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妻子推向深渊】4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二维码
2021.10.6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561

  后面还有存稿,有好的素材也可以联系一下,最近比较缺素材

  妻子费力的推开了面具哥的头,有些不悦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
耍流氓…!我九点就要去安居工程那边视察,还要开会,你不是也在!难道你想
我到时候出丑啊!」

  「那我给你穿内裤!」面具哥看着妻子那白皙圆润中泛着红润的脸颊,不由
得吞咽了几下口水。

  「那你不准耍流氓!」

  「好好好!」

  面具哥陪笑着,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打心底佩服起面具哥来,他就像是有很
多张面孔,在什么特定的场合应该用什么样的神态,什么样的语气,好像都被他
拿捏的死死的,而我老婆就被他转换的状态轻易的拿捏在手中,情绪也被他所调
动。

  就像之前的调情的时候,他可以变得非常霸道,现在到了这种时候,他又会
变得非常的温顺,仿佛非常尊重我老婆一般。

  我看着面具哥的大手将妻子湿透揪在一起如同麻花一般的情趣内裤扯下,我
远远望过去是紫色的,妻子从前不但不会穿这种内裤,甚至连这个颜色都不能接
受!她的思想中,内衣就应该是黑色或者白色,这才是内衣该有的颜色,而如紫
色这种扎眼的颜色妻子觉得是下流的颜色。

  到如今!妻子竟然不但接受了这种颜色,还接受了如此暴露的款式。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穿情趣内裤吗?」

  「为什么啊!」

  「因为丁字裤很窄,会经常勒紧你的骚逼,我知道你喜欢被勒,可以让你获
得刺激感!」

  妻子羞的要命,连声音都似乎可以滴的出水来,如果现在妻子不是坐着,而
是站着的,我非常怀疑她会不会被面具哥刺激的两腿发软,站都站不住。

  「你真讨厌!老是说这种话!真是流氓!」

  听到妻子如同撒娇一般的斥责,面具哥嘿嘿一笑,然后捏着那一块湿透的内
裤凑到鼻子间闻了闻,妻子大羞,赶紧将他的手打开「好脏的!哪有人会闻内裤!
你怎么这么变态啊!不要闻了羞死人了!」

  妻子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可听不出来半分的责怪之意。

  「你那么骚!我喜欢,你要不要也来闻一闻!」面具哥说着就仿佛要将手中
的内裤给妻子递过去,妻子马上下意识的退后,嘴里不断地说「去,去,去!脏
死了,谁跟你一样变态啊!」

  面具哥仿佛来劲了说道「不,我就要你闻!今天你不闻我就不让你下车。」

  以妻子的性格,从前,我一定会觉得她会怒斥出声,然而现在我的心里却没
有了把握,果然,妻子沉默不语,过了一回,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长得好看的脖
子伸了过去,如同天鹅喝水一般让人觉得惊艳。

  记得那小巧高挺的鼻尖,微微的触动到了那紫色的内裤,皮肤刚和布料接近
便急速的退开。

  「啊呀,没味道啊!哪有你说的那么骚,快收起来,被别人看到了!我没脸
见人了!」

  面具哥听着妻子的话,说「嘿嘿!你难道没有闻到一股又骚又甜的气味吗!
可好闻了!」说着他将内裤慢条斯理的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仿佛在藏匿着一件稀
世的珍宝,我心里突然想,这件内裤会不会被面具哥当作赠送我的礼物!想到这
里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刺激,我当然很想拥有妻子这件内裤!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看
过妻子穿这样的内裤!我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可以让妻子湿润到这个地步,仿佛
那件内裤轻轻一拧都可以拧的下水。

  面具哥收完内裤后,拿起新的内裤塞进了妻子修长的双腿,妻子将左腿微微
抬高,那只美丽的玉脚套着黑色漆皮的高跟鞋,在我的目光中闪烁出光芒,面具
哥的动作很快,左腿套上了,换右腿,那件内裤在妻子双腿的拉扯下都不能称之
为布了,好像轻薄的如同一道黑色的粗线,我幻想着妻子穿上这件内裤裙底的风
景,一定遮不住妻子那一根一根调皮的阴毛,可能还会有比较特立独行的毛从内
裤的黑色蕾丝网格中透出来,那该是怎样一副淫靡的景象啊!

