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第三十四章——力战旋风哥(200爱心下周末更新番外)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0/6/13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783

***********************************

  大家好啊,作者我又带着新的一章来见大家了。

  这一章也是如期而至,感谢大家的期待。这一章依然没有肉戏,但是安排了
一场新人物的自慰戏,算是聊以慰藉吧。本章爱心足够的话,下周正好周末是父
亲节,就转回番外把第四章给更新了,毕竟女儿、林秋雅的母女双飞,以及郑校
长的三P。想来大家已经期待很久了。

  而正传下一章地话,则是回到很多人喜欢的万玉贞了哟,那就是一场酣畅淋
漓的大肉戏了,作者估计起码2万字!

***********************************

            第三十四章:力战旋风哥

  程庭树面无表情,在旋风哥身后那些混混的嘲讽声中,他忽然两眼一瞪,猛
地一脚踏击地面。犀利的真气轰击得水泥四五分裂,而一根早就被程庭树踩在脚
下的生锈钢管,顿时如同一枝利箭般,射向了旋风哥。

  那些混混们发出一阵惊呼,有的想要上前帮忙,有的面露犹豫,逡巡不前。
而旋风哥却猛地大吼一声,「都下去!」

  话音未落,旋风哥猛地扬起双臂,刚劲的真气瞬间覆盖到他的手掌表面,犀
利的劲气随着旋风哥的出手而四下凌掠。

  「斩铁旋风拳!」旋风哥猛地大吼一声,双手竖直如刀,猛地朝着前方轰出
十余拳。那陡然射来的钢管顿时被拳风切割,化为十余段废铁,然后摔落在地,
发出叮当的声响。

  程庭树微微一愣,眼前这个旋风哥比他想象的要强悍很多,自己的刚才一脚
踏击,可以算是出其不意的偷袭,而且运用了最新学习的武技,将力道、速度都
计算得非常精准,有意地避开了对方的脏器。如果对方躲闪想要避开钢棍,那么
防守必然会出现破绽,到时候自己便可以出手发难。如果对方选择硬抗的话,同
样的会陷入短时间的类似僵直的状态,自己同样可以择机而动。

  没想到旋风哥直接选择正面对抗,而且还极为凶猛地破解了程庭树的攻击,
让他没有找到一丝破绽。

  「怎么样,你还可以有最后的机会做出选择!」旋风哥对于程庭树的攻击丝
毫不惧,甚至还表示嘲讽。

  程庭树却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选择,他猛地踏击地面,身形前掠,一记
侧踢「猛龙转身」便朝着对方的太阳穴轰去。旋风哥瞳孔一缩,面露凝重,他双
手竖直如刀,猛地十指屈伸,朝着程庭树的鞭腿轰出一拳。伴随着一声劲响,程
庭树和旋风哥皆是身形一震,朝后退去。只是程庭树只后推了三步,而旋风哥则
是后退了五步,双方的功力差距可见一斑。

  程庭树只觉得自己的小腿仿佛踢中了一柄钢刀,又像是卷入了犀利的罡风之
中,绕是他打熬筋骨多年,依然觉得肌肤一阵刺痛,低头一看,裤腿已经撕开了
一个狰狞的口子,肌肤表面也一片红肿。

  而旋风哥也不好受,他练的拳法掌法都是至刚至阳的暴烈路数,他素来不害
怕硬碰硬,可是在和程庭树交手后,却觉得手掌一阵剧痛,隐隐有些红肿。

  「这家伙不可小觑!」程庭树和旋风哥都在心里想道。

  程庭树已经隐约猜到了对方的实力应该在后天二品左右,比自己略低一些,
不过他素来信奉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说法,用自己的师父瘸腿乞丐的话说,别
以为自己学了点皮毛,就可以纵横术道了。

  「不要说你是连先天不到的新人,就算那些功臻蜕凡的顶尖高手,栽在阴沟
里的事情也不少!」

  程庭树微微捏动双拳,摆出应敌的姿势,他已经把旋风哥看成是同等级的好
手了,对方既然是所谓的夜王五虎之一,那么就说明,和他一个等级的,还有四
个。如果说夜王五虎都是先天以下的一流高手,那他就必须要学会应对这些人!

