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5章 饭后对话)(同人绿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5章 饭后对话)(同人绿帽)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为你哀愁
2021/03/27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17

             第15章:饭后对话

  父亲点了一根烟,继续聊着,抽烟得时候,看许舒露出厌恶的表情就把烟掐
了,俗话说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父亲这是多么在意许舒啊,因为我以前也
抽烟,我知道烟瘾上来的时候忍住不抽这是要很大的忍耐力的,不过想想也难怪,
我不也是为了许舒把烟给戒了吗,男人在自己的女神面前都一样。

  酒菜吃得差不多了,许舒抢着收拾,父亲拦着许舒说道:「小舒我来吧,你
别收拾。」

  「没事,爸,这些事还是我们女人来做吧。」

  「我已经做惯了,你手太娇嫩了不适合做家务。」

  突然父亲和许舒同时怔住了,原来抢夺过程中父亲粗糙的大手被握在的许舒
捧着盘子的玉手上。

  许舒和父亲低头看着碰在一起的手,又同时抬头,两人四目相对,莫名的情
愫在视线中蔓延、传递。

  许舒脸上慢慢爬满红晕,她向我这边瞥了一眼,我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许
舒脸色一羞忽然抽出玉手,盘子乒呤乓啷掉落在地。

  许舒一阵惊叫,父亲反应过来,赶忙蹲下,他不是去捡盘子,而是第一时间
去看许舒的脚,看看有没有受伤。

  父亲问道:「小舒,脚没事吧?」

  许舒说道:「爸,我脚没事,呀,爸你的脚流血了?」

  我看到父亲穿着的灰色男士涤纶袜割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父亲不在意的说道:「嗯,没事就割破点皮,只要你没受伤就好,你去坐着
吧,这里我来收拾。」

  「那怎么可以,你是让碎片划伤的,万一碎片在里面怎么办,你坐椅子上,
要赶快处理才行。」许舒把父亲推到椅子上,蹲在父亲面前。

  「不用,不用,我一个大男人,皮糙肉厚,这点小伤算什么。」父亲一边说
道一边站了起来。

  许舒坚决的说道:「不行,你看一直在流血,碎片上还有菜汤可能会有细菌
进去,会感染的。」

  说完双手一把抱住父亲的大腿,由于她是蹲着的,这个高度正好把脸埋进父
亲的跨间。

  我看见父亲一下子僵住了,他肯定感受到了许舒的俏脸贴着自己的下体,虽
然许舒刚才慢慢的转过头,但是还是用侧脸紧贴着自己的肉棒,这样的感觉足以
让他心中悸动,要知道许舒可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而现在竟然把绝色容颜贴
着自己的下体。

  而且这次两人的姿势和上次父亲抱许舒的姿势一模一样,只是双方对调了。

  但是父亲脸上的皱纹忽然一缩,露出难过尴尬的表情,我想父亲可能是发觉
了许舒为什么转头,他肯定想是不是因为许舒闻到自己下体的异味,于是说道:
「许舒,你松开手把,你刚才这样都压到我的伤口,你让我坐下,再帮我看。」

  「都怪你,自作自受,早就乖乖的让我给你看看不就好了,一定要我强制,
不听话的老头。」许舒有点打情骂俏的语气说道,一边单腿屈膝跪在地上,玉手
抓起父亲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脱掉上面的男士涤纶袜,然后抓着父亲的大脚
小心翼翼的用纸巾擦掉血迹,凑近仔细观察着有没有碎片,呼出的气息都喷在父
亲的脚上。

  我想到了父亲上次也是这样架着许舒的脚,难怪觉得这画面那么熟悉,只是
两人的位置也刚好是互换了。

  父亲靠坐在椅子上,眼睛看着自己的大明星儿媳跪在地上一脸小心紧张的处
理自己的脚,我想他心里肯定有一种自豪满足的心情由然而生。

  因为我的心里有所想,父亲有所思,我不知道许舒是怎样想的,是真担心还
只是为了勾引父亲,我想还是后者吧,就这点小伤父亲肯定觉得许舒有点大惊小
怪了,但是仔细一想父亲就会明白许舒是在勾引他。

