,不单长而且粗,加上本就有报复李雨馨对自己两次侮辱的仇恨,狠命
的打肿了李雨馨的屁股,命令李雨馨跪趴在床前的铺垫地毯上,粗暴地将两条胳
膊拧到背后,硬生生地将硕大的鸡巴插入了菊花。李雨馨就是喜欢被操屁眼,但
这次插入的鸡巴的长和粗,都超过她能承受的范围,当即疼得吱哇痛叫,李斌就
是想看李雨馨被操得受不了的样子,拧着胳膊很快就开始了猛操。

  「李医生,不是,雨馨妹妹!哥哥的大鸡巴,操得你爽不爽啊?哈哈哈…
…」李斌一阵粗暴的猛操,暂停下抽动动作,松开拧着胳膊的双手,扯下李雨馨
上身戴的胸罩,将双手捆在了背后,继续起了粗暴的猛操,将一只手从跨间伸过,
撸弄起了李雨馨的鸡巴,「雨馨妹妹,你的小鸡巴,怎么还没硬啊?」

  李雨馨已然痛苦地几近昏厥,根本说不出话来了。李斌见此,从脱下的衣服
口袋里,掏出了早上在医务室里偷出来的利尿剂,强迫李雨馨吃了下去。

  李雨馨吃下利尿剂,痛苦的感觉竟然得到了缓解,大拇指大小的鸡巴也抬起
了头来。这让李斌觉得,这个人妖确实有受虐倾向,「来,雨馨妹妹,你斌哥帮
你一起爽啊!」李斌将李雨馨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他侧身躺到了李雨馨身后,将
鸡巴插入了菊洞内,用一条腿架起李雨馨的一条腿,手从腰上伸过握住了李雨馨
的鸡巴,「雨馨妹妹,你的鸡巴不是太大,两个卵子倒是很不小哦,肯定存了很
多精液吧,斌哥帮你发射出来啊。」

  这时李雨馨对李斌的鸡巴,多少有了些适应,将双手绑到背后的胸罩崩开了,
从近乎昏厥的状态中缓了过来,随着被一边爆菊一边撸鸡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
痛苦的叫床声。

  李斌放开了李雨馨的鸡巴,捏住了李雨馨的一只奶子,「雨馨妹妹,你想斌
哥射你哪里啊?是射你屁眼儿里,还是射你的嘴里啊,哈哈哈」

  李雨馨自己撸起了鸡巴,使劲浪叫了几声,呻吟着说「射…射我屁眼里,我
…我的嘴用来帮你清理。」

  李斌加快了频率,李雨馨嗷嗷地叫唤了几声,看来是要撸射了,松开了撸鸡
巴的手,扭过身呻吟着说「啊…斌哥…我要出来啦…操我…操我…使劲操我…干
死我这个…长鸡巴的骚货…」

  李斌抱着李雨馨翻了个身,改为了夹着双腿从正面肛交,猛烈地抽插了约三
分钟,大叫一声用力向里面顶了顶鸡巴,用两只膝盖压住李雨馨的两条大腿内侧,
使得李雨馨近乎一百八十度劈开双腿,身体激动的抖动了几下,把精业注入到李
雨馨的菊门里。

  「啊啊啊…」等李斌射完了,李雨馨浪叫着自撸起了鸡巴,「啊啊啊…斌哥
…我也要射了…」

  李雨馨很快撸射了,没等她喘息,李斌就抓住头发,将她拽下床拖到地上让
她跪在地上张开嘴,捏着鸡巴戳到她的嘴里。李雨馨认真的清理干净了李斌鸡巴
上的每一处。两个人刚休息一下,李雨馨的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原来是颜俊发
来的,约李雨馨晚上见面。

