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美母的极致诱惑之妈妈的性教育】(家有美母第三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青魔冷枪
2020年/10月/19日独发于SIS001
禁止转载
字数:12268

  前文提要:http://38.103.161.134/forum/view … ype&typeid=1342

              【写在前面】

  回家的感觉真好,只是我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就,我压根没有
必要倒时差,哈哈哈哈,开个玩笑,最后一站俄罗斯我去的是远东的哈巴罗夫斯
克,距离中俄边境只有不到一百公里,和北京时间的时差是2个小时,咳咳,废
话有点多!我看了一下论坛的留言,很多姥爷喜欢王美芸这个角色,所以,今天
来写家有美母的第三篇。

              【正文开始】

  「呼……射了就起来吧?压死我了……」

  在和我性感的美母双双到达高潮,又趴在她的身上厮磨温存了一会,妈妈示
意我起身。说实话,妈妈算是典型的北方美女,身材高挑,也比较有料,但奈何
我个头足有一米八四,长得又是那种结实魁梧型的,压在妈妈的身上,的确让她
不那么好受。

  我看着身下的妈妈,她现在的模样可真的是有些凄惨。白皙的皮肤上密布红
晕,E奶乳头的充血还未散去,粉色的阴唇因为之前的肏干,现在高高地隆起,
缝隙之间,我方才内射的精浆还在汨汨地流出……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
勺,毕竟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妈妈,对不起,都怪你太迷人了……」我尴尬地笑道。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坏了……」妈妈没好气地撇了我一眼,伸手从一旁的床
头柜上抽出纸巾,狼狈地堵住自己下体还在泗流的液体,「我绝对是疯了,居然
会陪你回来胡闹。刚才你爸爸要是看到,可怎么办?」

  「看到什么?」我知道妈妈这会儿只是嘴硬,如果她真的不想要,那我们现
在应该还在学校参加运动会呢!

  「看到你肏你亲妈!流氓!」妈妈这会儿的确是在和我打情骂俏。

  「衣柜镜子挡着呢,不然没准老爸还能看到我亲妈吃香肠呢!!」

  我坏笑着,妈妈刚才躲在衣柜里的时候着实有些大胆,趁着我隔着穿衣镜和
爸爸聊天,她居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那会儿可真是吓坏了,不过事后想想
还真的是暗爽连连,老爸肯定想不到,他深爱的老婆被他儿子的鸡巴干地连嘴都
合不拢。

  「你还说?」妈妈被提到糗事,在我的肩头轻轻打了一巴掌,「刚才我就应
该,把你的香肠彻底咬下来……」

  「好妈妈,我错了……」我假装求饶,右手却是按在妈妈腹部以下,那片没
有阴毛生长的乐土上,一边揉搓一边道:「没了香肠,妈妈的小嘴巴以后饿了怎
么办?」

  妈妈的粉靥被我挑逗地又有些潮红,她强势地把我的脑袋拉到她的眼前,狠
狠地一阵痛吻后,娇媚地说道:「那你还在等什么,我下面又饿了……」

  「遵命!」

  「啊……坏死了……芸芸……儿子老公……要被肏死了……」

  ……

  自从我的冷艳美母对我敞开心扉,我的生活顿时变得丰富多彩。学校里成绩
节节拔高,家里又有一个时刻给我鼓励的美丽妈妈,这种美滋滋的日子,实在是
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的这种变化当然也被别人看在眼里,这其中,最烦恼的,自然是我的老爸。

  「老婆,你和我来一下卧室,我有话想跟你说……」

  运动会结束后不久的一天,晚饭之后,老爸神神秘秘地来到厨房,对着还在
洗碗的妈妈说道。

  「怎么了?我在洗碗呢!」妈妈腰上系着围裙,虽然不知道自己老公要干嘛,
但还是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擦了擦满是泡沫的玉手,跟着爱人来到卧室。

  「好了,说吧,怎么了?」妈妈看着特意把房门关上的老公,本能地觉得事
情应该不小。

  说起来,刘大海这个人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不赌不嫖,顶多也就是应酬时经
常喝得烂醉回家,能有什么大事,让他这么难以启齿?

