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系裙下的我】(4.6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夜不能魅
2021/12/09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论坛
是否首发:
是字数:6513字

                 4.6

  可此时,锁已经被解开,我的手也是转动了门把手,推开了浴室的门。

  顿时间,从浴室里扑出滚滚温热水汽。

  浓郁的洗发水和沐浴露香气填满了我整个肺腑。

  这是关了多久,水汽大的都快看不到人了。

  好在一刹那间,大量的热气从浴室里逃出来,能见度清晰下来,我的目光注
意到了落老师的所在。

  此刻,落老师披头散发,整个身躯侧躺在地,两条白嫩光滑的玉腿叠放,身
上盖着一条连衣裙,虽然遮住了要点,但是裸露出了大片的雪白,当真是美人沐
浴,玉体横陈在眼前,翻腾的水汽此时好似仙气,更增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感。

  那一瞬间,我的两颗眼珠子都充血了,太美了,太诱惑,太让人热血喷张了。

  「出去!」

  落老师声音中带着愤怒和不堪,毕竟此刻的形象完全是凤凰落难,让我捡了
漏。

  我急忙转过身,重新合上门。

  「噗通噗通」心脏强力的跳动着。

  我脑子不断重复着刚刚所看到的画面,毕竟难得一见。

  瞬息之后,想到了话,打算打破尴尬的氛围。

  「落老师,要紧吗?我打120 吧。」

  浴室里传来了落老师安定的声音:「没事,我稍微过一会儿就好了,你先去
客厅里坐着吧。」

  既然落老师这么说了,我也只能是早做了,等迈开腿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内
裤里的肉棒早已经硬的如火棍,走路极为不舒服,也不知道我这糗样,落老师之
前有没有看到。

  回到客厅坐着,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里传来了落老师的呼唤:「唯一,帮老师一把。」

  我一听这话,当下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心中期待着美景能再现。

  可惜,这终究只是我的妄念,落老师给自己套上了连衣裙,勉力的扶着墙,
眉宇始终紧皱着,显然在忍受痛意。

  「老师,你伤到哪儿了?」

  我问道。

  落老师张张嘴,想说却又没说,我的目光注意到她的一只手有放在臀部上,
难道刚刚摔倒的时候,伤到尾椎了?