  「颜俊约我晚上见面……」李雨馨低着头,小声的说,生怕李斌吃醋。她并
不知道李斌根本不在乎她。

  「你喜欢她还是喜欢我?」李斌故意说。

  「当然是斌哥你了。」李雨馨把头歪倒在李斌大腿上。

  「那你以后别理她了,嘴上说喜欢我,晚上去跟别人约会?」李斌明知李雨
馨不敢拒绝颜俊。

  「可是这样真不行啊,没有她,王瑶会玩死我的。王瑶恨我。」李雨馨眼泪
都快出来了。

  「我有个办法,能让你摆脱她。」李斌见第一步目的即将达成。「你约她来
这里,把迷药给她吃下去。然后我来收拾她。」

  「这……如果失败了……」李雨馨被李斌的主意下的不轻。

  「怎么?你就是这么爱我的?一边爱我,一边跟别人鬼混?」李斌佯装愤怒,
一把甩开了倒在自己大腿上的李雨馨,伸手抓住李雨馨的头发,嘴凑到她的耳边
说「你可以拒绝给颜俊下药,但是如果你敢去见她,我自由办法让王瑶弄死你。」

  李雨馨当然知道王瑶一直迷恋李斌,哭着说「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这么逼
我?呜呜呜……」

  「因为我也爱你啊,爱是自私的,你懂吗?我忍受不了,别人跟你上床。」
李斌咬着牙说着,这句话真的令李雨馨受宠若惊,激动的她马上下定了决心,不
住的点头表示豁出去了。立刻就回复了颜俊晚上8点在酒店见面。

  白玉在家长会结束之后,赶到了与李雨馨同一家酒店,开好了房间,因为酒
店入住率不高,为了便于打扫管理,服务人员开的房间都是尽可能在同一楼层挨
着的,这就使李雨馨的房间与白玉的房间是紧邻的。

  开好房后,白玉第一时间给雷凌发去微信,「去前台,报我的电话号码,取
一个包裹。晚上7点前穿上里面的衣服等我。」没多久雷凌回复了微信。白玉在
前台的服务员小姐姐手里取到了一个邮宝。回到房间后,打开,是一件时下最流
行的灰色紧身蜘蛛侠情趣连体衣,还带有头套。

  白玉点了一点清淡的食物,洗了个澡,在6点半多一些的时候,变身成为蜘
蛛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看了看已经7点多了。「怎么雷凌还没来。」白玉
不自觉的想。

  「铛铛铛」敲门声响起,显然是雷凌来了,白玉感觉自己竟然有些激动。正
要开门的时候白玉低头看到自己的这身打扮,生怕外面有其他人路过。那是在太
尴尬了。于是白玉选择了在开门的同时整个身体都与门一起向侧面退。

  这样,门完全打开之后,白玉实际是站在门与墙之间的。来的雷凌根本没看
到人。径自走进了屋里,白玉把门关上,一转身,正要说话,楞在了当场。

  来人根本不是雷凌,只见一个大波浪头型,身穿深蓝色的女士OL套裙,黑
色的丝袜的高个子女人背对着自己走到了床边,「你今天太过分了,在家长会上
那么玩阿姨,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我看那个姓白的,早发现不对了,一直不停的
看咱们这边。下次再敢这样,别怪阿姨翻脸。别以为你鸡巴大,阿姨就离不开你。」
女人自顾自的说着,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床边,一回头,当场也愣住了。因为白玉
带着头套,对方没认出来是谁,但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已经证实了,眼前是个女蜘
蛛侠。但是白玉却一样认出了,这个大波浪就是下午的神秘家长。再结合下午的
情况,白玉心里已经知晓了9分。显然这个神秘家长下午被雷凌调教了一个家长
会,只是自己当时没有发现,现在多半也是雷凌喊她来的。只是她以为开门的是
雷凌。不过很明显,这个女人跟自己有一些区别,自己已经是两个人的性奴了,
而这个女人跟雷凌的关系,更多的应该是炮友。

  这是神秘家长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说了半天,雷凌没有回答呢。于是扭
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她自己也惊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哪是雷凌,看穿着和体态,
根本就是个性感的女人。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她很自信自己没有记错房间号,也肯定没走错房
间。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拉开门准备出去。当她打开大门,雷凌就站在
门口,抓着她的头发粗暴的又拖回了房间。

