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志的幸福】(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7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2655

                第二章

  我坐在熟悉的教室里,看着熟悉的环境,听着熟悉的声音,身边也都是熟悉
的笑脸,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仿佛一切的经历不过是一场幻想。事实上也的确
没有几个人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虽然过去的日子非常煎熬,可是回首凝视的时
候也仅仅像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人和事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我还是坐
在老位子上,教室的挂钟也还是有节律的跳动在黑板的上方,在黑板前优雅伫立
的也依旧是美丽的王老师。

  王老师稍微剪短了自己的头发,脸上的容装也比以前淡了一些,不过她的气
色倒是越显红润了。笔挺的黑色小西装仍旧把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凸显的韵味十
足,她一身素雅的扮相让她更符合一个受人尊敬的教师形象。比起上次我看到她,
如今的王老师已然是风貌更胜从前了。当然这也难怪,因为现在王老师已经不仅
仅是我们的班主任了,她还身兼了行政主任的新职务,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手脚,
完全是对王老师自己努力付出的认可和回报。哦,对了,我想她的气色之所以这
样好的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应该是她马上就要跟自己的丈夫复婚了,而且我听说其
实王老师现在也已经是有孕在身。虽然我不清楚她私生活的细节,但是看到现在
落落大方且自信满满的王老师,我相信她也已经完成了自己想要的蜕变。她毕竟
也是一个受害者,她的身上毕竟也有巨大的伤痛,她并不是一个本性糟糕的女人,
所以我想只要是稍有宽容之心的男人都会选择原谅她吧,况且这还是一个温柔美
丽的女人。

  学校的领导班子并没有大改,因为学校里并没有多少人真的了解陈有发的所
作所为,这所学校总的来说还是干净的,学校的质量也绝对是上乘的,从这个角
度来看,也不得不公正的评价陈有发的为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也算是公私分明的,
对社会他也是有着些许良性贡献的。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叹,如果不是因为私人恩
怨,其实一切本不该如此的。

  「小志……」

  王老师走到我的身边,轻轻俯身小声叫我。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还是跟以前一
样。

  「王老师,你现在更漂亮了。」

  「呵呵,谢谢,你……你们都还好吗?之前有人已经跟我谈过了,那些……

  都结束了对吗?」

  王老师小心翼翼的问我,可能她还是心有余悸,也可能有人告诉她不该多想
多问,不过我从她略带羞怯的眼神中我想她是跟我一样仍然忘不了我们之间曾有
过的那一瞬间的切肤之爱。

  「嗯,都结束了,你放心吧王老师,都回归平静了,我们都还好,我们仍然
想回来上课。」

  「那就好,不过,媛媛她……」

  「嗯……媛媛她是出了一点意外,不过我相信她也会没事的,我想她很快也
会回来的,你放心吧。对了王老师,我听说你马上要与丈夫重新复婚了对吗,你
们要举行婚礼吗?如果有的话,你可千万要记得邀请我啊,我一定要当面为你们
送上祝福。」

  「是的,他原谅老师了,而且……而且老师也怀了他的孩子。说起来,老师
还是要感谢你的,是你帮老师解开了心结,我们……我们比以前更幸福了,我也
更加珍惜我们的感情了。我们下个月结婚,到时候你跟馨茹都要来玩啊。」

  「一定!不过你是好人有好报,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你是好老师,也是个
好女人,你一定会幸福的。」

  「谢谢你这么说,看到你们回来我真的很高兴。」

  「哦,对了王老师,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说,只要是老师做得到的,老师都会帮你的。」

  「我……我想……我想坐到李成刚的位子上可不可以啊?」

  「嗯?……哦……呵呵……可以是可以,只是在最后一排你的个子可能会看
不清讲台了。」

  王老师听到李成刚这个名字先是心中一顿,然后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最
后排的座位,她看到那个座位上已经空无一人,她眉间的一丝忧虑立刻消散了,
随后她也注意到已经变换了发型,同时也已经蜕变进化的馨茹用关切的目光一眨
不眨的盯着我的背影。王老师莞尔一笑,立刻明白了我的心思。

  「谢谢你王老师,我没事,我的视力可好了,最后一排比较清静,我喜欢清
静一点的学习环境。」

  「呵呵……滑头,你那是寻清静吗?老师都不好意思点破你。老师是答应你
了,可是你不许胡闹,不许扰乱课堂秩序,也不许影响班级内的风气知道吗?馨
茹可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你如果真的喜欢她,你就要懂得呵护她,这样才是称
职的男子汉。」

