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欲】第三部(7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原创作者:成人之美78
2021年8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423

              第七十一章 败露

  房间的隔音很好,但依旧能隐约听到女人的吼叫声,可想而知那边嗓门的音
量有多大了。

  「老婆,你不会告诉唐淼常杰去嫖了吧?」段日辰放下手机,有些疑惑地冲
着身下的苏雁珺问道。

  「你当我是傻子啊?这种事儿能说吗?不过我看杰哥是真傻,放着唐淼不玩,
非要出去花钱找乐子,那种地方有那么大吸引力吗?」苏雁珺瞪了一眼段日辰,
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刚才常杰回来后给我讲的,还是挺有意思的……」段日辰回想起常
杰的描述,似乎也能理解。

  「怎么着?听你这意思是后悔没跟着一起去玩了?我还满足不了你是吗?」
苏雁珺气鼓鼓地问道。

  「哈哈哈,你想多啦老婆……」段日辰大笑着将苏雁珺拉倒自己怀里搂着她
的肩膀接着说道:「那种地方对于其他男人来说的确是充满诱惑力,但对于我来
说,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拥有你更重要,更有意思的了。」

  「哼……这还差不多!」苏雁珺依偎在段日辰的胸口,用手指上那尖尖的指
甲在他的乳头上轻轻划动着说道:「老公,你要是真想找个小姐感受下那就叫到
房间来玩,我虽然不会和她一起陪你玩,但我要在旁边看着,我就是想看看那种
女人能不能比我做得更好。」

  「行了吧,老婆。你就甭试探我了,我压根儿也没想过去找小姐啊,放心吧,
谁能比得上你这个小狐狸精啊!」段日辰拍了拍苏雁珺的光滑水嫩的翘臀说道。
苏雁珺这才满意地在他怀里拱了拱,小声说道:「你听,隔壁还在吵呢。」

  「我看八成儿是唐淼发现了,这大晚上的俩人这么吵也不是事儿,要不咱们
过去劝劝?」段日辰一边侧耳倾听着隔壁的动静,一边询问苏雁珺的意思。

  「我觉得这种事儿你最好别掺和,而且你刚才也算是常杰的同谋,万一唐淼
质问起来你怎么回答?还是等明儿早上他们俩消停了再从中和稀泥吧。」苏雁珺
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

  「哎……我跟丫说别去,万一被唐淼发现了肯定要翻脸的,丫特么就是不听,
这下有丫受的了。」段日辰摇了摇头,对自己发小儿今儿晚上的行为也有些无语。
偷吃不怕,但要擦干净嘴!

  隔壁的嚷嚷声还在持续,段日辰看了看苏雁珺:「要不你过去劝劝?实在不
行把唐淼拉咱们屋来,你开导开导她,我过去常杰那屋凑合一宿?」

  「好吧,那就要委屈老公你了。」苏雁珺拨弄着已经软下来的鸡巴,有些遗
憾地说完后,便起身到衣柜里穿上了酒店的浴袍,开门走了出去。

  而段日辰也赶紧把衣服穿好,等着苏雁珺和唐淼回来后自己好赶紧过去,省
的看到唐淼后尴尬。

  「咚咚咚!」敲门声使得屋内的争吵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了常杰那极其
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是我,雁珺. 」

  很快,房门被打开,开门的却是唐淼。只见她穿了一件真丝吊带睡衣,满脸
的怒容,把苏雁珺让进屋里后,这才看到常杰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坐在
床上,一脸愁容的抽着烟。

  「怎么了这是?」苏雁珺看了看都不说话的俩人,拉着唐淼的手问道:「我
们刚要睡觉就听见你们这儿吵起来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问他去!哼!」唐淼当着苏雁珺也不好再叫嚷了,只是冲着常杰一努嘴,
那意思是让他说。

