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第十一章:最后的狂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yaya90
2021年8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9734

  本来十一章是最后一章,结果水文上瘾了,水了半天该正文了,才发现已经
水了9000了,算了干脆独立出来算一章吧。

  疫情反复,各位老铁注意安全,别出去乱浪了,在家好好逛论坛吧。

  另:辛苦编辑大大给小的排个版吧:handshake

             第十一章:最后的狂欢

  隋萌发现了一个做「找臭鞋」任务的好去处,城南的杨树小街。因为那里是
个暗娼们做皮肉生意的地方。这些娼妓为了做生意,会买许多乱七八糟的衣服鞋
子捯饬自己,一来二去,丢掉的坏鞋子也就多了。隋萌打的就是这里垃圾堆的主
意。

  隋萌来到这条街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蜷缩在墙角阴影里的隋萌看着
渐渐安静的街面,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因为没有路灯,所以隋萌只要小心行人即
可。见前后没有了动静,隋萌连忙从阴影中跑出,跑过洒满月光的路面,跑到了
街对面不远的垃圾箱那里。

  在垃圾箱的阴影里藏好自己以后,隋萌开始翻找散落在垃圾箱外面的垃圾。
一包包塞满垃圾的塑料袋被隋萌撕开,里面散落出来的套套、卫生纸等乱七八糟
的东西虽然很让隋萌心动,但是有任务在身的隋萌还是决定先找到任务物品再说
别的。

  翻完外面的垃圾后,隋萌只找到了两双穿得有些破旧的船袜,但是重要的任
务物品:鞋,却是一无所获。就在隋萌想着是钻到垃圾箱里找还是去小街另一头
的垃圾箱看看时,一串高跟鞋磕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传了过来。

  发现有人来了,隋萌也来不及考虑,连忙把手里的船袜,团在一起,塞到了
阴道里,然后手脚并用,钻进了敞开着的垃圾箱里。一米多高的垃圾箱,显然不
能让隋萌舒舒服服的躲在里面,于是隋萌蜷着腿躺在一堆垃圾里,又往身上盖了
几个装着垃圾的袋子。

  藏好了的隋萌还没有等到来丢垃圾的人,却先等来了一只循着气味儿而来的
流浪狗。原来,隋萌在翻找垃圾时就吸引了附近一只流浪狗的注意。本来是打算
来驱赶同类,维护自己领地的流浪狗,却发现隋萌的身上散发着发情母狗的气息。
所以本来打算干架的流浪狗,成了着急交配的「痴汉」。结果还没等流浪狗过来,
隋萌就钻进了垃圾箱里,于是打算「野合」的流浪狗,只能改成「洞房」了。

  突然窜进来的大个流浪狗,吓得隋萌差点叫出声来。而此时,流浪狗也很懵
逼。说好的发情小母狗呢?怎么除了气味儿对得上,外形差距这么大?虽然以人
类的审美来看,皮肤白皙,胸大屁股翘的隋萌还算不错,但是从狗狗的角度来看
不是这样啊。身形匀称,毛色油亮,叫声迷人,这才是狗狗眼中的美犬啊。

  隋萌虽然不当人了,但是这只流浪狗的情绪还是基本上明白了,无非是心理
落差大,情绪有些激动。要不是外面有人来了,隋萌才懒得搭理这只流浪狗,而
现在形势比人强,为了防止这只恼羞成怒的流浪狗咬自己,隋萌决定,先安抚这
只流浪狗。于是隋萌对流浪狗的下身,伸出了自己的手……

  「豆豆,你赶紧的过来,那兄弟仨一会儿就到了啊。」街道上,一个穿着暴
露的妓女,踩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着,一边走还一边打着电话。走了一会
儿,来到垃圾箱前面,把手里的一大兜垃圾丢到了垃圾箱外面的空地上。这时,
她听见了垃圾箱里的声音,打眼往里一瞧,只看见一只流浪狗在不停地耸动身体。

