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眠之:深夜】(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花未眠之:深夜】(上)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花未眠之:深夜】

作者:timo86
2020年8月8日 首发SIS
字数:6000

                (上)

  性启蒙时间,大概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早一点,有的可能晚一点,像我这
样的应该算是早的。

  我的性启蒙,是我的舅妈,那年她二十六岁,正值花信年华,青春靓丽,而
我刚上二年级的下班学期,是个连毛都还没开始长的小屁孩。

  可能正是因为我没长毛,所以舅妈对我没有什么戒心。一个刚上二年级的小
屁孩懂什么啊,确实,我真的什么都不懂,但是,谁还没点好奇心呢,所以,故
事就此开始了……

  首先那时候,懵懂的我脑海中对美丽、漂亮没什么概念,但我出门邻家都会
夸我漂亮、清秀,还老喜欢和我嬉闹一会儿,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漂亮的。(毕
竟要达到俊秀、帅气,我还差了那么几岁)

  因为我漂亮又乖巧,舅妈很喜欢让我去她家做客,她的脾气很好,性子很温
柔,我每次去都会被好吃好喝的哄着。不过对于舅舅我是很惧怕的,他是我们乡
的乡长,见到他的时候我总是会很紧张,那一个眼神瞟过来,我小胆都要吓破了,
生怕无缘无故让他给揍了。

  不过,白天只有舅妈和那才出生几个月的孩子,所以,我还是很乐意去的。

  今年的寒假和往年一样,我还是寄宿在舅妈家。她家在H镇城郊南岭路的一
个老旧小区,听说那里住的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不是人民教师就是政府人员。

  舅妈的家在小区靠南一侧,12栋201室,屋子不大,三室一厅,她们只
住了主卧,其他两间房一直都是搁置的。我去的时候也不住,因为特别怕黑,就
一直缠着舅妈和她挤一个床,舅妈很迁就我这个小屁孩,就笑着让舅舅睡另一头。

  对这样的安排,其实我很拒绝,一直央求舅妈让舅舅去睡隔壁。开始的几天
舅舅确实有去隔壁,但其中有一天我醒的格外早,朦胧间睁开眼发现舅舅就睡在
一旁,差点没给我吓哭。

  那时候我的表现出乎意料地冷静,哆哆嗦嗦地躺下继续睡没敢支声,生怕把
熟睡中的舅舅吵醒,他起来揍我那就糟糕了,我这小身板可挨不起大人的一顿揍。

  我没吭声以后,似乎和舅舅默契地达成了某种小小协议,吃完饭洗完澡,我
就跑到房间躺下睡觉。舅舅不会管我,舅妈会偶尔进来和我聊聊天,温柔地问我
要不要吃点水果,看看电视什么的,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而舅舅则会在我睡着
以后才进来,或者有时候他太累就先去隔壁了,一睡着就是一晚上也就不过来了。

  今年寒冬,我住进舅妈家后,睡眠质量大不如前了。因为刚出生的妹妹有时
会突然在半夜哭闹,我正好挨着她的粉色小睡篮,第一时间就被哭醒了。

  第一次不懂,第二次不懂,第三次我就懂了。被吵醒后,我揉着朦胧的小眼,
起来给舅妈递尿不湿,然后还会去小声地哄哄妹妹让她乖乖睡觉。

  虽然睡眠质量下降了,但我的幸福感却大大提升了。不是因为我学会了哄妹
妹,而是因为舅舅很少来这房间睡了。他是乡长,乡里事务繁忙,舅妈怕他休息
不好,会影响第二天正常工作,就劝他去隔壁睡。

  劝了几次后,舅舅就点头同意了,而那时舅妈也跟我提过一嘴问我要不要去
隔壁睡,我才不要呢!和舅舅两个人一个房间,万一,他突然要揍我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心满意足的和舅妈、妹妹睡在了一个房间,远离了那个令我恐惧
的男人。

  可能那段时间,半夜经常醒来的缘故,一个寂静无声的深夜,我睡着睡着突
然自己就朦朦胧胧的醒了。

  当我半睁朦胧双眼的那一刻,眼前出现的画面,一下就震惊到了我。

  本来应该睡在我身旁的舅妈不知在什么时候下了床,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无故
消失了,露出了衣下那具完美到极致的雪白胴体。

  此刻,正一丝不挂地骑坐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
我看清了那人的脸:是舅舅!

