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勇者有點不一樣 】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老婆說了算
2021年7月1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首發ID:老婆說了算
首發:春滿四合院
字数:8366

  友情提示:這是一個充滿惡意的奇怪世界,查看以下文字圖片將可能改變你
的認知。請確保你已年滿18歲. 如有任何不適,請馬上停止閱讀.

                第一章

  「救救我…救救我…」

  「快逃…逃得遠遠的,再也不要回來!」

  「失敗了…這個世界即將毀滅…。」

  「好痛…啊啊…好痛…」

  豆大的汗珠從我的額頭沁出,我的雙手不自覺的抽動,彷彿想抓住什麼,或
抗拒什麼. 「啊!!!!!」

  我大喊著從夢中醒來。睜眼看去卻是在自己房間. 清晨的陽光穿透了百葉窗,
稀疏的灑落在木質地板上。

  「呼呼…呼呼…」

  我努力的喘息著。只記得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有無數熟悉的聲音在耳邊環
繞,但是一點都想不起來內容。

  叩叩叩,門口響起了敲門聲。然後弟弟走了進來。

  「咳咳,哥,你沒事吧?」弟弟走到我床邊,關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做了個夢…很真實……不,太真實了。」我心有餘悸的說道。

  「嗯…那就好,我也想做這麼真實的夢啊…好像很刺激的樣子。」弟弟眼睛
從下方望去,羨慕的一笑。

  「嗯…?」我順著弟弟的目光往下看,發現自己的雞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
從三角內褲旁邊竄出,而且我的雙手還在上下抽動。

  「啊啊啊啊!」我手忙腳亂的把被子拉起來蓋好。

  「啊…哥哥你真是天賦異稟啊,有這麼大的雞巴…穎如老是嫌我小又快…我
們真是一個媽生的嗎…?」弟弟嘆著氣走出了我的房間. 暈眩讓我有點想吐,腦
子一片混亂,各種記憶疊至紛來。

  我叫李大福,是個剛從三流大學畢業不久,正在職場上苦苦求生存的萌新。
弟弟李龍在讀高中,有個交往許久的青梅竹馬女朋友許穎如。我一米八五,長的
高大威武,一臉滄桑,鬍子一天不刮就能戳死人。

  弟弟本來應該也遺傳了我們家的良好基因,可是因為出生的時候媽媽意外早
產,從小就發育較慢,上高中了也才堪堪長到一米六,身體不說弱不經風但是也
大病小病不斷。

  因為我比弟弟大了許多歲,父母又忙,弟弟可以說是我從出生抱大。我們兄
弟倆無話不談。前一陣子弟弟和穎如奔了本壘,但是剛剛破了穎如的處女膜就一
瀉千里。後來試了好多次不是前戲還沒完就繳械不然進去了也沒堅持一分鐘,導
致弟弟現在自信心大受打擊天天垂頭喪氣。

  可能老天也不願意如此殘忍的對待弟弟,把他身體的缺點補到了腦子和臉上。
弟弟從小就是學霸,加上精緻的五官,尤其是秀氣的眉毛和小巧的嘴,遠遠甩開
現在流行的所謂整容日韓男星團體. 可能光靠這張臉穎如就捨不得和弟弟分手。

  「鈴鈴鈴…」我看了一眼床邊的手機,是羽欣發來的簡訊。

  ——老公,起床啦。不要忘記晚上來接我,愛你唷。——羽欣是我的未婚妻,
身材一米七五,高佻美麗。尤其是一對C罩杯的乳房和玲瓏有緻的身材年年都被
票選為校花。我們同一所大學畢業,開始交往的契機是一天晚上夜店社團聯誼完
畢,一群混混眼看羽欣漂亮過來動手動腳,被我狠狠教訓了一頓. 領頭的那個混
混聽說是個官二代還是富二代,不巧我這人仇富,一腳狠狠的踢上了他小弟弟,
人當場就昏了過去被抬走了。後來我還擔心了幾天,不過始終沒有人找來,最後
我也遺忘了這事。英雄救美雖然俗套但是有用。羽欣很快就被我拿下一血,之後
憑我過人的天賦,雖然家貧人醜,卻也成功留住佳人,而且上個月求婚成功,不
久就要舉辦婚禮. 我傳了幾句甜言蜜語給羽欣,換上西裝下樓吃早飯。

