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爱上妳】(一)处男的一夜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LHG
2021/10/2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作者的话:您的回覆是我写作的动力,谢谢。

————————————————————————————————————————

  回头看了眼默默跟在我后方的身影,我怀疑今天是我二十八年处男生涯最幸
运的一天。

  应该不用怀疑,就是了,因为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我就可以摆脱处男之身。

  我叫戴葛霖,今天之前,只在高中联谊时牵过女生的手,此外,与女性几乎
就是绝缘了。

  想着后方的那道在夜色遮掩下,依旧婀娜动人的身影,脑中迴响着她透着沙
哑嗓音的邀约:「今晚,带我回家好吗?」

  或许有人想问,像我这样平凡无奇的男人,为什么敢就这样带一个大美女回
家?不怕仙人跳吗?

  还真不怕,反正要钱没钱,要命一条,这种等级的美女,值得赌一把。

  「到了,稍等,我开个灯。」我打开了灯,终于看清眼前的女人,光线充足
下,依然无法找出她外表任何一丝缺陷。

  「嗯,你家还挺乾净的。」女人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着十三坪大小的套房,我心里微微有点自豪。

  「要穿脱鞋吗?」良好的家教让我问了一句。

  「不用,那是浴室吧?」咬着下唇,眼前的女人一句话,让我心跳再度疯狂
加速。

  「这…这么直接吗?」我应该脸红了。

  「哈…难不成你想先聊聊人生?」女人轻笑了声,反问道。

  「你要洗澡对吧?我去帮你拿条浴巾。」面对女人的嘲弄,我也无话可说。

  「谢了!」头也不回,女人踩着稍快的脚步,直接走进浴室,不多时,流水
声便传了出来。

  「浴巾拿来了,我挂在门把上哦!」我对着门内喊着。

  「拿来,我好了。」浴室门打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缝隙,淡淡雾气里透着一
抺一闪而逝的白色轮廓。

  一切来的太快,此时我还是迷迷糊糊的。

  「换你了。」女人包着纯白浴巾走出浴室,直接跳上了我的床,嗯,庆幸我
为了舒服,买的是双人床。

  只见她钻进背子里,一阵扭动,然后将浴巾丢了出来「快去,发什么呆?」

  接住她丢出的浴巾,我机械式地听命转身进了浴室,扭开龙头,很快全身便
被水沖湿,下意识地搓洗着身体,心情完全无法平静。

  「这么漂亮的女人帮我破处,真的可以吗?」带着这样的疑问,将全身上下
仔细地洗了两遍。

  带着一丝忐忑,轻轻推开了浴室门,灯已经被女人关掉了,透过背后浴室里
传来的微弱光线,看到原本只会盖着我这臭男人身体的被子里,裹着一个女体,
应该说是女体的下半身,她姣好丰满的上半身,因为靠着床头坐着,完全没有任
何遮掩地暴露在我眼前。

  「呃…要把浴室灯也关了吗?」我听出自己声音有些颤抖。

  「随你。」沙哑的嗓音好像从天外飘来。

  「那我就不关了。」想了想,她好像也不是很在意,我便再将门打开了一点,
让我选,我当然想要亮一些。

  一丝光亮随着浴室门渐渐打开,缓缓照亮原本阴暗的棉被,接着,便爬上了
女人柔嫩白晰的肌肤,那是一种透着粉红的白,尤其浑圆乳房上的那点娇嫩,更
是粉地耀眼。

  光线只照亮了女人半个身子,便停住不动了,但我看的出她唇上若有似无的
嘲笑。

  「套子。」依然是简短的单词。

  「我…我没有。」抓了抓头,我有点不知所措。

  「哦?独居男竟然没有準备?」女人有点意外。

  「我没想过会用到…」我几乎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你不会是处男吧?」终于,她微微提高了音量,带着一丝惊讶。