  舅舅,舅妈?他们在地上干什么?……

  没来得及等我细想,就听见舅舅压低着声音,用着极轻的声音说:「宝贝,
来抬下臀。」说着轻轻拍了下舅妈雪白的屁股。

  「你别每次都这么大动静呀,万一把宝宝吵醒了该怎么办。」舅妈同样压低
着声音轻声地轻嗔道,她柔柔地声音中有些羞涩,但还是照着舅舅的话做了,娇
嫩纤手向前撑着地,微微抬起了浑圆柔软的翘臀。

  「呵呵呵呵,谁让你不愿意去隔壁呢,孩子夜闹隔壁也一样知道不是。」

  「胡说,真要听得见,我怎么没见你来过一次呀。而且,我们……我,我会
听不见的。」舅妈越说越轻,里面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呵呵呵呵,都老夫老妻了,不就是要做个爱么,你怎么还这么羞答答的,
……哦啊,得劲,就喜欢你这忸怩脸红的娇羞模样,迷死个人了。」舅舅亢奋地
耸动了几下,舅妈一个没留神,意外地发出了几声低柔却穿透了人心的撩人呻吟。

  一瞬间舅舅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颤抖着手扶住舅妈柔嫩的细腰,低声
说了句:「要来了。」说完大力挺动着腰肢,向着娇滴滴的舅妈发起了进攻。

  我呆呆地望着着一幕,脑中「轰」的一片空白,心却在疯狂咆哮:做个爱,
什么叫做个爱,这是在做个爱?做爱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并且让
我如此深刻。

  我的目光游走在舅妈完美曲线上,那完全是不由自主的,我从来没见过这般
激烈模样,舅妈顺滑的乌黑秀发此时散乱不堪,沾着丝丝香汗从两侧香肩落下飘
摇地垂挂在胸前,两座高耸的饱满乳房在不断地剧烈晃动,一下一下拍打在探上
前的舅舅脸上。

  「好紧,滢儿,你下面真的好紧,咬的太销魂了。」舅舅一边说着骚话,一
边探头咬住了舅妈胸前跳动的白兔,大口大口贪婪地吮吸了起来。

  而舅妈俏脸绯红,紧咬着红唇,迎合着舅舅的动作不断摆动细腰,完全没有
了往日里的贤惠模样,摇身一变,突然成了一个骁勇善战的女勇士,正和敌人对
峙想要让对方先缴械投降。

  开始并不清楚两人的战场在哪,直到我无意间瞥见舅妈下体茂盛的浓密森林,
那里有一根粗壮的东西正在不断地进进出出,我知道那东西叫小鸡鸡,我也有一
根不过没这么大,以前舅妈就跟我说过,小鸡鸡不可以随便给别人看,更不可以
随便给别人碰哦。

  可是,为什么今天舅妈自己就去碰舅舅的小鸡鸡?哦,有点懂了,舅妈是自
己人,所以才可以碰,难怪舅妈以前会笑着捏了下我的小鸡鸡……

  在我回忆间,舅妈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我似乎瞧见了那根小鸡鸡从舅妈
的密林处带出了少许晶莹的液体,似水液体有些黏黏的顺着小鸡鸡往下流,有的
还沿着舅妈丛林根尖淫秽地往外滴落。

  好,好厉害……这简直开启了我的新大陆!

  水,有水出来了,是尿?不,这不是在尿尿,这是什么,为什么舅妈的身体
里会流出这么滑滑的水?!两人激烈的肉体碰撞和舅妈下体不断流淌地涓涓小溪,
像是有着某种令人着迷的魔力,一下子就深深吸引住了我。

  我像是一个突然迷失在沙漠里的人,突然间一阵口干舌燥,身子也开始止不
住地有些轻轻颤抖,我害怕极了,生怕自己的异常举动被人发现,只能小心翼翼
地挪着身体,尽量背靠着妹妹的小睡篮,同时将身子蜷缩成一团躲在被子下。

  但火热的目光却从始至终紧盯着舅妈,平日里白皙娇美的脸颊此刻霞红一片,
娇艳欲滴,丰腴火辣的曼妙娇躯在竭力扭动,一下一下用力却又软绵地摩擦着舅
舅,玉背的雪白肌肤在月光映照下分外洁白光滑。