  「老师,我还是抱你吧。」

  「扶着点我就好了。」落老师说道,显然对于抱这种行为,她有点不大好意
思。

  「老师,你这样完全走不了路,还是我抱你吧,相信我,我有力气的,你看
起来也就七八十斤,没问题的。」

  对于我的这番调侃,落老师剜了我一眼,好似在啐我都这个时候,还说这些
俏皮话。

  此时,我早已经走到落老师旁边,道:「老师,你搂住我的脖子。」

  「啊?」落老师没想到我要来公主抱,脸上更是难为情了,刚洗完澡呈现白
皙粉嫩的脸蛋,映出了一坨红晕。

  还真是难得如此近距离瞧见落老师害羞,我的每一下呼吸都能汲取到来自于
落老师身上的芬芳香气,诱惑且有点催情。

  「还是背我吧。」落老师犹豫道。

  「老师,来嘛~ 今晚你是公主,而且这样也不容易伤到,这可是专业的抢救
措施。」

  我不客气的把手放在了落老师的背上和大腿上,猛地发力。

  落老师出于本能,急忙用手搂住我的脖子寻求稳定。

  就这样,落老师不得不强行被公主抱上。

  相比于背部的触感,那来自于腿上的触感则更为殷实,落老师的大腿很绵,
好似棉花在手一般,身体微沉,醉人的熟女气更是在我的鼻尖萦绕不断。

  「呀···快放我下来。」落老师命令道。

  我则是笑笑。

  「老师,你别乱动,我护送你回房间。」

  毕竟我大腿现在还有点不适,落老师乱动,给了大腿压力,牵动了疼痛。

  说完,我就抱着落老师软乎乎的身躯向她房间里走。

  能感觉到怀中美妇的身躯很是僵硬,也不知道是对这种姿势的抗拒还是对如
此近距离异性接触的不适应。

  总而言之,对于今晚,我算是大赢家,占到了不少的便宜。

  回到落老师的房间,我轻轻的弯下腰把落老师放到了床上,娇躯沾到床面的
那刻,落老师的手也从我的脖子上放开。

  虽然有些不舍,但我还是把手从落老师身上拿开,估计是身体有了支撑,落
老师微蹙的眉头松展开,望着我,显然是极度的不好意思,缓缓道:「好了,让
我躺一会儿吧,没事的。」

  见这样,我也走到了门口,说了句:「有需要的话,公主殿下请吩咐,我马
上办。」

  对于我的油腔滑调且口无遮拦,落老师难得没斥责我,反而是暖心笑了笑,
语气温柔道:「去吧。」

  我关上门,呼出一口气,心脏的跳动显得我很是紧张。

  而在同一时刻。

  某处清酒吧里,正有两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正坐在一块儿。

  「婉玲,换个地方,我不太喜欢来这种地方。」

  说话的妇人,瓜子脸柳叶弯眉,样貌姣好的不像话,身姿窈窕,要不是那种
生儿育女的妇人气,多半会让人觉得这只是一位风韵十足的御姐,气质高贵且冷
艳,让人不敢靠近。

  坐在她旁边的妇人,身材火辣,不加掩饰的展示自己的身材,两团硕瓜大乳
挤出了一条雪白的乳沟,红唇鲜艳,尤其是那双眼睛,充满了火辣和奔放,一眨
之间,都有电在放。

  「雅蕊,放心吧,这是我朋友开的店,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放其他不相
干的人进来。」