  苏雁珺转头望着低头不语只是一个劲儿抽烟的常杰,知道这会儿俩人情绪都
不稳定,既然是来劝架的,那就不要再让他们有语言上的冲突了。

  「你们俩都消消气儿,冷静冷静。来,唐淼,跟我回屋去,让日辰过来这边
睡。」说罢便也不管唐淼是否愿意,拉着她就走出了房间。

  没过两分钟段日辰就快步走进了常杰的房间,并把身后的房门关好。

  「被发现了?」段日辰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一支后问道。

  「嗯。」常杰臊眉耷眼地应道。

  「怎么看出来的?」段日辰有些好奇。

  「不是看出来的,是闻出来的。」常杰抬起头,冲着段日辰露出了一抹苦笑。

  「啊?」段日辰的目光不由得扫向常杰的裤裆。

  「不是这儿。」常杰明白段日辰误解了,指着自己光着的膀子接着说道:
「是这儿。咱们上来时唐淼已经回来了,我也没来得及洗澡,就直接脱衣服上床
睡觉了,结果她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和酒店的沐浴露不一样,而且说明显是刚刚洗
过澡的味道。操,她那鼻子都能去当缉毒犬了!」

  「然后你就承认了?」段日辰咧了咧嘴,心里也暗自庆幸自己意志坚定,否
则被苏雁珺发现了,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肯定不能承认啊,本来是抱着打死都不认的,结果……哎……」常杰长叹
口气,用力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坐在床上扭转上身,将自己的后背冲向段日辰。

  「我操!」段日辰看到常杰后背上那一条条淡红色的痕迹也知道这下是证据
确凿了。「那你不会说是去做了个正规按摩么?」

  「我要是知道口活刮痧也能出血痕,我早就这么说了。可问题是我一开始一
口咬定自己就是在赌场里没出去,结果唐淼开灯后才发现我后背这操行了,我再
说去做正规按摩她也不信了啊!」常杰说完后懊恼地又抽出了一根烟。

  「那你就赶紧承认错误呗。」段日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靠着床头问道:
「你不会还嘴硬不认怂吧?」

  「那倒没有,我当时就认错了,求也求了,哄也哄了,可她就是不依不饶,
非说我为什么一开始不坦白,非要骗她。」常杰捂着额头皱着眉叹道:「她说不
怕我骗她,就怕我骗不了她!」

  「那她打算怎么着?」

  「分手!」唐淼干脆利落地回答着。

  「你冷静一下好不好?今年你们就要结婚了,这么多年的感情说分就分啊?」
苏雁珺拉着唐淼的手一起盘腿坐在床上劝解道:「这件事儿他是做得不对,但他
不也跟你承认错误了吗?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草率下决定,让自己后悔。」

  「珺珺,常杰他想玩换妻、3P我都答应他了,我还不能满足他吗?」唐淼
眼眶有些发红,看着苏雁珺说道:「他口口声声说着赌钱不能沾女色,然后自己
跑去找妓女,回来被我发现后还死不承认,你说我能忍吗?我还不如妓女是吗?」

  「常杰就是瞎,你那点儿比不上妓女了?你在床上比妓女还骚还浪呢!放着
这么骚的老婆不玩还要花钱找妓女,他就是个傻逼!」苏雁珺捂嘴笑着揶揄道。

  「你还气我!」唐淼瞪了苏雁珺一眼,「他这么做就是侮辱我的人格,还侮
辱我的智商!」

  「你跟他提分手了?」

  「当然。」

  「那他同意吗?」

  「他不同意。」

  「所以你看他还是舍不得你啊,找妓女总好过劈腿找个小三儿吧?苏雁珺斟
酌了一下接着又说道:「他只要诚心向你认错,保证以后不再出去鬼混了,我觉
得你还是可以再慎重考虑一下的。」

  「珺珺,如果换做是辰哥去嫖娼了,你会怎么样?」唐淼抬起头盯着苏雁珺
的眼睛问道。

  「日辰他不会做让我伤心的事儿的……」苏雁珺马上脱口而出,但随即也明
白了唐淼的意思。明知道自己女友会伤心还要去做,那就是不在乎,或者说那一
刻唐淼在常杰心里的重要性已经被诱惑所击败了。

  「虽然双方家里人都开始准备我们结婚的事儿了,但这次他是真的伤我心了
……我明天一早就买机票回北京去。」唐淼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止不住地从两
腮流下。

  「哎呀,你别哭嘛,你看这样行不行?」苏雁珺一边抽出纸巾为唐淼擦拭眼
泪,一边试探着问道:「你也别着急回去,这两天我陪着你咱们到处逛逛,你先
消消气,过两天等你气消了,如果你还是觉得非要和他分手不可,那我也不拦着
你,至少现在你需要冷静,不要这么冲动就下决定好吗?」

