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眠之:深夜】(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花未眠之:深夜】(中)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timo86
2020年8月14日 首发SIS
字数:11000

                (中)

  没有过多犹豫,我便尝试着将手一点点伸进舅妈的内裤里。

  由于舅妈的蕾丝内裤是紧贴身体的,我努力了半天才将两根手指伸进去,过
程进行的十分缓慢,我一边心惊胆战地注意着舅妈,一边缓缓地将手往里伸。

  一伸进去,就摸到了舅妈浓密的阴毛,那里毛很多很密,但一点不扎手,我
轻轻摸了几下,怪异舒坦的触感让我有些流连忘返。

  「原来,舅妈下面的毛这么软呀。」稳了稳心神,我开始继续往下摸。

  当我将整个手掌伸进内裤时,舅妈突然轻「嘤」了一声似有转醒的迹象,这
一下可非同小可,顿时把我吓得魂不附体。

  向下深入的动作立马停住了,如果舅妈这时候醒来,我想我一定会死的很难
看,没错,难堪至极,哪怕舅妈看我年纪小不批评我,我自己却也没办法下台。

  「求你,求你千万别醒。」我快哭出来了,心里疯狂地向各路神佛祈祷:「
我,我……我愿意用十年寿命换今日平安,求求你了,跪求上天菩萨,各路神佛
保佑……」

  如果我的脑袋还清醒,是绝对不希望菩萨看到我现在这龌龊行为,可这时我
的大脑明显已经短路,居然傻痴痴地往上撞,还敢奢望求平安。

  「别别别,菩萨千万别看到……」苦求一阵后幡然醒悟,我连忙在心里加了
一句,只希望菩萨正好开小差,什么也别看到:「十年,十年寿命,保我平安…
…」

  带着无尽哭腔的祈祷中,时间也在慢慢流逝……

  可能,我的诚意真的感动了上天,舅妈发出了一声轻「嘤」后就真的安静了
下来,再次熟睡了过去。

  太好了,显灵了!我的十年就这样荒唐的没有了!

  ……

  此时,舅妈紧狭的蜜洞离我可能只有一指甲距离,我清晰地感受到那里传来
的温热与软绵,但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继续摸下去,可就这样放弃又有些不甘心。

  在痛苦挣扎中,我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收回了手。

  第二天,我哭的梨花带雨,任谁劝都不好使,内心痛惜逝去的十年青春,结
果一点好处都没捞到。

  舅妈好奇地瞧了我半天,突然噗嗤一笑,伸出白皙玉手为我擦拭掉了脸上的
泪:「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呀,把你吓成这样。」

  精致脸庞泛着一抹淡淡的温柔笑意,眼睛弯弯的笑着似月牙般特别迷人,浅
笑的舅妈真的像极了画中走出来的仙子,美的惊心动魄。

  这一刻,我突然哭的更凶了。舅妈愣了楞,诧异的望着我。

  ……

  晚饭,我一个坐在饭桌上吃着饭,隐约间听到厨房传出舅妈温柔的声音,「
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去欺负拉拉了?」

  呀,舅妈好像提到了我,我好奇地竖起了耳朵,想听听清楚。

  「我?」舅舅浑厚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我哪有这么无聊。」

  「我想也是。」微微停顿了下,舅妈继续道:「可他今天突然哭了很久,怎
么问也不肯说。」

  「哦,这个简单啊,肯定是想家了,我们把他送走就好了。」

  「……」

  「干嘛呀,突然这么看着我,你这眼神看的我有点慌,你该不会是不舍吧?」

  「被你这么一说,我现在倒真怀疑你去偷偷惹他了。」舅妈好听的声音有些
疑狐。

  聊天忽的顿了一下,舅舅开始努力诉说起自己的清白,表示自己就算再不喜
欢他,也不会去和一个小屁孩过不去之类的。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端着菜从厨
房走了出来,我看到舅舅的脸色比以往更难看了,望向我的眼神中都夹带着一股
子戾气,顿时吓的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狂跳……他,他这个坏人,不仅想赶我走,
估计还想在我走之前揍我一顿吧?

