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6章 作者:为你哀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大明星】绿帽加色 第16章 作者:为你哀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大明星】绿帽加色版

作者:为你哀愁
2020.12.2色中色首发
字数:7970字

***********************************
  15-16 两章都是情节过度,17会有正戏。
***********************************

                第16章

  过了一会有人来了,我以为来的是我的妻子华菁菁。

  到了接见室,没想到,来的人是许舒。她身穿着一件短衬衣,下面配了条牛
仔裤,依然是那样楚楚动人。

  许舒见到我满身的伤痕起身关切的问我:「唐迁,你还好吗?」

  我看着许舒,她的小脸苍白,美丽灵动的眼眶中犹含泪珠。

  一想到她反咬我一口我就恨得牙痒痒,我咬着牙齿,「你这贱人还敢来见我?
我恨不得掐死你!」冲过去对着玻璃一边砸一边喊道。

  马上电棍的滋味又来了,当我被电到对上的过程中余光看到许舒焦急得拍着
玻璃,同时传来她的哭喊声「别打他,别打他,呜……」。

  我使劲抬起头恨恨得喊到:「你别假惺惺的,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这个婊子,
去吃你的大几巴吧」。我被死狗一样拉出接见室。

  「唐迁,你不要这样,呜……这完全是误会,呜……是我摔倒了正好头发卡
在他的拉链上,你要相信我!」许舒哭着解释着。

  直到被拉到牢房里我还是不肯相信她。

     ***    ***    ***    ***

  我被带到一个大间监室,进来时候就有几个人,一脸凶悍,像狼看猎物一样
的眼神看我……

  我走到一张空的床位上坐下,没多久就被其中一个大汉一脚踢倒在地。

  「谁让你坐了,一点规矩都没有!」大汉恶狠狠道。

  我一脸懵的看着他。

  「看妈逼啊看,先交代下犯了什么罪进来的,看你一副色相,是不是犯了强
奸罪。」

  听说在监狱里最看不起的人就是强奸犯,进去会被人打。

  「不是!不是,我不是强奸犯。」我急忙解释道,「因为有人强奸我朋友,
我为了人失手打死了他。」

  「呦呵~ 还是这个杀人犯啊,看不出来啊。」兄弟们来给杀人犯教教这里的
规矩。

  接着另外几个大汉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拿起一张被子,一下闷在我身上死死
的压住我的头,然后雨点般的拳脚落在我身上。

  结束后我全身像散了架,过来好久才缓过来。我检查了下身体,除了保镖打
的和警棍的电伤,全身没有其它新伤痕,但还是却疼得要命,他们很有经验,我
知道告诉警察也没用。

  我想见菁菁,想让她把我弄出去,但是拘留期间,是不能探视的。除非像许
舒那样动用家里的关系,但是菁菁的父亲也可以做到,还有一种可能,我的事许
舒根本没有告诉菁菁。

  我怎么想也想不通,许舒为什么要串通好给我设套,要置我于死地!

  难道是肉戏电影拍多了,经不起欲望的诱惑?但是为什么要害我呢?你直说,
我会放你离开,男的看到美女会精虫上脑,女的同样也会,可能许舒已经被肉欲
冲昏头脑,怕我死缠烂打纠缠她,于是就设计的这个圈套,在我面前还假惺惺的
关心我,绿茶心机婊!

  晚上是最难熬的,我一直在做噩梦。梦到许舒和各种野男人正在疯狂做爱,
我竟然非常兴奋,之后又梦到我被枪毙的场景。

  我梦见我的家人,父母,妹妹,他们站在路边送我。

  我是被押在了一辆卡车上,被反绑着,武警押着,然后胸前一个牌子,画一
个大红×,然后一路开车过来,首先看到的是从小看我长大的邻居,然后是从小
学到大学的同学,然后是我的同事,他们都静静的看着我,我的父母,妹妹,追
着我大哭大叫我的名字,我哭着跟他们喊着我要下车,我不去了。

  然后有人拦住了车子,我看见的是,许欣,华菁菁,范云婷,陈丹,邱解琴,
顾若言,等等一大群女人。

  她们后面是戴着墨镜的许舒,我能透过墨镜看到她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凝视
着我,孤傲而冷酷,还夹杂着怨恨。

  然后有人喊:「枪决!」

  镜头切换到了被蒙上了头的我,跪在地上。

  「执行!」一个武警举起手抢,接着,砰的一声,好疼。

  我的遗体马上被台上担架,送进救护车,准备切割我的器官卖钱。

  救护车上一个医生撬开我的嘴,把什么东西插进来,直接插到喉咙,我难过
得透不过气来。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竟然正在被男人强奸!天呐!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在我身上?