  「好机会!」旋风哥见程庭树微微发愣,顿时觉得机会来了,他也是踏击地
面,挥拳朝着程庭树杀来。旋风哥拳如其名,拳法刚劲暴烈,如同罡风般犀利强
悍。哪怕隔着不远,程庭树都觉得一阵恶风袭来,吹动他额前的碎发。

  「斩钢断!」旋风哥杀到程庭树面前,高举右臂,然后猛地落下,犀利的罡
气萦绕在手掌之间,朝着他的脑袋直劈而下!

  程庭树瞳孔一缩,在他看来,对方落下的不是手掌,而是一柄锋利的钢刀!
旋风哥的攻势迅猛有力,而且速度极快,程庭树因为略一愣神的缘故,已经躲闪
不开了,他忽然想到这几天灵光一现搞出的武技新应用。

  却见程庭树丹田情妖真气运转,一抹淡淡的金色光影覆盖到他的双臂之上,
程庭树双臂交叉,横于胸前,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切!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的斩钢断?太天真了吧!我的手刀可是能将钢铁
斩断的!」旋风哥兴奋地大吼道。

  旋风哥化拳为掌,一记手刀劈向程庭树的双臂。却听得一阵金铁相撞之音,
旋风哥的手刀和程庭树的双臂竟爆发出一阵肉眼可见的火星!旋风哥只觉得自己
一记手刀砍在了厚重的钢板上,甚至有股劲力反震回来。但是片刻以后,那股坚
硬程度忽然变弱了。

  程庭树冷笑一声,他的大腿猛地发力,一记带着真气的鞭腿朝着对方腰眼轰
去!

  旋风哥连忙想要加大力道,震开对方,可是程庭树却施展出类似太极推手的
技巧,将对方的劲气化解,并把对方强行拉向了自己。

  旋风哥不愧是常年混迹于黑道的打手,干脆借势朝着程庭树冲去,同时扬起
手臂,朝着对方袭来的鞭腿斩去。又是一声闷响,程庭树的小腿被反震得高高扬
起,而旋风哥的虎口也隐隐作痛,几欲撕裂。

  原本以程庭树的混元塑金身的功力,远不足以将双臂都覆盖其中,而从上次
的对战来看,仅仅能凝聚一指的混元塑金身,显然不足以应对接下来夜王高手的
突袭,于是程庭树绞尽脑汁,终于想出来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混元塑金身均匀地
分布开来,这样无疑是很危险的。因为混元塑金身相当于给身体加了层铠甲,而
分散开的话,就会导致防御力大降,所以只能挡下第一波攻击,一旦对方发觉,
就极为麻烦了。

  但是现在来看,程庭树的策略收到了效果,旋风哥被他第一次的混元塑金身
的防御给镇住了,而他也被程庭树拉到了身边。若论起贴身近战,程庭树自问不
会弱于对方。从刚才的两次交手便可以看出,对方并不比自己强悍多少。

  旋风哥也看出了这点问题,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近战能力会输给程庭树,
于是反手一掌,拍向了程庭树的胸口。这一掌威势极猛,带着咧咧破风声,朝着
程庭树的胸口轰去。

  经过刚才的交手,程庭树已经推断出此人的武技属于风系范畴,其原理大致
以真气催动拳掌,带着周围气流形成罡风,从而杀伤敌人。这种武技威力很猛,
若是旋风哥功至先天,他可以真气外放,将气流风向调整得更好,减少太多无意
义的消耗,形成更强的战力。

  到那个时候,旋风哥的战力堪称翻倍,所谓隔空杀人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
过现在的旋风哥也就是拳掌犀利点罢了。饶是如此,程庭树也不敢大意,对方的
拳掌之犀利,以普通的炼体功夫像金钟罩铁布衫,他还不敢硬接。程庭树仔细想
了想,自己目前最强的两个武技分别为五雷烁金手和戮龙腿,前者以他现在的情
妖真气,最多能轰出三掌。后者他可以踢出十六腿,然后就必须要修养三天。