  「穿好了,怎么样我的穿内裤技术是不是还不错!」

  面具哥嘿嘿的笑,妻子故意撒娇说「是啊!还不知道给多少女人穿过!」

  面具哥立马摆出一副忠心天地可鉴的样子说「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只有你
一个,以后我天天给你穿内裤!」

  妻子嗤之以鼻「谁会信你的鬼话!还有,谁要你天天帮穿内裤!鬼知道你打
的什么主意!」

  面具哥嘿嘿笑道「那你让你老公替你穿内裤,他可不会打主意,也打不了注
意。」

  我知道面具哥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故意要刺激我,我也很想听妻子听到这
句话会作何反应,毕竟这可是别人当他面嘲笑侮辱他的老公!但是我很快就被打
脸了,因为面具哥可不是妻子心中的「别人」,是她的「晴夫」。

  妻子先是表情一阵变幻,应该也是觉得对我心中有愧,最后幽幽的说了一句
「不要这么说人家老公嘛!他,也不想的。」

  我听的又羞又愧,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耻,是的,我没有那个能力给妻子幸
福,也难为妻子了,没有顺着面具哥的话语来贬低我,但是我内心也十分清楚,
妻子是对我的性能力极度失望的。

  「知道你心疼老公!你老公给不了你的我来给,让我的大肉棒捣穿你的小骚
逼!哈哈哈!」

  妻子推了面具哥一下说「谁要被你捣!不给!」

  「哎呀,迟早的!迟早的!」

  「不准逼我,说过的!哼!」

  就这样我如同一只灰老鼠一般见不得光,卑微的带着蓝牙耳机躲在角落里看
着我深爱的妻子和另外一个男人调情,连看带猜,看的竟然还津津有味,这时候
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我赶紧回头。

  「你,你这是?」

  竟然是妻子的上司!李德!那个大腹便便还对我妻子图谋不轨的男人,他显
然是不认识我,也对!我乔装打扮成这个样子他肯定不认识,之前据他所说调查
过我妻子那么也说不定认识。

  「我是,我是那个路桥公司的工作人员,有项目和你们部门谈!」

  我随口就编造出了一个谎言。

  「哪个部门?和谁谈?」身为局长,李德觉得事有蹊跷,警惕性很高!也是!
我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令人怀疑了,简直就像小报的狗仔队一般。

  「我找你们的副局长谢晴,我车子停在这里,来拿车的。」

  李德闻言不是太怀疑了,但还是狐疑的盯了我两眼,这个时候,他的视线突
然被妻子的宝来车所吸引,他紧紧的盯着车子里的面具哥和妻子,连忙掏出手机,
对着车子一阵乱拍。

  「哈哈哈,这个骚狐狸!又被老子逮到了!看她这会该怎么办!」

  李德兴奋地手舞足蹈,一点都不顾及自己局长的形象,也许是实在太开心了,
都忘记了,我还在她的身边,过了一会似乎才反应过来,然后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对我说道「这位同志啊,你去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了。」

  我连忙说「好的,好的。」

  然后我就退出了停车场,李德还留在里面,估计还是想拍出更多更加精彩的
照片。

  我也不敢走远,躲在了住建局内设的一个小亭子里,我坐在亭子中听着妻子
和面具哥的对话,看是没有机会看了,但是听声音还是可以的。

  妻子对面具哥说「等会我就要去视察建筑工地了,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不合格
的情况!我可不会因为你而手下留情的!」

  妻子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一下我就想通了,面具和家大业大,势力如此庞
大,之前解决妻子妹妹的那件事,连公安局的局长和他都是称兄道弟,那么这个
安居工程肯定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面具哥给我发来了消息「现在,去安居工程的建筑
工地。」

