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11上)【作者:凤隼】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十一章自投罗网 上

  吃过午饭,张文海把自己设计好的情节从头到尾又梳理了一遍,确定没什么
破绽之后,他动身前往徐城所说的报刊亭,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人守在那里。张
文海下意识认为自己落入了圈套,可转念一想,徐城并不能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
报刊亭里的人多半临时有事,稍等一会儿就能见到。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大爷甩着手向报刊亭走来,虽然头发已
经花白,可依然精神矍铄满面红光,走路的姿态完全不输给年轻人。

  看见靠在门口的张文海,老大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来买报纸啊。」

  「有消息带给徐少。」张文海说道,「看里面没人,就等了一会儿。」

  「哦,我刚才去了趟厕所。」老大爷随手打开报刊亭的门,「我年纪大了,
脑筋不好,等我拿纸笔记一下。」

  透过门缝,张文海看到报刊亭角落里有一张小床,床上蜷缩着一名赤裸的女
人,背冲外看不见脸,身材称得上婀娜多姿,肛门附近还有没擦干净的白色精液。

  「呦,老当益壮呀。」张文海调侃道,「这报刊亭的隔音效果,就不怕被路
过的人听见?」

  「嘴堵上,叫不出声。」老大爷丝毫没避讳,径直走进屋里,「门一关,窗
板一放,没人会注意我这个地方。」

  「有道理。」

  「说吧,有什么消息?」老大爷从抽屉里拿出纸笔,「你想上她得改天,今
天估计玩不尽兴,这丫头是个空姐,下午还有工作。」

  空姐?张文海差点忘了,徐城手里控制着很多空姐,谭丽丽以前和他提起过,
而且在寻找疯子住所的时候,这条线索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他暗暗想到也许
能在这方面想想办法,了解一些徐城不愿意告诉他的事。

  「你跟他说,李小勇又回来找我,我来这里之前刚走,让他小心李老板暗地
里做动作。」

  「知道了。」

  离开报刊亭,张文海又找到了李小勇告诉他的包子店,店面不大,只有老板
和两个厨师在那里。包子店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左眼下
面可以看见一道比较明显的伤疤,估计长度在两厘米左右,似乎面部肌肉也受到
了影响,导致他的左半边脸表情总让人觉得十分僵硬。

  「李小勇说我可以直接来找你。」包子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张文海径直走
了进去,「我有徐城的消息要告诉李老板。」

  「跟我说就行。」店老板声音低沉,目露凶光,「李老板愿意跟你买消息,
这我管不着,可我不信任你。」

  「这牵扯不到信任的问题,仅仅是生意而已。」张文海说道,「你去告诉李
老板,徐城好像知道李小勇来找我的事,我确定学校周围我能看见的地方没有他
的眼线,所以李老板有必要查查别的地方。」

  「就这些?」

  「还有,我与李老板合作只是为了钱,如果我认为他指派的工作可能有生命
危险,我会立刻退出。」

  「什么生命危险?」

  「基于我的某些原则,不能告诉他。」张文海说道,「你只要原话转述,李
老板应该能明白。」

  永兴酒吧内,李老板正了解着各个方面汇集过来的资料,形势不如他预想的
乐观,但他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因为他深知谁率先打破这个岌岌可危的平衡,谁
就会首先倒霉。

  「果然不出所料。」李小勇站在李老板旁边小声说道,「包子店老陈刚刚见
到了张文海,他传来的话能印证咱们之前的推断。」

  「徐城在监视咱们,这不是个好消息。」李老板神情严肃,「张文海有可能
说谎吗?」

  李小勇摇了摇头。

  「是啊,我也觉得他没理由对咱们撒谎。」李老板说道,「你去查一查,把
徐城派来监视咱们的人都找出来,不过暂时不要有多余动作。」

  「明白。」李小勇说道,「还有一件事比较奇怪,据张文海所说,徐城似乎
有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

