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录】云轩亵渎赵青青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郡主
字数:10360

             第一百六十五章天仙

  清晨的初升太阳把无数道明媚泛红的光泽,照射在雪阁小楼周围,鸟语花香
相伴外,还有楼外青翠一片,虽天气寒冷,今日却是温暖似春。

  小楼里边的闺房深处,隔着粉纱暗香浮动,笑嘻嘻的阿娟也不知带了什么,
满是神秘的开心道:「人家带的这东西,保管公主喜欢。」

  仙子在世的赵青青,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阿娟满脸兴奋,也
知道她从来古灵精怪的,红唇淡淡一笑道:「我看看吧。」

  阿娟探头探脑把宝贝摆到桌上,看眼前高贵窈窕的清冷仙女,清丽脱俗的模
样,似是在给什么惊喜一样,探手打开装饰精美的盒子,只把盒盖掀开,里边物
事却晃眼发亮,叫她自己都看的呆了。

  赵青青背负玉手,姿态圣洁的站在桌前,美眸落在盒中看了几眼,难得摇头
笑道:「怎么会带来这个?」

  阿娟笑嘻嘻的把宝贝从盒子里拿出来,开心至极道:「这可是举世难寻的好
东西,不知多少人都想要呢。」

  赵青青脸上浮出几分美丽笑容道:「可我,没有穿过这样的鞋。」

  阿娟开心道:「这双鞋可是大有来头的,整个天下仅有两双,它的名字叫做
雪玉冰莲,姐姐冰玉雪莲在妃仙子那里,妹妹雪玉冰莲,也就是这双了。」

  赵青青轻抬容颜看她一笑道:「原来是这样。」

  阿娟从盒子里把这莲鞋取出来,向她展示着道:「公主你看,这双鞋像不像
美玉莲花?」

  赵青青随着她目光,看着她手里冰冷雪白的莲鞋,也当真如阿娟所说,这莲
鞋晃眼之外,犹如盛放的冰雪莲花,在眼前晃着白雪晶莹的光泽,鞋上锈有精美
好看的花纹,尤其是通体质地看去坚硬,鞋底悬空部分,是有一根细长晶莹的鞋
跟,无声散发着诱惑……

  阿娟兴奋不减道:「我家小姐就穿过这种鞋一次,结果把姑爷弄得销魂不已,
在床上把我家小姐的两条美腿扛到肩上,不分日夜干的天昏地暗的,连床都快给
弄塌了。」

  赵青青听了她这种话,仙子容颜微露笑容道:「可我又不给他,穿上之后,
不是惹的他心痒难耐吗?」

  阿娟把鞋递给她,大力摇头道:「这双鞋宝贵的很,公主穿上才最合适了,
尤其是仙子玉足穿上这鞋,还不把姑爷给馋死?」

  赵青青摇头笑道:「我可舍不得把他馋死。」

  阿娟自顾自拿着鞋蹲在地上,扶着赵青青坐在椅上,娇笑道:「让人家帮你
穿上。」

  赵青青无奈也只好由她去了。

  阿娟视若珍宝的掀开她白衣裙底,小心翼翼的脱掉鞋物,手里握着她仙子玉
足,只看的两眼晕眩,赞叹不已道:「公主的这玉足,怪不得总让姑爷念念不忘,
每次看到,真是让女人都怦然心动。」

  赵青青举止淡雅坐在椅上,轻伸玉手拨开脸边秀发道:「我也见过朱瑶用玉
足夹着他粗长宝贝搓弄揉压,直弄得他精液乱射……」

  阿娟探探脑袋道:「可不是嘛,姑爷平常就喜欢让我家小姐用玉足给他爽,
自从小姐穿上冰蓝高鞋后,就总是在床上穿着鞋给姑爷搓弄肉棒,他还每次都把
我家小姐干的死去活来,叫床的声音我都听着脸红。」

