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纪】 第六章 洗髓伐骨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江湖年少
2021年11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575

                     第六章:洗髓伐骨

  飞龙江,波涛滚滚,奔流不息,江水时不时冲刷岸边的岩石。

  赵尘脸上带着兴奋之色。

  距离夺舍之事已经过去三天,而今天,红尘蛊便出言,教他修炼。

  这自然让他很是兴奋。

  「武道十重,也叫做肉身十重!皆是为突破神通秘境打好基础,所以这一步
很重要。」

  「你身体底子一般,又强行练武,已经将身体练出暗伤,按照你这样继续练
下去,修炼到肉身七重便是极限!」

  「现在,本座以神通为你洗髓伐毛一遍,不过本座如今法力有限,无法真正
脱胎换骨,但解决你当前问题也是轻而易举。」

  「这个过程会有些痛苦,我想你应该能够忍受住。」

  鸿的声音在赵尘脑海响起。

  痛?

  赵尘回忆起当日被夺舍时,那生不如死的痛苦。

  什么痛苦能比得上那种痛苦呢。

  而且为了变强,区区痛苦算得了什么。

  「鸿前辈,你放心,多痛我都可以承受!」

  赵尘脸上带着坚毅,应声道。

  然后,他话语刚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从他胸腔涌出,快速冲向四肢百骸。

  「啊……好烫!」

  瞬间,赵尘发出一声惨叫声。

  痛痛痛!

  那股热流仿佛岩浆般在他体内流淌,让他血肉肌体都火烧般滚烫,刺痛万分。

  三日前是灵魂上的极限痛苦,而今日便是肉身上的极限痛苦。

  「忍,忍住!」

  赵尘发挥自己的忍耐力,坚韧不拔的精神,咬紧牙口,死死忍住,不发出疼
痛叫声。

  在他看来,这也是红尘蛊对自己的考验,试练。

  而鸿看到赵尘行为,暗暗点头。

  它要为赵尘洗髓伐毛,怎么可能无法控制力度,让人疼痛到这个地步。

  这是它故意为之。

  倒不是为了折磨赵尘,而是想到那日赵尘被夺舍时,灵魂触碰到的以心驾驭
万般精神法门。

  不过至少触碰,但赵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摸索出窍门。

  它便借助这个机会,想看看赵尘能否在这个阶段便掌握。

  若是可以的话,未来武道通神,打破神通秘境,便少了一道阻碍。

  「小子,这不仅是洗髓伐毛,这也是锻炼你肉身和精神。」

  「本座传你两句口诀『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你可以回忆下,那日被云阳夺舍时,自己最后的那种状态,以心驾驭万般
精神!」

  「肉身上传来的痛苦,也是一种精神,如果你能够用心消除肉身的痛苦,就
可以驾驭自己的精神了……」

  鸿的话语,在赵尘脑海缓缓响起。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以心驾驭万般精神?被夺舍时的状态?」

  赵尘虽然疼痛无比,但整个人还是很清醒。

  听到鸿的话语,立即开始思索,回忆,企图忘却自己身上的痛苦。

  但哪有那么轻易可以做到,肉身实在是太痛苦了,如同皮都被烫的滚烂了,
怎么可能集中精神,忘却痛苦。

  清晰的感觉浑身每一处疼痛,赵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也没问,只是不
断思索,回忆,尝试忘却痛苦。

