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九章)(姐姐的脚丫舒服吗?)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九章)(姐姐的脚丫舒服吗?)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老僧入腚
2021/2/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033

  ****************************************
感谢大家的评论,和支持。啥也不说了,上菜!大过年的有荤有素。

  ***************************************

  第九章

  又是一场大雪过后,整片草原几乎已经见不到绿色的植物。

  放眼望去雪白刺眼,在这寒风凛冽的环境下,食物成为每个草原上所有生物
存活下去的首要条件。

  这是一匹来自草原深处的狼,它银背黑尾,体型壮硕,看起来比一匹成年公
马也不遑多让。

  这样一头可怕的掠食者一般不会独自出现在野外。但很显然它没有同伴。这
是一只孤狼。

  作为群居性动物,狼这种动物一旦离开同伴就意味着,无法协作捕食,就像
失去双手的人很难用刀叉吃饭一样。能否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存活下去,需要很
大的运气。

  饥肠辘辘的它反复舔舐几天前吃剩下的野兔的白骨,希望从中能榨出最后一
丝肉味。在又一次失望后,它仰天咆哮。

  傍晚,洛桑家。

  喂!阿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这都两天了,人家好想你啊。桑籍从阿妈手
中抢过手机撒娇道。

  诶呦~我的宝贝女儿,阿爸,也想你啊,可是现在没办法啊。白天的大雪已
经把回家的路封住了。看来只能等明天再看情况了。实在不行,我就只能绕路回
去了。

  洛桑在电话的另一头说道。

  嗯,那好吧,那你可要早点回来,人家,人家~好想你~。

  洛桑立刻心领神会答道:嗯!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让我最美的格桑花着急呢
。最晚明天晚上,阿爸一定到干到家。

  放下电话,吉玛白了自己女儿一眼,瞧你那小贱样,还人家好想你。我看是
你下面的小嘴想你阿爸了吧。

  桑籍轻拍这吉玛圆鼓鼓的肚皮,轻轻的亲吻一口。道诶呦~阿妈,你不要吃
醋吗,人家是真的想阿爸了吗。

  还敢狡辩,你看你,下面水都流出来了。吉玛拍了一下女儿赤裸的小翘臀。
桑籍连忙不好意思的用手擦了擦,岔开话题道:话说回来,阿木尔怎么这么慢,
检查个马圈而已怎么这么长时间。

  寒冷的夜里,阿木尔的脚印深深地印在雪地里。干爸不在家,检查马圈的活
自然落在他的身上。这群马可是他们一家赖以生存的活计,不容有失,所以他检
查的特别仔细。

  正待他往回走时,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狼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一动不动的
凝视着远处的黑暗。汪!汪汪!小狼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异常,拼命地叫着,浑身
的毛发微微扎起,同时露出森白的牙齿。

  不对!阿木尔转身,仔细观察着远处的黑暗,那里似乎有什么动静。果然这
时,马匹嘶鸣,整个马群都紧张起来,不停的有马匹人力而起显得焦躁异常。

  阿木尔仔细倾听。不好!遭了!他连忙抽出随身的藏刀,那是一把他从小随
身带着藏刀,平时只是用来吃饭时割肉用,现在已经被他牢牢的我在手里。小狼
也随着阿木尔动了起来。一人一狗快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待得阿木尔临近以后,赫然发现,一只银背黑尾的巨大野狼,正一口咬在一
匹小马的脖子上。看体型阿木尔判断这应该是一头年纪很大的老狼了,按这个体
型来说,马圈的栅栏确实拦不住他。

  阿木尔快速上前,他想趁着野狼咬住小马的时候给它来上一刀。可没想到,
野狼竟果断放弃了小马,同时用一双泛着清冷绿光的眸子死死的凝视着来人。它
缓缓裂开大嘴,露出森白的獠牙,粘稠的口水从嘴角滴落。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
声音,显然它在发出致命威胁。

  小狼这时很聪明的和主人拉开一段距离,一人一狗形成掎角之势,不管任何
一方受到攻击,都可以很快的支援对方。

  阿木尔手握藏刀,一步步向前,同时口中发出呼啸,想要逼退野狼。见到来
人不听警告,野狼龚起背部,牙齿微张做出进攻的动作。

  就在这时阿木尔的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喊声:阿木尔让开。紧接着嘭的一声
枪响传遍整片草原。