  「跪下!」一边拖着王瑶的妈妈,雷凌一边对白玉下了命令。白玉本来被眼
前的一切弄的晕头转向,不知所以。这才反应过来,自觉的跪了下去。

  「介绍一下,这个是王瑶的妈妈,叫花咏鹤,43岁,是个喜欢被虐待的女
人。2个月前,我们在酒吧认识的,她被我的调教手法和性能力折服,当了我的
性奴。」白玉也是第一次见到花咏鹤,心中暗暗震惊,王瑶那么有钱的家庭,她
的妈妈都成了雷凌的性奴,自己这个小小的老师,哪里能逃过他的魔掌。

  「滚开,谁是你的性奴?阿姨只是把你当个性玩具。别自以为是了。」花咏
鹤本来就对雷凌白天的作法不满,再加上晚上把她的真面目暴露在其他女人面前,
令她有些害怕,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一旦传出去,自己的名声据完了。
何况她本来就只是喜欢在性交的时候做M增加情趣,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被人
奴役。

  「啪啪啪」雷凌没等花咏鹤把话说完,就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一只手反正
抽了几个耳光,花咏鹤被抽的头晕眼花,她完全不明白2个月里,对自己还算言
听计从的小帅哥,怎么就突然敢这样对自己发飙。

  看花咏鹤被打蒙了,雷凌粗暴的撕开了花咏鹤的衣服裙子内衣内裤。不到半
分钟,花咏鹤的身上只留下了被撕烂的残破丝袜,高跟鞋也已经被踢飞。

  雷凌用力把花咏鹤推出了屋门。几分钟之前还气场十足的高贵熟妇,这会只
能双手抱在胸前,蹲在了房门前,想大声喊,却又引来其他的客人。「放我进去,
把衣服还给我。会被人看到的。呜呜呜……」

  「滚!你不是很拽吗?离我这个性玩具远点。」雷凌假装发怒。

  「不,不,阿姨,哦,不是,奴婢,奴婢才是性玩具,让我进去。呜呜呜
……」花咏鹤不得不服软。

  「你这是命令我吗?」

  「不,不是,奴婢求主人开门,放奴婢进门。」

  「你这条母狗,贱货,进门来想干什么?」

  「主人的母狗,贱奴,进门来……进门来是为了伺候主人啊。求主人开恩,
让奴婢服侍主人。」花咏鹤压低了声音哀求,「咔叱」一声门被打开了,「爬进
来。」雷凌命令道。花咏鹤不敢违扭,乖乖的四肢着地,快速爬进了房间。雷凌
关上门之后,一把抓起花咏鹤的一条腿,让她的阴户对着白玉,「你,看这里是
什么。」

  「是她的淫水。」白玉看着已经流水的阴户,略带兴奋的说。这时花咏鹤惊
恐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下来,不过刚才的惊险,也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以至于自己洪水泛滥了,竟然没有感觉。

  雷凌一把抱住花咏鹤的头,在她性感微翘的红唇上粗鲁的亲吻着,花咏鹤被
刚才雷凌的暴躁镇住了根本不敢挣扎,享受的嗯了几声之后,也配合的把舌头伸
进雷凌的嘴里,又吮又咬,进进出出,然后舌头搅拌在一起。

  雷凌和花咏鹤在湿吻,两只手也没闲着,抚摸揉捏着花咏鹤奶子和屁股,摸
了一会觉得不过瘾,一只手伸进残破的黑色裤袜里抠她的阴逼。雷凌再把手抽出,
指尖的蜜水亮晶晶,再把放在鼻子前闻了,脸上变得异常兴奋。

  没过多久,雷凌的大鸡巴好像憋不住了,支着帐篷直顶花咏鹤下身,花咏鹤
也被戏弄的娇喘连连,桃花满面。

  「老狗逼,我的小弟弟想操你的小烂逼。」雷凌拉着花咏鹤的手放在裤裆上。

  花咏鹤瞪着她那双勾人的媚眼,讨好地问「主子爷,贱奴的骚逼好痒啊。」

  「烂狗逼你的女儿敢动我的女人,你的骚逼以后都别想被老子干了。」雷凌
隔着裤袜狠狠掐了一下她的阴部,说「你怎么赎罪,自己说。」花咏鹤被弄痛了,
呻吟了一声,撒娇道「爷,别这幺用力,很痛!都怪奴婢管教不利,小妮子得罪
了主人的女人,贱奴一定去向姐姐大人道歉。」