  我紧张地低下了头,避开他投向我的目光,太坏了,真希望舅妈能把他赶出
去。

  晚饭过后,舅舅去小区散步了,而我坐在客厅里狂写着暑假作业,因为刚才
吃饭期间,舅舅忽然对我来了一句:「来半个月了,我看你作业好像都没写过,
要这样下去,我得和你妈说了,改天送你回去。」态度十分不友好,特别讨厌。

  我嘟起嘴心里委屈,要不是舅妈刚好去了厨房,她一定会帮我的。可事情偏
偏就是这么巧,舅妈刚前脚离开饭桌,舅舅就来搞事了,可恶,他一定是故意的。

  「坏人,坏人。」对天天拉长脸的舅舅我更加讨厌了,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我一边委屈嘟囔,一边奋笔疾书。这个时候,舅妈抱着8个月大的妹妹坐在
了我的身边,眼露惊疑的看着我。

  「拉拉,怎么突然这么乖呀,自己开始写作业了。」

  「额,额,那个……」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将事情隐瞒下来,毕竟被舅
舅批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来之前妈妈交代我要做完的,我还有几课没做。」

  「真乖,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你可以问我哦。」舅妈一边温柔地哄着小孩,
一边笑着对我说道。

  我侧目偷瞄着一旁的舅妈,说实话,我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昨天晚上拼死也
得摸一把。现在越看舅妈越喜欢,漂亮、成熟、知性,看着看着,莫名有一股燥
热直冲心头,让我一阵烦躁不安。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突生的燥热,叫:
欲望,是性!

  并且是舅妈亲口告诉我的,她玉手轻点我额头,瞪目佯怒道:「你个小屁孩,
原来那时候就这么色,我还奇怪,那天你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哭了,感情是心
疼没了十年呀。」

  ……

  舅舅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接近九点钟,我还在客厅里写作业,他看了我几眼
后,淡淡的说了一句:「嗯,还不睡吗?」

  「睡了,要睡了,我今天写了很多。」说完,我赶紧收拾了一下课本。

  本来想把作业递给舅舅,让他看一下我今天的成果,但舅舅显然没有这个意
思,他冷着脸躺在了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了起来,一边却还不忘犀利地扫我一
眼。

  从他冰冷的目光中,我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希望我去睡觉,还是希望我继续在
这里写到猝死。我想,最大的可能,他是希望我能立刻消失在他面前。

  「舅舅,那,那我去睡觉了。」捧着小书包,我站在大厅的一角,弯腰和舅
舅道了个别。

  他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装作没看见,依旧摆着那张冷脸,躺在沙发上换着频
道,看也没看我一眼,只是从鼻子里冷冷地发出一声「嗯哼」,估计算是对我的
回应。

  这人真讨厌,我咧着嘴,一溜烟跑了。

  前段时间开乡例会,听说舅舅在会议上打瞌睡,让人挤兑了,哼,这么讨厌,
活该!进门前,我躲在走廊后的小角落,冲着客厅吐了吐舌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白天用功写字,晚上熬夜睡觉,熬夜主要是想再遇见一次
「做个爱」的场面,可惜一连好几天舅妈都睡的很早。

  这让我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因为那天夜里临门一脚的退缩,导致我内心的
渴望呈几何式飞速上升,短短几天,我已经不下多次,克制不住地想将手伸向一
旁安睡的美娇娘。

  这种变化十分可怕,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感觉自己正从一个正常人转变
成一个喜欢偷偷摸摸的变态,而且想偷摸的对象还是自己的舅妈。

  我很恐惧这种感觉,但又无法去逃避,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算是
一个坏人,一个打着舅妈注意的坏小孩。

  也许,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后某天深夜,我一直辗转反侧到了凌晨三
点,舅舅、舅妈、妹妹都已经入睡,而我却欲火焚身,呼吸不断加重。