  如果不是做致命一击,程庭树并不愿意太早暴露杀招,毕竟对方不止旋风哥
一个人,说不定附近还埋伏着高手。

  而面对着旋风哥的一记暴烈的斩风断,程庭树则是侧过身体,反手一记肘击
轰向了对方的手掌。肘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程庭树只觉肘部传来一阵剧痛,
紧接着对方的五指便猛地发力,撕碎了自己肘部的西装。程庭树微微一愣,旋风
哥攻势不减,一掌拍在了前者的胸口,程庭树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落
到了一堆垃圾之中,扬起漫天的烟尘。

  「大哥威武!

  「我就知道大哥肯定能把那个小白脸打趴下!」

  那群狐假虎威的混混们,看到旋风哥将程庭树打飞出去,顿时围着自己的大
哥吹捧起来。只是旋风哥却面无表情,他将手掌缩在了身后,在别人看不到的地
方,刚才他虽说以雷霆之势打飞了程庭树,可是后者竟然本能地反击,用一股毫
无动静的寒气击中了他的手掌。别看他现在还面无表情,实际上右手已经暂时失
去了知觉。

  「咚!嘶,这小子打得我好疼啊!」程庭树的声音从垃圾堆里传来,让那些
还在吹捧旋风哥的混混们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一个个哑口无言,面面相觑。

  程庭树此时可谓狼狈至极,浑身上下都是垃圾秽物,原本修身的西装更是多
处破损,看上去就像是天桥底下拾荒的流浪汉。可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敢
把他小看的。

  「你把我最喜欢的西装弄坏了,准备怎么赔?」程庭树面色阴沉地将西装脱
下,随手丢到一旁,然后冷冷地问道。

  旋风哥被程庭树的气势一逼,额前顿时渗出了一丝冷汗,他没想到对手如此
强悍,虽说单从修为来说,对方似乎并不比自己高出多少,可是各种武技和身体
各部分的应用,却比常年在黑道厮杀的自己要强很多。

  只是旋风哥不知道的是,像他这种混迹黑道的打手,虽说也学过武术,有的
甚至会接触到古武术。可是在真正的武道中人看来,却是不入流的野狐禅。他们
没有像程庭树一样经过系统的传授基础理论,都是靠自己东拼西凑来的零碎,他
们或许在实战里加入了很多阴损实用的招数,可是在面对真正高手时却没有什么
用。

  而旋风哥以和程庭树差距无几的修为,却在和后者交手时明显落于下风,就
是吃了没有师父系统教授基础的亏。

  不过即使如此,旋风哥依然不愿意在小弟面前落下威风,毕竟那台摄像机还
在继续拍摄着。旋风哥运转真气,将冻住手掌的寒冰震开,然后带着猎猎风声说
道:「我说过,要么磕头谢罪,要么废手废腿,你自己选一个!」

  「冥顽不灵!」程庭树扯开衬衫领口的领带,让自己可以更加舒适的战斗。

  旋风哥也将自己的真气提升至最高,准备和程庭树进行一场激烈的较量。

  废弃工厂的气氛沉郁到了极点,不知谁先大吼一声,程庭树和旋风哥同时出
手。旋风哥身体飘逸,双掌倏然出现倏然隐没,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攻向程庭树,
双手快如闪电,动若雷霆,又夹杂着阵阵劲风,让人防不胜防。

  而程庭树也是大吼一声,身形猛地跃起,连翻跟斗之后再翻落,掌影随着他
的身形翻转,而四散纵横,带着阵阵轻微的雷鸣声,攻向了对方。

  旋风哥猛地后退,同时双掌周围风罡涌动,化为手刀,以横扫八荒的劲头,
飞斩而来。以程庭树的眼力,也只看到了一抹黑影袭来,其速度之快,超出了他
的预料。

  程庭树身形陡然变化,随着对方这阵力可开碑的掌击飘到半空,然后他自己
用左掌轰击右掌,右掌则是猛地加速,朝旋风哥的脑门轰去。旋风哥面色一凝,
然后双掌齐出,轰向程庭树的右掌。谁料程庭树在半空陡然一个翻身,他的脚尖
忽然毫无征兆地冒出了一截数寸长的钢刀。

