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尽苍生】第一至六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平尽苍生】第一至六章

作者:宋河尘风
2020/6/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6392

***********************************

  ps:本人代发,一切问题与我无关。

     ***    ***    ***    ***

  简介:「施主,母子乱伦乃是有违天理,受诸佛唾弃……」

  「住嘴!你这妖僧,竟然敢在这妖言惑众。看我大威天龙,明王降世……」

  「道友,淫其母者,有伤天合,违背天地至理。」

  「休得胡言,你这妖道,看我血刃魔刀,屠神灭道。」

  倘若世人皆阻我推母,那我便平尽苍生,屠尽神魔,只为母子纯爱。

  系统,穿越,武侠,异界,乱伦!

  母子文,有姐弟,有兄妹。纯爱,无绿。

  前言:本书是作者很久之前的一本太监作品,现在作者将其修改一下,改编
成母子纯爱文。其大纲也大幅度修改许多,虽然前期还和原来作品有许多相似之
处,但是从100章以后,便会彻底不同,剧情和人物方面会有大改。

  另外,本书剧情较慢,实话实说,前二十万字无肉。母亲是三十五万时登场。
推母是五十万字以后的事情。

  友情提示:本书以母子为主,姐弟兄妹为辅。其中表妹是药娘,小时候是表
弟,长大后成了表妹。

  再友情提示:双穿文,除了男主,还有一位穿越者。

***********************************

             第一章 平生至此

  夕阳西下,沂阳县内的宋府,此时一片哭声迭起。

  宋家大老爷,一位才四十余岁左右的中年人,就这么去世了。

  这一切,对于刚刚搬迁到此地,立足未稳的宋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府中大院灵堂内,哀鸿一片,四周挂满白幡,披麻戴孝的人跪在一旁,个个
愁容满面,伤痛欲绝。

  不仅是对宋家老爷的去世感到悲伤,更多的是对以后宋家的未来充满了迷茫
和不安。

  而此时跪在众人最前面的宋家嫡长子——宋平生,则疑惑不解的抬头,悄悄
打量着周围,流露出一种符合其年龄的神色表现在脸上。

  这是哪里?我刚才不是在玩游戏打着不败神话的boss吗?怎么突然眼前
一黑,醒来时竟然出在这里。

  低头看着身上穿着孝服,再看看双手,这稚嫩的肤色顶多才十五六岁,绝不
会是自己四十几岁的人能有的。

  宋平生眼神中浮现深深的困惑和震惊,他一时间难以分清,这一切到底是梦,
还是现实。

  说起宋平生来,他乃是一家小公司的CEO,然而在一次玩武侠神话传的时
候突然脑死亡,醒来时就出现在这里。

  好在有着几十年的阅历,早就练成了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心境。

  低头暗中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里的人类似中国古代唐宋时期的打扮,但细
节上又有些不同。

  经过一番推测后,宋平生心中估计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就在此时,脑海中突然有一个纯正的地球普通话响起。

  「恭喜宿主觉醒大武侠不败系统,正在导入中。」

  什么鬼?大武侠不是自己上一世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吗?还有那个不败系统,
难道是游戏里的不败神话?

  心中虽然怀着种种疑惑,宋平生表面上却不漏声色,继续一脸悲伤的低头轻
声哭啼,手中一点点烧着火盆里的纸钱。

  过了一会儿后,宋平生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脑海中好像被硬塞了好多东西一
样。

  强忍住这种不适感,宋平生一点点回想起脑海中多出的记忆。

  原来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和大武侠这个游戏的系统一起穿越了,并且
在穿越过程中受到时空影响,普通的大武侠系统发生未知变异,成了现在的大武
侠不败系统。

  还没来得及查看系统,宋平生脑海中又多出了好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是宋家的大公子,名字也叫宋平生。

  而死去的宋家大老爷宋钊乃是他的父亲,宋家自从搬迁到这沂阳县后,一直
受本地势力的排斥,并联合官府多有打压。

  而他这个便宜父亲,便在这种多番压力下,心力交瘁,终于只撑不住,在前
天病逝在床榻上。

  至于他的生母,在宿主残存的记忆中,只知道名叫江芷薇。

  除了名字以外,在原本「宋平生」的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位母亲,
长的花容月貌,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宛若蛟龙,翩若惊鸿之身。

  至于年龄身世来历等等,残存的记忆中根本没有,甚至连生父宋钊也很少提
起此人,整个宋家还知道有这位夫人存在的,不过寥寥数人罢了。

  而这位美若天仙的母亲,在「宋平生」十岁时,便突然消失,从此不见踪影。

  对于此事,宋钊的反应更是令人费解,不仅没有派人去寻找自己这位发妻。

  还下令府中之人,一律不准谈及江芷薇的任何事情,如有违背者,一律处死。

  如此一来,宋钊过世以后,整个宋家的重任,全部落在了这位大公子身上。

  不过,宋钊虽然已经去世,但还有两位弟弟存在。

  当仔细了解清楚前任宿主的记忆后,宋平生不禁感叹,看来自己这一世也不
好过啊,因为在他这具身体的意识中,他父亲的两位弟弟一直觊觎家主之位。

  而且经过脑海中关于这两人的记忆,宋平生还推测出他父亲宋钊十有八九就
是被这两位亲弟弟给毒杀的。

  不然再怎么心力交瘁,也不会病故的这么快,一个月前还身体倍棒,每晚都
睡在小妾房中的宋钊,不可能身体急剧衰弱,甚至连找明医治疗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此时的处境和心中的推测,宋平生顿时生出一股危机感,他可不是之前
哪位毫无处事经验的宋家大公子,几十年的商场阅历提醒他,在宋钊死后,他那
两个弟弟肯定会对这个大侄子动手。

