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图 第八章(中)】(长篇母子,纯爱,丝袜,魔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轻狂似少年
2021年6月12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262 字

  ps:这是最后一次在人生区发文了,之前发现我字数够了可以去文学作者
区发文了,所以这次天魔图的更新就算是跟大家在人生区的一个告别了;当然所
谓伊人这本书也会在文学作者区发布,毕竟我已经想好了后续的剧情了;

  许久没有更新天魔图了,可能状态不一定能找回来,但是剧情的设计上是比
原来更成熟了,这一章出现了猪脚的母亲,也预告了下面的肉戏,猪脚也觉醒了
不知道是什么能力的能力;这一章不算是真正的肉戏章节,只是把剧情先写下来,
肉戏要下一章来,基本上是暧昧加上两个女人的肉戏了,韩教授的潘金莲时间也
会在她逆推猪脚的时候结束,当然这是相当于预告一下了;猪脚的母亲不久就会
登场了,只不过她的出场方式可能有些怪异,毕竟她是一个一直活在被别人追杀
的生活中的女人,一个半辈子都在挣扎的女人;

  这一章第八章的剧情就是猪脚觉醒,母亲角色引入,兵主马上退场,韩教授
将会逐渐成为吃重角色,第九章下面几章就是涂敏的章节了,会有不插入的肉戏,
我觉得不插入写肉更刺激!

  「你还在看着?」一个非常尖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你不能欺负别人,
就不敢当英雄了是不是?」他的嘲讽非常犀利狠毒,刺激的我全身都哆嗦起来。

  西门庆抖了抖瘦小的身体,冷淡的看着厕所隔间里面的一对男女,看着许璐
哆嗦着给武郎解开裤带,将休闲裤放到了他的裤脚。看着武郎十分嚣张的影子倒
映在洗手间的门上,因为他微驼的背部显得更加扭曲,如同一个爬行的四足野兽
般张牙舞爪。

  「你装什么逼,你踏马一个勾引别人妻子的大官人,」高俅十分不屑的嘲讽
道,

  「他想着看热闹呢,这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反正不嫌事大,」石秀撇撇
嘴,斜眼看了一下西门庆,

  几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的突然一起闭嘴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不知道躲到哪
里去了。

  一个美艳的冷艳女人的脸在我面前迅速放大,几乎跟我只是相隔了几公分的
距离,然后她异常暧昧的抱住了我的粗腰,就像一对生死不分的恋人一样抱住了
我,让我所有的冲动都被她看似柔弱无力却如同牢笼般的双臂锁死了。

  「你哪里也别去,好好看着,乖啊,」她踩在瓷砖上仰视的看着我,在我刚
想要反抗的时候,突然踮起高跟鞋在我的耳朵里呵了一口气,这口气让我骨酥筋
麻,让我全身如同被抽掉了脊椎骨一般彻底失去了任何反抗这个女人的力气,

  「韩教授,你放开我啊,许老师要被他,要被他,」我盯着隔间的许璐正哆
嗦着双手要握住了武郎的肉棒,目眦尽裂的恳求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流眼泪了,
只知道此刻的我一定十分卑微十分可怜。我的声音颤抖而无力,就像此刻被韩胥
禁锢在她双臂下就像一个被圈养的畜类。

  「跟你没关系,」韩胥丝毫不管我此刻狰狞的表情,「你心里面在想什么?
是不是在骂我?」她似笑非笑,此刻神态已经十分反常,就像一个完全陌生的女
人一般,神情中带着一些完全不似平日的癫狂与放肆,

  「你想救她吗?」韩胥好像明知故问一般,

  我可怜的点着头,眼泪被我点头的幅度而被我甩在了手臂上,灼热的我心脏
都疼痛起来,

  「你想救她,就让我看看你的心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韩胥吐着舌头在我
耳边循循善诱,

  我下意识的点头,丝毫没有想这句话所代表的是多么致命的行为,将会有我
失去生命的可能。

  韩胥呵呵一笑,把拢着我的脖子的一只手空出来顺着我的腰居然摸上了我的
胸脯,用细长的指甲摩挲着我胸前的伤疤,「我想看看你的心是不是像你的嘴巴
那么真诚,」

  她无视我此刻已经泪流满面的看着许璐终于跪在武郎面前,无视瓷砖的冰凉
与坚硬,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终于颤抖着接住了武郎下垂的短粗肉棒,无视我接
近崩溃的当下,一双媚眼一咪,终于五根手指如簸箕般张开像闪电一般插进了我
的胸口,摸在了我的心脏上。