  渐渐的,赵尘不知道是自己做到了,还是麻木了,还是洗髓伐骨渡过了最为
艰难的阶段,疼痛少了许多,没有那般猛烈了。

  「鸿前辈,我感觉痛苦减轻不少,我是做到了吗?」

  赵尘心中询问。

  「嗯,你的灵魂本就比常人壮大,又得神魂滋养,算得上异于常人,细心体
会便能掌握窍门。」

  「你现在要做到让自己随时能够进入这种状态!然后渐渐以精神完美掌控自
己肉身,掌控到极致,便可杀尽万般痛苦,面对痛苦能风轻云淡。」

  「这不仅对你突破神通有好处,对你以后与人厮杀斗法也有好处!」

  鸿解释道。

  听到以精神完美掌控自己肉身,杀尽万般苦时,赵尘脑海中好似明白了什么,
但说不清道不明。

  「杀!杀尽万般苦!」

  赵尘精神意识咆哮,回忆起夺舍时的情景,集中精神,以大毅力让自己忘却
痛苦,压制痛苦。

  顿时,痛苦好似被杀去,减轻了许多。

  可下一刻,痛苦又恢复。

  赵尘明悟,这种痛苦是持续产生,根本杀不干净,只能靠精神掌控肉身而减
少压制。

  「这小子这么快就明悟了。」

  鸿能清晰感觉到赵尘的状态,看出后者已经初窥门径了。

  想要再进一步的话,需要修炼心智灵魂才能做到。

  但它没有开口提醒,任由赵尘继续摸索,感悟。

  时间一点点过去,赵尘渐渐感觉自己身体的疼痛在消失,炙热在消失,终于,
浑身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

  他兴奋大喊:「鸿前辈!我做到了!忘却了所有痛苦!」

  「是洗髓伐骨结束。」鸿的声音响起。

  「呃……」顿时,赵尘僵住了,有些尴尬。

  的确是洗髓伐骨结束了,自己刚才一直沉浸在以精神驾驭肉身的状态下,都
没有感觉到是炙热结束。

  在这一刻,他感觉浑身通畅,有种说不出的舒适。

  就仿佛以前处于熬夜缺少睡眠,而现在精神抖擞。

  不止于此,他感觉自己全身还充满了力量,能够一拳打死之前的自己。

  自己实力突破了!?

  「洗髓伐骨完后,你的肉身自然也会得到提升,差不多有肉身五重的境界。」

  鸿仿佛看出赵尘的疑惑,缓缓道:「不过你的肉身还未到极限,还要继续熬
炼段时间,再准备修炼内息练脏。」

  赵尘闻言,很是震惊。

  他本以为对方说的洗髓伐毛只是修复自己以前练武留下的暗伤,可没想到直
接让自己皮肉筋骨膜全部淬炼,提升到武道五重的地步!

  这很可怕,很惊人。

  「你不是要练最强的武功吗?本座现在传你『牛魔大力法』和『虎魔练骨拳』。」

  「这两门功法可以将人体上下每一寸皮肉、二百零六块骨头、四百八十五道
大筋,都锻炼到,在天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炼体筑基修炼法。」