  既然如此,就看看这大武侠不败系统能不能坚决自己现在的危境。

  怀着期待的心情,宋平生趁跪在后面的人不注意,重重咬了一下嘴唇,吐出
一点鲜血,然后装作昏倒,躺在了地上。

  其他人看到不省人事的宋平生,还以为这位宋大公子伤痛欲绝,心血入喉,
哭晕了过去。

  其中一位管家赶紧指使下人把他抬回房中休息,并去请大夫过来把把脉,看
看有没有大碍。

  等房间内的下人和大夫都出去后,原本昏迷不醒的宋平生,瞬间睁开双眼,
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想要查看大武侠不败系统,在灵堂内众目睽睽之下,明显有些不妥,生性谨
慎的他就装作昏倒,等回到房中再好好研究一下。

  在脑海中召唤出系统,宋平生看到一副犹如电脑屏幕的画面出现在自己的意
识中。

  上面有功法丹药炼器等等好多个频道,点开功法后,上面琳琅满目,挂着无
数种武功心法,各种神功秘籍也充斥在其中。

  心中一阵激动,气血翻涌上来,以他几十年的心境,此时都有些控制不住。

  在脑海中呼叫系统,宋平生询问道:「系统,这些武功我需要什么才能兑换
?」

  他可不信上面的神功秘籍自己能随意使用,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他从来不
会去想,纯属浪费精神。

  「宿主想要兑换大武侠不败系统内的各种东西,都需要元神碎片,价值不同
而兑换价格也相差很大。而宿主在穿越时融合了这具身体,所以自动产生了一百
点元神碎片,具体可以兑换什么,请宿主自行查看。」

  听着系统的解释,宋平生明白这一百元神碎片估计就是自己的新手礼包,让
自己不至于起步这么困难。

  打开功法页面,原本还感觉一百点元神碎片很多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
了。

  这上面一本最普通的武功都要二十点……而且还是那种在地球上都烂大街的
存在,比如什么五虎断门刀,五郎八卦棍,太祖长拳等等。

  这种武功在大武侠的游戏内都是最底层的,称作白色凡阶功法,要知道里面
的划分可是道阶,神阶,玄阶,真阶,凡阶。

  怀着要吐血的心情,宋平生无奈的往下翻了翻,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了一门
比较适合自己用的武功。

  此武功是一门真阶剑法,名为无命剑诀,只需八十点就能兑换。

  宋平生毫不犹豫直接选择了兑换,原本还以为需要自己修炼,没想到系统直
接把此剑法犹如醍醐灌顶般,直接传输到他脑海中。

  过了半刻钟后,宋平生面露喜色,自己竟然已经掌握了这门无名剑诀,只是
还没对敌经验,第一次使出的话会有些生疏。

  看着还剩下的二十点,直接找到了炼器页面,全部用完才兑换了一柄凡级长
剑,武器装备也有等级,共分为神灵真凡四个等级。

  抚摸着突然出现在手中的精钢长剑,宋平生心中冷笑,等他那两位叔叔对自
己动手时,一定会大吃一惊。

  而就在刚用完一百点元神碎片时,脑海中却想起系统的警报声。

  「警告……警告……由于宿主消耗元神碎片至零,无法自动兑换生命值,寿
命恢复到原本身体的时间。」

  宋平生一头雾水,连忙问起系统生命值什么意思,还有就是自己这具身体还
有多少年的寿命?竟然要系统发出警报。

             第二章 图穷匕见

  「所谓生命值是指宿主以后能够自然存在的依据,生命值为零,则宿主也会
随之死亡。」

  「至于宿主现在的这具身体,根据系统推测还有三个月的寿命,等寿命消耗
一空时,才会使用生命值,」

  听到系统的解释后,宋平生有些明悟的问道:「是不是三个月后,如果我没
有元神碎片兑换生命值,那是不是就直接挂了?」

  「完全正确。提醒宿主请尽快收集元神碎片,用来兑换生命值。」

  「提示:生命值只会在宿主自然衰老的过程中有用,如果宿主死于敌人之手,
不管生命值还有多少,宿主都会彻底死亡。」

  宋平生听到元神碎片可以收集,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需要打不败神话里
的人物才能得到碎片。

  于是便在脑海中询问道:「系统,我需要怎么做才能收集元神碎片,并且元
神碎片和生命值的兑换比例是多少。」

  「宿主只要击杀这个世界修炼过武功之人,就可得到元神碎片,根据死者实
力高低,得到的元神碎片数量也不同。提醒宿主,屠杀普通人不仅不会得到元神
碎片,且容易产生心魔。」

  「而生命值和元神碎片的兑换比例是1:1,一点元神碎片可以为宿主兑换
一点生命值,一点生命值等于这个时间一天一夜的时间。」

  「提示:随着宿主实力的改变,生命值和元神碎片兑换比例也会改变,实力
越强,所需元神碎片越多。」

  一口气听系统说了这么多,宋平生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情自己
那100点元神碎片只能兑换一百天的生命。

  至于这具身体只有三个月的寿命,这个很好理解,父亲宋钊都死的不明不白,
他这个唯一儿子,还是宋家长子,能活到三个月后已经不错了。

  既然杀敌能增加元神碎片,而元神碎片除了增强实力外,更多的是兑换生命
值,让自己活下去。

  宋平生轻轻抚摸手中长剑,嘴角微微上扬,上一世虽然杀过几个人,但更多
是为了自保。

  而这一世,只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号,还怕找不到「
坏人」杀吗,当然,前提必须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正当他仔细规划着未来的方向时,外面传来的阵阵敲门声。

  宋平生收起长剑,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站着一群人,其中为首者两人,年龄约四十岁不到,身穿员外锦袍,
头戴璞帽,面容和宋平生父亲有着几分神似。