  我被她这一下子掏心般的插进胸口却没有丝毫的痛感可言,我只感觉自己飘
飘欲仙了,好像下一刻就要飞升到天堂。

  只是这一刻的销魂却非常短暂的结束了,韩胥手极速的缩了回去,她看着手
指上的两滴如同火焰般燃烧的血液双眼发光,「就是它们,就是它们,我成功了,」
她松开此刻被她开膛破肚的我,任由我如同一具失去了正常思考的僵尸一般,扭
曲着走到卫生间隔间的门前用肩膀撞开了门,朝着许璐与武郎所在的隔壁残疾人
专用的隔间走去。

  韩胥在我的身影消失的时候十分贪婪的一口吞下了一滴火焰般攒动的血液,
顿时她的面容变得十分扭曲,她的半边脸十分正常,是韩教授那张平时言笑晏晏
的脸;半边脸十分妖艳放荡,是潘金莲那张桃花春水的脸;这两张脸如此分裂的
表演着各种表情,终于在韩胥一阵压抑的呻吟中那张正常的脸慢慢的侵蚀了剩下
的半张脸,恢复了女教授的面目。只是在她剧烈喘息的高耸胸脯逐渐恢复平静之
后,一只拼命抓着隔板的五指终于放了下来,留在隔板上的是五道长长短短的抓
痕异常惊心动魄。

  「这小子的精血太霸道了,老娘这点神魂差点被烧死,好在他现在是最虚弱
的时候,老娘总算可以不用回到那本破书里面了,去他妈的兵主哈哈,老娘自由
了,」韩胥自言自语道,她此刻十分癫狂,如同放飞自我一般,

  「就是老娘以后要认那个小坏蛋当主人了,无论如何都不甘心,也不知道他
去隔壁发什么疯了,」韩胥神游了一阵子,终于想起来高昂去隔壁的残疾人专用
隔间了,赶紧去找高昂,却发现他昏迷在许璐怀里,武郎则不知去向了。

  「高昂,你不要吓唬许老师啊,」许璐在高昂耳边叫着,好像天塌了一样,

  「你没事吧?」韩胥试探着问道,

  「没事,」许璐支支吾吾的,好像要刻意的回避韩胥的问题,

  「他怎么回事?」韩胥有些恶作剧的问道,眼见着高昂胸口上的伤口迅速愈
合了,如同一个奇迹一般,只是他衣服上的鲜血仍然那么刺眼。

  许璐没说话,扶着高昂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中年美妇抱着武郎
在那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呼喊,「儿子你怎么了,儿子你怎么回事,不要吓唬妈
妈啊!」

  眼见着武郎脸色苍白的躺在他妈妈的怀里,许璐想起方才高昂一把拽着武郎
就把他扔到外面的小便池边,武郎的头恰好磕在了小便池上,那一声「嘎啦」的
响声伴随着武郎的闷哼,让许璐又是快意又是忐忑,只是武郎居然没有昏倒,怎
么会跑到外面被他妈妈撞见?

  韩胥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拉着许璐高昂进了包间,只是进包间的那一刻韩胥
偶然的一撇才发现高昂衣服上的血迹居然慢慢消失了。只有有些褶皱的T恤,除
此之外就好像方才他被开膛破肚的事故完全没有发生一样。韩胥不由得双目圆睁,
她知道这个少年已经接近觉醒了,因为只有觉醒的裁缝才可以消灭掉自己的生理
痕迹,至于他为什么还没有觉醒这一点韩胥还不太理解。看来让他当主人还不赖,
起码已经可以自保了。

  我被许璐扶着回了包厢里面,几个闺蜜正在胡乱闹腾,丝毫没注意到我跟许
璐两人的进来,倒是韩胥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我的意识此刻分外清醒,却感
觉自己无论如何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我看着许璐有些苍白的嘴唇,想到我冲进
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她已经用手握住了武郎的肉棒,然而我不知道她究
竟有没有给武郎口交,现在的我没有任何能力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一些场景,现在
的我连个废人都不如。

  究竟许璐有没有给武郎口交?这是一个让已经只剩下意识还存活的生物顽强
思索着的问题,好像许老师被我英雄救美之后她如果被武郎玷污了就说明我的失
败,说明了许老师已经不贞了,说明许璐的女神形象已经崩塌了。好像我天然拥
有着审判许老师的权力一样,我知道如果许老师给武郎口交了,甚至她终于屈服
了被武郎操了,可能最看不起她的就是我了。