  「老婆啊,你有没有感觉,小轩最近有点不太一样?」老爸属于不怎么善于
表达的那类人,这会儿说话也有点结结巴巴。

  「小轩?没有吧?」妈妈心里咯噔一下,但面上没有丝毫表露,只是微微皱
了皱眉头。「小轩怎么了?」

  「就是……就是……」老爸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最后索性一股脑说了出
来,「我之前洗澡脱衣服的时候,发现小轩的内衣总是湿湿的、黏答答的,还有
股那个味道……我一开始还没怎么当回事,但我发现的次数越来越多,老婆,你
说,小轩他不会是早恋,和人乱来了吧?」

  「啊?」妈妈傻眼了,她现在是真的有点佩服自己丈夫的联想能力。只是,
妈妈有些无奈地瞅着自己的丈夫,心里直叹气,他的宝贝儿子小轩的确是和人乱
来了,而且乱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他千娇百媚的妻子。

  「老婆,你和小轩在一个学校,还是小轩的班主任,你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
异常?」老爸想着我的生活圈就那么大,所以出于关心,决定先问问妻子。

  「我倒是没什么发现……」妈妈这会儿实在是尴尬到死,冷艳的俏脸上已经
有了些微粉霞,「我说老公,你不如直接去问问小轩?」

  「我问了!」老爸苦笑地摇了摇头,「之前他开运动会的时候,我就问过他,
可这臭小子现在居然跟我打马虎眼……」

  「……」妈妈腹诽,那是他害怕你看到他正在肏他亲妈!

  「老婆,小轩还有一年多就要高考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咱们得重视!」老爸
罕见地严肃表情,看着妈妈说道:「儿子现在的成绩这么好,万一因为早恋分心,
他这辈子就完了……」

  「那你想怎么做?老公?」妈妈被自己老公说的语气也有些慌乱了,毕竟涉
及到我的未来,让身为母亲的她有点关心则乱。

  「这我哪儿知道啊!」老爸着急地挠了挠头,「这不跟你商量呢嘛!要不
……你跟儿子聊聊?」

  「我?」妈妈指了指自己,「聊什么?」

  「老婆,你是教育工作者,又是小轩的班主任,他打小就听你的话……」老
爸理清了自己的思路,侃侃说道:「你一会晚上去小轩房间和他聊聊,探探他的
口风,如果他真的早恋了,你正好可以跟他说说早恋的危害什么的。」

  「我……」妈妈有些为难,「老公,你不觉得这应该是你们父子之间的话题
吗?」

  「老婆,我这不是嘴笨嘛!」老爸也知道,让自己保守的妻子和孩子聊两性
话题有些抹不开,只好开口道:「要不这样吧,我今晚去找同事打牌,你和小轩
在家单独聊,成吧?」

  「那……好吧!」妈妈「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那你晚上别打太晚,别
打扰你同事休息。」

  「嗯!老婆,我知道的!」老爸欣慰地点了点头,而妈妈嘴角边一抹莫名的
微笑。

  当然,爸妈的谈话我并不知晓,晚饭后我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享受
着属于学霸的学习时光,直到……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

  「咚咚咚……」我的房间门被人敲响。

  「嗯?谁啊?」我正在看一篇英语阅读理解,头也没抬地问道。

  「小轩,有时间吗?妈妈想跟你聊聊……」由于木门的隔音,妈妈的声音听
起来有点低沉。

  「等会行吗?我在写阅读理解……」这篇阅读理解有点难,看来,我的词汇
量还是不太够。

  「吱呀~ 」

  之前就说过,我的房门是全家唯一一扇有声音的,所以我有点不耐烦地转头
看过去,语气格外恼火:「妈妈,你烦不烦啊!我说了我在……干!」

  Amazing!

  推门而入的人正是我的妈妈,王美芸。她应该是刚洗完澡,因为她的头发还
是湿漉漉的。妈妈穿着一条粉色的对襟真丝睡袍,睡袍材质很浅薄,薄到我甚至
可以看到她那两颗俏立的粉色乳头。

  妈妈没穿胸罩!

  是的,真丝睡袍里只有一抹紧窄的黑色,仅仅两根腰间的系带,束缚着妈妈
挺翘的屁股。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条内裤明显有点小,因为裆部的位置,妈妈那
两片让我魂牵梦萦的阴唇,被勾勒出了一个清晰的马蹄形状。当然,最诱惑人的,
还是妈妈内裤上那句由粉色字母拼成的话。

  FUCKME!

