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任】(27)重新燃起的希望(纯爱、后宫、慢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羽化成仙
2021年6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8254

  10月9日,星期六。大周六的我想睡觉,为什么要拿这么好的日子来考试
啊?不应该让孩子们过一个国庆2。0么?

  而且我今天早上仍然没见到解梓甜……

  从7点半开始上课变成了9点开始考试,只要老师发卷前进入考场就可以,
搞得我连在公交车站守株待兔的机会都没有。

  这倒霉的月考还是打乱了考场的,看着头顶高二(6)班的班牌我的怨念愈
发沉重。昨天想进进不来,今天我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可班里别说是肯定不会出
现的白雪静,连个相熟的同学都没。

  解梓甜在哪个考场啊?好想去找……但是门口签到的那个老师一脸严肃地进
一个划一个,实在是不方便随处走动。要知道今天为了模拟考场密度,高中三个
年级的教室全被征用了,让我现在出门在三层楼的范围内从三十个教室里找出一
个人来……动静实在有点大。

  等着老师发卷子的功夫我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不知道白雪静平时坐哪个座
位。靠墙有一排给学生用来放书和杂物的小储物柜,只标了学号也同样不知道哪
个是她的。

  百般无聊中第一科语文的试卷终于发下来了,昏天黑地埋头一通作答,感觉
难度尚可。

  沉下心来答卷子让我的心情恢复了不少,最关键的是从现在开始直到下午考
数学的几个小时,全部都是我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地找过去,
终于在三楼过道另一头的教室看到了解梓甜的名字,然而……人又没在!

  不同于早上在车站等待会被迟些上班的我妈发现,现在的我时间极其充裕。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我等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到广播里都通知可以去食堂吃午饭了
也没见到解梓甜回来。要不是跟班里另一个同班同学确认了下,我都要怀疑她今
天会不会没来参加考试了。

  跑到食堂食不知味左顾右盼地吃完了午饭,我又一路跑回三层继续蹲守,一
守就守到了下午考试的进场铃响起……

  于是下午虽然考的是我擅长的数学我也保持不了淡定了,满脑子都是甜甜去
哪了,甜甜怎么了。两个小时下来虽然勉强答完,但是好几道题的结果不用跟别
人对题我就知道绝对是做错了。

  交了试卷逆着人流一路冲上楼,可到了解梓甜的考场都没遇到她。拦到了中
午那位同学才知道解梓甜下午临发卷子才肿着眼睛回到班里,临结束十分钟就提
前交卷走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语文或者英语她提前交卷还有可能,数学她绝不可能做
这么顺利,更何况眼睛都肿了,傻子才看不出有问题!

  我没再发什么短信,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被直接挂断了,我不死心又拨了一个过去,这次响了许久才终于接通。

  「喂,甜甜?你怎么了?」我急切地问道。

  「……」电话那边并没有回应。

  「甜甜?能听到么?你现在在哪?」虽然没有得到回答,但听筒里隐隐传来
的环境声让我意识到她应该正在公交车上,于是我一边玩着命地往校外跑着一边
对着话筒喊道。

  「……」那边还是没有回应,但是我觉得她似乎有点呜咽的声音。

  「甜甜,你说话啊!你出什么事了?我马上到校门口了,你是在回家的车上
么?」我一路下着楼的同时朝着话筒呼喊着,不知是着急还是下楼梯时的振动,
我的说话声也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宇……我没事……就是没考好。我马上到家了,睡一觉就好了,你
好好复习……别管我了……」甜甜的声音终于断断续续地传来,不过一听就知道
一定是隐瞒了什么。然而想到她外柔内刚的性格,我看她不想说也没有再继续追
问,只是叮嘱道:「那甜甜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叫我,我立马下来。」

  「嗯……」电话那边的解梓甜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登上公交车,到站下车,进楼上电梯,直到电梯停下时心乱如麻的我才发现
我按下的是六楼。