  胡黎黎看着许璐把我拖到一边的沙发上葛优躺着,终于还是问了许璐我有没
有事,许璐遮掩了过去之后,胡黎黎就完全当我不存在了。我在心里冷笑着,这
个女人与其说是我的养母,不如说是我的仇人。自从我那一次越轨的行为之后,
她就恨不得我意外身亡,现在看我一身狼狈如同行尸走肉的躺在沙发上也不管不
问,她真是够心狠的。

  此刻的我在意识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的判断,我宁愿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如
此刻毒,我完全没有了以往可以站在她的角度思考的大度与清醒了,我感觉自己
好像站在了这具肉身之外审视着自己,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唤醒这具肉身,
在他醒来之后将会失去我的控制。我甚至觉得我在刻意的让这具肉身沉睡下去,
因为我害怕这黑暗而莽撞的肉体再次出现,就像那个夜晚的我一样,带来无尽的
淫乱,带来难以收场的结果,这种乱伦的黑色恶果我尝试了一次已经被胡黎黎的
冷暴力折磨的痛苦不已;我不敢再来一次!

  「高昂,你要不回家吧?」还是许老师知道关怀我一下,一边的胡黎黎完全
就当我不存在一样的,不管不顾我的死活,

  我无力回答许老师的问题,只是眯着眼睛仰躺着,耳边传来韩胥大大咧咧的
呼喊声音,「哎呀,姐妹们,来摆个pose,咱们来个合影吧,」韩胥好像在
张罗着几个闺蜜来场合影,她们还想招呼许璐,被许璐推脱说不舒服推辞掉了。

  「嗨,茄子,」她们欢呼着,笑闹着,而我则陷入一种如同深度昏迷一般却
保持着意识清醒的诡异状态,并且我还可以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包厢里面的几个
女人的表情。

  「耶,小家伙,你快要觉醒了奥,」那个诡异的女声再次响起在我的脑海里
面,和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样的是,此刻她的声音却如此的清晰,如此的贴近,好
像在这个城市的某一处响起,

  「你在找我吗?」这个女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你居然可以通过神识搜索
我的肉身所在,你究竟是什么能力这么奇葩啊?这么多年的裁缝界也没有你这么
变态的啊?世道不太平了啊,你这种妖孽都出现了,」

  「你到底是谁?」我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一处雾蒙蒙
的场所,

  一个模模糊糊的女人从空中降落下来,她衣带飘飞,犹如飞天一般,围绕着
懵懂的我环绕纷飞如同一只蝴蝶,她的脸我时而看得清楚时而看不清楚,好像一
场梦境一般笼罩着我。

  「我是谁,你怎么就忘记了?」她赤足站在我面前,脸上蒙着白色的轻薄纱
巾,只露出一双细长流波的媚眼在看着我,

  我拍拍脑袋,这不是画里面的那个女人吗?

  「你是那副画里面的?」我试探着问道,

  「你说对了一半,小家伙,等你真正觉醒了,就到酒吧来找我,你知道是什
么酒吧的,你知道的,你曾经去过那里,」她缓缓地消失在雾气里面,声音越来
越悠远。

  「你先别走,」我突然一声大吼,她刚要消失的身影重新凝聚在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美女一脸搵色我知道我打断她拉风的离开显然让她感觉很受伤,

  「你还有什么事?」这下子她丝毫没有方才的魅惑,反而有一丝刁蛮任性的
脾气,

  我刚想开口,谁知道这位大小姐居然补刀了一句,「有屁快放!」

  我被她这句话噎得差点喘不开气来,终于还是忍耐了要发火的冲动,「经常
在我耳边嘀嘀咕咕的女人是不是你?」

  「怎么了,你个小坏蛋,你没人教育,本大小姐就教育一下你,当年我可是
抱过你的,你妈都没有我对你好,你长大了就这样子对我?」我被她一番嘲骂怼
的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但是我也知道,以前经常在我脑海里出现的那个无比正义无比圣母的声音就
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发出来的,我本来还想再来个恶作剧把她叫回来的,可是人家
这次直接连个特效都没有就消失了,我只有目送芳尘去。

  「高昂,」一个女人突然朝我耳朵里面吼了一句,我「啊」的一声惊吓着站
了起来,四周的几个美妇人都惊诧的看着我,始作俑者却仪态悠闲的安慰我,
「坐下坐下,你激动什么,是不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美女在一个屋里面?」韩教授
一把把我拉着坐了回去,我这才恍然回过神来,方才的似真似幻的场景让我一阵
惶恐,可是那个场景的所有的细节我却记得一清二楚。那副画里面的女人怎么会
突然出现了,她说的那个什么酒吧我怎么记得呢?