  白天那个大汉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们是收钱办事,可别怪我们!要怪就
怪你得罪的人,乖乖的,就不会伤害你。」

  我非常惊恐,我想大喊,但一根肉棒在拼命的插我喉咙,我只能拼命挣扎,
但是全身都被绑着,想咬但被戴了一个扩口器……之后是鸡奸,舔马桶喝马桶水
灌尿等等各种凌辱……

  结束后那大汉威胁道:「不准告诉别人,不然让你每晚体会一遍。」

  我只能缩在厕所角落瑟瑟发抖,周围都是我的呕吐物,喉咙像撕裂般疼痛,
屁股好像已经裂成了两瓣,完全无法想象会有比死亡还恐惧的事情,而且是发生
在我身上。

  这种耻辱使我脑子都快疯掉了,我很后悔……

  这次体会我相信了许舒是清白的,是我误会了她,因为被肉棒插入喉咙的感
觉,真是生不如死。肉棒拼命往我嗓子眼里捅,声带都桶破了,喊也喊不出来,
下巴都快脱臼了,而他们这些比起劳伦斯的棒球棍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果他的
肉棒插进许舒的喉咙里,还安然无事那真不是人能做到的!她喉咙没有受伤,说
话声音都是正常的,录口供的时候是实话实说。

  想到这,我非常懊悔,我还打了她,她来见我还骂了她。

  熬到早上,一个警官带我去见我的律师,就是之前和我们谈公司收购的白人
律师,我知道他是许舒派来的。

  我和律师分别在了玻璃隔墙的两边,他坐着等我,我坐不下因为屁股太疼。

  律师抬着头看着我:「劳伦斯没死,救过来了,但已经变成了植物人!」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不用枪毙。

  我喉咙很痛只能低声嘶哑的说:「能不能让我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我
害怕那些人。

  他遗憾的说:「我不能,不过许舒服已经托人找关系了。」

  听到许舒,我急忙问道:「能不能让许舒来?我想见她,是我误会她了。」

  他说:「我会给你带话的。」

  接着他又问了我一些问题,他站起来要走时,我又叫住了他打听菁菁的消息,
但结果很失望,他不知道。

     ***    ***    ***    ***

  没过多久我又来到了接待室,这次来的是许舒,她还是那样漂亮,有气质,
尤其是这么一套西装,黑西装,黑墨镜。

  许舒一看到我,就拿下了墨镜,嘴唇微微的动了动,她一脸憔悴,眼睛红红
的,用担忧眼神望着我。

  我走过去,屁股悬空假装坐着,我不想让许舒看出来。

  我惭愧的对她说:「许舒,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声音很轻,想尽量
让声音正常。

  许舒美丽的眼睛湿润了,眼神有了光,「唐迁哥哥……呜……」哭声充满了
委屈。

  听到她叫我唐迁哥哥,我也哽咽了,沙哑着道:「哭吧,委屈都发泄出来!
都是我的错!」

  许舒美丽的眼睛白了我一眼:「当然是你错,你还抓我头发还打我!」

  我叹了一口气道:「疼不疼,对不起!当时的情况确实很让人怀疑。你也知
道我脑子笨嘛,一着急,就那样了。牛脾气转不过来,要很久才能想明白。」

  许舒忽然盯着我气道:「那昨天我来见你,你怎么不听我的解释,一见我就
骂我那个婊什么的,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吗,哼!」

  看到许舒生气的俏脸,我又是愧疚,又是惶恐,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才好。还
是老办法转移话题吧,想起昨天我被警察打时,她那着急的样子,说明她还是很
关心我的。我把悬着的屁股放下,闷哼一声,我一下子疼地弯下了腰。

  果然许舒急忙紧张起来:「唐迁,伤得很重吗,疼不疼,你声音那么沙哑,
是不是还病了。」

  我抬起头脸上露了非常痛苦的表情道:「我还被电棍电了好几次,还有囚犯
打我,晚上都睡不好,着凉了,能不能让我出去吧,再待下去我会死的。」

  许舒看着我,叹口气道:「唐迁,刚才我爸打电话来了,他已经找了人托了
关系,但是M 国大使馆那边施压了,这边也不好放人,我等会儿让他们给你换个
条件好点的单间。」

  我失望的道:「好吧。只有这样了,那你尽快想办法。」

  这时许舒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前天晚上家里,你下楼之前就是
我洗澡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那段时间客厅监控视频被人删除了,你知道原
因吗?」