  雷凌对着白玉用了个眼神,白玉心领神会的拿起之前花咏鹤系裙子用的皮带,
狠狠的抽在花咏鹤的屁股上。一下一下的,承载着白玉对王瑶的恨。如果不是王
瑶,自己怎么可能大半夜的欺骗老公女儿,在着给人当性奴,如果不是王瑶,自
己怎么会在几天时间里被这么多人凌辱。越想越气的白玉,借着雷凌的指使,把
火全撒向了花咏鹤。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好姐姐,轻一点,妹妹的屁股要开花了。」花
咏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叫着。

  「王瑶欺负的就是她。」雷凌把话挑明了。

  「啊?姐姐,姐姐,咱们,咱们都是主人的奴隶,求您看在主人的面子上,
原谅我。啊!不行了,轻一点。」花咏鹤企图用手去当皮鞭,却被雷凌识破,抓
住了她的双手,把她整个身体按在地上,只有屁股撅的高高的,似乎在迎合白玉
的鞭笞。

  「你求她没用的,她只听爷的。」

  「爷,求您了,让姐姐停手吧,您让奴婢干什么都行。呜呜呜,奴婢真的快
死了。好疼啊。」虽然花咏鹤喜欢在性交的时候被侮辱,但是从来没经受过这样
的暴虐对待。以前就是被打屁股,也都是象征性的,轻轻的拍打,有点点被打的
感觉而已。今天被这样粗暴的虐待,花咏鹤完全崩溃了。

  「既然是你们母女两个犯的错,那就让你们母女来赎罪吧。爷要你们母女双
飞。」雷凌说。

  「啊?求主人换个赎罪的方式吧,奴婢怕王瑶不肯接受我这幺淫荡的妈妈。」

  「烂逼你放心,只要你按主人的吩咐去做,你那女儿会像小母狗一样,比你
还淫贱。答不答应?」雷凌瞪了白玉一眼。白玉已经打的手臂都酸痛了。力量自
然也就减了不少。但是看到雷凌瞪自己,生怕花咏鹤不同意,雷凌会怪罪自己不
用力。于是改用双手抓着皮带扣。拼命的挥动皮带打向花咏鹤已经红肿不堪的屁
股。

  「啊!」这次花咏鹤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同意,同意,母狗同意了。停手啊。
呜呜呜。」花咏鹤疯了一眼的全身拼命挣扎。

  见目的达到,雷凌朝白玉点点头,白玉识趣的放下皮带,跪回到门口。

  「既然老母狗同意带小母狗一起跟主人双飞了,就先写个保证书吧。」雷凌
淫笑着。「好,好的,可是怎么写啊?」花咏鹤弱弱的问着就去掏自己包里的笔。

  「回来,不是让你真的写。自慰一段,让老子拍下来。着叫裸保。哈哈哈。」

  花咏鹤为讨好雷凌,将挂在小腿上的残破裤祙脱掉。把自己之前被扒掉的内
裤重新穿好,又看到了白玉换蜘蛛侠紧身服时脱掉的下午白玉开家长会时穿着的
那双灰色丝袜,拿过来也不管丝袜的主人是不是有皮肤病,直接套在了腿上,之
后把OL西装套裙衬衣一件一件的穿了回去。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当着雷凌的面
玩起了自慰。白玉拿着雷凌的手机在一旁录像。

  花咏鹤本就是大富之家,打扮当然不会差了,她今天穿的这件黑色西装外套,
西装脱下后,白色衬衣重新扎回套裙里。衬衣里丰满的乳房显得格外突出,黑色
套裙紧裹着肥满的臀部。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包裹在灰色丝袜里面,再加上一双
8厘米的高跟鞋,更衬托出花咏鹤的姣好身材。不过平时一副高傲的样子,反差
太大了,现在太妖了,妖得像个狐狸精。

