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16)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的乱伦轶事】(1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
2020-11-12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6207字

               (十六)

  我趴在父亲的左边,看着姐姐那浑身雪白又粉嫩的肉体,既觉得胸中一股莫
名的欲火燃烧,又觉得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战栗,不知道还是是出于激动还是出
于畏惧。

  我怎么也没想到姐姐要把我留下来,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姐姐把我一
起拉到床上我才反应过来,这倒是符合姐姐的性格。

  姐姐就是这样,她一旦想要做一件事,就会随着她的心性发挥到极致,上学
是这样,结婚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父亲也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他跟我一起
时肆意妄为,也许跟姐姐在一起时也是那般,但此时姐姐拉着我一起到了床前他
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坐在床边也有些僵硬,不论如何,便是跟父亲能够随意说出一些淫词浪语,
此刻我也是紧张的不行,我根本不敢跟姐姐的眼睛对视,姐姐身上穿着棉衬衣,
下面是一间宽松的短裤,那棉衬衣很薄,明显能看到姐姐的两个乳头,姐姐脱了
拖鞋,转身上了床,躺在父亲的臂弯里,看着父亲笑道:「把我叫过来也没什么
说的?」

  父亲的右手下意识的拦住姐姐的肩膀,看了我一眼,又看着姐姐道:「没什
么,你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嘛,想跟你说一声,回去后好好过,别胡思乱想」。

  姐姐「嗤」的笑了一声,伸手抚着父亲的脸道:「现在说话倒是为我着想」,
说着,手便往下摸到父亲的下面,笑道:「变得这么硬,心里恐怕不知道想的什
么」。

  我在旁边看着姐姐跟父亲调情,心里即有些激动又有些尴尬,只是父亲似乎
被姐姐这么一弄,变得自然了许多,他低头吻了我姐姐的额头一下,伸手便开始
解开姐姐衬衫的扣子,姐姐的胸部我倒是见过很多次,但每次出现在自己眼前便
觉得姐姐发育的真好,但真的没有什么羡慕之情,一来我的胸部也不小,二来胸
大了真的不是什么好事,那种生活中带来的不便只有我们这种才能知晓,姐姐的
胸部雪白而坚挺,似乎存着无限的奶水,她的乳头还粉嫩的很,父亲早就忍不住
低头含住,不断的吸吮着,他喉咙的咕咚吞咽声让我又是一阵悸动。

  姐姐面色开始发红,右手抚着父亲的脸颊,如同抚着鹏飞一般,眼睛则看着
我,我一时也脸红起来,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喝着自己姐姐的奶水,我
想立时出门,但双腿根本站不起来,我下面已经湿了,那种早已在心中幻想过无
数次的场景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我此刻的欲火已经烧到了极致。

  姐姐开始脱父亲睡衣,父亲配合着,嘴唇根本没离开姐姐的乳房,他喝的那
么尽兴,姐姐的面色也红的如同晚霞一般,父亲被姐姐脱的干净,那坚硬的肉棒
直直的斜刺着,上面青筋暴起,似乎下一刻就要射出来,姐姐一面脱着自己的衬
衣,一面看着我,用手指指父亲的肉棒,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当时是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了父亲的肉棒,是那么的坚硬,我都不敢用力
握住,就怕下一刻父亲立时便要射出来。我当时欲火焚身,心中只想着参与进去,
我低头含住父亲的肉棒,温柔的吞吐着,父亲的仍然在吸着姐姐的奶水,但他的
鼻子里喘息明显急促起来,他的左手抚上了我的头顶,我抬起眼睛看着姐姐,姐
姐微笑着,那笑容让我心情松缓了不少,但心中的欲火却丝毫没有减轻。

  父亲忽然抬起了头,与我对视了一眼,便又仰起头,姐姐低头下去,跟父亲
热吻起来,他俩人的舌头彼此交缠进出,父亲抚摸我头顶的手缩了回去,揉上了
姐姐的奶子,姐姐的乳房父亲一只手根本盖不住,随着他一时的揉捏那奶水便会
流出一些,有的还喷出老远,姐姐似乎被捏的舒服,鼻子里「嗯嗯」的呻吟着。

  我浑身发热,似乎都有些出汗了,我起身脱下自己的睡裙,我里面只穿了一
条内裤,这会儿应该也被湿透了。我斜着身子俯下身子继续吞吐着父亲的肉棒,
抬头关注着姐姐跟父亲的互动,姐姐似乎被吻的情动了,父亲此时上身都有不少
姐姐喷出的奶水,湿漉漉的,姐姐离开父亲的嘴唇,父亲又低头吸吮起姐姐另一
只乳头,姐姐大声喘着气,开始解开下身短裤的扣子。