  瘸腿乞丐曾经对程庭树说过,若和敌人生死相搏,就不必讲什么仁义道德,
怎么阴狠能够杀人,就怎么来。而且当敌人认为你的威胁在手上时,你的脚如果
发动攻击,敌人中招的可能就越大,于是他传授给程庭树鞋尖安装暗器的手法,
而程庭树也非常认真地将自己的鞋子改造装上暗器。

  若是同辈比武或者擂台较量,程庭树自然不屑使出这招,不过既然对方是黑
道打手,那就只能让对方自求多福了。

  「杀!」程庭树趁着旋风哥双手轰击自己右掌的时候,闪电般扬腿一脚掠过
对方的胸口。旋风哥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花格衬衫已经被钢刀划破,鲜血也喷
溅出来。旋风哥低吼一声,双掌发力将程庭树击退,他低头看向被鲜血浸透的胸
口,眼里顿时杀意渐起。

  其实程庭树那一脚并没有重创到对方,可是却让旋风哥在属下面前丢了脸,
这让他这头旋风虎颜面扫地,颊肉突突地跳起。

  「看来我要把你的双手双脚全废了,方可泄我心头之恨!」旋风哥双手捏得
咔咔作响。

  程庭树还没来得及反驳,却见旋风哥身形一掠,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程
庭树瞳孔一缩,他只觉得面前恶风袭来,眼里却没办法捕捉到对方的动作。

  「好快的速度,这是什么轻功……噗!」程庭树还在感叹间,胸前只觉得一
阵剧痛,身前的衬衫便如同展翅的蝴蝶,刺啦一声化为两半,飘然飞闪。他来不
及低头查看伤势,便隐约察觉到旋风哥已经杀到了自己身后。

  「给我开!」程庭树足踏罡步,飞龙九转也已经施展开来,身形极速前蹿,
下一刻旋风哥出现在他原先的位置,一掌拍在水泥地,直接将地面轰得碎裂开,
烟尘四起。

  「怎么样,我的风灵步如何?」旋风哥甩开手头的鲜血,自鸣得意地问道。

  程庭树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多出五道狰狞的血痕,不过还好自己躲闪及时,
只是伤及了油皮。此时程庭树上半身赤裸,胸口满是血迹,也是颇为狼狈。而旋
风哥虽说以灵巧的身法偷袭成功,可是这种事情能一不能二,尤其是他看到程庭
树的轻功也不在自己之下时,面色变得更加凝重了。

  「看来只能用那个药了,虽说使用后一个月都会陷入脱力的状态,不过我的
小弟都在这里,就算战后脱力也没问题!」旋风哥心里想道,他将手掌摸向了贴
身的内兜。

  程庭树看到他的小动作,还以为他要使出什么暗器之类的玩意儿,而旋风哥
却从内兜里取出了一枚钢笔般的金属容器,那金属容器属于半透明的存在,可以
清楚地看清里面流动着一丝蓝色的液体。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旋风哥忽然问道。

  程庭树当然不知道,他看向了对方。旋风哥轻轻扭开金属容器,将其凑到嘴
唇边,冷冷地说道:「这是在黑市上流通的兴奋剂类的禁药,可以让人在短时间
内力量、速度、肌肉强度、神经反应能力等,都瞬间翻倍!只是效果过去后,使
用者会脱力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一般只有地下打黑拳的会用,据说是军方淘汰下
来的残次品,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程庭树却没有去阻止对方,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出手,以对方身法也已经躲
开,所以没必要浪费体力。所以任由旋风哥将那支禁药给服下,在蓝色液体进入
他的体内后,旋风哥的身体便出现了一丝异常。他的皮肤开始呈现不正常的血红
色,仿佛是病变的斑点,逐渐融为大片的血斑。而他的额前、脖颈和四肢也隆起
了如同蚯蚓般的青筋,或许不该说是青筋,因为他那些血管里流淌的是已经发亮
的滚烫鲜血,仿佛是火山里的岩浆。

  旋风哥的眼里逐渐被血丝所覆盖,连带着瞳孔里都带着杀意,他强忍着服用
禁药的痛苦,喘息道:「接下来就准备接受我的绝杀吧!」

  程庭树的面色也有些凝重,他已经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已经超过自己,
看来这禁药果然厉害!