  消息后面是一个地图的图片附件,标明了安居工程的所在地。

  我连忙出去打车,门卫看到我和我打了个招呼「这么快事情就办完了呀。」

  我嗯啊的应付着,心里却是激动不已。

  当我来到了建筑工地的时候,妻子的宝来车就停在工地的旁边,我刚想进去
又被工地的门卫拦住了,我轻车熟路地掏出自己的工作证,门卫仔细的盘查了一
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就放我进去了。

  进去之前还给我发了一个红色的安全帽,我带上以后就更难被认出了,为了
更加不引人注意,我甚至突发奇想从地上抹了一把灰,均匀的打在了自己脸上,
我之前从超市买了条白色毛巾,也是为此特地准备,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现在确信,就算是我老妈站在我对面不仔细看应该也是看不出我的。

  「马总,你们这的钢筋摆放不是很好,要注意安全问题!不要因为工程效率,
而忽略了安全问题!安全是重中之重!也是我们一再强调的!」

  我的蓝牙耳机已经没有声音了,好在我离妻子的距离不算很远,刚好可以听
得到她在说话,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强势,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女强人才能够说出
的语气。

  但是?面具哥去哪里了?她不和妻子在一起吗?难道说面具哥只为了让我看
他和妻子在车库调情?不应该啊!难道说面具哥还有什么隐藏的计划吗?

  陪在妻子身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衬衫的男人,她的额头上戴着一个被推
上去的墨镜,脖子上挂着一个社会人专属的大金链子,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再
结合妻子口中的「马总。」

  我猜到这个男人应该是我们这里万众地产公司的老总,马磊。

  说起这个男人,他的故事可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身为上市公司的老总,但
是却以黑道起家,在90年代的时候他就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黑道老大,好勇斗
狠,无所不为,吃喝嫖赌,无一不精。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他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在90年代末的
时候,他凭借着强买强卖等很多涉及到灰色产业链的生意,一跃成为了我们这里
炙手可热的商业大亨。

  他旗下的茶馆,安保公司,以及很多生意都是日进斗金,而他赚了钱,就去
贿赂那些官员,充当他的保护伞,甚至与很多政府的高官都可以称兄道弟,就连
公安局局长看到他都要敬他三分。

  在21世纪初的时候,马磊目光长远,不得不说,他除了好勇斗狠的黑道天
赋之外,还有一双属于商业奇才的慧眼,他一下子就瞅准了房地产的生意。

  然后下了血本投资,后来房价飙升,他一下子成为了上市公司的老总,而他
主要的万众地产公司更是成为了我们城市的名片,一跃成为中国十大房地产品牌。

  即便他的生意已经大多数都洗白了,但是还是改不了他身上蔓延的那股黑道
气息,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很少有人和他合作,敢打小心思。

  原来这个安居工程就是他手下的生意,我一下子想起了面具哥,不愧是面具
哥,竟然和这样的人物都有着交集,搞不好这份生意也有他的投资在其中呢,也
说不定!

  「谢局,请到那边去看一看,妈了个巴子的,你们给老子都好好表现。」

  这个马磊也着实有趣,前一句说的文质彬彬,任谁看上去都是一副知名企业
家的文雅嘴脸,话说到一半,看到工地上偷懒的工人,就开始开骂,让我不由不
想到了一句谚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可见这个马磊也是一个八面玲珑之
人。

  妻子看到那些挥汗如雨的工人,动了恻隐之心,小声的说了一句「他们也不
容易,不要过多斥责他们。」

  我心中觉得奇怪,因为这句话在场面上是不应该说的,反而可能会引起马磊
的反感,妻子混迹官场这么多年,竟然连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该说都不知道吗?
这有些让我觉得奇怪。

  马磊说「谢局教训的是,我这也是恨铁不成钢呀,他们干的多啊拿的自然也
多,我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可从来都没有拖欠他们的工资。」

  妻子说「那就好。」

  妻子的汗珠从她可爱的笔尖滴到了她的嘴角,被我看得真切,而额头上那些
精致的毛孔也溢出了滴滴的汗水,我在想,那应该是甜的吧,也是这么一个大热
天,工地上也没有空调,实在是把妻子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给热坏了。