  一阵沈默,我有点不想承认,但像这样什么都不说,也等于默认了吧。

  「唉,怎么还遇到个要教的…等等!」女人伸手拿起了随手放在床边的包包,
从里面摸出了一个正方形物体。

  虽然光线很暗,看不太清楚,但我肯定那是保险套。

  「过来,我帮你。」不知为何,女人的声音,比起之前好像稍微有些温度了。

  慢慢走到床边,我全身都在发抖。

  「别抓这么紧,浴巾拿不下来了。」女人微含抱怨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的手将围在腰间的浴巾紧紧抓住,她扯了两次都扯不下
来。

  「哦哦!」我吓了一跳,赶紧将手鬆开,瞬间,浴巾便被她一把扯下。

  早就肿胀不已的处男阴茎,就这样笔直挺立在女人面前,我依然手足无措,
只好抬头向上,试图避开她的视线。

  「看不出来,你这处男还挺有料的。」女人微微朝我的龟头吹了口气,突如
其来的刺激,让我整根阴茎跳了两下,还有一丝透明液体开始从马眼里渗出。

  「干嘛一直看着天花板?看着我,好好学习!」女人诱惑的指令再次传来。

  慢慢低下头,我看到了一生难忘的景象。

  一个美豔的女人,全身赤裸,像条狗一样趴在我的床上,被子什么的,早不
翼而飞,浴室照出的光线,刚好打亮了她腰身以下的部位,那大白桃似的屁股,
轻轻摇动着,好像在引诱,又好似难耐,在我眼中亮地发光。

  视线渐渐向上移动,曲线在腰部急速收缩,看着她的腰,我终于懂什么为什
么美腰要用水蛇形容了,柔若无骨,但一不注意,下一秒可能就纠缠上来。

  之后便进入光线无法直射的区域了,但看得依然算清楚,可能我的眼睛也渐
渐习惯这样的黑暗了。

  那是令人心生怜爱的美背,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女人背部的美丽,所以我只好
描述我的感受,看到这样的美背,只想第一时间细细抚摸,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慢慢体验她的柔滑水润,同时又想紧紧抱在怀里呵护,那美丽中隐隐透出的脆弱。

  紧接着,我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庞,高高抬起,一双大眼睛直直盯着我看,
隐隐透着一丝水雾,细长地睫毛,让她眼神更显无辜。

  但当我看到挺直鼻樑下的小嘴里,竟然叼着一个保险套,那清纯感瞬间化为
无尽欲火,不到一秒便点燃了我。

  「呜…别动。」女人将叼着的保险套含进嘴里,接着便将头部向我阴茎靠了
过来。

  只在A片里看过的场景,竟然真实出现在我身上。

  女人的嘴含住了我的龟头,与此同时,还有一层东西套住了我。

  这是很神奇的感受,大半截阴茎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龟头却被包裹在一个
温暖的空间里。

  突然,我感到有个软软的东西,在我龟头周围游动着,女人的嘴里也渐渐传
出口水搅动的声音,随着渐渐张开的唇,有一丝晶莹从嘴角滴落。

  这样的享受没过多久,我感到有两只冰冷的小手抓住我的臀部,她抬头看我
的眼神中,突然透露出一丝狡黠。

  「呜…哦~」大概只花了三秒的时间,原本还暴露在空气中的茎身,就这样
消失在女人口中。

  我傻傻地看着眼前的深喉服务,一时间完全反应不过来,惊讶和巨量的快感
同时袭来,真的很难相信,我十七公分的阴茎,就这样轻易地被眼前看似柔弱的
女人整根吞下,鼻尖明明都埋在了我杂乱的阴毛中,大眼睛依然直直看着我,好
似要看穿我的灵魂。

  维持整根吞下的动作没多久,女人开始了前后快速吞吐,只见我的阴茎在她
口中忽而整根消失,一下又整根出现,我的灵魂爽到都快离体而出。

  「不行了,快停下!」随着快感不断累积,很快我便知道我要射了。

  但她完全不打算放过我,虽然停下了深喉,却改成快速舔弄着我涨大发硬的
龟头,好像舔着全世界最好吃的棒棒糖,同时两只小手握着我的茎身飞速前后套
弄。

  果然,一个处男不可能抵抗这样的攻势,一股股精液灌满了女人为我戴上的
保套。

  「看在你是处男的份上,先帮你服务一次。」在我依然处于高潮状态,全身
紧绷时,女人轻笑说着。

  「还硬得起来吧?第一次战力应该不会那么弱。」随着她的自问自答,我一
把被拉倒在床上,接着女人又拿起包包开始翻找起来。

  「咦!不会吧…我忘了补货…用完了…」女人丢下包包,有点沮丧地说着。

  这沮丧没持续多久,她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死死盯着我问:「你真的是处
男吧?保证?」