  「啊!」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旋风哥大吼一声,猛地踏击地面,原
本坚硬的水泥地直接被震成了粉末,他身形飞掠,朝着程庭树杀去。

  「好强的气场!」程庭树双臂再度涌起一抹金色,他刚想要双臂交叉,横于
胸前,就看到旋风哥已经杀到自己面前。旋风哥高举右臂,竖掌如刀,一记斩空
断朝着程庭树的双臂斩去。

  「噗!」程庭树瞳孔一缩,自己施展出了混元塑金身,可是双臂依然被对方
的手刀给斩开皮肉,鲜血喷溅间,他连忙朝后撤去。而旋风哥却没有立刻追击,
而是甩了甩指尖的鲜血,冷冷地一笑,然后翻身几个跟斗拉进两人的距离,紧接
着一记连环腿轰向了程庭树的左侧。

  程庭树连忙双臂合拢,护在自己的左侧,金光涌向,还没有覆盖完全,旋风
哥的连环腿便已经轰击过来。伴随着两声闷响,程庭树整个人被轰退出十余步,
双臂更是一片红肿。

  「半吊子的混元塑金身,在真正强悍的攻击面前,果然不堪一击啊!」程庭
树感受着双臂传来的剧痛,他心里暗暗想道。

  旋风哥单足点地,双臂平展,以一招「鹤冲天」直接上跃到半空,然后在半
空中翻转几回,然后猛地一脚朝程庭树的脑袋轰去。程庭树立刻运行飞龙九转,
身形快速挪动,避开了旋风哥的雷霆一击。旋风哥一脚轰击在地面,坚硬的水泥
地顿时化为齑粉,扬得漫天都是。

  程庭树疯狂抽调丹田里的情妖真气,按照特定的筋脉运转,然后化为一股股
寒气,聚拢于掌间,竟是那易水寒冰诀。而旋风哥也注意到了这点,他却是不屑
一顾,现在他已经被禁药给影响得直接想要杀人。旋风哥直接双臂一挥,仿佛挥
动长刀一般,朝着程庭树杀去。

  「雪满乾坤!」程庭树双手平推,浓郁得已经雾化的寒气,顿时如同择人而
噬的苍狼,朝着旋风哥攻去。雪满乾坤原本是雪梅道袍所自带的能力,这次程庭
树并没有穿着前者,可是不得不说,程庭树的战斗天赋极高,他通过系统模拟出
雪满乾坤的功法运转路线,竟也自己复制出了一个半成品。虽说威力和效果都要
远远弱于正版,但是那种封印敌人行动的战略效果,却丝毫没有减弱!

  旋风哥双臂如刀,直接冲入了寒气之中,他抡起双臂,斩击如刀,可是当狂
暴的旋风哥卷入寒气之中时,他动作却逐渐缓慢下来,一点点的冰屑在他的周身
形成,然后化为大片的冰块,最终将他的大半身体都冻结起来。不到十秒时间,
旋风哥已经变成了一尊冰雕,只留有左臂和脑袋还没有冰冻。

  程庭树吐出一口浊气,这自制版的雪满乾坤着实消耗了大半真气,不过这样
也足以克制住狂暴的旋风哥了。

  「你我胜负已分,如果你们夜王的人再来找我麻烦,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程庭树看着已经被自己几乎冻成冰雕的旋风哥,冷冷地说道。

  话音未落,程庭树便转身准备离去,而那些夜王的混混哪敢阻拦,只得让出
一条路。而程庭树刚走到废弃厂房的大门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便
是一阵闷响和吐血声,再后来便是一阵恶风袭来!程庭树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
便觉得背后受了一掌,他猛地朝前倒飞出去,还没落地便喷出一口鲜血。