  「咕噜……」我盯着妈妈的裆部有点出神,胯下的巨物瞬间苏醒。我艰难地
吞咽着口水,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妈妈,老爸还在家呢!你……我……」

  「嘿嘿……」妈妈迈着优雅地步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缓缓走到我的床边,
而我的目光也随着她,一路移动到了床边。

  妈妈慵懒地用双臂向后撑着身体,一对巨乳早已经伴随着妈妈挺胸的动作,
从对襟睡袍中挣脱了出来,暴露在此时有些火热的空气中。

  「你爸去找同事打牌了,今晚他把空间留给了我们……」老爸印象中那个在
外面连小腿都不愿意裸露的保守妻子,我的妈妈,现在丝毫不在意胸前的走光,
反倒是大大方方地对我说道。

  「嗯?」

  啥情况?我有些搞不太清楚情况,妈妈和老爸,他们夫妻在搞什么?把战场
留给亲儿子?老爸这么贴心的吗?

  「你爸让我跟你谈谈……早恋的问题……」妈妈的语气要多骚媚有多骚媚,
说着话的功夫,美眸还俏皮地冲我眨了眨眼。

  「啊?早恋?」我更糊涂了,我啥时候早恋了?妈妈在说什么?

  「你老爸关心你,怕你早恋耽误学习,所以……」妈妈翘起一双玉腿,换了
一个更加优雅,也更加性感的坐姿。

  「那妈妈你就打算这么跟我谈?这样不耽误学习?」好吧,我真的是被老爸
感动到了,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真的是把一切都给了自己的孩子,包括他的妻
子,虽然他不会知道……我这会儿仿佛也把学习忘到了脑后,因为我的妈妈,已
经把她的脚丫伸到了我的裤裆处,隔着牛仔裤的布料,摩挲着我勃起的阴茎。

  「当然……」妈妈可爱地把食指含在嘴里,对我说道:「小轩,作为你的班
主任,你要不要和我谈呢?」

  「要!我要!」我从书桌前的转椅上站起来,一下子扑到妈妈的身上,大手
把玩着她丰挺的奶子,指甲还一下一下地剐蹭着她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粉色乳头。
「那请问风骚的王老师,打算跟我谈什么?」

  「呵呵……」妈妈被我手上的动作逗弄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坏小轩,王
老师现在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妈妈就拉开了我牛仔裤上的拉链,把我那雄姿英发的大鸡巴释放
了出来。

  「告诉妈妈,你到底有没有早恋啊?」妈妈伸出玉手,虎口浅浅地掐在宛如
鸡蛋大小的龟头末端,靠着马眼里分泌地点点粘液,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挤压。

  「有啊……」看着玩心大起的妈妈,我配合着说道,老爸今晚不在家,所以
我有的是时间慢慢享受眼前的美,「王老师,我想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那她是什么样的?」妈妈温柔地问道,如果不看她手里淫猥的动作,还真
的像是负责的老师在为学生排解烦恼。

  「她很美,美到能让人忘了呼吸……」品味着妈妈对我鸡巴的细致按摩,我
缓缓吐出一口气,嘴角带着微笑道:「她有着完美的身材,丰满的奶子,纤细的
腰肢,挺翘的屁股,还有……」

  「还有什么?小轩,没关系,你说……」妈妈已经开始为我手淫。

  「还有一个完美的阴户,粉嫩迷人,味美多汁……」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
来,一边描述着妈妈的白虎蜜穴,一边把手伸到了她那条性感到极致的小内裤边
缘,指尖已经能触及到一股温热的潮湿。

  「那你是和她做了吗?」妈妈扶了扶眼镜,微笑格外迷人。

  「嗯!」我点了点头,半是认真地说道:「我把鸡巴狠狠地插进了她的骚屄,
把她肏的高潮连连……」

  为了更有情趣,我故意用了比较粗俗的词汇。

  「那她是怎么做的?」妈妈的手上力道开始加大,因为她生气了。

  「她?被我肏的只会喊爸爸……」我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妈妈尚未擦干的头发,
意有所指道:「她还会把我的鸡巴塞进嘴里,她的嘴和她的骚屄一样紧窄……」

  「就像这样吗?」妈妈会意,示意我躺下,她翻身趴在了我的胯间,用小嘴
包裹住我的龟头,开始了艰难的吞咽。

  「嘶……对!就是这样……」妈妈的小嘴总是会让我勃起地更加彻底,毕竟
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妈妈全心全意为我口交来的有成就感了。