  「呸,臭不要脸。啊,我不是说你,豆豆。俩野狗在这儿配呢,真恶心。哎,
豆豆,你等我一会儿。」说着,这个妓女脱下了脚上穿着的高跟鞋,然后使劲的
投到了垃圾箱里。

  「啊?我干什么呢,我把鞋脱了投那俩野狗了。什么光着脚回去,没事儿,
那仨兄弟里的老三就喜欢舔老娘的臭脚,而且还说给我拿一双新的爱马仕,五六
千呢。好,上次的化妆品,给你半套,行了吧。你快点拾掇,半个小时后见,拜
拜。」说话的功夫,这个妓女就走远了。而垃圾箱里的隋萌也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隋萌因为怕发出声音,所以用一大团卫生纸堵住了自己的嘴,但是外
面那个妓女打电话的声音确实不小,隋萌听的真真切切。

  那所谓的三个兄弟应该就是三个主人吧。什么爱马仕的鞋,那可是当初医生
给自己买的,就穿了两回,估计那什么化妆品也是我的。更可气的是,三主人居
然给妓女舔脚丫子,那我岂不是连妓女都不如。隋萌不禁想道。不过隋萌随即就
想开了,自己现在已经和三个主人生活了三年了,早就离不开他们了,他们做什
么是他们的事,自己只要安安心心的给三个主人当好母狗就可以了。

  想开了的隋萌,拿起那个妓女投进来的高跟鞋,吐掉嘴里的卫生纸,然后把
高跟鞋捂到了自己的鼻子上,脚丫子的酸臭味顺着鼻腔直扑隋萌的脑袋,这令人
上头的臭味儿让隋萌非常喜欢。

  说实话,隋萌身后不停耸动屁股的流浪狗太过细小,并不能给隋萌带来什么
身体上的快感,但是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快感,再加上手里高跟鞋的臭味儿,双重
的心理快感让隋萌无比的满足。

  二十几分钟后,流浪狗整完了,从隋萌身体上下来以后,没多长时间就跳出
垃圾箱头也不回的走了。隋萌没有理会拔屌无情的流浪狗,她在垃圾箱里翻了个
身,趁着下体还湿滑,把还带着那个妓女脚丫子温度的高跟鞋,怼进了自己的阴
道里。一只高跟鞋扣在鼻子上,一只高跟鞋在阴道里抽插,没一会儿,隋萌就被
一双妓女丢弃的高跟鞋送上了高潮。

  因为没喝水,所以隋萌就喷了一点尿。喷完的隋萌,躺在垃圾箱里,等高潮
的余韵过去后,就爬出了垃圾箱。来到外面的隋萌,正准备带着自己的任务物品
回家时,看到了三个身影,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交谈。隋萌通过声音听出来
了,来人正是自己的三个主人。

  只见这三人,轻车熟路的来到一扇门前,敲了敲门,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三人和开门的妓女调笑了几句,就进去了。隋萌再一次确定,她的三个主人就是
来找那个丢高跟鞋的妓女来了。

  隋萌爬到门口,听着屋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叫声、笑声,不由得有些郁闷。你
们在里面玩儿,我就在外面玩儿。隋萌想着。然后她把手里的高跟鞋拿了起来。

  隋萌将一只高跟鞋插到了阴道里,另一只高跟鞋则凑到了嘴边。隋萌并不是
打算拿高跟鞋再次自慰,因为隋萌现在是母狗,没有主人们的允许是不能随意高
潮的,但是可没说不能干别的,比如用高跟鞋插屁眼儿。

  隋萌用嘴将高跟鞋的鞋尖充分的润滑,然后又往手里吐口水,涂抹到屁眼儿
上,做好润滑工作的隋萌,将高跟鞋的鞋尖对准了自己的屁眼儿,然后缓缓的坐
了下去。对于隋萌的屁眼儿来说,高跟鞋难塞进去的地方主要是鞋底的前半部分。
这一部分比较宽,隋萌费了很大的劲,才把高跟鞋塞了进去,而且这个过程中隋
萌还把自己的屁眼儿弄裂了。

