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红楼】第二十、二十一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三修萨满
2020/7/6: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268

           第二十章 京卫营血战彰武县

  行出京城十里后,宋清然下令围寨扎营,就地生火造饭。京营副将王德成领
命按排,第二日清晨继续开拔。

  宋清然一路风餐露宿,虽时常有风雨阻碍,可周边蟊贼强盗没有一个敢打车
队主意,毕竟三千京营官兵全副武装,不是一两个山头的土匪所能撼动的。

  九月二十一日车队顺利到达广宁府外的彰武县,此时已能感受到战争气息,
周边到处是被劫掠过的村庄,满目残桓断壁,不时有幸存的百姓在默默掩埋死去
的妻儿与亲人。

  宋清然下令,全军今晚进驻彰武县,设县衙为白虎节堂,全军戒备,轮留城
墙守卫,运粮车队人不离车,停驻休息。令手下校卫带领一队人马,快马至广宁
府,通报情况。

  九月二十二日,派出的校卫一直未归,直到申时,斥候来前通报,有五千骑
接近彰武县,旗号不明看装束应是胡人,宋清然亲自带着护卫上了城墙,举目眺
望,便见城外已是尘烟滚滚,依稀可见大队人马在渐渐逼近彰武县,虽只是数千
人,一眼望去仍是密密麻麻,旗帜遮天蔽日。

  副将王德成站在城墙看了一会开口道:「是胡人军队,骑兵、步各四千人,
正规的一府编制,并无奴隶,应是一支偏师。」

  此时的宋清然才真正感觉到有些兴奋又掺杂些许恐惧,真实战场和电视中的
战场完全两样,随着鼓声越来越近,声声战鼓听在宋清然耳中如敲在心里一般。

  宋清然压下心头的惧意开口对王德成道:「即是胡人军队,又已兵临城下,
那就准备死战吧。」

  又对身边的一个校尉道:「你!带一队马,带领民夫用砖石把主城门堵死,
再到城内分批领着民夫拆卸城中可用木石,带到城楼上。」

  校尉领命前去。

  随着马速越来越慢,胡人军队渐渐由扇形队列向中心靠拢,形成队列后,行
至城下一箭之外,方驻军停马,也并未停歇,便有一汉人翻译骑马向前几步,手
里提着一颗人头,开口向城上大声喊道:「我家将军阿瓦鲁尔有令,限你们一柱
香时间开城受降,否则鸡犬不留。」

  宋清然举目细看,手中人头正是自己派出去前往广宁府的校尉周福生,心中
又怒又恨,手指抓着城墙,指骨间已隐隐发白。

  身边副将王德成看了一眼宋清然,见他虽是恼怒,仍镇定自若,心中也是暗
自佩服。荒唐王爷的大名他自是听说,此次由这位爷领兵,王德成心中也有过担
心,可一路行来,见宋清然不论是行军布置,还是扎营选择都章法有度,这才认
可于他。

  周朝以一来,行军在外,看的不是权势富贵,而是实权和能力,除非上下级
直属,否则军中官兵对你也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如若再有些不识大体的,背后
下个黑手,报为战死也有先例。

  周朝开国年间,有一国公世子,读了几年兵书,仗着祖辈福荫,在军中混了
几年,提拔为将军后,行军打仗毫无章法,且不听副将的和参谋的劝诫一意孤行,
连续吃了几次败仗,在一次守城中,军中将领都看出敌军败退是故意为之,想引
他们出城,可这世子仍不听劝,持意要出城追击,落败后虽未全军覆没,但此战
大伤元气,回城途中,就被将领联合弄死在郊外,报了战死杀场的名头掩盖过去。

  王德成见宋清然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也不犹豫,取过身后大弓,撩手摸出箭
矢,装箭、弯弓、射出一气呵成,一吸之间,就见那翻译随声落马,再无声息。

  随后胡人将领阿瓦鲁尔便命步军架起攻城梯、攻城车,准备攻城。

  彰武县城墙并不算高,原本也不是军事重镇,是只常年身处战事之地,几任
县令都对城墙有所加固,宋清然到来前,这任县领刚加固不久,在宋清然看来还
算坚固,否则只怕两轮攻城便要城破人亡。

  在梯子刚搭上城墙垛口后,宋清然便听到「嗡」一阵密集声响,一排箭雨便
射向城墙。

  宋清然和城上官兵急忙蹲身,随着一阵叮叮哚哚响声,箭雨方停下,几名躲
闪不及的护粮营军兵中箭倒地。

  护卫守领刘守全见状,便带着护卫高举大盾替宋清然挡出一面屏风。王德成
请求道:「请燕王殿下回节堂休息,属下自会拼死一战。」

  宋清然虽是初次领兵,却也不是一无所知,当下大声对身边将士说道:「吾
乃大周朝燕王、征北军副司马,此战必将与尔等共战到底,凡杀敌一人者赏银十
两,战死者抚恤良田三十亩,家中妻儿老母王府为他们养老送终。战场书记官何
在?」