  因为那天我进卧室时,正巧瞧见舅妈在里面换内裤,那条黑色小巧的蕾丝内
裤刚被舅妈套上大腿,还没来得及包裹住她光溜溜的雪白屁股,就被我从外面打
开了门。

  舅妈愣住了,我也愣住了。她拿着内裤半弯着腰,被站在门口的我瞧的一清
二楚,有那么一刻,我甚至从她两瓣柔软的雪白美臀下,隐约瞧见那片神秘的浓
密黑毛。

  匆匆一瞥,我克制的欲望就被点燃了,但与此同时心里更多的却是害怕,因
为舅妈就这样突兀地被我看完了,我完蛋了。也许因为这尴尬一幕,向来温柔的
舅妈会生气,会在以后的日子刻意避开我,更甚者被舅舅知道,他铁定生气,说
不定会选在舅妈不在时,狠狠地恐吓我一番。

  这么想来,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回天乏力,下场堪忧!

  舅妈穿好了衣服,微抿着红唇看了看我,突然莞尔一笑,柔声道:「下次一
定要记得敲门哦。」弯弯的美眸泛着一抹温柔似水的浅笑。

  舅妈的笑很迷人,让人如沐春风,我陶醉其中看的呆住了,心在顷刻间被俘
虏了,那种包容的温雅态度,令我在嚎哭和憨笑的边缘痴醉了。

  我从中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舅妈如此被我看个精光,都不生气?她会不会…
…是在含蓄的默许我?这给我了莫大鼓舞和勇气。或许,我再有进一步的大胆动
作,舅妈也会像这般,一笑了之……

  当然,看和摸是两码事,我还是很清楚的,但欲望已经无法抑制,不管怎么
说也得冒险试一试!

  「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让她发现。」我心中反复告诫自己:
「出手要慢,要稳,沉住气……」

  时隔半月的凌晨三点,我在寂静的幽暗深夜,再次探出邪恶之手,缓缓地伸
向了舅妈。

  有过上一次经验,这次我只花了十几分钟,就悄声无息地拨开了舅妈的内裤。
我微微停顿了一下,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然后克制着微颤的手继续往下探去,穿
过茂密丛林来到了洞穴入口处。

  我将中指轻轻地搭在舅妈下体的蜜洞外,这一刻我清晰地感受了,指尖传来
的一股温热与柔软。这就是舅妈的柔嫩蜜洞,是我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地方,我
一阵口干舌燥,心头狂颤。

  好软,好嫩……这,这是什么奇怪的形状?我轻轻抚摸着舅妈的阴唇,想弄
清楚它的具体模样,随着我的不断探索,形状也越发清晰起来,舅妈的蜜穴似两
瓣娇嫩的花瓣,不对,像可爱的小蝴蝶,可它为什么闭着……

  我轻触着舅妈的外阴唇,慢慢感受着上面褶皱的重恋叠嶂,在我漫无目的的
触摸下,它居然慢慢张开了,轻轻向外翻到了两侧。

  「它,它还会自己打开?……」

  我大喜过望,手指顺着阴唇缓缓摸向中间缝隙,然后上下轻轻地来回抚摸,
我不清楚自己到底想摸点什么,但总觉得应该要这么做。

  漫无目的、毫无章法的抚摸了片刻,忽然,我感觉手指尖有些湿润润、黏糊
糊的。水?舅妈就这样被我摸出水了?我,我……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厉害。

  这一刻,一股强烈的成就感涌上心头,我双目充血赤红,身体发颤。骄傲、
亢奋,感觉像征服了全世界。

  被巨大喜悦包围,我的大脑迷失了方向,小手情不自禁的有些加速,上下来
回摸的兴起时,忽然「噗」的一下,手指顿时滑入了一个温润如玉、柔软潮湿的
洞穴。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压迫的紧狭感带着温热与柔嫩,紧紧地裹住
了我的手指。我突的瞪大了眼睛,心中猛地狂叫一声:啊……

  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舅、舅妈,真的会咬人!」紧接着划过第二个
念头:「这感觉是?哇……咬的好紧,咬的好舒服……」

  然后是第三个念……没有第三个念头了。如果硬说有,那就是在刚滑入的瞬
间,我隐约好像听见舅妈的一声轻吟?!