  当然了,隋萌的屁眼儿在平时被玩虐的过程中,早就因为被三个主人塞入各
种巨大的异物而撕裂、流血,而现在隋萌拿高跟鞋插屁眼儿,只不过是让那里本
来就没好的伤口烂的更厉害而已。屋子里面,几个人开始放肆的淫笑,似乎在做
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而隋萌也在外面做少儿不宜的事情,比如用高跟鞋肛交。

  用高跟鞋插了自己的屁眼儿一会儿以后,隋萌的屁眼儿里喷出来一股热流,
她以为把屎插出来了,结果用手一摸发现并不是。把手放到嘴里一尝才知道,是
血。因为高跟鞋在屁眼儿里来回抽插,屁眼儿都被插得麻木了,所以流了很多血
也没什么知觉。不巧的是,就在隋萌准备回家时,街道上,又出现了几只流浪狗。

  很明显,这几只流浪狗就是寻着气味儿,来找「发情母狗」隋萌的。可是此
时的隋萌,阴道里插着一只高跟鞋,屁眼儿刚被另一只高跟鞋插得呼呼冒血,如
何应付着两只流浪狗呢?

  哼,主人背着我找妓女,我就背着他们找流浪狗肏,我要让流浪狗玩儿烂我
的屁股眼儿。隋萌暗道。然后,隋萌就对着跑过来的流浪狗们,撅起了自己的屁
股。隋萌那还在往外渗血的屁眼儿,可就遭了殃了。

  因为流浪狗对屁眼儿的抽插实在是有些疼,但是又怕打搅到主人们的兴致,
所以隋萌把刚才从屁眼儿里抽出来的高跟鞋塞进了嘴里,这样就叫不出来了,只
能发出闷哼声。

  等这几只流浪狗都在隋萌的身上发泄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隋萌知道,
必须要回去了。隋萌转过身来,把刚才和流浪狗们交配时流到地面上的脏东西舔
干净(主要是隋萌流出来的血、肠液、狗精)。然后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结
果刚站起来,「噗叽——」一个屁,把流浪狗们射在隋萌肠道深处的狗精给喷了
出来。得了,还得跪下来,接着舔。

  凌晨一点多,隋萌才回到了家,但是隋萌没有休息,而是简单洗了洗身子,
把两只高跟鞋,一只插到阴道里,一只插到屁眼儿里,撅着屁股跪在门后,等待
外出找妓女的主人们回来。

  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隋萌的三个主人才回到家,打开大门,就看见隋萌的
大屁股正对着大门口,两只高跟鞋插在她的下体里面,只有鞋跟部分露在外面。

  隋萌见主人们回来了,于是大声说道:「主人,贱狗已经完成任务,请主人
检查!」

  三个人虽然在妓女的身上已经发泄过了,但是见到隋萌的贱样,还是发出了
淫笑,然后走向了隋萌 . . . . . .?隋萌是在她的狗窝里醒过来的,下体还插
着一双高跟鞋,同时,她的脸上、奶子上、屁股上都是被打出来的紫青或者血痕。
隋萌爬出狗窝,来到院子里,正打算去屋子里伺候主人们起床,结果,三个主人
已经自己出来了,隋萌连忙跪好向主人们问安。

  大主人踢了隋萌的脸一脚,说道:「今天早上不用给我们准备早饭了,我们
出去吃,你在家把调教室里的工具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回来,有事和你说。」

  「遵命,主人。」隋萌说完又低下了头,等三个主人都出了门,她才抬起了
头。

  莫非主人们又在计划什么大型的淫虐,还是计划让我怀孕?听说他们打算让
我生个男孩呢。隋萌一边想,一边开始收拾调教室里的的工具。

  调教室里的每样工具都在隋萌身上用过,上面有血渍、尿渍还有各种体液的
痕迹。隋萌要把每一件工具清洗干净,然后摆放整齐,而某些消耗品,比如蜡烛、
图钉、一拉得、针筒之类的,该补充就得补充一些。等隋萌收拾完调教室,然后
又把其他屋子也收拾干净,她的三个主人也从外面回来了。

  三人走进屋子,隋萌则跟在后面爬进了屋子。三人在沙发上坐定了,隋萌则
跪在茶几前。隋萌的大主人拿出手机,打开信息栏,然后丢给隋萌看。隋萌拿起
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文字:执行最终计划。发送人是医生。