  「你放心吧王老师,我不是李成刚,我也是个乖孩子啊,我跟馨茹的关系…

  …咳……这……这还有谁不知道啊,我妈妈都已经认可我们了。不过我也知
道这是学校,这是教室,我们不会太招摇的,我们肯定不会影响其他同学的。」

  「嗯,老师知道你们都是乖孩子,但是你也不要小看那些妒忌你们的眼睛啊,
老师这也是为你们好。」

  「谢谢你王老师,我明白了,我们会非常收敛的,我们在校园里最多就是牵
牵手,就像好朋友那种,我们既不给别人惹麻烦,也不给自己惹麻烦。」

  「呵呵,那倒也是不必,这个分寸老师相信你们都懂事,那等下课间你就换
过去吧,老师也祝福你们。」

  「谢谢王老师,你果然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呵呵,嘴巴越来越甜了。」

  我跟王老师轻松愉快的交谈,很快就把我们之间尴尬的芥蒂给忘却了,时间
好像真的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日子里。不过王老师说的对,我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好的东西是人就会眼红的,在欲望面前人是不会讲道理的,有嫉妒就会带来贪婪,
而贪婪就一定伴随着掠夺。之所以有红颜祸水的警示就是这个道理,很多人以为
只需要得到美人之心就可以安享天伦了,事实上这份幸福并不是轻易可以享受的。

  我大难不死,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辙。我可不想做可怜的吕布,悲情的林冲。

  「哇!馨茹!你换发型了!你变得更漂亮了!你还让不让咱们班男生活了!」

  下课之后,我激动得赶紧收拾东西往后搬,可是我的脚步还是不如一些好事
八婆跑得快,哎,什么东西都挡不住女人的八卦之心,她们很快就留意到了馨茹
的变化,还没下课,她们就已经在校内群里叽喳个不停了。女人的心思的确是怪,
她们看到比她们漂亮的同类她们明明妒火中烧,她们私底下什么恶毒的言语和诅
咒都说的出来。可是一到了台面上,她们又能立刻摆出一副好姐妹的善良神态,
她们对于自己厌恶的东西不是选择逃避,反而是喜欢迎难而上,这种进取的劲头
要是能用在她们的学习和生活上,其实她们可能个个都能有出彩的地方。

  「没有……只是我的头发变长了……」

  馨茹想到她为我做出的种种变化,她的心里也有些害羞了,她不好意思的红
着脸,下意识的想将自己的胳膊收到课桌下面,不过她的反应还是不够快,她手
指上明晃晃的闪光当然是逃不过这些火眼金睛的。

  「馨茹,你……你手上戴的戒指好漂亮啊,那是钻戒吧!」

  「就是钻戒,而且,还是戴在无名指上的!」

  「哇!馨茹!你……」

  「哈哈哈!这下咱们学校的男生都该死心了吧,咱们的校花已经定下终身了!」

  这群多嘴多舌的鹦鹉一个劲的乱叫,弄得馨茹脸更红了,馨茹只是默默低着
头,没有回应她们,但是也没有反驳她们。馨茹这一刻有点想念媛媛了,如果这
时候媛媛在,她也不会这样被围攻。

  我环视了一下教室,我发现女生都是幸灾乐祸,不怀好意,总之就是看热闹
吃瓜,而男生都沉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的脸上都难掩失落的表情。当我
跟馨茹走进教室的时候,其实大家就都已经看到了我们的样子,尤其是馨茹,他
们当然都已经留意到馨茹比以前更漂亮了。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我们之间更深层的
感情变化。

  「咳咳咳!……」

  我走近之后,高声的咳了两下。我不再像之前那样胆小怕事了,我要保护馨
茹,保护我的爱人。

  「馨茹!能让我们看看你的戒指吗,它是什么颜色的啊,我刚刚看到好像是
蓝色的。」

  「对啊馨茹,给我看看吧,是谁送给你的啊?」

  「呵呵呵,就是啊,你的白马王子是谁啊,我们认识吗?馨茹你快跟我们说
说!」

  What?她们无视我也就罢了,但是居然连这么蠢的问题的都问得出来?
谁是她的男朋友,难道她们不知道吗?是谁牵着馨茹的手走进教室的难道她们没
看见吗?难道她们就这么不认可我这个合理合法的馨茹正牌男友的吗?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呢?馨茹是我女朋友!这……这你们难道不知道
吗?当然是我!我就是她的白马王子!」