  没有犹豫下了电梯,来到了解梓甜家门前就看到门上贴了张纸条,上边用娟
秀的笔迹写着:「小宇我真没事,你回去吧!」

  看着解梓甜预判我举动的留言,我思虑再三还是没有把举到门前的手敲下去,
掏出手机发了句:「甜甜我看到留言先回去了,随时叫我,我一直都在。」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去看明天考试的科目,确切地说
我干什么都不可能静下心来。

  虽然从解梓甜的话来看这次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但我能够感觉到她需要
我。

  可是我不知道我现在该做什么……

  10月10日,星期日,昨天晚些时候解梓甜给辗转反侧的我回了一个「嗯」,
然后心情放松下来的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今天的科目是上午理综下午英语,当然对于我来说这不重要,我提前了一些
出门直接去了解梓甜的考场。

  这次终于见到她了,她正坐在座位上看复习资料。感觉到我的视线,她抬起
头了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改成了趴在桌上把资料
放腿上的姿势回避了我的视线。

  我不甘心地又站了两分钟,直到监考老师开始注意到我了才转身走向了自己
的考场。

  虽然问题还是没有被解决但是看到解梓甜的出现我心里踏实了不少,理综发
挥不错。

  如果我再次赶到解梓甜考场时能遇到她就好了……

  「甜甜你去哪了?」不放心的我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和宋瑾琪在一起聊天,你回去吧别等我了。」这次很快回复就发了过来。

  和女流氓在一起啊,虽然很希望是和我在一起,但我还是挺感谢她此时能陪
在解梓甜身边的。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英语考得一般,估计算是我的正常水平吧。我又一路
逆着人流冲到了解梓甜班门前,不过她还是已经走了,这教学楼一层四个楼梯的
设计对于找人实在是不太友好。

  本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我回想了一下宋瑾琪的考场位置,似乎是在三层的另
一头。

  然后我就看到了空空的教室里趴在桌上小声哭着的女流氓……

  我直接被吓到了,同学三年大多数人连她少女心的一面都没见过,我应该是
第一个见到她哭的。

  权衡了一下现在跑去车站追解梓甜的可能性,然后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没法无
视眼前的场景,走进了教室里。

  站在宋瑾琪身旁,正思考着怎么询问发生了什么,发觉有人靠近的她就自行
抬起了头。看到来的是我,宋瑾琪二话不说直接在我的目瞪口呆中环住了我的腰,
一头扎在我肚子上哇哇大哭起来。

  我去这是什么展开?!女流氓这不符合你的人设啊!还好锤在我胸口的一记
铁拳让我恢复了一点真实感,小拳拳锤死镇关西才是正常的。

  「你这是怎么了?」虽然疼得直嘬牙但我还是在她第二拳锤完抬手准备锤第
三拳之前问出了问题。

  宋瑾琪仰起梨花带雨的脸来,看了我一眼,刚要说话又扭头看了下教室中一
前一后的两个摄像头,都到嘴边的的话改成了一句「你找个没人会看见的地方!」

  我去这是要干什么?!女流氓你这是要办了我是怎么的?我脑子里一瞬间闪
过无数香艳画面并在其中女主角化为宋瑾琪的一刻破碎成渣。同时我也在思考着
哪没人,这点考完了试估计除了六层教师办公室那层一堆老师在加班批改试卷外
应该都没人。

  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和白雪静激情互吹又捅过唐琪格屁屁的我们学校女厕所这
一神奇存在,考虑了一下被女流氓抽死的可能性后果断排除,太隐秘的地方适合
偷情的同时也适合灭口啊!