  如果听到的呻吟是真的,舅妈可能醒了。

  「代代代……代志大条,我死定了!」

  一滴冷汗从额头顺着脸颊滑落至被褥,我的大脑也在同时飞速运转了起来,
疯狂搜索着眼下各种脱身办法。

  「中午吃了红烧肉,还喝了两碗冬瓜汤……不是不是,我写了好多好多作业,
不对不对,我看到了漂亮舅妈光着屁股,啊呀,我想的是什么啊,怎么这么浆糊
……」我的脑袋果真乱成了一团浆糊,中指还插在舅妈温热的蜜穴里,不敢往外
拔也不敢动。

  「装睡!行不通……」

  「说是意外,天,这怎么可能,哪有那么大的意外,能扒开人家内裤,还把
手伸进那里去……」

  「梦游,唉?梦游!?额,这理由说出来自己都不信……还不如说是让鬼附
身了,咦,这个注意好……个屁啊!」

  浆糊脑袋疯想了半天,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呵呵,你死定了!」我知道!
死定是死定了,但你为什么还要加个「呵呵」……真是让我生气!

  我颤抖着,惶恐不安,等待着即将来临的判决!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过的特别慢,我感觉都过去了一个世纪,然而实际上才过
了三秒。死亡真的很可怕,但更可怕的,却是等待死亡的无尽过程,那种无助的
孤独感,在这黑暗里显得格外狰狞恐怖,并且还在无限扩大……

  当恐惧上升到了一定程度后,我麻木了,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恼羞的愤怒,人
可以死,但绝不能死的这么憋屈!

  「古代英雄,有的死在鸿毛,有的死在泰山。」既然都是一个死,我选择死
在泰山:「命运若是不公,就和它斗到底!!!」不知道为什么,脑中突然冒出
一句不知哪里看来的台词。

  牙龈咬碎,拼了!世上一遭,除了回忆,也绝不能留下遗憾……

  惶恐化为愤怒占据了我仅有的理智,我开始尝试着扣动中指,扣搜着舅妈紧
狭阴道内的娇软嫩肉,我感觉到舅妈的蜜洞也在向我作出回应,里面嫩肉轻轻蠕
动,似在贪婪地吸吮着我的手指。

  它轻轻地一张一合,我缓缓地一抽一插,配合的天衣无缝,默契浑然天成。

  刚上三年级的我,在这个炎夏的深夜,用手指征服了美艳、成熟的舅妈。因
为史上第一次,舅妈的身体为我流出了淫水,黏黏的、滑滑的,单纯为我一个人
而流。

  那夜过后,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不,严格来说,是当天夜里发现的。

  在我偷摸的中途,发现自己的小鸡鸡,不知道什么时候硬了起来,它变的又
大又粗还很热,直挺挺地昂着头,气势汹汹!

  我脑海里突兀的冒出一个念头:也许,我该尝试着将它送进舅妈的蜜洞……

  念头一旦产生就很难抹掉了,并且尝到过一次甜头,也就很难收手了!我仿
佛看到在一个寂寥深夜,身旁美艳舅妈缓缓地为我流淫水,而我则悄悄把肉棒送
进她温热的肉穴……

  那夜偷摸得手,让我有了前所未有的侥幸心理,我开始变本加厉,疯狂寻找
机会,欲望、执念占据了我一整个夏季,那个夏天我可能真的疯了,完全失去了
理智,像一只野兽一般,只剩下了骚动的兽性本能!