  「待你肉身熬炼好后,本座再传你吐纳练脏之法。」

  鸿如此说道。

  话语响起,不待赵尘说什么,一股股意念传达到赵尘脑海之中。

  紧接着,赵尘好似来到一片蛮荒大地,看到天穹上,有一头牛魔和一头虎魔
正在厮杀搏斗。

  两者一招一式的搏杀,动作十分原始,野蛮,但却蕴含一股韵味。

  画面结束,化作一个个文字,图像,若醍醐灌顶般涌入赵尘脑海,让赵尘渐
渐明白这两门炼体拳法的基本修炼之法。

  「牛魔大力拳!虎魔练骨拳!」

  赵尘眼眸炯炯有神。

  他见识不多,但也能感觉两门拳法,比自己之前修炼的长鲸破浪诀精妙不知
多少倍,不是一个层次。

  内心恭声道谢:「多谢鸿前辈。」

  「你练吧,有问题本座会帮你指出来。」鸿淡淡说道。

  随后,赵尘便开始一招一式练了起来

  他现在还属于熟悉阶段,练得十分慢,要求自身动作姿势发力准确。

  稍微错乱,红尘蛊便会出声纠正,一丝不苟。

  让赵尘感觉,鸿对他的身体,比他自己还要了解,还要清楚。

  这等手段很惊人。

  不过赵尘也没有多想什么,对方要真对自己有害之心,自己也没办法,还不
如抓住机会,先提升自己。

  有着鸿的一对一指导,他很快就将这两门拳法掌握。

  呼!呼!呼……

  赵尘将牛魔大力拳和虎魔练骨拳完整演练完一遍,整个人气喘呼呼。

  这两门拳法的运动量实在太大,哪怕他有着底子,洗髓伐毛了,也有些吃力。

  「行了,等你什么时候可用轻松演练这两门拳法,肉身就修炼的差不多了。」

  「今天便练到这里,修炼过犹不及,你又没有钱来买灵丹妙药滋补身体,过
度修炼只是压制肉身潜力,要劳逸结合,你回去好好体会下学到的东西。」

  鸿对赵尘说道。

  「是。」

  赵尘点了点头,没有继续修炼,随后道:「鸿前辈,我现在已经有肉身五重
的实力,完全可以离开武王府,寻一处山脉历练,这样不仅提升实战,还可以通
过击杀野兽赚钱。」

  他在刚才洗髓伐骨完后,实力直接提升到肉身五重,可以脱离奴籍,出去历
练。

  有着红尘蛊在,只要不遇到仙门强者,完全不惧危险。

  「呵呵,本座知道你的想法。」

  红尘蛊笑道:「离开是自然要离开的,池塘养不出蛟龙,但不是现在。」

  「云阳的事情并未结束,此事关乎红尘大帝传承,仙门中定然十分重视,想
来现在不仅大乾王朝,周边诸国暗地里皆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若是发现任何有异样的人,便会定为云阳夺舍者,你不要以为这些仙门之
人便是什么心怀正义,对于红尘大帝传人,他们定然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安分呆着吧,那蓬莱仙宗传人就是
你这武王府的武王之女,在这里还更为安全。」

  有了云阳的前车之鉴,鸿冷静了许多。

  它随红尘大帝一路崛起,踏足世间巅峰,对于这些事情如何会看不明白。

  之前云阳的事情是因为独坐秘境千年,自身还沉浸在无敌时代,不将许多事
情放在心上,所以警觉性放低。

  否则的话,在看到赵清音现身的时候,它便会立即生出警惕,要么直接以锁
情咒动手,要么第一时间带着云阳遁走。

  赵尘点了点头,若是真如鸿所说的话,自己现在其实是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
情况。

  所以苟住慢慢发育成长才是王道。

  毕竟仙门要是真有人追查到自己,自己根本毫无抵抗之力,而鸿估计也不可
能是对手。

  「嘿嘿,有意思,有意思,难道这是冥冥中的定数,那小女娃中了锁情咒,
情丝系于你身,而你刚好是武王府的奴仆,若是你与她相遇,到时候锁情咒生效,
便能让她成为你的助力,可以在修行途中省去许多时间和精力……高高在上,玉
洁冰清的仙子被自己府中奴才压在身下恣意品尝……有意思,这样的戏码简直有
意思……」

  鸿说着说着,声音带着笑意。

  实际上红尘蛊的声音压根算不得声音,像是直接在脑海形成一句话,直达魂
魄,时而宏伟,时而浩瀚,时而神秘,时而平淡,让人能清晰感觉到表达的情绪,
诡异至极。

  听到这话语,赵尘脑海浮现出那名周身白雾缭绕,圣洁如雪,好似月宫仙子
的大小姐,内心深处一股悸动,渴望。

  将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仙子压在身下恣意品尝,在他看来,这是每个男人
心中都有着的渴望。

  「鸿前辈,只要我与她相遇,她便会不可自拔的爱上我么?」

  赵尘有些好奇的问道。

  要是这样的话,他觉得这个咒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是自然,这锁情咒乃是红尘大帝的帝术,其蕴含的法则法理烙印在天心
印记,无人可以磨灭!」

  「当初多少天人境的仙子神女,在大帝的锁情咒下,无可自拔,甘愿沉沦,
为大帝奉献一切!」

  只要提到红尘大帝,鸿的声音便极为郑重。

  「那要是我一直遇不到她呢?」

  赵尘提出一个可能。

  甚至觉得可能性很大。

  「呵呵,大帝的帝术岂是你能揣摩理解的,命运会让你们相遇。」鸿笑道。

  命运?

  一门神通术法,其中还涉及到命运。

  红尘大帝的神通帝术便能涉及命运,影响他人,那红尘大帝自身到了什么地
步,他难道看不到自己命运吗?

  还是说,所谓的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就是要逆天改命?