  一名将领上前领命道:「属下在。」

  「此战必要血战到底,如有后退者斩,你带人按军规审验将士杀敌情况,记
录战死兄弟名册,如有冒将士功劳认领的,让战死兄弟拿不到抚恤的,本王第一
个先斩你。」

  书记官领命。

  接着又说道:「王德成,老子不是来观光的,即然敌军已至,那就死战吧,
现令你统领城上防卫,有不听号令者斩。」王德成领命后便去布置防御。

  宋清然来到广宁,遭遇的首战就这么突然的开始了,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以
重赏激励,以军法约束,不阻碍专业人士。什么不抛弃,不放弃,该跑的时候他
一定会跑,只是此战如若战败,自己能不能活着跑出去还是两说,粮草必是丢失,
没有粮草广宁之战必败,广宁战败整个北方防线就会溃败,后果……真到了大周
朝生死存亡的时候,相信顺正皇帝即便是自己的老子,也会斩了自己。

  宋清然一直在城墙上没有下去,安排民夫向城下扔滚木巨石、烧金汁火油,
不是他多英勇,而是他在,将士就无后顾之忧,敢拼死一战。

  战事从开始,就没停过,胡人一波接一波的攻向城墙,骑兵则围着城外奔走
骑射,宋清然身边不时有军士、民夫中箭身亡。

  城上护粮营官兵则不时的起身用弓弩还击,可胡人骑兵游动过快,很难射中,
只有个别会中箭落马。

  攀墙步兵则要伤亡惨重些,护粮营官兵滚木巨石,乃至砖头石块由民夫一波
波的向城下扔去,每煮好一锅金汁便由两人抬着倾倒至云梯下方,也不看成果,
又重新架回火上烧煮,只是整个城墙上遍布屎尿骚臭之味。

  直到戌时,胡人见未能攻下,便鸣金收兵,准备来日再战。

  宋清然强忍着呕吐感,让军医救治伤兵,让书记官整理战损和记录军功,待
一切安排完毕方在刘守全的搀扶下回到白虎堂。

  白虎节堂内,已过戌时,宋清然随意吃了点饭食,此刻正安坐于厅内正位,
和王德成聊着战事。

  王德成道「燕王殿下,今日之战看来胡人这支偏师战力却是不弱,想来胡人
此次寇边应还是以劫掠为主,入侵为辅,不然不会是一府满编建制至此,属下如
果没猜错的话,胡人此次是分兵前往的,只怕赵王殿下很难一战定局。」

  宋清然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说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我任务就是将
粮草在二十六日前运达广宁府,虽现已至彰武县,未交到赵王手中都不算完成。

  至于战局,就看赵王的本事了。」

  宋清然喝了口茶接着道:「现如今通往广宁的路已被截断,一直被围困于此
怕要失期,失期罪责想必你也清楚,你可有良策?」

  王德成摇了摇头道:「现如今我们却无力分兵求援,人数太少难以突围,太
多的话留守兵力又会不足,城池怕要守不住,死守尚能一战,分兵只怕未能坚守
的住。」

  宋清然黯然道:「也只能如此了,死战到底吧,坚守到二十五日,如还未能
击溃这支胡人,就武装运粮青壮,护粮向广宁突围。」

  王德成点头认可,便不再多言。

  第二日辰时刚过,胡人新一轮攻城便又开始,此时宋清然就淡定多了,经过
昨天一战,再次面对如蝗的箭雨和攀爬的胡人不再那这惧怕,虽不用他亲自提刀
上阵,却可淡然自若的鼓励身边将士。

  随着战事越来越密集,征北军护粮营的人数劣势开始显现,战至午时,一校
尉通报,北方有一队人马逼近,情况不明。

  此时已无法派出斥候,只能在城墙垛口处观察,彰武县现已是岌岌可危,胡
人数次攻上城墙都被护粮营官兵又奋勇杀了回去。此时敌军再有增援,彰武县怕
要破城了。

           第二十一章 赵王爷送宝清然前

  等准备让人再探时,王德成兴奋前来禀报道:「副司马大人!是赵王殿下的
征北军,领军的是左武卫将军韩卫民,末将请求出城与之合击杀敌!」宋清然起
身向城下眺望,两支军队已经碰撞一起,胡人正在收缩,准备退走,便点头应允。