  这过程中许舒视线会转到我这边瞥一眼,我怕许舒像刚才那样因为脸皮薄放
不开,于是转过了头,面朝沙发靠背。

  不管许舒怎么样做,她都是为了我,而且享受的都是父亲,遭罪的都是她啊,
前面两次父亲抱大腿和给许舒按脚搓药酒,闻到的都是许舒身上的香味,而许舒
呢她闻到的是父亲下体的骚味和汗脚的臭味。

  我心里一阵感动,许舒为了我的病竟然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太难为她了,我
对她愧疚更深了。

  看了好一会儿,许舒才放下父亲的脚对他说道:「还好,没有碎片,不过你
还是去拿点碘酒,我给你擦一下吧。」

  父亲说道:「没事,就这点小伤,等下我自己擦吧,你去休息下,这里我来
收拾。」

  「爸我和你一起收拾吧,收拾完再坐一会儿我也要回去了。」许舒说道。

  「啊,那么快,那唐迁喝多了怎么办?」老爸说道,我听出了他好像不想许
舒那么早就回,其实我也不想。

  「我们先收拾吧,如果他没醒睡家里也没事,我就自己回去。」许不在意的
说道。

  「那好,你就端下碗筷吧,地上的碎片和残菜我来收拾。」

  「好。」

  接下来就是收拾碗筷,当许舒把菜倒掉的时候,父亲马上拦住了,父亲是农
村出来的从小就节俭惯了,就算是烫也不会倒,而我知道许舒是不吃剩菜的,但
是之后许舒会问父亲哪个菜要,哪个倒掉,然后就是脚步声,应该是来回进出厨
房,接着水流冲击碗筷的声音。

  父亲说:「许舒,你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洗就可以了。」

  许舒说:「好的,爸,那我把围裙给你。」

  父亲说:「我自己来,你别……」

  许舒打断道:「别动,你手上都是水,我帮你系上,听话。」

  接着是布料摩擦声,可是又那么十几秒钟,突然没有了声音,整个屋子特别
安静,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只听见父亲的沉重的呼吸声,还有许舒的,相同的是
两人的呼吸声都变得有些急促,难道发生什么了?

  我忍不住假装难受翻过身来微微睁开眼睛望向饭桌,没人,视线转向厨房,
透过玻璃隔断,我看到一位年轻时尚的女人和穿着简谱的花白头发的老男人紧紧
的拥抱在一起,而这两人一位是我的女人许舒,是我白月光,另一位是教训我时
一脸正气的父亲。

  许舒巨大坚挺的双乳就顶在父亲的胸膛,而且非常的紧,因为柔软的乳球在
衣服内都被两人压成饼状,上次父亲骑自行车带许舒的时候,就用老迈却依然宽
阔的后背体会过许舒的丰满,而这次是用依然结实的胸膛。

  身高差不多的许舒和父亲面对面的贴在一起,嘴鼻相隔不到几公分的距离,
气息互相喷到对方的脸上,两人急促的呼吸着,而且正好一呼一吸正好交替,我
想到了一个难受又兴奋的情况,他们这样面对面的呼吸着,父亲不是刚好把许舒
从体内呼出的香甜气息吸进鼻腔,进入他这个老烟枪污浊的烟肺循环,排出之后
变成带有烟味的浊气又被许舒吸入体内,许舒最讨厌烟味,他能受得了吗?

  接下来许舒的表现告诉了我结果,只见她红着脸,明亮的眼睛看着父亲,慢
慢的闭上了眼帘,性感的红唇张开,微微嘟起,她这不是明确告诉父亲他可以采
摘她的香吻吗?