  赵尘无法理解,也没有继续多想,多问,起身回武王府。

  心中不由想到。

  要是命运真会让自己与大小姐相遇,会是个怎么相遇法。

  回到武王府白云娘的小院中,后者不在家中,想必是有事出去了。

  白云娘作为府中管事,平日里也要负责处理些事情。

  赵尘从书架上拿了本书随意翻阅。

  这些书是白云娘平时自己看的,属于三教九流的杂书,赵尘无聊时候也会看
看。

  看着太阳已经落山,白云娘还没有回来,赵尘也没有在意,这种事情也不是
第一次,起身来到厨房,生火做饭。

  差不多戌时,白云娘才带着疲倦,回到院中。

  「母亲,吃饭吧。」

  赵尘见到白云娘,将做好的饭菜端出来。

  白云娘身穿一袭碧绿衣裙,小巧碧玉般的娇躯如水蛇儿般凹凸有致,发丝挽
成一个单螺髻,插着一根碧绿的玉衩,盘住黑发,耳鬓两边露出带着碧绿水晶耳
坠的耳朵。

  看到赵尘做好饭菜等待自己,那带着疲倦的秀丽面容露出熟妇人的感和母性
的魅力风情,十分诱人。

  「府中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尘出声闲聊道。

  「嗯,大小姐回府了,所有有许多事情要忙碌,而且,听说大小姐到时候要
从府中带一批奴仆前往仙门。」

  白云娘夹了一片青菜,细嚼慢咽道。

  听到这话,赵尘不由一顿,心脏猛的一跳。

  大小姐回府的事情他自然知道。

  但听到大小姐要从府中带一批奴仆前往仙门,让他心中想到红尘蛊和他说的
话。

  命运会让自己和大小姐相遇?

  难道……自己到时候能被大小姐看上,前往仙门?

  「母亲,带去仙门的奴仆,有什么要求吗?」赵尘忍不住询问。

  「尘儿,娘亲知道你的想法,娘问过了,这批奴仆要绝对忠于武王府,在府
中至少三代为奴才有希望被选上。」

  白云娘自然猜出赵尘想法。

  这可是传说中的仙门,高高在上的仙门,若是有机会接触,获得仙缘,哪怕
过去当奴才,也定然比在武王府中好上百倍。

  多少闲书杂记上写着,仙人如何如何,纵使皇帝看到,也恭敬有礼。

  听到这话,赵尘脸上不由露出失落之色。

  在府中三代为奴,才有可能被选中,自己根本不符合要求,不可能被选上。

  他刚还以为自己也有机会跟去,然后与大小姐展开一段故事。

  不过他瞬间就释然,没有太过在意。

  自己现在苟住缓缓发育才是王道,怎么能脑子里都惦记着女人。

  如鸿所说,大小姐中了锁情咒,根本跑不掉。

  若是自己此次被选中前往仙门,说不定福祸未知。

  毕竟,那可是仙门啊,自己体内有着红尘蛊,万一被发现的话怎么办,定然
要死无葬身之地。

  待自己修炼有成,走到武道巅峰,突破天人阻碍,踏入传说中那神通秘境,
害怕没有女人吗?

  赵尘如此安慰自己,但脑海中依旧浮现出大小姐的身影轮廓。

  明明连面容外貌都不知道什么模样,但就是十分吸人,让人看了一眼便难以
忘怀。

  将他心中二小姐的地位都给压了下去。

  饭饱喝足后,白云娘将碗筷收拾,看到还坐靠在院中的赵尘,脸上露出温柔,
将自己那成熟丰满的婀娜身段,坐到赵尘的双腿之上,让赵尘立即感觉到那犹若
两瓣西瓜的臀瓣触感。

  「尘儿。」

  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一直都想往上爬,出人头地。

  现在一个奴仆可以一步登天的机会出现,但与其无缘,自然会让他有点难受
遗憾,所以来抚慰赵尘一番。

  白云娘依偎在赵尘怀里,脸上带着娇媚的看着赵尘,碧衣难掩娇俏挺拔的身
姿,曲线凹凸,那饱满的脯甚是硕大,好似呈在赵尘面前,腰部纤细和那高耸的
豪乳与蜜臀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两条大腿修长,一双碧绿色的绣花鞋裹着,秀
丽动人。