  我激动的义正严词,我不能再故作镇定了,我不能让她们再误会下去了,就
算我不在乎自己的荣辱,我也不能不在乎馨茹的清白啊。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
的形象就像是古时候偷情的男女被发现之后,姑娘马上就要被火刑烧死了,众人
质问是谁搞大了她的肚子,可是美丽善良的好姑娘为了顾全公子的名声和前途,
宁愿自己被活活烧死也死咬着嘴唇不肯多说一个字。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站
了出来,我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姑娘,我鼓起勇气,面对着众人和烈火,我无所
畏惧,我慨然的高声承认:是我!你们要找的人就是我!我就是那个男人!我要
对她负责!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的!你们有什么就都发泄到我身上吧!

  只是你们休想碰她一根汗毛!

  「……」

  空气中安静了三秒……

  「不可能!」

  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对!不可能!」

  此起彼伏的质疑声熙攘起来。她们面带着坏笑,但是她们也故作严肃。

  「馨茹再怎么样也是我们的校花啊!你?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

  「就是!你能够得着馨茹的下巴吗,我们馨茹干干净净,温柔漂亮,你配得
上她吗!」

  「你跟馨茹在一起是馨茹保护你啊还是你保护馨茹啊!」

  「没错,馨茹未来的丈夫那一定是高高帅帅,又绅士又英武,而且还是个才
子!」

  「还得有钱!也不能亏待了我们馨茹!起码也得门当户对!你看看你,要模
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骨子里还透着寒酸劲!」

  「我……」

  我一时间被她们七嘴八舌弄得没了章法,张开了嘴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难怪都说好男不跟女斗,这想斗也是斗不过的啊。我干杵在馨茹身旁,却一点也
帮不上忙,反而还让她显得更加狼狈了。

  不过我定神想了一下她们说的话,刚刚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仔细一听简直要
让我气炸了肺腑啊,我在她们眼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我有那么一无是处的吗?

  现在我已经不是为了保护馨茹而战了,这完全是一次捍卫我个人名誉的战役
啊。

  「我的长相已经很端正了!我……我的个子也不矮!虽然……虽然没有馨茹
那么高挑……而且……我……我也不小气……我有能力照顾她!我……我还…
…」

  「哈哈哈!他还嘴硬,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对,你配不上馨茹!」

  「你哪凉快哪待着去吧,别在这添乱了,我们这还有正事呢。」

  「我们可没空搭理你!」

  我为自己的辩解不但苍白无力,甚至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完就被她们呛了回来。

  我心里暗自感叹,太厉害了,她们真的是太厉害了,她们的某些手段甚至比
陈有发他们还要厉害啊,我不但没法证明我跟馨茹的关系,我甚至都没法为自己
辩白啊。正当我苦恼着如何从困境中摆脱的时候,一声温柔而坚定的声音打破了
众人的喧闹。

  「是他!是刘志!」

  空气中又安静了。

  「这枚戒指是他送给我的,而我也答应了他,这戒指我很喜欢,我也很高兴。」

  馨茹不紧不慢的将我们的私事向大家吐露,而且她的镇定也远胜于我,她仿
佛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她早料到自己的变化一定会引来众人的非议。她羞红着脸
微微抬起头看我,我发现她更美了。

  这一次空气凝结的时间更久了,她们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她们捂着嘴巴
都已经做好了惊讶尖叫的准备。后面发生的骚动不言而喻,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自
然也迅速的传遍了整个社交网络,现在我们想低调都做不到了,虽然馨茹一直都
是校园的红人,只是这一次我恐怕比她更出名了。

  「馨茹,你上午好厉害啊,你的话把我都吓了一跳。」

  午饭的时候,我一边给馨茹夹菜,一边扫视着周围奇异的目光,实话实说,
以这样的方式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怎么?你怕了?」

