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债妻偿】0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冰封尘世
账号ID:qq561999359
2021年8月1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5657

  前言:创作源于动力,动力源于支持。

  实力铸造经典,王者绝非偶然。

               第01章

  我叫陈海,今年三十岁,在司法局工作,岗位是司法顾问兼金牌律师,这里
我要申明一下,金牌律师这个称号并非是我自带高帽,这完全是靠我自身的坚持
和努力换来的。

  由于我为人性格豪爽,正义感十足,喜欢替人打抱不平,并且从不收黑钱,
一生光明磊落,多年下来从未打输过任何一场官司,始终保持着不败的战绩,也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有幸获得了金牌律师这个称号。

  其实我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和我那个蹲监牢的父亲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件
事情还要从三十年前说起,要不是母亲在我长大成人以后告诉了我真相,我可能
永远也不会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在牢狱里生活。

  那是一个极为寒冷的凌晨,处在临产期的母亲突然感到肚子疼痛,父亲见母
亲如此痛苦,果断的骑上自行车驮着母亲赶往了医院,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交
通工具并不发达,可以说除了自行车以外,能够代替它的就只有人力三轮车了。

  可是当时正处在凌晨时分,根本找不到人力三轮车,所以在这个片刻不能耽
搁的情况之下,父亲只能硬着头皮用自行车驮着母亲赶往医院。

  一路上父亲小心谨慎的踩踏着自行车,生怕颠簸到身后的母亲,可是终究还
是发生了意外,当父亲驮着母亲骑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时,突然被两个巨大的身影
拦住了去路,反应过来的父亲只能被迫停了下来。

  拦住父亲去路的正是两个劫财的坏人,由于母亲肚子疼痛事发比较突然,情
急的父亲在出来的时候忘记了带钱,因此父亲的身上并没有财物可以给这两个坏
人,得知事情的原委后,两个坏人示意父亲回去拿钱,留下母亲作人质,如果不
照做,就结果了父亲和母亲的性命。

  事情发展到这里的时候,受了惊吓的母亲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羊水破了,甚至
还有血迹流出,父亲见状,立刻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然而在父亲的哀求之下,
两个坏人丝毫不顾及母亲肚中胎儿的安危,硬是胁迫父亲赶快回去拿钱,否则他
们就要动手了。

  在这个情急万分的时刻,父亲将母亲挡在身后,然后挥起自己的拳头便向两
个坏人打去,由于对方是两个人,父亲难以已一敌二,很快就被两个坏人合力打
倒在了地上。

  看到父亲的奋力反抗后,其中一人竟恼羞成怒的在身后掏出了一把大砍刀,
随手便向有孕在身的母亲砍去,然而就在这最危机的关头,倒地的父亲立刻又站
了起来,之后一把将母亲搂入自己的怀中,硬是用自己的后背扛下了这致命的一
刀。

  也许在那一刻,父亲已经完全意识到,如果不将这两个坏人摆平,那么死的
人就是他和妻子,还有妻子腹中的胎儿,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父亲强忍
着剧痛,拼尽全力扭过身来,并夺下了坏人手里的砍刀,然后父亲像发了疯似的,
用这把砍刀将两个坏人就地反杀。

  紧接着父亲用双臂托抱的方式,硬是将母亲送到了医院,由于母亲的羊水已
破,并且有流血的迹象,根本无法再继续乘坐自行车,因此父亲只能抱着母亲往
医院跑,当父亲抱着母亲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早已体力不支,在医生和护士接
过母亲后,父亲便晕倒在了地上。

  当父亲再次醒来的时候,母亲已经顺利平安的生下了我,看到母子平安,父
亲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事后在母亲的劝说和安慰下,父亲才同意向公安机关
投案自首。

  母亲认为只要父亲主动投案自首,并将当晚发生的事情说清楚,应该可以得
到宽大处理,然而最终在法院的一审判决下,父亲就因故意杀人罪成立,最终被
判了三十年监禁,那一年父亲二十五岁,母亲二十二岁。