  随后京卫护粮营官兵在王德成率领下,打开彰武县城门,汇合左武卫一路奔
杀而去,胡人见势只得退走,直至傍晚,宋清然才鸣金收兵。征北军左武卫很给
宋清然面子,修整一下便在城外扎营,打扫战场之事也没插手。

  战后,宋清然在白虎堂接见了征北军这支人马的将领韩卫民,寒暄片刻后,
韩卫民道:「大将军在接到信件后,便命我火速赶来接应,近期这支胡人一直在
附近活动。」说完又递交了赵王的军令:命他明日申时前,率领护粮营至广宁府。

  刘卫民告退回广宁后,宋清然召见书记官,问明战况。此战护粮营战死五百
五十七人,伤六百二十一人,民夫伤亡一百多人,共杀敌三千余人,其中千夫长
二人,百夫长八人,军功细节随后报送,宋清然点了点头便让他下去了。

  次日,宋清然率军赶赴广宁府,与征北军正式交割粮草,至此他才算放下心
事,此行差事算完成大半。

  赵王驻军并非在广宁府,一个广宁府也驻扎不下数十万大军,此地只是后军
及军后勤部营地。

  宋清然即已交割完毕粮草,算是正式卸任,只是身上还挂着征北军副司马的
职衔,也只能算是虚衔,他自是不去理会别的事情,拿出提前统一印好的书信,
找赵王去加盖征北军印信。

  书信内容比较白话,就怕军中将士不通文墨。大致意思为:以往缴获分给将
士们的破铜烂铁,将士们带不下都扔了却是可惜,燕王殿下此次为体恤将士,带
了商贾前来,凡能用物品,皆可照价全收,就是帮助将士们处理缴获及不用的物
资,只要货物送到广宁府,货到现银两清,决不欠账。

  赵王看完书信这才瞠目结舌,事还可以这么办的?怪不得当初在朝堂上宋清
然不要增加银两,只要缴获上交国库部份的物资。这些物资运到京城就是几倍的
价格。

  往后几日,宋清然悠然自得的在广宁府呆着,城外虽说现也安全,可宋清然
向来以自家安危为第一要务,除非必要,否则坚决不出城门,每日里看着王府管
事收购各类缴获,再分类整理按京中价格折价卖给各路商行。

  真是千奇百怪各色物品皆有,此时的宋清然手中拿着的就是一个,呃女人的
肚兜,上等苏绣织就,肚兜正面金线绣就鸳鸯戏水,肚兜上还隐隐传来阵阵体香,
让宋清然差点要偷偷藏起来,回到卧房另作它用。

  负责收购的下人看着宋清然手中的肚兜小心的开口道:「王爷,这件肚兜小
的作价六十文就收来了,这是上等的苏绣,放车上还不占地方,我们府上车队收
着,回京能卖二两银子。」

  宋清然撇撇嘴,便把肚兜扔给这名管事说道:「这是二手的,又不是新的,
怎会能值二两银子。」

  这下人谄媚道:「爷,就是因为二手的才值钱,回京卖给喜好这个的爷们用。

  想再卖高价,回去宣传一番,说是某节度使千金用过的,那价格可不是二两
了。」

  宋清然心想,果然有同道中人,只是这个下人能想到这处,也是个商业人才。

  开口玩味的问道:「你小子头脑不错,叫什么名字?」

  这下人一听王爷如是说,那是要抬举自己了,更是高兴的谄媚道:「小的林
二风。」

  宋清然听后哈哈笑道我看你叫「林二手得了,行吧,这里的收购事宜交给你
来办吧,回京赚到银子有你的好处。」

  林二手急忙磕头领命,兴冲冲地带人接着验收物资去了。

  宋青然正准备再看其他货物,就感觉一道目光向自己看来,那种感觉像是看
登徒子一般,宋清然顺着目光向挑捡货物的人回望,却没见到异常,便也不再留
意,继续看着这些还未作价的物资。

  有胡人用的酒壶,有破旧褂袄、有瓷器酒杯、有古玩字画、还有各类珠宝首
饰、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宋清然只让管事负责收好属于自己那四成份例,管好收缴上来的马匹,均分
给各大商行,每十匹马要带一车自己收的缴获。开始陆续向京城运回。

  数十天下来,宋清然也觉无趣,便让刘二手负责盯着,自己便不再过来,每
日里除了饮酒,就是看书,自来到广宁,宋清然每日早起操练一番,虽不算强手,
可原本作为皇子时底子还在,现如今也能拿杆盘龙棍和护卫耍的有模有样,也能
开得动三石弓,只是准头还是欠缺,心中暗想,回去试试能否做出火枪,枪的难
点应是枪管的钢材,第一要务是能炼出好钢来。