  「宝贝,你里面正在下小雨哦,嘶,啊哦……我要让它来洪水。」舅舅似乎
像我一样正走在沙漠中,伸出一双有些黝黑的大手,贪婪地抚摸着娇喘吁吁的美
艳舅妈。

  舅妈半撅着高翘软绵的屁股,姿势显得有些淫荡,看到这一幕,舅舅眼前猛
地一亮,他奋力托起舅妈富有弹性的雪白屁股,一边大力揉捏,一边进行疯狂地
耸动抽送。

  「你下面咬太紧了,咬死我了,啊……死了,我要死了……」「啪啪啪」的
肉体撞击声起此彼伏,再猛抽了百余下后,舅舅停下了动作,大口大口地喘息。

  休息了片刻,他将舅妈软绵绵的娇躯抱在了怀里,伸出舌头灵巧地舔吮着不
断起伏的高耸酥胸,舅妈绯红的脸上荡溢着羞赧又幸福的红霞,红着脸羞赧地将
一点粉嫩殷红往舅舅嘴里送。

  「傻子……」舅妈微咬红唇娇嗔了一句,将手伸到了胯下,轻轻扶正了舅舅
那根粗壮的硬棍,轻吟着将它一点点送进了下体的温热蜜洞。

  激烈的战斗又再次打响,这次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最后在舅妈的一声酥麻
闷哼中,两人才逐渐颤抖着停下了动作。

  过了片刻,舅妈才缓缓地站起身,拿过一旁的纸巾轻轻扯了几张递给了还躺
在地上的舅舅,自己也开始拭擦着下体,我的心在砰砰乱跳,眯着眼紧张地偷瞄
着,隐约瞧见舅妈的小蜜洞流出了一股白色的浓烈液体,她拭擦了几下便把纸巾
丢进了垃圾桶。

  反复了几次,好像拭擦干净了。舅妈便穿上了内裤和睡前身上的淡紫睡衣,
半弯着腰和舅舅轻轻耳语了几句,然后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从舅妈上床的那一刻,我就远远地闻到了一股淡淡清香,我知道这是属于舅
妈独有的清香,它远比白天时来的浓烈,来的更好闻,而我也比平时来的更紧张,
恐慌地蜷缩着一动也不敢动。

  当我心绪不宁时,忽然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看来舅舅去了隔壁。但这根本
不能减轻我此刻心中的紧张感,毕竟年轻靓丽的舅妈还睡在我身旁。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舅妈急促喘息的娇吟画面,她面红耳赤近乎虚脱
的模样,真的很美。我的心在颤抖,无数古怪的想法在乱飘,默数羊群五分钟后,
舅妈在一旁安静地睡着了,而我则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失眠。

  这寂静平凡的一夜,对于我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人生词库一下添进了不少
新词:下小雨,发洪水,做个爱……

  我对舅妈的蜜洞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莫名有种想一探究竟的冲动,而且随
着时间推移,这种冲动变得越发强烈,已经逐渐影响到了我的日常生活。

  我开始变得比以前更黏她了,看电视时要躺在舅妈的腿上,吃水果时要让她
咬一口,逛小区、散步、买菜我也跟着,舅妈也喜欢我这么黏着。在这一整个寒
假里,不管白天晚上,我都和舅妈形影不离。因此,我荣获了一个称号:雅滢身
后的小跟屁虫。

  秋去春来,海棠花开,第二年暑假,我丢下书包就嚷嚷着去舅妈家。那天,
舅妈做了一桌子好菜,笑吟吟地欢迎我这个跟屁虫的到来。

  舅舅还是那张让人恐惧的冰块脸,看了我几眼嘟囔了句:「这么说,是不是
又得挤一个床了?」语气似乎有点幽怨,舅妈抬手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好气又
好笑的教训道:「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随便说说,呵呵。」

  果然感情是相互的,我打心里惧怕舅舅,所以一直不喜欢他,而他显然也不
怎么喜欢我。

  受到舅舅的压迫,我显得有些拘束,舅妈责怪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温柔的招
呼我入了座,自己也坐在了我的身旁。

  「来,多吃点。」舅妈给我碗里夹着菜,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煞是好看:
「这些你最爱吃了,是早上舅妈特意给你买来的。」