  明白这两人就是自己的二叔宋钢和三叔宋锟,虽然心里对两人警惕无比,但
表面上还是一脸恭敬上前行礼道:「平生见过两位叔父,不知找侄儿所谓何事。」

  看着一身孝服,嘴角还有血迹的宋平生,宋钢心中冷笑连连,只要再除去他,
这宋家就是自己的了。

  虽然心里巴不得他立刻毙命,但脸上却面露关心道:「平生侄儿,听管家说
你晕倒在灵堂里,我和你三叔有些放心不下,赶忙过来看望你。」

  宋平生装出一副感动的神情,语气有些哽咽道:「多谢两位叔父的关心,侄
儿只是想起父亲去世的如此突兀,颇有些不明不白之意,心中有些悲凉,这才昏
倒过去。」

  原本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宋锟,听到宋平生意有所指的话后,神情一动,上
前问道:「平生侄儿,你是不是想说大哥他死的蹊跷?难道你怀疑这其中另有隐
情?」

  看到宋锟也插了一脚进来,宋钢脸色一沉,面露不悦道:「三弟,你这话是
何意思,难道你是说大哥被人所害?我看是平生他悲伤过度,有些臆想了,对于
他的话,我们不必在意。」

  已经看出来这三叔宋锟好像和宋钢有些不和,而且似乎早就怀疑父亲宋钊的
死因。

  宋平生心中有了计较,一脸肯定的说道:「两位叔父,侄儿绝不是臆想,想
我那父亲大人,虽然为了我们宋家呕心沥血,但也不至于不惑之年就病逝了,其
中定有隐情。侄儿在此,恳请两位叔父大人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宋钢看宋平生如此不识抬举,心中恼怒,口中大喝一声,斥责道:「宋平生,
你休得在此胡言乱语,大哥乃是虚火攻心,操劳过度病逝的,这是大夫亲口所说。
你现在意有所指,难道说是我和你三叔一起谋害了大哥不成。」

  说完不等他辩解,直接吩咐道:「来人,大少爷平生悲伤过度,神智有些不
清,你们把他送回后院好生看管,等我和三弟忙完了大哥的丧事以后,再请明医
为他诊治。」

  宋锟没想到二哥竟然如此干净利落,自己还没做做出反应,他竟然敢先下手
为强,直接把宋平生关了起来。

  正想要上前阻止时,已有两位宋钢的心腹来到宋平生面前,准备擒下他押到
后院中去。

  看着面前一脸杀气的两人,宋平生心中冷笑,这个时候就沉不住气,想要图
穷匕见吗?

  「锵」的一声拔出手中长剑,宋平生脸色冰冷地对着众人说道:「谁敢上前
一步,休怪我不讲情面。」

  宋钢看他竟然拿出了长剑,心中不禁大笑,原本还想先关他一段时间,再制
造出暴毙的样子,没想到今天特他竟然自己拿出了长剑。

  暗中给两位心腹打手势,让他们不用手下留情,直接废了宋平生。

  以他们俩的势力,对付一个平日里没怎么修炼过的富家公子,简直绰绰有余。

  宋锟知道二哥这两位手下的实力,怕他们伤的宋平生,赶紧上前阻止道:「
二哥,你且让他们退下,平生侄儿虽然言语冲撞了你,但也用不着当着众多族人
的面前,把他强行关押起来。」

  然然后转身对宋平生说道:「平生,你还不赶快给你二叔认个错,关于大哥
的事情以后再说。」

  看着一脸关心自己的三叔,宋平生心中一暖,看来父亲的死和他没有关系。

  毕竟这位三叔平日里无所事事,家中大权基本上掌握在宋钢手里,就算父亲
死了,有机会上位的也不是他。

  虽然心里明白宋锟是让自己先低头认错,等以后再商讨此事,以免宋钢借此
机会发难,对自己不利。

  但宋平生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现在他急缺元神碎片,还有三个月的寿命,
必须要想办法兑换生命值延续生命。

  看着眼前的两人,宋平生侧身对三叔说道:「三叔,既然有人不顾情面,在
父亲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就悍然出手对付侄儿,那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宋平生直接运起无名剑法杀向眼前的两人。

             第三章 击杀二人

  宋钢的那两位心腹,没想到宋平生竟然真的敢动手,心中顿时一阵冷笑,暗
自窃喜,此人真是不知死活。

  虽然他二人在沂阳县算不得高手,但怎么说也是煅体初期的武者,对付一个
没怎么修炼过的富家少爷,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两人刚和宋平生交了几手后,便心中大惊,这哪是没修炼过的样子。

  仅凭眼前这套剑法,就能在整个沂阳县排的上号,如果不是此人没有修炼心
法的话,空有剑式而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两人恐怕早就横尸当场了。

  收起心中的轻视,两人直接拔出腰刀和宋平生激烈的打个不停。

  而台下的众人此时也惊讶万分,这位大少爷平日里也顶多练一些养生健体的
武功,没见他用过这么厉害的剑法啊。

  最吃惊的还是宋钢,他这两位心腹可不是一般人,以前也是当过江洋大盗的,
后来为了躲避官府的追缉,这才卖身给他们宋家。

  宋平生刚开始还有些略微生疏,然而经过几十招的磨炼后,越打越趁手。

  虽然没有心法在身,但凭借着真阶的剑法,和手中锋利无比的宝剑,渐渐占
据上风,压的两人难以招架,险象环生。

  这无名剑诀说白了就是打架不要命,剑法没有回剑自守的招式,全是对准敌
方咽喉刺出。

  两人虽然是江洋大盗出身,但也只是普通江湖人,而且更加的惜命,不然的
话也不会躲避官府缉拿,卖身与宋家了。

  碰到这种不要命的剑法,两人一时间无所适从,险象连连,明明有机会伤到
宋平生,但因为顾及对方刺向咽喉的长剑,只能半途而废,回刀反击。

  而他们的这种无所适从的做法,正好给了宋平生一剑封喉的好机会。

  凭借这种不要命的剑法,和其中蕴含着快速无比的速度,宋平生在对方横刀
防守的时候,趁着此人力竭停顿,无法出手的时候。

  剑尖斜着刺出,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了对方的咽喉,顿时一声惨叫
传来,此人丢下手中大刀,双手捂着脖子步伐凌乱的倒退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
便没了气息。