  赵青青看着自己仙子玉足穿进雪玉冰莲,只觉这莲鞋,透着丝丝令人惬意的
冰冷之感。

  当她身姿绝美站起来时,一袭白衣胜雪飘飘里,若隐若现的露出玉足莲鞋诱
惑,本就修长高挑的身材,也更高了许多。

  阿娟看着眼前仙女模样,大赞绝美动人。

  她轻抬玉足走出一步,只听细长鞋跟清脆至极的击打在地板上,听来撩人至
极……

  阿娟更加开心道:「这双鞋穿在天下第一美女的玉足之上,看起来真是太美
了!」

  赵青青穿着这雪玉冰莲在地上又走几步,细长鞋跟清脆击打着地板,轻抬绝
美容颜道:「好看吗?」

  阿娟两眼发光道:「好看,好看!」

  赵青青摇头笑道:「就是太诱惑了。」

  阿娟笑道:「这没什么呀,我家小姐可喜欢穿这种鞋了。」

  赵青青轻轻点头,姿态端庄的走过来道:「穿上这鞋是好,可玉足肌肤露的
太多了。」

  阿娟咯咯笑道:「这样才更诱人呀!」

  赵青青只好坐下道:「那就听你的好了。」

  阿娟开心的来到她身边道:「昨天晚上姑爷送给小璇一根金条,可把小璇给
高兴坏了,今天说不定又要找云轩炫耀了。」

  赵青青姿态端庄的坐在桌前,轻伸玉手倒着茶道:「毕竟小璇聪明可爱,谁
都喜欢,亦凡又深信不能和儿子走太近,太近就容易让人娇纵的道理。」

  阿娟摇头道:「书上说的这些谁也不知对错,但小璇是姑娘家的,受人喜爱
也是正常。」

  赵青青把茶递给她一杯道:「只要开心就好。」

  阿娟看着外边阳光,突然想起一事道:「差点忘了要回去浇花。」

  赵青青轻轻笑道:「把茶喝了,再回去吧。」

  阿娟拿起杯子连忙喝完,兴高采烈的就从雪阁离开,回去浇花去了。

  只留下赵青青一个人坐在桌前欣赏外边景色。

  她在这里看着外边阳光明媚,不知不觉间,有人从楼外走了进来,开开心心
的来到她房间道:「仙女娘。」

  是云轩捧着一本书开心过来道:「仙女娘在看什么?」

  赵青青回身一笑道:「也没什么。」

  云轩坐她旁边摇摇脑袋道:「昨天晚上我爹送给小璇一根金条,可把她高兴
坏了。」

  赵青青端坐桌前道:「你也不该跟她执着这些。」

  云轩叹气道:「连我娘也是这样说,她说小璇是女孩子家的,多花点银子没
什么,我要是多花银子,那就是败家了。」

  赵青青忍不住笑道:「我们可从来没有说过你败家的话。」

  云轩垂头丧气道:「唉,说来我也真不该和小璇计较那些,就是求她给我写
几张字,她非要让我给大哼小哈喂半年的饭,我偏不答应她!」

  赵青青道:「小璇从小聪明伶俐,才学双绝,很像你娘,而你则像你爹年轻
的时候,你爹那时候跟你性子是一样的,后来经历大变,才稳重许多。」

  云轩抬起头羡慕不已道:「说来也是,我要有我爹那样的福气就好了,娶了
我娘不说,还有仙女娘也是他的。」

  赵青青浅浅一笑道:「天下美女总是有的,只是你机缘未到,该有总会有的。」

  云轩在她脸上看来看去道:「我不要像我爹那样三个娘子,只要娶一个像仙
女娘这样的女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赵青青给他倒了杯茶道:「但有些事情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云轩不解她话里深意道:「今天阳光这么好,仙女娘不出去玩吗?」