  姐姐只能用一只手脱,很是不方便,我不自觉的伸手把她,在我脱她的内裤
是他也抬起屁股配合我,我这还是头一回给别的女人脱内裤,姐姐下面那茂密的
黑丛林就展现在我的面前,她的阴毛极为茂盛,比我的要多得多,也不知怎么回
事,姐姐那黑乎乎的下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全身都绷紧了,含着肉棒的嘴唇
不自觉加大了力度,父亲也不自觉出了两声。

  姐姐从床头柜熟练的取出一个避孕套递给我,我吐出父亲的肉棒,起身接过,
熟练的给父亲套上,姐姐起身跨坐在父亲的身上,一只手扶着父亲的胸膛,一只
手扶着父亲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我拍在父亲的左边,伸手抚摸着父亲的胸膛,看着姐姐雪白的胴体在父亲身
上起伏,她那又大又白有坚挺的乳房慢慢的颤抖着,如同一双受惊的小白兔,我
看过父亲的肉棒进出我的阴道,但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其他人这么做
爱,尤其还是自己的父亲和姐姐。

  父亲的肉棒那么坚硬,姐姐下面黑乎乎的,但那水渍声异常清晰,不都能看
到两人私处交合的地方迸出一些小水珠,父亲的喘息声很酸均匀,伸手揉着我的
胸部,但姐姐的呻吟声却越来越大:「啊!嗯!嗯……啊!!爸!轻一点……啊!」

  我被父亲温柔的揉捏着胸部,不时低头与父亲接吻,不过十几分钟,就见姐
姐的声音变得极大,身子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她那队大大的奶子随着身子上下
翻飞,那场面别说男人,便是我看着都觉得震撼……

  姐姐长长的一声闷哼,整个身子颤抖着听了下来,双手扶着父亲的胸膛,小
腹和下身不停地抽搐着,她双目紧闭,面色潮红,额头上都有了汗珠,还有她那
雪白的胸膛,也变的红润起来,那白里透红的色彩看得我都口干舌燥起来。

  怪不得父亲说姐姐敏感的很,这么快就高潮了,父亲的肉棒还那么直愣愣的
挺着,姐姐长舒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父亲的肉棒,躺下偎依在父亲的怀里,她
满足的表情还在回味刚才的余韵,伸手拍了我胳膊一下,我自是知晓她的意思,
起身也骑在父亲的身上,那套着套子的肉棒刚才还在姐姐的小穴里,想到这我下
面早就受不了了,立时慢慢的让父亲的肉棒进入我早已经湿的不行的小穴。

  父亲忘情的与姐姐接吻,我此时却感到无比的满足,当时我脑海中根本容不
下别的什么心思,只是在感受阴道上下起伏之时被父亲的肉棒充实的无以复加,
我双手抚摸揉捏着自己的乳房,跪在床上的小腿用力,慢慢的让父亲的肉棒进出,
我下面出了那么多的水,以至于父亲刚进入之时都顺滑无比,我胸中那股欲火燃
起,却不知如何发泄,只是在意着父亲那坚硬的肉棒。

  我这三年的照顾是有效的,父亲的身体比以往要好上很多,此时便是明证,
我闭着眼睛陶醉着,只要听到姐姐的动静我便激动不已。说实话,这种场面有些
突破我心中的底线,我跟姐姐与父亲同时在床上,享受着父亲的爱抚与抽插,我
不禁呻吟起来,但忽然觉得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脸颊,我一睁眼,便看到了坐在我
对面的姐姐。

  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跨坐在父亲的脸上,我往下看去,父亲的嘴唇正对着姐
姐的阴部舔舐着,姐姐跪坐着,双腿发颤,似乎下一刻变没有力气来支撑发抖的
身体,她一只手抚着我的右脸,一只手撑在父亲的胸膛上,我当时被姐姐的表情
刺激的不轻,轻声「啊」了一声,双手落下,正要也落在父亲的身上,姐姐忽的
一一伸手把我拉近她的怀中……

  我嘴唇碰到一片柔软,人对乳头的反应都是天生的,我下意识的张开嘴,姐
姐粉嫩的乳头就被我含在嘴里,姐姐「嗯」的一声,我被姐姐刺激的实在无法用
言语形容,双唇用力,舌头抵在乳头上,猛的一吸!