  而另外一人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慑,一时间手中刀法则难了许多,反应速度也
迟钝了少于。

  再加上原本两人才能合力抵抗宋平生,此时只剩下他一人,不过五招,便被
长剑刺穿了喉咙。

  丢下长刀,双手拼命攥住宋平生的剑身,想要拔出脖子内的长剑。

  宋平生一脚踢在了此人身上,缓缓拔出长剑,拿出衣内的手帕擦了擦剑身。

  看着躺在地上毫无生机的二人,宋钢一时间惊恐万分,他赖以依仗的两位心
腹,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宋平生斩杀,简直犹如做梦一般。

  其他人也噤若寒蝉,望着杀了两人却毫不放在心上的宋平生,一时间从心底
泛起阵阵凉意。

  随手丢弃了沾满鲜血的手帕,宋平生收回长剑,信步走到宋钢宋锟面前,神
情冷漠的看着宋钢,语气平淡的道:「这两人乃是家奴,竟然胆敢以下犯上,现
在已经被我诛杀,二叔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望着地上还在流着鲜血的尸体,宋钢情不自禁的打个冷颤,语气有些不自然
的说道:「既然是他们自己找死,侄儿杀了就是,二叔我怎敢有意见。」

  宋平生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对三叔宋锟和下首众人说道:「今日是平生迫不
得已才出手伤人,大家同为我宋家之人,在我父亲刚刚去世,家族又处在内忧外
患中,我们就更应该同心协力,让宋家度过此难关,以后光大门楣。」

  看着慷慨激昂的宋平生,众人似乎被他的话语所感染,一个个情不自禁的点
头表示认可,当然这其中更多的是被宋平生的实力所震慑。

  命管家把尸体抬下去扔到乱坟岗后,宋平生又告诉宋钢和宋锟,自己刚才战
斗时,受了一点内伤,要回房休息。

  至于父亲的丧事,自己就不参与了。全权交给两位叔父。

  而府中的事情,还按照以前的规矩继续下去。

  听到宋平生如此安排,宋钢和宋锟二人都惊讶无比。

  特别是宋钢,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个侄子,会借此机会发飙,好让自己交出手
中暂时侵占的权利。

  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搞清楚宋平生的意图,宋钢没有多言,反正眼下对他有利,
便点头表示赞同。

  反观宋平生,虽然今日借此机会震慑了二叔宋钢,但仍不是夺权的时机,只
有等父亲宋钊下葬以后,把宋家内的人员关系理清后,再对付宋钢也不迟。

  送走了众人后,宋平生关好房门,召唤大武侠不败系统,查看此次收获了多
少元神碎片。

  可惜这两人不仅修炼的是江湖上普通的武功,就连实力估计都是垫底的存在,
一共才得到五十六点元神碎片。

  想起自己现在只会一门剑法,看样子必须要找一门心法来修炼。

  翻到心法页面,发现最便宜的都是真阶,根本没有凡阶的心法。

  看着动不动就上百元神碎片的心法,方真不禁吐槽道:「这么贵的心法,也
太坑了吧。」

  今天虽然借着宋钢首先发难,自己反击杀了对方两名心腹,但也只收获到了
五十六点元神碎片而已,对方见识了自己的实力,以后肯定不会盲目动手,短时
间内是没机会收集了。

  似乎是感受到方真的吐槽,大武侠不败系统自主回答道:「由于宿主实力过
低,起步难度过高,特开通心法分批兑换功能。」

  听着脑海中响起的系统机械般的声音,宋平生心生狂喜,真是瞌睡了就来枕
头啊。

  赶忙打开系统的心法页面,在选择兑换的后面多了一个分批功能。

  经过一番筛选后,宋平生选择了一门名为天罡神功的心法,这门心法是道门
性命双修的功法,

  是古代道家结合养生家创造的一门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法,具有强
化体质,锻炼根骨的无上筑基功法。

  完整版的天罡神功是玄阶顶尖级别,现在只有入门篇的残卷,也需要五十四
点元神碎片才能兑换。

  随着体内一阵悸动,宋平生明显感受到身体的气血在翻涌,犹如无数蚂蚁在
啃咬骨头一般奇痒无比。

  整整用了一个时辰,直到天色已经彻底黑了的时候,这种感觉才停止下来。

  仔细感受这体内源源不绝的真气,宋平生觉得自己再遇到之前那两人的话,
不出十招就能击杀。

  这就是拥有心法武功的区别,也只有修炼的心法武功才能提升修为和境界,
进军更为广阔的天地。

             第四章 宗族议事

  接下来几天内,宋平生除了熟悉体内的天罡神功外,更多的是了解这个世界
的武力体系和各种知识。

  据他所知练武之人也有着境界划分,有煅体,先天,玄灵等境界,由于宋家
只是小门小户,祖上出的几位练武之人也最多是煅体后期,所以,只是听说有玄
灵这一境界之说,再往上也就不得而知。