  细小贴心的举动,让我瞬间感觉到了一股炽热温暖,舅妈真的太好了,又漂
亮又温柔,可惜就是眼光不太好。偷瞧着对面面无表情的舅舅,我紧张地挪了挪
凳子,又往漂亮舅妈身旁靠了靠。

  接下来平静的暑期时光,在我不平静的心情中一天天过去。

  过去半年,本来以为心中对舅妈蜜洞的执念已经渐渐淡化,可再次遇见舅妈
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错的很严重,它并没有被忘记,只是被刻意地隐藏了起
来。

  而当这股久违的记忆被触动后,就如同山洪般猛烈地爆发了,比任何时候都
要来的凶猛、来的炙热渴望,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燥热感直冲心头,那一刻,我
的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栗,仿佛回到了寒冬的那个深夜。

  流水、蜜洞、下雨……一连串的词和舅妈交织在了一起。

  深夜房间的空调,好像就这么突兀地失去了凉意,我的小手心开始有些出汗。
轻柔呻吟声停下后,舅妈宛如当年那样轻手轻脚地上了床,而舅舅在过了片刻后
也离开了房间。

  他们结束了?我有些懊恼居然睡的这么死,连两人偷偷「搞活动」都不知道。

  我隐匿在寂静无声的黑暗中,半眯着眼偷瞄一旁甜睡的舅妈,她穿的睡衣很
轻薄有点小透明,从我侧着头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瞧见一层薄如蝉翼的轻纱,轻
轻贴在舅妈身上。

  这轻纱完全遮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反倒将那诱人的曲线完美地勾
勒了出来,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饱满双乳,高耸着呈现着上翘的弧度,浑圆挺拔,
顶端隐约可见两点粉嫩殷红微微凸起,诱人地撑顶着衣服。

  我有些颤栗,内心有股冲动的想法,但炽热目光却未过多停留,一直顺着舅
妈平坦滑嫩的小腹往下,看向她黑色神秘的丛林处,可惜那里被内裤和睡衣所掩
盖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我依旧清楚的知道,那里现在一定还很滑,有不少水。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一时间心里欲念翻腾,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声音,不停
撺掇我将手伸向熟睡中的舅妈。

  「你看,她很累她睡着了,轻轻地,伸进她内裤里摸一下,她不会知道。」

  「不,不好吧……」

  「别虚伪了,你不就是这么想的吗,错过今天,以后可能都没这么好的机会。」

  「……」

  「白白浪费一个近在咫尺的好机会,比任何事情都可耻,懦夫加三级,连伸
手的勇气都没有,你想当一个可耻可悲又懦弱的废人?」

  「不,不是的……」

  「去吧,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我,我,你……你说的对。」

  打定了主意,我手心里的汗更多了,不过还是得再等等,再等等,一定得等
到舅妈彻底睡熟以后……

  寂静的深夜,时间过的很慢,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等了二十多分
钟,再我多次确认舅妈正在熟睡以后,才大着胆子轻轻往舅妈身旁挪了挪。幽静
的黑暗中,我伸出手一点一点地伸向了甜睡的舅妈。

  当触碰到舅妈小巧的内裤时,我的心是狂跳的,手搭在了上面一动也不敢动,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舅妈没有任何异样依然甜睡发出平稳的呼吸,我紧张
的心情才稍稍缓解了一下,颤抖的小胆也随之大了起来。

  我克制着内心的慌张,手缓缓往上移动,轻轻地摸到了舅妈的小腹。这是我
实行计划最重要的一步,想要将手伸进舅妈内裤里,必须是从上往下一点点从边
缘探进去,其次,如果舅妈感觉到异样转醒过来,我还可以假装自己睡着了,是
无意将手搭在了她身上。

  计划很冒险,全凭运气。

  所以我的额头上渗出了不少汗水,唯一让我感到欣慰,且有勇气进行下一步
的是舅妈的小腹,上面娇嫩的肌肤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光滑、平坦,几乎没有一丝
多余的赘肉,雪白肌肤滑滑嫩嫩的手感非常好。

  身体摸着好舒服,不知道下面什么样。不过,从舅舅狂呼「紧,咬死了,咬
死了」的疯狂神态中,我判断的出,舅妈下面是会咬人的,且直咬的人欲仙欲死、
欲罢不能。

  我手心冒冷汗,心情无比紧张,却又对此充满了期待与好奇……

              (未完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