  「是啊…怎么了?」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了。

  「处男应该不会有性病吧?」她盯着我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火热,好像要直接
看穿我的病历表。

  「我想,我没这个机会得吧。」点点头,我认同了她的想法。

  「那就不戴了,直接来。」她点点头,跨上我的腰部,右手握住了我的阴茎。

  在她冰凉小手的刺激下,原本因为发射一次而略显疲软的阴茎,马上恢复硬
挺状态。

  女人熟练地引导我的龟头,在她早已泛澜成灾的阴户外磨来磨去。

  「嗯…嗯…嗯~啊~啊~」她忍不住轻叫出声。

  「嗯…要沾多一点水,等等…等等进去才不会痛,知道吗?哦~」感到龟头
完全被湿热的液体沾满了,甚至开始顺着茎身流下。

  「女人,都像妳这么多水吗?」不知哪来的勇气,我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闭嘴。」随着这两个字吐出,她一坐而下,我果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无法形容的快感在我脑中炸开,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紧緻的空间,无数滑嫩
的肉芽围绕,紧紧吸附、磨擦着。

  涨大的龟头尤为敏感,每次尽根插入,都好像突破了层层阻碍,随之带来是
惊人地快感。抽出时,则是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箍住,捨不得它离开,在龟头冠
部处刮出阵阵舒爽。

  「噗…噗…噗…」这是她小穴周围累积的淫水,和我下身碰状发出的声音,
隐约间,可以透过微弱光线,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穴口形成一道粗黑阴影,随着她
臀部的上下摆动,时而露出大半截,时而被整根吞没,同时甚至喷出滴滴水珠。

