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6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61)肉铺子里贴上了,两个女人沉默了】

  六小举起了第三个鸡蛋。

  「这个不一定能进去。不过既然都给你剥好了,不试验一下子,咱们两个对
不起下蛋的那只老母鸡。老母鸡可怜啊!屁眼针管一样大,居然能屙下这么大的
东西!」

  六小感叹完,将剥了皮的鸡蛋在二娘眼前晃了晃,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二娘兀自叉着双腿。

  沟壑暗红,一片泥泞。

  第三个鸡蛋触到了那道缝隙。

  一如既往地蹭来蹭去,一如既往的左右纠缠。

  六小手法娴熟,力道适中。

  这个变态的物件,像只筷子一样直愣愣地挺着。尽管细的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但小小的光头磨蹭裤裆的感觉并没有因为细小而减弱本分。

  尽管先天性短小,但邪恶的快意让他感到无比满足。

  他要的不是深入浅出,他要的是视觉冲击。

  每当他看着自己用黄瓜或者用鸡蛋弄的女人一个个无法把持、浑身震颤的时
候,他的裤裆里最终都会遗留下一团黏糊糊的东西。

  当然,三个鸡蛋只用了两个,六小的巅峰时刻还没有到来。

  「快了,快了。」

  六小嘴里念叨着,开始尝试着将第三只鸡蛋塞进二娘那早已憋涨无比的缝隙。

  充实,满足,然后是撕裂般的痛楚。

  二娘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遭遇,但这次遭遇彻底改变了她对男人的感
觉。

  六小的邪恶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重要的不是相貌,而是性情。重要的
不是聪明才智,而是是否宽容。肉铺子里的张屠夫本来做好了当光棍的准备,那
个时候的张屠夫比三伢子还有当光棍的潜质。

  三伢子尽管出了名的好吃懒做,但年轻时候的

  他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有鼻子有眼的。

  屠夫呢?

  凶神恶煞般的外表,孩子瞅一眼就吓得直哭,胆小的姑娘不敢和他直视。男
人们和他说话的时候毕恭毕敬。

  当六小双眼上翻的时候,他的裤裆里湿了一片。

  那是在他将第三个鸡蛋强行塞进二娘的缝隙之后所发生的事。那股热乎乎的
暖流让他受用的要死,他就像一只癫狂的驴一样,站在芦苇里跳了一会儿,然后
又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了二娘的双腿之间。

  他呻吟着扭动着自己的头颅,下巴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

  二娘跌跌撞撞地跑出六小的草席店铺时,三个鸡蛋还留在她的身体里。

  屋内的那个声音至今都让她恐惧不已:

  「回去吃了,大补的东西,哈哈哈哈……」

  屠夫的好运,其实是二娘的霉运。倘若没有六小的那次折磨,二娘根本不会
正眼瞧上一眼浑身臭汗味的屠夫。之前她去买肉,走到离屠夫三丈远的时候就停
下来喊:

  「三斤肉!全部瘦,留肥我就走!」

  「好咧!三斤肉,全部瘦!」

  屠夫麻利地操起刀子,刮下一条脊背肉,那牛皮纸裹好以后放在案板上,退
到铺子最里面的地方,一脸憨笑地看着二娘撅着小嘴巴过来提走。

  「钱回头给!」

  「不急不急,下次再来!」

  屠夫总会注视着娇小玲珑的二娘,扭着两瓣儿让人心慌的屁股,渐渐地消失
在街角的转弯处。

  屠夫的眼睛里,明明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舍。

  当二娘再次光顾屠夫的肉铺时,她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莽汉的眼睛里有种异样
的东西,她也第一次注意到屠夫的刀法是那么的娴熟,动作是那么的麻利;而且,
她也同样注意到了屠夫两条大腿一样粗的胳膄胳膊上净是紧绷绷的肌肉疙瘩,那
半露在外的胸脯,就像巫镇西面的石头城墙,厚实得让人无法描述。

  「……你……给我来两斤肉。」

  「好咧!两斤肉,全部瘦!」

  屠夫的声音里不自觉地流出了幸福的调子。

  「那个……有肥的也行啊。」

  二娘难为情地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五大三粗的莽汉。叫他
「屠夫」吧,不好听;不叫他「屠夫」吧,又不知道人家的名姓。

  二娘的脸红了。

  屠夫哈哈地笑了笑,一声不吭地给二娘割了一条子半点儿肥肉都不沾的瘦肉。

  当屠夫将包好的肉条子放在案板上,退到肉铺最里面的时候,二娘突然之间
就哭了。

  二娘明白屠夫为什么要退到里面,为什么不是将肉条子直接交到她手上。

  她曾数次买肉,而她无一例外地表现出了讨厌和屠夫接近的神情。

  屠夫当然不是傻子,看得出来二娘的心思。他将肉放在案板上,自己尽量退
的远远的,免得自己身上不好闻的味道熏到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好姑娘。

  「你……咋叫你?」

  二娘定定的站在肉铺前,流着泪问他。

  屠夫看到二娘在哭,他心里紧张的很。他结结巴巴地回答:

  「叫……叫我屠夫……都都都……大家都,叫我屠夫。」

  「屠夫!你以后别退那么远!我身上没怪味!」

  「唔……这个这个……不是,咋?」

  屠夫瞪大眼睛,一头雾水的望着二娘。

  「咋啥咋!每次你躲那么远,是不是嫌我二娘身上有臭味呢?不愿意靠近我
呢?」

  「不不不……不是!我,是我身上,有……有臭臭臭……臭味!」

  屠夫不知所措的回答。

  「谁说你身上有臭味了!我还以为你是嫌我身上又臭味呢!哈哈……」

  屠夫不理解。

  他不知道二娘为什么哭,也不理解二娘为什么笑。

  但好姑娘的话让他整整幸福了一个月。

  随后的一个月,他每天哼着「大阪城的姑娘」唱,边唱边笑,边笑边唱。

  再后来,二娘就借着买肉,站在他的铺子前迟迟不走。

  再后来,二娘就乘着没人的时候,扰进铺子,挤到了屠夫的怀里,羞答答地
说了一句让屠夫差点儿就幸福死了的话:

  「我想给你当媳妇,你要不要?」

  「……啊?」

  「啊什么啊!要不要?」

  「要!」

  屠夫的吼声把二娘吓了一大跳。

  「要就要,你那么大声干嘛?」

  「要……」

  屠夫的声音又小的像蚊子叫。

  「要的话就找个好媒人上我家来!我今天回去就赶嫁妆去!」

          ****** ****** ****** ******

  「姐姐,你咋的了?」

  四娘歪着头,盯着二娘看。

  二娘如梦方醒,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自己的手撤离了那片芳草地,红着脸儿说:
「没咋没咋,想起了一些事儿。」

  「就说嘛!刚刚说到你男人跪在你腿中间了,你就停下来发痴发呆,害的我
等老半天!」四娘也红着脸儿呢喃道。

  「哦,对的呢。哈哈,我那男人呦,可真是屠夫的皮儿,黛玉的壤儿,你不
知道他那副羞答答的样子,弄的我都不忍心起来。那么大的块头,谁会想到跟老
婆睡觉的时候,会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样难为情呢?」

  「快说快说,咋的了咋的了?」

  四娘凑近二娘,双手捉住二娘的胳膊,撒娇地晃了起来。

  二娘爱意浓浓地偷袭了一把四娘的两团绵软,嬉笑着说道:

  「看把你个骚婆姨急的!你呀你呀!回头等张生回来了,我让他好好地把你
给伺候舒服了,省的成天价琢磨别人家炕头的那点事儿!」

  「姐姐你讨厌!」

  四娘嘟着嘴巴,皱着眉头嚷嚷。

  「好啦!我告诉你还不成啊!他当时就傻不愣登地跪着,那话儿就大的进不
去嘛!」

  四娘的脸儿红艳艳的像熟透了的桃子,她娇怯地问:

  「到底多大呀!进都进不去?」

  二娘笑着说道:「你告诉姐姐,你见过男人的那话儿没?」

  四娘羞地不行了,拿被子捂住自己的脸说:「见过!」

  二娘一把扯下被子,却不料用力太猛,将四娘胸前的两团白山给暴露了出来。
四娘尖叫一声,慌忙用两只手捂住了两粒红色的樱桃。

  「姐姐!」

  「哈哈!就这个样儿,还说见过呢!」

  「真见过的!」

  「行。见过见过。那我告诉你,我男人的那话儿比一般的要大很多!」

  四娘的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她顿了顿,问二娘道:「姐姐,舒坦吗?」

  「嗯。舒坦。」

  「姐姐,啥感觉?」

  「不好说,反正那会儿就是让你死,你也愿意的那种感觉。」

  「姐姐……」四娘突然定定的望着二娘说,「我常常……摸自己的,是不是
和男人睡觉的感觉是一样的?」

  二娘摇了摇头,说道:「一样,也不一样。开始的时候一样,但后面就不一
样了。」

  四娘问:「后面咋的不一样了?」

  「自己摸的时候呀,心里总觉得缺点儿什么似的,完事后心慌;可和你的心
上人儿完事了,你就香香地睡着了。」

  二娘话刚说完,四娘就将脑袋轻轻地枕在了二娘那饱满的胸膛上。

  「姐姐唉……」

  四娘长叹了一声。二娘摸着她那颗乌黑的脑袋,心里又怜又爱。

  四娘真是出脱的美人儿。

  身上滑不溜秋的,皮肤像雪花儿一样白。

  「姐姐,我也好想让男人的那话儿照应照应这里呢!」

  四娘一边说,一边将那只白葱一样的小手滑进了二娘的两腿间。

  【(62)漆黑夜中的黄瓜地,不穿裤子的热女子】

  「我说妹子……」

  四娘突如其来的小手算得上恰如其缝,一股难以抗拒的麻酥之感让二娘的胯
部在不自觉间轻轻摇摆了几下。

  二娘被四娘弄得蠕动着身体,然而二娘的蠕动也只是轻微的不适应而已。

  两个女人之间,丝毫没有难为情或者不好意思。她们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
因此也心知肚明,懂得哪里是女人碰不得地方,哪里又是女人最渴望触碰的地方。

  「姐姐唉,你说你咋这么幸运呢……」

  那只小手如游蛇,在二娘的芳草地上碾压着,在二娘的两腿之间出入着,甚
至在粉嫩如血的周围不停地探索着。

  「妹子!妹子……」二娘声带娇喘,有些情不自禁的制止着,然而妹妹充耳
未闻,痴痴地念叨着:「姐姐唉,我真想男人呢……姐姐唉,你的那儿和我一样,
滑滑的唉……」

  二娘无奈的笑了。

  是啊。

  如果妹子摸我的同时她也快活,就让小妮子摸吧。当然妹子说的没错,自己
的粉嫩里的确湿了一大坨,还不是小妮子害的!要不是她缠着要二娘说她和她男
人之间的事,二娘才不会湿呢!

  不过二娘又有些怀疑自己的解释。难道这种电流穿身的震颤只是想男人的那
话儿想的?难道自己的心跳加速只是回忆起了新婚洞房的点滴?

  难道掠过粉嫩的修长手指只是自己凭空捏造的幻觉?!

  四娘的小手儿绵软的很,轻柔的很,一会儿用指尖轻轻地划过小腹,一会儿
用指头肚子轻轻地压压那粒至为舒坦的小突起,甚至偶尔间,二娘感到有一根指
头贴在了两片湿嫩的柳叶叶之间。

  这种感觉如此美妙,让二娘无法抗拒地消受。

  两个女人突然间无话了,两个女人的呼吸渐渐的喘了。

  和屠夫滚炕头的时候,二娘主动的无以复加。主动到什么地步呢?