  面对这样的结果,母亲根本无法承受,在父亲入狱之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经常悔恨自己劝说父亲自首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最终也变成了母亲永远都无法打
开的一个心结。

  可以说我的童年是悲催无味的,但是这并不能怪父亲或者母亲,要不是父亲
当年的拼死一搏,我可能早就夭折于胎中,而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将我拉扯带大,
已经实属不易,想到这些,除了感谢父母赐予的生命和养育之恩外,我不应该有
任何怨言。

  就这样在我长大成人并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以后,我就暗自下了一个重大的决
心,决定将来要成为一个懂法律的人,虽然我无法改变父亲的命运,但是我却可
以改变别人的命运,起码不能再让同样的悲剧上演。

  直到我二十五岁那一年结婚,母亲才渐渐从痛苦的心结里走了出来,由于我
的婚姻是母亲定的日子,因此我完全可以理解这是母亲为了纪念入狱的父亲而选
定的。

  首先介绍一下我的妻子,她叫张茜,比我小三岁,在医院工作,是急诊科的
一名护士,出众的样貌和身材,加上白皙稚嫩的皮肤,让她成为了所有男人梦寐
以求的对象。

  当然妻子的美还远远不止这些,毕竟别人能看到的部位都是有限的,而我就
不一样了,其实妻子还有三大亮点,分别是粉嫩性感的乳房,妖娆雪白的玉足,
还有那令人热血沸腾的私处,可以说妻子具备了女人的所有优点,简直就是尤物
的完美化身。

  能娶到这样的妻子,也算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怜悯,对此我非常的欣慰,不过
更让我欣慰的是,妻子和母亲相处的非常好,两人完全打破了以往人们所认知的
婆媳关系,在我眼里她们是婆婆和儿媳,可是在外人看来,她们和亲生母女没什
么两样。

  母亲之所以能打开自己的心结,和她的儿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由于妻子
性格温柔贤惠,并且十分的善解人意,因此当妻子在母亲那里得知公公的事情后,
妻子竟然被父亲的事情感动的痛哭流涕。

  我坚信那绝对不是妻子演出来的,而是她真真切切被父亲的事迹所感动到了,
虽然父亲犯的是杀人重罪,但是妻子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抵触,反而耐心的劝说
母亲安慰母亲,甚至有些时日还是陪着母亲一起睡的,试问天下有几个儿媳妇能
做到这样,我认为几乎没有。

  由于妻子的父母都是在外地居住,因此我和妻子也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
才会回去一两次,也就是说,在这边除了我和母亲之外,妻子就没有什么其他的
亲人了。

  而婆媳之间的友好关系,也是在那时开始的,从那之后,母亲经常和妻子聊
一些父亲曾经的事情,也算是让自己的儿媳了解一下那个她从未谋过面的公公,
就这样久而久之,在母亲的不断灌输下,妻子了解了很多关于父亲的事情。

  并且这里面有很多事情还是母亲和我从未提到过的,搞得我都有点羡慕和嫉
妒了,当然这只是我的说笑罢了,不过看到两人能将婆媳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
说真的,我除了高兴的同时还多了一份理解,毕竟有些话只适合女人和女人之间
的交流,我一个大男人又有什么理由跟着参合呢。

  婚后的五年生活,可以说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
就在父亲即将刑满出狱的那一年,母亲却意外身染重病,最终含恨去世。

  母亲的突然去世,给我和妻子带来了巨大的打击,本以为这会是父母再次重
逢的一年,可是世事难料,这一年不但没有成为父母的重逢之日,反而成了父母
的离别之日。

  其实我和妻子都知道母亲还有一个最大的遗愿,那就是母亲本打用她的后半
生来好好补偿父亲,可是天不随人愿,母亲只能将遗愿托付在我和妻子身上。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母亲一直都把父亲当年的付出看作是一种亏欠,为
了偿还,为了给父亲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母亲才会经常跟妻子提到父亲,母亲
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妻子提前接纳父亲,而这或许就是婆媳关系相处融洽的
主要原因,母亲的所作所为,可谓是用心良苦。

