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追夫记】(第三集)(番外十)【作者:肥肥的小草】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01章角色扮演之少爷与手套1(番外)

  夜漆黑一片,甚至连那惨淡的月光都被乌云遮的严严实实的;风就像饥渴的
猎鹰一般,在黑夜里四处徘徊,吹得树叶唆唆作响。古老的大宅里阴森森的一片。
一个小小的人影双手护着微弱的烛光在屋檐下走着,蓝色衬衣、黑色裙子、白色
袜子、黑色布鞋,显然是一名学生。一阵大风刮过,门板上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她的心惴惴不安,可还是鼓起勇气往储物室走着。

  虽然心里害怕,可曾经的她经历的比这更多,也许这几年的生活使她变的胆
小了,这样的夜有什麽好怕的,想到那个人,他就要回来了,真好,他要回来了。

  她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那是女子中学的校服呢,以前的她从没有想过自己
也有上学的一天。她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回到了过去的岁月里。

  旧上海,风雨飘摇,又纸醉金迷,而她每天衣服褴褛的在街头乞讨,甚至都
忘了自己是一个女孩子。街上年经的小姐们穿着鲜艳的旗袍、礼服,绽放着花季
的美丽,她伸手抓着自己打结的头发,头发已经是泥土的颜色了,都看不出它们
原来是黑色的。她的脚搓着,脚趾从破烂的鞋子里露了出来。有时躺在破庙里,
无人说话的她,甚至会和自己的双手、双脚对话。

  黑色的皮鞋从轮船上踏了下来,身穿白色西服的男人推了推金边眼镜,这里
似乎是富人的天堂,难怪在国外时就有听说上海是最风情也是最芳香的世界。

  「先生,来一份报纸哇?」浓浓的上海音调,一个打着补丁的男孩在码头叫
卖着。他示意身旁的仆人递上去几个桐子,接过了报纸,拉着车门坐了进去。

  黄包车在路上穿梭,小贩们的叫卖声使街头热闹不凡。他望着久违的地,和
几年前似乎不同了。

  街头乞讨的小男孩渴求着别人的施舍。好心人放下的一个馒头,使他的双眼
发亮,他拿起馒头,脸上满是兴奋,他已经好些天没吃饭了,而这馒头真香。

  「还给我,还给我!…」男孩跳着站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馒头就被他的
同伴给抢了。

  意外就这麽发生,眼看车子就要撞上孩子,她冲了出来。

  他走下了车,一步步的走到她的面前:「没事吧?」虽然是很简单的三个字,
可是在这个时代有谁去关心这样一个叫花子的死活呢!

  趴在地上的她抬起了眼,手心里有点疼,可是没事。

  他看到了一双眼,一双如珍珠般澄澈又明亮的眼,而且里面很干净,就如两
泉清澈的泉眼。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後她可以跟着这位少爷了吗?虽然只是一名小厮,
但是她很满足了。她看着拉开的车门,再看看自己的身上,黑色的小手伸出拍了
拍身上的泥土,可是还是很脏,就连鞋子都很脏。她的脚把鞋子蹭了下来,可是
脚丫子都好脏。

  「少爷,我走路就行!」她好怕把这高级的车子给弄脏,然後少爷就不要她
了。

  「上来!」简单的两个字却不容置喙。

  她光着脚丫爬上了车,被带进了大宅。

  「少爷,少爷,他不肯洗澡!」小厮被溅了一身的水,那个孩子就跟猴子似
的,一说给他洗澡,就急红了眼,满屋子的乱窜,可是就是不肯进木桶。要不是
他身上太脏,要不是少爷吩咐了,自己才不愿意干这差事呢。

  他走进屋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木桶的周围泼出了很多的水,而
那个孩子就缩在角落里,看到他进来时,抬起眼泪汪汪的大眼,可怜极了,他冷
硬的心当场就软了。

  「怎麽不洗澡呢?」声音里没有呵斥,有的是轻声的询问。

  「不能洗,不能给他们脱衣服,不给他们看!」从小就开始流浪的她,没有
人来教导她女孩子方面的知识,可是她还是知道她的身子不能给别人看,不能和
他们一起洗澡的。泪水冲刷掉她脸上的两道泥垢,露出里面的白皙。

  看着「他」的眼,虽还不知道「他」长的啥样,但是他的心软了。

  他屏退左右,屋子里只剩下他与「他」。

  「可以了吗?把身上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我带你去吃东西!」他坐到
了椅子上,对於这个孩子他似乎狠不下心肠。

  可以吗?少爷问她可以吗?他还用他干净的手把脏脏的自己扶起来,还给她
工作,待会洗完澡还有衣服穿,还有饭吃。对,少爷是她的恩人,少爷可以的。
但她还是好害羞呢!好在少爷没有看她。她走到木桶旁,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身
上的衣服脱干净,带着急促的跳到了木桶里,溅起了一圈水花。

  他抬头看着「他」可爱的动作,摇了摇头,还真是小孩子。

  她几乎没有洗热水澡的经验,冬天那是几乎都不洗,就连夏天也是躲着人偷
偷的洗,而且每月里,总有那麽几日,她的下面会流血,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要
生病死掉了呢,可是却还活的好好的,不过泡在热水里真舒服呢。她把整个人缩
到了水里,几缕发丝漂在水面上,小嘴在水面吐着泡泡。水流冲刷着她身上的泥
垢,她的小手在身上搓着,真舒服,真舒服…快乐的泡泡好像从她的周边升起一
般。

  她的小手搓着脸,她都好久没有看到自己长啥样了呢!