  眼看苏雁珺把话说到这份上,唐淼也不好再继续坚持,便微微点了点头表示
同意。

  「操!你说说你,非特么要去耍!现在闹到这份上怎么收场?」段日辰没好
气地数落着常杰:「这事儿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干净,挺大的老爷们做事儿利落点
儿,如果想分手那就甭聊了,你既然不想和唐淼分手,那就作出表态来。」

  「我还怎么表态?我都跟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难道让我跪地上求她啊?」
常杰撇着嘴嘟囔道:「大爷我还没给人下过跪呢!」

  「我操!您真是我大爷!合着现在您还拘着面儿呐?」段日辰对自己这位发
小儿实在是无语了,「得得得,那您就继续摆着普儿啊,回头唐淼真跟你分手了
你丫别找我嚎去!」说完段日辰一撩被子自己钻进了被窝。

  「哎?你丫上床干嘛?」常杰有些纳闷儿地问道。

  「废话,唐淼去我那屋了,我怎么回去啊?让唐淼回来你们俩还继续吵是怎
么着?」段日辰背对着常杰没好气儿地回答道。

  「对了!」常杰猛地一拍大腿喊了一嗓子,吓的段日辰一激灵,扭过头骂道:
「你丫抽什么风啊一惊一乍的?」

  「你说要是你回去跟唐淼打一炮,她是不是就会觉得跟我扯平了?我背着他
出去嫖娼是对不起她,她如果背着我跟你上床也算是对不起我啊,这样她也不能
揪着我犯的错没完没了了不是?」常杰盯着段日辰一脸得意的样子,好似想出了
一条绝妙的计策一般。

  段日辰保持着扭头的动作一直呆呆地看着常杰,脑子里在想自己这位发小儿
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以唐淼现在这种情绪,怎么可能还会有欲望和自己上床啊?
而且这还是要让自己背负一个趁火打劫跟兄弟媳妇偷情的骂名,就算这是常杰自
己下的套儿,可怎么想都不合适啊。

  「怎么样?我这条计策如何?你丫到是说话啊?」常杰看段日辰一语不发,
以为他心动了只是抹不开面儿,随即又接着说道:「你不用有心理负担,这是帮
兄弟的忙,只要事成了,我明儿再哄哄她肯定就没事儿了!」

  「成个屁!」段日辰被气的直接笑了出来。「你丫怎么想的?合着你们俩和
好了我落个偷人的名声?这要是让咱们那帮哥们知道了我这脸还往哪儿搁?」

  「操,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事儿我还能自己满世界散去啊?你觉得把媳妇
让哥们睡是一件长脸的事儿是怎么着?」常杰也瞪起眼看着段日辰气鼓鼓地说道:
「你就当是帮帮我行不行?」

  「我把唐淼睡了,那珺珺怎么办?你也要睡她?」段日辰终于问出了心里最
介意的问题。

  「啊?这事儿扯上你媳妇干嘛?」常杰一脸懵逼地问道。

  「哦,那我睡了你媳妇,你不把我媳妇睡了你会甘心吗?」段日辰盯着常杰
的眼睛严肃地问道。「杰子,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我不想因为这种事儿让大家
心里都不舒服你明白么?大家一起玩是无所谓,那都是自愿的。可我并没有做好
交换的准备,所以……」

  「哎哟,大哥了!你想的也太多了吧?现在是帮我解决难题,我压根儿也没
想着因此要跟雁珺上床啊?」常杰恍然大悟地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没觉得自
己吃亏,你不想换那就不换,等我和唐淼和好了咱们还按上次那种程度玩也行,
这样你放心了吧?」

              第七十二章 彼此

  「咚咚咚!」一阵低沉的敲门声响起,段日辰因为没带房卡,只好站在门口
等着开门。

  「我去开门,八成是日辰带着常杰过来给你赔不是了。」苏雁珺一骨碌爬起
来,快走两步把门打开后发现门口的段日辰,有探出身子往楼道里看了看,并没
有发现常杰的身影,这才面带疑惑地问道:「老公,怎么只有你啊?杰哥呢?」