  我还想继续想下去,谁知道韩胥突然在我的脸上呵了一口气,带着兰花的清
淡雅致的味道的口气让我一阵意乱情迷,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别走神,好
好看大戏吧,」她说完这句话就扭身走出了包间,在出门之前还给了我一个意味
深长的挑逗眼神,让我更加摸不著头脑。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青年坐在KTV大厅的休息座椅上无聊的打量着周围的环
境,他作为一个职业的裁缝,一个不近女色的男人,显然对于这种满是红男绿女,
放眼都是短裙黑丝的诱惑有些吃不住,居然一连擦了几次脸上流下来的冷汗。他
的反常举动很快吸引了一个小太妹的注意,看着青年面前摆着的一瓶矿泉水,虽
然眼神中散发了一些蔑视,可还是走到了青年的对面坐了下来,

  「帅哥,一个人啊?」她搔首弄姿着,而对面的男青年却对她视若无睹。

  「帅哥,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就这么差吗?」小太妹显然被男青年激怒了,
居然走到青年旁边直接坐进了他的怀里面。

  兵主显然被她这一下无比狂放的亲密行为刺激到了,暗暗的一口淤血从胸口
冲出,被他硬生生的压制在口中,没有喷出来,不过还是有一道血痕从他的嘴角
渗透出来,

  自从上次兵主被独孤偷袭了一波,可谓是元气大伤,如今就是一个小姑娘的
亲昵举动都让他难以招架。只是此刻的兵主却误会了,这次吐血只不过是潘金莲
已经脱离了他的傀儡术的控制而已,而他却因为这个小太妹的举动而阴差阳错的
误会了。

  一番推拉之后,兵主十分狼狈的从小太妹的性骚扰中逃了出来,他面红耳赤,
慌不择路的走开了,背后的男男女女肆意且大声的嘲笑让他更加羞愧无地。好不
容易摆脱了小太妹的纠缠,就看到一对母子在拐角阴暗处低声争吵着什么——

  「你被他打成这个样了,你还不让妈妈去找他?你做了什么亏心事?」穿着
白色长裙,打扮的异常贤淑的妈妈训斥着儿子,

  「是我自己跌倒的,」儿子还在犟嘴,

  「你好意思吗,你看看你,额头都肿了一大块,你告诉我是你自己跌倒的?」
妈妈显然失去了耐心,跟儿子吵起来了,

  「那个是你同学吧?他叫高昂?」妈妈这句话让少年异常激动,他非常反感
的哼了一声,这个表情显然相当于默认了,兵主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全身都激动的
发抖起来,他意识到他找到了自己傀儡术控制的对象,

  「不要你管我,总之你别去找他,」少年十分倔强的说道,转脸就要走,只
是他微微驼起来的后背显得他分外怪异,

  他的妈妈还要跟上来,少年转身盯着她,「你别管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说完这句话不理会他妈妈蹲在地上哭泣出声,径自走了。

  兵主看着少年迅速离开,忙不迭的跟了上去,好似怕这个傀儡就此消失了一
般。

  「很好,武郎,你试一试是不是感觉此刻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兵主看着
武郎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非常满意的蛊惑道,

  「蓬嗤」,武郎居然伸手把拐角处的桌子抓掉了一块边角,扔到了兵主的脚
下,

  「不错不错哦,」韩胥鼓掌走了过来,「你来到这里是要抹掉高昂的吧?」
这个名字一说出口,原本非常沉默的武郎眼神顿时变得分外凶狠,韩胥看到武郎
的反应不禁若有深意的笑了,

  兵主点点头,「你跟武郎一起去那个包厢,里面的女人你们两人分,我只要
高昂,」他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的一颗心,」说完还无比残忍的笑笑,

  「行啊,你用了傀儡术吗?」韩胥一眼就看穿了兵主对武郎使用了傀儡术,

  「不错,你们最好速战速决,这个傀儡术有很大的漏洞,它会把受术者本人
的弱点与优点都极度强化了,拖下去可能会有变数,」兵主嘱托一句,韩胥已经
自顾自的扬长而去了,武郎沉默的跟在韩胥背后,就是他的行动异常迟缓,好像
一个老年人一般。

  此刻KTV包厢里面韩胥正抱着胡黎黎唱《纤夫的爱》呢,她的双手时不时
的摸一把胡黎黎的小腰肢,这个女流氓显然让胡黎黎无可奈何,其他闺蜜则看着
两个人表演,在韩胥跟胡黎黎对唱目光相对的时候,时不时的鼓掌叫好。我坐在
一边实在尴尬的不行,索性闭目养神。