  程庭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旋风哥浑身赤红如夜叉恶鬼,身体表面还带着没能
化开的坚冰,刚才应该是对方挥掌轰向了自己的身体,强行破开坚冰,然后用某
种秘法爆发了身体的潜能,一掌偷袭拍中了他的后背。

  「妈的,人无伤虎意,虎有食人心!这是你自找的!」看着极速扑向自己的
旋风哥,程庭树杀意陡起,他的双手猛地运转雷火二力,但是在旋风哥面前却假
意没有从偷袭中缓过神来。

  旋风哥浑身一片血色,隆起的青筋里的鲜血几乎都能发光,那鲜血因为秘法
已经如同滚烫的岩浆。即使隔着老远,程庭树都能闻到对方周围散发出的浓郁血
腥味,而旋风哥因为使用了某种秘法,已经丧失了理智,直想要撕碎眼前的俊美
青年。可是就在旋风哥双臂如刀,即将斩下之时,原本趴在地面装死的程庭树却
忽然翻身跃起,双掌齐出,掌间带着阵阵雷鸣,雷火二力瞬间爆发,双掌轰在旋
风哥的丹田之上。

  「噗!」旋风哥顿时仰面喷出一口鲜血,饶是服用禁药,施展秘法后的他,
依然被程庭树这一掌给打得直接喷出鲜血。这五雷烁金掌乃是程庭树目前压箱底
的武技,极为刚猛霸道,以他现在的境界,只能施展出三掌便会脱力。不过现在
他猛地偷袭对方,旋风哥猝不及防之下,被程庭树轰击中丹田要害,也是瞬间被
重创。

  「既然你想要杀我,我先废了你的武功!」程庭树也是被打出了气性,再度
施展一记五雷烁金掌,直接拍得旋风哥丹田碎裂,武功尽废。旋风哥直接惨叫一
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便脑袋一歪,生死不知了。

  「嗯!」程庭树转头瞪向了那些面色苍白的混混,然后冷冷道:「你们夜王
要是再过来找我麻烦,下场就跟他一模一样!哼!」

  话音未落,程庭树已经施展飞龙九转,离开了废弃工厂,只留下那些惶然不
知所措的混混们。

  「大B哥,我们该怎么办?」一个染着黄毛的混混惶然问道。

  被称为大 B哥的混混明显是个小头目,他也被程庭树的凶狠惊住了,不过他
到底是见过场面的,略一思索之后,连忙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电话叫
救护车!还有,立刻打电话给罗虎大哥,还有……打电话给堂主!」

  「打电话给堂主?堂主之前说不许对那小子出手的,要是他知道这事……」
黄毛混混面色苍白地说道。

  大 B哥面色难看到极点,「旋风哥被对方废了武功,这是对咱们夜王和锐金
堂最大的羞辱,哪怕是 S市其他三大黑道枭雄,都没人敢废掉咱们夜王的红棍,
这等于是对夜王宣战!旋风哥虽说是最低阶的红棍,可他是堂主手下五虎之一,
这种事情瞒不住也不能瞒!你看着吧,这S市的天又要变了!」

             *** *** ***

  S市东郊天水华庭小区,6号楼第六单元的606。

  天水华庭是东郊近来新修建的高档小区,这里环境优美,道路便利,有着完
整的基础设施,临近东郊商业圈。只不过相应的便是高昂的房价,能够在这里买
房的不是高官显贵,便是商业富豪。而6号楼第六单元606室的主人,显然也是如
此。这是一套一百多平方的大户型精装修商品房,而这套房子的主人便是东郊派
出所的所长曹佳碧,也是S市诸多基层派出所里唯一的一名女性所长。

  只是现在在隔音效果极佳的紧闭卧室里,却上演着一场极为淫荡的好戏。

  在卧室那张占地不小,铺着高档冰丝绸缎被单的大床之上,一名容貌美艳,
身材上佳的中年美妇,正斜倚着靠枕,正在面色潮红,眉宇含春地进行着自慰活
动。却见曹佳碧长着标致的瓜子脸,一对乌黑的柳眉之下,是相术中常见的,代
表着各种欲望都强烈的三白眼。她的鼻梁起节,颧骨高耸,一双朱唇薄如柳叶,
下颔又略显尖锐。