  都是二娘主动要求屠夫做,都是二娘主动脱。

  当然,在让屠夫进入自己前,也是二娘毫无廉耻地卖弄自己:

  搔首弄姿,狂扭屁股,将那道沟壑凑到屠夫长满胡茬的嘴上,或者让屠夫的
大物件埋进自己的两堆软山间。

  二娘无比享受这个进入身体前的过程。她私下里觉得自己是柴火,而屠夫就
是一壶冷水。

  她将自己烧旺,将自己撩热,然后再给屠夫加热。

  壶里的水,温度再渐渐升高。然而沸腾之前,水却不动声色。

  沸点一到,水就能啸叫着掀翻壶盖。

  屠夫的沸点能给二娘带来极大的心理满足。当大物件愤怒地挤进二娘的体内,
开始疯狂的乱撞,二娘就从一个浪的叫人心疼的荡妇变成一个可怜巴巴的女子。

  半是求饶、半是求操的那副神色,让屠夫变成了一头令人恐惧的野兽,用那
难以想象的频率,征服了二娘的全部。

  倘若二娘和张霞在新婚之夜互换位置,张霞的担心也许是正确的。

  二娘仰面躺着,上身依旧穿着一件线衣。线衣下面,是两条光不溜秋的腿子。

  四娘一丝不挂地挤到了二娘的一侧,两团绵软的白山不知时候挤压着二娘的
右臂,给二娘一种心儿慌乱的醉意。那只档内的小手一刻不停地揉搓,让二娘无
暇顾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是一丝烟雾,进而闪着火星。

  此时此刻,已是火苗摇曳,非大风不足以熄灭它了。

  二娘终究抵不过下体的渴求,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开始眯着眼睛,轻轻
地呻吟了起来。

  「姐姐你摸……」

  四娘拉着二娘二娘的手,微微翘起一条腿,将四娘的手夹在了冒着水水的那
个地方。

  「天!」

  二娘激动地叫了一声,她没有想到四娘的粉嫩居然如此地滑腻,也没有想到
四娘居然也湿的一塌糊涂。

  「妹子,山水冲了龙王庙,自身难保了都!」

  二娘说完,想要抽出自己的手,无奈四娘紧紧地夹着不让她抽。四娘乞求道:

  「姐姐,我今儿个把你要当成我的男人!你就帮帮我撒,你男人咋弄你的,
你就咋弄我,好不?」

  「我说妹子,我是个女人……」

  「女人咋地了,女人和女人就不能弄了?哼!要是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
都进监狱了,我们女人还就想不到办法了?」

  二娘被她的话逗笑了,她捏了捏四娘的鼻子,说道:「女人弄女人,亏你想
的出!缺男人都缺到了这个份上!叫我咋说你呢!」

  四娘听到二娘如此说,竟然像个孩子一般撒起娇来,她脑袋不停地蹭着二娘,
将那只不安分的小手插进了二娘的线衣,修长的五指紧紧地抓住了二娘的胸脯。

  「姐姐咋说我,我才顾不上管呢!我就是想男人,想的睡不着,想的流水水,
受不了的时候我就自己摸……今儿个好不容易让你开了金口,把我的馋虫勾上来
了!你要是不答应,咱姐妹的情分就到头了!」

  二娘的手依旧被四娘紧紧地夹在双腿之间。二娘见抽不出来,索性用中指扒
拉了几下四娘的沼泽,然后说道:

  「不是我不愿意帮你,我是怕你受不了。我男人要真弄起我来,我连气都喘
不过来的!」

  「那你就让我也喘不过气,我保准不会怨你!」

  二娘被四娘的话儿给撩拨的有些慌。

  她不由的好奇:如果屠夫用同样的劲头儿去日弄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会
不会和我一样喘不过气儿,爽快地直喊爸爸?

  二娘想到此处,就不由地狠摸了几下四娘的沼泽,不很确定地问:

  「你真的不会怨我?」

  「不会不会!」

  四娘生怕二娘反悔,急不可耐地嚷嚷。

  「我可要把话儿挑明了。我男人的那话儿不是一般的大……你要是真的想让
我装扮成我男人,那我先得找个差不多大的物件才行。」

  四娘笑逐颜开地猛点头:「嗯嗯嗯!快快快!」

  二娘终于下了决心,她光着屁股翻了起来,然后问四娘道:「厨房里有没有
黄瓜?」

  四娘捂着嘴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你是拿黄瓜当屠夫的……那个吗?」

  「一般的黄瓜可不行,我先得挑挑才成。」

  「可是厨房里没有……哦对了,园子里有!」

  二娘骂:「你个骚婆姨呀!还说啥自己弄自己,连跟黄瓜都不准备,咋弄呢?」

  四娘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嘟着嘴巴说:「那你说现在咋嘛?」

  「咋办,我这就去园子里一趟。」

  「要不一起去,黑灯瞎火的。」

  「算了,又不远,一截截路。」

  二娘说完,就翻身下炕,匆匆地穿上布鞋,准备出门。

  「姐姐,你的屁股还光着呢,衣服穿上!」

  「不穿啦!晾晾,骚热骚热的,再者说了,你姐姐的大好屁股也只有这个时
候才能见见老天爷,白天可不敢呢!」

  二娘出了院门,绕到庄院的背后,朝被走了三四十米,就到了四娘家的园子
外面。园子周围都是用细竹子围成的栅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几分天地里种
着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黄瓜几乎是家家必种的一种。

  深秋时节,黄瓜叶子已经开始泛黄,许多黄瓜也长老了。没小孩的人家也只
能这样,种的少了划不来,种的多了吃不了。但如果家里有个半大的孩子,情况
就完全不同,就算你种了一亩黄瓜,他也能给你吃得一根不剩。

  二娘感到一丝凉意,她摸了摸自己那弹性十足的臀部,然后弯腰钻进了黄瓜
架里。她挑挑拣拣,左顾右盼,但总是找不到够公分的。

  正当二娘为这事感到为难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的脚步声。

  二娘急忙停了下来,慢慢地蹲在黄瓜架下。

  二娘想着可能是过路的,于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她还是有些后悔刚才
出门的时候没穿裤子。万一被谁看见了,这不是闹笑话吗!光着个腚沟子,大晚
上的在人家园子里偷黄瓜!