  雷凌虽然早就玩了无数次花咏鹤,可是面对这样大的反差,仍然不自觉的抚
弄着胀涨的下身。

  只见花咏鹤眯着眼晴,双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抚摸,显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还时不时轻咬自己的嘴唇,她的双手慢慢向下游移,滑过洁白的脖子,隔着衬将
自己的一对大奶子捧在手中,然后又用手臂将乳房紧夹,使自己的胸沟更加深邃。

  就在花咏鹤撩起她一头波浪长发的瞬间,白玉都感觉彻底被眼前这个女人打
败了。多么娴熟的撩人动作。白玉不禁伸手拉开了蜘蛛侠裆下的拉链。

  这时花咏鹤更精彩动作上演了。手正在狠狠拍打着自己的屁股,一边呻吟。
拍打声、呻吟声音简直就是夺命摧魂曲。刺激的场面才刚刚出现,白玉看到花咏
鹤这个骚逼突然撅起屁股,两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阴户。

  接下来,花咏鹤扭动着火辣的身体,脱掉了自己的衬衣、套裙。只剩那性感
的黑色蕾丝胸罩、丝袜和内裤,花咏鹤丰满的身躯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
白里透红。肥臀上鲜红鞭痕历历在目。花咏鹤慢慢地向白玉走来,抓住了白玉的
手。

  「姐姐可以帮贱逼脱吗?」白玉咽了口口水,用请求的眼神看着雷凌,雷凌
笑了笑接过了白玉手里的手机,继续拍摄。「哦!好…」白玉兴奋的回答。用双
手解开花咏鹤的胸罩。然后顺着她滑溜溜的腰身,用手指勾住她的小内裤和裤袜,
慢慢的拉了下来。

  在帮花咏鹤脱掉内裤的过程中,白玉已不知不觉跪在她面前,花咏鹤那乌黑
茂密的阴毛就呈现在空气中。

  白玉虽然为了利益豁得出去,但在经验丰富花咏鹤面前,还是嫩了点。只见
白玉一把抱住了花咏鹤的丰满的屁股,将脸埋进她的茂密的三角禁地,一边舔着
她的阴毛,一边像狗一样深嗅着花咏鹤阴道的味道,此刻雷凌感觉花咏鹤就像是
白玉的主人。想不她竞然这么有手段。

  「姐姐,我的逼香吗?喜欢就多吃会,就当给你赔罪。」这边花咏鹤享受着
白玉的服务,另一边她跪在雷凌面前,将雷凌的裤子脱下,雷凌的大鸡巴杀气腾
腾正对着花咏鹤的脸。花咏鹤呻吟地看着雷凌的宝贝,用指尖轻轻在马眼周围撩
拨,然后又在龟头上深深一吻。

  「噢!主人的鸡巴真大,母狗最喜欢了。」花咏鹤把雷凌的龟头含在嘴里,
吮弄着,再吐出来时,再舔雷凌的睾丸。雷凌的阴茎和睾丸都被花咏鹤舔了几遍
之后,龟头尖上的马眼已溢出的精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纵使雷凌阅女无数,在遇到花咏鹤之前也从未享受过,花咏鹤这般的口活。
花咏鹤在给雷凌做口活时,享受着白玉的服务。屁股缝中间暗红色的小阴唇正对
白玉的脸,照理来说一个上了40岁的女人的逼应该发黑才对,白玉想着「花咏
鹤是怎幺保养的。这被不知道多少人操过的小穴怎么比自己还娇嫩,颜色还鲜艳。」

  「主人,快操母狗的逼吧。」花咏鹤吐出的大鸡巴,一脚踢开了正舔着自己
逼的白玉。转身双手扶着桌子,叉开修长的双腿。撅着丰满的屁股,将蜜穴正对
雷凌。

  「肏你的老烂逼。」雷凌关掉录像按着花咏鹤的屁股把乌黑的鸡巴从后面狠
狠肏进了她的逼里。雷凌乌黑多毛的大腿夹压着花咏鹤雪白的屁股。一时呻吟声、
肉体的「啪啪」的碰击声合成了人间美妙的交响乐。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