  阿木尔回头,不由得一愣,只见干妈吉玛,手持猎枪身披一件厚皮袄,只是
皮袄敞着怀,里面全身赤裸着。小腹高挺乳房微垂,阴部依然光溜溜的像个小馒
头。

  怀胎六月,吉玛竟然还能如此剽悍,这还要归功于草原的血统,在草原上女
人发起飙来连男人也要退避三舍。这一枪吉玛并没想打中野狼,毕竟一旦打中很
有可能鱼死网破。一般草原上遇到狼群,只要开上几枪就可以把狼群吓退。

  可显然她失算了。这并不是狼群,这是一只孤狼,一只没有退路饥不择食的
孤狼。在这种环境下,它别无选择,唯有孤注一掷。野狼瞬间把目标转移到对它
威胁最大手中拿着猎枪的大肚子女人身上。

  它毫不犹豫瞬间加速。奔向吉玛。吉玛也慌了,她万万没想到野狼竟然不退
反进。连忙又开出两枪。

  砰~嘭连续的枪声,在草原炸响。

  可野狼也是十分狡猾,它一路以之字形奔跑,不断跳跃,避开射向它的子弹

  咔咔咔,吉玛心想不妙,没子弹了。这是一种双蛋猎枪,一次只能装两发子
弹,威力巨大但唯一缺点就是换子弹很慢。

  她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子弹,正要装蛋,但显然野狼不会给她这种机会。只见
野狼瞬间加速,飞快的扑向正在慌张上子弹的吉玛。

  啊~眼看着母亲就要被野狼扑倒,远处的桑籍发出惶恐的叫声。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不算高大的身影当在了吉玛的身前。阿木尔举起藏
刀挡在身前。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已经被野狼扑在身下,野狼疯狂撕咬,连咬带抓

  阿木尔只能双手持刀,把刀当做木棍,抵在狼口中,让他无法咬下。小狼这
时也冲了过来,一口咬住野狼的后退。鲜血从野狼的口中和后腿上流出,但它并
不退缩,饥饿已经让它疯狂。它用力抓咬,血水混合口水滴落,滴在了阿木尔的
脸上脖子上。

  儿子!吉玛大惊,连忙装好子弹,想也不想上前两步,把枪口几乎顶在野狼
的头,扣动扳机。嘭~嘭~咔咔咔。连续两发子弹,瞬间把野狼的头部打爆,鲜
红的血花喷在白色的雪地上。野狼顿时一声悲鸣,趴在阿木尔身上一动不动了。

  阿木尔!桑籍从远处焦急的跑了过来,推来狼尸,见到下面的阿木尔一脸献
血,愣愣的望着天空。阿木尔你没事吧。桑籍把阿木尔的头抱在自己怀里,一对
雪白的丰挺嫩乳不停的挤压这阿木尔的脸颊。这时阿木尔才发现桑籍竟然也是全
身赤裸一丝不挂的。

  吉玛也快步走了过来。忙道:儿子!儿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看着眼
前一大一小两具赤裸的美丽胴体。阿木尔晃了晃头,没!没事!听到阿木尔没事
儿。二女总算松了口气。桑籍拍着胸口吐了口气,感激的看着怀里的小英雄。心
里很是喜欢,但嘴上还是说道:你呀!吓死我了,没事!没事你还不起来,躺在
这里干嘛?说完还有意无意用乳头蹭了蹭阿木尔的嘴。忽然感觉有点冷。她这才
发现自己刚才太着急,连一件衣服都没穿。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阿木尔起身连
忙把自己的衣服打开,把桑籍赤裸的白皙身子,包裹了进去。

  回到家中,野狼的尸体倒在门外。帐篷里一张大床上,阿木尔已经浑身赤裸
的盘坐着。只见他肩膀上,脖子上,脸上,有着十几道细密的伤口,好在天冷衣
服非常厚实,多少起到一些保护作用。两个女人找来药膏,正为阿木尔上药

  吉玛全身赤裸的跪坐在床上,身体前倾,一边向伤口吹气,一边轻轻的把药
涂抹在伤口上。只见她神情专注,一对垂下乳房,不时随着她手臂动作而微微晃
动。你说你呀,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以后可不许你这样了。外一你要出点
什么事儿,你让干吗以后都活在自责中吗?吉玛柔声责备。

  那可不对。还不等阿木尔说话,桑籍就先说道:我觉得阿木尔这次很勇敢,
不!是非常勇敢。这才是草原男儿应有的样子。说完还豪气的在阿木尔的肩膀拍
了一下。顿时把阿木尔疼的龇牙咧嘴。