  徐徐的阳光使室内一片通亮,抬起头来的他,再也无法将目光移开。他看着
她从木桶里站了起来,那一节白皙嫩白的背,垂下来的黑发,她的头一甩,水珠
从她的发丝上飞散开来,小嘴里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呵呵何…」

  这笑声也飘进了他的心里,洁白如玉的小手从水面上抬了起来,斜举着,她
看着水珠从她的手臂上挂了下来,洗澡好舒服呢,好舒服。她靠着木桶,扭脸看
着他,对着他笑,然後又开心的玩着水。

  若隐若现中,他看到了她胸前两团耸起的白嫩团儿,顶端粉嫩的乳尖儿俏生
生的立着,那一刻他就知道他的心动了,他虽还是少爷,可是这个家却是他说了
算,而这个可爱又干净的女孩是他的,是他的妻、他的宝。他该多麽的庆幸,他
把她带了回来,又该多麽的庆幸那些小厮没有脱了她的衣服帮她洗澡。

  「小凡,水冷了,该起来了!」

  刚才那会的功夫,他已经了解了她的很多情况。他本来还以为「他」是一个
男孩子,只是体格娇小,原来是一个小女人。

  他走到她的面前,这已是第二桶水了,清澈的水里,她害羞的蜷缩在那,他
朝她伸出了手,对於他的完全的信任,还是让她也对着他伸出了手,他把她从木
桶里抱了出来,她的肌肤就如剥去壳的荔枝一般,晶莹剔透,摸上去滑滑的、软
软的。那润泽的小身子真让人不忍去碰触,但它又那麽令人馋涎欲滴。他似乎已
经闻得了那股淡淡的香甜之味,涌入肺腑。仿佛只要品尝一口,她的香味就能久
久地留在心中,甜甜的,像吃蜜一样。

  她害羞的蜷缩在床上,卷长的睫毛扑闪着,他的手温柔的抚着她的脸。可能
从没有人这般对待过她吧,她忍不住对着他的手蹭了一下,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急需主人的安慰。

  他的眼已经将她的美好浏览了一遍,那两团白嫩如初雪一般莹白,可是又充
满着诱惑的弹性,紧闭的双腿间那稀疏的毛发掩盖了花丛的构造,可是却掩盖不
了他对她的憧憬。指尖不经意的从饱满上滑过,顿觉其上已裹上一层蜜糖,令他
想放入口中吸吮,不过她还太小,他会等的。

  「小凡,自己把衣服给穿好了,我在隔壁等你!」他多想替她穿,可是他怕
控制不好自己。他有耐心,等待着她的成长,等待着她为他美丽的盛开。

  从那天起,她成为大宅里的女佣,不过是少爷一个人的女佣。少爷教了她很
多的东西,甚至教她写字,虽然她笨笨的,可是少爷总是很有耐心,而且这两年
她还去女子中学上学了呢,虽然她是班上最大的学生,而且同学们的年纪都比她
小很多,可是她还是很高兴。几年前的她从没有想过能有上学认字的一天,这都
是少爷给她的呢!可是最近少爷到外市去了,都去了好长时间了。

  昨天少爷有送信回来哦,而且是给她一个人的信,不过少爷有让她穿上次他
送给自己的女仆装呢,好害羞的,这两年胸部长的好大,穿那衣服的时候,少爷
总是盯着她的胸部看,看的她心跳的好快。有的时候他都会把手伸到里面去摸呢,
每到那时候她的嘴里就会发出令她陌生的吟哦声,可是也有被少爷摸得很舒服。
可是少爷不让她在别人面前这麽穿,洗澡也不能给任何人看,当然除了他。

  好可惜,她把衣服弄坏了呢!不知道储物间里有没有类似的衣物,她可以拿
来替换一下,也许少爷不会发现!不过没有他在,连宅子里都觉得好冷清阴森,
天好像要下雨了,不知他明天还能回来不。女人不知道,身後有一双眼睛,正兴
趣盎然的看着她。

        第02章角色扮演之少爷与手套2(番外)

  储物间里,她翻箱倒柜,可是都没有!怎麽办,衣服破了呢,少爷会不会生
气,会不会不要她了!她憋着小嘴蹲在那。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合了起来,女人
扭过脸,一个巨大的人影站在门边,他处在黑暗中,她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谁?」早知道她不该来这里的,她现在的胆子变的好小,少爷快
来救她啊!

  男人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微弱的烛光照在他的脸上,女人眼睛里的害
怕变成了惊喜。

  「怎麽,连我都不认识了!」他看着她,那身学生装穿在她的身上仿佛具有
别样的诱惑,多少次,他压抑住想要撕去那衣服的兽欲的冲动。不过她也太没自
觉了,就这麽坐在地上,而且腿根还打开了,甚至连黑裙都抽了起来,朦朦胧胧
中,令人无比遐想她腿间的幽美。要是进来的不是他,而是别的男人,那个人会
放过这麽可口的她吗?