  「怕?我……我有什么可怕的,我是太激动,太高兴了。不过我确实有点担
心你,这有点不符合你的做事风格,你一直都是那么矜持含蓄。」

  「我不想再被人私底下议论了,我也受够了被人指指点点和无休止的骚扰,
她们这么想知道,我也不妨成全了她们。」

  「你也别太认真啊馨茹,她们那都是在开玩笑的,她们明显是串通好了来戏
弄咱们的,她们调戏我也不是一次两次,自从跟你在一起,她们就没少数落我。」

  「哼,你的意思是我太认真了,说那样的话给你丢人了,甚至阻碍她们调戏
你了,跟我在一起让你受委屈了对吗?」

  「当然不是,你怎么老误会我啊馨茹,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必对她们太敏感,
都是同学之间瞎胡闹罢了,况且她们说的也对,我跟你在一起那是天大的造化,
我哪敢有什么委屈,我只怕你受半点委屈呢。」

  「哼,你不要只会说甜言蜜语,我看你被她们调戏倒是很情愿呢,我还记得
以前有人给你送过橙子呢。」

  「馨茹!这……这都多久的事情了,我不是都对你保证了这辈子都不再吃橙
子吗,你还真以为我有多大魅力啊。你没听见她们怎么评价咱们,她们说我就是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才老缠着你,她们说你应该去找一个合格的高富帅,而我又矮
又丑,我……我完全配不上你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气鼓鼓的把脸甩到一侧,我都有点当真了。

  「你还来劲了,那……那人家维护你,你还说人家敏感,我……我就是不许
她们羞辱……羞辱……」

  馨茹把她的筷子在我眼前晃了一下,笑着对我撒娇,可是说到最后她还是不
好意思的收起了自己的娇声。

  「你不许她们怎么样,你快说啊馨茹,我想听。」

  「嗯?明明是我在抱怨你,怎么改成要我来安慰你了?」

  「嘿嘿,都是你好呗,你快说啊馨茹。」

  「哼!刚刚我还要生气的,这会还想我讨好你不成。」

  「哎呀,你可以等会把气补上,你先把刚刚的话说完啊。」

  「你!……我现在就要生气!」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错了,你别生气了亲爱的,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那你错哪了?」

  「我一天要错个百八十遍,我都有点记混了。」

  「你!……我不想吃了,你自己吃吧!我要回去了。」

  我还不等馨茹的说完话,我就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我连让她起身的机会都不
会给她。馨茹哪哪都好,就是总爱对我假装生气。不过我承认这其实也是我故意
的,因为我特别喜欢看她假装生气的样子,她的笑甜美温暖,她的哭让人心碎,
可是她生起气来却分外的可爱动人。

  「我想到了!都怪我无能不中用,我不该将你置于尴尬的境地。」

  「还有呢?」

  「还有……额……还有就是……」

  我绞尽脑汁的回忆着刚刚说过的话,我竭力的想从每一个字里找出可能的疏
漏,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十次里面起码有九次我都会失败。女人翻旧账,
挑毛病的能力确实不得不佩服。我故作苦思冥想之态,然后不经意瞟了一眼气嘟
嘟的馨茹,她的柳眉轻轻皱起,樱红的嘴唇微微发亮,她美丽的长睫毛衬的她黑
褐色的大眼睛更加闪亮迷人了。

  糟了,我又有点忍不住想吻她了,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首先馨茹她肯
定会生气,其次,如此大庭广众,我们一定又会成为新闻的。哎,我必须克制啊,
这就是家有美眷娇妻的坏处,时时都在挑战着我的定力。

  「馨茹,要不你提醒我一下吧,你知道我脑子不太好,你只要提醒了我,我
就一定会牢牢地记住,而且我也一定会当即改正的。」

  「刘志我再认真问你一次,你要想好了再回答我。」

  我原以为馨茹会接着对我使性子,可是没想到她却一脸严肃的认真盯着我。

  「嗯,你说,我对你永远都是最诚实的。」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你到底嫌不嫌我。」

  「馨茹,你怎么还问这种问题,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清楚吗?」

  「不,我还是要你好好回答我。」

  馨茹的态度很坚定,我看出她的确是很认真的。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已经
提到过很多次了,馨茹总是对此不能释然,她总是担心我会介意她的清白之身。