  而他那日击杀的宋钢那两位心腹,也就是勉强达到煅体初期的实力,在整个
江湖中也是垫底的存在。

  这几日除了参加父亲的葬礼外,宋平生就一直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实力。

  按照这个世界的风俗,在他父亲去世的第一天就已经火化了,供在灵堂棺材
内的是衣冠冢和骨灰盒,根本没机会查探是不是中毒而死。

  由于他母亲江芷薇,早已经神秘失踪多年,虽然父亲宋钊一直未曾续弦,只
是简单纳了两房小妾。

  所以,不只是这宋家长夫人之位,闲置多年。

  现如今,就算想让宋钊和原配夫人合葬,都找不到人选。

  无奈之下,只能先葬入祖坟,以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寻找到江芷薇吧。

  而以宋平生前世的阅历来看,她这位母亲江芷薇,事事透露着古怪,来历不
明,身份不明,甚至失踪的也莫名其妙。

  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见一见这位异界母亲。

  宋平生暗自想道。

  他前世虽然看似事业有成,但是家庭生活并不幸福,母亲也是在他十岁时,
突然失踪,父亲从哪以后整日里浑浑噩噩,根本无暇顾及到他。

  这样的环境下,也养成了宋平生坚韧不拔,勇于抗争的精神。

  稍微回想了一遍往事后,宋平生便调转思绪,着手应对眼前的危机。

  现在的他准备以不变应万变,既然对方费尽心思毒杀宋钊,肯定是为了家主
之位,而现在他身为宋家嫡长子,按照规矩应该是他继任家主的位子。

  与其徒耗精力去调查此事,不如提升实力静待对方忍不住出手,到时一击必
杀,彻底解决对方,以绝后患。

  就在宋平生沉住气,只等父亲下葬后就召开族会继任家主时,宋钢却有些等
不下去。

  在房间内细细思考了半天,想起之前那人出的条件,宋钢就一阵肉痛,那可
是三分二的宋家产业。

  宋家虽然刚搬迁到这沂阳县一年不到,但毕竟也是一个有着数百年传承的家
族,手里的现银还是很多,在这沂阳县倒也置办了不少产业。

  对方敢狮子大开口,明摆着是吃定了自己,除了找他出手外,一时半会儿也
不知道去哪里找其他人。

  宋钢犹豫了半天,想起宋平生那日的冰冷神色,心中一颤,如果对方找到了
自己下毒的证据,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哪怕是他亲二叔也一样。

  最后咬牙跺脚,直接叫来心腹下人,快速的写了一封信递给他,然后神色凝
重道:「你速去威远武馆,将此信交于我儿子宋平云,不得延误。」

  看着下人迅速的退出房间后,宋钢心中发狠,既然已经决定请那人出手,这
次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连宋锟也杀了,到时伪造成宋平生想要独揽家中大权,
先是杀了宋锟,然后在追杀宋钢的时候,被他请来的人出手,击毙当场。

  就在宋钢布置陷阱准备在族会那天对他出手时,宋平生却待在房间,有些疑
惑的查看着系统。

  经过几天的修炼和对这个世界武术体系的了解,宋平生发觉自己兑换的招式
和功法,虽然可以直接学会,但却不是真正的融会贯通层次。

  就好比他那无命剑诀,明明是真阶功法,而他发挥出来的威力竟然勉强达到
煅体中期,就算有天罡神功的加持也很难达到煅体后期。

  把心中的疑惑告诉系统后,却引发了它一系列的更新,而现在宋平生看着全
新页面的系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无命剑诀只能发挥出煅体期的实力了。

  按照上面介绍的说,武功招式和心法除了拥有着不同的品阶外,还有着各自
相同同的等级。

  比如这无命剑诀和天罡神功都有有四大等级,分为初窥门径,融会贯通,出
神入化,返璞归真。

  从系统刚刚兑换出来的功法,只是最低层次的初窥门径,而想要提成等级的
话,除了自行修炼领悟外,还可以在系统内花费同样的品阶功法进行升级。

  从最低的初窥门径升级到融会贯通则需要三本真阶武功招式,再往上升级分
别是六本和十本。

  当然这上面说的是100%的成功率,如果只用两本的话也可以升级,只不
过升级融会贯通时只有66%……6%的成功率。

  同样武功心法也可以升级,方式条件和招式一样,并且都可以使用低一级的
功法进行升级,只是需要的更多而已。

  宋平生在系统功法页面查看到,自己现在的无名剑诀是真阶招式初窥门径等
级,天命神功则是残篇凡阶心法初窥门径等级。

  如果天罡神功则是真阶存在,那自己现在最低也是先天离别的高手,可惜看
着上面标价四百多的元神碎片,宋平生顿时泄气。

  而且因为这次更新,他想要兑换真阶的心法,必须把现在的凡阶心法提升到
返璞归真的等级。

  既然以后的提升需要更多的元神碎片来兑换功法,宋平生也不着急修炼,反
正现在已经彻底熟悉了体内的力量。

  眼看父亲宋钊下葬的日子到了,宋平生披麻戴孝亲自扶灵,一路来锣鼓喧天,
哀乐齐鸣。

  由于他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宋钊虽然还有两门小妾,但并没有续
妻。

  所以此次采取的乃是合葬的方式,这也是宋钊生前留下的遗嘱。

  看着棺材被一点点埋入坟内,四周的抬棺人慢慢往里面添土。

  宋钢原本哭丧着的脸,微微露出一丝微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过了今天晚
上宗族大会,以后他就是宋家之主。

  等丧礼举行完毕后,宋平生代表宋府谢过前来吊唁的宾客后,眼看天色将晚,
就命管家去召集宋家族人来祠堂。

  静静坐在祠堂上首位置,宋平生面无表情,看着陆陆续续到来的族人,冲着
三叔宋锟点点头,便闭目养神,等待宋钢的到来。

  在座的众人,看着宋平生稚嫩的脸庞和刚刚十六岁却一副成熟稳重的气质,
想起那日他轻描淡写的连杀宋钢两位心腹高手,不禁心中泛起畏惧感。

  宋平生耳朵一动,听到了祠堂外面有动静,明白是宋钢来了,睁开双眼凝视
着大门外。

  看着笑容满面的宋钢和他身后的两人,宋平生有些疑惑,他就这么自信和他
身后的两人能够从自己手中夺走这家主之位?可当他感应到宋锟身后之人的实力
时就顿时明悟,原来是有着外援。