  赵青青摇头道:「我喜欢清净,也不爱去人多的地方。」

  云轩也知道她性子道:「还是仙女娘人美话少,最让人敬佩。」

  赵青青自己也喝着茶,红唇轻含杯口浅饮片刻,轻语道:「我从来不多想那
些的。」

  云轩坐在她身边,最是喜欢闻着她衣裙香气道:「只要心情郁闷的时候,我
都喜欢来仙女娘这里,只是小璇太吵闹了,她每次只要一过来,就闹的不行。」

  赵青青看向桌上道:「你带的什么书?」

  云轩想起正事道:「是新买的云海魔物集志,我想送给仙女娘当礼物。」

  赵青青听的摇头笑道:「这可宝贵的很了。」

  云轩取过书来,自己转身拿着云海魔物集志,放到书架上边,再从书架走过
来的时候,不经意看到白衣仙女裙底,微露玉足诱惑的高跟莲鞋,瞬间就看的眼
睛都直了,胸口如被人猛撞一般,怦然心动不已。

  赵青青正姿态圣洁的倒茶,也没发现他异样,直到隐约觉得有炙热目光落在
自己莲鞋玉足,回眸过去后,才发现云轩呆如木鸡的看着她裙底莲鞋,她轻蹙秀
眉的伸出玉手把纱裙掩盖过来道:「在看什么?」

  云轩这才大梦初醒,脑海里边兀自天翻地覆,全都是她高跟玉足的惊心动魄
模样,失魂落魄的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正看见赵青青依旧清冷圣洁的模样,
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窗外的明媚阳光夹杂着清风吹进房里,照在她雪衣飘飘里边,云轩坐在她旁
边一句话也不说,赵青青轻拂肩边被吹乱的乌黑秀发道:「今天小璇不会过来了
吧?」