  「进去再说。」段日辰亲昵地捏了捏苏雁珺的脸蛋,走进了房间。

  「辰哥,他让你过来劝我的?」唐淼看到只有段日辰一个人,严肃的表情似
乎舒缓了一些。

  「哎……他不是让我劝你……他是让我过来和你上床……」段日辰有些尴尬
地看着坐在床上已经听傻了的唐淼说道:「丫觉得如果你背着他跟我发生关系了,
你们俩就算扯平了。」

  「噗嗤……」苏雁珺在段日辰身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杰哥可真是个憨货啊!
这种招儿都想得出来?」

  唐淼也被气的忍不住开口骂道:「这个傻逼,他特么以为我现在会有这种心
情吗?他脑子是被驴踢了啊?」

  段日辰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唐淼,说到底他还
是爱你的,该认错也认了,该哄你也哄了,甚至连这种下三滥不要脸的办法都想
出来了,你也不要总揪着他背叛欺骗了你而不松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也说不过去吧?你就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怎么样?」

  之所以一进来就开门见山地把计划向唐淼说出来,这是段日辰刚才和常杰分
析的结果。以唐淼的性格,这会儿就算段日辰把自己脱光了唐淼也不可能动情,
毕竟刚吵完架,也没那个情绪。还不如直接把常杰的想法告诉她,让她知道哪怕
是被兄弟戴个绿帽子也不愿意分手,这样更能体现出他对唐淼的眷恋之情。

  当然只有段日辰自己知道唐淼曾经也确实想背着常杰和他上床的,俩人其实
都有背叛对方的想法,只不过常杰是实施了,并且被发现了,而唐淼只是因为自
己把持住而没有成功罢了。

  唐淼也不傻,自然听出段日辰话里放火点灯的意思,想起下午自己在这张床
上的行为,脸上不由升起了一抹羞臊的红晕。

  「辰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现在就回去,省的时间久了他还真以为咱俩干
嘛了呢。」唐淼低着头起身下床,准备离开。

  苏雁珺目露赞许的神色看了一眼段日辰后走过去拉着唐淼的手说道:「我陪
你过去,你们俩可别再吵了啊。」

  当苏雁珺再次回到房间时,段日辰已经躺在床上看手机了。

  「不吵了吧?」段日辰抬头问道。

  「嗯,我把唐淼送回房间,跟杰哥说人已经完璧归赵了,他应该能听明白的。」
苏雁珺脱掉外面的浴袍和里面的情趣网眼连体衣,光溜溜地钻进被窝,搂住段日
辰说道:「老公,你没答应杰哥和唐淼上床是不是怕他回头觉得吃亏心里有芥蒂
啊?」

  「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瞒不住你!」段日辰放下手机转身把苏雁
珺搂在怀里亲昵地蹭着她的脸颊说道:「这会儿他是为了挽回唐淼想出的主意,
但万一以后他想和咱们交换我要是不肯,他肯定会有想法的,我何必冒这个险呢?」

  「嗯,我听你的。老公,你还想要吗?」苏雁珺的小手在被子里准确地找到
了段日辰那没有勃起的鸡巴,轻轻撸动着问道。

  「被这俩人闹得没心思了,时候也不早了,睡觉吧。明天咱们去外面逛逛,
买点能带回去的礼物。」鸡巴虽然被柔嫩的小手抚摸撸动,但却没有勃起的迹象,
说明段日辰是真的困了,苏雁珺嗯了一声后也乖巧地闭上双眼,和他一起渐渐进
入了梦乡。

  窗外有些阴沉,太阳藏在厚重的阴云背面,整个天空的颜色一改前两天的蔚
蓝,仿佛变成了一桶污浊的涮墩布水。冷飕飕的凉风吹在身上也不似之前那种暖
洋洋的感觉,有种冷冽侵骨的感觉。

  段日辰搂着苏雁珺悠闲地走在官也街的街道上,对道路两旁密密麻麻的各种
具有葡国特色的饭馆和手信店颇感兴趣。

  官也街,这条驰名在外的街道与大三巴牌坊一样都是澳门最热门的必游地之
一。虽然是一条位于澳门氹仔城中心的古老短小街道,但却是各种美食的集中营。
长约不过百余米,宽约五米,却聚集着澳门小吃和葡国美食的精髓。