  只见在宋钢身后跟着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穿棕色武服,年龄四五十左右,留有
寸须,眼神凌厉,饶有兴趣的看着祠堂内的众人。

  令人惊叹的是,宋平生感觉此人比他之前击杀的二人要强大的多,最低都是
煅体中期的实力。

  若不是自己修炼了天罡神功,恐怕今日就真着了宋钢的道,到时候就危险了。

  不过凭借着初窥门径的天罡神功和真阶的无命剑诀,对于这位煅体中期,宋
平生倒也不深在意,对于这种送人头送元神碎片的行为,他高兴还来不及的。

              第五章 交手

  看着坐在上首原本属于宋钊位置的宋平生,宋钢闪过一丝阴冷神色。

  暗自腹诽道:哼,暂且让你坐一会儿,看看等下你怎么办。到时候,我定要
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报当年你母亲对我的辱骂之仇。

  坐在上首位置的宋平生,并不知道宋钢心中所想,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心肠歹
毒的二叔,之所以要对他赶尽杀绝,不只是为了争夺宋家,其根本原因竟然是因
为自己的母亲。

  宋钢平复一下心中的恨意,面无表情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也不介绍身
后的老者是谁,直接让旁边的年轻人给宋平生见礼。

  此人应该就是宋平云了吧,不动声色的让他起身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后,看人
都到齐了,便吩咐佣人把房门关上。

  宋平生环视一周,冲着宋钢若有所指的问道:「二叔不准备介绍一下身后的
这位吗,我宋家宗族议事,闲杂人等还是回避的好。」

  原本闭目养神的老者,听到宋平生如此藐视他,神情冷漠,语气森然的说道:
「小辈竟然口出狂言,区区煅体初期就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今日老夫就替宋钢教
训教训你。」

  张开藏于袖中的利爪,不等宋平生回话,直接抓向他的面门,一副赶尽杀绝
的意思。

  看着迎面而来的利爪,那一寸多长犹如匕首般的指甲,宋平生反而心中一喜,
对方果然自负,自己仅仅一个小激将法便忍不住出手。

  闪电般的速度拔出桌上的宝剑,剑锋一转,直接挑刺对方抓过来的手腕,其
速度之快,比哪位老者还要快。

  在场的众人先是看到宋钢身后的老者率先出手,还没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
收手爆退到一旁。

  看着手腕一丝血痕隐现,老者心中大骇,刚才要不是他退的快,现在他这只
右手就已经废了。

  对方明显知道自己一身的爪功都在手指和指甲上,直接找准自己脆弱的手腕
动脉处,逼的自己只能躲避。

  怪不得能击杀两位煅体初期的存在,就刚才交手这一招,已经令他对宋平生
心生忌惮。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宋钢,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杀了对方,毕竟宋家三分之二
的产业他可是眼馋很久了。

  当时选择收宋平云为弟子,也是想借此觊觎宋家,为了此事他可是谋划了一
年多了,今日好不容易趁着宋钊刚死,宋钢又有求于自己,岂能放过如此大好的
机会。

  二话不说直接双手一寸多长利爪翻转,身影犹如魅影般再次抓向宋平生。

  看着无数利爪不停变换闪现,对方的身影有快速无比,宋平生一时间竟然无
法捕捉到要攻击自己那个位置。

  运起体内天罡神功,宋平生全神贯注凝视着看着,脑海中不停浮现无命剑诀
中的招式和要点。

  就在对方要抓到自己时,身体略微一侧,手中的利剑也同时斜着刺出,目标
正是咽喉处。

  看着没想到宋平生仅仅只是避开了胸口要害部位,留下左肩这个破绽,而他
的长剑却对着自己咽喉刺来。

  面对这种不要命的打算,已经活了五十多年却越来越惜命他来说,一时之间
竟然不适应。

  如果自己继续抓穿他的左肩,那对方也同样刺穿他的咽喉,以一条命换一个
肩膀,傻子才这样做。

  无奈只能身影一闪,双爪变换方向,寸长的指甲如小刀一般紧紧卡住了长剑。

  宋平生见老者果然如自己计划的一样,不敢和自己拼命,顿时心中大喜。

  右手腕用力翻转,锋利无比的长剑直接和对方的指甲摩擦出刺眼的火花,挣
脱对方的禁锢后,宋平生转守为攻,运起无命剑诀中的招式,直奔对方的咽喉心
脏太阳穴等致命位置。

  原本还攻势凌厉的老者,此时只能拼命防守,一时间竟然慢慢落到了下风。

  宋钢和众人早就在老者第一次出手时就闪到一旁,看着场中战斗的激烈无比
的两人,他心中惊骇不已。

  别人不清楚看着的身份,他可是一清二楚,要不是对此人的实力有深刻的认
知,也不会同意用宋家三分之二的产业换对方出手。

  此人名叫岳綮,乃沂阳县威远堂的执事,奉命驻守这里,论其实力在偌大的
县城也能排进前十。

  至于威远堂更是整个禹州兴云府排名前三的势力,听说连府尹大人都要给三
分面子,不敢轻易得罪。

  拿起手帕擦擦脸上的冷汗,宋钢满脸狠毒之色,转身对他儿子宋平云说道:
「云儿,你跟着他岳綮也学了一两年的武功,相比也会几招,等会你找准机会直
接偷袭宋平生,不求能够一击必杀,只要能重伤他就行。」

  旁边的宋锟听到二哥竟然如此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侄子都敢公然之下命人
偷袭,原本他还以为是那个岳綮自作主张,悍然对平生出手,没想到这一切竟是
他宋钢的安排。