  「少爷,你怎麽回来了!」她开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奔到了他的身旁,脸
上带着喜悦与娇羞。

  「怎麽过来这里了?」小丫头大半夜的不睡,竟然跑到了储物间来翻东西。

  「嗯嗯…」她的食指在嘴角点着,应该怎麽说呢,要告诉他自己把衣服给弄
坏了吗?

  他的心里已在发笑,每当她纠结於该怎麽回答,或者不想回答的时候就会在
那里「嗯」上几声,然後眼珠滴溜溜的转着。

  「说,干了什麽坏事?」他的话语中没有温度,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等待
着她的回答。

  她嗫嚅着,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他好凶,虽然他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并
不是很多,可是脸上的表情是柔和的,但现在却是冷硬的,就连脸的轮廓也变的
锋利起来。

  「少爷,嗯,你让我明天穿的衣服坏了,而且,我想来找找有没有一样的衣
服?」她胆战心惊的看着他,他应该不会凶她,不会不要她吧。

  「小凡,刚才你的话没有说完哦,而且什麽?」他的嘴角提了起来,眼中闪
过一抹幽光。

  「嗯,嗯,而且是胸口那块坏了,坏了!」她的脸臊红成一遍,一定是少爷
经常从上面挤进来,有时他也会用他的手从自己的衣服里把那对奶子给捧出来,
或者直接隔着衣服揉她那里…想到这些,她突然觉得胸口涨涨的。

  「坏了?是不是不想穿啊?」声音幽幽的,仿佛压抑着怒气一般。

  「没有…」她的小脑袋摇着,她想给少爷穿的。

  「不想给我摸你的胸部是吗?」他低沈的话语里面带上了冷漠。

  她的心仿佛被那冷意吹过,浑身瑟缩了一下:「没有,真的没有,少爷!」
从被他带回来的那天,他已经占据了她的所有,而她的一切也都是属於他的。

  「真的?那我要检查一下。」他站了起来,走到柜子旁,拉开抽屉,从里面
拿出了一副包装完好的手套。她莫名的看着他,可是看着他的手戴上白手套的那
刻,她竟觉得周边冷热交替的袭击着她。他要检查?怎麽检查?

  「小凡,躺到这上面!」他仿佛听到了她心底的问题,手指了下刚才才被铺
上白色毯子的矮柜。

  她又羞又怕的看着他,可是他的表情是冷硬的,眼光也是坚定的,仿佛是势
在必行一般。她握着小手,迈了一下步子,仿佛看到他眼中的催促,她才够着坐
到了矮柜上,小屁屁往後挪着。

  他的一只手扶着她的背,一只手按着她的腹部,指引着她躺在了矮柜上。幽
暗的屋内,连他的脸都是晦暗不明的。他转身把烛火拿了过来,点亮了悬挂在屋
里的灯笼,一瞬间,屋里亮堂了很多。

  「我要检查了!」他的脸上还是没有笑容,话语落完,他的手已经搭上了她
衣服的盘扣。她只闻得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仿佛只要一张口,她的那颗小心
脏就会从嘴里跳出来一般。她的眼盯着他的手,骨节分明,很干净,可是他的指
尖揉着自己乳尖尖的时候却显得有点粗糙,甚至都会把那两颗小小的东西磨疼,
很多次她都以为它们会被他的手掐破一般,可是都没有。衣服向两边敞开,里面
穿着的是白色的小衣,急促的呼吸使胸前的两团也急剧的起伏。

  「少爷…」她的话语里带上了颤音,以前,无论怎样,他都没有把她的衣服
解开过,可是今天她却如此无助的躺在这。

  他的指尖撩起了她腹间的一块布料,左手张开的摁了上去。

  「嗯…」虽然戴着手套,可是他手上的热度却不能被那层布料给阻隔,她觉
得自己腹部的嫩肉都要被他的手给烫焦了。

  手掌推着小衣的布料慢慢的在她的身上游走,激的她的身子一下下的战栗。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暗光,心里早已波涛汹涌,白嫩的乳肉从小衣里露了出来,
他的手继续往上,指尖攀爬着那座白嫩的乳峰。粉色的乳尖儿终於千呼万唤始出
来,粉粉的令他垂涎不已,多想含在口中吮吸几下,不过快了。食指摁上了一朵
尖尖。

  「嗯…少爷…」那一下揉动让秉着呼吸的她差点岔气,忍不住惊呼出声。小
嘴哆嗦着,连小脸也微抬着看着他手中的动作,眼中媚意与无助两种矛盾的情意
却轮流出现,他就是要让她看着他是怎麽把玩她的。

  食指的指腹摁着那颗脆弱的珠儿,转了起来,手间力道的增加,那圈粉粉的
乳晕也陷入了白嫩滑手的乳肉里去了。手套的布料比他的手指还要粗糙。

  「嗯…嗯…」她的小手摁着柜面,半撑着身子,急吐着气体,却忍不住的哼
吟出声。他的另一只手慢慢地掰开了她张紧的摁在柜子上的手指,她又猛然的躺
了下去,可是身後却放置了一个靠枕,而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指尖的动作。刚才
那股涨意似乎不见了,不,它是转移了,她现在觉得不是胸口涨,而是她的腿心
里发疼发胀。