  還沒走到樓下就已經傳來一陣咖啡和培根煎蛋的香氣,媽媽穿著女警幹練的
制服,正在廚房裡忙碌。爸爸同樣穿著西裝在看報紙喝咖啡。

  對的,我媽媽秦柔是個職業女警,雖然名字叫柔,但是人一點兒也不柔。反
而有點潑辣。我從小就被媽媽教導各種武術,高壓訓練,犯了錯就一頓往死裡打。
雖然母子之間的親情無礙,但是我對媽媽總有些發怵。

  媽媽和爸爸十多歲的時候就生下了我。在他們那個年代還是挺正常的事情,
現在也才三十七歲,正是女人最為精華的年紀. 我和弟弟時常笑話爸爸要把媽媽
看緊了,不要讓壞人搶了去。

  媽媽的個子不高,經常把一頭秀麗的長髮盤起來方便帶上警帽。胸部可能因
為生了兩胎的原因相當大,比羽欣還大一圈,不知道是D還是F。緊窄的警裙把
肥美的臀部形狀完美的勾勒了出來,配上緊身黑絲襪把比例勻稱的美腿包裹在內,
身材十分讓人噴血。媽媽因為出任務經常在外面巡邏辦案,雖然保養得宜,臉上
卻有了一些小曬斑,笑起來的時候眼角也有少許皺紋. 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媽媽的
美貌,反而更把原來有些潑辣的氣質柔化了。尤其是媽媽的鼻子,小巧挺拔,讓
五官整個立體起來,弟弟的相貌完全遺傳了媽媽。經常讓我好生羨慕。

  「來,快點趁熱吃了就去上班,不然要遲到了。」媽媽俐落的把裝了培根煎
蛋的盤子放到我面前的桌上。順便搭著我的肩膀伸手把弟弟剛吃完了盤子拿走。
媽媽人小手短,要伸長了身體和手才夠到盤子,我能感覺到媽媽的乳房從我肩膀
擦過. 脖頸間有股特好聞,像蘭花般的香水味。

  「好香啊媽媽。你今天噴香水了?」我好奇的問了一句。在我記憶裡面,媽
媽很少噴香水,妝也就是塗個口紅和防曬。

  「真是狗鼻子這樣也聞的出來。今天和老長官有個年度會要開,搞不好就能
升值加薪,要是能轉主管職就能幫你婚房再多出一點頭期款了。」媽媽笑著拍了
一下我腦袋。

  我家境不能說窮,但是也不富裕。爸爸以前是農村人,後來出來工地打工,
因為身強力壯,受到工頭老王賞識,後來老王自己開了大型建築公司,爸爸跟著
去幹,公司做大以後爸爸這個老員工被提拔成公司的小主管,事情挺多錢卻不多。
我們經常覺得老王不是個好領導,公司元老不給照顧,但是爸爸學歷不高,只是
識字,不過在工地混了這麼久所有業務都爛熟於心,說有更好的去處也未必,爸
爸還對老王有些感恩,覺得現在過的比之前好,一年一年下來也幹了七八年了。
老王有時候逢年過節還來家裡串門送禮,和爸爸媽媽偶爾喝幾杯在家裡面睡一個
晚上隔天走。經常開玩笑說不如把我們家隔壁買下來,以後喝酒也方便。(嗯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一股火氣。)