  「我不嫌弃,永远都不会嫌弃,馨茹你要相信我,我会给你安全感的,时间
会证明我说的话,你可能还没有真正走出阴影,但是你无需担忧,我会永远对你
好的。」

  「其实刚刚你说的是对的,我……我的确是个敏感的女孩,你……你可以不
要我,但是你不能戏弄我,你更不能……虽然我没资格这么说……但是……但是
我是无法接受背叛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但是你千
万不要辜负我。我不求你所有的爱,只希望当我把自己彻底给你的时候,你不要
有一天因为玩够了而厌弃我……」

  馨茹她确实太缺少安全感了,她从小到大一直在期待着被爱的感觉,她或许
失望了太多次了,以至于长久以来她都小心谨慎的封闭了自己。这个姑娘不但难
于得到,更加难于守护。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作为女人她是如此的让人着迷了,
因为她失去的太多了,想来老天也是公平的,她的魅力全部都是用她的痛苦换来
的。

  「馨茹,一切都结束了,不只是过去的痛苦结束了,你孤单的生活也都过去
了,以后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我会让你慢慢好起来的。」

  我也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脸,我紧紧握住馨茹的手坚定的对她说。

  「我相信你,可是我知道你也会身不由己的,我今天把咱们的事情告诉她们
也不仅仅是为了维护你。你以为所有人都只会打我的主意吗?从现在开始或许想
打你主意的人就多了,而且她们会比你想象中危险的多。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内
情的,有些人或许在暗处一直盯着你呢。」

  「馨茹,你真的不一样了,我虽然以前就知道你是个美丽聪慧的姑娘,可是
我没想到你现在完全变成一个女诸葛了。」

  「我不是在跟你说笑,这些都是他们教我的,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从前了,
你一定要小心才是。」

  「嗯,你说的也对,是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人在暗地里偷偷瞧着我们,为
了你和妈妈我也会小心谨慎的。不过馨茹,这么说你是觉得我很有魅力了,你这
么努力的维护我,也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我吧,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挑逗馨茹的好机会,所有的甜言蜜语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就更像是裹了一层蜜,能直接甜到人的心底里。

  馨茹白了我一眼,可是她知道每次不让我得逞,我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我不想她们羞辱我的未婚夫,我的老公,我的丈夫,这样行了吧。」

  「那馨茹你说我到底帅不帅,高不高大,有没有才,你说我配不配得上你啊?」

  「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是啊馨茹,我被她们那么一说,我现在对自己也没了信心啊,我突然觉
得自己完全一无是处了,你刚刚还担心我嫌弃你,其实我更担心你会抛弃我啊,
你说哪天你要是跟一个她们口中的那种白马伪君子跑了,我……你说我上哪去哭
啊。」

  「去你的,我在你眼里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孩吗?明明是你总沾花惹草,现
在又想要编瞎话扯到我头上。那个送你橙子的女孩我可还记着呢。」

  「馨茹这就是你不公道了吧,从我认识你至今才有几个女孩对我示好啊,可
你呢,哪天没有男生对你献殷勤啊。」

  「我收过他们什么东西没有?」

  「那……那倒是的确没有。」

  「那你有没有收下人家的橙子?那天中午我还喂你吃葡萄来着,你才吃了6
颗就说吃不下了,结果……结果你回头就收下别人送的水果了。」

  「佩服!佩服啊馨茹!你不但能谋善断,你还过目不忘,记忆超群啊!」

  「难道我说错了?」

  「没!我认错了,我对你五体投地了,可是馨茹这个事情我已经认错也起码
有一百多次了吧,咱们能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彻底翻篇了。」

  「哼,现在咱们的关系可是已经公开了的,我看你以后还有什么借口,你们
男人都是三心二意,喜新厌旧的。」

  「那都是别的男人,我怎么可能跟他们一样呢,再说你能对着大家承认我的
合法身份我激动还来不及呢,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啊,我以前想对别人炫耀我还
怕你责怪我呢,以前跟你在一起我都是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生怕弄出什么大的
响动,我在你面前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舔狗啊。」

  「你现在说的是好听,可保不齐日子久了是什么样子呢。」

  「馨茹,你就算不信我其实也没关系,但是你总能质疑你跟妈妈的魅力吧,
我如今得偿所愿,还夫复何求呢。虽然世界之大,可是又有几人能跟你们相提并
论啊,你实在是多心了。」

  「你是应该知足的,就算我拴不住你,还有妈妈呢,连陈友发都被妈妈迷住
了,你是不该再三心二意了。现在我跟妈妈都属于你了,你已经比很多男人都幸
运了,你要懂得珍惜的。」