  现在正值夏秋交替的时候,温差比较大,白天热可以把人热个半死的,晚上
冷又能把人冷得不行,马磊从自己的衬衫口袋中掏出了一包餐巾纸,非常体贴的
递给了妻子。

  「今天谢局来视察我们工作,我想着天气这么热,早早的准备了纸巾。」

  妻子面色微红,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接过纸巾并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妻子小声的「嗯」了一声,这声音非常的奇怪,
仿佛,仿佛是在做那种事才会发出来的那种娇媚的声音,但是怎么可能?不会是
我幻听了吧。

  我查看了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注意到了这个声音,但是很可
惜,工地上的工人都在非常卖力的在进行着他们的工作,更何况本来就没有什么
人会注意到妻子和马磊,像我这样假借工作之名偷偷观察的人,估计全工地就只
有我一个。

  妻子面色红润,但是似乎又不仅仅是因为天气炎热,她好像是在夹着双腿,
步伐显得不是那么的自然,这点使我非常疑惑。

  「马总,我主要和你,嗯,啊,就,提几点建议!就是。」

  妻子突然面容一阵扭曲,似乎是痛苦又好像是快乐,让我有点不明所以,但
是她身边的马磊却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但还是非常关切的询问道「谢局,你怎么
了?你是,天气炎热不会中暑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会?」

  妻子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过一会就好了。」

  接着她又强自镇定,提了几分精神说道「我接着说,从安置房和保障房的数
量、质量、配套设施、工程进度、物业管理等方面你们要做一个详细的报告,这
样方便我们巡查组更加有效的听取你们的意见来做一个汇总,这样的话我们向民
众做报告也会更加的详细,安居工程嘛!你知道的,都是为了老百姓着想!」

  马磊连连称是「是是是,民生最重要!这点我们一定会做非常详细的报告!」

  但是,在我的仔细观察下马磊却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西装裤口袋,我看到他的
手在兜里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然后妻子的表情变得更加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什
么!那种感觉!那种感觉让我觉得,她在?

  在憋尿吗?

  又不像!

  妻子的一双玉腿微微弯曲,似乎非常难受的想要蹲下来,但是连蹲下来对于
她来说都有些许的困难,还好马磊在一旁眼疾手快将我妻子扶住了,他竟然!那
双大手在妻子的盈盈一握的细腰间来回的抚摸,他在揩油!我气得要死!这个无
耻的男人,面具哥不同!面具哥是我自己挑选来征服我妻子的男人,虽然有时候
也会令我非常难受,但是说到底,自己选择走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我知道自己是
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但是别的男人不同!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男人摸摸索索,鬼鬼祟祟,在众目睽睽之下
做着这样无耻的行径!这让我甚至都站立不稳,我非常不想看到这一幕,但是心
里抗拒身体却很诚实,我还是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我甚至看到马磊的两根手指,轻轻的旋转着妻子腰间的嫩肉隔着衣服,仿佛
情人之间的调情,接着他的双手上移,开始摸到妻子的小腹,肚脐,下一步他该
不会攀登上妻子那诱人的胸部,那如同珠穆朗玛峰般圣洁高贵的山峰吧!?

  不会的!马磊肯定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我安慰着自己,但是马上我又开始
担忧起来,身为我们城市黑道中鼎鼎大名的人物,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都通吃,
虽然没有具体的事实但是他的传说我也听过不少,据说他连杀人放火的胆子都有,
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但是我妻子身为政府官员,他肯定还是有所惧怕的!妻子啊!妻子你快点把
他的手给打掉啊!我在心里呐喊着。

  但是妻子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马磊那罪恶的手,也许妻子实在太难受了?难
道是因为月经来了?但是妻子从来都没有痛经的毛病啊!

  就在这个时候!令我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马磊似乎看妻子没有反应,更加的
得寸进尺,嘴里不断的重复着「谢局,谢局,你怎么了?」

  一边他的魔爪竟然伸进了妻子的衣服里,对!他竟然伸进了妻子的衣服,一
只手逐渐的往妻子的胸部靠拢,而另一只伸进了妻子的衣服,但是因为他侧身将
妻子的身体遮挡住了,所以别人发现不了,非常不明显,但是这一切又怎么可以
逃得过我一直观察的眼睛。

  我在想,就算妻子再难受这时候也该察觉到了吧?