  「她有用舌头舔你的大鸡巴吗?」妈妈吐出口中的肉棒,用香舌撩拨着我的
阴囊。

  「嗯!有的!」我努力地点点头,「她在别人眼里是高不可攀,不可侵犯,
可却像个妓女一样,用她能做到的一切让我快乐!」

  「小坏蛋,亏得你有良心!」妈妈在我说到这里,将脸贴了上来,给我一个
香吻,继而又问道:「那她影响到你学习了吗?小轩你现在毕竟是关键时期…
…」

  「没有哦!」我笑着摇头,抚摸着妈妈的脸颊,坚定地说道:「我会为了她
努力学习,因为这是我和她的约定!」

  「那还有别的女生吗?」最后,妈妈问了我一个问题。

  「没有,我只想肏一个女人!」我察觉到妈妈眼中的醋意,她是害怕我也会
这样和别的女人调情吗?

  「我只爱她,我美丽的妈妈!」我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妈妈就带你认识一下,妈妈的美丽!」妈妈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对于我的深情表白,她决定给予我最好的奖励。

  妈妈骑坐在我的身上,在我粗重的呼吸声中褪去身上早已半解的睡袍,又在
我的注视下,缓缓地解开内裤腰侧的绳结。

  一抹晃眼的白色,妈妈的阴部,如同十八岁少女般白皙干净,肥润的阴唇中
间,是一条满溢蜜汁的甬道。

  「喜欢妈妈这样吗?」

  妈妈用脱下的内裤轻轻擦拭我额头的汗珠,我可真的快被她撩死了。

  「喜欢!」

  「小轩,妈妈也好喜欢!」王美芸轻轻抬起自己的翘臀,用最缓慢地姿势,
在我的注视下,扶着我的鸡巴侵犯进入她的身体,「妈妈也爱你……」

  女骑士开始前后左右摇动着她的美臀,紧窄多汁的阴道全方位地挤压着肉棒
的生存空间。我这匹黑龙马也开始了动作,我夹紧屁股上的肌肉,已经初具规模
的腹肌带动着我的下体,开始不断向上挺动。

  「啊……就是这样……小轩……你好棒……肏的妈妈……好舒服……芸芸
……好喜欢……」

  说实话,我也最喜欢妈妈骑在我身上,因为这样我不仅可以享受妈妈紧致的
骚屄,还能把玩那对我怎么也玩不够的大奶子。

  双手将妈妈胸前的硕大掌控住,我把脸深深埋进两乳间的深邃,妈妈的皮肤
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香甜,让我情不自禁地舔舐起来。

  「啊……坏死了……小轩……好痒啊……小轩……不能舔……妈妈……会
……浪死的……」

  乳沟似乎是妈妈的敏感地带,因为我明显感到妈妈蜜壶里的春水越发满溢而
出。

  「好妈妈……爱死你了……小轩喜欢肏你……」

  「嗯……妈妈也喜欢……给儿子肏……小轩好棒……啊……妈妈什么都给你
……小轩……」

  母子间本不应该有的暧昧情话,可我和妈妈此刻都没有丝毫负担地喊了出来。
白天里总是高冷对人的妈妈,在我的怀里肆意扭动,给背德儿子一种别样的感触。

  「妈妈……」

  「小轩……」

  我和妈妈深情对视,紧紧地拥吻在了一起。

  在一番激情过后,我拉起妈妈的手,不顾她刚刚高潮的脚软,带她来到客厅。
今晚老爸不在家,这个温暖的家处处都可以是我和妈妈爱的战场。

  「妈妈,来!」我坐在沙发上老爸平时爱坐的区域,示意妈妈过来。

  「真拿你没办法……」妈妈知道我又要宣示主权,但并不妨碍她配合我。我
走到我的身前,在我的两腿之间跪了下来,低头把我的鸡巴再度纳入口中。

  「小轩,你越来越坏了!」妈妈嘴上的工作不停,只是嘟哝了一句。

  「还不是妈妈教的?」我按住妈妈的后脑,将鸡巴深深地插进她的喉咙。
「妈妈,喜不喜欢?」

  「喜欢!」妈妈哪怕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深喉操作,弄得有点翻白眼反胃,但
丹凤眼里透射着的只有幸福。

  「妈妈,用你的大奶子吧……」趁着妈妈嘴巴不方便,我再一次向她提出了
乳交的要求。

  「这样吗?小轩?」妈妈并没有太多经验,但聪明的她从我们现在的姿势,
分析出了我的要求。她用双手从侧面托住自己的双乳,将我的鸡巴纳入到两乳之
间那原本不存在的「乳穴」之中。