  可是事与愿违。脚步声越来越近。

  二娘突然紧张的要死,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她在黑暗中看不清周围的
情况,何况黄瓜叶子实在太茂密,大白天钻到里面也很难被人发现,更何况是晚
上。

  二娘感到有人在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她就听到一个人的喘息声。

  「赶紧走撒!」二娘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她为了不让对方听到自己的动静,
几乎要把自己憋晕过去。

  「谁!」

  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老娘!你谁!」

  二娘已经瑟瑟发抖了,但她为了掩饰自己的恐惧,故意吼了一嗓子。

  「哎呦吓死我了!你是不是二娘啊?」

  黑暗中的声音问道。

  「就是老娘,咋的了?你谁啊你?」

  「二娘,我是棒子!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嘛呢?」

  棒子一边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问道。

  棒子本来打算回家的,但走到半路,口渴难耐的他就顺便摸进了四娘家的园
子。他知道四娘家的黄瓜长了一地,长老了都没人吃,正好可以解解渴。

  都怪张霞太烈了,她那下面就像人的嘴一样,能把棒子吸的神魂颠倒。在快
要癫狂的时刻,棒子猛地从张霞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像是报仇一样将他的物件
对准了张霞那张红润的脸。

  狠狠的撸了几把,一团接着一团的米浆就「pia、pia、pia」地沾
满了张霞一脸一脖子。

  那个娘们着实是猛!就在这个时候,她居然能扑上来含住棒子的物件,像疯
了一样又吞又吐,把棒子给唆地干干的。

  棒子本来是可以喝口水再走的。但每次喷完后他就觉得空虚,一秒钟都不想
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和吸毒一样,想戒戒不了,但接着干下去,他又越来越失
落。

  【(63)这么大,这么粗,受不了可咋办】

  二娘又是尴尬,又是气愤。

  她骂棒子:「我还没问你呢,你倒反过来问我!猪八戒倒打一耙,典型的恶
人先告状!」

  透过茂密的叶子,借着昏暗的微光,棒子隐隐绰绰的看到二娘蹲在地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二娘,本来过来吃一根四娘的黄瓜的,没想到黑
贼遇到了母夜叉!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咱们这叫『英雄所见略同』!」

  「英你妈个头!赶快滚的远远的!」

  二娘快要急死了,但就是再急,她也不能光着个屁股就站起来呀!二娘印象
中的棒子还是个孩子呢,但现在听这浑厚低沉的声音,哪像一个小男孩在说话!

  「哈哈,二娘,这不是你的风格!我的二娘成天价欢天喜地,嘴巴里像塞着
一个衣架!咋现在就骂开了呢?是不是害怕我跟四娘说起今晚的事?这月黑风高、
四下无人的……」

  「棒子!离我远点!摘你的黄瓜去!」

  二娘变得歇斯底里了。

  棒子暗觉好笑。这二娘也太有意思了,拉个大便,都要跑到人家的黄瓜地里。
这是变着法儿恶心人呢!

  踩过无数狗屎的棒子觉得今夜的自己幸运无比。如果晚来几分钟,等二娘拉
完了巴巴,那么朝前几步的结果不是踩狗屎,而是踩人屎。

  「二娘你就别喊了,走夜路的人不光是你我两个,叫人家听到了不好!我不
打扰你拉巴巴了。」

  棒子说完就从裤兜里摸出一张揉成团团的作业纸,朝蹲在黄瓜叶子里的二娘
扔了过去。

  「拿纸擦,别拿土疙瘩擦,不卫生!女人,要懂得照顾自己的……」

  「你个棒子!」

  二娘气得抓起一把土朝棒子摔了过去,无奈大晚上光线太差,她没有注意到
自己的前面挡着一片又一片的黄瓜叶子。

  一把土没有砸中棒子,反倒摔了自己一头一脸。

  二娘两只手抛了抛自己的头发,然后一边吐着嘴里的泥沙,一边吼了起来:
「滚!赶紧滚!」

  棒子本来想接着开开玩笑,不过听二娘急了,??了,他也就适可而止了。
棒子顺手摸了一根黄瓜。

  「咔嚓」一声,棒子咬下一大截。

  「二娘你别急,慢慢拉,棒子先走一步啦。」

  「滚!」

  棒子笑着走出园子,然后蹲在旁边的一堆炕土上。他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星
星,然后舒心地躺了下来。

  黑灯瞎火的,还是和二娘一起回比较好一些。

  棒子主意已定,优哉游哉地啃着黄瓜,舒服地枕着自己的胳膊。

  二娘本以为棒子已经走了。

  虚惊一场的她长出了一口气,匆匆忙忙地摸了几根黄瓜,捡最粗的摘了一根,
然后就急急地走了出来。

  棒子听到脚步声后扭头望了一眼。

  起初棒子以为二娘穿了一件白裤子。尽管天色太黑,但下半身白白的样子还
是能够看的分明的。

  本来棒子要招呼一下二娘,但随着二娘越来越靠近自己,棒子就越来越搞不
懂二娘的下身到底穿了啥衣服,

  咋显得那么健美呢?看起啦紧绷绷、细条条的模样,要知道二娘可以一年四
季都穿肥大的粗布衣裳的。

  棒子忍了忍,终究是没有喊。

  事实证明,没喊就对了,喊了就麻烦了。

  要是按照二娘的性子,棒子冷不防地喊上一嗓子,二娘肯定会光着屁股把棒
子揍死的。尽管棒子会被无辜地帮二娘给揍死。

  但是当二娘距离棒子不到十步的时候,棒子才暮地反应过来了。

  二娘下身赤条条的没穿衣服。

  没错,光着腚沟子,一扭一扭的,上身的线衣恰恰到了肚脐眼的位置,让她
小腹以下的风景不仅仅一览无余,更添无限朦胧之美。

  黑暗遮盖了细节和局部,但黑暗给整体添上了梦幻的美感,让原本平常之物
变成了美轮美奂的神奇。

  棒子毕竟是棒子。虽然和张霞激荡成了两滩烂泥,但此刻的他依然感到一股
嗖嗖的欲火。跨中之物抬头挺胸的整个过程,从棒子反应过来到它完全暴涨自己,
短短几秒的时间。

  「我日!真够隐蔽的!」

  棒子暗暗叫了一句。他以为二娘和别人在黄瓜地里偷情,所以想着黄瓜地里
应该还有一个人。

  棒子躺在原地一动不动,二娘经过那堆炕土,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依旧以
自己独特的风骚姿态一扭一扭地走着,她自言自语道:

  「要不是被这天杀的搅扰,现在我已经和妹子睡一个被窝了都!」

  啥意思?