  我感到自己在颤抖,呼吸困难,一个女人同意一个男人吻他表达了什么,大
家都明白,许舒拍戏的时候也会有吻戏,可那都是错开的假吻,虽然上次爬山的
时候许舒也被父亲误吻过,但是那是意外,马上就分开了,而这次不同,父亲要
吻的话肯定是真吻,还是许舒索吻,她心里肯定明白,难道她已经爱上了父亲吗?
父亲会吻下去吗?

  父亲看着许舒绝世容颜,脸上的表情挣扎着,他是在纠结什么,转头望向我
这边,我是微眯着眼睛,父亲应该发现不了,但是我还是闭上眼,过了几秒,我
睁开眼睛,还没有亲下去,只是看着许舒嘟起的红唇,一副想亲又不敢亲的样子,
还在犹豫着,又过了十多秒,可能是虎鞭酒的作用,父亲终于忍不住把嘴凑过去,
但是没想到这时许舒突然睁开眼睛,俏脸侧转,父亲的大嘴印在许舒的右脸上。

  我松了一口气。

  父亲脸上一阵错愕,羞愧:「小舒……」

  许舒「噗嗤」一声笑了,转头,眼睛月儿弯弯的看着父亲说道:「已经超过
时间了,不让你亲了,谁叫你那么慢,过期不候,嘻嘻。」

  父亲失落的道:「小舒,我……」

  许舒说道:「别说了,我去看看唐迁怎么样了,你去洗碗吧,等下再说。」

  父亲难为情的说道:「不是,我……我不该这样,哎我去洗碗。」

  许舒走了过来,我赶紧闭上眼睛,我感觉许舒走到我身边沙发一矮坐下了,
然后她在我脸上吹了一口香甜的热气,在我耳边说道:「喂,别装了,该回了。」

  我睁开眼,笑道:「干什么那么急,现在才七点多,老妈估计要跳到十点才
回来,还有两个多小时呢,时间足够。」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贴着大腿摸进她的裙内来回抚摸揉捏。

  许舒反问道:「干嘛?你希望我今晚就和爸那个?」

  我说道:「是啊,这样我的病才能早点好,可以尽情满足你这个小淫娃。」

  许舒拧了我的腰肉一把说道:「去去去,谁是小淫娃,是花妖精这样说我的
吧。」

  我嘿嘿笑道:「是啊,她说别看你平时一副端庄娴静的明星做派,但一到床
上就变成很骚很浪的淫娃。」

  许舒羞道:「这个花妖精竟然这样编排我,我不管,你要帮我教训她。」

  接着许舒又问道:「唐迁,你也这样觉得吗?」

  我笑问道:「觉得什么,觉得你在床上淫荡吗?」

  许舒害羞的点头,我笑道:「你不需要有顾虑,我不会那样认为的。」

  许舒怀疑的说道:「真的吗?谁不知道你们男人心思,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别
人面前是端庄矜持的淑女,而在床上则是荡妇淫娃。」

  我嘿嘿一笑:「还真是这个道理,总结得太对了,菁菁还说你这个小淫娃,
只能我才能满足你,你说对不对?」

  许舒反问道:「只有你能满足我吗?说大话,才不需要你来满足我。」

  「不要我?要谁?」

  我说道:「对,今晚你是要爸满足你,是吗?」

  许舒不说话了,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一眨一眨的说道:「是。」

  听到许舒答应今天就和父亲上床我心里虽然兴奋,但是心里还是很难受,因
为我的白月光马上就要被我年老的父亲骑在身下弛聘,不知道许舒真会像和我在
床上一样淫荡吗?我双手用力的抓着她的大腿,心里喊道还说自己不是小淫娃。

  许舒被我抓得吃痛说道:「干什么那么用力抓我,又不愿意了啊?」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说实话,今天我一想到要实施计划,连上班的心思
都没有了,我怕明天后天还是这样,还是尽快和爸上床吧。」

  许舒转头看了看厨房洗碗的父亲,然后红着脸凑到我耳边说:「我也想今天
和爸做,那瓶虎鞭酒,今晚他可是喝了不少,等下肯定特别厉害,一想到平时古
板正经的父亲趴到我的身上,把大肉棒不停的插入我身体,下面就湿得厉害。」