  赵尘抱住白云娘成熟美颜的丰满玉体,自然明白对方意思。

  因为夺舍的事情,这几天他都在修养,已经有几天没有与对方交媾了,现在
情况下,后者一来抚慰自己,自身也有着想法。

  「母亲近日定然很劳累吧,那边让孩儿替你解解乏。」

  赵尘没有多言,一手在白云娘的肥臀上揉来揉去,一手将白云娘胸前衣物掀
开,露出白皙肌肤和包裹壮观双峰的荷花肚兜。

  他一手伸进肚兜,握住里面的波涛汹涌,温润丝滑。

  以他的手掌根本握不住白云娘的豪乳,所以那高耸在手中滚来滚去,让他爱
不释手。

  「嗯……」白云娘被赵尘揉的口中发出诱人喘息呻吟。

  她每次与赵尘在一起,都感觉后者身上有着魔力般,光是抚摸就让她能清晰
感觉快感。

  白云娘秋水般的眸子望着赵尘俊朗的脸庞,随后双臂挽向赵尘脖子,献上娇
润欲滴的嘴唇。

  赵尘快速回应,与母亲湿滑温润的舌头在口腔中不断缠卷,你来我往,并且
双手在豪乳肥臀上用力揉搓,直到白云娘喘不过气来,赵尘才放开了嘴唇。

  「小坏蛋,吻的娘亲要喘不过气来了呢!」白云娘娇媚地白了儿子一眼,风
情万种,带着一股娇媚。

  赵尘看到对动情模样,挺了挺腰,声音低沉暧昧道:「母亲,它已经硬了。」

  听到这话,白云娘怎么可能不知道赵尘什么意思。

  两人在这方面早已经一个眼神,便明白对方想法意思。

  她从赵尘腿上下来,然后蹲跪下来,一脸母性温柔的为赵尘宽衣解带。

  小院之中,不久前还是儿子做好饭菜,等待母亲归来,母子温馨的画面,转
眼间变得淫秽起来了。

  赵尘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母亲蹲跪在自己面前,先是一头乌黑云鬓,后是
顺着雪颈看到那荷花肚兜内,被他揉过的两团豪乳。

  这豪乳在肚兜内半遮半露,欺霜赛雪,浑圆挺拔,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风情。

  他胯下的衣物被褪去,双腿间的挺拔立即弹跳出来,惊人壮硕,一柱擎天。

  随着年龄的增长,赵尘胯下这跟肉棒已经有二十余公分,威武雄壮。

  白云娘看到这根让她欲仙欲死的肉棒,满是心动喜欢,微微抬头看了赵尘一
眼,然后红唇亲启,深深含住了赵尘一柱擎天的肉棒,然后整张风情万种的妩媚
面容都埋在赵尘的双腿间吞吐。

  「嘶……呼!」

  肉棒被白云娘含住,让赵尘深吸一口气,而后长长吐出。

  在这瞬间,他浑身上下都放松了下来,进入享受状态,靠在椅子上,腰腹止
不住的拱了一下。

  白云娘感觉到他拱腰的同时,肉棒直接就顶到了她小嘴喉咙深处,红唇娇喘
一声,却是含的更紧,娇腻的边吞边呻吟道:「嗯嗯,尘儿,小坏蛋,儿子…
…」

  「母亲,你舔的孩儿好舒服,嘶……好爽……」

  赵尘双手十指放在白云娘的发髻上轻抚,闭着眼睛满脸享受。

  每当他睁开眼时,便能看到白云娘为自己吹箫的画面。

  看到一个比他大二十岁的成熟美妇,自己的母亲,云鬓端庄的蹲跪在自己面
前,两瓣红唇含着自己粗壮的肉棒舔弄,进进出出,口水溢出,不仅极具视觉美
感,心理上也有着一股征服感,快感。