  很快,我的焦点便被不断在眼前晃动不已的双乳吸走了。

  我敢肯定这至少D罩杯以上,不然不可能这么饱满地摇动,同时,虽然背着光,
但那两点粉嫩依然那么引人注目,此时已经因快感而硬挺着。

  脑中一热,我伸着两只大手同时抓双眼前诱人的乳房,立刻便感觉好像陷进
了两团充满弹性的棉花中,终于搞懂,什么叫「乳房将手指吸了进去」。

  「不要…不要只会抓啊~揉一揉我的乳头,嗯~嗯~哦~」百忙之中,女人
又开始了她的教学。

  我当然乐于从命,双手同时用食指和姆指夹住她两粒可爱乳头,开始搓揉起
来。

  骑在身上的女体马上便有了反应,只见她脖子微微一缩,头不经意地偏向一
边,好像受到了什么强烈刺激似地,但却将双乳愈发向前挺出,向我发起肆意玩
弄的邀请。

  「太可爱了。」这样的念头在脑中不断浮现。

  「我要射了!快拔出来!」可惜好景不常,或许这是处男的通病,没两下,
射精警报再次向我阵阵传来。

  「不用…不用拔~射进来~嗯~我要你射进来~哦!哦!哦!啊~~~」女
人俯下身和我紧紧抱在一起,登上了高潮,同时阴道一阵激烈地收缩,将我的精
液榨地一滴不剩。

  「呼…呼…呼…嗯~我要亲亲。」高潮过后,女人近在眼前的脸庞,透着妖
异地豔红,小嘴里吐出的气流,轻轻扫过我的脸,暖暖、湿湿、香香的。

  我怎么可能受的了这样的诱惑,立刻吻上了她微张地唇。

  「好软啊。」还没等我充分感受这柔软,一条灵活的小蛇便钻进了我口腔。

  这条小蛇好像在找什么似的,在我嘴里不断扭动着,弄得我一阵麻痒,直到
找到了她的目标——「我的舌头」,便二话不说与其纠缠在一起,难分难捨。

  而我的手终于也找到时间,开始抚摸起她的背,果然和我想像中一样滑嫩,
带着一点温暖,手感真是好极了。

  渐渐地,抚摸位置越来越向下,压在身上的女体开始微微扭动起来,似乎在
期待着什么。

  滑过纤细的腰间,我幸运的手,终于包覆在女人充满弹性的臀部上,这颗大
白桃,我想揉很久了。

  怀中的女人扭动幅度开始渐渐增加,喘息速度也越来越快。

  或许是福至心灵,又或者是男人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揉着揉着,我渐渐分开
她白嫩的臀肉,伸长了食指,想要向更深处探索。

  女人似乎查觉到我的意图,意犹未尽地将舌头收回,接着双手固定撑在我头
部两侧,上身一挺,将那一对丰满乳房送到我面前,同时臀部也向上移动到了我
肚子处。

  这是一个极佳的位置,我一口含住她左边乳头,用力吸吮着,同时再次大力
掰开她的两片臀肉,并伸出食指顺着股沟向下深索。

  这次简单多了,我马上感受到了一大片滑腻,并且找到了一个洞口,依照我
的判断,微微有点皱摺起伏的洞口,应该就是她的肛门了。

  想起以前看片学到的手法,我开始用食指在她肛门口轻轻画起圆圈。

  「啊~啊~不要!!」感到身上女体轻轻地颤抖,我知道这叫欲拒还迎。

  留着右手食指继续在肛门口画圈,左手续继向下深入,很快,便来到了一个
完全不同的洞口,

  刚才肛门口只能说湿滑一片,而这个洞口根本就是时刻向外流着汁液。

  伴随着阵阵抽搐,我的手指开始了第二轮探索,这是属于我的初体验。

  先是在洞口两旁,我摸到了两片湿滑地小肉片,用姆指和食指夹起揉弄了两
下,身上的女体好似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小肉片便滑开了,我不会轻易放弃,捻
住了另一片小肉片,又开始一阵搓揉。

  「不要玩那里嘛~」弱弱地女声从头顶上传来,像只小猫。

  「哦。」不知道怎么回应,我将手指鬆开,继续找看看其他好玩的。

  在两片小肉片顶端的位置,我找到了一颗凸起的小肉豆,很滑,沾满了女人
的体液,但又硬硬的,碰到的一瞬间,女人突然紧紧抱住我的头,我知道,我找
到了她的弱点。

  「啊~啊~啊~啊~太爽了~哦~哦~~」随着我快速揉弄着小肉豆,女人
悦耳地淫叫声不断传来,体液也源源不绝地泼洒在我手上。

  「我要再插一次。」随着我的宣告,我将身上的女体一翻,压在了身下。

  挺着早就复活的阴茎,双手将女人细长地双腿一分,便要挺枪而上。

  可惜的是,虽然严格意义上我已经不是处男了,但要我主动将阴茎插进女人
阴道里,还是有些困难。

  男根不断在阴户前挤来挤去,却一次次滑开,弄得我满头大汗。

  「哈~」女人的笑声弄得我脸上一红。

  「来,我掰开些,你看清楚再插。」她用双手手肘顶住自己腿弯,将双腿固
定在自己身体两侧,大张着,同时伸出手指,将自已两片可爱的小肉片压住,向
两侧大大分开。

  「我…太暗了,看不清楚。」鼻子里嗅着女人的体香,混杂着一丝梦幻似酸
酸甜甜的贺尔蒙气息,我喘息着说道。

  「把浴室门打开。」女人下着指令。

  没怎么想,我便起身将浴室门完全打开。

  很快,淡黄的光线便将床上的女体完全照亮,其实这应该是一幅很柔美的画
面,但大张的双腿,掰开到极限的花穴,洞口一张一合着,好像在等待什么东西
塞满它,湿到几乎积水的床,一张红透的脸,微张着小嘴喘息着,这样的构图,
只能用淫蕩形容吧。