  姐姐轻声「啊」了一下,一股略带「腥」味的奶水被我吸在了口中,那一刻
我脑海中一片空明,那味道让人疯狂,我当时真的有些魔怔,现在想来那感觉让
我有些想起了母亲,那个最疼爱我,最懂我的母亲……

  我发疯似的吸吮着,一股股奶水涌进我的嘴里,我贪婪的吞咽着,似乎这样
才能让我体会那早已有些陌生的被关爱的感觉,姐姐的呻吟在我耳中没了意义,
我下面也忘了动,双手扶着姐姐的腰,大力的吸吮着,我闭着眼睛,全身的感触
都停留在姐姐的乳头和奶水的气味上,不知不觉姐姐的乳房已经撑得我嘴巴放不
下了,我一时感到憋闷,吐了出来,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此时才能觉察道四周的
情形。

  父亲的屁股似乎有些不耐,一下一下的往上顶着,似乎不满意我忽然停下来;
姐姐的面色红的娇艳欲滴,他似乎被我吸的动了情,或许也是因为父亲舔的她很
舒服,她双手搂住我的后脑,看我抬起脸看着她,她的笑容那么让我感到无力抗
拒……

  我挺直身子,开始大力的起伏,下面不停出水,姐姐从父亲的脸上移开,父
亲的双手用力掐着我的腰间,屁股迎合着我上下的动作,每一下都能顶到我最里
面,姐姐此时跪坐在一旁,伸左手摸上了我的右边乳房,右手在我的后背抚摸着,
她竟是低头含住了我的左边乳头,我顾不了那么多,剧烈的起伏着,恨不得下一
刻就要把体内的欲火全部释放出来……

  父亲射了,我能感到他双手的力度,我被他捏的腰间肉生疼,他狠狠的往上
顶着,我也终于泄了,浑身颤抖着,高潮思维放飞之余还能感到姐姐在不断的用
舌头拨弄我的乳房,一想到这里我下面似乎更加忍耐不住,如同放闸的洪水一般,
我大口的喘着气,浑身无力的歪头靠在姐姐肩上,姐姐慢慢的把我放到,此时姐
姐在右边,父亲在左边,姐姐左手抚摸着我的头,右手在我小腹上游走,嘴唇一
直含着我右边的乳头用舌头逗弄着。

  父亲似乎缓过劲来,他把套在扔到垃圾箱里,往左侧着身子贴了过来,我能
感到他那不满精液的肉棒贴在我的胯骨间,弄得我哪里湿漉漉的,父亲左手抚摸
着我的两条大腿和中间的阴部,伸嘴含住了我的左边乳头,似乎再跟姐姐比赛一
般用舌头逗弄着。

  我全身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但我胸前被姐姐和父亲同时舔舐,一时间一股比
高潮更加刺激的心绪油然而生,我大大的张着嘴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全身
颤抖,却无力做出任何反应,我双手用仅存的一点力量,抚摸着姐姐和父亲的后
背……

  我半饷回过神来,却见父亲和姐姐一左一右的看着我,父亲的手来回在我的
胸部抚摸着,姐姐确是给我整理着头上的乱发,我浑身懒洋洋的,但还是有些害
羞,奋力起身道:「我去趟厕所」。

  我双腿发软的开了门出来,心里还在砰砰直跳,我哪里是要去厕所,只是脸
上发烫的紧,不敢注视姐姐和父亲的眼神。我走近姐姐的房间,看看鹏飞睡的安
详,我轻轻摇着摇篮,心里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荒唐。

  我喝了姐姐的奶,那滋味当时让我真的如同疯了一般,这会那奶香味还在我
嘴里打转,我真想就那么含着入睡……,父亲跟姐姐的享受让我有些也迷醉,我
此时身子恢复过来,竟有开始有些发热。

  我全身的力气和精力似乎一下子回来了,我站起身,看鹏飞睡的踏实,便悄
悄出门立马关上,因为父亲的房间姐姐的呻吟声已经传了出来。

  我走近房间,姐姐正仰身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抓着两边的床单,两条长腿被
父亲架在肩上,下面正被父亲一下一下的抽插着。父亲似乎有着比平时更强的精
力,他跪在姐姐身前,双手扣住姐姐两条大腿,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前抽送,那速
度不像平时那般缓慢,每一下都能听见撞击姐姐臀部的声音。

  我走到床边,俯身斜躺在姐姐的右边,左手抚摸着姐姐被父亲顶的上下晃动
的右乳,只要我一捏,就有一点奶水被挤出来,姐姐的乳房这么大,奶水那么足,
我不自禁又含住她的左边乳头,使劲吸了两口,姐姐闭着眼睛呻吟,我往下看去,
父亲的肉棒狰狞在姐姐下面进出……竟然没有带套……

  这一次似乎是父亲被眼前的情形刺激了,他一下下死命的抽插着,姐姐的呻
吟娇媚而急促,我听在耳中都觉得发痒,她的身体白里透红,显得很是粉嫩,不
过十几分钟,父亲便大口喘粗气低吼着大动了几下,便趴在姐姐的身上慢慢的喘
息着。