  他心中不由的浮想联翩,想到大小姐,二小姐,心想要是能让两女也跪在自
己面前为自己舔弄棒身,那是何等享受,光是想想便是刺激非常。

  「啧啧啧……啧啧啧……」

  白云娘的口技十分出色,那滑腻的舌尖如小蛇般缠住了整个棒身,又吸又舔,
快速拍打肉棒,偶尔还以口腔上颚软壁抵住龟头马眼蹭剐,口中发出含糊不清
「嗯,嗯嗯……」的娇喘呻,不时还将湿淋淋的肉棒放出,舌尖舔着赵尘的胯部
和腿根两侧,十分贴心。

  舔弄的差不多,白云娘将自己荷花肚兜解开一扯,两团又大又圆又被的雪乳
立即暴露出来,如同两只兔子般,颤颤巍巍,十分吸睛。

  看着眼前粗如同儿臂,壮坚硬,布满青筋的肉棒,白云娘玉手捧着自己雪白
豪乳将其轻轻夹裹。

  两团凝脂丝滑的乳房将赵尘肉棒紧紧包裹,让赵尘感觉软绵绵的夹裹,舒服
道:「噢……母亲你这对奶子,最为适合乳交,用来打奶炮!孩儿好舒服……」

  的确,白云娘如今这个年龄,乳房并未有出现下垂状态,还十分傲人挺拔,
只是乳头如同不似年轻女子那般粉红粉嫩,呈现浅褐色。

  「尘儿,好儿子,娘亲要吃肉夹馍了……」白云娘看着自己傲人双乳奶沟包
夹的肉棒,开始上下搓动,娇羞娇笑。

  「吃,孩儿等下将你的孙儿孙女全部射在你嘴里,让母亲你吃个饱!」

  赵尘低头看着白云娘那红唇小嘴,也是出声调笑。

  如今两人这种调情方面的话语十分放得开,当做情趣。

  白云娘此时如同慈母,小媳妇一般道般望着赵尘,吐出红舌,将口中一股带
着白浆的口水流淌到乳沟里,然后在赵尘的注视下,重新吞下肉棒,温柔的吞吐
含弄。

  「嘶……」

  听到赵尘舒服的声音,蹲在地上的白云娘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一边吸允一边
抬眼看赵尘舒服的模样,似乎是在观察赵尘的面部变化调整吸允的力度,让赵尘
更为舒服。

  而从赵尘的角度看去,则是刚好看到自己坚硬粗壮的肉棒被雪白肥乳夹裹,
紫红色的龟头暴露在外,被湿润的红唇吞吞吐吐,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仿佛是
什么可口美味般,被白云娘品尝,贪婪的吸吮。

  感受着马眼被白云娘的舌尖舔弄吸吮,再看着白云娘原本端庄的面容模样满
是妩媚动情,诱人模样,渐渐的,赵尘感觉自己要来了,不由沉声道:「母亲,
孩儿快要来了……」

  话音落下,赵尘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两手用力按住胯下美妇,自己义母的脑
袋,双眼紧闭,一脸舒适,将那粗大肉棒在白云娘小嘴中进进出出,狂插猛干,
粗暴无比,让白云娘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透明口水不断从嘴唇缝隙流出。

  「唔……唔……唔……」

  在赵尘这粗暴抽查下,白云娘还不忘用红唇紧紧包裹着对方肉棒,口中香舌
舔弄,迎接肉棒的冲击,并且口中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赵尘一顿猛插,脑海中浮现出大小姐,如同月宫仙子,天女谪尘,圣洁如雪
的模样。