  棒子懵了。

  等到二娘走的看不见人影,黄瓜地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再联想到刚才二娘
所说的「和妹子睡一个被窝」的话,棒子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要是没有和男人偷情,那她跑四娘家的黄瓜地里干啥呢?『妹子』,谁是
她的妹子?」

  棒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间恍然大悟。

  没错!棒子已经有好几次听二娘喊四娘为『妹子』,而且她们两个人十分要
好,三条两头地在一起干活。

  农村人都清楚「和谁睡一个被窝」这句话里的意思。让棒子感到困扰的是,
四娘明明是个女的,二娘也是个女的,两个女的咋就睡一个被窝?二娘这句话的
意思是直白的还是意有所指的?

  直白的话好理解,不就是两个人睡一张炕。但如果意有所指,棒子怎么都想
不明白两个女的咋能弄在一起。

  针尖对麦芒、深沟对巨壑,这样的对比都是特别傻x的;

  「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样的话就立马能让人把萝卜想成男的,坑想成女的,
而且土壤滋润了萝卜,萝卜越长越粗……凭你怎么想,这句话就是特别有水平的
话。

  「一个坑和一个坑……」棒子皱着眉头想了想自己编造出来的比喻,但终究
没有想到合适的下文。

  既然想不明白,何不亲身打探一番呢?如果「妹子」果真是四娘的话,二娘
十有**是光着屁股找四娘了。

  棒子主意已定,连忙起身,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摸黑朝四娘家走去。

          ****** ****** ****** ******

  「……你是故意吓我呢!」

  「妹子啊妹子,姐姐这不是吓你,真家伙比这个还大呢!」

  当棒子钻进鸡棚,推开后院的柴门,摸近四娘的卧室时,棒子果真听到了二
娘和四娘的对话。

  「啥比这个还大?『这个』有是啥?」

  棒子心儿痒痒的,赶紧猫腰凑到卧室门前。

  门虽然被掩上了,但是一道窄窄的灯光齐整地投了出来。棒子透过缝隙,悄
悄地朝里瞄了一眼,看到被子里裸露出四娘的两个光滑肩膀,而二娘依旧光着下
身,盘腿坐在四娘的脑袋旁边,右手捏着一根几乎和小臂一般粗细的黄瓜。

  「你男人是驴!」

  棒子看到四娘捂住嘴巴,笑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棒子此时才算彻底明白了。

  啥是真家伙?

  棒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

  小帐篷圆了。

  「哈哈,妹子吆!你真心告诉姐姐!你喜欢大的还是喜欢小的?」

  「小的小的!大的看着害怕,万一……万一……」

  棒子看到四娘用手捂着了自己的脸庞。

  二娘嬉笑着说道:「万一受不了可咋办?」

  四娘点了点头。

  二娘笑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你还是一片而荒地呢!荒地的草,长不肥。只
有把地耕的底朝天,才能种啥成啥。你现在不知道大的好处,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刚开始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儿,心里可紧张了!但现在呢,哼哼!」

  「现在咋的了?」

  「现在啊,我还希望我男人的那话儿再粗上几个公分呢!」

  四娘抿着嘴巴说道:「那今儿个你还鼓捣我,说我的没你的小呢!依我看,
你的下面都能伸进去一条腿了!」

  「你个小妮子!骚婆姨!咒我呢?」二娘说着就将手伸进被子。

  棒子看到四娘尖叫着扑腾了几下,然后被子被她蹬掉了。

  一丝不挂的四娘让棒子一下子就气喘了起来,心跳的像是敲大鼓,「嘣嘣嘣
嘣」地响个不停。

  四娘的身体也太白了,晃眼睛!而且那腰杆儿就细的,几乎一把就能给捏全
了!

  那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就欢的呀,一刻不停价抖动着扑腾!

  棒子恨不得此刻就一把推开房门,然后扑倒四娘的身上,压住两只弹跳的小
白兔,然后咬住四娘的小滑舌,然后狠狠地把她给ri了算了!

  可是想归想,要真这么干,说不定二娘会飞起一脚,踢碎棒子的裤裆。

  棒子实在是焦躁的难受,下面也鼓胀得痛苦,他只好用手将物件使劲地摁在
双腿之间,然后用大腿里子死死地夹住它,不让它一跳一跳地不停动弹。

  「实话告诉你!要是你等来的张生长着个小泥鳅,以后你就苦了。」

  「小泥鳅咋的了?小泥鳅也能让我爽快的哭天爷呢!」

  「嘴硬!姐姐是过来人!姐姐也不算很浪吧,到今天也开始有些不知足了。
你这片没给开垦的田地,保不准以后真需要驴来满足你呢!」

  二娘说着就拿黄瓜戳了戳四娘的樱桃小口。四娘轮抡着脑袋不停地躲闪,但
棒子看的出来,她的脸上所呈现出来的绝对不是真的拒绝,而是一种十分暧昧的
神色。

  【(64)姐姐当男人,妹子做媳妇】

  从四娘忸怩作态的一副娇怯模样,棒子知道四娘害羞了。但棒子不知道的是,
今夜之事却是因为四娘主动才让二娘大晚上光着屁股去园子里摘黄瓜的。

  棒子知道,女人是天生的两面派,但正是这毫不着调的两面,让女人的心思
变得比蜜蜂还难扑捉。

  四娘尽管红着脸儿,但最终还是慢慢地朝二娘分开了她那嫩的像豆腐、白的
像豆腐的双腿。

  向二娘分开双腿,也就是向棒子分开了双腿,唯一的区别,则是二娘坐在四
娘的面前,棒子偷偷地躲在门后。

  棒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双腿根部丛招摇着黑草的鼓起。

  又嫩又滑,白里透红。

  棒子看的痴了。

  本来一直紧夹的双腿松懈了下来,那根快要被折断的物件终于挣脱了束缚,
满足地挺起了自己的身躯,将阻挡它的裤子朝上顶起。

  棒子咽了咽唾沫,口渴难耐地摸了两把自己的物件,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咋,你还跟我装羞呢?」二娘笑着,伸出双手,用两个指头捏了捏四娘的
红樱桃。

  「不是装的好不好!」四娘一把扯过丢在一边的内裤,用它挡住了自己的脸。

  「不是装的?刚才到底是谁摸我的?是谁让我扮成一个男人,伺候你这个小
骚bi呢?」

  「姐姐!这不一样!」

  「嘴硬的很!我看你就是装的!赶紧掰开,看看到底谁大谁小。」

  四娘顺从地把内裤丢开,然后将双手伸进了叉开的双腿之间,先是放在自己
的大腿根部,然后将两个食指压在了两片白嫩肿胀沾水冒光的柳叶上面。

  只是轻轻地向两边一分,棒子就清楚?