  发现碰到阿木尔的伤口,桑籍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向伤口吹气,
由于小嘴要凑近伤口。桑籍的乳头无意间摩擦在了阿木尔的后背。看着眼前旖旎
的春光,感受着后背两点柔软的摩擦。血气方刚的阿木尔那里有不硬的道理。他
微微抬手,用两根手指夹住在自己面前乱晃的乳头。

  阿妈,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哪怕是狼也不行。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
当在你面前的。看着阿木尔认真的表情,吉玛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一滴泪从她的
脸颊滑落。

  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吻在儿子的唇上。两条舌头纠缠起来。可能是阿木尔
救了阿妈的缘故,桑籍见到阿妈与阿木尔拥吻并没有难过生气,反而很是感动。
她把整个火热的身体贴在阿木尔的背部。一条小舌头伸出,在伤口周围轻舔。

  又疼又痒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从脖颈扩散,让阿木尔感到一阵舒服。

  吉玛的手缓缓向着肉棒摸去,顿时一根火热被她握在手中。她慢慢撸动,让
粉红色龟头完整展露。两人嘴唇分开,一根晶莹的丝线从二人口中拉伸再滴落。
吉玛媚眼如丝,小嘴一路从男孩的脖子亲吻,绕过伤口,一直来到滚烫的肉棒为
位置。

  好儿子,今天就让我们好好奖励你一番,好吗?说完,一口把肉棒深深地含
入口中。嗯!阿木尔扬起头,感受着自己的鸡巴,被包裹在一个湿热滑腻的空间
里,他甚至能感受到阿妈的舌头不断的在龟头上蠕动。

  怎么样?我的大英雄,我阿妈的小嘴舒服吗?桑籍在阿木尔的耳边轻语魅惑
的声音,让阿木尔沉沦。他扭过头与姐姐亲吻。双手则伸向身后,揉捏着少女粉
白挺翘的屁股上。

  嗯,轻点~我的屁股要被你捏坏了,小坏蛋。桑籍吃痛连忙抗议道。阿木尔
的手指则放弃揉捏,而是向女孩的花蕊位置汇聚。果然,那里已是一片狼藉,泥
泞不堪。阿木尔的手指很轻易的就滑了进去。

  啊~桑籍一声娇喘,把身子贴的更紧,好让阿木尔在深入一些。

  嘴里品尝着姐姐的嫩滑嘴唇和柔软香舌,后背有两团柔然轻柔摩擦,胯间还
有干妈的口舌伺候。阿木尔感觉飘飘欲仙,身上的伤口好像都不在疼痛。舒爽的
简直不像话。整个屋子充斥着极其淫靡的味道。

  吉玛的头上下耸动,一只手把玩着儿子的阴囊,感觉口中阴茎的一阵膨胀。
她知道儿子已经到达极限,连忙加快动作。咕叽咕叽~果然肉棒在一阵剧烈抖动
中喷射出温热的精液,吉玛没有继续动作,而是就这样把肉棒静静地含在口中,
不时用舌头去摩擦龟头敏感的沟壑。

  阿木尔喘着粗气,身体有些无力的向后滑倒,顺势躺在姐姐的怀里。桑籍自
然知道怎么回事,把阿木尔的头放在自己白皙的大腿上,一边梳理这阿木尔的羊
毛卷一边笑道:怎么样?舒服了吧?是不是身上的伤口都不疼了?

  阿木尔眯着眼睛,刚好看到桑籍的粉嫩乳头就在他眼前。他用舌尖轻轻挑动
一下。顿时引起桑籍的微微颤抖。你呀!刚射完,还不忘调戏我。桑籍用手指戳
着弟弟的脑袋笑道。

  姐姐,你好美,真的,真的好美。听着由衷的夸赞,桑籍俏脸一红。

  处理好儿子的精液。吉玛也侧卧在阿木尔的身边。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玩
着疲软的肉棒。毕竟肚子大了,需要一个舒服的姿势休息一会儿。

  桑籍也来到阿木尔的另一边,躺下。三具肉体赤条条的躺在一起。抚摸,把
玩。不多时,吉玛手中的肉棒再次坚挺起来。桑籍见状在阿木尔耳边轻声道:好
弟弟,来让姐姐,也舒服一下好不好?原来她下面的桃花洞早已泛滥成灾。