  最终计划,就是指虐杀隋萌的计划,按照医生的计划,隋萌被她的三个主人
虐杀以后,就可以「永远的」和医生生活在一起了。看到这里,隋萌不由得有些
无力,身体也跟着轻轻地颤抖。隋萌一方面是对被虐杀的恐惧,一方面又有些对
这种极致的凌虐的期待。虽然不太相信能永远的和医生在一起,但是被残忍的虐
杀,来取悦医生和主人们,对于隋萌来说也足够了,万一医生的神奇手段真能再
次救她一命呢,就和三年前一样。

  「好了,今天正好是星期一,接下来,我们哥仨打算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慢
慢的虐杀你,在被虐杀之前你可以提一些要求。」隋萌的大主人说道。

  隋萌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说道:「用贱狗的狗命取悦主人是贱狗的荣幸,
至于要求嘛,贱狗希望能好好的体会体会做女人的快乐。」

  大主人拿出一个信封,说道:「殷先生(指医生)留的地址,你去那里,不
仅能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还能体会做母狗的快乐。」

  隋萌连忙拿过信封打开一看,果然是地址,地址有两个,而且距离不算近,
而且看样子三个主人并没有送她过去的样子,所以只能等晚上自己去了。

  接下来三个人和一条狗的议题就是商量如何虐杀隋萌。大主人深受古装电视
的荼毒,说道:「可以先用夹子夹断贱狗的手指脚趾,然后割烂她的下体和奶子,
最后砍了她的脑袋。」

  隋萌在旁边说:「砍头死的太痛快了,既然都割阴割奶子了,不如来一个凌
迟,贱狗让多少男人操过,就割多少刀。」隋萌说这些的时候竟然十分的自然,
仿佛要被虐杀的不是她一样。

  二主人说道:「夹断狗爪子算什么,既然是母狗,那就把胳膊腿儿都砍掉一
半,让她当一只真正的母狗。」

  隋萌听到以后,帮腔道:「狗肉可是很好吃的,到时候先剁贱狗的小腿,贱
狗先给主人们做一顿狗肉宴。主人们在上面吃狗肉,贱狗在下面啃骨头,吃完以
后,再把狗骨头插到被虐烂的逼和屁眼儿里,,再被主人们吊起来凌迟。」一边
想,一边说的隋萌越想越兴奋,要不是有三个主人看着,隋萌非得躺在地上自慰
高潮一番。

  大主人和二主人都十分认同隋萌补充的方案。这时候三主人说话了:「狗改
不了吃屎,在凌迟之前,先给她灌饱了屎尿,怎么也得做个饱死狗吧。」

  「贱狗临死前是得吃的饱饱的,可是光靠往肚里灌可灌不进去多少,应该从
两头一起灌。」隋萌赶紧补充道。

  「两头一起灌?」三主人明明听懂了,却装作没听懂,非得让隋萌作贱自己,
让她自己说出来。

  隋萌也没多想,反正平时也没少作贱自己,说道:「就是从嘴和屁眼儿里同
时往肚里灌,这还不算完。我听说过一种水刑,往犯人肚里灌水,灌不进去以后,
就踩犯人的大肚子,把犯人的肠胃踩爆了以后,接着往犯人肚子里灌,直到灌不
进去,再用重物打爆犯人的肚子。主人们也可以这样,看看贱狗的肚子能装多少
屎尿,贱狗要成为超级肉便器。最后,贱狗想再提一个要求。」

  大主人面色一沉,说道:「你说说。」

  隋萌连忙跪正了,给三个主人磕了一个头,说道:「贱狗是三位主人的性奴、
肉便器,所以贱狗希望死后主人们能撬开贱狗的脑袋,弄掉贱狗的狗脑子,然后
往贱狗的脑袋里拉上一泡屎。贱狗哪怕死了也要是主人们的狗,满脑子也要是主
人们的屎。」