  「嗯!妈妈真聪明……」粗硬的鸡巴并没有降低我皮肤的感触,我在妈妈卖
力的上下活动中,体会着妈妈皮肤的细腻和丰腴。

  「就你会作践人……」妈妈发现自己的乳沟似乎承载不下我粗长的棒身,龟
头总是跳脱地暴露在空气中,所以索性低头用自己的红唇堵住了它。

  「妈妈,你说老爸现在在干嘛?」

  「不知道,反正他不会知道,你肏了他的老婆……」妈妈讨好地让我用手去
玩弄她的奶子,说着连她自己听了都脸红的话。

  「肏谁?」

  「肏我,王美芸!」

  说肏就肏的我,再也忍不住,直接把妈妈拉着站了起来,让她双手扶住茶几,
撅起屁股,然后我向前一挺,将我的分身再度插入妈妈那似乎永远不会干涸的骚
屄之中。

  「啊……小轩……轻点……太深了……」

  这一轮由我主导的抽插显然比之前要猛烈了很多,妈妈只是说一句话的功夫,
我已经完成了一轮急速的抽插。和妈妈做了这么久,我的技巧也得到了极大的提
升。

  「呼……妈妈……舒不舒服……小轩肏的你美不美……」

  「美……美死了……小轩……妈妈要被肏死了……啊……要裂开了……太深
了……芸芸的骚屄……好胀……」

  「王老师……我的好妈妈……下次还敢勾引我吗……肏死你……」

  「啊……不敢了……啊……芸芸不敢了……太深了……小轩……芸芸从来没
被人……你老爸都没有……」

  妈妈只经历过我和老爸两个男人,而明显,只有我,有能力把鸡巴送进她的
子宫蜜壶。

  我从后面拉住妈妈的双臂,让她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只有阴部一个着力点。

  「啊……不要啊……小轩……妈妈要被肏死了……要来了……被你肏死了
……来了……啊……小轩……」

  妈妈的两条大长腿此刻崩地笔直,这剧烈的快感让她的高潮瞬间到来,一股
热流从她的身体内部涌出,剧烈地冲击着我敏感的龟头。

  「嘶……妈……太紧了……你的骚屄……我要射了……给你……」

  这一轮抽插也让我格外敏感,所以我在热流的刺激下,也放开了精关,让子
孙袋中的万千子孙冲进我曾经的家园,去妈妈的子宫中去尽情畅游。

  「呼……」

  我和妈妈赤裸的身体,彼此交叠地瘫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光洁的地板上,是
我们两人刚才肏干四溅出的粘稠液体。

  「妈妈,舒服了吧?」我再度吻向已经有些脱力的妈妈。

  「嗯!」妈妈脸上还有点发烧,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么骚,「小轩,
妈妈好满足……」

  「妈妈,我以后也会好好学习的!」

  「嗯!妈妈相信你……」妈妈从我身上爬起来,她知道我还有作业没有做,
而这会儿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写完作业,早点休息知道吗?」

  「知道!」

  我待得体力恢复了之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哪怕是刚射完,但我的肉棒似乎
还是那么雄赳赳气昂昂。

  「对了……」妈妈叫住打算回房学习的我。

  「怎么了?妈妈?」

  「那个……以后洗澡的时候记得把内裤洗了……别让你爸爸再胡思乱想了
……」妈妈吞吞吐吐地说道。

  「知道啦!我的骚妈妈……」

  第二天晚饭后,我如同往常一般回房间写作业,老爸再一次拉着妈妈进入卧
室。

  「老婆,小轩他怎么说?他有没有早恋?」老爸迫切地问道。

  「你天天都在胡琢磨什么呀?小轩他天天学习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早恋?」
妈妈似是有些急怒地瞪着老公,殊不知是因为她因为这个话题,昨晚被肏地到现
在两腿还有些发软。

  「是吗?」老爸有些奇怪了,「那他的衣服味道怎么那么大?」

  「你呀,有功夫在这里瞎想,还不如去劝劝他多洗洗澡,你儿子天天打球淌
那么多汗,身上能没有味儿吗?」妈妈冲着老爸翻着卫生眼。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爸憨厚地笑了,「这个臭小子,我现在就说他
去!」

  说完,他就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臭小子,你能不能注意点个人卫生?」老爸的咆哮声响起。

  「老爸,你干嘛!我在看书……」

  「看什么书?滚去洗澡!快去!」

  卧室里的妈妈,听着外面我和老爸的打闹,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

  我所在的帝都中学,是全市最好的高中。之所以这么说,不仅是因为这里有
着最强的师资力量和最优秀的生源,也是因为这里有着最为严格的校风校纪。办
学多年以来,帝都中学没有出过一起丑闻,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图的就是孩子
可以在一个相对健康的环境下成长。

  帝都中学管理严格,自然也就不会有打架斗殴,学生早恋这种事,尤其是这
几年,我的妈妈,人送外号「灭绝师太」的王美芸老师,兼任学校政教处副主任,
更是从根本上掐死了学生开展不良行为的苗头。

  但有句话咋说呢?百密一疏?阎王也有打盹儿的时候?