  云轩低着脑袋,不停回想着她莲鞋玉足模样,身边仙女幽香阵阵飘来,让他
如处仙境的不愿离去道:「小璇……昨天晚上没睡好,应该不会来了。」

  赵青青被阳光映的整个人沐浴其中,散发着晶莹圣洁光泽道:「小璇喜欢的
东西,总是简单许多的。」

  云轩抬起头道:「她只喜欢银子和钱票。」

  赵青青笑道:「那你有什么喜欢的吗?」

  云轩想了想,看着她仙女模样似是要说什么,又终究摇摇头道:「没有吧…
…」

  赵青青道:「这样也好。」

  云轩思绪万千,看着她模样吞吞吐吐道:「仙女娘今天穿的这鞋,是从哪里
来的?」

  赵青青迎着他目光道:「是阿娟送来的。」

  云轩低下头道:「仙女娘穿上这鞋,让人很喜欢。」

  赵青青是被世人公认的第一美女,从来受尽万众瞩目,但像云轩这般,还是
觉得不同,又知道自己对男人的仙女诱惑,淡声问道:「轩儿是那种喜欢?」

  云轩头一次和她说起这些,胸口砰砰乱跳,经受着和她的刺激道:「我也说
不上来,反正就是看见仙女娘的玉足,就觉得很喜欢,忍不住想看……」

  赵青青听他说出来这些,话语轻问道:「还有呢?」

  云轩神使鬼差的鼓起勇气道:「仙女娘今天穿的这鞋,把玉足衬托的更高贵,
让人看着心里发慌,又忍不住去看,很想舔一舔。」

  他把这话说完直觉脑海轰然一声,又仿佛把压抑的话全都说了出来,热血上
头。

  而旁边绝美仙子,美眸清澈的看着他模样,轻启红唇道:「是轩儿很想舔吗?」

  云轩仿佛如坠深渊,浑身重如顶着大山,口干舌燥的梗着脖子道:「是……
很想舔,舔仙女娘的玉足……」

  她白衣胜雪飘飘,美的令人不敢逼视,高高在上的仙女气质,无形压迫着眼
前少年,话语似水平静道:「那轩儿以前,有没有喜欢偷看?」

  云轩连忙摇头,又跟着大力点头,老老实实道:「有。」

  赵青青美眸看着他道:「那你想怎么样?」

  畏畏缩缩坐在她身边的云轩奋起勇气,看着她绝美仙子容颜,迎着她美眸瞬
间又躲过去道:「很想把仙女娘的玉足含进嘴里,用舌头去舔……」

  赵青青头一次听着少年对她表白心迹,在他面前平常依旧道:「我记得轩儿
曾经问过我,如何看待色这个问题,不知你还记得吗?」

  云轩直起腰来,努力不躲闪她目光道:「记得。」

  赵青青浅浅点头,轻伸玉手倒了一杯茶递给他道:「你当初问我,如何面对
色这个问题,娘也跟你说过,食色性也,正是人最本能的举动。」

  云轩回忆着当初道:「那时我就恍惚有些喜欢仙女娘了。」

  赵青青气质平和若水道:「当时你不知如何面对色欲,我也曾跟你说过,以
后自会知晓,如今你说出来,其实并没有什么羞耻的地方,你正值情欲涌动的时
候,喜欢美女也好,想舔仙女娘的玉足也好,这都是身为人很正常的事,但在情
欲之外,娘也该教你什么是理。」

  云轩听的清清楚楚,脑海里波涛乱涌,满满都是她的诱惑道:「我也知道这
样不对,可总忍不住想偷看仙女娘的玉足,可得不到时,又越看越觉得难受。」

  赵青青话语轻和道:「这些情欲是很平常的事,你有此举动也属情理之中,
只是情在欲外,还有一层理在,论理我是你的娘亲,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亵渎之
处,因此你现在情欲难受,也可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其他姑娘,毕竟以你这般,总
是不缺乏美貌姑娘喜欢的。」

  云轩失魂落魄的过了半天,才慢声道:「我知道了。」

  赵青青美丽起身道:「今天你对娘说的话,就全忘记吧。」

  云轩看着她白衣倩影,垂头丧气的从她闺房走了出来,到的楼下正看见头顶
蓝天白云,阳光刺眼明媚,仿佛一切都如梦中一样。

             第一百六十六章玷污

  自从云轩从她雪阁离开之后,一连大半月都没有再来过这里,没人和她争来
雪阁的小璇自是春风得意,开心烂漫不已,整天捧着金条细细观赏,逢人就炫耀
一番,后边跟着的大哼小哈形影不离的跟在她后边。

  阿娟也奇怪平常云轩,文萱,小璇都经常来雪阁玩的,这大半月唯独少了云
轩的身影,也只道他读书用功,干脆整天陪着小璇胡闹,又是跑出去放风筝,又
是牵着大哼小哈到处跑。

  眼见最近天气反常的发热,天天暖阳高挂,风和日丽,家里边也是大早上便
热闹非常的停来一艘神威巨舰。

  阿娟自己不能出去玩,因是家里的花没人照顾,只能眼看着朱瑶和慕勒静一
块来到巨舰里边,留下燕亦凡去喊没起床的小璇,玩疯的小璇正困的要命,连连
摆手就是不去,燕亦凡只好转身回来,夫妻三人一块乘着神威巨舰去山里边避热
游玩了。

  赵青青性格清冷,只喜欢在雪阁,反倒是喜欢去玩的阿娟舍不得几百盆花,
生怕没人照看,恨着自己没有分身术,愁眉苦脸的呆在楼底下对花发愣。

  阿娟在雪阁楼下愣了半天,仰头看着大中午的朵朵棉花云彩,羡慕不已道:
「还是大哼小哈无忧无虑的好啊。」

  她独自说完,想起赵青青还在楼里边,又兴冲冲的跑到楼上去找仙女。

  阿娟刚推开闺房房门,只见帷幔浮动飘飘里,桌上放着余温未散的香茶,自
顾自的拿起杯子倒水就喝。

  她正喝的开心时候,只见从房间深处,伴随着一声清脆至极的击打之声,从
帷幔里边,缓缓走出一名绝色动人的修长倩影。

  端庄高贵的乌黑云鬓如云,衬托着一张仙女容颜,美眸清澈看来时,修长高
挑的曼妙身姿被包裹在如花绽放的一袭暗黑色纱裙,步步如莲走来时,清晰可见
她玉体婀娜曲线,尤其是高剪裙摆如水流动间,是恰到好处露出来的两截雪玉美
腿,毫无瑕疵的散发着丝滑晶莹光泽,随着高跟莲鞋步步击打的响声,高贵清冷
的仙子玉足也踏着地板,如生莲花走来。