  此时宋锟怒火中烧,浑身气的发抖,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宋钢质问道:「宋
钢,你竟然如此歹毒,不仅指使外人谋害平生,还让你儿子出手偷袭他,你还是
我们宋家的人吗?」

  对于宋锟的质问,他懒得回答,吩咐好儿子后便叫来心腹,按照之前的计划
命收下包围了整座祠堂,不管宋平生能不能赢得了岳綮,他今日必须死在这里。

  其他宋家之人看着包围的杀手,顿时惊恐不安,有几个族老更是吓的昏厥过
去。

  宋钢叫来一位心腹,把旁边愤怒不已,想要上前阻止他的宋锟给绑了下去。

  同时面对屋内众人说道:「各位族老们,我宋钢今日之所以如此做,完全是
为了我们宋家。各位心中应该也明白,自从那个妖女嫁到我们宋家以后,宋钊像
是被迷了窍一样,事事听从那妖女的安排,使得我们宋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原本
繁荣耀的家族,也日渐衰弱,眼看就要灭族。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让那妖女在
八年前神秘失踪,使得我们宋家得以喘息。」

  说道这里时,宋钢猛然转身,望着选出与岳擎争斗不休的宋平生,咬牙切齿
的说道:「但是,那个妖女虽然不再了。却留下一个孽种,就是他——宋平生。
我大哥的死,绝对和孽子有关。所以我今日邀请岳前辈过来助阵,就是要缉拿宋
平生,为我大哥报仇,彻底铲除妖女江芷薇,在我们宋家留下的祸根。」

  一时间,大厅内的众人脸色各异,没有像之前那样群雄激愤。

  而周围的动静,宋平生也察觉到了,一遍应付着岳綮一遍怒吼一声道:「宋
钢,你暗中联合外人谋夺我宋家产业,先是毒杀了我的父亲,现在又想杀了我,
还口出狂言,污蔑我母亲,真是可恶至极。今日我就以宋家嫡长子,未来家主的
身份亲手诛杀了你。」

  说完便一剑荡开了岳綮的利爪,脚下一纵奔向了宋钢,而此时待在一旁准备
偷袭的宋平云,看到如此大好机会,直接挥起袖中抹有剧毒的匕首刺向宋平生的
腰间。

  看着宋平生被自己的安排扰乱了方寸,想要诛杀自己却漏出了破绽,宋钢惊
喜万分,为了进一步刺激他,口中哈哈狂笑道:「哈哈,宋平生,就算是我杀了
你父亲又如何,要怪就怪你母亲江芷薇,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今日我不仅要杀了
你和宋锟,还要杀了整座屋子内所有不听从我的人,到时候整个宋家都是我的。」

  如此狂妄自大的话语一说出口,顿时激起屋内众人的议论纷纷。

  可惜,整座宗族大厅,全部被宋钢的手下和心腹们包围着,他们又手无寸铁,
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眼看着局势朝着自己计划的发展,宋钢不仅哈哈狂笑起来,睁大的双眼,仿
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成为宋家新任家主一样。

  然而就在他信心满满时,却异变突起,原本宋平云的剧毒匕首,就要刺中腰
间时,宋平生却借助天罡神功的真气挡住了匕首。

  反手一剑咯破了宋平云的喉咙,接着身体一转绕开后胸致命位置,运用真气
硬接了岳綮的一招。

  宋平生感到后肩一阵疼痛,体内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差点途径出来,转身跳
到一旁后长剑支撑着,暗自运转天罡神功恢复伤势。

  岳綮满脸惊讶,看着刚才宋平生身体泛起的蓝光,挡住了他的利爪和剧毒匕
首,口中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你怎么会内功心法?而且还是真阶的?」

             第六章 击杀岳擎

  看着有些惊疑不定,踌躇满志的岳綮,宋平生努力平复了一会儿,沉声说道:
「我母亲早就知道宋钢怀有二心,便在我小的时候,吩咐我父亲,把我们宋家独
有的武功传授给了我,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保全宋家,击杀反叛之人。」

  远处因为儿子的死而陷入惊厥的宋钢,听到宋平生的话后一脸疯狂的说道:
「不可能,我宋家的功法早在四十多年前就被别人抢走了,宋钊根本就不会武功,
他怎么可能再传给你?」

  看着癫狂不已的宋钢,宋平生口中不屑道:「你不是嫡长子,根本不知道我
宋家的机密,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家族,就算没落了也有着他不为人知的底蕴。」

  其实他根本不会什么宋家祖传功法,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防止别人怀疑他
这一身来历不明的实力,毕竟原本一个柔弱的富家公子,突然变的如此厉害,不
仅练就了一身强大无比的剑法,还会普通江湖人都无缘习得的心法,这一切太令
人生疑了。

  好在他有一位神秘无比的母亲,好多事情都可以推到她的身上。

  岳綮有着疑惑的看着宋钢,宋家的一些隐秘之事,他之前也派人查过,确实
是因为祖传功法被夺,家族没有强者支撑,一路衰败了几十年,最近两年更是迁
移到了这沂阳县,以求苟延残喘,延续传承。

  不过不管宋平生的心法从何而来,今日都必须要杀了他,此人年纪轻轻就有
如此修为,留着以后必成大患。

  不等让他在继续恢复伤势,岳綮心中想道便再次出手,直接发挥出了全部实
力,力求速战速决。

  而宋平生凭借着强大的天罡神功,仅仅这一会儿的时间就恢复了七八成,抱
着同样尽快解决战斗的心思,不再保留实力,手中长剑毫无顾忌的刺向岳綮。

  而一旁的宋钢,面如死灰,呆呆的看着儿子的尸体,心中有些懊悔,早知道
就不应该让儿子去偷袭,不然也不会造成如此的后果。

  心中对宋平生怨恨不已,眼神冰冷的看着场中的两人,口中咬牙切齿的说道:
「宋!平!生!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转身吩咐站在祠堂周围的十几名杀手和两位心腹道:「你们全部给我出手,
一定要给我把那宋平生碎尸万段。」