  是了,妈妈自打和我搞上后,精力明显没有了以前的专注,这不,我的同学、
密友,班上后进生的典型,「老叔儿」舒桓就一只脚踏进了早恋的门槛。

  虽然老叔学习不好,但架不住人长得帅气精神,嘴也比较贫,就让一个外班
的小姑娘对他有了不少的好感。

  「轩哥,一会放学后有事儿吗?」这天下午课间,老叔一把揽过我的肩头,
脸上带着贱笑道。

  「嗯?有事?」我瞅了他一眼,肩膀一抖,把他的狗爪子震开道:「说话就
说话,别跟爷们动手动脚的,我可是直男!」

  「嘿嘿……轩哥,我也不是玻璃啊……有事儿!」老叔和我都是土生土长的
帝都人,一嘴的歪理邪说,没事就在一起胡贫瞎贫。

  「有事说事!我还要回家看书呢!」

  「要不怎么说轩哥仗义呢?」老叔没搭茬,自说自话地道:「轩哥,我打算
跟燕儿表白,就在放学后。学校花园里……」

  「哥们儿,你胆子挺肥啊……」爱情果然让人冲昏头脑,不对,老叔这货可
能压根没脑子,「你不要命了?这要是要我妈知道了,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所以啊,轩哥,哥们的幸福就靠你了……」老叔的笑脸耷拉了下来,「你
一定不会看着好兄弟得不到幸福,抱憾终生的对吧?」

  「你少来,先说要我干啥,别没事给我戴高帽子……」我撇嘴道。

  「轩哥啊,我是这么寻思的,你看,咱们学校后花园就一个门对吧?」老叔
明显已经计划了好久。

  「是啊,怎么了?」

  「放学后,我带燕儿去后花园表白,你帮我在门口守着呗?」老叔可怜巴巴
地看着我道。

  「表白还带把风的?你打算对人家女孩干嘛?」我真的有点佩服这小子的脑
回路了,好好的表白给他弄得像是地下党接头一样。

  「轩哥,您老就帮我这回吧?我保证只是跟燕儿表个白,要是王老师碰巧过
来,您就帮我缠住她一会儿,让我们有机会跑就行!」

  好吧,果然还是我的事儿,这个孙子!

  在老叔的软磨硬泡下,我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他,这个不靠谱的表白计划。
临到放学,我冲老叔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轩哥,我去了啊……」

  老叔带着一个女孩,消失在小花园的丛林掩映之间。

  「该死的,我这是在干什么呀!」瞧着远处正在涌向校门的人群,四下里就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傻站在小花园的门口,我心下感叹。「也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哪
里,最好是出现在这里,吓老叔那个王八蛋一跳才好!」

  「小轩?你怎么在这里?放学不回家?」可能我的嘴今天被乌鸦开了光,我
心里的念头刚刚升起,身后就传来妈妈的声音。

  「啊……啊?」老叔这家伙吓没吓一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被妈妈吓了一跳,
但想起我的职责,故意抬高了嗓门喊道:「王老师好!我……我学习有点累了,
想来后花园放松放松!」

  「嗯?是吗?」妈妈觉得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我。「你
就在花园门口放松?」

  「啊?」我傻眼了,只好想到啥说啥,「那什么,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
杏出墙来嘛!」

  「现在是秋天……还有,小轩,你在胡说些什么?」妈妈在我话音刚落,就
一把上前捂住了我的嘴。

  「妈妈,你干什么?」我被她捂得快喘不过来气了。

  「我叫你胡说!」说着,妈妈就使出了九阴白骨爪,将我的耳朵揪了起来。

  「哎哟,妈,妈,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被妈
妈给拽掉了。

  「知道错了还不赶紧回家?再不走就留下来上晚自习!」妈妈脸上已经带上
了严霜。

  「是是是……」我赶紧夺路而逃,哪儿还顾得上老叔的死活,而妈妈也在我
落荒而逃后离开了这里。

  片刻后,两颗鬼鬼祟祟的脑袋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看到四下无人,老叔明
显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对着身边表白成功的女孩灿烂地笑道:「燕儿,我说的没错吧,轩哥真不
愧是我的好兄弟,牺牲自己,点亮别人……」