               第02章

  随着母亲的去世,时间转眼来到了父亲刑满出狱的日子,我更是早早的来到
了监狱的大门口等候,看着满面沧桑的父亲被两个狱警带出来,我飞快的跑上前
去,一把接过了父亲手里沉重的包裹,而这也是我第一次与父亲见面。

  为什么是第一次与父亲见面呢,原因很简单,这是父亲自己跟监狱要求的,
由于每一次母亲探监都是哭红了眼回来的,父亲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了
不让母亲过度悲伤和难过,父亲最终选择取消被亲人探监的权利。

  上了车之后,父亲独自坐在后排,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而我更是不知道该
和父亲说些什么,三十年的光阴对父亲来说有如一个世纪,从驾驶位的后视镜里,
我看见父亲坐在后面东张西望的,似乎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感到特别的好奇。

  「小海」就在我开车的时候,父亲突然叫住了我。

  「啊?怎么了爸?」我本能的问道,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喊他爸。

  「我想先去给你妈上柱香」母亲去世的事情,父亲在监狱里是知道的,毕竟
这是件大事,肯定是要传达到监狱的。

  「啊,好」听到父亲的意思后,我连忙应答道。

  父子之间的第一次对话,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打开的,也许父亲需要时间去适
应,而我也是一样。

  来到母亲的坟前,父亲一言不发的跪在地上,眼睛牢牢盯着墓碑上的名字,
我知道父亲有很多话想要对母亲说,面对这样的情景,作为儿子的我岂能不明事
理。

  「爸,我去那边看看能不能买一些纸钱和贡品」我立刻找了一个离开的理由,
好让父亲能陪母亲单独呆会。

  「啊,好,你去吧」父亲似乎也明白了我的用意,只是简单的回应了我一下。

  很快我就来到了卖纸钱和贡品的地方,然后买了一些正常祭拜的东西便回去
了,想着父亲会向母亲诉说很多情怀,我特意找了一个可以坐下来休息的地方,
然后静静的等待时间的流逝。

  「嘟嘟嘟……」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老婆」一看电话正是妻子打来的,我连忙接听了妻子的电话。

  「老公,接到爸了吗?」妻子在电话那头对我问道。

  「嗯,接到了」我回答道。

  「那你们什么时候到家?」妻子在电话那头继续问道。

  「估计还得一会儿,此时咱爸正在咱妈的坟前祭拜呢」我继续说道。

  「哦,知道了,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得知父亲正在坟前为母亲做祭拜,妻子
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打扰到父亲,随后我和妻子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妻子的电话后,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心想此时父亲应该把该说的
话都说完了吧,为了不让父亲等的太久,我起身拎起东西,开始往回走,走了几
分钟之后,我远远看见了父亲的身影,此时的父亲还再母亲的坟前跪着。

  「爸,我回来了」为了让父亲有所准备,我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便开始喊他了。

  父亲见我拎着很多东西,便立刻起身过来迎我,紧接着我和父亲共同给亡故
的母亲上了香,烧了纸钱,摆上贡品,然后祭拜了一番后,便和父亲亲离开了这
里,我知道在我走后父亲肯定是哭过的,从父亲眼角上的泪痕就能看得出来。

  回家的路上,父亲又是一言不发坐在后面,这一次父亲并没有在车里东张西
望,而是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外面,显然父亲的心里还在念着母亲,看到这一幕,
我也是心酸和难过。

  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的父亲吧,父亲今年五十五岁,身高目测有一米八左右,
体重在七十五公斤上下,多年的牢狱生活,不但没有让父亲变得憔悴,反而变得
十分强壮,如果不去看脸,光是看父亲的身体,根本看不出这是五十五岁的身体。