  他的食指放了开来,手掌继续向上挪动,可是乳尖儿还没从深陷的乳肉里凸
起,却又被他的中指给按了下去,中指仿着刚才的动作捻着嫩珠儿转动。

  「少爷…少爷…嗯…」她觉得再这样下去,她的乳房就要被他的手指压破了。
可是他置若罔闻,几根手指轮流的按压转动着乳尖尖,终於他将她的小衣推了上
去,可是她的那颗被手指玩过的乳珠真如一颗硬起的浑圆珍珠一般。显然一方被
他把玩过的乳房要比那被冷落的显得红粉。他的手又掐上了另一只白嫩,掐着乳
头转动,握抓着那团,跟几年前相比,它们已大了好多,握在手上好有存在感。
两团白嫩上被他掐出了一个个的指印,仿佛昭示着它们是他的所有物一般。

  他走到了她的腿前,双手拉着她的腿根。

  「啊…」她惊吓的岔开双腿被拉的向他靠近,无助的尖叫却不能逃脱,直到
她的腿心撞到了一团硬硬的东西。呜呜,这是什麽,好烫啊,而且在少爷的身上。

  她的外衫、小衣飘落到地面,她上身赤裸、双腿分开的坐在柜子上,一股凉
意在那刻刮过俏立的乳珠,她瑟抖的打了个寒噤。

  「嗯…」他的双手环上了她的腰,脸几乎贴上她的,然後缓缓而下,湿热的
呼吸喷在她胸前的肌肤,一个个小疙瘩从那层白嫩的肌肤上冒了出来:「唔…」

  他竟然整张脸都埋到了自己的胸前,甚至鼻子还在乳沟处来回蹭动。

  「少爷…不要…不要…」她反撑着柜子的小手抓着他的头发,想要把他从自
己的胸前拉开,他现在不仅摸她的胸,竟然把脸都贴了上去。

  「小凡,你可是把衣服给弄坏了呢!你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哦,
可是少爷专门让人从法国给带回来的,这上海可也只有一件,有再多钱也买不到,
就算把我的小凡卖了也买不回来。」他的声音从她的胸口闷闷的传来。

  她忽略了话语里「我的小凡」,只专注在把她卖了也买不回来,少爷是要把
她卖了吗?不要,她不要离开这里,不要离开少爷。

  「呜呜…少爷,不要卖小凡,不要卖小凡…」泪雾蒙上了她的眼眸,呜咽已
从她的喉间溢出。

  「不卖也可以,那以後听不听话,乖不乖!」他的脸从她的胸前抬了起来,
看着楚楚可怜的她。她的眼睛真好看,永远那麽的干净,那麽的传神。

  「乖,小凡乖乖的,听话,听话…」她会听话的,只要不把她卖了。她不要
离开他,也不能离开他的。

  「那给不给少爷吸小凡的奶子?」他出口的话语充满了痞气,可是语言确是
那麽的严肃认真。

  「给,给,给少爷吸…」她已顾不得害臊,此刻不离开他才是最重要的。对
於现在的她来说,没有什麽是比面前的男人更重要的,他使她的少爷,也是她赖
以生存的一切。

  看着那对娇嫩弹滑的饱满,他的嘴中唾液分泌的厉害,可是脸上表情却力持
镇定:「小凡,自己捧着一方奶子喂到少爷嘴里,少爷可以考虑一下不追究你刚
才的反抗,要知道你是少爷的,知道吗?全身上上下下都是少爷的!」

        第03章角色扮演之少爷与手套3(番外)

  她怯生生的瞅着他,可是她喜欢那句话呢,她是少爷的。她的小手颤巍巍的
捧起一团白嫩,身子坐了起来,甚至坐直了想把它喂到他的嘴前。粉嫩的乳尖儿
离他越来越近,直到与他的嘴唇只有一点点的距离,而他的呼吸全数的喷在了她
的乳肉上,激起更多的战栗。

  「小凡,待会少爷每吸一下,你就要用手掐另一团奶子一下,少爷可是舍不
得冷落了任何一边,要是你的速度跟不上,那待会少爷可是有更重的惩罚的。」
他的脑海里已在构思那别出心裁的绮丽惩罚。

  「嗯…」她懦弱的点了下头,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两团高耸,除了被少爷掐
过,她都没自己掐过呢,不知道掐上去是什麽感觉。

  世界仿佛静止一般,他张开嘴含住了那一抹粉珠,舌尖舔过感受着上面的美
好。嘴巴唆着把它往嘴里吸,粉色的乳晕也陷进了他的口中。他抬着眼看着她,
眼睛瞥了下另一团白嫩。

  吐着娇气的她伸出自己的手,麽指不住搓着别的手指的指腹,可是几次都靠
近了,却没有胆量自己去掐。

  「啊…」她呻吟着,他仿佛已失去耐心,齿尖对着乳尖儿一咬,一股疼楚传
向四肢百骸,她在疼痛中自己的手指也捏住了那充血的乳珠:「啊…」她一个控
制不好力道,加上他用力的一吮,让她仰着头啼叫出声。可是手指仿佛遵循他的
话语一般,他在她的乳尖上卖力的吮着,她也不由自主的掐弄了起来,甚至小手
团握着乳丘,掐弄着乳肉,这样才能缓解她身上一阵阵扑上来的热浪。