  若单从女人的角度来说,曹佳碧虽说因为年纪原因,有了些皱纹,可是她常
年都会用高档化妆品保养。所以哪怕如今已经是年过不惑,可是曹佳碧依然肌肤
光滑有弹性,比起那些少妇也不会逊色太多,甚至还多出了一份熟女的风韵。可
若是从传统的相术来讲,曹佳碧的面相表明了此女乃是性格强势,控制欲、权力
欲甚至性欲都极强的女人。

  此时的曹佳碧的行为也似乎佐证了这点,虽说作为派出所所长和民警,她应
该留着短发,可是曹佳碧却依然烫着酒红色的大波浪,平时她只会盘个发髻,遇
到市以上的领导检查,才会弄个假发应付了事。此时曹佳碧那头性感的酒红色大
波浪正凌乱地披散在她那圆润的香肩和精致白皙的锁骨之上。

  曹佳碧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紫色的真丝吊带睡衣,而此时比小指还细的吊带,
却有一条散落在她的腋下,连带着部分睡衣也散乱地挂在曹佳碧的身侧,露出了
她饱满如蜜桃般的玉乳。不得不说,曹佳碧虽说胸部不算巨大,可是双乳却极为
坚挺,仿佛无视了年龄的增加以及地心引力,让牛顿看了都会落泪,直呼华夏不
归我管。尤其是她胸前早就充血竖立的乳头,竟和少女般保持着罕见的酒红色。

  曹佳碧一只手握着自己坚挺的玉乳,五根手指不断揉搓,尤其拇指和食指,
更是重点照顾着自己的酒红色乳头,捏得她面色潮红,娇喘连连,原本象征着刻
薄强势的三白眼里,也流转着妩媚诱惑的春情。

  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是握着一根粉色的按摩棒,那按摩棒长达十几厘米,表面
遍布着不断颤抖的凸起,正以一种极快的频率在震动着。曹佳碧紫色真丝吊带睡
衣无法完全遮掩着她那丰腴的阴阜,此时她的下体竟什么也没有穿,就这么赤裸
着暴露在空气之中。

  曹佳碧的下体丰腴饱满,黑色森林浓密又茂盛,而在美容保养方面下足了本
钱的她,那大小阴唇居然不是色素积累的黑,而是带着一种充血般的暗红。而曹
佳碧的穴口则是被按摩棒挤得大开,将大半个按摩棒吞入了花径之中,留在外面
的部分则是由她白皙修长的纤纤玉手控制,不时地朝着里面捅入几分,又倏然拔
出,带着阴唇和穴肉外翻,与此同时的还有一些淫水。

  「啊!好爽,再刺进去深一点,干爆我的骚穴!」谁也没办法想象,那个在
下属面前永远强势,面容肃然高冷的女所长,居然会在自己的卧室里,发出如此
刺激的淫言浪语,再配合上她的动作,恐怕连夜总会里坐台的小姐也没有如此淫
荡吧?

  曹佳碧不断地将电动按摩棒往自己的蜜穴深入处捅去,时不时要狠狠地将其
全根而入,将按摩棒的龟头抵在自己的花心,让后者重重地研磨。曹佳碧虽说是
个熟美妇人,可或许是警察的缘故,身材苗条结实,肌肤皮肉也不松弛,包括下
体的花径,粉嫩的穴肉死死地咬住按摩棒,让她每次抽插都需要费些气力。

  「嗯……嗯……啊!好深啊……」曹佳碧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而那种哗哗
的水声也在不断响起。她的身体兴奋地颤抖,可是手中的按摩棒却丝毫没有停止
的动作。很快一层粉色的光泽便涌上了曹佳碧的肌肤表面,在一声绵长哀婉的呻
吟之后,曹佳碧忽然身体一僵,然后重重地斜坐在靠枕之上。