  阿娟几不敢置信的看着从来都是一袭白衣胜雪的清冷仙女,穿着眼前黑衣纱
裙,竟会如此惊艳,再看着她高跟玉足,连阿娟都悄悄吞咽口水了。

  赵青青清冷依旧,姿态极美背负玉手走来道:「这件衣裙如何?」

  阿娟连连点头道:「真是太美了,怪不得公主只喜欢穿白衣,要是穿这黑色
衣裙被人看到,真的是连石头都要融化。」

  赵青青反倒觉得平常道:「习惯也就好了。」

  她步步来到桌前坐下,美目看窗外阳光明媚,轻抬高跟玉足翘在雪白美腿,
高贵如不容侵犯的女皇一般,欣赏着外边景色。

  绚烂刺眼的光芒照在她暗黑明亮的蔷薇长裙,似如花绽放,薄丝镂空的香肩
裙衣里边,隐隐约约隔着黑色薄丝,流露出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修长玉体曲线
婀娜曼妙处,但见她黑色胸衣包裹着两团傲人双峰,在阳光里微露起伏浑圆的雪
白峰峦,细腻丝滑的泛着诱人光泽。

  阿娟从未看过如此清冷,如此诱惑的赵青青,直看的目瞪口呆道:「公主你
这样真的好高贵,像个女皇一样,让别人顶礼膜拜。」

  赵青青高高翘着修长美腿,高跟玉足雪白晃眼道:「我从来都是白衣胜雪,
今日这身纱裙,反倒是痴了。」

  阿娟笑道:「公主这样要是让姑爷看到了,他才不管什么清心寡欲。」

  赵青青听的噗嗤一笑,露出几分娇俏道:「那他要管什么?」

  阿娟瞧的眼花缭乱道:「那可不是,姑爷要是看到公主这样,他就只管自己
爽了。」

  赵青青轻伸玉手摸着自己雪白脸颊,美女红唇吐气若兰道:「可他又不在,
我穿这样其实并非诱惑于谁,只是想偶尔换个模样罢了。」

  阿娟探头笑道:「我家小姐喜欢穿黄衣裙子,公主喜欢穿白衣裙子,换换样
子也好。」

  赵青青道:「还有就是今晚时日不同。」

  阿娟奇怪道:「啊,有什么不同?」

  赵青青红唇轻笑道:「今晚是满月,月亮非常圆,非常大。」

  阿娟听了咯咯乱笑道:「公主一出去,那就羞花闭月了,满月又算什么?」

  赵青青指了指桌前道:「那可不一定,今晚我们备些好酒,再拿来些糕点,
对月喝酒,多自在?」

  阿娟两眼闪闪发亮道:「听起来花前月下,真的是好啊。」

  赵青青点头笑道:「所以你现在可以去拿些好酒,今晚就在这里赏月。」

  阿娟一听果真兴趣上来,情不自禁的蹭蹭跑出房间,去找好酒糕点,美味水
果。

  大红暖阳缓缓向西倾斜,阳光正是温暖。

  一顿小跑回来的阿娟,开心不已的走在路上,迎头撞见刚刚起床的小璇,身
后还跟着大哼小哈。

  小璇揉着眼睛看见阿娟兴高采烈的模样,笑嘻嘻的拿着一根金条晃来晃去道:
「娟姨,你跑什么?」

  阿娟撞上小璇,咯咯乱笑道:「是今晚陪你仙女娘赏月,正准备好酒瓜果。」

  小璇探头探脑,晤了一声道:「这个好办,好酒我有的是,水果糕点也不缺。」

  阿娟摸摸她头顶道:「那你今晚也打扮漂亮一点,我去抱美酒,你去准备瓜
果糕点。」

  小璇得令兴冲冲的领着大哼小哈回去了,阿娟一溜烟的也去抱美酒,东跑西
忙的来回弄了好多好吃好喝的,盼星星,盼月亮等到了晚上时候,小璇也细致打
扮的过来了。

  在圆月皎洁照射里,走在路上的小璇娇美可爱,亭亭玉立,怀里抱着花蓝装
满东西,穿着粉衣裙子在前边开路。

  后边嗷嗷乱叫的大哼小哈,脖子底下也都挂着篮子,走起路来,里边晃晃悠
悠的也不知装了多少东西。

  等到了雪阁楼下时候,石台上边摆好美酒水果,大哼小哈呼呼喘气的凑了过
来。

  也还是阿娟将它俩脖子上挂的沉重花蓝取了下来,从里边取出大堆糕点水果,