  情欲和求生欲交错之间一道灵光闪现,我拉着她一路吭哧吭哧跑上了七楼,
不过不是中间主楼梯所对的图书馆正门,而是大楼两侧副楼梯对着的后门。

  月考期间图书馆肯定是不开的,所以七楼应该没人,即使有人也不会跑到平
时都被关着的后门来。而如果女流氓等下暴起伤人的话,往下跑一层就是教师办
公室,能够给我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

  反复确认了没有隐患的我看了一眼已经坐在了楼梯台阶上并且在爬楼过程中
情绪稳定了一些的宋瑾琪,充满好奇地问道:「说说呗,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除了昨天上午的语文以外全考砸了……」被我问起来伤心事宋瑾琪
一下又有要开始哭的趋势。

  「你英语考砸啦?」这条信息的爆炸性让我没忍住直接下意识地确认道。

  「……嗯……」宋瑾琪承受了我的会心一击,直接答应一声抱着膝盖把头埋
进去。

  知道说错了话的我赶紧在她身边坐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
事,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就是一时失手,你底子在那摆着呢,下回考回来不就得
了。你想想我,我英语打从初中开始就没好过……」

  「可是你除了英语都挺好啊!」一声有力的反驳穿过大长腿的阻挡直接打断
了我。

  我竟无言以对……这个除了英语没一科拿得出手的渣渣啊我该怎么挽救你…

  本来想说我昨天下午数学也没考好的,但是一想起解梓甜,我的情绪也跟着
低落下来。而且我现在还没法找她问解梓甜的事,搞得我也被她传染得情绪直线
跌落。

  本来等着跟我吵架的宋瑾琪没听到我说话,偷偷露出一只眼睛看了我一眼。
看到我也一脸惨淡呆若木鸡的模样,本该产生的胜利喜悦感也消散一空。想了想
直接歪过身子趴在了我腿上,一边锤我的侧腰一边接着埋头抽泣。

  宋瑾琪的力量跟我一样都是3点……侧面的肋骨被锤得好疼啊……

  吃痛的我反应了过来,不过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抓住她的手腕等她先哭
过了这阵再说。

  于是静寂的七楼楼梯间就出现了这么一幕:一对男女学生坐在台阶上,女生
趴在男生怀里哭,男生一手握着女生手腕,一手轻拍着女生肩膀……

  这什么诡异的画面啊!太温馨了以至于接下来发生点什么学生题材的黄片剧
情都好合情合理的样子!

  再加上宋瑾琪身子侧卧着裙子被拉了起来,一条大长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
我的眼前,以至于因为考试不需要跑动而选择的浅黄色纯棉内裤都露了一点出来。

  小兄弟直接抬起身来顶在了宋瑾琪脸上,并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打断了她
的哭泣……

  可能我真的得考虑下去下边避难了……

  「流氓……」抬起头来看了眼是什么东西的宋瑾琪红着脸给出了两字评价,
然后终归是没能豪迈到重新趴回去。

  场面一下陷入了平静,她坐直了身体但是一直在偷偷拿余光瞟我的裤裆,我
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视线不时忍不住扫下她的长腿。

  「它怎么还没下去啊?」感觉过了几分钟,羞涩感消退下去的宋瑾琪女流氓
劲上来了,充满惊讶地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这让我咋解释?不过还没等我想出解释,女流氓就得寸进尺地说出了惊天动
地的第二句话:「让我看看呗!」

  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裆部,一脸见鬼地看着她的脸,「不行!」两字脱口
而出。

  宋瑾琪的手都伸过来了,被我阻挡之下一脸不开心地说道:「你都把女孩子
身体看遍了,让我看下男生那东西长什么样怎么了?」

  这什么见鬼的逻辑!我内心咆哮着,坚决地回拒道:「我又不是把你看光了,
凭什么让你看啊?」

  「那我也让你看!」少女心喂了狗之后彻底放开自我的女流氓在对我潜意识
的喜欢情感驱使中一手继续突破着我的防御一手几下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露
出了里边的同款浅黄色纯棉文胸。

  居然还有点鼓?我惊讶地看着这片曾被无数男生讨论过的薛定谔空间,以至
于裤裆失守被她拉开拉链扯开了内裤,小兄弟从裤门中弹出,毫无阻碍地展现在
了宋瑾琪的面前。

  既然都这样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手伸向女流氓背后的文胸搭扣一手扒开
了那层最后阻碍的布料。