  「呼……呼……呼……」曹佳碧两眼迷离,满脸春潮,她握着按摩棒的手掌
也无力地垂在一边,任由还在不断嗡动的按摩棒,在自己的蜜穴里蠕动着。

  就在曹佳碧还在回味着高潮余韵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急促的铃声。

  曹佳碧眉头一皱,她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名字,然后直接接通了电话。

  「喂……」

  曹佳碧还没有说完,就听得对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妈,你听我说,晓
娟怀孕了!」

  「嗯?」曹佳碧柳眉微蹙,沉声问道;「小伟,你说什么?」

  对面的那人居然是赵晓娟的男友谢伟,谢伟此时满脸兴奋地向自己的母亲宣
布这个喜讯,以至于他并没有听出母亲言语中的不快。

  谢伟便将自己的女友赵晓娟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曹佳碧,曹佳碧刚想说些
什么,可是稍微一动,蜜穴里的按摩棒正好触及到了她的 G点,曹佳碧顿时从鼻
腔里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

  「妈,你不舒服了么?」手机那头的谢伟也听到了这声呻吟,不过他自然不
会把这种淫乱场景和那个素来严肃的冷艳美母联系在一起,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母
亲工作过于沉重,而导致身体不适,于是连忙急促地问道。

  曹佳碧强忍着下体传来的快感,恢复原本的冷艳声线说道:「没什么,这几
天加班有些着凉了。对了,你说你的女朋友怀孕了?我不是让你平时注意安全措
施的吗?你和那个丫头相处没几年吧,会不会是她故意……」

  「妈,我和晓娟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要老是把人往坏处想吧?」一向不敢和
冷艳美母抗争的老实人谢伟,在此刻也忍不住为女朋友抗辩道。

  曹佳碧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如此,她沉默了片刻,回道:「那你的意思
是要娶她咯?」

  「嗯,我要娶她,人家都怀了我的孩子了,肯定要娶她啊!」谢伟信誓旦旦
地说道。

  「那随便你吧!」曹佳碧说完这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的心情有些不好,
直接将下体的按摩棒从湿淋淋的蜜穴里拔出,然后随手丢到一旁。

  曹佳碧原本是农村出身,自己努力考上公务员,成为一名 S市的普通民警,
后来在父亲的安排下,与当时任烟草局科长的谢伟的父亲结婚。烟草局是个肥差,
曹佳碧原以为跟了这个丈夫,以后前途无量,谁料谢父和他儿子一样老实巴交,
混到四十多岁依然是个科长。而曹佳碧反而左右逢源,混到了东郊派出所所长这
个实权要职。

  曹佳碧性格强势,对于自己的宝贝儿子谢伟也要求极高,从小不许玩游戏,
不许看漫画。结果在高考时,谢伟因为过于紧张,而导致失利,没能考入心目中
的名校,只能在一家普通公司当起了普通的职员,这让曹佳碧几乎气得半死。而
谢伟后来听说又找了个和他一样的女朋友,这更让曹佳碧气得不行。

  不过这些年过去了,在听到儿子的女朋友怀孕之后,曹佳碧虽说依然生气,
可却也无可奈何。既然怀孕了,那就奉子成婚吧。可曹佳碧刚想下床去洗个澡,
换身衣物时,手机又再度响起。曹佳碧有些不悦地举起手机,待到看清屏幕上的
短号时,她却没有迟疑,直接点下了接听键。

  「曹所,你在吗?」一个焦急的年轻声音自手机那头传来。

  「怎么了,小郑?」曹佳碧心里传来一阵不祥的预感,可是嘴上还在淡然地
问道。

  小郑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有人报警,说在华清工厂有人聚众斗殴。」

  「华清工厂?那地方不是个废弃工厂,等待拆迁了么?聚众斗殴你们去把人
抓回来,写个笔录不就行了?」曹佳碧柳眉一簇,反问道。

  小郑苦笑道:「我带人去的时候,却发现救护车早就到了。其中一方已经跑
了,而另一方是……」

  「是谁?」曹佳碧追问道,可是还没等小郑回答,突然又一个电话忽然打了
进来。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熟悉名字,曹佳碧已经知道了另一方是谁……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