  「啊!」我也想到了那段时间是华菁菁被劳伦斯指奸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是
谁删了视频。我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许舒。

  许舒听了哭笑不得:「这个花妖精怎么那么经不起诱惑,在老公面前还和别
的男人勾勾搭搭。」

  我为华菁菁辩解:「也不能完全怪菁菁,她少了点防范心,最主要是劳伦斯
太无耻了。」

  许舒翻着白眼,妩媚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自己妻
子被别人欺负也不阻止,但是你看到我头发被卡了,倒是发疯一样把人打得半死!」

  我脱口而出:「我还不是嫉妒吗。」

  许舒「哦……」了一声,捉狭的笑了笑道:「你当时以为我在帮劳伦斯吃那
个啥了,嫉妒他才动手是吧?」。

  我急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当时真以为是他在强迫你,我要阻止他,因
为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啊。」

  许舒听到我说道最爱的女人很感动,不过马上又变脸道:「那你为什么还抓
我头发,还打我?你不是真以为在主动帮他那个啥吧?」

  汗!转来转去又回到我打她的问题上了,还是老办法转移话题,我苦笑了一
声:「我错了,出去让你打回来还不行吗,对了菁菁去哪里了,怎么不和你一起
来看我?」

  许舒呶了呶嘴,道:「谁想打你,我和华菁菁出了警局商量了一下然后分头
行动,她去医院打听劳伦斯的病情,我去找我爸托关系。之后就没有消息了,电
话也不通,许叔叔也在派人找呢!」

  我担心的问:「菁菁失踪了吗,那会不会遇到麻烦,会不会她发现什么,然
后被劳伦斯的人控制起来了?」

  许舒低下头回想了一下,这时许舒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那个视频是华菁菁
后来回去拷贝来给警察的,她会不会是把前面一段拷贝了去找劳伦斯了!因为当
时你打劳伦斯的理由可以说是因为他侮辱了你的妻子,然后又下去理论,又看到
我那个也以为他在侮辱我,所以才上去动手。」

  我点头赞同道:「嗯嗯嗯,我当时就是这样想得,然后就气疯了,不过现在
最关键是找到菁菁拿到视频。」

  许舒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劳伦斯当时就被送进了一家M 国人开的医院,
谁也不让见,现在我想想可能他的伤根本没那么严重,这样的话华菁菁很可能真
遇到危险了。」

  我焦急的说道:「那你先去想办法救出她!找他老爸和你老爸!。」

  「好!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许舒站起来就要走我叫住了她低声道:「许舒!
不管我以前做了什么,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爱你的,不会再对不起你了。」

  许舒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点点头。

  没多久,我被换到了一个单独的监室,还送来了一些伤药和感冒药,还有润
喉药,能缓解下疼痛,最关键是能离开那帮人。

  接下来就是焦急的等待了,不知道菁菁怎么样了,许舒能不能救出她。

  安稳的过了一天,第二天我就被释放了。原来许舒昨天就把硬盘数据恢复了,
然后拿着视频去找劳伦斯,经过威逼利诱劳伦斯妥协了,不再告我。早上华菁菁
也打来电话,她那天确实去了医院,当时劳伦斯就答应不告我,然后菁菁就离开,
但是那天她在T 市表妹突然打电话说遇到了麻烦,所以没来得及打召唤就去了T
市。

  一切都回到原来的轨道,但是我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竟然不举了,我不
想和许舒说出在拘留所发生的噩梦。

     ***    ***    ***    ***

  许舒家。

  许舒正懒洋洋地躺在我的怀里,抓着我的一只手,抚弄着我的一根食指。

  我幸福地闭上了眼睛,轻轻地笑道:「许舒,你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这段
日子我想你可把我给想坏了,这几天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能抱着你在怀
里,我都有些在梦里的感觉,好梦幻!」

  许舒「哼」了一声,道:「骗人!我不在你身边你还不是照样搂着花妖精夜
夜春霄?你和她新婚燕尔的,好得蜜里调油,哪还会想着还有一个孤苦零丁的女
人,一个人在外面寂寞难熬啊?」

  我睁开眼来,轻叹了口气,道:「不会了,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让你感
到寂寞了!」

  我心中柔情涌动,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她肩上的长发。

  「唐迁,再过几天,我打算宣布我将永久地退出娱乐圈。再也不当歌星,也
不当影星了!」许舒忽然平静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吃了一惊,收回了手奇道:「为什么?」