  这是真的小啊……

  没有了文胸内衬的那一大块海绵掩护,宋瑾琪最真实的胸部终于暴露了出来。
以前看小说时看到过说女孩子胸小得跟荷包蛋一样,以至于吃荷包蛋时还会去想
下那会是个什么样子,今天终于明白了。怎么描述呢……很微妙啊,你说她完全
是平的吧,又有点隆起,可你说她有吧,又连握住的空间都挤不出来……

  低头看了下女流氓已经迫不及待地一把握住我的小兄弟了,我也毫不示弱地
解开搭扣从下掀开文胸把手盖在了宋瑾琪的胸上。

  还是有点柔软感觉的啊,我用手掌压住隆起慢慢揉搓着,感受着女流氓略显
暗红的乳头在我的手心摩擦下慢慢充血隆起。

  不过不同于之前感受过的胸部,宋瑾琪的胸并不敏感,不光我没产生多大的
兴奋,她自己都没什么反应……

  想了想今天就是提前完成任务的最后一天了,我探过头去嘬住了离我较近的
一侧乳头。

  「你干嘛?啊~」我的举动吓了宋瑾琪一跳,接着终于有了轻微的哼哼声,
不过还是嘴硬地吐槽道:「你是刚出生的小婴儿么?」

  我又舔了几下,虽然没有汗味但也没有解梓甜的那种奶香,有种鸡肋的感觉,
于是松开乳头略带嫌弃地回顶道:「要真是小婴儿估计得饿死……」

  「切……」被我嫌弃多了宋瑾琪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只是说道:「我就摸了
摸,你都直接上嘴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就你那毫无亮点的胸也好意思说……心里继续嫌弃着但我嘴上还是挑衅道:
「觉得吃亏你也上嘴啊!」

  宋瑾琪看了一眼手中的肉棒,同样一脸嫌弃地说道:「那么脏谁会去舔那里
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口交。」发现女流氓在这方面完全是个雏让我一下
有了一种优越感和科普的欲望:「男女双方舔对方的那里会给对方带来很大快感
的,可舒服了。」

  宋瑾琪抬头看了下我,不像是在骗她的样子,但还是不相信地问道:「那你
和你们家解梓甜互相舔过没?」

  听到解梓甜的名字我的脸色一下黯淡了几分,只是淡淡地答道:「舔过……」

  自觉说错了话,女流氓慌乱之下口不择言地说道:「那你给我舔舔,要是真
的很舒服的话我就给你舔!」

  如此大胆的发言成功转移了我的注意,要玩这么大么!?

  「那你转过去。」不能怂,我拍了拍她屁股推着她翻了个身,改成了小臂撑
着地面撅起屁股对着我的姿势。

  「这姿势太羞耻了吧……」女流氓小声嘀咕着,但还是听话地配合着我的动
作没有反抗。

  真是一双好腿!没有直接开动,把裙子掀到腰上后我先是好好欣赏了一番。
修长笔直,没有一丝赘肉的同时又带有流畅的线条。因为常跑步的关系屁股虽然
没有那么肥美但是却蕴藏了一股爆发力,而再往上的腰间居然连马甲线都练出来
了……

  可惜人无完人,毁胸上了……

  从下往上一路看到朝下吊着都没什么存在感的胸部我终于从欣赏状态脱离出
来,一手扶住弹力十足的屁股肉,一手扒开了内裤。

  宋瑾琪的蜜穴已经有些湿润,外阴没什么肉,小阴唇也不大,颜色倒是十分
粉嫩,和经常被晒的皮肤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就导致了她的阴蒂没有被包裹得很
严,此时轻微充血之下已经挤开两边的阴唇显露了出来。