  为了能顺利将肉棒触碰到舅妈的蜜穴,我作了近一个月的思想准备,瞅着假
期一天天过去,临近结束,我决定展开行动……

  白天时,我一直缠着舅妈让她陪我出去玩,疯玩了一天,为的是让舅妈晚上
睡的更死,好方便我行动。到了晚上,我早早占好了床,而且一占就是一大半,
像舅妈这样温柔性子的人肯定会顾及我,选择侧躺着睡,就算不侧躺着,至少也
不能让舅舅来这睡。

  非常好,只要等到入夜,我就可以向舅妈发起进攻了。

  事情和我想的一样,夜晚舅舅去睡了隔壁,只有舅妈一人在这。但舅妈并没
有侧着睡,而是睡在了床沿边,难度系数增加了,可我还是决定按之前的计划行
动。

  我按部就班,手指第三次小心翼翼地探进了舅妈的内裤,开始慢慢摸索那温
热的蜜穴。这个时候才愕然发现,其实不管舅妈是侧着还是平躺着谁,我都没办
法顺利脱掉她的内裤,除非她能自己将臀部抬起来,这得多不现实啊!

  之前压根没考虑那么多,计划一下赶不上变化了!无奈之下,我只能退而求
其次,反复摸着舅妈温热的紧狭蜜穴,还时不时用中指往里轻轻插两下,来填补
我有些低落的情绪。

  正当我鼓捣的起劲时,目光无意间掠过熟睡的舅妈,忽然发现她纤长的睫毛,
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我欢快的插拔动作,戛然而止!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会吧?

  「舅妈,会不会……早醒了?」一阵冷汗过后,喜悦涌上了心头。我呆呆地
盯着舅妈白皙无瑕的俏脸,手指尝试性的轻扣了几下。在我轻扣时,发现舅妈纤
细的睫毛也跟着微动了几下。

  舅妈,她,她……真的醒着?!我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她怎么不阻止我!?
她,她在放任我,放任我对她胡来……

  得到这种近乎直白的暗示,我的小胆一下大了起来,喘着粗气往舅妈身上靠
了靠,同时手指的幅度也稍稍加大了一些,但还要需要再观察一下,看看舅妈对
我做这事的反应。

  我的手指灵活了起来,开始有目的性地玩弄舅妈的蜜穴,一根手指插在阴道
里,两个手指在外上下轻抚着她外翻的柔嫩阴唇,在我不断的抚摸下,舅妈俏美
的脸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但依旧紧闭着眼没有说话。

  我手上加快了频率,也加大了抽扣的力度,舅妈似乎有些沉不住了,蜜穴不
断向外溢着丝丝淫水,我感觉一些淫水顺着我的手掌,流到了她内裤上。

  舅妈秀眉微皱,匀称的美腿微微紧夹了一些,似在睡梦中般伸出纤柔玉手,
轻轻推掉了我还在她内裤里的手,然后翻过身,扯了扯被子盖在了身上。

  舅妈的举动,出乎我的意料,把我吓了一大跳,但我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是
一场博弈!生死尚未可知。但事到如今,我也已经不可能再回头!

  错过今天,舅妈一定会对我有所防范,如果她开始刻意疏远我,我想我不会
再有这种机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把心一横,轻轻靠近了下舅妈,然后抬手从她背后划过柳腰,再次伸进了
她的内裤。由于我的手臂似环抱着舅妈的细腰,我能感觉到从我伸手内裤的那一
刻,舅妈娇躯微微轻颤了一下。

  舅妈想装睡,我当然乐意!一回生二回,三回会就成好朋友,我熟门熟路的
找到了我的「好朋友」,轻轻将手指探了进去,里面果然还有不少淫水,这情况
在我看来,就像是夹道欢迎我这位「至亲老友」。

  我亢奋极了,手指「啪啪」连动,一股股淫水不断从舅妈体内涌出,怎么能
涌出这么多,舅妈是水做的吗?在我奇怪的时候,明显察觉到舅妈的身体变化,
她的呼吸在不断加重,甚至可以说有些吃力,娇躯有些轻颤,咬着牙发出的呼吸,
像是一种极力抑制的呻吟。