  一日,宋清然正在府中看书,管事通报说:「赵王殿下从前线送来书信和礼
物于您,请王爷收下。」

  宋清然心中大感好奇,能让赵王专程从前线送过来的应是不错的珍宝,便道:
「那拿来让爷看看。」

  管事会心一笑,把书信交于宋清然,出门领进来三位女子,便起身告退。

  宋清然这才仔细看清这女人的容貌:年龄最大的三十多岁的年华,身穿略似
欧洲贵族样式的连衣长裙,上身紧绷,腰口收身,把整个胸乳以更为突出的姿态
显现出来,胸部高耸,天蓝色的眸中如宝石璀璨,高挺鼻梁有别于汉人,却更显
异国风韵。身边两个女孩竟是长的一模一样的双生姐妹,都是及笄之龄,同穿一
身公主长裙,容貌酷其似身边妇人,只是眸中多了几分天真的闪耀,少了几分惧
怕与恐慌。

  三人衣着还算完好,只是一头微带卷曲的金色秀发披洒于肩,微显凌乱,想
必一路下来,军中兵卫很是用心,方能保全送至。

  宋清然看着三人淡淡问道:「懂汉话吗?」

  妇人道:「懂一点点,宫中教习曾教过一些。」虽口音略有怪异,却也算是
字正腔圆。

  宋清然这才抽空看了下赵王的书信,信中说道:这三个为母女,原为西边的
小国哈尔萨国的皇后和公主,哈尔萨国被胡人攻破,成了俘虏,本准备随增运的
粮草送给胡人统帅察哈尔机的,被他的先锋军俘获,送到赵王那里,赵王知宋清
然喜欢,便命人送来了。

  宋清然看完书信知道原由,便对母女三人唬吓道:「你们即已被俘虏,便按
规矩为我的女奴,从今日起先跟在我身边吧,如若不懂规矩,便把你们卖到军中。」

  母女三人在哈尔萨国宫中长大,自也是知道些战征规矩,在没人赎她们之前,
她们母女三人只能算是女奴,女奴一切都由主人掌控,最惨的下场便是被卖到军
中,沦为军妓。听宋清然如是说道,都吓的匍匐于宋清然脚下同声道:「见过大
人,一切听从大人安排。」

  母亲懂得身为女奴的下场,身为女奴自要全心奉献主人,两个女儿呆萌天真,
并不知自已下场会是如何,只当是换了一个主人,而这个主人却长相英俊,魁梧
阳刚,便跟着母亲一起下拜。

  宋清然看着这对双生姐妹花,也分不清谁为姐谁为妹,便说道:「即已是我
的女奴,我便重新为你们起个名字,姐姐叫莉娜吧,妹妹叫莉儿,母亲嘛,就叫
克莱尔吧。……

  当下,就叫管事安排他们吃饭休息,想来一路也不会吃好睡香过。

  却说这母女三人自从被俘,就没吃过一顿好饭,虽也未被苛待,可行军在外,
将官们都未必能吃到热饭,更别提俘虏了。

  当见到一桌丰盛的饭菜,却仍保持贵族淑女风范,可肚中的咕叫声却出卖了
她们,虽不会用筷,便用抓起馒头拿着宋清然特意让人送来的汤匙快速却斯文的
吃着。

  宋清然见她们吃的还是有些怯懦之意,便也不再理会,安排他们吃饭后沐浴
一番再来见他便离开了。

  入夜时分,管事带着刚沐浴结束的克莱尔和莉娜、莉儿来到宋清然卧室后便
悄然退出房间。

  此时宋清然正坐在床边,见莉娜和莉儿脸上还存留着沐浴后的红润,身上穿
着中式女孩儿衣衫,更觉有些异域风韵,也不做表示,就定定的坐着。

  莉娜和莉儿自知身为女奴的规矩,又在路中听到抓他们的官兵说过是要把他
们送给这儿的王子。便乖巧的一左一右,跪伏在宋清然身边,盈盈下拜,口中言
道:「奴儿莉娜(莉儿)拜见主人。」

  姿势优雅,动作轻盈,将宫廷礼仪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神态与动作带着女奴
的谦卑之气,还是让宋清然感觉到教养良好。

  便对边上跪着的克拉尔说:「两个女儿让你教养的很懂事,主人满意。」

  克莱尔再次拜伏,起身又膝行两步,跪于宋清然两步外的身侧,列于侍女位。

  宋清然也不多作表示,想着这应是哈尔萨国的礼仪,女奴在得到主人赞赏后,
认为可以更接近主人。

  宋清然此时对这两个双生姐妹更感兴趣,一手一个摸着这对双生姐妹的金色
秀发口中赞道:「是对可人儿。」

               (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