  ??看到了冒着滑液的那道蜜缝。

  蜜缝窄窄的,长长的,嫩红的软肉轻轻外翻着,棒子甚至看到那道窄窄的缝
隙像孩子的小嘴一样,轻轻地蠕动着,外吐或内吸,兀自动来动去的。

  「哈哈!姐姐我看来是说错啦!」

  四娘羞答答的说:「我的就是没你的大吧!」

  「啊?」

  「我的比你的小。」

  「不是!我是说,你不是小骚bi,你是个大骚bi呢!哈哈哈哈……」

  四娘「啪」的一声合住了自己的双腿,故作生气地将身体扭向一边,而从棒
子看来,四娘的侧面更是勾人心魂,那对绵软的曲线和臀部的滚圆互相映照,相
得益彰,真是有山有水,妙不可言呢。

  棒子还能想什么呢,只能摸索着将手塞进裤子,然后紧紧地捏住自己的鼓胀。

  他的确好受了一些,但棒子此刻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把手掌中的滚烫塞进
刚刚看到的那道缝隙。

  「哎呀姐姐好讨厌!」

  「我咋就讨厌了?你可是刚刚亲眼瞅过的!谁大谁小,你就不清楚啦?」

  「姐姐!你实话给我说,你男人的那儿真就比这根黄瓜大?」

  「你都问了几遍了!」

  「可我咋就觉得进不去……」

  二娘摇了摇头,说道:「你就是个瓜娃子。这样,我先给你演示演示,你看
看就知道了。」

  「嗯。」

  四娘顺从地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正面对着二娘,微微低下脑
袋,将目光投向了二娘的下体。

  棒子看到二娘拿起置于一旁的黄瓜,然后……

  然后棒子就看不到黄瓜了。

  二娘的身体挡住黄瓜了。

  棒子简直要急死了!

  「二娘啊二娘,你就不能稍微侧一下身体,让我看看黄瓜是咋进去的撒!」
棒子心里有个声音在绝望地嘶吼着。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看不到还是看丯看不到。

  棒子所能看到的,只有二娘光滑丰满的后背,以及两个特别大的屁股蛋子。
屁股蛋子贴在炕上,像两只白色的气球按在了地上的样子。

  棒子也看到二娘的脑袋突然仰了起来,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

  同时,二娘的腰肢不自觉地轻摆了几下,游蛇戏水一般,让棒子忍不住撸了
几把自己的鼓胀。

  四娘的双眼突然挣大圆圆的,她吸了一口气,用白嫩的手指遮了遮自己的嘴
巴。

  「天爷爷!」

  二娘呻吟道:「看……到了?能进去不?……」

  「嗯。」

  「不光能进去呢!妹子你看着!」

  棒子看到二娘的手臂开始剧烈地动了起来,而浪极的呻吟随之传入了棒子的
耳朵。

  那两瓣儿肥大的臀部,蹭着四娘的炕头,像两团白面,被一个女人在案板上
揉来揉去。

  而四娘也情不自禁地喘着,一只手轻轻地搓着自己的两团白色的小兔子,一
只手盖住了两瓣鼓胀白嫩的柳叶叶,并且不停地揉来揉去。

  棒子看到四娘炽烈如火的双眸,也看到了四娘咬着下唇的一边。

  「姐姐……」

  四娘几乎是呻吟着说道。

  而二娘依旧在摇摆着,**着。

  「姐姐!」

  四娘将手抽出自己的双腿,掐了一把二娘的大腿。

  「……妹子!」

  「姐姐!」

  「……哦,现在相信了没?」

  「相信了。」

  「那你掐我干嘛呀?」

  「姐姐!你自顾自地爽快着,把我害的……」

  「哈哈,馋嘴了?」

  「嗯。」

  「馋嘴也没用,进不去。」

  「姐姐你说啥呢,我都亲眼见到了,能进去!」

  「哎呦,进不去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四娘又开始嘟着嘴巴撒起娇来:「姐姐!你都比我的小,都能进去,凭啥我
的就进不去!」

  「不是妹子亲口说的吗?『我怕进不去呢。』」

  「哎呀姐姐!急死人了!你在这个样子,我就操了!」

  「你操啊!你操给我看啊!」

  二娘说着,将黄瓜从腿间抽了出来,在一旁晃了晃。

  四娘一把抓住黄瓜,然后扯到自己的嘴巴前,脑袋一探,就「咔嚓」咬下一
口。

  「别咬别咬!干嘛呢?」

  二娘一把将黄瓜放在身后,惋惜不已地说道。

  「你不满足我,我就吃掉黄瓜。」

  「吃啥吃!上面都沾上了我的水水,脏都不怕,你个小骚bi。」

  「我就要吃!姐姐,你难道没吃过你男人?」

  「哎呦,你好像见过我们睡似的!」

  四娘嘟着嘴巴说道:「见没见过,想却能想得到!」

  二娘笑着问:「想!没人弄你,你就乱想?告诉姐姐,咋想的?」

  四娘说道:「我就想着唆你男人的大黄瓜,咋的了!」

  二娘笑骂:「我男人的大黄瓜只给我唆,你想唆都唆不上!」

  「唆不上没关系,我就想着唆,成天价唆,月月唆,把它唆红了,唆烂了,
唆的『噗兹噗兹』的冒水水了,唆的……」

  「哈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男人的黄瓜不是冒水水,是喷水水,看到
你家房顶了没?我男人的水水能喷到房顶上!」

  四娘仰头望了望自家的屋顶,咽了咽唾沫,说道:「真的假的……」

  「我说过的话你就没一句能相信的!不管了,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男人每次
把水水喷进我的那里的时候,我就舒坦地喊爹喊娘的!」