  果然妻子漫不经心的移开了马磊的手,仿佛小孩子挣脱大人的束缚,是我看
错了吗?为何妻子的反应竟然会如此平淡!甚至?她竟然还似有若无的瞟了马磊
一样,眼神非常奇怪,我不太懂那是怎样的眼神!嗔怪?撒娇?哀怨?隐隐间竟
然还带有一些我熟悉的,渴望!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妻子一副发情的样子,难道说妻子现在已经淫荡成这个
样子,不止面具哥,只要是个男人都可以很轻松的挑逗起妻子的情欲嘛?一时间,
我竟然是有些痴呆了。

  妻子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脸部的红潮也逐渐退了下来,我虽然看到马
磊云淡风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是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心里的洋
洋得意!

  对了,妻子以前也提起过这个马磊,我记得她一向非常瞧不起这种社会出身,
而且言语粗俗,没有什么教养的男人,妻子本身就是文化水平非常高,所以觉得
这些人都是社会的蛀虫,只不过是吃了时代的红利,加上自己走运罢了,终究成
不了大气。

  所以工作中,和这类人打交道妻子一向也是远远避之,就算有交集也是逢场
作戏,讲一些场面上的话,但是今天妻子的反应却非常奇怪。

  妻子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和马磊继续说道「我没事,身体不舒服而已。」

  接着妻子又说「你们一定要听取区政府和各承建单位的情况汇报,通过视察,
在充分肯定取得成绩的同时,视察组针对存在的「安置房建设进展缓慢;建设前
审批环节多,周期长,相关职能部门主动协调不够;融资困难,建设资金紧缺,
过渡安置费缺口大等问题和困难!」

  「我之前针对这个提出了六点建议:一是深入调查研究,准确掌握安置房和
保障性住房建设底数情况。二是科学规划设计,完善安置房和保障性住房配套设
施。三是进一步加快安置房建设进度,为回迁安置提供更多房源。四是加快完善
保障性住房建设管理的政策体系。五是拓宽资金来源渠道,加强专项资金使用监
管。六是调整工作思路,积极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马磊听的头直点,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懂妻子在讲什么,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而已。

  果然趁我妻子说话的空档,马磊连忙问「李局长他们那边,我们是不是要和
他们汇合一下,他们巡查的应该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碰个头然后我安排一顿
便饭,等到下午我再详细的和你们几个领导好好的汇报一下我的安排!」

  妻子听了听,想了想,觉得可行!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马磊口中的李局长就是李德,市里面对这个安居工程非常重视,不但
让妻子前来视察,李德也过来了,不过和妻子不一样,妻子是重点抓这个工作的
开展,而李德嘛!纯属来走个过场,亮个相,吃一顿便饭而已。

  看着妻子和马磊逐渐离开我的视线,我当然不能就这么让他们离开我的观察
区域,我连忙也亦步亦趋,装模作样的跟了上去,为了不引人怀疑,我故意拿了
一块砖头在手上,仿佛要去做什么一样。

  远远的我就看到另有一群人,为首的不是早上我碰见的李德还有谁!妈的!
看他样子还是这么讨厌,李德和妻子就不一样了。

  妻子秉公执法,一向不理睬各种权势背后的东西,我以前常常和她开玩笑,
说她是正义的化身,她每次都非常正经的对我说「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是每
一个党员,官员,应当做的。」

  所以我对妻子不仅仅是爱,在爱之外更有一些崇拜,妻子的人格魅力深深地
吸引着我。

  李德显然是对马磊非常尊敬,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种黑社会出身的人
什么都干得出来,而且他作为全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平时连市长都能在一
块吃饭,他这个区区的局长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李德也非常奇怪,因为这个安居工程只不过是马磊万众地产公司下属产
业中的九牛一毛,按正常来说,马磊派出手下一个人来陪同他们就可以了,但是
竟然今天公司老总陪同,这阵仗,这规格不可谓不大!难道是因为自己?李德一
时间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是他还是非常客气的说「马总,今天这么有空亲自来接待!」