  阿木尔自然心领神会,翻身把桑籍压在下面。他直立起上身,分开姐姐的双
腿,一片粉嫩的桃花园出现在眼前,那里晶莹水嫩,流水潺潺。感受着龟头在自
己的洞口和阴蒂只见来回画圈,桑籍有些心猿意马,真的有些着急。她伸出小脚
,在阿木尔的脑袋上戳了一下。你个坏弟弟,干嘛呢?还不快点进来。

  看着雪白如玉的白嫩小脚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阿木尔一把捉住。好漂亮的
脚,脚趾纤细,指甲圆润光滑。脚掌细长软糯,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他忍不住轻
轻亲吻,然后伸出舌头在整只白嫩小脚上轻舔。啊~哈哈~啊~,桑籍哪里能想
到阿木尔会来这一手,顿时感觉脚趾缝里像有一条大肉虫来回穿梭,痒得要命。
啊~哈哈~那~那里不行~好~好弟弟~不要~不要舔那里,好~好痒。阿木尔
却不予理会,像是更加上瘾。他直接捉住另一只。两只小脚并在一起,果然秀色
可餐,让人欲罢不能。与此同时胯下阳具也找好位置猛然插入。

  嗯~进~进来了,好充实。桑籍表情既痛苦又享受,双眼微眯,小嘴微张。
阿木尔感受着姐姐阴道里的挤压,品尝着白嫩的玉足,玩的不亦乐乎。一旁的吉
玛看着儿子女儿相亲相爱,下面也是阵阵悸动。她爬到桑籍头顶上方,背对着阿
木尔,跨跪在女儿脸上。乖女儿,阿妈,也要。

  桑籍会心一笑,开始为阿妈服务,粉红的小舌头,灵动异常,不停在吉玛的
菊花与阴道口游走,最终停留在没有毛发覆盖的阴蒂上。此刻阿妈的小豆豆已经
挺翘饱满了,舔弄起来富有弹性。同时一根手指撑开皱褶,借着刚刚舔弄的水渍
缓缓插入阿妈的菊花,始一插入,就感觉阿妈的括约肌紧紧的箍住手指。

  嗯~啊~,你~你这孩子~怎么~啊。吉玛虽然已经习惯女儿玩弄自己的菊
花,但每次都让她异常兴奋。

  她闭着眼,享受女儿的舌头,微微低头抬起自己的一只乳房,舔弄,吸吮。
其实孕妇在她这个阶段是可以性交插入的,但毕竟也算是高龄产妇了,所以她对
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宝贝的很,不容得有半点闪失。

  虽然性欲很强,但她只能尽力克制。桑籍的手指慢慢抽擦,舌头更是轻车熟
路的撩拨阿妈的敏感。阿木尔看着眼前的画面有些出神,他没想两个女人也可以
这样互相享受彼此。这令他感到十分刺激。他放下姐姐的两只脚丫,身体前倾,
凑近一些,想要看个仔细。

  吉玛回头,发现儿子虽然下体还在机械式的摆动,但注意力完全被自己和女
儿的交合方式吸引。

  俏脸一红道:你这小坏蛋,看什么呢?别看了,多羞人啊。阿木尔愣愣的点
点头,又摇摇头。不羞!不羞!阿妈很美,阿妈有阿妈的美,姐姐有姐姐的美。
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们一家人有什么可害羞的。

  哼~就你会说话。你~你真的想看?

  嗯嗯。吉玛站了起来,转个身,这次面朝阿木尔再次蹲下。只是这次她身体
想后仰着,用双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好让儿子看的更加清楚。

  挺着大肚子的漂亮孕妇,两个丰盈的乳房,嫣红的乳头向两边挺立着。肚子
高高隆起,肚脐微微有些突出。在下面这是没有任何毛发遮掩,如同幼女一般的
阴部。而就在这干净的阴部上正有着一条粉嫩的舌头,像肉虫般一会蠕动一会抖
动。

  好~好儿子,怎么样?嗯,嗯~看清楚了吗?啊~乖女儿,你的~你的舌头
越来越厉害了~舔的~舔的阿妈好舒服。看着干妈和姐姐的卖力表演,阿木尔不
自觉的加快动作,双手在桑籍的乳房揉捏。感受到体内那个坏家伙亢奋的耸动。
桑籍的舌头也更加卖力。嗯,~在~再快点,桑籍,阿妈~阿妈要,嗯~要来。
就在这时,吉玛终于被女儿的舌头送往天堂。