  许舒一笑,一个翻身躺在了床上,将头枕在我的一只腿上道:「因为我担心
你看了我电影,见到我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会受不了,劳伦斯那件事就是个例
子。」

  我闭上眼镜回想起那些电影上的情节,当时的感受是亢奋的,而且嫉妒那些
角色,因为他们能肆意的玩弄许舒,而我不会,也敢那样去践踏许舒,因为我爱
她,尊敬她,比如我始终没有让许舒帮我用嘴。但是如果是别的女人呢,脑海里
不由得出现范云婷,让她帮我用嘴,用穿丝袜的脚,我感觉不会有压力。

  「啪!」许舒轻轻的打我一巴掌:「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想那部
电影了,哎呀那都是穿了道具服的。」

  「知道,不过现在道具服装也太逼真了,捏上去还会出现红指印。」

  许舒拧了我一下,娇嗔道:「我就知道你乱想,很多拍不到我的脸的镜头都
是用替身的,回头你再去看看,有脸部特写的镜头才是我的真身,都是很保守的
镜头。最大尺度的是接吻,但也是做了错位角度,或者后期修改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放心了,但又有点莫名的遗憾。「这样的话我就不介
意了,你可以继续你喜欢的事业。」

  许舒爱怜的摸了摸我的脸,对我说:「我还是要退出,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平平淡淡的,快快乐乐的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再也不要演出,再也不要被人群围
着,再也不要连出个门,都要戴上墨镜还要躲躲闪闪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拿着一根手指轻轻刮着她吹弹得破的脸上肌肤,道:「你
舍得吗?你现在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你有那么多热爱你的歌迷影迷。你有今天的
成就,是花了多少心血和努力才有的呀!你还很年轻,前面还有更宽的路好走。
你一旦失去了,会快乐吗?」

  许舒似乎早就考虑好了,她笑着道:「路,总是走不完的。趁我还没走下坡
路的时候停止,这不是很完美吗?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迟早是要和歌迷影迷
们说再见的。这时候离开,我将会留给他们最美好的回忆!况且,我已经厌倦了
这种生活。我讨厌没有自由,没有自我的活着。我讨厌我喜欢你,却不能大声的
告诉别人!我渴望能抱着我们的孩子,和你一起在公园里散步。我渴望能挽着你
的手,在商场里购物。我渴望着能过普通人的生活,我渴望能在人群里大喊:唐
迁哥哥,我爱你!」

  我靠在床垫上,听着许舒的渴望,听着听着,不由痴了。我知道这些都是痴
人说梦,就算许舒退出了娱乐界,她在很长的时间内,也许是永远都是公众人物。
她所说的这些普通人的快乐,是不可能拥有的。

  但她的向往仍是感染了我,我痴痴地看着她,轻轻地道:「许舒,我也爱你!」
手慢慢的伸进她小内内。

  不料她忽然反手在我手臂上「啪」地拍了一记,嗔道:「别碰我!老实点!」

  我一呆,手一松放了她下来,不解地道:「许舒,你怎么啦?」

  许舒哼了一声,白了我一眼,一个转身离开我的怀抱。板着小脸道:「我的
事情说完了,接下来是你的什么来来,什么爸爸的问题交待清楚。若是不能让我
满意,今晚你就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我突然一惊。苦笑道:「不是罢?你就为了这个?你你好奸诈?」

  许舒强忍着笑意,抿着小嘴道:「是啊!我就捉弄你了怎么啦?谁让你有老
婆有情人了,还要在外面乱搞?现在都搞出孩子来了,难道你还不认罪?我捉弄
下你还算是轻的呢,要是你不深刻地检讨,这次你就别想轻易过关!哼!」

  我只好摇头叹息,道:「我这不正要向你坦白嘛!这个孩子其实不是我的,
我只是他的养父而已。」

  我伸出一只手,轻柔地爱抚着她雪白光滑的后背,开始道:「这个小孩叫来
来,跟我姓了。他很可怜,是个弃婴,他的亲生父母不知到为什么抛弃了他。我
原来的女友,你也知道的,就是那个邱解琴抚养了他。后来」

  许舒听到这里,忽然剧烈挣扎了起来,气苦地叫道:「邱解琴?那个围巾的
主人?你们你们到现在还有来往?唐迁!唐迁你气死我了!」

  我赶紧死死地搂着她,不让她从我怀里挣脱,叫道:「许舒!许舒你听我说
完嘛!」

  许舒挣扎了一会儿,但她哪儿有我力大?几下就气喘吁吁地软了下来。我看
她小嘴高翘,一脸不满,心想你这样我怎么能和你心平气和的商量啊?看来,我
只有出绝招了!