  听到这话,我心里又亢奋又难受,许舒真的爱上了父亲吗?都已经明目张胆
的直接说出来了。

  我掰过她美艳的脸颊气道:「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爸了,这才选他?刚才
还想让爸亲你。」

  许舒俏脸贴着我的脸笑问道:「怎么?吃醋了?我只是刺激一下你,是不是
很兴奋?你别不承认。」

  我说道:「是的很兴奋,但是我还是有些难受,特别是刚才你闭上眼睛打算
让父亲吻你,许舒能不能不要和爸接吻?」

  许舒笑道:「怎么,你连我的身体都可以让爸尽情的玩弄,接吻就受不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怕你爱上爸,你们女人不是只对爱的人才愿意和
她接吻吗?」

  许舒说道:「不会的,我只爱你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其实我也不愿
意和爸接吻,你爸的嘴里都是烟味儿,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烟味儿,刚才我不是
没让爸亲到吗,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你一并说吧,省得事后你要怪我。」

  还有什么?

  对了,最重要的避孕套,我道:「要让爸戴上套套,对了你包里带了套套了
没?」

  许舒抬起头白了我一眼道:「哪个正经女人会随身带这个啊。」

  是啊,不是随时要和人上床的淫荡女人,谁会随身带避孕套啊。

  我说道:「那你等下不要太着急和爸做,我等下去买吧,拖到我买回来你们
再做。」

  「谁着急了。」许舒害羞得把俏脸埋进我的脖子里,滚烫滚烫的。

  我趁她没注意,把手快速的伸进她的裙子,在湿得一塌糊涂的内裤上模了一
把,笑道:「你看都水流成河了,还说不急。」

  许舒扭着我腰间软肉道:「你再说,你再说就让爸不戴套。」

  我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我不说了,一定要戴套,不然你还要吃药对身
体不好。」

  许舒灵动的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吃药就吃药呗,爸那么大把年纪了,性
功能本身就不强,就不戴套让他痛痛快快的射进来吧,你也不要太小气,大方一
点,不是你希望让爸得到快乐吗?」

  听了这话我心里无话可说,确实让父亲直接射进去会让他更快乐,可一想到
许舒宁可吃药也要让父亲得到这样的快乐,我心里还是难受得要死,但也兴奋的
要死,小弟弟都有勃起的迹象一跳一跳的,可是许舒不是对精液恶心吗,她什么
就能接受父亲内射呢?

  我奇怪的问道:「我知道你有洁癖非常讨厌精液的,而且之前还说不愿意被
别的男人玷污吗?这会儿怎么让爸内射了,你是喜欢爸吗?」

  许舒美丽的大眼睛翻了一个白眼,我发现许舒白眼都那么好看,真是爱死了,
她没好气道:「你爸那么老我怎么会喜欢,不是为了你我会和他上床吗,不过你
听我说要让他射进来,是不是觉得很兴奋?

  我点点头。

  许舒笑了,伸出一根纤细的手在我脑袋指点了一下道:「我就知道你喜欢这
种调调,你要爸帮你打破我身上的壁垒,那就需要他把我玷污得更彻底,那样你
在我面前就不会觉得自卑。」

  我很感动,许舒这都是为了我着想啊,我抱着她的苗条的腰身,头搁在柔软
的大腿上,脸部往里靠了靠贴紧她平坦的小腹,她身上高档的香水味不停的钻入
我鼻腔,让人舒服的飘飘欲仙。

  这时候,父亲在厨房问道:「小舒,唐迁怎么样了,醒了么?」

  我正要说话,许舒却伸出香喷喷的小手捂住我嘴,示意我继续装睡,然后对
厨房道:「还没醒呢,估计今天要睡在这儿了。」

  我们刚才都是压低了说话声音,所以不怕父亲知道,这时父亲已经拿着洗好
的水果出来,放到茶几上,说道:「没事,那就睡在家里吧,可以睡唐迎的房间,
我去帮唐迁铺床。」

  父亲正在房间里将床单铺在席梦思上拉扯掸平,做得一丝不苟,这是帮我铺
床吗?会不会最后躺在上面的是父亲和许舒呢?看着父亲爬在床上忙碌背影,我
就想到马上在这张床上又能见到父亲这个背影,不是帮我铺床的背影,而是忙着
帮肏干我心中的白月光许舒的背影。