  姐姐明显还没有高潮,浑身也在急速的喘息着,父亲似乎有些失神,慢慢的
离开了姐姐的身子躺在一旁,脑门全是汗珠,似乎有些扛不住这么短的时间做两
次。

  我抬起身子,看向姐姐的下面,她的阴唇一张一合,不受控制的翻出,姐姐
的阴唇都已经发黑,但里面还是显粉红色,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里面流出,浓浓
的,猩猩的,姐姐口中仍然大张着,似乎对父亲这么早退出感到失望,那不停闭
合的阴道口更是在渴望更多的抽插……

  我不知怎么的,伸出左手,把中指和无名指一起插入了姐姐的阴道之中。

  姐姐「嗯」的一声,脖子高高扬起,浑身紧绷起来,我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给别人,给女人,给自己的姐姐「手淫」。我的动作极为温柔,我的手指没有指
甲,自是为了干活方便,此时我极力的回想着父亲用手指把我送上高潮的点点滴
滴,我不时的在姐姐阴道中进进出出,姐姐的阴道比我的要宽松,自是因为她生
过孩子的缘故,或许是因为父亲的精液还在里面,我两根纤细的手指在里面进出
无碍,看着姐姐不是舔弄嘴唇的舌头,我又把食指也深了进去,这一下姐姐似乎
感受到了快感,我不时的在摸索姐姐的G 点,对女人,没有比女人更加了解的,
果然姐姐在我碰触她G 点时高声的呻吟着。

  我半是兴奋半是紧张的指奸着姐姐,手指快速的进出,不是的抠弄一下姐姐
的阴道壁,姐姐的呻吟声那么大,大的父亲忙起身吻住她,但她鼻子里的呻吟声
依旧不断,终于,在我的不管努力之下,姐姐高高抬起臀部,一股股淫液喷射而
出,我的手指并没有退出来,只是在感受着姐姐阴道壁那种挤压和收缩,我很熟
悉那种感觉,每次父亲给我用手指送上高潮时我阴道中的那种反应……

  男人我不了解,但每一个女性都有一种同性的渴望,或大或小!

  那天晚上在我三十八年的性爱生涯中是一个里程碑,我对性的认识在那个时
候开始变得不一样,那晚上我们三个话语很少,做爱时跟没有人说话,但我们都
沉浸在其中,我依稀记得自己的手指混合着父亲的精液和姐姐的淫水,我在姐姐
的面前把手指放到嘴里吸吮,姐姐的眼神如同火焰一般炙烤着我,而父亲早已被
迷的五迷三道了。

  那晚上我们三人就睡在一起,姐姐躺在中间,我和父亲在两侧,我被惊醒实
在三点钟,是鹏飞醒了,姐姐一下子坐起来,我和父亲都被惊醒了,意识到是鹏
飞醒了,都相视一笑。姐姐起身去看,我们三人都赤裸着身体,我跟在姐姐后面
过去,此时虽然是七月份,但半夜还是有些冷,姐姐进到里面便打了一个哆嗦,
我一看姐姐的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我便从后面抱住姐姐,我的胸部紧贴着姐
姐的后背,不过姐姐全部精力都放在鹏飞身上,原来是拉了,我陪着姐姐给他换
完,鹏飞又沉沉睡去。

  姐姐就在自己的床上躺下,我也不愿意过去,就跟她钻进被窝,姐姐伸手拧
我一下,说道:「累死了,你去把那,让我睡一会。」

  我所在被子里道:「不过去了,就这么输一回,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姐姐
看我不愿意动,他似乎也害困,就不再管我,两人偎依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俩倒是早早起床,因为姐夫八点钟的火车,那天我也没去店里,
帮着姐姐收拾,大姨也来了,给姐姐带了不少东西,姐夫自是高兴,再也不不着
来回跑了,这些日子他可是折腾坏了。

  我和父亲把他俩送到车站,姐姐怀里抱着鹏飞,挥手向我们告别,笑的很是
灿烂,父亲似乎是有些感触,我都能感受到他眼中的那一丝落寞。

  姐姐回了北京,我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是处理我的店里的那些衣服,店里再找
没那么容易,主要是地方不好找,还要装修,最后我跟父亲商量了一下,就等着
新商厦建成再说,这段时间先歇一会,不行找个厂子先凑乎一阵再说。

  打定主意,我在一个月内处理掉了所有的库存,房东也实在,少收了我一个
月的房租,我算是彻底成为了无业游民,一下子闲下来倒是真不适应,头两个月
就是在家里休息,倒是让父亲有了口服,我每天换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有时也
会去大姨那边给她帮帮忙,偶尔也会去市里,找春晓玩。总之那段时间成了我为
数不多的闲暇时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