  「行了,别贫了,我们快走吧!」燕儿显然是怕极了王老师,拉扯着老叔的
衣角,向着校门的方向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妈妈静静地看着离去的二人,联想起我
刚才的反常,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第二天,妈妈的课上,临到下课。

  「今晚晚自习来一次摸底测验,所有人必须留下来上晚自习,听到没有?」

  「哦……」

  一阵有气无力的应承,这其中自然也有我,但怎么说呢,习惯了,多年的应
试教育让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服从。

  结果,晚自习测验的时候,我悲剧了……

  「刘轩,作弊!」妈妈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小抄,可天地良心,我现在
的水平,早就用不着做小抄了好么?

  「王老师,您听我解释……」我试图跟妈妈解释,毕竟我知道发生这种事,
是妈妈最不愿意看到的。

  「还狡辩?你给我出来!」妈妈似乎已经气到不想跟我说话了,所以,我只
好耷拉着脑袋,跟着妈妈走出了教室。

  走着走着,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妈妈走的路并不是去她办公室的,而是
……

  小花园门口,妈妈站住身子,转身看着我道:「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妈,我没作弊!」我急忙辩解道。

  「我知道!」

  「我……啊?你知道?」我呆呆地看着妈妈,满肚子的话都被噎住了。

  「是啊!纸条是我放到你口袋里的……」妈妈的星眸中,投射出狐狸一般的
狡猾。

  「搞什么嘛!」我气急败坏道:「妈妈,你要干什么?我……我……」

  「你什么你?你长本事了是吧?」妈妈柳眉竖起,怒道:「昨天你在这里干
什么?」

  「看……看风景……」我的声音低了下去,因为妈妈明显是知道了实情。

  「舒桓早恋,你把风是吧?你们还真是好朋友啊……」妈妈冷笑着说道。

  「妈,你听我说嘛!」我现在是真的后悔,老叔你个孙子谈恋爱,害得老子
一起挨骂,我图什么呀我?

  「我不想听!」妈妈双手掐腰,「我现在罚你把小花园里的垃圾捡了,现在
就去!」

  「妈,我……是!」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想想还是算了,妈妈还在气头上,
我还是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我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橡胶手套,独自进了小花园,这个小花园说小,其实还
真的不算小,除了外围一圈常绿灌木,核心区域种的都是像梧桐这样的落叶乔木,
我一想到要把这一花园的落叶捡干净,我就想死。

  一片,两片……

  「滴铃铃……」

  下课的电铃声再度响起,现在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可我的清洁大业明显才
完成了一半,妈妈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小轩……」

  正当我低头反思的时候,一股香风向我袭来。我下意识地接住了扑过来的人
影,借助远处路灯的些许光亮,我看清了来人。

  妈妈!

  怀里的妈妈,显然是换了衣服。她此刻并没有穿她平时的老式西装,反倒是
穿着一件下摆拖到小腿的长风衣,脚上的平底鞋也换成了细长高跟的漆皮鞋。

  「妈妈,怎么了?」我有些不解。

  「妈妈好高兴……」妈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高兴什么?」难道是妈妈终于找回了虐待儿子的快感?

  「小轩你听话呀!」罕见地,怀中的妈妈冲着我拱了拱琼鼻,「妈妈好怕小
轩你耐不住寂寞,一个人回家了……」

  什么?原来我可以回家?我傻眼了,原来妈妈没在外面「监工」,早知道我
早闪了。

  「妈妈,我……」我连忙脱下手里的手套扔到一边,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尘。

  「小轩这么听话,妈妈想奖励你!」妈妈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也注意到我脸
上一闪而逝的懊恼,但丝毫不在意,反倒是微笑道:「你想不想要?」

  「什么奖励?」我觉得妈妈今晚真的有点过分,简直就是在找茬。

  「奖励就是……」妈妈离开我的怀抱,缓缓后退到一棵梧桐树前,然后慢慢
向下拉下了风衣的拉链。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伴随着妈妈拉链解开,我看到了……