  我是小孩子,可我不傻!自从那晚看到「做个爱」的场景后,我就知道舅妈
只有在浑身猛地一颤后,才能体验到真正的快乐!所以,我努力抽扣不停,向着
快乐不断进发……

  在我和舅妈彼此都沉浸在情、性、爱的世界时,一声婴儿的啼哭骤然响了起
来……

  我俩全身心投入的情爱世界瞬间被划破了,舅妈娇躯猛的一颤,却在瞬间又
平静了下来。还不够,还不够,根本没有舅舅所说的「发洪水」!我铁了心,一
个劲猛加抽拔抖动的速度。

  像没有听见婴儿的啼哭声,舅妈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但下体的淫水却在越
流越多了,而此时,婴儿的啼哭也越来越大。终于,在我手指快速抽拔了百余下
后,舅妈颤抖着闷哼了一声,下体如开了闸的洪水般,温热淫水从体内接连涌出,
一股股喷溅在我的掌心处。

  「真,真的发洪水了?!」我呆呆地停下了动作,望着舅妈。

  舅妈的娇躯还在轻颤,呼吸很是急促,大概过了几分钟,这情况才稍稍缓解
下来。大概又过了片刻,彼此沉默间,舅妈突然拿掉了我不安分的手,然后支起
身子开了灯,看也没看我一眼,起身拿过放在抽屉里的尿布,抱起妹妹给她换了
新的,轻轻哄她入睡。

  我已经呆了,舅妈什么也没说,这让我心里逐渐开始没底了,我不知道前面
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刚才一往无前的勇气在舅妈起身后就消散于无形了,不过
说实话,偷摸舅妈,爽是真爽,但怕也是真怕……念头连转间,内心别提有多纠
结了。

  十多分钟过后,妹妹被哄入睡了,舅妈就把她放回了睡篮,然后走回了床前
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俏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轻轻唤了她一声:「舅妈……」

  舅妈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冷着声说了一句:「睡进去!」

  「哦。」我急忙手脚并用的往里挪了挪,腾出了大半个床位。

  熄了灯,舅妈躺到了床上,但此刻却不是背向我,而是正面对着我。灯刚熄,
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变黑的环境,但我知道舅妈一定在望着我。

  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想开口说点什么。没等我开口,忽然感觉自己的小鸡
鸡,被人一把握在了手里,同时舅妈好听的声音在耳旁响了起来:「知不知道,
你刚才做了什么?」此刻,舅妈离的我很近,我嗅到了她身上散发的一丝淡淡香
气。

  我的声音有些发颤:「知,知道一点……」

  「人小鬼大!」舅妈冰冷的声音似乎有些薄怒,语气愤然却又压低着声音道:
「才几年级,你就敢对我……对我耍流氓,长大了还得了?」

  「我刚才好像在做梦,又,又好像突然被鬼附身了……」这个烂到家一听就
没人信的破理由,最终还是颤抖着从我的口中说了出来。

  果然,舅妈一听就怒了,咬着牙,嗔目切齿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三年
级?」美眸中迸发出的怒火,都足以把我烧成灰了。

  生气时的舅妈很美,俏脸上有种淡淡的冷艳美,想要让人亲近却又感觉被她
拒于千里之外,我一时看的有些痴了,被握在手中的小鸡鸡,不自觉的挺硬了起
来。

  舅妈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狠狠地用力捏了一把,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急忙说:「我,我,我交代……」

  我断断续续的开始诉说,将去年冬季看到的事,还有中途舅舅说的骚话,一
一完整的交代了出来,当然中间摸过她几次的鬼祟事,肯定是不能说的,只说今
天脑袋发热,是第一次。

  听完后,舅妈沉默了下来,看了我几眼似乎有些生气,撇开了目光,然后又
忍不住看了我几眼,小巧的俏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凑到我耳畔,低声告诫道:
「以后不许对我做这种事。」语气逐渐恢复了平静,说完轻轻松开了手。