  他的眼看着她迷醉的表情,闭上了眼眸,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盖住了她
的小手,隔着小手一起抓捏着那团白丘。唇含着乳尖,舌尖转动着顶着它,然後
又卷起,往深处含。脸扭着,甚至想让乳尖儿游走於他口腔里的各个角落。

  「啊…」她只能不住的吟叫,可是却仿佛要把两只奶子往他送的更近一般,
不住的挺着一个用力就要倒下去的身子。散发着热气的硬物顶着腿心的娇弱,她
觉得腿心里仿佛也颤了起来,而且她都感觉有股湿意和疼意一起涌向了那羞人的
地。她想合起双腿,却只能把自己的腿心与硬物接触的更深。

  仿佛感觉到她腿心里的不适,他的腰往前扭了一下,热物隔着那层薄薄的布
料在敞开的腿心里捻过一圈,烫着里面娇嫩无比的花珠。

  「唔…啊…」舌尖用力一吸,指尖擦过乳珠,她被他搂着的身子痉挛的抖动,
她竟如失禁般的从花穴里泻出了一波馨香的花液。穴口一缩一缩的,把小裤也吸
得贴近了它。

  他抱着她,大手轻拍着她的背,等待着她的恢复,今晚他不会就这麽算了,
他等了她这麽多年,只等她的长大,能够完完全全的属於他。

  「少爷,小凡,听话的,听话的!」她从他的怀里抬起了眼,她刚才有听话
呢,都自己掐、自己揉自己的奶子呢。

  「可是小凡,少爷记得清清楚楚,你掐揉的频率并没有跟上少爷吮吸的速度,
可怎麽办呢,小凡没有办到!」他戴着白手套的指尖擦着她小脸上的水珠,不知
是汗水还是泪水。

  「少爷,少爷,以後小凡听话,听话。」他的脸上好严肃,这令她害怕,她
再也不要回到以前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乞讨的生活。来到了这里,她才觉得自己
不是一个人,而少爷是世上最关心她的人:「少爷,我们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小凡这次一定不会慢了!」

  她的焦急、她的紧张,令他心里暖暖的,他怎麽舍得卖掉她呢。她不知道,
在睡梦里,他经常看到那个坐在木桶里抬着手臂的女孩,一滴滴晶莹的水珠从她
的手臂上垂了下来,阳光笼罩在她的身上是何等的迷人,又是何等的令他心动与
情迷。

  「好吧!少爷就再给小凡一个机会,不过不是这样了!」他的唇对着她张开
的小口碰了一下,好想品尝她的小嘴,吮着她的舌尖,不过得等等,这样太容易
暴露他对她的爱意了。

  「少爷?」她的话语中有反问、有惊奇、也有忐忑。

  「小凡,自己转身趴过来!」他的手放开了她,脚向後跨了一步,把手上戴
的手套又拉的平整。

  她疑惑的看着他,但还是按着他的话语跪到了柜子上,然後双手撑了下来:
「少爷?」她扭脸看着他,眼中有着对他最纯然的信任,可是他却只想对她干坏
事。

  「把腰再压低一点,小屁屁翘高点!」手套一拉,看着由於她下压的姿势,
而滑下去一点的黑裙,那因为趴着的姿势显得更加丰盈硕大的玉乳的形状真是堪
称艺术。

  「嗯…」他的手放到了她的小腿上,让她的嘴尖溢出了一丝破口啼出的吟叫。

  指尖在小腹上摩挲轻弹着,然後又慢慢的向上滑:「嗯哼…」

  他的手转弯的抚上她的腿弯继续向着高处攀爬,她嘴里不禁呜咽,可是又没
有勇气反抗。指尖滑过白皙性感的大腿。他站在了她的身後,另一只手也顺着另
一条长腿滑了上去。四指并拢向上,麽指相对,一起往上推着,而她的裙子也随
着他手的滑上而翻了上去。

  她的小屁屁向前撅了一下,可是听着他鼻子里发出的哼声,还是很不争气的
下着腰把屁屁对着他耸了一下,那一下差点直接让他撕开她的小裤,握着自己的
硬物直接闯进去。

  「嗯…」指尖滑上了她的小裤,摁上了她丰满翘挺的臀肉,她忍不住的扭脸
向後看着,可是只能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衣物。他的手爬上了她的腰,裙子也完
全掀了开来。白色的小裤将她嫩弱的腿心完全的包裹,可是他却看到她的腿心湿
了一大滩。

  「小凡,小裤怎麽湿了呢?」指尖忍不住的去触摸那团湿地,那是她为他情
动的证据。

  「啊…」他的一下,差点让她趴到了柜子上,小手扒拉了几下才稳住了她的
身子:「嗯…嗯…」

  好羞呢,他刚才吸她乳房的时候,她腿心里流水了呢,甚至最後都抖着往外
喷水,而且她觉得那里在他的目光下仿佛又在往里唆嘴了,那里真像有一张小嘴,
可是它一点都没有自制力。