  哪知道许璐的一句话把大家从欢乐的气氛里面惊醒了,

  「武郎,你,你想干什么,」一直不在状态,完全游离于一众学姐的K歌中
的许璐最先发现了武郎,她结结巴巴的问道,还刻意的朝我使眼色,好像在盼望
我再挺身而出,

  武郎先是把放在门口的一个装着几部手机的包裹任性的扔了出去,再把包厢
的门关上,然后对着吃惊的我邪魅一笑,

  「桀桀,高昂,你今天又当了一回英雄啊,当英雄的滋味是不是非常爽?」
武郎一边缓慢的走过来,一边嘲讽着我,

  我被武郎异常怨毒的眼神一刺激,顿时忍不了了,妈的今天受了一天的气了,
受了胡黎黎的,受了韩胥的,还有闺蜜团的,还有涂敏跟她那个土味情人的,受
了这么多的气,他刚刚还在厕所里想侮辱许老师,如今他居然好死不死的找上门
来,我虽然已经觉醒了自己的能力,关键是我不知道如何调用它,此刻感觉自己
居然还不如没觉醒之前的愣头青管用,起码那时候自己也是个拼命三郎啊!

  「小哥,你怎么死心眼呢,你当初打我们几个时候的勇敢呢?」石秀十分不
屑我的犹豫,虽然武郎此刻正以接近乌龟的速度朝我逼近,半天才走一步路,跟
电影里面的丧尸一样,但是人家坚持不懈啊,而且他居然一把拽掉了一条金属凳
子的铁腿,当做武器抡了起来,一副要我好看的架势。

  「儿子,你要不然还是先闪了,反正这时候跑路也没什么,」高太尉又想占
我便宜,我没理会他,

  黑长直反应最快,趁着武郎离开了包厢门口,就想跑去开门,可是晃荡了几
下发现门被从外面反锁住了,一个瘦弱的身影不理会黑长直的呼救,自顾自的离
去了。

  KTV包厢本来隔音效果就好,之前韩胥要玩什么游戏,提前把手机都收缴
了放到门口,被武郎一下子扔到外面,这下子几个美妇都傻眼了,连报警都没法
报了。

  「妈呀,他抓我了,」黑长直发出一声尖叫,她刚从武郎身边跑过,却被武
郎一把拽住了黑丝大腿,挣扎之下武郎居然直接抓下来一块黑丝,最最尴尬的是,
那块黑丝碎片上面居然有几根细长蜷曲的黑色毛发,武郎把那几根毛发放到鼻孔
闻了闻,不由得淫荡的笑了起来,他如同醉酒一般的说着下流的骚话,「好骚的
逼味啊,味真大真提神,」说到这里居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块黑丝碎片,一脸
陶醉的样子。

  黑长直跑回沙发,看到武郎如此淫荡的表演顿时又羞又气,她还刻意的夹住
了一双黑丝美腿,还不忘给场中唯二的男子——我,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胡黎黎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看向一脸平静的韩胥,不由得怒火上来了,
「韩胥,你说说该怎么办,」她一把搂住了韩教授,神情异常狰狞,

  「你不找你儿子,你找我干什么,我一个女人,」韩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让几个闺蜜更加愤怒,「还不是你要玩什么游戏,把我们的手机都收到一起,直
接被这个东西扔到外面了,」

  「韩胥你直接献身给这个东西吧,」黑长直异常羞怒的说道,

  「高昂,」许璐居然第一时间找到了我,妈的这下好了,要我一个人救下来
六个女人,我容易吗我?

  「高昂,你装什么孙子,刚才打我的劲头呢?过来,」武郎依然保持着自己
的龟速,从包厢门口到几个人坐着的沙发也就5米左右的距离,他移动了几分钟,
才走了一半路,

  「上去吧,」,一双手突然一推,把我从沙发上推了出去,正好跟武郎大眼
对小眼,管不了谁推我了,武郎这小子走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慢,可是手上的功
夫可是不一般,他走路这么慢可是打我怎么就这麽快?我还没反应过来,那铁棍
就打在我的屁股上,疼得我直接跳了起来,

  武郎见我被他打到了,不禁狂笑起来,想不到那个猥琐的眼镜男没有欺骗自
己,今天果然可以报复一下之前被高昂殴打过的仇了,

  我被武郎打了这一下就急了,抓起旁边的啤酒瓶对着他的手臂就砸了上去,
不料酒瓶「嘎巴」一声碎了,武郎完全没有反应,又挥舞着铁棍朝我的屁股打来。

  我下意识的就是直接跑开了,躲到了拐角处,顿时在沙发上给我喝彩的一众
美妇美女不干了,因为相比起报复我,武郎显然对于眼前的几个美妇人更加感兴
趣!