  马磊对待李德很明显就没有对待妻子那样,至少不会口中一口一个领导,他
只是云淡风轻,不卑不亢的说道「李局长,好久不见,之前市委黄书记,陈主任,
他们几个还对我提你呢!什么时候我们哥们几个好好喝几杯!」

  李德反而有点受宠若惊,说道「那敢情好啊!」马磊嘴里的黄书记,陈主任
都是市委的高官,市委书记面前的大红人,远远不是李德可以比较的。

  妻子如同仙女一般静静地站在他们的身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只不过
她盯着马磊的眼神有些奇怪,很快李德的目光也看向了妻子。

  妻子面色不悦,一定是想起了之前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李德这个为老不尊
的东西!我想起那天晚上在洗手间,面具哥说会好好收拾这个老东西的!哼哼,
到时候看你如何猖狂!

  李德看着妻子,目光中透露着迷离,几分痴迷,仿佛妻子马上就会成为他的
囊中之物,成为他胯下扭动着的大屁股,如此丰腴,如此诱人,他一定还会想到
今天早上看到的事!

  这个李德,肯定自以为自己手中掌握妻子的把柄又多了不少!

  「咳咳,李局长,我们简单的视察一下,然后我来安排一顿便饭,我们小酌
几杯,然后下午再继续!」马磊出声打断了李德的幻想,才使得这个老头子从自
己做的淫荡美梦中醒来。

  「啊!视察啊,我们都看的差不多了!不用再看了,这个天热死了,我们先
吃饭,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具体的事谢局长肯定都会交代的!我下午还有一
个会要开,所以吃完我就先走一步了!」

  这个李德真可谓是除了女人,就是吃,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局长,做到这个
位子上的!真是妥妥的一个酒囊饭袋,就凭他还想染指我的妻子!?我在心中嘲
笑起来,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所谓。

  马磊并没有立即同意李德的建议,而是将头转向了一旁的妻子,用目光示意
询问意见,妻子也没什么想法就轻轻点了点头。

  李德赶紧说「马总,你有所不知,这可是我们局第一美女!出了名的冰山美
人,是吧?谢局!」

  说着就将目光看向妻子,妻子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驳李德的面子,但是也没
搭话,心里一定是厌恶至极。

  这时候面具哥的消息发过来了,我正有一肚子的疑问问他,他将妻子就这样
一个人放在这里,又让我过来,他到底有什么安排?

  面具哥对我说「你不要以为我不在,我在一个你们都不知道的地方,默默观
察这里的情况!」

  我心里顿时起了问号…这里是工地一望无际,根本就没有角落可言,除非面
具哥也像我这样乔装打扮,否则不可能不会被我看到,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面具
哥的脸,但是他的身形我还是认得的。

  比我稍微高一些,不算特别瘦,很强壮,和那个马磊有一些些像。

  但是马磊给我的感觉是非常油腻,世俗,而且很社会的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但是面具哥就很神秘,而且按照我的猜测应该是受到过高等教育的人。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面具哥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你猜猜看你妻子底下穿没
穿内裤呢?」

  面具哥发来的这句话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说!现在妻子下面是真空
的!但是因为妻子穿的是职业套装,下面裙子也并不短,所以从外面看是看不出
来的。

  难道说下面没穿内裤和妻子之前那个异常的反应有关。

  「我猜!没有!」

  我赶紧给面具哥回复,想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面具哥真的很恶趣味,
他竟然给我回复「那你自己去看看不就好了吗?」

  开玩笑,我怎么看,我去看了我老婆还不得气死要跟我离婚!而且我现在这
么一副挫相,头戴安全帽,脸抹泥灰,唉!

  妻子和他们谈话间,就开始移步去往旁边一个比较高级的饭店,是一个四星
级酒店,按理说马磊安排档次一定不会仅仅于此,但是没有办法,妻子应该是为
了工作考虑,想下午方便一些就让马磊就近安排。

  四星级酒店的安保措施非常好,我这样一副形象是绝对连大门都进不去的!