  「小凡?怎麽不说话?」他的双手按上了那两团形状美好的臀肉,掐弄着,
仿佛刚才对待她胸前的饱满一般。

  「嗯,嗯,它自己就湿了,少爷吸的时候,就把水也吸出来了,其实小凡不
想的!」她也是控制不住的,他好像也有两张嘴一样,一张吸着自己的奶子,而
另一张仿佛隔着内裤吸着她的腿心一般。

  「嗯…」当他的两根麽指嵌进了她股缝里的时候,她的手终於支撑不住,踏
下了腰,撅高了屁屁。麽指指尖顺着手掌的往下推移,卡着股缝往里按,直到摁
到了那团湿地。他满意的看着被自己勾勒出的两团桃肉的形状。

  他的双手插进她的腿心,向两处拉开她的腿,而那潮湿之地也被张得更开,
甚至出现了架空的阴影。他的脸靠近着,闭眼闻着,真香啊,舌尖伸出,舔了下
上面的花液,仿佛是人间美味一般,他的整条舌伸出,对着那摁了上去。

  「哇…啊…」少爷竟然把他的舌头按着自己尿尿的地方,而且他的舌头都好
烫:「少爷,不要,不要…」

  她觉得自己的穴里面又在唆着,真怕一会功夫她就会对着少爷喷出水,万一
都喷到少爷的嘴里怎麽办。

  仿佛为了惩罚她口中说出的不要,他的双手对着她撅高的臀重重一掐。

  「啊…」她叫着扭着自己的臀部。

  「小凡,少爷说过了,不想听到你说不要的!下次可是会扒了小裤揍的!」

  少爷好凶,可是这和扒了小裤又有什麽区别,掐的她好疼,可是她觉得他一
掐,那里又往外流水呢!

  「可是少爷,那里会喷水的,脏,会弄脏少爷的!」她也是为他考虑的,可
是他竟然掐她。

  傻丫头,他在心里轻声呢喃,这样的宝贝他怎能不爱:「不脏,少爷喜欢,
只要小凡喷出来,喷到少爷的嘴里,以後小凡说什麽,少爷都答应!」

  她心动了,少爷都听她的呢,她的脸朝後看着,摇着自己的小屁屁:「少爷,
我们再来!」

  那单纯的模样却更像发骚。他低吼的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舌尖刺着那湿地,
顶着小裤往湿软之地凑。鼻尖也陷进了股缝里,他口中的蜜津也顺着他扭动着的
舌挂了下来,小裤湿的更透了。

  「唔…啊…」他的舌尖仿佛要刺入她的体内一般,可是那处的尿意却更甚,
而且里面都发疼了,既想让他的舌快点离开,又想他的舌能卷着塞到她身体的最
里面。舌尖在穴口卷了一下,收回口中品尝着沾满唇瓣的花液。他食髓知味,舌
尖直接抵上了那颗花珠的位置,顶着它转了一圈。

  「啊…」微微湿润胀挺的花珠里好像着火一般,烧得她的屁屁一抬一放,就
抖着身子在那里泄身。他双手握着她的腰,舌尖舔着那两片小小的花唇吸了几下,
然後又贴到了穴口处猛吸着,仿佛要把里面所有的蜜液都吸干一般。

  「啊…啊…」还在吐水的穴被那麽热情的吮吸,花液源源不绝的流了出来。
他满足的站起了身,真是享受啊。走到她的侧边,勾着她的下巴,舌尖轻舔着她
的唇瓣。可是大手还是在後面掐着她的臀肉。

  「少爷,小凡有喷呢?」她娇喘嘘嘘的趴在柜子上,除了撅高的臀部,整个
人都趴了下来。她做到了呢,就不要再离开他了。

  「小凡,不能用喷哦,只能说是流,不过啊,小凡肯定能办到的,要不要给
少爷再试一下!」他循循善诱,蛊惑着纯真的女人。

        第04章角色扮演之少爷与手套4(番外)

  她憋着小嘴,思考了一下还是点头了:「少爷,来嘛,来嘛!」她的屁屁又
摇了起来,像个魅惑人的妖姬那般。

  他的手掌拍着她的臀部,打到了她最脆弱的地方,震得她差点哭着吟叫了,
而且啪啪的声音听着她的脸红红、心跳跳,虽然此时她已经够脸红心跳了。

  他又走到了她的後面,而她的腿心里已经泥泞不堪。

  「少爷,你把小凡的内裤给拉下来吧!这样看不出喷呢!」她为了能留下来
简直是豁出去了,她愿意让少爷也只愿意让少爷对她干这些事。

  他的手抖了,被裤子包裹着的欲物也跳了,甚至隔着布料能看到那唆嘴的穴,
她肯定也馋了吧。是的,她是馋了,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述自己的空虚,她甚至觉
得身子里发疼。

  他的手勾着小裤往下拉,一点点的,美景一寸寸的露出,他连呼吸都忘了,
眼睛更舍不得眨一下。那湿地里,内裤还贴紧着,他往下一扯,顿觉一股香味扑
鼻而来,失速的呼吸更加沈重。两片倒立的小花唇,上面裂开了一道小口子,粉
极了,而那湿润的穴里还泛着水光的晶莹,嘴儿一缩一缩的,仿佛等待着被喂食
一般。