  羽欣家境富裕,說起來我的準岳父馬標和爸爸一般背景,只是家裡的房子和
地剛好都在當年的市中心,是個妥妥的拆一代,後來靠鈔能力娶了我岳母林詩音。
我聽羽欣說岳母當年是書香世家的大小姐,本來輪不到我岳父追求,但是一場大
變家破人亡,本來的追求者各個敬而遠之,只有我岳父一頭熱血傾盡全力走各種
關係從牢裡撈人,最後只把外婆救了出來。岳母後來因為感恩就以身相許了。後
來生了三男兩女,羽欣是最小的。

  因為我們兩家的家境懸殊,在婚房上有許多爭議. 馬家希望我們買靠近市中
心的好房子,錢不是問題,甚至能出全款,我們卻堅持一家出一半頭款,剩下的
靠我和羽欣自己努力。即使如此,我們家也是砸鍋賣鐵才湊出了二十來萬,已經
是把父母大部分積蓄都搭進去了。我心裡十分愧疚,但是靠我一個三流保險公司
的小銷售,每個月四千來塊的保底和提成。再存十年都買不起房子的。(奇怪,
我們家有這麼窮嗎?)

  「那我先走了,你們也快點出門了」媽媽把碗迅速的洗完,急急忙忙的套上
黑色高跟鞋,和爸爸親了下臉頰就開門準備開著我們家的寶貝二手本田去上班了。

  「媽媽等等,你的包!」我一眼就看到媽媽的手提包還放在鞋櫃上,急忙跑
去遞給她。

  「啊,對,還好你機靈…。啊!」媽媽聽到我喊她,返身走來的時候被門口
的鞋子絆了一下,就在要跌倒的當下,我及時的趕到,但是媽媽的力道太大,反
而我被媽媽帶倒,兩個人雙雙跌作一團,媽媽的手提包也被打翻,裡面的東西散
落一地媽媽整個人趴在我身上,我的雙手環住媽媽久經鍛鍊的細腰,深深的掐入
了柔軟的臀部,媽媽碩大而柔軟的乳房壓在我的臉上,黑絲美腿在我雞巴摩擦,
我的眼中只看到媽媽深邃的乳溝,鼻間傳來淡淡的蘭花香,雞巴瞬間就挺立了起
來。只是媽媽的屁股有種奇怪的觸感,臀縫間好像有什麼硬硬的東西,不知道是
不是這次買的姨媽巾太厚了?

  「啊…!」媽媽發出一聲驚呼。坐在我身上手忙腳亂的把散落的東西急忙塞
回手提包內,雖然被媽媽的乳房擋住視線,但是我彷彿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被
塞進了包裡. 粉紅色,小小的,橢圓形…大概是粉底?不粗不細,圓柱形…像是
口紅?還有一個裝著透明液體的管子…大概是乳液…?

  在我發愣的時候,媽媽已經迅速從我身上彈起,看著我挺立的巨物,臉上有
些發紅. 「你這小子…」

  媽媽又羞又急的橫了我一眼,沒說完就匆匆開車出門了。

  一陣恍惚,我晃晃腦袋,把爸爸也恭送出門以後,一陣便意襲來,急吼吼的
跑去廁所。廁所門是關著的,但是我來不及敲門,就衝了進去。弟弟正在洗澡,
我蹲在馬桶上劈哩叭啦一陣解放。

  「啊啊啊啊!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弟弟雙手護著胸部尖叫,浴室霧氣
繚繞,我看不見弟弟的臉,只能透過防水玻璃門看到體型。

  「叫個屁!你神經病啊!從小到大有什麼地方我沒看過,哦哦哦拉的好爽。」
拉完屎後我一陣輕鬆。

  「今天剛好趁巧讓哥哥我看看你老二長大沒!哈哈!」弟弟還躲在淋浴間不
敢出來,我一把就將玻璃門拉開,弟弟尖叫一聲就雙手護胸蹲了下去。

  弟弟楚楚可憐的用他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水不斷從花灑上流下,被水打濕
的頭髮緊緊貼在弟弟的吹彈可破的臉頰,弟弟上牙咬著小巧的嘴唇,一臉緊張,
又帶著色氣。