  我不知道舅妈干嘛突然捏住我的小鸡鸡,也许她打算着把我连根拔掉?呃,
还好还好,躲过一劫……

  不过,这事居然能这样安然度过,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的心思又活跃了起
来。

  「呃,舅妈……那个,以后,我可不可以事先跟你沟通,然后你同意再做?」
我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她的意见。

  「你说什么?!」舅妈美眸闪烁着点点寒芒,一字一顿淡淡地说道:「你再
讲一遍,我没听清!」

  我只好硬着头皮,又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舅妈听完后,突然笑了,开口
说道:「好啊,你尽管试试!」

  「啊?……真的?」

  「如果你不怕挨打的话!」

  「啊?……挨打啊?呃……那可不可以几顿打一起挨……」

  「去问你舅舅,看他会不会打死你!」

  「……」

  本来旁系的血亲关系,在这一夜彻底发生了改变,我的命运终究还是和舅妈
牵扯到了一起。也许是因为舅妈的纵容,也许是因为我年少无知的那份勇气,就
这样我开始过起了和舅妈暗斗的热闹日子……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

  四年级,暑寒假一年,我摸到了舅妈一次,私底下挨了她不少批评。

  五年级,我又摸到了一次,这次似乎把她惹生气了,整整一个寒假都没怎么
理我!

  六年级,我又摸到一次,但这次以后,我就被舅妈赶去了出去,她让我睡隔
壁房间,理由是因为我长大了,长毛了,小弟弟开始粗壮了。

  初一,因为家里忙着拆迁,没让我再去舅妈家。

  初二,舅妈和舅舅带着六岁的妹妹出了一趟国,回来时假期已临近结束,我
找不出任何理由再去她家。

  初三暑假,我带着憋了三年的欲火,再次住进了舅妈家。

  第一天刚到的时候,舅妈穿着一袭淡雅的青衣长裙,得体的服饰将她成熟端
庄的气质完美的突显了出来,美眸流盼之间,都让人为之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但那冷傲灵动中泛起的勾魂摄魄之态,又无时无刻不让人魂牵蒙绕。

  舅妈似乎从我眼里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炙热欲望,俏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
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气又恼的瞪了我一眼,低声告诫道:「别惹我,盈盈一直在
呢。」

  盈盈是我妹妹,她今年七岁了,已经会笑着甜甜地喊我一声哥哥,和我很亲
近,白天时一直要拉着我陪她玩。

  「我知道,就算心里在想,我也不会乱来的。」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应道,结
果换来舅妈的一个漂亮白眼:「说什么呢,目无尊长,自己去把东西放一下,我
等会儿还要出去。」

  「去哪,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不用,拿点资料马上就回来了,你先陪盈盈玩一会儿,记住不要欺负她。」

  「她不欺负我就算好了。」我有些头痛,陪一个小孩子玩绝对是人生中最痛
苦的事。不过说归说,这个小祖宗还是一定要哄好的。

  毕竟她睡着了,才会有我的希望!不过,最大的希望却是在舅舅身上,他下
周提拔升任,需要去N镇出差一周,时不我待,一周时间,我需要在下周舅舅不
在时,一举拿下舅妈!

  此次前来,可不只是想着摸下这么简单,我的弟弟已经成长到了一定程度,
并且在这两年时间里,我阅片无数,经过知识的灌溉和对自身的认知,我绝对有
信心再次抚摸舅妈时,将她征服在自己的胯下。

  然后进行翻云覆雨,两人共升极乐。

  「这一天,我等了太久了。」三年级暑期就在一直等了。

  望着舅妈远去的曼妙倩影,我轻抚了下胯间粗壮的肉棒,心中默念道:「美
丽的舅妈,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

  舅妈似乎有所感应,走在小区道路上忽的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望向矗立在窗
前的我,两人隔着一段遥远的距离,四目相对,我感觉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绳,透
过目光牢牢地牵住了我和舅妈。