喜不自禁道:「咱家小璇养的这俩可真没白养,还会替小璇拿东西。」

  小璇把篮子放到台上,开心道:「五百两一小坛的好酒带了两坛,还有好多
月饼糖果。」

  又把大眼睛落在赵青青身上,不由得眼前一亮道:「哇,仙女娘今晚好漂亮
啊!」

  赵青青捉住她玉手笑道:「小璇也漂亮。」

  三女在月色底下,看着挂在云头的皎洁圆月,连连饮着好酒,尝着瓜果,爬
在地上的大哼小哈争先恐后的啃着切开的西瓜,一口一口吃着。

  小璇咯咯乱笑道:「我爹早上喊我出去玩还后悔没去,有今天晚上就不后悔
了。」

  阿娟在旁笑道:「你爹不是送了你一根金条吗,拿出来给仙女娘也看看。」

  小璇又拿出来黄橙橙的金条,递给赵青青道:「仙女娘你看,这上边写着某
年某月,赠送爱女小璇。」

  赵青青接过金条拿在手里,含着微笑道:「这金条沉甸甸的,也是费了你爹
一番心思。」

  小璇眼睛一亮道:「那可不,我爹对我那是真好,要什么就给什么,我娘就
很小气了,问她要银子都推推拖拖的。」

  阿娟掩嘴笑道:「你娘是怕把你宠坏了。」

  小璇接回金条收好道:「我哥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整天在房间里边读书,
也不肯出来玩啦!」

  阿娟给自己倒着酒,连连喝个不停道:「读书多好啊,省的你娘担心。」

  接连喝了许多酒的三女,等到快要分别时候,是喝多酒的小璇先行离开,后
边阿娟也跟着要送她一块离开,后边的大哼小哈也跟着晃晃悠悠,嗷嗷乱叫跟着
走了。

  楼外云深月圆,皎洁明亮的霜华,透过云层照在小楼里边。

  当她步步登上雪阁小楼,高跟莲鞋踏在地板的清脆响声,声声都拨动人心。

  房门被推开的瞬间,站在窗口的一道身影同样转身望来,满是惊艳的看着眼
前,早已是痴了一般。

  闺房烛火随风摇摆,无声无息挑起欲望。

  那绝色仙子云鬓秀发飘飘,清冷容颜依旧,她美眸看来时,一具高贵圣洁的
修长玉体包裹在紧身曼妙的黑衣纱裙里边,处处都是婀娜曼妙的诱人曲线,犹如
蔷薇夜放从裙底露出的雪滑美腿晃眼细长,轻抬高跟莲鞋走过来道:「轩儿。」

  背对月光的少年身影与她相比更加单薄,何况赵青青身材高挑,眼看着仙子
走来,莲鞋轻移踏着地板,是充满诱惑,也是不容侵犯。

  云轩两眼在她衣裙看来看去,他的欲望就更深,满脸都是痛苦道:「娘,我
真的好难受!」

  她看着眼前少年的脸,终究是话语轻和道:「胡思乱想了,对吗?」

  云轩走过来离她更近,看着身前一具高高在上的仙子玉体从来白衣胜雪,今
晚却清晰真实的包裹在黑衣纱裙里边,清冷的诱惑与直接的勾人,完美相融合,
让他难受更大道:「我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在想仙女娘的样子。」

  赵青青摇头道:「你今后的路还很长,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你懂吗?」

  云轩苦恼不已道:「仙女娘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仙女娘。」

  赵青青看着他模样道:「轩儿是聪明孩子,也应该明白你的喜欢,并不意味
着就要得到。」

  还是少年的云轩身高比她低了许多,站在她面前犹如孩子,表现的满脸痛苦
道:「可是这样,真的好难受,心里不停的想仙女娘的样子,做什么事情都没有
力气,连做梦都在想。」