  色氣?我又恍惚了下。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我這種直的不能再直的
鋼鐵直男,而且這是我弟弟…(總有一種我和這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覺…)

  「好啦,看你嚇的,開個玩笑而已,我上班去了。」

  我剛剛踏出浴室門,喀擦一聲弟弟就從裡面把門鎖上。

  「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覺得弟弟的胸部變大了不少,可
能都快有B了?

  看看時間,必須要出門了,不然錯過公交車就不能保持全勤,每個月多二百
也是錢啊。而且今天要和銷售經理開會,想到那個女人我就一陣頭疼…唉。

  我把公事包拿著準備往外跑,剛剛踏上玄關,就一陣劇烈頭痛。世界彷彿靜
止,只有一段不帶感情的機械聲音在我腦海中迴響:「…請注意,之前的最終任
務世界已經失敗,即將面臨毀滅。失敗懲罰,宿主所有屬性削弱至基礎值千分之
一,所有記憶封印,所有裝備封印。敗部復活條件:拯救十個即將失控的世界。
再次失敗懲罰:全隊抹殺!……茲茲…茲茲…大福哥!這是我們唯一能傳送來的
…茲茲…活下去…茲茲……」

  「臥槽,這是什麼?」我呆呆的看著手上突然出現的充滿花紋橢圓形物體和
蘋果手錶…這好像是某種果實…散發出誘人的香氣…不受控制的我把果實一口吃
了下去。

  「嘔…!」我淚涕交加,這味道如此恐怖!如果世界上有最難吃東西排行榜,
這個肯定上榜!

  「…偵測到外部干擾,判定任務失敗…茲茲…茲茲…失敗撤回,判定此世界
難度大幅提升…提升完畢…提升難度等級:2,目前為:A級。所有友善人物對
敵對人物羞恥度大幅下降,失控速度加倍。」

  我還在消化這些訊息的同時,順手把蘋果手錶戴上,然後我的視野中出現了
幾行字…

  「任務一:媽媽的秘密:你的媽媽正處於一場風暴中心,請盡快查明以採取
下一步行動。」

  「任務二:結婚大作戰:你和你的未婚妻即將面臨難以想像的悲慘,請盡你
最大的努力給她一場完美的婚禮. 」

  「任務三:弟弟的改變:你的弟弟正在重要的人生岔路迷茫,是天堂還是地
獄,是神的憐憫還是路西法的誘惑,作為哥哥的你責無旁貸來幫忙弟弟抉擇。」

  「任務四:爸爸和老王:爸爸和老王最近好像有些糾紛,你最好調查一下。」

  「目前世界失控程度:50% !」

  「失控程度超過100% ,世界逐漸崩壞,任務即將失敗。失控程度超過1
50% ,世界毀滅,全隊抹殺!」

  「…茲茲…茲茲…偵測到不明能量,宿主記憶裂縫開啟1% ……茲茲…茲茲
…世界難度再次提升…起始失控程度:90%.目前難度等級為:S級。所有友善
人物對敵對人物羞恥度再度大幅下降。失控速度三倍。」

  又是一陣劇烈頭痛襲來,我腦海中浮現了許多記憶。

  「原來我是勇者…但是我的家人…這是我的世界…難怪…」

  我心中浮現一種明悟,剛剛吃的不知名果實能力竟然是…我握緊了拳頭.
「S難度的世界…!我一定要擊穿!」

  看看手上的公事包,我應該選擇繼續上班,先保住賴以維生的薪水,還是前
往警局查看媽媽的秘密,又或是回到浴室和弟弟好好談一談他的未來,但是羽欣
和我的悲慘未來到底是什麼?爸爸和老王的糾紛…我應該先去哪裡?