  他的手指滑上了分开的股缝,甚至觉得指尖的布料也湿了,指尖缓缓而下,
继续往下滑,她哼哼着,不时不受控制的摇两下自己的屁屁。指尖在穴口撩拨转
动,等待着机会,看着小嘴往里唆,指尖顺势也钻了进去,立刻被穴口给咬紧了。

  「啊…」布料摩挲着娇嫩,自己的身体里挤进了异物,她身子僵硬的趴着,
拒绝着她手指的进入。

  麽指磨着那两片小花唇,那突来的刺激让缩着的穴口一下松弛了下来,食指
看准时机的往里一挤。

  「啊…疼…」她扭着小脸,真的好疼,身体里好像一点点的伤口却被他的手
指给撑的很大,而且他的手指好粗好长的,她会不会流很多血。

  「小凡,乖…马上就能喷了呢!知道不?」他的另一只手在她的腰间抚着,
麽指继续温柔的揉着小嫩唇打转。

  疼意在他的指尖慢慢的消失,可是穴的深处也涌出了一股疼意,不过不是被
东西插开的疼意,而是渴望他插进去的疼意。她的臀部向後送了一下,手指立马
得到鼓励般的一插入底。

  「啊…」她仰头尖叫,甚至连爬走的力气都没有了。手指不躁进,它在穴里
转着,等待着嫩穴的适应,麽指指尖继续揉着花唇,磨着花蒂。空虚的渴望从心
底升起,她的小嘴里哼哼的叫唤了起来,他的麽指也扭着摁在了她的臀肉上,其
实三个手指也弓着摁了上去,而那根插进穴里的手指却依靠别的手指的力道在穴
里抽插了起来。布料磨着穴里的皱褶,擦着里面的湿润,可是它才把蜜露擦尽,
下次插入的时候,又发出了吱咕的水声。

  手指在穴里转圈扭动,另一只手也忍不住掐着那粉嫩的臀肉,有时候甚至变
态的对着屁股打一下,那穴就缩的紧紧的,连抽一下手指都觉得困难,仿佛想要
捅开它的艰涩一般,他的指用力的推了进去,对着穴里的嫩肉用指尖捻着,他的
指摸到那小块硬硬的凸起,仿佛找到目标一般,指对着那一阵阵的硬顶了上去。

  「啊…啊…」她拉长着、声音吟叫着,手指在柜子上扒着,仿佛想要逃开一
般。她只觉眼前一阵白光闪过,撅着的臀部要不是有他的手托着,肯定也直接趴
了下去,她抖着身子乱颤。她觉得周围的一切好像静止了一般,一股热流奔涌,
灌遍了全身的神经,她竟觉得身体的上上下下好像都感到快乐,而那欢快令她喘
不过气来。

  她趴在那里,过了好长的时间才恢复一点点的气力,她扭着脸看着他:「少
爷,有喷水呢!」她都感觉到身体颤着往外喷,这次应该算了吧!

  他从柜子里把她抱着坐了起来,可是她却仍是双腿张开着,而她的腿间也湿
透了,指尖受诱惑的对着蜜穴刮了一下,引来小身子的一阵哆嗦,真是敏感极了。

  「小凡,快乐吗?」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双手捧着她汗湿的小脸,那
散发着媚意的小脸更诱人了。

  「快乐…」她有快乐,在少爷的手指下得到了快乐,虽然有很丢脸的往外扑
水!

  「那少爷给你更多的快乐,让小凡喷更多的水,然後这次以後小凡就和少爷
永远不分开了呢!」他继续蛊惑着纯净的丫头。可是他提出的话语太诱人,永远,
她喜欢,而她也傻傻的点头了。

  他的手牵引着她解开他的裤子,拉下裤头,彼此的呼吸都因为对方而变的火
烫。

  「啊…」她惊呼的看着那狰狞的紫红巨物,好大好大,她觉得腿心里又开始
疼了。

  他的手将她的双腿又推得缩到了柜子上,双腿大张着,把花户敞开的面对着
那在它面前的巨物。

  她的手撑着,看着他一手握着那肉棒对着自己流水的腿心按了上去。

  「少爷…疼…疼…」他手上握着的东西可比他的手指粗多了,刚才那一根手
指都让她疼了好久,要是这麽粗的东西插进去,她一定会死掉的。

  「小骗子,少爷都还没有碰到你呢!小骗子!」仿佛为了戳破她的谎言,他
的手握着肉棒用大圆头在她的花户里磨着,使圆头裹上了一层粘腻。

  「嗯…」硕大的头插开花唇挤着穴缝往穴里插,里面湿黏黏的似乎没有给插
入的过程带来多大的影响:「少爷…少爷…」

  这回他真插了,可是她不觉的疼,只觉得酸胀,好像还有一股急待他来安抚
的冲动。

  「小凡,疼吗?」他觉得前面的幽谷里有着磁铁一般,直想把他的烙铁往里
面吸引。

  「不疼…」她的嘴角才吐出两个字:「啊…」可是他一个抬腰深捅,那硬生
生的被插开的感觉,让她浪吟的哭叫着。

  「唔…疼…」她的腿根都在打着哆嗦,可是腿心里黏在一起的花径却被肉棒
插开撑圆到极致,就连那本来黏在一起的小花唇都被插的贴着那巨物。

  「小凡…」他的手抚着她也在抖着的嘴角,唇含着她的小嘴吃了起来,舌尖
轻碰着她吐着的舌尖,然後包起她的粉唇吸了起来,舌尖卷着她口中的小舌温柔
的吮吸着。

  而那插开嫩穴的肉棒也在穴里轻轻的顶着,慢慢的等着她为他的适应。小舌
有点紧张,却还是随着他的引导喂在他的嘴里被他吮。腿心里的疼楚随着蜜液的
渗出而渐渐消失,她的腿岔的开开的,轻轻的挪了一下,却使他的腰向後一收,
然後向前使劲的顶了上去。