  妈妈的风衣里只有一件连乳头都遮不住的黑色蕾丝胸罩,和一条同样黑丝材
质的吊带黑丝,除此之外,连娇嫩无毛的阴部都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我脑海中的第一印象——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妈妈,你这是?」

  「好看吗?」虽然妈妈平时都是穿平底鞋,但瞧她走近我时那稳健的步伐,
现在脚上那双足足有九公分的高跟鞋,妈妈显然也是可以驾驭的。

  「好看……太性感了……」原来这就是妈妈说的奖励,我的妈妈,居然可以
这么性感。

  「我要你在这里爱我……」妈妈扑到我的怀里,穿着高跟鞋的她,可以毫不
费力地在我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呃?你确定?」我惊诧于妈妈的胆量,「灭绝师太」这是要带头破坏校规
吗?

  妈妈螓首轻点,似乎有点难为情地说道:「为了让你小子不学坏,老娘今天
豁出去了。」

  我在得到妈妈的允许后,也解起了腰带,将早已咆哮如雷的黑龙巨根从裤子
里掏了出来。

  「来吧……」妈妈扶着树干,身子弯了下去。「小轩,答应妈妈,只准对妈
妈这样,可以吗?」

  「嗯!」因为我也只喜欢妈妈,所以根本算不上是承诺。我来到妈妈的身后,
掀起她风衣的下摆,妈妈丰满的蜜穴已经湿润非常,我没怎么费劲就把鸡巴塞了
进去。

  「呼……妈妈……谢谢你……」

  「唔……不要说话……肏我……好难为情……」

  似乎是想到在神圣的校园里,自己被儿子用这么下贱的姿势肏干,妈妈的玉
腿都在微微颤抖。

  「如果我没有听你的话,偷偷跑回家会怎么样?」我扶着妈妈没有丝毫赘肉
的柳腰,下阴伴随着鸡巴的抽插一下下撞击着妈妈结实的翘臀。

  「你会很惨……嗯……别说话……不想听……爱我……」

  「哦!」

  空无一人的小花园里,昏暗的灯光下,美丽性感的女人,精壮强悍的少年,
肉体的撞击声和粗重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让人哪怕是听到都会血脉喷张。

  「哦……不行……不可以……不可以碰那里……啊……」当我的鸡巴不小心
摩擦到了妈妈身体里那粉嫩的小豆豆,妈妈再也忍耐不住,低呼道。

  「亲爱的……爽不爽……我肏的好不好……呼……」我也有点害怕,毕竟这
还是我第一次野战,我没敢喊妈妈或者王老师。

  「嗯……爽……美死了……肏我……」阴核被摩擦带给妈妈一种触电的快感,
妈妈觉得自己美的快飞起来了。

  「肏死你……亲爱的……下次……还来这里……好不好……」

  被妈妈带动起来的性欲,让我彻底化身洪水猛兽,我用超快速的来回抽插,
让身下的女人知道,想要勾引我,就要付出代价。

  「好……你说什么……都好……下次……人家……什么都不穿……让你干
……一辈子……芸芸给你……干一辈子……」

  妈妈感觉自己都快被肏晕了,她想到了我会抓狂,但没想到,仅仅是一套性
感内衣,只不过换了个环境,竟然让我彻底失去了理智。

  「骚屄……接住我的精液……射死你这头母狗……」

  「嗯……我是母狗……小轩的母狗……母狗妈妈……爸爸……上天了……」

  早早就到了高潮的美妇,根本阻挡不住我如同机关枪一般射出的精浆子弹,
那些子弹虽然不会要人命,但却有可能给她带来一个全新的生命。

  将软化下来的鸡巴抽离妈妈多情的阴道,妈妈迫不及待地蹲了下来,如鸡蛋
一样光滑的丘陵之间,一滩男女体液的混合物流出,结合到我和妈妈的身份,场
景要来的格外淫靡、「小轩,你又射了这么多……人家会怀孕的!」

  一夜过去,第二天的课间,老叔一脸八卦表情地凑到我身边:「轩哥,听说
了吗?昨晚有学生听到,有人在小花园里打炮,你说,咱们王老师要是知道了,
该是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当然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啦!毕竟,她就是挨炮的女人嘛!

              【写在后面】

  原本下午就应该写完的,同事到我家来聚餐,所以拖到了现在,哈哈,家有
美母第三篇完成了,想必姥爷们应该会满意吧?王美芸和刘轩的故事,远远没有
结局,咱们有时间再慢慢聊!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