  「啊你讨厌每次就只会来这招!」

  很快许舒便全身心地投降了,她媚眼如丝,粉脸潮红,情不自禁地抱着我的
脑袋,鼻中迷乱地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再加一把劲,动手在她全身上下高高低低的地方实施地毯似的搜索。许舒
本身就饥渴难耐的身体哪里经得起我这般挑逗?没几下她忍不住将一根手指放入
口中咬着,颤抖着身体,紧闭着双眼,完完全全地投入到情欲地释放中去了。

  这么一搞,我自己也是欲火膨胀起来,恨不得立刻与她颠鸾倒凤,共赴爱河。
可是我发现我的小兄弟却掉链子了,我心里一凉。

  许舒此刻已经稀里糊涂了,她叫着:「唐迁哥哥唐迁哥哥你别停,我要你爱
我」发着求欢的暗号:「唐迁哥哥,唐迁哥哥」

  必须转移注意力道:「先别忙叫唐迁哥哥,好好坐下来听我把话说完!」

  许舒总算明白了过来,她一愣之下,气道:「你!你报复我?讨厌!人家现
在哪有心思听你说话呀?」

  我道:「那你先平静一下罢,等你有心思了,我再说!」

  许舒发怒了,叫道:「唐迁!你故意的!明明知道我经不起考验,你还我饶
不了你!」

  我笑嘻嘻地故意放开了她,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自己说的嘛,我要是不把
问题交待清楚,就不能碰你一根手指头!」

  许舒翻着白眼,气呼呼地一个转身,把个背脊留给了我。我注意到,她原来
腰背上的那条小伤疤,已经不见了。

  我轻抚着她的腰背,柔声道:「许舒,你什么时候动过手术了?那条伤疤呢?」

  许舒气愤愤地道:「不知道!弄丢了!」

  我叹着气,爱怜横溢地抚着原来伤疤的所在,轻轻地道:「许舒,其实我还
愿意你留着,只要我看到它一次,就会提酲自己一次,你曾经为了我连性命都不
要了。许舒,不管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你就是我的唯一。我会爱你一生一世,
永不改变!许舒,我刚才惹你生气了,对不起!」

  许舒忽然吃地一笑,回过头来白了我一眼,嗔道:「这些话,有本事你就当
着花妖精的面和我说,我就相信你!」

  我道:「这是我的真心话,你听不出来吗?」

  许舒眼神温柔了,她脉脉深情地看着我,也轻轻地道:「我听得出来,唐迁,
你也是我的唯一,我也爱你一生一世,永不改变!」

  我转身整个儿抱住了她的身体。许舒又道:「唐迁,不管邱解琴也好,范云
婷也好,你和她们在一起总会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刚才我只是逗你的呢。只
要我能帮你,我就一定会帮的。这一点,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我在她耳后轻吻着,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会和你商量啊,我慢慢和
你说。对了我还有个问题。」

  许舒惊讶道:「什么问题?」

  我想了想认真的表情问到:「你们女人会因为欲望而出轨吗,比如看到很长
很大的那个,就像劳伦斯那条。」

  许舒白了我一眼,思考了一下红着脸道:「你的问题有点下流啊,不过看你
那么认真的表情,我也认真回答你,我会有想法,因为好奇嘛,这是人的天性,
但是我不会去实践,因为我们女人是有爱才有欲,爱生欲,欲反哺爱。」

  许舒忽然扭了下腰,道:「满意了吧!还有像劳伦斯那样的我才不敢兴趣,
我只喜欢你那样的,长短粗细刚刚好,不过如果能再长一点点粗那么一点点就更
好了,所以你要加油哦。」

  然后她突然晕红着脸,低低地小声道:「人家现在还是没着没落的呢,唐迁
哥哥,唐迁哥哥我要你现在就爱我」然后羞涩不堪地把自己那丰满挺翘的屁股朝
我拱了供。

  「咦,怎么小唐迁还那么镇定?」许舒惊讶的问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这
段时间心里压力太大了,过几天就好了。」我无奈的说道,看来必须去医院检查
一下了。

  许舒影故做轻松的说道:「好吧,我还担心自己的魅力下降了呢,那就放过
你吧。」但是眼里非常失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