  「唔…」她含糊的呻吟被他吃进了嘴里,臀部的力道却撞的她的身子漂泊着。

  「啊…」她的嘴一被放开,就爆发出了被压抑後反弹的更加大的呻吟。他的
手从她的腿弯上环了上去,把她的腿举的高高的。肉棒浅浅的拔深深的捅,每一
下都让她想要有昏死过去的感觉,可是等她才适应了,肉棒却在穴口浅浅的插着,
花径的内壁合在了一起,她仿佛从小死的状态里回了过来,可他又换起了花样,
几浅一深,虚虚实实的插着,有时她被操的哼哼的吟着,可是他突然一下下足力
道的狠插,却让她想要爆发的呻吟声憋在了嘴里,小脸憋的通红,腿根直打颤。

  「小凡,疼不?」他喘着气,这种被她紧紧咬着的感觉真好,就算给他全世
界来换,他都不会把自己的小人儿给让出去的。他的唇怜惜着在她的脸上贴着,
可是随着他腿间的插入,唇也不时的被顶的黏贴上她娇嫩的肌肤。

  她眸子半闭,慵懒与媚意使她的小脸嫣红一片,眼睛里过了好久才有了一点
的回神,小嘴颤着,舌尖吐了几下:「不疼…嗯…」肉棒在穴口温柔的摩擦着,
她如同一只被安抚的小猫一般,全身都被他撸的舒服极了。

  「那喜欢少爷这样对你吗?喜欢少爷把肉棒插到你的小嫩穴里去吗?」那一
对白嫩的奶子上被掐出的红印上也沁出了香汗,淫靡的情景令他的呼吸一滞,那
两颗挺起的粉色的乳尖儿诱人极了。

  「喜欢,喜欢…嗯…喜欢…」那连在一起的感觉让她喜悦的想哭,她以後可
以永远和他在一起了呢!

  「啊…」她的几声喜欢让他的肉茎在蜜穴里横冲直撞了好几下,撞得她花枝
乱颤,欢愉与失控使她的身子终於躺到了柜子上,而他的双手却拉着她的腿向後
一拉,让肉茎捣的更深。她的手反抓着身下的毯子把它揪紧,可是手上的用力,
却使紧窄的蜜径对肉棒咬的更加的厉害。他嘶吼的加重腰部的力量,想把小蜜穴
捅的开开的,方便他的插入。

  「啊…少爷,要破了,要破的…嗯…」她的小脸在柜子上扭着,可是双腿却
被他的双手压的开开的,张着腿任他操,那麽粗的东西就这麽一下一下用力的往
她的身体里砸,而她的花径却那麽的小,一定会破的。

  「小凡…小凡…真紧…真紧…」蜜穴的唆绞,竟让他有立刻想要交代的感觉。
他的双手摁着她的腿,臀部快速的挺动,在蜜穴里一阵快速的插动,喉间也随着
她的吟叫而嘶喊出声,而他的手上还戴着手套,一只手忍不住的掐着那晃着的乳
球,搓揉着那顶端的乳尖儿。

  快感持续的累积着,她的全身发着红潮,花径内壁的软肉时松时紧的收缩,
她的全身上下紧绷的几近瘫痪:「少爷,不要停,不要停…啊…」

  肉棒被绞的厉害,他闷哼着,臀部快进快出,插的她弹跳的坐了起来,双手
抱着他的脖子,嘴巴张开的咬了下去。

  「啊…」他吼着把软袋里积蓄的精华全都射到了她的蜜径里。她的身子痉挛
着,随着那高潮而来的紧绷感不断摆动着身子。

  「暖暖…小凡…」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他家暖暖扮起单纯的小姑娘真是太
有感了,而且还穿着民国时期的学生装,好萝莉,让他好想欺负啊。

  「北北…你真坏…好色」真亏的她家北北想出这种主意,还戴着手套研究她
的身体,甚至连着手套一起插进了蜜穴里,而且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这种古感的
又高度合适的柜子。

  「我家暖暖不就喜欢这样吗?都演的这麽的真,那声音叫的啊,北北才一插
进去,就被暖暖下面的小馋嘴唆的只想就那麽交代了呢!」那被蜜穴含着的肉棒
又慢慢恢复了活力。

  「呜呜…北北…你不带这样的…」刚才那次就操的她死去活来了,而且他现
在都看准机会了,知道外公揍他,她心里肯定疼他,就又要让她演这种啥都不懂
的无知清纯女孩,她上次明明就演小仙女了嘛?这次还要演一个迷恋少爷的小姑
娘。

  「我家骚宝不也馋了吗?北北还没动,小馋嘴就又开始吃了呢!真厉害…」
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又在点着几盏烛火的房间里响了起来。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