  说话的正是婉玲阿姨。

  而她对面的正是妈妈。

  听到婉玲阿姨这么说,妈妈的心算是放下心来。

  「雅蕊,深夜找我出来,是不是跟你的小情人吵架了?」

  婉玲阿姨晃着手中的酒杯,斑斓的酒液随着晃动在酒杯里打着滚,犹如人的
心境一样,不安稳。

  「那是我儿子,可不是什么小情人。」

  妈妈纠正婉玲阿姨言语中的错误,指正道,双手搭放在吧台前,坐姿端正,
将腰围的纤瘦和臀部的饱满展现的相当淋漓尽致,美眸盯着放在台面上的酒杯。

  婉玲阿姨凑近了些距离,调笑道:「我也想要个儿子,做我的小情人,老娘
我都寂寞了。」

  在外人眼中,谈话有度的婉玲阿姨此时在妈妈旁边,却是言语泼辣无禁忌,
像极了乘风破浪的老司机。

  想到闺蜜儿子那傻呆呆可爱的样子,还有那火热强壮的肉棒,婉玲阿姨只觉
得一种淡淡的「饥渴」在自己的花心里荡漾开来,有些痒。

  两个美妇如此并排坐,如果从后观瞧,光是这背影一幕,足以能天雷勾地火,
兴趣上头。

  「要死啊你~ 说的都是什么荤话!」

  妈妈藕臂一顶,将黏上来的婉玲阿姨打开,罕见的露出羞怯意,脸颊上的梨
涡转瞬即逝。

  婉玲阿姨也跟着笑了,笑的放浪,酒窝迷人。

  一梨涡,一酒窝,两大美妇,两种景色,当真是让人垂涎欲滴,今晚当值的
女调酒师觉得自己都没法待下去了,装模作样低着头,擦着桌子。

  「说说呗,又因为什么吵架了?我这两天为你们母子操碎了心,天天听你夜
晚哭诉,我都没睡好觉。」

  婉玲阿姨无奈道。

  「烦啦?」

  妈妈扫了她一眼。

  婉玲阿姨笑盈盈道,啐道:「我的好闺蜜有烦心事,我的双耳可是随时准备
洗耳恭听。」

  妈妈拿婉玲阿姨没办法,露出我还嫌你烦的笑。

  「唯一今晚又做了什么事?」

  婉玲阿姨半个身躯依偎过来,两条丰腴且充满色气的双腿翘搭在一块,室内
的灯光调的有些暗,让腿上的丝袜闪出一道又一道的流光。

  妈妈不耐道:「今晚问他怎么这么晚回来,他竟然跟我顶嘴,对我使脸色,
真是越来越叛逆了,我现在很肯定他是在外面谈恋爱了。」

  听着妈妈口中的话,婉玲阿姨眼睛瞪的大大的,戴了美瞳的双眸微微游离,
修长的睫毛轻微抖动,端起手上的酒杯,饱满肉嘟嘟的大红唇碰触在酒杯上,嘬
饮一口,心虚道:「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妈妈此时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婉玲阿姨的变化,裙下的两条丝袜腿并拢斜放
着,好看洁白的葱指捏住酒杯,自顾自道:「上次我就察觉到不对了,突然跟我
唱反调,肯定是在学校里或者在外面交了一些人,以前他很听话的。」

  说到最后,妈妈侧过身子,精致的脸庞有了些楚楚动容,眼神有些虚弱的看
着婉玲阿姨。

  「唉~ 」婉玲阿姨放下酒杯,轻叹一声,思索了一会儿,缓声安慰道:「你
就是控制欲太强了,唯一又不是小孩子了。」

  妈妈的表情猛地坚定,语气有力道:「他是我的儿子!我必须要培养好他,
再说了,这个年级段懂什么叫爱,在外面鬼混最后习得一身不良气息,最后还不
得败光家业,婚姻不幸。」

  这些话,这些道理,这些安排,似乎在妈妈的心里积压很久,此时却是一股
脑吐露出来,随后捏住酒杯,轻薄的朱唇喝下了大口的酒。

  酒虽然不辣,但度数却是不小,也不知道是不是情绪太激烈,此时妈妈那鹅
颈染上了一层红意。

              (未完待续)

                 4.7

  听完妈妈的话,婉玲阿姨莞尔一笑。

  或许在外人看来,妈妈的这种做法显得难以理解,可在她看来,这是一个有
着失败过去以及失败婚姻的女人,打算通过这种强力控制方式,打造一个完美人
设的儿子,给予他完美的人生。

  可人终究是人,他不是按部就班的机器。

  婉玲阿姨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打算在这个方面跟固执已见的妈妈进行辩驳。

  而是······

  凑到了妈妈玉润的耳边,语气暧昧道:「你不让他交女朋友,这么一个大小
伙,总得要生理需求的吧,咋办?」

  这一番话刺激的妈妈粉颈上起了一层细腻的疙瘩,身子更是颤抖了下,羞恼
道:「越说越过分了,你越大越不正经了,在国外都学了什么风气过来。」

  瞧到妈妈动怒的样,婉玲阿姨放浪的笑了起来,胸前的乳瓜因为笑而跟着剧
烈震动,好似要从领口处蹦跶出来。

  「我说雅蕊啊~ 你就呆吧你~ 你儿子首先是个男人,男人不就那德行,你跟
他来硬的,不行的,得哄得软的来。」

  婉玲阿姨娇笑道。

  妈妈端坐在那儿,眼睛忽闪忽闪,没有说话。

  而此时。

  我瘫在沙发上,眼皮已经合上,整个人进入到游离的状态,那种五分感觉自
己在睡五分又感觉自己还醒着。

  直到······

  「唯一」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那是落老师的声音。

  唤了我一声?

  两声?