  「凭什么?徐城手底下人的实力咱们可都一清二楚。」李老板突然抬起了头,
「难道是眠小组?可上头派人过来,不应该绕过我直接联系徐城吧。」

  「除非咱们做的那些事……」

  「张文海再神通广大,也绝对不可能知道眠小组的存在,更不可能编造这种
谎话。」李老板缓缓说道,「也就是说孤芳会上层的确有人对咱们起了疑心,我
得好好想想对策。」

  李小勇问道:「张文海有没有可能推测出眠小组的存在?」

  「他现在一定已经意识到了,否则绝不会把徐城的所谓威胁当成一回事。」
李老板说道,「最坏的情况,要是张文海和眠小组联手,非要置我于死地,恐怕
我没什么能应付的办法。」

  「还好派来的不是魇小组,眠小组不擅长暗杀,兴许还有回旋的余地。」李
小勇说道,「再说了,张文海未必会被徐城吓到,不排除他转过头帮助我们的可
能。」

  「只要能争取到张文海,就是魇小组来了我也不怕。」李老板说道,「从资
料上来看,这个张文海一好钱,二好色,咱们要想把他从徐城手底下拉过来,得
两条路一起走啊。」

  张文海当然不知道眠小组的存在,之所以要告诉李老板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徐
城的威胁,主要是因为他判断李老板的实力应该强于徐城,哪怕二人真的撕破脸
皮,李老板也不会有太多顾忌。鉴于此种现状,张文海认为需要一个能让李老板
提心吊胆的理由,他知道李老板为人谨慎不会轻易冒险,只要有所猜忌,必定会
把赌注押在他的身上,那么接下来的步骤就会事半功倍。

  李老板正在思考如何拉拢张文海,李小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话的人
正是包子店老板。

  「你说什么?」李小勇在电话里问道,「什么叫他被徐城收买了?」

  李老板看见李小勇的表情越来越差,心里隐约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情况到底有
多么棘手。

  「徐城给张文海送去了三名空姐。」李小勇放下电话说道,「老陈亲眼所见,
但张文海并没有过去告诉他。」

  「确定是徐城送的?老陈看清车子了吗?」李老板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有些
颤抖,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控制不住。

  「徐城往外接送空姐用的都是同一辆车,这个老陈不会看错。」李小勇说道,
「他看见那辆车从广益女校的方向开走,觉得事情不对就偷偷去了学校,亲眼看
见张文海和三名空姐在校门口说话,然后他就搂着三人进了保安室。」

  「一次送三个,他还真重视张文海。」李老板双手紧握,用力压在桌子上,
「比女人咱们不是徐城的对手,既然他已经选了这一招,咱们得另外想想办法。」

  包子店老板口中的三名空姐,自然是黄婷婷、高岚和李琼雪,张文海叫过来
的。广益女校空乘班的制服设计参考了正规航空公司的制服,从正面看差异比较
明显,而背面几乎完全相同,这是张文海制定计划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报刊亭里,
老大爷说床上的空姐下午有工作,可张文海并未看见制服,从她在报刊亭休息的
举动来推测,很可能有专车负责接送,而且很快就会来。从包子店离开之后,张
文海打电话通知黄婷婷三人,让她们立刻返回学校,自己则暗中监视着报刊亭。

  没过多久,张文海果然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他光明正大地走过去,
敲了敲驾驶室的窗户,故意压低声音问道:「是徐城的手下吗?」

  「是。」见报刊亭的老大爷没有异样,司机也放下了戒心。

  「帮我个忙。」张文海给司机写了一个地址,「你等会儿帮我看看,这家体
育用品商店开门了没有,然后到学校告诉我一声。」

  「可是去那里得十几分钟,一来一回就要半个小时,徐少的事我不敢耽搁。」

  「没事,就说是我让你帮忙,我叫张文海,要不你先忙完手头的活也行。」

  司机其实对张文海有所耳闻,知道徐城很重视他,再说这也不算是多过分的
要求,于是说道:「嗨,不就跑个腿嘛,我帮您去看看。」

  「多谢。」

  张文海回到学校时,黄婷婷她们也正好到,三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正用面纸
擦拭着额头细密的汗珠。