  四娘点了点头,胸前的两堆绵软随之抖了几抖,说道:「其实一直信呢,只
是自身家没有尝过,所以想不来。要是真的有男人和我睡,我也就知道咋回事了
……」

  二娘问:「真的想让男人睡你呀?」

  四娘说道:「想呢,咋不想!姐姐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一个人守着这个
家,最不容易的就是这个,女人家到了这个年纪,就像西瓜熟了要落蒂,要是没
个男人在晚上睡,就不知道该咋熬过这个晚上。」

  二娘伸出双手,轻轻地摸着四娘的双肩,柔声说道:「刚刚和你闹着玩儿呢!
咱两个今晚把话儿说到了这个份上,当姐姐的也就尽自己的大力,让你试试和男
人睡觉到底是啥样的感觉。」

  四娘点了点头。

  二娘于是将黄瓜塞进自己的嘴里,「咔嚓咔嚓」咬了几口,黄瓜的顶端又变
得光秃秃的。

  「来。」

  二娘说完,四娘就甩了甩自己的头,乌黑的头发像瀑布一样随之飘逸了起来,
她像只可爱的小绵羊一样,柔顺不已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泥泞的沼泽,透露了
四娘的饥渴。

  二娘再也没说什么,只是将黄瓜对准了四娘的那道汩汩流水的蜜缝,然后轻
轻地朝两片白嫩鼓胀的柳叶叶中间挤着。

  一下接着一下,先是轻轻的触碰,然后是尝试的挤入。

  试了好一会儿,黄瓜依旧没有进去。

  也许真的是太大了吧,但是四娘已经被异物揉弄着无比舒坦,两条白腿儿一
会儿紧紧的夹住,一会儿又大大的敞开,那片黑色的芳草早已沾满了白色的乳浆,
而四娘屁股下面的床单,已是湿了一大片。

  「忍着点儿,妹子……」

  「姐姐,好姐姐,来吧。」

  四娘哀求道。

  棒子看到二娘握着黄瓜的手臂鼓鼓的,他知道二娘准备将黄瓜塞进四娘的体
内了。

  棒子大气都不敢出。他不愿错过这**的一刻,他将眼睛紧紧地贴在了门缝里。

  二娘拿着黄瓜戳了戳四娘的那片泥泞,然后使劲地朝里一送。

  伴随着一声尖声高叫,粗壮无比的黄瓜被四娘无比紧凑地裹了起来,而在黄
瓜进入的刹那,四娘情不自禁地躺在了身后的被子上。

  四娘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二娘的手腕。

  「好疼啊姐姐!」

  「忍忍就过了,忍忍。」

          【(65)不要脸也是一种策略】

  二娘看着握住黄瓜的手没有再动弹,她俯下身体,凑近四娘的耳畔,柔声说
道:「第一次都是这么过来的,先是疼,过一会儿就好了。你不疼的时候就告诉
姐姐,姐姐保证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

  四娘像是刚刚结束了烈日下的打场,一头的汗水,神情疲倦而痛苦,她皱着
眉头,咬着嘴唇,身体轻轻地颤抖,拳头紧紧地攥握着。

  此时的二娘腾出了自己的右手,让那根粗壮的黄瓜暂且被四娘的紧缝给固定
着,一大截弯弯地朝上翘着,那末端就戛然而止,突兀地湮没在沼泽泛滥里。

  二娘抚摸着四娘的一头秀发。

  棒子看到,二娘居然俯下身体,将自己的嘴巴对准了四娘的樱桃小嘴,然后
轻轻地盖了上去。

  「我的个老天爷!嘴巴对嘴巴!两个女人!」

  棒子疯了一般狂撸了十几下。

  心情无比激动的棒子怎么也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当他的右手疯狂
地在裤裆里翻飞的时候,他居然会如此地疏忽,一头撞到了门板上。

  虚掩的房门「兹呀」一声,几乎敞开了一大半。

        棒子看到两个女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自己;

    棒子接着看到两个女人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呆无比的模样;

  然后,棒子听到二娘「啊——」地大叫了一声。

  最后,棒子看到四娘一把扯过炕上的被子,慌乱不已地遮住了那根兀自翘着
的黄瓜。

  整个世界似乎突然间失去了任何的动静和任何的响声。棒子一头汗水,慢慢
地闭上自己的眼睛,然后长出一口气,将自己的右手缓缓地从裤裆里抽了出来,
而那座帐篷,也就更加放肆地朝着炕上的两个女人

  展示着自己的膨胀。

  默默对视的几秒钟,似乎有几年那么漫长。

  三个人都好像傻掉了,三个人都好像呆掉了。

  三个人似乎都成了木头了。

  最后,还是二娘打破了这全天下最为尴尬的沉默。

  二娘呆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光腚,然后赶紧撩开盖在四娘身
上的被子,醋溜一下就钻了进去,只留下自己的脑袋在被窝外面。

  棒子本想回头狂奔,但他心里清楚:跑了也没用,大家彼此都熟悉。

  「你……你……」

  二娘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臂,指头指着棒子,嘴唇哆嗦着。

  棒子难堪的要死,只好厚着脸皮说道:「二娘,四娘,今天晚上的事是我的
不对,但我不是故意的。」

  二娘吼道:「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咋在门口呢?你咋不在你自家炕
上睡觉呢?」

  棒子硬着头皮,飞快闪进屋内,然后用后背将门闭住了。

  「进来干吗?你还不快快出去!」

  「二娘四娘,听棒子解释解释撒!事情是这么个事情……」

  「解释你妈个骚bi呢!你个贼头贼脑人面兽心不知廉耻下贱下流恶心卑鄙
的骚包家伙,你妈了个屄!」

  二娘红着眼睛,瞪着棒子,咬牙切齿地骂道。四娘两只手一直捂着脸蛋儿,
一直没有说话。

  「二娘二娘,满脸笑容的二娘!笑口常开的二娘,欢乐无比的二娘!你赶紧
嘴下留情,你牙缝里嘣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杀猪的刀子,刀刀割在我棒子的心窝
窝里!可二娘你也得听我解释解释不是?」