  我承认此刻的我萎缩,窝囊,废物,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付眼前
这个完全刀枪不入一般的怪物,几个美妇人七手八脚的已经把桌子上的啤酒瓶,
烟灰缸,还有抱枕,能扔的都扔到了武郎头上,身上,腿上,但是完全没有什么
效果,只能看着武郎缓缓逼近她们。

  黑长直性格最刚烈也最藏不住,率先崩溃的朝我跑来,也许是因为我是男人?
没想到很快黑长直就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人心险恶,她跑到我跟前居然一把把我推
了出去,直接撞到了武郎的身上,

  胡黎黎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庞若男,你什么意思?」

  「满屋子就他一个男人,他不上还让我们上吗,」庞若男好像非常讲理的样
子,只是我被武郎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武郎异常淫荡的笑道,「你们上也可以,
反正早晚都要上,与其我上你们,不如你们上我哈哈,」他一边调戏着几个美妇,
一边异常阴冷的注视着我,

  「高昂,你今天想怎么死?」武郎好像对于自己的胜利还没有充分的准备,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被我挣脱开了,我一个狼狈的翻滚,躲过了武郎的铁棍打击,
武郎不想理会我,径直朝着剩余的几个美妇走去,他的步伐好像快了一些,

  几个美妇趁着武郎抓着我的时候都跑开散落在包厢里,只有胡黎黎一个人呆
呆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丝毫要逃跑的举动,

  「黎黎,你踏马傻逼啊,这时候你还呆那里干什么?」韩胥居然爬到了酒柜
上,朝着胡黎黎喊道,

  「黎黎,你儿子救不了你了,赶紧跑啊,」黑长直这回发善心了?

  不料武郎听到这句话马上激动起来了,「这位是高昂的妈妈?哈哈哈哈,天
可怜见啊,居然有这等好事等着我,」武郎不再理会其余人,甚至连躲在一边瑟
瑟发抖的许璐都没有理睬,径直朝着胡黎黎走去,

  在韩胥把一个花瓶砸碎在武郎太阳穴位置的时候,武郎依然浑然不觉,美妇
人们陷入了极度的惶恐之中。

  我痛苦的闭上眼,但是武郎得意的声音依然传来,「奥,这是你妈妈,哈哈
哈哈,高昂你这个王八蛋,屡次坏了我的好事,你也有今天吗?今天就是我武郎
大快朵颐的时候,高昂你好好看着我怎么当你爸爸的,还有你们几个娘们,刚才
怎么打我的,主动上来挨日,我还会大度一点放过你们,」

  武郎抓住了胡黎黎,这个事实以及这个事实背后蕴含的意思让我心底发凉,
这是我的妈妈啊,妈妈,我有多久没喊她妈妈了?就在我们因为去年那次阴差阳
错的乱情一夜之后,我们疏远的甚至不如陌生人了,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什
么都看不到了,泪水迷蒙中我只看得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小镇,一个蒙着脸的妇人
无比温柔的看着我,她用食指沾着蜂蜜不停地逗弄着我的嘴巴,时不时的把拇指
放进我的嘴里让我使劲吸允,不时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她逗弄完我终于恋
恋不舍的把我放回了摇篮里面,她提起了自己的背包,好像要出门远行一样。

  「妈妈,」还是婴儿的我居然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声音,把蒙面妇人刚想离去
的修长而窈窕的身影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她转身回来,眼神忧伤而欣慰的看着我,
「儿子,你别怨妈妈,妈妈也不想这样,妈妈不想就这么快的死去,」蒙面妇人
说着说着就哭出声来,「妈妈要去蜀地寻找那个可以救命的东西,可能咱们此生
都不会再见了,妈妈对不起你,你就当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妈妈,你好好活,」她
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了,只是她擦拭眼泪的时候把蒙面的纱巾拂落在地,虽然她
醒悟过来迅速把脸转过去避开了我,但是我还是看得见那半张异常苍老的侧脸,
她颤抖着手捡起纱巾重新戴上,她手臂上的T恤朝下滑落,露出了一段皱纹密布
的皮肤。

  「也许有一天咱们母子还能在这个世界相见,」说完这句话,她终于彻底的
离开了我。

  我在这个小镇上迅速长大着,终于在那个夜市的晚上遇到了一个美妇人。她
高冷而森严,似曾相识又好像从来不曾认识过,她在夜市的风灯中与我对视良久,
终于恍然一笑,她好像终于想起来什么一般,她的眼神好像一道利剑刺入我的脑
海,就此在我的记忆里打上了一个十分深刻的标记。这也是我开始觉醒的最根本
原因,也许这个女人就是我命运的塑造者吧?