  许舒疑惑的问道:「你盯着爸的背影,看得那么入神,在想什么?」

  我没有说话,只是从父亲那边收回了目光,在许舒完美的身材上流连又看了
看父亲的背影。

  许舒红着脸问道:「要死了,你是不是在想我和爸马上将要发生的事?」

  我不好意思点点头说道:「我看今天很有希望,你有没有想好等下怎么做,
才能让爸和你上床。」

  虽然刚才许舒刚才说的时候表现得很淫荡露骨,但是我这么直接想着父亲和
许舒上床的事,她还是很害羞,红着脸道:「别说的那么直接行吗?今天还是算
了,不能这样快地便宜你爸,虽然我的身体迟早都会让他尽情享受,但是现在得
要熬一熬。」

  我问道:「为什么,熬什么?熬鹰啊?」

  许舒没好气的说道:「你傻啊,当然是熬爸的耐心,你别看你爸主动对我动
手动嘴了,但是要到真刀真枪的时候还可能会退缩。」

  我急忙说道:「怎么会退缩,今天老爸郁闷喝了那么多虎鞭酒,肯定精虫上
脑想要找女人发泄,等下就好好发挥你的魅力了把爸勾引上床。」

  今天确实适合,许舒白了我一眼道:「不过你这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得
倒是简单,你说说怎么发挥我的魅力,我按照你说的做。」

  我苦笑道:「哪有男人帮着自己的女人想怎么勾引自己父亲上床的事啊。」

  许舒反问道:「哪有男人要让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上床的。」

  确实没有,谁叫我有那种癖好呢,哎,我看了看在房间里忙碌的父亲,我继
续苦着脸说道:「许舒我想不出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看爸之前被你迷得魂
不守舍的,就知道你多厉害了。」

  许舒双手捏着腰间的软肉,咬牙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很擅长勾引男人喽?
还是这方面的专家,嗯!」

  这是打算用大力啊,趁她还没用力,我赶紧说道:「不是啊,我只能想出,
直接脱光衣服投入父亲怀里,这种低俗的办法,你脸皮薄到时肯定做不出来,以
你的冰雪聪明肯定有更好的。」

  许舒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的,要是按照你那办法你爸会怎么想我,我还
有脸见他吗?本大明星等下就让爸给我按摩,逗逗他,肯定能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的让你爸主动的脱裤子。」

  我说道:「好,不过到时候,你和爸在床上的时候不要像平时和我上床的时
候那样变成小淫娃。」

  许舒狡黠笑道:「不,我就要变成小淫娃,而且我会更骚、更浪、更淫荡。」

  我汗,我说道:「许舒,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地狱派来的魔女,怎么就爱作
弄我。」

  许舒嘻嘻一笑道:「对啊,我就是地狱来的魔女啊,你要是对不起我,我就
折磨你,怎么样怕了吧。」

  「我好怕。」

  预告:父亲做在矮凳上,粗糙的双手不停的在许舒裹着丝袜的小脚丫上按压
着,额头都是汗水,眼睛却不时的盯着许舒笔直的长腿高耸的胸部偷看,还不时
的吞咽着口水,按到舒服的地方许舒会发出舒爽的鼻音,痛的地方也会叫出声,
总归就是有点类似做爱的那种「嗯嗯啊啊」声音,父亲听了也不犹的面红耳赤。

  但是父亲的手没有停下,大手继续按压抚摸着,慢慢的从脚腕到小腿,然后
膝盖,大腿,当按到裙摆下面的时候,父亲犹豫了,抬头看了看许舒,发现她还
在看着手机,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

               (待续)

六楼插图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