  「老公,咱俩这一路走一路吃,我都不饿了。」苏雁珺手里拿着一份猪扒包
递到段日辰的嘴边喂他吃了一口,然后喜滋滋地问道:「好不好吃?」

  「嗯……嗯……好吃!」嘴里嚼着香软入味的猪排,段日辰对苏雁珺伸出了
大拇指。「老婆,你可真能吃,你看我这肚子都快被你撑圆了,可你还能吃得下!」

  「哼~ 嫌我吃得多啦?怕养不起了?」苏雁珺瞬间瞪大了眼睛,撅着小嘴怒
视着对方。

  「不嫌不嫌,你就算再怎么吃我也养得起你……」段日辰咧了咧嘴,赶紧转
移话题。「你猜他们俩这会儿起床了没?」

  上午二人起床后分别给常杰和唐淼发了信息,本来是想问问俩人和好了没,
如果没事儿了就一起出去逛逛,结果等了半天也没回复,苏雁珺猜测俩人估计一
宿都没睡好,这会儿应该是在补觉,所以就和段日辰自行出来逛街了。

  苏雁珺抬起手腕看了看新买的手表,「这都过了十二点了,他们俩也应该醒
了吧?不过要是醒了看到手机上的微信留言也会给咱俩回信息啊?」

  「也对哈,没回信息那就应该是还没醒,这俩人也忒能睡了。」段日辰摇了
摇头,便不再去想太多,而是陪着苏雁珺继续前往下一个景点去游玩。

  澳门旅游塔,总高度为338米,位列全球独立式观光塔第十位。站在塔顶
的选择餐厅里可以俯瞰整个澳门的景色,如果不是因为阴天甚至可以看到香港的
大屿山岛。

  苏雁珺双手捧着一杯咖啡坐在沙发里,小脸蛋有些发白,显然还没有从刚才
的「空中漫步」娱乐项目里缓过劲儿来。

  「呵呵,叫你逞能啊?刚才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来着?」段日
辰翘着二郎腿,一脸揶揄地瞅着对面的苏雁珺调笑道。

  苏雁珺很少见地没有立刻还嘴反驳,只是狠狠地瞪了段日辰一眼,因为刚才
她的表现确实有些丢人,差点被吓得尿裤子。

  所谓「空中漫步」是澳门旅游塔的一项娱乐项目,就是参加者身上绑好安全
绳,以七个人为一组,由专业教练带领着,在没有扶手设施的情况下处于距离地
面223米的澳门旅游塔外围走动。

  也幸好今天出来穿的是牛仔裤而不是裙子,否则以苏雁珺刚才被吓得腿软不
断下蹲的动作,估计周围人都会看到她那光溜溜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阴部了。

  「你这真是花钱找罪受啊……!」段日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后面还
有蹦极你也不玩了吧?」

  「你要是想换个老婆就直说,不用把我吓死这种办法。」苏雁珺咬牙切齿恶
狠狠地翻着白眼说道。

  「哎哟,我这不是替你着想呢嘛,回头怕你留下没玩成的遗憾啊。」段日辰
一脸坏笑地接着调侃道。

  「不用了!」苏雁珺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已经没有遗憾了!」

  「其实等你回去看刚才拍的那些照片,还是蛮有意思的。」段日辰拿出工作
人员制作的U盘,那里面是游客们在游玩时教练特意拍下的照片。「我觉得你可
以拿给你爸妈显摆显摆,让他们看看你有多勇敢。」

  「显摆什么呀?你没看到拍照时我都快哭了吗?」苏雁珺有些尴尬地撇了撇
嘴,然后从背包里找出手机看了下屏幕。「唐淼还没回信息,杰哥给你回了吗?」
由于刚才属于高空娱乐项目,所有人的口袋里都不许放东西,甚至连眼镜都要用
绳子系上,所以手机等物品都寄存了,这时拿回来后才想起已经是下午了,而唐
淼依旧没有给她回电话。

  段日辰从兜里拿出手机检查了一下同样没有常杰的回复,有些纳闷道:「不
正常啊?他们俩这是怎么了?我打给常杰问问。」

  当铃音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直到自动挂断,段日辰只好让苏雁珺去拨打
唐淼的电话了。