  说完一脸疯狂的怒吼着,完全忘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贪念宋家家主之位,先
是毒杀自己的亲大哥宋钊,再接着请岳綮出手击杀宋平生。

  四周的杀手有些迟疑,场中二人此时不留余地的出手,早已经震慑到了他们,
如果现在贸然掺和进去,可能会直接丧命当场。

  看着有些犹豫的手下,宋钢顿时怒气冲天,心中发狠,直接开出重金说道:
「你们谁要是能杀了宋平生,我直接赏他白银千两,就算杀不了,能伤了他折赏
白银百两。」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还犹豫不决的杀手,在如
此高的赏金下,一个个呼吸急促,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拔出武器杀向宋平生。

  毕竟在这个世界的小县城里,一个五口之家一年的正常花费,也用不了十两
银子,如果能击杀宋平生,他们根本不用再当杀手替别人卖命,直接拿着一千两
银子找个地方隐居,日子过得快活无比。

  已经和岳綮过了几十招后,眼看四周的杀手将要包围自己,宋平生心中一狠,
直接将天罡神功运用到极致,体内真气源源不绝。

  而岳綮看到有人帮忙,反而不急,珍惜自身性命的他,准备慢慢耗死宋平生。

  十几位被赏金冲昏了头脑的杀手,刚一接手就瞬间被宋平生击杀了三人,顿
时心中大骇,神智也开始清醒过来,一个个小心谨慎起来,不敢再上前找他拼命。

  一旁的岳綮暗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后,只能艰难的应付着宋平生越来
越凶狠的攻势,一时间险象环生。

  他虽然是煅体中期的实力,但修炼的却是威远堂十分普通的心法,唯一拿得
出手的只有这一身凌厉无比的爪功,可惜碰到的是同样以速度和狠辣着称的无命
剑诀,从一开始就被宋平生一路压制。

  而天罡神功毕竟是玄阶存在的心法,虽然残篇只是被系统评价为凡阶,但也
远超江湖上普通的煅体期心法,毕竟层次虽然一样,但质量是还是相差太大。

  凭借着天罡神功和无命剑诀,宋平生在十几位杀手的围攻下,照样压制着岳
綮,逼得对方一路防守,只能苦苦支撑。

  但是他同样不好受,只是初窥门径的天罡神功,支撑不了多久如此大的消耗,
而且这具身体毕竟根基太差,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下来,宋平生明显感受到有些气
血不足。

  眼看再这样拖下去,自己必败无疑,宋平生心生一计,不顾周围杀手的攻势,
手中长剑挽起无数剑影,直奔岳綮的胸口刺去。

  明显感受到宋平生在拼命,不想与他同归于尽的岳綮,抓起旁边的一位杀手
挡在的胸前。

  然而就在此时,宋平生手腕一停,运气体内天罡神功汇聚在剑尖,直接刺穿
了面前杀手的身体。

  原本还在倒退的岳綮,感到腹中传来剧痛,低头一看原来是宋平生的长剑,
竟然穿透了尸体刺进了自己体内。

  刚想要运功抵挡体内利剑,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真气涌入自己体内,直
接搅碎了五脏六腑。

  满脸不信神色,口中狂吐鲜血,断断续续的问道:「你怎么……能刺穿尸体
再刺中我的……你不过煅体期……怎么能真气外放,附注到兵器上的?」

  因为真气消耗过度而脸色苍白,宋平生拔出尸体上的长剑,单手握住支撑着
身体,神情阴冷的回道:「你还是做个糊涂鬼吧。」

  说完便不理会死不瞑目的岳綮,缓缓站起身体,环顾四周的杀手,神情冷漠,
满脸杀意。

  凡是被他注视的杀手,心里都泛起阵阵凉意,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岳綮都死在
了宋平生手上,他们这些只练了一些普通武功,连煅体期都算不上的人,再打下
去不是找死吗。

  互相对视了一眼,慢慢往后退去,似乎准备随时讨命一般。

  宋钢被眼前的场景震惊的愣在原地,连他最大的倚仗岳綮都被宋平生给杀了,
剩下的这些人还能指望谁。

  不过扔心有不甘的他,面露疯狂的对其余杀手吼道:「他虽然杀了岳綮,但
明显也受的重伤,你们现在一起上,绝对能杀了他。如果等他恢复好强势,你们
认为在场的谁能逃掉?就算逃掉了难道不会被他追杀?」

  原本还恐惧宋平生实力的杀手们,听到宋钢的话语也迟疑了起来,一边是千
两白银的重赏,一边是怕他秋后算账。

  看着竟然还不愿退走,继续为宋钢卖命的杀手,宋平生心中冷笑,就凭这些
人,他就算体内真气消耗一空,也能凭借无命剑诀将他们全部斩杀在此。

  既然他们不愿退去,宋平生也不再心慈手软,直接选择出手,这些人如此不
识抬举,他也不再手下留情。

  这些人再不济也能为他贡献不少元神碎片,放走了也确实可惜。

  因为有着生命值的原因,他宋平生以后要走的道路,就是平尽神魔,只为苍
生。

  至于这一切到底是为了搜集元神碎片还是真的为了天下苍生,都不重要了,
只要他一路剪恶除奸,行侠仗义,谁又能说些什么。

***********************************

  ps:主角没有主角魔道功法时,还能压制住心底的恋母情结,所以这个时
候对母亲的态度,以好奇和怀念母爱为主。

***********************************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