  「是所有男人!我已经比所有男人都幸运了!所以啊馨茹,你就放心好了,
而且就算只有你,我也是绝无二心的,从我见到你那天起,我的魂就早已经被你
给收走了。哪天要是我三心二意,那一定是你私自把我的魂给放出来了。」

  「你又怪到我这了,你……你就只会变着花样的欺负我。」

  「嘿嘿,我这不是知道你对我好,我才敢这么肆意妄为的吗。好馨茹,那你
说……你说我这魅力到底行不行啊?」

  「唉,你就只会逮着这些没完没了,你总是这么不正经。」

  「那你也从来没舒舒服服的成全过我啊。」

  「你看!现在就开始嫌我了,嫌我不温柔了是吗?嫌我没有伺候好你?嫌我
不顺从你?」

  「岂敢!我岂敢有此大逆不道的心思,我们这不是商量吗,你知道我自尊心
特别脆弱,没有你的呵护,我很有可能陷入沮丧走不出来啊。」

  「哼,这样老惯着你真的好吗?在家你就对妈妈撒娇,出了门你就欺负我。

  而我们都这样对你百依百顺的,日子久了肯定是会把你惯坏的。」

  其实馨茹说的一点也没错,在家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疼爱我,甚至连馨茹也
会跟妈妈一起照顾我。出门在外,馨茹总是伴我左右,可能名义上是我在照顾她,
保护她,可事实上完全是她在照料我。她要看着时间不让我们迟到,她要记着哪
天上哪节课,她要时时的叮嘱我有些作业,有哪些需要准备的课件。日常里她还
要关心着我是不是渴了饿了,她的口袋里就像是一个百宝箱,以前我原以为她的
兜里只有她的头绳,可是当她住到家里我才知道她是一个多么细心的姑娘。怪不
得每次我流汗了,肚子痛了,她随手就有纸巾,我吃东西前没洗手,她换个口袋
就有固态洗手液,甚至有段时间她都随身带着创可贴。当时我忍不住好奇问她,
为什么她能准备的这么充分,结果她告诉我,她害怕我再给自己找麻烦的时候,
可能会来不及处理伤口。我当时就视线模糊了。我知道馨茹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
她的生活是不会这么繁琐的,她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女孩,从来没有什么多余的要
求,也绝对不会给别人添一点麻烦。最初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甚至可以发呆发一
整天,她是天生的心如止水,用她自己的话说,那就是事情太多会很麻烦。可是
自从认识了我,她的生活就越来越复杂,她是极其聪慧的女孩,她很快就了解了
我的一点一滴,她会不动声色的慢慢观察我,熟悉我,然后再悄无声息的偷偷照
顾着我。她生怕我有什么需要,而她却因为疏漏没有能够帮助我,这个时候她就
会显得有些自责,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好好补偿我。

  其实在这一点上馨茹跟妈妈是很像的,她们都属于那种母性溢满的女人,她
们的情爱与母爱交错融合,在她们的心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对心爱之人的奉献,
仿佛让自己的爱人满足才是她们的使命,是对她们最大的认可。

  这种奉献型的人格虽然让我非常的幸福,但是我时常也会感到于心不忍,所
以其实我自己也会因为心疼她们而提醒自己,不要总是太放肆,也要多多体谅馨
茹和妈妈的辛苦。

  「馨茹,你累吗?」

  「嗯?」

  「你一直这样照顾我,你一定会很累吧。」

  我有点自责的看着馨茹,我越看就越觉得她特别好,而我却极不合格。

  「你知道我的好了?」

  馨茹噘嘴的样子更加可爱了。

  「你一直都对我特别好,而我对你却好像只能起到副作用,你不认识我的时
候,我觉得你身上简直闪着天使的光芒,你一无所缺也一无所求,所有人跟你的
距离都是那么遥远,你对我们而言是真正可遇不可求的那种女神。可是自从我打
扰了你之后,你就好像是天使下凡,你不得不精心的照料一个凡夫俗子。他带给
你很多烦恼,也带给你很多麻烦,他一定让你有些疲惫吧。」

  「呵呵,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就是被你的这些花言巧语给欺骗了,你这么
会哄女孩子,还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练的呢,说不定你已经轻车熟路了。」