  「孩子,你终于记起来我了?」我的世界里响起了她的声音,平淡而沉静,

  「妈妈求生不得求死不甘心,想不到你也会步了我的后尘,都是我当年一厢
情愿,以为可以借助你的力量达成那个目标;你现在一定对自己的觉醒很惶然吧?」
她好像对我知根知底一般,

  「你只需要遵循着本心,做出最本能的反应就好,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愣头
青了,儿子,你是个裁缝,未来你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你会拥有你专属的称
号,燃烧就足够了,」她的声音到此而止了,我却突然清醒过来了,整个如同幻
境的世界烟消云灭,眼前只有被武郎挟持着的胡黎黎。

  「你放开黎黎,我可以给你,」许璐看了我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些什么,她
之前蹲在地上哭泣良久,想不到如今居然是最勇敢的女人,

  「你踏马以为我会放过你,我的大肉棒早已经饥渴难耐了,先操了高昂他妈
妈解解渴!」武郎十分嚣张的说道,

  「我踏马——啊!——」武郎的惨叫声在他刚刚嚣张的宣示之后接着响起,
原来是韩胥居然趁着武郎装逼的功夫跑了下来,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踢老子的蛋,」武郎十分不服的怒吼着跪了下去,韩胥
抓着胡黎黎跑了开来,武郎迅速的站起身来,一手捂着下体脸部狰狞痛苦着,一
手却朝着韩胥的肩膀抓去,韩胥没防备被他抓在了低胸衫的肩膀上,顿时「吃啦」
一声,伴随着韩胥的一声尖叫,她的上半身的低胸衫居然被武郎直接撕成了两半,
只剩下紫色的胸罩可怜巴巴的守护着她的高耸胸脯,武郎见状不由得哈哈狂笑,
正要乘胜追击,我用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高昂,你这个阴魂不死的东西,今天小爷就先废了你,」武郎说着就要来
个过肩摔,我身体一矮就从他的腋下钻了过去,看着武郎笨重的驼背背影就踢了
一条腿出去,想不到他对我的这招普攻居然全无感觉,我跟他如同捉迷藏一般游
斗了一会儿,充分发挥了自己敏捷高的特点,把武郎气的怒吼连连却拿我没办法,
就在他急怒攻心的时刻,我一个拌腿把刚要转弯的武郎绊倒在地,直接压了上去。

  很明显我的重量太轻了,看着武郎迅速把我的身体顶起来,许璐最先反应过
来,跑过来一屁股就坐在了武郎的脖子上,把他刚要站起来的架势完全压制了下
去,其他几个美妇见状赶紧跑来帮忙,终于压制住了这个男人。

  我看着苦苦挣扎的武郎却始终无法把身上5个女人掀起来,自己不由得站在
一边笑了起来,就是几个美妇看了一眼我怎么都脸色通红的转了过去,好像我是
个流氓一样?

  「这个小流氓比我还色,天天还装英雄哈哈,这些美女你都想上吧,」武郎
嘲讽着我,韩胥立刻使劲压了一下他把他肆无忌惮的劲头压了下去,

  我顺着武郎的目光看向我的胯下,那根肉棒居然勃起到了无比高耸的角度无
比膨胀的幅度无比惊人的长度,一句话,我的肉棒显然把几个美妇人吓坏了!

  黑长直一个人可怜巴巴的躲在墙角,仿佛刚刚被武郎凌辱过一般,其实要不
是她的原因,武郎能差点挟持胡黎黎吗?眼看着几个闺蜜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多
年的闺蜜情就此烟消云散,她估计都难受死了。

  眼看着我走到她面前,她马上装出一脸凶相,「你想干什么?」

  我此刻刚刚对自己觉醒的能力有了一个初步认知,这种能力需要充能,方才
我被梦境里的那个威严高冷的女人激发了一下,才可以跟武郎有来有回的缠斗;
现在我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自然需要充能,我下面的肉棒明确无误的指示了充
能的途径,跟性爱有关的活动。可是让我怎么启齿?