              ······

  游离状态中的我,只觉得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想,整个人一下子清醒过
来,嘴巴本能的回了句:「我在」。

  然后迅速的起身,动作过于迅速,以至于血液没有供给上,眼前一黑差点又
坐了回去,同时也带动了腿上的不适,腿有点麻有点疼,骤看之下,青肿好像消
下了点。

  依旧是内裤一条,身上汗糊糊的,忘记了关灯,半睡半醒之间,似乎又流了
不少的汗,那种感觉如通宵了一般,相当的不舒服。

  顾不得自己身上的各种不适,来到了落老师的卧室前,推开了门,此时房间
里黑乎乎的,连灯都没有开。

  「落老师,您怎么了?」

  我站在门口问道。

  「老师想···」落老师犹豫了下,轻声继续道:「想上个厕所,麻烦你一
下,我没法动。」

  本打算打个电话让救护车过来,但落老师始终说不用,那时我却是不知道,
落老师身上的费用已经所剩无几,她又是个勤俭传统的女人,觉得自己身子只是
摔了一跤,屁股坐地,伤到了,打算修养几天就行。

  照顾落老师,我一下子觉得很荣光,开了灯,掀开被窝,顿时一阵温暖的香
气散开,跟我臭烘烘的体味形成了调和。

  落老师眼眸羞答,见我弯下腰,却也是非常上道的把两条玉臂伸出来,勾住
了我的脖子。

  我的手贴在床面上,往里一钻,掌面贴附在落老师温热的后背上,另一只手
贴在了滑腻的大腿肌肤上。

  等掌心一接触,我脑子好像反应过来了,这一次没有衣裙的遮挡,如此近距
离的触摸落老师大腿的触感,瞬间一阵微弱的性刺激电流打在了我的心脏上。

  落老师好像此时也没太在意这件事,不过身体绷的有些紧,脸上表情忍耐,
显然是在对抗三急中。

  我腰杆一发力,落老师那香软的娇躯被我抱了起来,大腿上的肉挤压着我的
掌心,嫩的如新出炉的软糕一样,软乎乎嫩滑滑的。

  小心的转向,一路抱着落老师来到了浴室里,然后缓缓的放下,落老师那秀
气白嫩的玉足踩在洁白的瓷砖上。

  「在外面等我一下。」落老师含糊的说着,

  我也没做停留,退到了门口,把门拉上,脑海里想象着落老师那里又是怎样
的呢?顿时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念头实在是过于龌龊,可肉棒上的真实反应,却是
在说,它很享受这样的念头。

  「滋滋滋······」

  强烈的水流声敲打着,猛烈又有劲。

  我一下子想到落老师这是开始小解了,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嘹亮,不知道落老
师会不会觉得羞怯,毕竟这声音她能听见,浴室外的我那也是能听见。