  还是面具哥有办法,他和我说「我和酒店方面打过招呼了,你就从酒店侧门
进入,然后从货梯上去8楼8088房间,房间旁边有一个储物间,是放置消防
器材的,你就在那里,就可以观察到房间内的景象!」

  真的是太好了,我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面具哥就把事情考虑的这么全面了,
我是真的很担心,无论是马磊还是李德,两个人都是色中饿鬼,一个在明一个暗
中,都不是什么好货色,这样两个男人围在我妻子身旁,叫我如何不担心呢!

  我顺着面具哥的指示,非常顺利的进入了酒店,也找到了那个储物间,储物
间里灰尘很大,脏乱,但是好在有个通风的口,这个口就正对着8088房间,
而我妻子,李德,马磊,还有巡查组的几个工作人员,男男女女应该是我妻子的
下属,大概七八个人,坐在了足以容纳20人的大包间里。

  「我来敬谢局一杯,谢局工作兢兢业业,一直都是我们局里的表率,是我们
大家需要学习的榜样!我这个局长先开个头,然后我们大家轮流敬她好不好!」
李德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其实包藏祸心。

  在场的除了马磊和我妻子,都是李德的下属,局长的意思谁敢忤逆?于是一
个个都拍手称快,大叫局长说的对。

  面对着笑容满面站起身来举着酒杯的李德,那皱纹挤在一起仿佛都可以开出
花来。

  妻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工作时间,我不喝酒。」

  李德还要劝,马磊竟然开口替妻子解围,这是我想不到的,因为在我心目中,
无论是马磊还是李德都是一丘之貉。

  但是马磊此刻却是非常真诚的说「我觉得谢局说的对,工作时间就不要喝酒
了,李局长和我是爷们,喝一点不碍什么大事,谢局长毕竟吗!还是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对不对!喝多了影响形象。」

  李德显然对马磊是有着几分畏惧的,面前这个男人的能量他心里是清楚的,
虽说自己也不怕他,但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谁愿意和这样一个黑白两道都吃
的很开的人物交恶呢?

  于是李德也非常无奈,借坡下驴说了一句「马总说的对,那还是我考虑不周
全了。」

  我观察到这时候妻子悄悄地瞄了马磊一眼,神色中透露着感激之色,然而马
磊却老神在在,仿佛只是举手之劳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几轮推杯换盏下来李德
和马磊都微微的有了一些酒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磊!把他的手搭在了妻子的大腿上,只有我的角度可以
看到!妻子微微的移动了自己的腿,但是我看到马磊手上用力,捏了捏妻子的腿,
于是妻子就放松了下来,但是还是在抵抗!

  果然!这个马磊也不是好东西,在揩我妻子的油,妻子面色微微凝重了起来,
我屏住了呼吸,因为以我对妻子的了解,他当着众人面狠狠的甩马磊一个巴掌都
不奇怪。

  但是妻子的身体紧绷以后,却又突然放松了下来,拿起手机好像在给谁发了
消息,刚把手机放下我就看见马磊微微一笑,然后松开了那只罪恶的大手。

  妻子在给谁发消息?面具哥吗?

  我就这样在储物间如同东躲西藏老鼠一样,见不得光,呆了整整一个中午,
我都怀疑自己要得尘肺病了!

  当他们离开以后,我收到了面具哥发来的消息「你妻子的座位底下,有我给
你的礼物!」

  我闻言赶紧去妻子座位底下寻找,椅子上的垫子底下是一块紫色的布,非常
熟悉!

  我捏在了手中,还湿漉漉的,我再定睛一看,布的四周还有花边!

  这不是!这不是早上我看到妻子的那条内裤吗!那条因为和面具哥调情弄湿
了的内裤,被面具哥装了起来,但是为什么现在又在妻子的座位底下?

  我怕被别人看到,赶紧和做贼一样揣进了兜里,然后蹲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仔细的闻着,有一点点的腥臊,还有一些说不出来的香味,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想象着妻子被面具哥用大肉棒凌辱践踏的样子,下身竟然慢慢的鼓胀了起来。

  我连忙把心情平复了一下,然后赶往安居工程的工地!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
还有更精彩的在后面!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