  「白虎啊…」梦呓似地说着我的发现,手上扶着硬到快炸开的阴茎,对準了
还在泊泊冒出汁液的穴口,一插到底。

  「哦~哦~嗯~哦~好满、好涨~被插到底了啊!哥哥的大鸡巴要把我插坏
了!」终于从教学状态脱离出来的女人,发出了阵阵满足的淫蕩叫声。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使劲掰开她双腿,用最快的速度挺动着腰,让这女
人两只肥美的乳房不受控制地上下翻飞,顶端的两颗乳头,不断因视觉暂留,在
空画出两道粉色的弧线。

  「真的不行了,哦~哦~嗯~~太快了,小穴好像要喷水了,要尿了、尿了~
啊~!!!」

  一阵猛烈冲刺后,一阵水花在我和她交合处喷出,身下的女人潮吹了,喷了
我满肚子,有些甚至喷到脸上来了,但我反而更加兴奋,不理会她依旧抽搐不已
的身体,大屌一挺,再次一捅到底。

  再次一轮猛力抽插,处男之力发挥到极限,或许是已经射了两次,这次额外
持久,也不换姿势,就这样一路插到内射。

  「终于…终于射了…哪来的处男这么厉害…」完事后,被我抱在怀里的女人
微喘着问道。

  「哼哼,我平时天天跑十公里可不是练假的。」我得意地答道。

  「我…可以抱着妳睡吗?」一阵犹豫后,我轻轻问道。

  「……」

  回答我的是阵阵轻柔地呼吸声,看来真的累惨了。

  发了一阵呆,接着思考了好一阵子,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想着反正她也听
不到吧。

  「我会负责的。」

  转眼天亮了。

  下意识向身边一摸,摸了个空,我立刻惊醒,担心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我马上从床上坐起身,看到女人已经穿戴妥当,站在玄关準备穿鞋,脸上完
全看不到昨晚那种娇柔神态。

  「早安,谢谢,掰掰。」女人穿好了鞋,準备开门。

  「等等!」我立刻三步併做两步,冲向门口。

  「有事?」女人回过头,淡淡地问道。

  「我…我昨晚想了很久,我想对妳负责。」这话听起来有点奇葩,我有点慌。

  原以为讲这样的话,会被她无情嘲笑,没想到她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
「其实,昨晚我就听到了。」

  「你晕船了,想把一夜情的对象当成交往对象,你确定想清楚了吗?」女人
接着问。

  「我想清楚了,如果是妳,我可以。」看着眼前清丽无比的脸庞,我这次回
答就比较坚定了。

  「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今天几点下班?」女人问着,边拿出一张便条
纸,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六点。」

  「嗯,七点到这里来,这是我的地址。」柔嫩的小手将便条纸递了过来。

  「妳叫什么名字?」我看着眼前这个可能会成为自己女友的女人问道。

  「林韵,叫我小韵就可以。」小韵答道,接着便转头离开了。

  晚上七点。

  难得经过一整天高强度工作,身为一个工程师,竟然完全不觉得累,反而兴
奋异常。

  此时的我,经过一番努力,已经站在了小韵家门口,期待看到自己美丽的女
朋友,又或者第一次约会。

  「好像没有电铃。」在大门边四处看了看,没看可能是电铃的东西。

  「只好敲门了。」心里想着,边伸手去门上敲了敲。

  没想到,大门竟然一敲就开了,好似潘朵拉的盒子。

  随着大门渐渐敞开,一阵细微但却熟悉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是我昨晚听过的
声音。

  无法控制,我心跳突然加速,呼吸也不由地急促起来。

  「小韵,哈啰!在家吗?」

  我慢慢地走进小韵家,先是看到门口随意堆叠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和一双高根
鞋,再向里走,一件黑色丝袜被丢在地上,上头有着几个破洞,最大的一个,几
乎要将丝袜扯成两截。

  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因为传入我耳中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声音是从一扇装饰着粉红色小熊的门后传来。

  颤抖的双手慢慢扶上门把,这扇门同样没关紧,很轻易便被我推开一条缝,
接着慢慢向着缝里看去。

  那是夺走我呼吸的景象。

    未完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