  她不自觉的剧烈抖动身体,一对巨乳大幅度的上下摆动。紧接着阿木尔也感
到包裹在自己鸡巴的肉壁一阵阵紧缩,抽搐。浑身潮红的桑籍顾不得更多,一把
紧紧的抱住伏在自己身上的阿木尔,送出小嘴,与阿木尔热吻。一行热泪从女孩
的眼角滚落。

  见二女都已经得到高潮,浑身瘫软,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可自己因为是第
二次勃起,到现在还没有要射精的感觉。他试着继续抽插,可很快就被桑籍阻止
。她整理着额前的碎发,娇笑道:你个坏弟弟,还来?姐姐可受不了了,你让我
歇会儿嘛。

  不嘛!姐姐,我这还难受着呢。见到事不可为,阿木尔使出干妈教的招数,
撒娇。

  看到阿木尔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桑籍无奈,好啦好啦,姐姐帮你,但你先拔
出来。阿木尔听话的把鸡巴从温柔乡里抽了出来,抽出瞬间桑籍又是一阵抖动。

  桑籍让阿木尔坐好,而自己则依旧躺着,一双白嫩小脚伸了出来,先是在弟
弟身上游走一圈,再到乳头上打转,最后落在了挺立的肉帮上。小脚柔软灵活,
肉棒依旧湿滑,借着爱液一只粉白的脚丫夹住肉棒,另一只则用脚掌在龟头上摩
擦。

  嗯~阿木尔感觉自己像是被大姐姐调戏玩弄的小男孩,羞耻感和快感互相纠
缠。一双小脚灵巧的先像手一样,温柔的呵护着爱抚着他的肉棒。

  怎么样啊?舒服吗?你不是喜欢姐姐的脚吗?那姐姐用脚丫满足你好吗?阿
木尔舒服的无法出声,只能猛的点头,表示赞同。哼~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桑
籍得意的笑道。两只小脚不停变换,一会双脚夹住肉棒上下撸动,一会一只脚夹
住另一只脚揉搓,玩的不亦乐乎。可不一会桑籍就有点累了,发现一旁的吉玛正
有滋有味的看着儿女的快乐好戏。不由得气道:阿妈,你看他呀,我都有点累了
,他还是不射,你倒是来帮帮我啊。

  好好好~我也来帮你。顿时四只小脚在阿木尔的肉帮上,上下其手。各自分
工,一对撸动鸡巴,一对负责挑逗蛋蛋,或乳头。果然,是母女俩,吉玛的脚型
简直和桑籍的一模一样,只是稍微大了一号。但皮肤同样细滑白嫩,五根脚趾纤
细干净,连脚跟部位都很嫩滑。就在四只小脚的共同努力下,阿木尔羞耻的射出
了精液。一道道白色汁液喷射而出,落在了母女俩的腿上身上。可桑籍的小脚依
旧不依不饶的夹着弟弟的鸡巴,直到阿木尔求饶,才肯放过。

  深夜,阿木尔和桑籍一边一个都趴在吉玛的肚子上,听着里面的动静。阿木
尔好奇的问:干妈~你说你肚子里的小家伙是妹妹呢还是弟弟呢?当然是妹妹!
等她长大了,我要给她扎辫子。还不等吉玛说话桑籍就抢先道。

  吉玛咯咯直笑,阿妈都不知道他是男孩还是女孩,你是怎么知道的?

  桑籍大眼弯成月牙,露出两个酒窝。嘿嘿~我就是知道,不信咱们就看看。

  我觉得吧,如果是个弟弟也不错,阿木尔听着干妈肚子里的咕噜咕噜声。笑
道:等他长大了,我可以叫他骑马射箭,打猎放马。

  哼~跟你有什么好学的,你那点骑术,还不如我一个女孩子呢。桑籍揶揄道

  阿木尔坏笑着还嘴:诶~谁说骑术一定要骑马啦。

  骑术不骑马骑什么?桑籍纳闷。可很快就反应过来,好你个小坏蛋,看我怎
么收拾你。

  桑籍飞身把阿木尔扑倒,两人顿时在床上闹做一团。当然最终还是阿木尔找
到机会再次插入姐姐的小穴,这才把桑籍制服。

  第二天一早,阳光射进大帐,照射在三具赤裸的肉体上。由于阿木尔精力旺
盛,早早就把母女俩人拉起来晨练了。这一次阿木尔躺在床上桑籍坐在他的肉棒
上,干妈则骑在他的脸上。坐死你个坏蛋,我想多睡会都不行。嗯~坐死你。

  桑籍每坐一下,嘴里就会含怨的念叨一句。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