  于是我直接含了上去。

  「啊~」第一次感受这种刺激就被直攻核心使得宋瑾琪没有忍住一下叫了出
来,随着我嘴唇和舌头的挑逗声音此起彼伏难以压住:「嗯啊~好……好奇怪的
感觉~啊~一阵一阵的……嗯~这就是口交么……啊~」

  我没回答她,自顾自的埋头吸吮着她的阴蒂,扒着她内裤的手也伸出手指围
绕着她的蜜穴口转起圈来。可惜宋瑾琪的处女膜位置比较靠外,我不敢像欺负白
雪静那样把手指头伸进去大闹一番。

  「啊噢~还真的……真的好舒服……噫啊~」宋瑾琪嘴里忍不住承认着,蜜
穴口随着我手指的挤压一股股地往外流着愉悦的蜜汁。

  一道闪电般的灵感从我头脑中划过,解梓甜每次都喊疼的原因是因为出水太
少了吧?不同于白雪静那种轻轻一碰就跟泉涌似的,也不同于唐琪格那种发起情
来如潺潺流水,解梓甜哪怕被我弄得高潮了也不过是微微湿润而已。

  菊穴比蜜穴还紧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之前插唐琪格菊穴时有润滑液的辅助,
哪怕唐琪格猝不及防下夹得很紧也成功进去了,可见润滑的重要性。还没足够湿
润就被充分勃起的肉棒进行破处这种级别的挑战,活该我失败了那么多次还差点
溺死在温泉里……

  终于开窍的我大喜过望之下愈发卖力的进攻起来,爽得初次体验下的宋瑾琪
婉转娇啼连绵不断,原本还是有些湿润的花园眼看着变得一片泥泞:「啊~好棒~
下面好舒服~哦啊~」

  分神想着验证润滑的事情,我用手指沾了些流淌出来的淫液,悄悄地朝着上
边紧闭着的干涩菊穴伸去。

  「呀!林宇你干嘛?」刚一触碰宋瑾琪就控制不住地一声尖叫了起来:「嗯
呀~那里不能碰!要尿出来了!啊!」

  没等我碰到菊穴的手指完成涂抹宋瑾琪的身子就紧绷了起来,一道清澈的水
流从蜜穴口短短地射出。虽然没喷到我脸上但还是着实惊到了我,这菊穴也太敏
感了吧?

  感受着人生初次高潮的女流氓已经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地上,下半身也改成
了靠膝盖和脚共同支撑,五体投地地一抖一抖着。

  「怎么样?舒服吧?」我调笑地问道。

  「舒……也就那样!」下意识地想说舒服的宋瑾琪想起了承认舒服就要同样
给我口交的事,忙不迭地耍赖道。

  「呦?还敢不认账?刚才好棒好舒服喊个不停的是谁啊?再说我今天可知道
你的弱点在哪了……」嘴上毫不留情地戳穿着女流氓的谎言,我的手指重新顶在
了她的菊穴口上。

  「别……啊!」宋瑾琪还未来及发出惨叫,我就凭借刚才的润滑挤开肛门的
恬约肌插了两个指节进去,可惜她条件反射太快,肛门收缩直接卡住了我的手指
关节。

  虽然用点力气的话也能硬插进去,不过辣手摧花的事还是干不出来。但我还
是作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凑到她脸旁问道:「说,承不承认刚才很舒服?」

  宋瑾琪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生怕稍有放松被我成功捅进菊穴,只得小心翼
翼地答道:「承认……」

  「承认什么?」

  「承认你……你给我口交很……很舒服……」女流氓罕见地一脸衰败地答道。

  「算你识相,接下来该干什么知道了吧?」大获全胜的我洋洋得意地说道。

  「那……那你先出来……」宋瑾琪细声细语地哀求着。

  既然赢了自然没必要继续威胁她,我「啵」的一声拔出了手指。

  「啊!」惊呼一声解除了菊穴威胁的宋瑾琪终于松了口气,先是一脸戒备地
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脸不情愿地看了我一眼,扶正了我的肉棒弯下腰去。

  「等下!」突生警觉的我喊住了她的动作,在她一脸疑惑中凑近她的脸警惕
地告诫道:「你要是弄伤了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宋瑾琪
脸色慌乱起来,相爱相杀这么久了,我能认不出来她被我戳破了心事的表现?