  「能让你开心或许是我唯一的长处了。」

  「哎呀,好了,我不生你气了,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哪有那么糟糕,你
又帅,又有才,又懂哄女孩子开心,又会说甜言蜜语。你如果不好我可不会就这
么随便把自己交给你,你要是个丑八怪,也不会有别的女孩给你送橙子啊,哈哈
哈。」

  「馨茹你又来了,这是不是要永远把我钉在苦刑柱上了。」

  「哼,那就得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我会好好表现的,时间越久你就越能知道我的魅力了。不过馨茹,我一直
都没来得及问你,你最近生活的还习惯吗?你住在我家你还喜欢吗?」

  「你不用这么担心我,我真的没事,我挺好的,我刚刚也是跟你开玩笑的。

  我没觉得自己累,对你好也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好一点,我也会开心一点。
其实以前我也很想有人能陪陪我的,有时候一个人真的挺孤单的。没有你之前,
我不是很了解男孩子,而且我也不太想让别人进入我的生活,所以生活就越来越
单调,我也感觉越来越孤独了。你没有打扰我,你只是出现的恰到好处,你跟其
他的男孩不一样,起先我对你也是很警惕的,可是慢慢的不知怎么就……就真的
喜欢上你了……可能这就是你的魅力吧。现在我跟你生活在一起,能天天看到你,
我觉得自己已经特别幸福了。以前我们虽然在一起,可是每天放学回家之后,我
的生活又变得非常冷清了,那时候其实……其实我特别想你。」

  「我错了馨茹,我真的错了,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以前你总是不停的给
我发短信,我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借口没有及时回复你,我太自私了,我让你难
过了。不过馨茹现在不同了,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的家
也是我家,我会随时陪着你的,我们不再分开了。」

  「嗯……」

  馨茹小声点答应,她的手也握紧了我。

  「馨茹,我知道你会比较敏感,你这么担心我会沾花惹草,那……那你难道
不会顾忌我跟妈妈吗?我记得以前你还吃过妈妈的醋呢。」

  「我……我哪有吃妈妈的醋,再说……再说我也没资格吃这样的醋啊,我才
认识你两年,妈妈……妈妈她都照顾你十几年了,非要说的话,也是我不好,是
我分享了你们的爱,你们能接受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馨茹,这么说其实你应该算是小三了。」

  「你……」

  「不过!这也正说明你的魅力啊,你把我从妈妈身边给勾走了啊。」

  「哼,那就正说明你不老实,连妈妈这样的女人都拢不住你,你就是花心。」

  「馨茹,我这可是在替你说话啊,你怎么能反咬我一口呢。」

  「你就是好色。」

  「唉,罢了,这样也好吧,以前我还担心你们之间可能会有婆媳矛盾,现在
你们都是我的娇妻了,你们又这般亲如母女,说到底幸福的还是我啊,哈哈哈。」

  「你……你听你是不是色狼,你得了便宜卖乖,你……你跟他们一样,你就
只想着玩弄女人。」

  「我失言,我轻浮,不过馨茹,我有个小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已
经困扰我好多天了。」

  「你又要耍什么坏心思了。」

  「不是啊,这个问题事关我们的家庭和睦啊,我不能不认真面对。」

  「那你说吧,但是你不准再占我便宜。」

  「额……虽然不太好启齿,但是……」

  「你这么说那一定是不三不四的话,我不听了,你也不要说。」

  「别别别啊馨茹,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讨论一下的,我先跟你谈就是因为你
通情达理啊。」

  馨茹不做声,只是用鄙视的眼神撇着我,她太了解我了。

  「馨茹,额……我想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跟妈妈是怎么分大小的啊?」

  「我……哼……我就知道你的花花肠子里没安好心!」

  馨茹又可爱的嘟起了嘴。

  「这肠子里当然放不下心了,我的心都在你身上。」

  「我……你……我们是用胸部来分大小的,这下你满意了吧,我的胸小,我
做小的!」

  馨茹这下是真生气了,她话还没说完就要扭头站起来,我赶忙的使劲拉住她,
然后再次好言相劝。这就是玩火的下场,虽然能过过嘴瘾,但是也容易以火烧身
啊。

  「馨茹,馨茹!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完啊,我……我这不都是担心你会受
委屈吗?你这刚嫁过来,我怕你不习惯啊。」