                第二章

  「人物屬性:力量:5(你是隻大猩猩,五個人綁在一起也不夠你打)

  體力:5(挺適合搬磚的)

  智力:1(你的大腦不比別人聰明,也不比別人笨)

  魅力:2(可能意外的有些人喜歡大猩猩?)

  速度:2(你跑得比一般人快很多)

  性力:5(天賦異稟!)

  裝備:廉價西裝(雖然一看就知道是地攤貨,起碼你還有的穿)

             廉價皮鞋(同上)

          廉價的公事包(比垃圾袋強些)

  手錶(請感謝你那些垂死掙扎的同伴把我送來,不然你連這個介面和任務提
示都看不到)

  稱號:屌絲搬磚人(你問我加成?加個屁成,沒倒扣你就要偷笑了)

  其餘信息隱藏。」

  查看完乏善可呈的屬性裝備欄,我考慮了一下,因為世界失控度已經被調成
90% ,沒有任何失敗的空間. 還是先去警局看看媽媽。其他所有任務都有提示,
只有媽媽的秘密完全沒頭緒,應該在攻略上是最難的,需要先行解決. 「嗯…先
在這邊存檔. 」我喃喃自語道。對的,剛剛吃下去的果子就是海賊世界裡面鼎鼎
大名的惡魔果實。不過這果實目前沒有任何的實戰能力,唯一的能力,也是對我
來說最實用甚至到逆天的能力,就是我可以存讀檔. 現在我每天只能存檔一次,
而且只有一個存檔格。讀檔目前只知道死亡會自動讀檔,不知道其他觸發條件。

  我按照記憶,先走到車站搭了公交車,再轉地鐵到警察局站。看看錶,10
點35分。途中打了幾個電話給媽媽都提示對方已經關機,上司也有好多未接來
電,估計這份工作保不住了。

  「您好,我是秦柔警官的兒子……啊,梅姨!」

  「唉呀,是大福啊,來找你媽的吧,你可能要等一下,她正在和領導開會呢。」
前台穿著女警制服的微胖中年女警官笑著對我說. 梅姨是媽媽的前輩,偶爾也會
一起出去玩。

  「梅姨,我有急事,能不能幫我叫一下我媽?」

  「這個不好吧…她在和領導開年度會議,可能會要升主管級呢,你很急的話
先我讓你先進去在會議室門口等著,他們剛進去沒多久,你坐在外面等一會。」

  「那好,謝謝梅姨。」

  「真乖!」梅姨帶著我上了三樓會議室,本來警局閒雜人等是不能亂走的,
不過大部分人都知道我是秦柔的兒子,也沒說話。

  「那你在這邊坐一下等你媽出來,我回前台了,不要亂跑哈。開會的時候三
樓是不准有人的,我看你急才帶你上來。你亂跑的話我會吃掛落的。」梅姨笑著
遞給了我一杯水。

  「好的,謝謝梅姨。」我喝了口水,看著梅姨搖搖擺擺的走下樓梯,左右迅
速張望了一下,三樓除了會議室就是局長辦公室,空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先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可能會有些提示。」我把腳步放慢,輕輕的把耳
朵貼到門上。

  「嗯…。嗯…!」一陣輕微的喘息聲從裡面傳來。

  「小柔,你今年雖然表現良好,但是沒什麼功勞,要我升你當主管有點說不
過去啊…你看阿梅比你資深,現在我還把她打發去前台當接待,我這樣冒然提拔
你上來,人心不服啊。」一陣渾厚的聲音傳來,應該是媽媽的領導局長老胡。