  由于常年的劳改生活,在日光的照耀下,父亲的皮肤也从最初的浅色变成了
黝黑色,我之所能看出父亲有这么多身体上的变化,也是对比了父亲以前的照片。

  当我和父亲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已经站在门口处等候着我和父亲了,而这也
是妻子和父亲的第一次见面。

  「爸」妻子见到父亲的第一时间,便开口叫了一声爸。

  「哎」父亲憨厚的答应着。

  「爸,这是张茜,您可以叫她茜茜」我在一旁边说道。

  「好好……」听到我的介绍后,父亲猝不及防的回应道,由此可见,父亲第
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媳妇,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爸,这是您的拖鞋,快进来吧」妻子大概也看出了父亲有些紧张,为了避
免尴尬,妻子赶紧拿出拖鞋,请父亲进屋。

  「哎好」父亲继续答应着。

  「爸,这里以后就是您的家了,来先坐沙发上休息一下」进屋之后,我将父
亲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老公,你帮咱爸收拾一下卧室,我先去准备饭菜」妻子在我身后对我说道。

  「好的,老婆,你去准备吧,我去给咱爸收拾一下卧室」其实房间早就收拾
好了,饭菜也都准备好了,只不过父亲刚来有些过于紧张和拘束,为了给父亲一
点时间来适应新环境,我和妻子互相配合了对方一下。

  随后妻子去了厨房,而我则抱起父亲的包裹,来到了母亲之前所住的房间,
进房之后没事干,我便无聊的坐在床边呆着,与此同时,我有点好奇父亲的包裹
里都装着什么东西。

  就这样我带着好奇的心态拉开了包裹上的拉链,发现里面除了衣服和洗漱用
品外,还有几本书,反正也是无聊,我随机拿起了其中一本书开始翻阅,结果里
面的内容全是和劳改有关的。

  显然这些书籍是专门给那些犯人洗脑用的,就在我准备将书放回去的时候,
一张不大不小的卡片从书里面掉了出来,我好奇的拣起来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张
美女写真的图片,虽然没有什么漏点地方,但也足够蛊惑人心。

  并且从这张图片上,我还发现了些许白色的印记,为了确定那是什么,我将
鼻子凑上去闻了闻,闻过之后我才明白那是少量精液干涸后留下的精斑,由此可
见,这张美女写真图片应该是父亲手淫时所使用的助力道具。

  看着手里的图片,我于心不忍的将其放了回去,要知道在监狱里,这种东西
是绝对禁止的,父亲甘愿冒险,也要私藏这种东西呢,想必父亲肯定也有他的难
言之隐吧。

  「老公,吃饭啦!」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外面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哎,来了」我立刻答应道。

  在饭桌上,父亲仍然会有些许拘束,但已经完全不像刚进屋时那样了,为了
让父亲尽快适应这个家,作为儿子的我,必须要主动一些才行。

  「爸,会喝酒吗?」我主动向父亲问道。

  「会,会喝」父亲回答道。

  「白的还是啤的?」我继续向父亲问道。

  「都,都行」父亲继续回答道。

  「老婆,拿瓶白酒过来,我陪咱爸喝点」现在正值春季,天气多少还是有点
凉,因此不宜喝啤酒,毕竟父亲的年纪大了。

  「好,难得一家人团聚,今天你就好好陪陪咱爸吧」妻子听道我要陪父亲喝
酒,立刻应呵道。

  在这个过程中,父亲没说话,只是一味的边笑边点着头,就这样,我与父亲
每人各满了一杯,然后慢慢喝了起来,起初父亲还是有些话少,一直都是我和妻
子在说话,直到一杯白酒被父亲喝完,父亲的话语才渐渐多了起来,只不过父亲
说的都是他在监狱里面的事情,而我和妻子就像两个孩子一样,听的那是津津有
味儿,尤其是妻子,妻子似乎是对父亲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可能这与母亲当初对
她思想上的灌输有着直接联系。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