  不过大小姐什么模样他并不清楚,不由浮现出二小姐的绝世容颜替代。

  在一次二小姐要用「玉龙」时,他当时色胆包天偷偷瞥了眼二小姐一眼,然
后记住了二小姐的模样。

  还好他是个穿越者,也算见过世面,加上有着心理准备,才在那惊鸿一睹下
未有失神,愣住不动,不然估计也要落到曾经那个被二小姐挖去双眼的奴仆一样
下场。

  当赵尘将胯下用嘴为他吹箫的人想象成大小姐和二小姐的结合,顿时刺激翻
倍,也越来越粗暴用力了。

  双手死死按住胯下美人义母的云鬓秀发,在粗暴的动作下,最终那根粗长的
肉棒全部插进白云娘的小嘴里边,硕大的龟头被那娇喉腔道内紧裹,销魂无比。

  「母亲,给孩儿好好含着,一滴都不要浪费!」

  赵尘低吼一声,两颗红唇外的卵蛋微微抽搐,一股一股的精液在白云娘口中
射了出来,让赵尘享受着口爆胯下美人母亲的舒爽。

  白云娘任由滚烫的精液冲进口腔及喉咙深处,含着肉棒,先将部分精液缓缓
吞咽入腹。

  待赵尘停止喷射后,感觉到脑袋上的双手微微放开,白云娘将湿淋淋的肉棒
缓缓从口中放出,然后扬起螓首,一脸羞红的将嘴巴张开,露出口中的白色精液,
在赵尘的目光注视下用舌头搅拌了搅拌,而后一口一口咽下。

  赵尘看到眼前端庄的母亲云鬓微微散乱,刚经历过洗礼的销魂红唇,湿滑诱
惑,透露着迷人光泽,吞咽自己的精液,刚刚射完的肉棒立即坚挺起来,

  「母亲,我来了!」

  没有犹豫,赵尘一把扯开自己上衣,露出雄健的肌肉曲线,将白云娘推倒在
了地上,一手拉开对方腰间的裙带,将亵裤扯下,露出白云娘那早已湿润湿淋淋
的蜜穴,粗暴的长枪挺入,让白云娘「啊」的一声。

  「去房间,这样会……会被人听到的……」

  白云娘立即说道,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不算秘密,府中有不少奴仆知道。

  但知道归知道,这些人也就只敢背后偷偷嚼弄嘴舌,不敢在面前说什么,可
曾经她无意间听到有奴仆说来自己小院外听墙角,所以让她后面再也不与赵尘在
小院交媾,虽然十分刺激,但终究有些难以接受。

  「好,娘亲,咱们回房间!」赵尘感受到幽谷蜜穴中的湿润,然后一把将白
云娘身子翻过来,让其摆出跪地的姿势,雪白的屁股高翘,然后挺腰猛插而入,
一根二十公分长的肉棒直接插入大半,再次发力,一插而进。

  「啊——」

  白云娘在猛的抽插下,浑身无力,软倒在地。

  「走啊!」

  赵尘则是扶着对方纤腰,压在她柔软屁股上,不断鞭打,驱使着她向前爬行,
如同驾驭一头丰腴的雪白母马般,一边交媾一边向卧室爬行。

  「你这小坏蛋,坏孩子,就喜欢作弄娘亲……」

  白云娘无奈嗔了一句,任由赵尘用胯部推着她屁股,在她幽谷中抽插,而后
弯着腰,翘着臀,四肢跪地,双手,膝盖,交替爬行,被赵尘用肉棒戳着蜜穴往
前卧室爬行,十分淫荡。

  「尘儿,慢……慢点……」

  赵尘看着白云娘这般四肢爬行,用膝盖走路,胯部用力抽插,让白云娘花容
失色,浑身发软,爬行的四肢有些难以支持,摇摇晃晃,口中更是发出销魂蚀骨
的呻吟声。

  就这般,白云娘四肢一步步向卧室爬去。

  「唔唔……儿子,尘儿……唔唔唔……」

  当推开房门的刹那,她幽谷内渗透出大片浊白滑腻的液体,整个人如同一滩
烂泥般,毫无气力的瘫倒在地上,美眸紧闭,口中发出呜咽的呻吟,完全沉浸在
舒服快乐的欲望之中。

  「啪——」

  赵尘一巴掌拍在她雪白圆润的屁股上,让她继续前行。

  在这般情况下,她被赵尘一顶,一拍屁股,就鼓起力气向前爬行一下,让乳
波摇晃,雪臀颤颤,蜜穴中流出许多淫液,将地面打湿。

  不过白云娘并未修炼武道,身体素质只是一般,不一会儿后难以支撑。

  赵尘见状,一把揽起白云娘,将这具曲线婀娜成熟的雪白酮体,以惹火诱人
姿势跪爬在床上,高举雪白的肥臀,随后用力顶撞,耸动腰身,每次撞击都发出
清脆的肉体撞击之声。

  「啪啪啪——」

  「啊啊啊——」

  粗长威武的肉棒上青筋暴起,在白云娘的两腿间抽插,上面沾满了水滑淋漓
的晶莹液体,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两颗卵蛋也啪啪甩在她的雪臀上,也
发出淫秽的声音。