  说时迟那时快,被我看穿计策的女流氓一把抓上书包站起身就往楼下跑去。
没想到她逃得那么果断,我的反应慢了半拍,没能拽住她。起身正要去追,却发
现小兄弟还在外边支棱着。待到我拉上裤门追到六层,她都已经跑到五层了。

  虽然平地上我比她能跑但那也是胜在耐力,下楼的话我是肯定追不上的……

  「叮!」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我从一层的电梯门里走了出来,给了正从走廊另一
头喘着粗气跑过来的女流氓一个让人绝望的笑容。

  不过到了这里我也没法做什么了,放学后被摄像头拍到偷偷坐电梯下楼还不
至于怎么样,被拍到在教学楼一层大厅猥亵女生可就不得了了……

  不过女流氓明显没想到这点,绕着柱子小心翼翼地躲着我,生怕我暴起把她
按在地上就地正法了一样。最后直到出了校门到达站台看我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
她身后没做什么才终于智商上线反应过来,朝我投来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怎么?不服啊?」我说着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扭过身来。因为出来得比较晚
站台已经没有别的学生了,下班点又没到,四下无人我一手搂在她的屁股上,一
手搂住她的头亲了上去。

  「唔嗯……」此情此景几天前才发生过,不过这次强吻和被吻的双方调换了
过来。第二次接吻的女流氓依旧生涩得不行,接连顾此失彼被我破开牙关侵入了
进去,捉住细舌一通吮吸,直被我吻得两腿发软站立不住。

  松开她的舌头,看着明明跟我差不多高却勾着我的脖子挂在我身上一样的宋
瑾琪,我拍了拍她的屁股指着她身后正要减速进站的公交车说道:「这个算利息,
下次再跟你算账!」

  女流氓松开我的脖子,欲言又止地看着我,「哼!」了一声抬手在我胸口上
狠锤一拳。接着不容我反击转身逃上了车,朝我摆了一个鬼脸躲去了后车厢。

  目送公交车远去,感慨着自己最后还是没忍住感情债越欠越深的我回想着刚
才听到的提示声音:「试炼二基础目标已达成,因试炼者在十天内完成目标,本
月所有奖励点数额外增加100% ,当前点数11400,(任务完成2000
单次碰触乳头200×5舔舐胸部超过10秒400×5不间隔衣物触碰阴部2
00×5- 重复对同一位女性侵犯600)×时间奖励200% 上月剩余600,
提前触发试炼三所获分数待完成后统一结算。」

  攒够兑换催眠硬币的点数了……

  不过我没有立刻兑换,之前兑换金卡已经确认了物品会在兑换瞬间直接出现
在我手里,随用随换就可以,还能避免刚兑换完金卡接着发现需求没了的悲剧再
次发生。

  为什么我会觉得没有兑换催眠硬币的必要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种
预感,也可能是内心中对使用道具改变甜甜这种行为的抗拒吧……

  因为和女流氓偷情回家比正常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打乱了我去找她的计划,
但我还是一边等车一边给她发了条「甜甜你到家了么?」过去。

  「我和我妈去外边吃饭了,别等我了。」没过多久解梓甜的回复就到了。今
天虽然还是没能说上话,但是我感觉经过一周的时间她的气还是消了一些,至少
愿意搭理我了……

  这让我瞬间燃起了希望。接下来的一周趁着考完试的机会,我要各种主动出
击,哪怕软磨硬泡也要挽回我们摇摇欲坠的感情。这几天和几位女孩的亲密接触
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或许我喜欢的女孩很多,但如果要在其上加一个「最」字,
那一定非解梓甜莫属。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