  棒子被二娘炒豆子似的怒骂给搅的方寸大乱,连忙摆着双手解释。

  「好!老娘倒要听听你这个不要屄脸的臭流氓能给我一个啥样的下流解释!」

  棒子觉得到了这一步,就只能硬着头皮对付了,除了硬着头皮,最好连脸也
别要了。

  「棒子我是我是无辜的!我哪里下贱了?哪里下流了?」

  「哎呀我的天!」二娘简直要捶胸顿足仰天长啸了,她吼道:「你还是个娃
儿呀!你咋脸皮就这么厚的哇!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哇!讲瞎话都不打草稿的哇!」

  棒子看到二娘被自己弄的歇斯底里,他有些好笑,但依旧做出一副特别无辜
和特别天真的模样儿说道:「二娘啊二娘,不管我嘴上咋说,我起码不会深更半
夜地脱下裤子去人家园子里摘黄瓜吃,你说是不是?」

  「哎呀你个……你个……你妈的骚bi呢!」

  二娘气的话都说不来了。

  棒子接着说道:「这黑灯瞎火的,我看到二娘你光着下半身忽闪忽闪地在田
埂里乱跑,心想着大晚上遇到真正的流氓可咋办?于是我就暗中替你掩护着,直
到你来到四娘家后我才准备回家呢。但是我不小心看了一眼,可咋都想不到四娘
居然光光地等你那个啥呢……你说我一个『半大的孩子』,咋能想得通这个?咋
见过这个?你说二娘,这难道能怨我呢?」

  二娘终于被棒子给说崩溃了,她想一头发了疯的母兽,一把撩开被子,光着
两条腿儿就站了起来,然后抓起炕上的一堆衣服,朝棒子狠狠地扔了过去。

  四娘见状,赶紧一手那被子捂住自己的腰胯部,一手拉着二娘的臂弯,焦急
不已的说道:「姐姐姐姐!你声音小点儿,要是被周围的邻居听到,这事儿可咋
办呢!」

  二娘依旧不解恨,像只圆规一样抬头挺胸的站在炕上和棒子对视。

  二娘真的是气糊涂了,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那片黑黝黝的芳草地早已一
览无余地亮给了站在地上咽着口水顶着帐篷的棒子。

  倒是四娘心细,她红着脸儿,找到一件被二娘扔剩的裤子,慌乱地替姐姐遮
住了胯下的秘密,然后又回头对棒子说道:「你个死棒子,咋能干这事呢?你偷
偷地跑到别人家里看这事,你是不是早就这么干了?」

  棒子连忙摆手道:「四娘,我不是这样的人,今儿个情况太特殊,刚才我也
说过的……主要是看到了二娘光着屁股在外面乱跑,谁让二娘的光屁股是天下第
一的美呢!说心里话,棒子真的没忍住,真的是想多看几眼二娘的……二娘光屁
股,所以,所以就跟上看了一路,可没想到四娘你……」

  四娘的脸比刚才更红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瞪眼喘气喷沫的二娘,然后又看了
一眼棒子,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棒子,我和姐姐不过是玩耍呢,玩耍知道吧?」

  棒子伸手指了指四娘的腰胯位置,尽管四娘已经拿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小腹部
位,但是哪里也起来了一个小帐篷,就像棒子裤裆之间的帐篷一个样子。

  棒子说道:「这样玩?拿黄瓜?都进去一大截了……」

  「你妈的骚bi!你懂个锤子!」

  二娘恶狠狠的吼道。

  棒子故作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唉二娘吆!棒子肯定啥都不懂了,锤子是
啥玩意,棒子也不懂的哟。孔子他老人家说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既然我
不懂,那我就不耻下问,找咱们村长咨询一下子。听说村长是研究妇女的专家呢!」

  棒子说完,扭头就走。

  门开到一半,四娘就急急地喊道:「棒子你回来!」

  棒子说道:「二娘让我滚呢,我不滚的话二娘就被我气死了!」

  「棒子你听我说,先别急着走!」四娘急了,连忙朝棒子招了招手,然后站
起身来,爬在二娘的耳朵上咕叽咕叽地说了一会儿。

  黄瓜兀自翘在四娘双腿之间。

  被子悄然滑落,侧身站立的四娘和正面站立的二娘,让棒子心醉神迷,刚才
的尴尬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啊,女人啊女人!

  棒子心里不停地感叹着。

  「这……不好吧?」

  四娘嘀咕了一会儿后,二娘瞪着眼睛,朝四娘说道。

  「这是万全之策了,姐姐!」

  「可是要真这样,我的心里就过意不去……」

  四娘急的直跺脚,黄瓜随之上下晃了晃。四娘说道:「又不会你,是我!你
在一旁看着也行!」

  二娘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她坐了下来,拿被子遮住
自己的双腿,不再吭声。

  倒是四娘依旧侧身站着,她扭头望了一眼棒子,然后又满脸红霞,羞怯不已
地将目光挪开。

  正当棒子寻思着四娘在二娘耳边吹了东风还是西风的时候,棒子听到四娘说
道:「棒子,四娘和你商量个事,你看行不。」

  「你说说看,我才知道行还是不行。」

  「我说出来了,你就得答应。」

  「那不一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我就是答应了,也办不到的哇。」

  棒子弄不清楚四娘要和自己商量啥事,只好跟四娘打起了太极。

  四娘说道:「你一定能办到的。」

  棒子问道:「四娘,到底啥事吗,你直说。要是棒子能办到,棒子肯定不会
推辞。」

  四娘一眼期盼的说:「你说的是真的?」

  棒子点了点头。

  四娘又问:「可不许反悔的!」

  棒子又点了点头。

  四娘终于放心的说道:「那你先到四娘跟前来,先帮四娘办第一件事。」

  棒子心里有些没底了。四娘到底要我给她办多少事啊?不就是偷看了一次你
们「玩耍」吗?难不成因为这个,就让我棒子成天价给你们做牛做马,抗麻袋,
运水泥,打夯子,挖泥土吗?

  「你帮我把黄瓜取出来。」

  四娘说完,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坐在一旁的二娘嘴角朝下瞥了瞥,然后又瞪了一眼棒子。不过好在她依旧没
有吭气。

  棒子尽管有些心虚,但四娘那浑身的女人气息和曼妙无比的身体曲线让他心
里痒的不行。

  「这个忙可以帮。」棒子故作严肃地说道,其实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早就
想近距离瞅瞅四娘的那道缝隙。

  他早就想看看,那么粗的黄瓜到底是咋被二娘塞进去的。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