  持续了好一会儿,声音才变得不可闻。

  我内裤里的肉棒都硬的发涨,将内裤顶成了金字塔状,当真是骇人。

  又是一小会儿,马桶抽水声乍响,浴室里传来了落老师的声音:「唯一,你
还在吗?」

  「在的,老师你好了吗?」我问道。

  从里面传来蚊蝇般的应答声。

  我推开门,看到落老师已经站定在那儿,脸上表情镇定自若,不过还是能察
觉到她的不自然,毕竟刚才的放尿声实在是太响太悦耳了。

  我是装作没听见,大大咧咧进来,落老师只是一瞥,忽然别过脸,眼眸含羞
带臊。

  瞧她那样子有些古怪,我低头往自己身上看,这时才发现老二还硬挺着,落
老师又不是瞎子,自然而然就注意到了这情况。

  这一下子给我搞的异常尴尬,就在这种双方都装没看见不知道的氛围中,我
再次去抱落老师,只是这一次,落老师的背脊很是发硬,大腿也在发硬。

  「咳咳···正常反应,老师你别这样硬,我不太好抱。」

  我说道。

  「说的什么呐!」落老师嗔怪道。

  背部和大腿开始放松下来,很自然的重新抱起落老师。

  「麻烦你了。」落老师感谢道。

  「没事,您照顾我,我照顾你,毕竟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我脑袋胡咧咧道。

  此时我脑子混沌,疲乏困得厉害,完全是放开了束缚,嘴巴逮到什么说什么。

  可落老师却不是我现在这种精神状态,一听我拿她开玩笑,当下气的她用双
手狠狠掐了下我的脖子。

  「再拿老师开玩笑,非得打你掌心。」

  落老师拿出教师的威严,呵斥我道。

  「那请老师多打我,把我打烂了,然后您照顾我,本来说好要给我洗澡的,
我现在都臭烘烘的。」

  「你这孩子······」落老师拿我没辙,无奈的叹道。

  重新将落老师放回到床上,虽然不舍如此美熟的娇躯,但还是不得不离开了
房间。

  想到自己还没洗澡,这时候得好好清洗一下。

  来到浴室,将内裤丢在地上,干燥的内裤吸收了地面上的水渍,猛然间我想
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没有随身的衣物,对了!上次好像有衣物遗留在落老师家,
现在再去问的话,岂不是打扰了刚入睡的落老师了。

  我一拍自己的额头,自己这都什么脑子。

  没办法,只能是先洗了,褪下内裤,肉棒硬的跟朝天柱,我苦笑,看样子不
把这个家伙安抚下来不行了,接连的刺激,让我体内好似有一团干火在燃烧。

  目光四下里瞅了下,发现了落老师褪下的衣物,那个之前挡住身躯的连衣裙
已经湿漉漉一片,掀开之后,下面堆放的是素雅的胸罩和内裤,没有任何图案花
纹花边的修饰,很是朴素,不会让人觉得有情趣。

  手摸上去,只是感觉到棉纺织物的柔软,上面残留的体香早已消散,所带来
的感觉显得杯水车薪。

  稍稍能引起极大兴趣的是那条肉色的丝袜,入手即是顺滑,好像要从我手里
滑落,残留着属于落老师的体香,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在雌性信息素的作用下,开
始变得亢奋,脑海中幻想回忆着之前的所见所闻。

  最深刻的两个片段则是落老师手拉衣裙遮挡娇躯,虽然没有瞧见那迷人的双
乳还有黑黝的森林,但就是因为得不到反而格外的渴望,如果真能瞧见,那两处
又是怎样的形状?

  手抓着丝袜,丝袜摩挲着肉棒,粗糙感在幻想的加持中,给我营造了一种我
正在操弄落老师丝袜美足的错觉中,快感在逐渐累积。

  闭着双目,脑海中的画面陡然一转,想着落老师那强烈的放尿声,怎样的小
屄才能让尿柱发出如此淫糜的曲调,肯定是很紧的吧?

  感觉到浓浓的罪恶感,我此时此刻竟然在亵渎美丽成熟的落老师,可也正是
这份亵渎,似乎正在不断放大内心中的欲望。

  瘾虫在一点一点的被勾引出来。

  「啊啊啊啊···来了来了···」我抓住了射精的欲望。

  手上的动作开始变得粗暴,丝袜已经被我折腾的不成样,从马眼中渗出的透
明润滑液更是沾染玷污肉色的丝袜,显出了水印。

  「落老师···落老师···我爱你···我要草你···草你的屄···啊啊啊····要死了···射!」
我不断催促着,催梦着自己,好像我真做到了一样,脚跟离地,胯部往前一顶,
龟头上的马眼瞬间如长大,一股接着一股的浊液源源不断的打出,被属于落老
师的丝袜给拦截住。

  「呼···呼···呼···」我大口喘着气,鬓角和后背全是渗出的热汗,好似经历了一
场大战,低头瞧了一眼,暗骂一声:「草了!」

  这时才发现,落老师的丝袜竟然拉丝了,被我干出一个好大一个破口,浓稠
的精液不甘心的丝袜上滑淌着,空气里散布着浓郁的精子味儿。

  「咋办?咋解释?」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