  赵青青从来身为第一美女,也不知面对过多少男人对她的垂涎,都被她冰冷
以待,可眼前云轩毕竟不同,语重心长的提醒他道:「可我是你娘。」

  云轩一听这话就更加懊恼道:「我该怎么办啊?」

  赵青青轻语道:「外边有很多美色姑娘喜欢你,你大可选其一个,毕竟你也
不小了。」

  云轩连连摇头道:「可是有些人,总是不能代替的。」

  赵青青摇头道:「那轩儿想怎么样?」

  他色欲上头,更顾不上后果的失去理智道:「就是上次说的那个,只要那样
就行。」

  赵青青看着他模样,红唇轻启道:「只要那样?」

  云轩脸上欲火更盛,满满恳求道:「只要得到一次仙女娘的玉足,云轩死也
无憾了。」

  赵青青听的紧皱秀眉道:「你怎么才算得到?」

  云轩连忙道:「仙女娘答应我,不管我今晚对娘的玉足做什么,是舔也好,
还是亲也好,娘的玉足在今晚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这样就算得到。」

  赵青青神色清冷看着他,美眸渐含失望道:「你只为一夜欢愉,就失去为人
之理,不觉痛心吗?」

  云轩更顾不得那些,连连摇头道:「可得不到娘的玉足一次,我只怕就要死
了。」

  赵青青深深一叹道:「你如不是亦凡和朱瑶的儿子,单凭你说的这些,半夜
闯进这闺房里边,你又让我怎么原谅你?」

  云轩比她更是难受,连声说着心底话语道:「仙女娘是第一美女,还是身份
高贵的公主,虽然冰冷圣洁,可世上那个男人看上仙女娘一眼,又会无动于衷?」

  赵青青来到窗边,看的外边明月更圆,被冷风清醒着酒意道:「天色这么晚
了,你也该回去了。」

  云轩从小性子倔强,此时看着窗前背对自己的仙子倩影,更不后退道:「娘
不答应我,我死也不离开。」

  赵青青轻启红唇道:「你若不离开,我今晚便去阿娟那里,以后再也不会见
你一面。」

  云轩一听这话就觉得害怕,又害怕失去的冲上前来,硬着脖子道:「娘,你
要是逼着轩儿去死,那您只管走吧!」

  赵青青话语冰冷道:「这里没人要你去死,你这么年轻可以找别人,便论身
份,你读的那么多圣贤书,也没教会你礼义廉耻?」

  云轩在她身后看着背对自己的仙子身影,被包裹在紧身黑衣纱裙里边,把修
长高挑的玉体曲线,完美诱惑的勾勒出来,尤其是她惹火十足的薄丝黑裙,裹着
他日思夜想的两瓣玉臀,若隐若现的露出神秘沟壑,愈发逼近的冲过来,一把从
后边将她抱进怀中,当少年最为敏感的肉茎紧密贴上她玉臀浑圆,直惹来一阵浑
身触电般的销魂酥麻道:「娘,那就让轩儿这样抱着您就好了,只要一次,我死
也甘心了!」

  赵青青本来今晚就多喝了酒,借着窗外冷风强压着醉意,这番被他突如其来
的从后扑来,整个人力道结实的撞在她身上,他两只手还摸索着紧紧扣在窗台,
不让她丝毫挣扎,顿时整个人冰冷至极道:「你这样子还是人吗?」

  云轩从未听到如此严厉的责骂,心惊胆战之余,怀中又是一具魂牵梦绕的高
贵玉体,温香软玉的被自己包围在怀里,满满都是冰凉圣洁的玉体幽香,何况自
己少年肉茎紧紧抵着她浑圆玉臀,直爽的语无伦次,本能的就起了少年反应,享
受到仙子玉臀的肉茎,很快就如巨龙出海,翻腾不已的膨胀起来,硬如铁棍的抵
着她玉臀变长变粗,销魂蚀骨的正好戳进她两瓣美臀之间的神秘沟壑,被左右臀
瓣紧紧的夹在里边,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难以想象快乐。