  冷面舅舅,对不住了,舅妈是少有的人间尤物,侄儿吃定了……

  ……

  我来时的自信,在舅舅出差第五天的时候被无情地打破了。

  「苍天啊,大地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第五天的夜晚,我虔诚地跪在
小房间的床上,祈求上天发发慈悲。可能因为我长大了,舅妈对我有了不少戒心,
任我软磨硬泡说破了天,她都不愿意。

  「你在做什么?」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洗完漱的舅妈端着水果走了进来,见
我跪在床上,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抬起头哭丧着一张脸望着舅妈,一言不发。只看一眼,舅妈心中就有了大
概,明白了我的意图,她突然「噗嗤」一笑,将果盘递到了我面前,淡淡地笑着
道:「吃点水果吧。」

  「我,我吃不下……」我依旧抬着头望着她,心里十分希望她能接着问下去,
问我为什么吃不下。

  但舅妈只瞧了我几眼,便转过身,将果盘放在了门边的小桌上,抬眸笑着对
我说:「那我给你放这了,要吃的话你就自己拿。」说着便打算要离开。

  「舅,舅妈,等一下……」

  听到我的唤声,舅妈转过了身,眼露笑意的看着我,淡淡问道:「有事?」

  我用眼神疯狂示意着舅妈,让她先把门关上,不然隔墙有耳。见我神情可怜,
舅妈也就依了我。关上了门,舅妈双手抱臂轻轻依在门后,有些好笑的望着我:
「说吧。」

  「那,那个,等到后半夜,你可不可以偷偷来我房间啊?」

  「你说呢。」

  「可是,我真的,真的快憋不住了……」

  「没什么可是的,你不是对我说,唔……那个什么,学会什么手了吗?你可
以自己发泄一下啊,我不管你。」

  「那不一样呀,我不是为了这个。」

  「好了就这样,我可要去睡觉了。」

  第五天了,就剩下明天一个夜晚,我依旧没有任何的进展,也许真的要像舅
妈说的那样,靠手淫发泄。「苍天大地,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第六天白天,我一直磨在舅妈身边,希望她能转了念头,一顿好说歹说,但
舅妈就是不肯同意。我就这样一直和她磨蹭到了晚上,眼看窗外太阳落了山,我
就知道这次希望又渺茫了。

  深夜,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边痛恨着盈盈这么大个人居然还和舅妈
睡一个房间,一边痛恨着冷面舅舅明天就回来了。同时,脑中却还不断浮现出舅
妈的一颦一笑,还有那曲线玲珑,仪态万千的曼妙身姿。

  「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要发泄一下。」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迎面正好撞见,起夜上完厕所回来的舅妈,她微微楞了一下,轻声问道:「
要上厕所?里面没多少纸了,我去给你拿一些,你去放里面吧。」

  「不上了,不上了。」我压低着声音回应道,一边急忙拉住了舅妈的纤手,
防止她离开。

  「你还来啊?」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舅妈轻声提醒道:「很晚了,该去睡觉
了。」

  「是啊,是啊,很晚了,这会儿盈盈睡着了吗?」

  舅妈好笑的望着我,没有说话。一看这表情,我就知道盈盈睡了,毕竟现在
12点多了。我死皮赖脸一直拉着舅妈,想让她跟我一起回卧室,但舅妈却只是
摇了摇头,红唇微张,用唇语对我说道:「不行哦。」

  「求求你,求求你……」我也用唇语,反复对舅妈说着这几个字。

  舅妈也看出来了,今天如果不能随了我的意,估计得和我在这耗上一个晚上,
见我一直不断的苦苦哀求,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舅妈微抿着红唇沉默了下来,片
刻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洗手啊?」

  语气有些嫌弃,但我一听立马就读懂了其中的意思,心猛地狂颤了一下。有
戏!今晚有搞!今晚有搞!我急迫的抹了一把泪,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我…
…马上,马上去洗。」

  ……

              (未完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