  「胡哥,我今年破了這麼多案子,怎麼會沒什麼功勞呢?」媽媽略帶喘息的
說道。

  「功勞不是你說的算的,哈哈,你看,今天第一次你就做的不錯,我的要求
都辦到了,繼續保持下去,這些功勞我都記著,明年就能當主管了。」老胡說道。

  「嗯…我兒子馬上要結婚了,胡哥你看能不能…嗯…通融一下,我一定會繼
續保持……啊…就先讓我…啊讓我…當上這個主管職,我們家手頭也能寬裕一些
……呼呼…。」

  「這樣啊…也不是不行,都能變通的嘛,只是我要看到你的決心才好放心提
拔你啊。」

  「胡哥…你看這樣如何…」

  我在門外聽著越聽越不對勁,只好從窗口的百葉窗縫隙盡力往裡面看。這一
看之下我不由得怒火直衝腦門. 只見媽媽坐在會議室的沙發上。雙腿夾緊,不停
左右擺動,黑色蕾絲褲襪被撕開,神秘的縫隙中露出了一條不停抖動粉色的線,
明顯陰道裡面被放了跳彈。臉上露著諂媚的笑容,老胡躺在地上,褲子半脫,媽
媽纖美的雙腳正在搓揉著老胡的雞巴。

  「胡哥,你看,今天一到局裡我就按你要求把這些……這些東西放…放我那
裡邊兒了。這樣是不是聽話了,你是不是舒服了,這樣的決心夠不夠啊?」媽媽
問道。

  「決心要強一點啊…要快一些啊」隨著老胡的指示,媽媽的黑絲雙足摩擦得
更加快,老胡的雞巴也從綿軟微微挺起。

  「嗯…如果我能嘗到你決心的味道就更好了。」

  媽媽猶豫了一下,把雙腿微微張開,頭偏向一邊。

  「嘿嘿,小柔的味道…」老胡淫笑著就挺起上身,把臉貼上了媽媽的陰部。

  「啊…這騷氣……這麼多水…小柔你不愧是我們警察局最美的那枝花啊…芳
香四溢…」老胡伸出滿是黃苔的舌頭不停在媽媽最嬌嫩的地方舔著。

  「嗯…啊…啊…。」媽媽的喘氣聲越來越大,刺激著老胡,老胡舔穴的動作
也越來越快,很快,媽媽就滿臉通紅了。

  「啊啊啊啊啊…。對…。就是這樣…。啊……啊…要…要到了…啊…要到了
…!!!。」媽媽抱著老胡的頭,讓老胡可以貼得更緊密。

  就在媽媽要高潮的時候,突然,老胡把媽媽的手掰開,站了起來。拉著跳彈
的繩子把沾滿媽媽淫水的跳彈從腔內拉出,又快速的從媽媽的手提包裡面拿出了
按摩棒,把開關開到最大,一口氣插入了媽媽的陰道裡面。

  「啊…好痛…啊…。啊…。!」雖然媽媽下面經過跳彈的按摩已經充分濕潤。
但是一口氣插入按摩棒還是要有個適應的過程。媽媽表情痛苦了一下。就又開始
往高潮攀登。

  老胡右手抓著按摩棒在媽媽的陰道抽插,左手在媽媽的陰核上來回搓揉,媽
媽臉色脹紅,不停嬌喘,眼看就要去了。

  老胡這時候卻停了下來,把按摩棒拔出來以後放到地上,深深的嘆了口氣。

  「小柔,這和我們說好的不太一樣啊…」老胡一臉為難的道。

  「嗯……什麼…?」媽媽汗濕雙頰,臉色有些怪異,連續兩次在快要高潮的
時候被打斷,讓她難受不已。

  「你看,雖然說我們說好只取取樂,不真的插入,但是這樣單純是我在服務
你啊。你說讓長官服務下屬還要讓你升官,這有些說不過去啊。」老胡為難的說
道。

  「胡作非!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我兒子結婚真的缺錢,我秦柔怎
麼會答應你…答應你這種要求!告訴你老娘不幹了!你的那些屁事我門清兒!你
要是不幫我升官加薪,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說著,媽媽一臉憤怒的拉起內褲,
皺著眉頭把沾滿自己愛液的按摩棒和跳彈放回手提包,又在屁股掏了兩下,緩緩
拔出了一個肛塞。肛塞拔出來的清脆的啵了一聲,同時帶出了媽媽的一連串的響
屁。原來我早上摸到的東西是肛塞!