  赵青青还未来的及奋力挣脱,就已经感受到爬在她身后的少年,从两人贴合
敏感处,分外清晰的膨胀起一根又粗又长的东西,正戳在她神秘沟壑的玉洞处,
硬邦邦的来回研磨,似也尝到了那处销魂,玷污着她多年的清冷圣洁,气的秀眉
冷皱道:「你现在放手,我还当你是我儿子。」

  却不料回复她的,却是从身后突如其来的一记狠力猛撞,那粗长硬物隔着纱
裙用力撞在她两瓣玉臀,将修长玉体都撞到了窗口上,突如其来的撞击,使得那
硕大硬物的前端,狠狠撑开她两瓣紧窄玉臀包围,拼命不已的顶在她仙子臀洞,
突如其来的撞击,以至于撞的她失声喘道:「啊……」

  听到这一声轻喘的少年,更是兴奋的如被火烧,两手紧紧扣着窗台,把整具
仙子玉体包围在自己怀里,趁着她酒意上涌,还没反应过来,已是开始在她身后
连连撞击起来。

  两人身体一前一后,承受着少年结实猛力撞击的挺翘玉臀都被撞的臀浪涌动,
把她想说的话都给打乱,断断续续的道:「再不放手,别怪,啊……」

  云轩向来聪明,听到她怒极话语怕说出来,连忙垫着身子,奋力挺着粗长硬
物,在她两瓣玉臀夹弄里,狠狠在她玉臀打桩,采摘着那处销魂蚀骨的臀洞酥麻,
打断她话语。

  他又在这极度让男人销魂的肉欲里,爽的他再难自制,一股射意凶猛的滋味
袭遍全身,失去理智的趁乱探手,攀上她胸前两座不容侵犯的圣洁玉峰,两手隔
着薄丝胸衣的花边,都觉手掌里边傲人乳峰分量满满,抓在手里饱满浑圆乱涌道:
「娘,您不是我娘,您就是我的女神,嗷嗷,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赵青青听的他这句话,只身如冰窖一般,瞬间就已冰冷,连醉酒的沉重,都
被打散。

  身后云轩两手紧紧蹂躏着她仙子乳峰,隔着镂空薄丝的黑色胸衣,抓揉搓弄
不停,但见饱满乳堆满满从少年指峰溢出,他更打摆子一样,口不择言的用力把
仙子玉体压在窗口,狰狞棒头陷入臀瓣包围,恶狠狠顶着酥麻臀洞汹涌激射……

  良久之后,窗外冷风不断,呼呼涌进窗户。

  爽完过后的少年情欲急剧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恐惧,两手抓揉的浑圆
双峰,还在提醒着手里的细腻丝滑,挺拔饱满,射过之后已经萎靡的肉茎,渐渐
从她两瓣玉臀里边滑落出来。

  满心害怕的往后退去时,两眼看去那一袭黑衣纱裙时,包裹着玉臀的黑丝纱
裙,更是一片狼藉,上边挂满了大片浓稠泛白的精液,少年欲火正盛的射精分量,
令他自己都难以置信,感到害怕。

  云轩知道自己精心算计,趁她今晚多喝了酒,还念着她把自己看做儿子的身
份,趁虚而入的犯下这些,都是瞒不过眼前冰冷仙子,越想越害怕的噗通跪下,
恐惧至极的脸色发白道:「仙女娘,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赵青青站在窗口,被冷风吹的浑身冰凉,再转过身时,清冷容颜已到了当年
那般,冷目一切的冰冷高贵,高高在上的威严流露满室,如要杀人一般,步步清
晰走来,看着跪倒在地的少年,满脸嫌弃的扬起玉手,狠厉至极的在他脸上连抽
十几记,打的他满嘴是血,美眸看着他模样,似要看透他一样道:「我从来,都
没有想过,你是这样恶心!」

  (赵青青唯一被亵渎的部分,之后就没有了,云轩暗恋她做了错事,后来就
在没机会了)

  看了这个唯一香艳部分,估计也别说有遗憾了,刺激章节只有这一个,别的
真没有。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