  「下次不用这么着急,我肯定会给你们留出足够的时间。」张文海打开校门
说道,「先进去休息休息。」

  「我们又不知道主人有什么事。」黄婷婷说道,「你只说马上回学校,我们
害怕耽误时间。」

  张文海问道:「你们的空姐制服还在吗?」

  「还在寝室。」高岚恍然大悟一般,搂住了张文海的脖子,「可是我们还要
过几天才能伺候主人呢。」

  「不是为了这个。」张文海说道,「你们先去把衣服换了,然后在保安室等
着,我要你们配合我演一场戏。」

  半个小时后,司机开车来到学校门口,张文海问道:「怎么样,开门了吗?」

  「没有开,好像搬走了。」

  「好,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刚才徐少给我来电话了。」司机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文海,
「张先生以后要是想尝尝空姐的味道,可以给我打电话,都是货真价实的空姐。」

  「你叫胡强?」

  「对,您叫我阿强就行。」

  胡强驾车离开,张文海叫出黄婷婷三人,让她们面朝校门站好,然后开始搜
索视线范围内的可疑人员,直到看见包子店老板鬼鬼祟祟的样子,张文海会心一
笑,搂住身边的女人回到了保安室。

  「主人,这样就行了吗?」黄婷婷问道,「我怕孤芳会没那么好骗。」

  「保证没问题。」

  张文海并没有留下三女,很快就让她们换衣服离开了,他自己躺在床上,思
考着今后的行动计划。门铃突然被按响,校门外竟然是很久没见的谭丽丽,按说
她和贺婉欣一起出差,还要四五天才能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张文海看谭
丽丽脸色不佳,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赶紧打开了校门。

  「真是气死我了!」谭丽丽刚进保安室,一屁股坐在床上就开始抱怨。

  「你不是陪你表姐出差去了吗?」

  「我警队有任务,没去成。」谭丽丽说道,「不过我亲自送表姐上了飞机,
她的安全不用担心。」

  「哦,我看你心情不好,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都是那个破医生!」谭丽丽骂道,「什么狗屁医术,看个感冒花了我三千
多。」

  「怎么回事?」

  「我昨天感觉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病,结果那个医术让我做了一大堆检查,
总共花了三千多,最后说是感冒,让我自己买点感冒药吃。」谭丽丽诉说着自己
的遭遇,「你说,那个医生是不是骗钱!」

  「你去的哪家医院?」

  「硕渠市第二人民医院,还号称全市医疗水平最高呢!」

  「原来是这样。」张文海倒了一杯水递给谭丽丽,「你和医生吵架了?」

  「当然!我把医生臭骂了一顿。」

  「唉,你去给医生道个歉吧。」

  「凭什么?」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张文海说道,「也不算是故事,是一个我在海豹突
击队认识的人。」

  「说吧。」

  「他是一名军医,哈佛毕业的医学博士,外科水平很高,可以说所有我认识
的人,包括我自己,都被他救过命。」

  「这么厉害!」

  「嗯,他就是这么厉害。」张文海说道,「但他跟我说过,他其实对自己的
工作并不完全满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谭丽丽摇了摇头,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因为大部分送到他那里的人,伤势都足以致命,这导致他看见伤员就会精
神紧张。」张文海说道,「所以我们在训练或任务中一旦受伤,都不会去找他,
除非别的医生处理不了。」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见过医院里排队的情况,你觉得如果只是普通感冒,有多少人会千里迢
迢去大医院忍受排队的痛苦?」

  「我应该不会。」

  「所以咯,你看的是硕渠市最顶尖的医生,在对方看来,你如果只是普通感
冒当然不太可能找他,而你去了,这就说明你感觉到了某种异常,无论你是否能
够描述出来。」

  「说的没错。」谭丽丽说道,「这次我是觉得头疼太厉害,吃了药没用才会
去医院的。」

  「事实上,有很多疾病都有和普通感冒类似的症状,而且很多都会致命,这
些危险因素不好排除,只能慢慢检查。」张文海说道,「你花了三千什么都没查
出来,其实已经算运气不错了。」

  「看来我是得去给医生道个歉。」谭丽丽若有所思。

  「我陪你一起去吧。」

  「那可不行。」谭丽丽冲张文海做了个鬼脸,「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医生,我
怕被你祸害了。」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