  这种激烈的交媾方式让赵尘冲撞的十分畅快,爽快,而白云娘也是乌黑发髻
散乱在床榻上,死去活来的样子,口中发出大声叫床呻吟,可想而知此时此刻是
何等舒爽。

  不过这个横冲直撞太为消耗体力,若不是赵尘习武,还真持续不了太久。

  「母亲,孩儿肏的你爽不爽!」

  硬抽了百多记后,赵尘一巴掌拍打在白云娘白嫩的臀肉上,让上面出现一个
泛红的巴掌印。

  「啊……舒服,舒服,娘亲太舒服了……插死娘亲吧……好儿子……啊……
来了来了……」

  在这顶撞抽插下,白云娘脸色潮红,肉臀扭动,放声浪叫,蜜穴内花汁涌动,
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融化了般,双足的碧绿绣花鞋脱落,露出两只套着白袜的
玉足。

  「啊……」

  白云娘蓦然发出一声激昂的娇吟,再次达到高潮,而赵尘感觉自己也要到了 ,
一手抄起白云娘雪白玉臂,向身后一拉。

  「噢……」

  白云娘原本俯爬在床榻上的雪白丰腴胴体被赵尘给拉直了起来,美眸迷离。

  赵尘粗长的肉棒在白云娘臀缝内「噗叽噗叽」的狂插,操的啪啪作响,而白
云娘胸前的饱满乳房随着操弄动作而不断晃动,掀起阵阵乳浪。

  在百记抽查后,赵尘感觉一股激烈无比的快感,粗声道:「母亲……孩儿要
射了……」

  「嗯嗯啊啊……来吧……射给娘亲……娘亲要被你插死了……」

  白云娘听到儿子这番话语,她的花心深处不由一阵紧锁,将赵尘肉棒紧裹,
准备迎接那惊涛骇浪。

  赵尘最后猛插,然后低吼一声,将胯下肉棒往前猛的一顶,死死抵在白云娘
臀缝处与其胯部紧贴,身体微微颤抖。

  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入白云娘的身体蜜穴之中。

  「啊啊啊啊……」

  白云娘感受着花穴内的肉棒在她体内喷洒的滚烫,仿佛自己要被融化,一双
美眸微微无神,仿佛要死去了般,高潮尖叫,白袜内的玉足紧紧蜷缩。

  赵尘搂着她的雪白胴体,伏趴在床榻上,脑袋埋在她后颈处,一手揉搓白云
娘的豪乳,射了十多股才缓缓停止射精。

  半响,赵尘将微微疲软肉棒从那微微崛起的两瓣雪臀中拔出,两人腿中间大
股粘稠的白色精液跟着花穴淫液流了出来,狼藉不堪,滴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画面淫靡至极。

  「嗯……」白云娘发出一声轻哼呻吟,身体还不停的痉挛,满脸潮红。

  赵尘走上床榻,看着一脸舒爽欲仙欲死的母亲,将双腿间那微微疲软,湿淋
淋的粗长肉棒喂到她面前道:「来,母亲大人,舔干净!」

  伏趴在床榻上的白云娘用美眸看了眼前杀气腾腾的粗长肉棒一眼,上面还沾
满了精液和花蜜。

  她张开红唇含住硕大棒头,用小舌慢慢舔弄,味蕾感觉到精液和淫水混合的
味道。

  待舔弄会儿后,赵尘挺动屁股,将肉棒在她嘴里叽里咕噜的插弄起来,当肉
棒完全恢复威武雄壮后,赵尘走下床,重新来到白云娘身后,一把抄起她两条雪
白大腿架在肩膀上,美臀高高抬起,继续大力操弄,让白云娘不断发出高声昂奋
的尖叫道:「啊啊啊……」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