  媽媽滿臉通紅,不知道是憤怒還是羞恥,低吼道:」你滿意了吧?你滿意了
吧?」

  老胡一臉尷尬,連連搖手說道」滿意,滿意,不就是個主管嘛,我回頭就發
信給人事公告一下,一定不耽誤,再批你一筆機密款,保證讓你兒子婚禮圓圓滿
滿的。」

  「不過,小柔啊,我們下次再玩個更好玩的,等上面領導來視察的時候,我
把你介紹一下,你看,我年紀也大了,馬上要退休了,到時候我一推薦,你不就
是頂好的局長人選嘛…。」老胡淫笑著又把手放到媽媽的胸部上,隨意搓揉著。

  「哼,這才像話……嗯…。」老胡把手從媽媽的襯衫縫隙中伸進去,用力揉
捏著媽媽飽滿的乳房。媽媽還沒從剛剛臨近高潮的狀態完全出來,又迅速進入了
狀態. ,隨著老胡手上輕重,鼻子發出輕哼。

  老胡靠近媽媽,一手揉奶,邊舔著媽媽的耳垂,另一手在媽媽的下體輕揉。
突然把食指探入了媽媽的屁眼裡面。

  「啊…輕點…痛…髒…你這變態…啊…啊…!」媽媽皺了皺眉頭,一臉嫌棄
的哼道。

  。老胡的手力道逐漸加重,襯衫半解,半個胸罩露在外面,可以明顯通過胸
罩看到媽媽的奶頭因為興奮而挺立。陰道也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愛液。老胡也開始
興奮,本來垂著的雞巴已經翹起一半。我的雞巴也早已經快要突破天際.

  「啊…啊…再快一些…。啊…」媽媽發出性感的呻吟聲。豐滿的乳房隨著老
胡的搓揉變化形狀。

  「真香真大啊…這是我送你的蘭花香水?……小柔,你真不要我插進去?」
老胡在媽媽耳邊輕輕問道。

  「不……不…嗯…」

  「嗯是要還是不要?

  「不…不…要」媽媽迷離著眼睛哼道。

  「那就是要囉?」媽媽脖頸已經呈現淡粉紅色,老胡一邊伸舌輕舔,一邊把
自己的半軟不硬雞巴湊到了媽媽的陰道口磨蹭。

  「不要…不要!」媽媽慌亂的掙扎了起來,但是溼潤的外陰只是幫忙在老胡
的雞巴上塗了一層潤滑劑,反而會讓老胡可以更輕易插入。

  「嘿嘿…小柔我來了。」老胡下半身一挺,就要順勢滑進媽媽的陰道內。

  「警告!警告!世界失控度提升,現在為95% !」

  我一驚之下,額頭瞌在玻璃上發出了聲輕響。

  「誰!?」老胡年紀大了,雞巴本來就無力,現在被一嚇直接就軟了下來,
媽媽也瞬間驚醒。我趕忙坐回到坐位上,卻覺得一陣頭昏眼花,無力的慢慢軟倒
在椅子上,最後的目光停留在梅姨給我的水杯。

  會議室裡面,老胡把食指從媽媽屁眼中拔出來湊到鼻前聞聞。

  「嘿嘿…真香啊…就是這味…」

  媽媽把老胡的手一把拍開,又橫了老胡一眼,把內褲徹底拉上,整理了整理
身上衣服,警帽一戴,準備離開. 「大福!大福!你怎麼了!」

  「怕不是中暑了吧…我找人來看看…」

  「把你的手給我拿開!大福!」

  「你兒子沒看到什麼吧…」

  我失去了意識.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