  「高昂,你在那犯什么傻,我们快压不住他了,这个东西也不知道哪来的劲,
跟个怪物一样,」韩胥喊道,

  「高昂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突然萎了?」之前因为我看了底裤的红发丰满
美妇终于说话了,

  「我我——需要充值了,现在没劲了,」我没说的太清楚,但是我的那根肉
棒的勃起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你这是什么破能力,还需要给你下面充值?你忽悠人吧?」韩胥破口大骂
道,「你踏马不会是想睡女人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此刻韩胥已经急得很,
所以直接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下面的武郎居然躬起身体把五个女人慢慢的拱了起
来,许璐已经滑了下来,眼看着武郎就要把四个女人全部颠簸下来了,

  「你踏马自己打飞机吧,」最泼辣的老六眼看着武郎又要爬起身来,再也没
有了矜持,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好像混没有把一边的黑长直放在眼里,好像她不存在一
般,只是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扫过她,好像她是这个包厢里面的陌生人一般,

  黑长直显然看到了几个闺蜜刺过来的目光,那种鄙视与反感让她一阵心慌意
乱,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她咬咬牙一把把我推到地上,被短裙黑丝包裹的下
身就压在了我的肉棒上面,一阵「簌簌」声传来,她居然哆嗦着把手伸进了我的
裤子里面,把我的肉棒拉了出来,顶在了她的黑丝大腿上,不过她的大腿怎么有
地方没有黑丝?

  「我刚才被他把黑丝撕烂了,我怕走光,所以没去帮忙,」黑长直跟我说着
悄悄话,不过听她的语气怎么有种要哭出来的感觉?她因为害怕走光害得韩胥走
光,把胡黎黎抛在一边害得胡黎黎差点被武郎挟制甚至强暴,想必此刻在几个闺
蜜异常厌恶的目光下,在学妹异常冷漠的目光下,在胡黎黎冷淡的漠视下,她已
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她知道自己今天在这里要是不做出点什么补救行为的话她
基本上要面临在闺蜜圈里面社死了,更可怕的是她一个在乎脸面名声的人,这样
的打击跟要了她的命没有什么区别!

  她继续哆嗦着把我的肉棒抵在了两条黑丝美腿的根部,任由黑色的超短裙因
为下蹲的原因而上卷露出了紫色的内裤痕迹,任由我的粗长肉棒抵在了她的美腿
与内裤底部构成的三角地带,然后她开始迅速的给我腿交起来,我的龟头时不时
的被她结实的大腿肌肉夹着,还时不时的顶到了她的那两块嫩肉的开口位置,

  可是这样哪里能行?

  黑长直给我腿交了一分钟,眼见得武郎再次甩掉了波波姐,压在他身上的就
只有三个人了,在包厢里最后一件可以使用的凶器——桌子被许璐与波波姐抬着,
砸到了武郎的头上,可是武郎任由着脸上的血液缓缓留下来,依然无休无止的摇
晃着,就像一艘颠簸在风浪中的航船一般,许璐与波波姐也被他再次的摇晃了下
来,

  「怎么办啊,」黑长直眼见得局面就要失控了,不由急得哭了出来,六神无
主的问我,

  「让我插几次,」我不知道我怎么这么无耻,黑长直没什么反应,她只想着
给我素股一波,依然磨蹭着肉棒,慢条斯理的;哪知道那条内裤之前就被武郎拽
掉了系带,如今几番磨蹭之下早已经蹭到了一边,再也保护不了黑长直的小嫩逼!
她无心的朝我的肉棒一套,我也以为她的秘处还被内裤保护着,于是我挺着肉棒
朝上面顶,她也急火攻心的把嫩逼往下面迎,只听得「噗嗤」的一声带着汤汤水
水的湿润入肉的声音,伴随着黑长直捂着嘴发出一声压抑到极点的呻吟,伴随着
我的一声闷哼,我的肉棒居然被她主动的套进去半根!

  黑长直无比哀怨的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则开始装傻,「我妈妈跟韩教授要撑
不住了,」

  显然我的这句话让黑长直顿时无比哀怨的认了命,她就像一只鸵鸟一般,双
手按着我的双手,借助着身体的重量,缓缓地把我的肉棒慢慢的套进了她嫩逼里
面,直到她被黑色丝袜包裹的肥臀抵在我的卵袋上,一阵像是撒气般的厮磨,一
阵像是刮痧一般的黑丝细致而麻痒的摩擦,我们终于在如此紧张刺激,如此不合
适的场合里无比荒诞的性器结合在了一起,并且她还被我的粗长顶的双腿的肌肉
不停地颤抖,好像打摆子一般。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