  响了几声后电话中总算是传来了唐淼那有些低落的声音:「喂……」

  「你们俩什么情况啊?是还没起呢嘛?」苏雁珺冲着段日辰使了个眼色后示
意他不要出声后接着问道:「你怎么了?听声音不对劲啊?你们俩没和好?」

  「嗯,昨晚上回去后我们俩倒是没再吵了,安静睡了一宿。今天早上常杰主
动想要和我亲热,结果被我拒绝了,然后……」唐淼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我
就是觉得他找过妓女,心理上没完全释怀吧,所以没同意,然后他就说我没完没
了,他都已经允许我出轨辰哥来弥补自己所犯的错误了,我还不原谅他。结果我
顶了他一句:那是你自己有淫妻癖,你巴不得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你看着才爽呢!
结果他一气之下就摔门出去了,我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分了,打他电话也不接
了,我也没好意思再告诉你,所以一直没回你的电话。」

  苏雁珺听到这里抬头看着段日辰皱了皱眉,继续说道:「哎呀,你说你这事
儿闹得,这种涉及到男人脸面的问题你怎么能在吵架的时候提呢?不过杰哥也是
的,昨儿晚上的事儿你本来就没过劲儿呢,他还自己赌气跑出去不管你了,他也
太任性了!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自己在房间里待着呢。」唐淼委屈地说道。

  「那你中午饭都没吃呢吧?我给你带点回去,你在房间等我们吧。」挂断电
话后,苏雁珺便和段日辰起身回酒店,路上把刚才唐淼和常杰再起冲突的缘由复
述了一遍,听得段日辰也是直摇头,觉得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常杰做的欠妥。

  等出租车到了酒店大门口后,段日辰让苏雁珺带着在官也街买的那些零食给
唐淼送过去,顺便跟安慰一下她,自己则是直奔一楼的娱乐场去寻找常杰。

  以他对常杰的了解,这家伙肯定是窝了一肚子火跑楼下来赌钱发泄了。可是
赌博最忌讳心绪不稳,心浮气躁,如果常杰以这种情绪去赌钱,那绝对是会输钱
的,希望他不会输太多吧。

  可是当段日辰走遍了整个赌场都没发现常杰的身影后,有些纳闷地想道:
「这孙子跑哪儿去了?」在这期间他也曾不断拨打常杰的电话,可就是没人接听,
没有办法只好先上楼再说了。

  回到唐淼的房间,发现两个女人都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唐淼面前的茶几上
堆着的零食一点没动,看来她也没心情吃饭了。而当看到他身后并没有常杰的身
影时,唐淼眼中也闪过一丝落寞。

  段日辰走过去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点燃了一根香烟说道:「他应该没在赌
场,我走遍了也没找到他。而且丫也不接我电话。不过你放心,丫绝对不敢再去
嫖娼了,最多就是赌气去别的赌场玩了,晚上他回来你们俩别再闹别扭就行了哈。」

  「嗯,我知道了。」唐淼低声答应道。

  「哎呀,淼淼不用替他担心了,那么大个人不会有事儿的。你先吃点东西,
一会儿给你看看我们下午去澳门塔玩的照片,可有意思了。」苏雁珺又转头对段
日辰说道:「老公,你去把笔记本拿过来吧,照片都在U盘里呢吧?」

  「嗯,我去拿给你,你跟这儿陪唐淼看吧,我回去躺会儿,回头晚饭的时候
你们叫我一声咱们一起下楼去吃。」段日辰说完后便掐灭烟头,起身回房间去拿
笔记本。

  等他脱掉衣服躺在床上放松下来后,再次给常杰发了个信息,虽然还是没有
回复但他也没担心,想必就是觉得因为抹不开面儿加上闹脾气自己一个人去赌钱
了。殊不知这时的常杰正在经历着一件足以改变人生的大事。

              【未完待续】

  附言:非常抱歉,比预计的更新时间晚了两天,实在是最近工作太忙,每天
觉都不够睡的,晚上也就没法熬夜写书。不敢轻易许诺下次的更新时间了,我只
能尽力利用碎片时间去写作,还望理解。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