  「我还没嫁给你呢!」

  「对对对,我是说你过来陪我,我怕你适应啊,妈妈掌家多年,而你又是这
么尽职尽责的好姑娘,你们都属于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好女人,我怕你们在家里都
抢着承担责任,我是怕你们累坏了。」

  「那这跟大和小有什么关系?」

  「我这不是怕你受委屈吗?」

  「我的委屈全都是你给的,除了你,没人给我委屈。你……你恬不知耻!现
在我和妈妈伺候你一个人你还不满足,你还想排个大小,你以后是不是还想建个
后宫,你还要娶几房姨太太?」

  「馨茹你这是说什么话啊,我多嘴,都怪我多嘴还不行吗,你消消气,你先
平静一下,原来你们这么和睦,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不过我也是好心啊。」

  「我跟妈妈好得很,你只要别总是淫虫作祟的老打我们主意!」

  「你们倒是团结起来了,你们难道不应该彼此争宠吗?」

  「你是不是要我今天就搬出去?」

  「嘿嘿,玩笑,都是玩笑。我这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喜不自胜了,失态
了,失态。不过说真的馨茹,你心里难道没有一点不适吗?你一点没有觉得不公
平吗?」

  「你难道希望我不舒服吗?」

  「唉,我也有点被你感染了,我现在也有点神经敏感。我有时候不敢相信这
些都是真的,到现在我每天早上醒过来我还要掐一下自己的胳膊,我是真的分不
清这是幻想还是现实啊。」

  「呵呵,傻……」

  我一边仅仅抓着馨茹的手腕,我一边声情并茂的用另外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腮
肉逗她笑,果然馨茹的眉宇渐开,此时的她又羞又气,又想皱眉,又想笑,真是
刺激的我心脏一直跳个不停。

  「馨茹你吃点水果啊。」

  我看她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我也松开了抓着她的手,然后往她碗里递了几
块菠萝。但是我突然想起来,好像她还不能吃这些。

  「哦,对了,你现在不能吃冰的,那我去帮你盛碗粥喝吧。」

  我刚想把菠萝从馨茹的碗里挑出来,可是她俏皮的歪头一笑,然后直接用叉
子将它送进了嘴里。

  「你不是来那个的时候不能吃冰的东西吗?」

  「哼……我想吃了……」

  「难道……你……」

  「有件事我本来还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刚刚老惹我生气,我现在不想说了。」

  「你说你说,馨茹,好馨茹,求你了,你说的话我都想听。」

  「哼……」

  「馨茹啊,你知道我这个人好奇心重啊,你快说啊好馨茹!」

  「你还欺不欺负我了?」

  「不欺负了,以后都是你欺负我!」

  「你还占不占我便宜了?」

  「不敢不敢!」

  「你以后还要我跟妈妈分大小吗?」

  「你们第一,我最后!」

  「那我还是是不是小三了?」

  「我是我是!」

  「好啊!我就知道!你是谁的小三?」

  「不……不是……我都被你带偏了,我是说,你们情同母女,完全是我以小
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哼……那你以后还沾花惹草吗?」

  「我以前也没啊。」

  「还不承认?那橙子……」

  「好好好……我认了,我不敢了,我以后只吃你跟妈妈给我的,我以后只用
你跟妈妈替我准备的,我以后就只看你们,只听你们说话!好了,亲爱的,求你
了,别再掉我胃口了,你快告诉我吧。」

  「哈哈哈,以后就得这么治你。」

  「我怕了,我真的怕了,你现在学的跟妈妈一样了,你们不能滥用母性啊,
我现在都快有两个妈了。」

  「呵呵,你要是一直都这么乖乖的,我跟妈妈都要省不少心呢。」

  「我乖,我乖了,我以后听话还不行吗,好了吧馨茹,快说,你快说啊。」

  「好了,你别急了,我告诉你吧,其实今天妈妈不在家,晚上她会去医院里
住,她去照顾一下媛媛。」

  「啊?妈妈怎么没告诉我啊。」

  「因为……」

  馨茹正说这话,突然脸红的厉害,声音也小得多了。

  「因为……因为我的那个结束了……今晚……今晚妈妈想让我们独处……」

  「你的意思是?……」

  「讨厌……你……你不是憋坏了吗……妈妈……妈妈让我帮你……」

  ……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