  三人见隋萌如此顺从和下贱,十分的高兴,而且十分难得的让隋萌洗干净身
子,然后三人好好的肏了隋萌一顿。

  下午,三人开始布置院子,准备虐杀隋萌的工具,而隋萌在一边帮忙。忙活
到天黑,隋萌给三个主人做好了晚饭,然后进调教室,给自己浣好肠,准备好以
后就趁着夜色,走出了家门。

  因为出发的早,大街上人还多,所以隋萌穿了衣服,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
而胸罩这种东西早就不穿了。隋萌骑着车子往远离城区的地方骑去,路灯越来越
稀少,也越来越暗,一直骑到一片黑暗的小平房那里,隋萌才停下。而医生留下
的地址之一就是这里,让隋萌体会做女人快乐的地方。

  隋萌下了车,抹黑往门口走去,推开门,里面的房间亮着灯。隋萌走进亮着
灯的房间,屋里两个穿着有些破旧但是身体很健壮的男人正坐在床边说话。两个
男人见隋萌进来了,就站了起来。

  其中一个黑一些的男人说道:「那就是那个找肏的贱女人?」

  隋萌回答道:「对,是我。」

  「好了,时间宝贵,就半个小时,咱们赶紧开始吧。」两个男人说完就开始
脱衣服。

  隋萌见两个男人如此猴急,也没耽误时间,也麻利的脱下了衣服,丢到了一
旁的沙发上。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夹住隋萌,开始在隋萌身上上下其手,隋萌前面
被抠着逼,后面被掐着屁股,上面一个亲着隋萌的脸蛋儿,一个去嘬隋萌的奶头。

  对于普通女人来讲,这两个男人的某些动作有些过于用力了,但是对隋萌来
说,她很久没有被这样温柔的对待了。以前医生在不调教她的时候,对她还是很
温柔的。后来跟的这三个主人,对待隋萌就从没有温柔过,完全把她当成一个玩
具、一只母狗,就是没有把隋萌当成一个女人。而现在,隋萌似乎找到了做女人
的感觉,被男人爱的感觉。

  两男一女相互抚摸亲吻了一会儿,渐渐地火气就起来了。三人都进入了状态,
那接下来就水到渠成了。两个男人商量了一下,然后让隋萌躺到床边上,一个人
在床上,掰开隋萌的双腿肏隋萌的屄,另一个站在床边,肏隋萌的嘴。就这样肏
弄了不到十分钟,两个人射了出来。而随着两个男人的射精,隋萌也达到了高潮,
只是因为来之前排空了膀胱,隋萌并没有尿出来。

  隋萌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咽下嘴里的精液,然后用嘴给两人清理鸡巴。清理干
净鸡巴以后,两个男人互换位置,不过这次隋萌是跪在茶几上。一个男人抱着隋
萌的大屁股肏屄,另一个站在隋萌的脸前抱着隋萌的脑袋肏嘴。刚开始,两个男
人没什么配合,就会一个抱着屁股,一个抱着脑袋瞎杵。后来在隋萌的指挥下,
两个人才渐渐地有了节奏。肏屄的把隋萌顶过去,肏嘴的再把隋萌顶回来。两个
男人享受着对隋萌的肏弄,隋萌也享受着大鸡巴的肏弄。

  十来分钟后,两个人又一次射了出来。两个男人玩儿完隋萌以后,把隋萌丢
床上,然后坐到沙发上休息。隋萌则顾不上休息,从床上爬下来,拿着茶几下层
的茶杯,放到了自己的下体处,没一会儿,一大股精液从隋萌的阴道里涌了出来。
隋萌端着装有精液的茶杯,挑衅似的冲两个男人抛了一个媚眼儿,然后把茶杯凑
到嘴边,一饮而尽。喝完茶杯里的精液后,还张嘴伸出舌头,表示真咽下去了。

  喝掉精液的隋萌又跪在沙发前面,给两个男人清理干净了鸡巴,然后坐到两
个男人中间,又让两人摸了一会儿,三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两个男人穿好衣服,
又各自摸了一把隋萌的奶子和屁股,然后走出了房间。

  两个男人走了没一分钟,又有三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隋萌光着身子,落落
大方的走向三人。做女人可真快乐啊。看着眼前三个虽然不是很壮但是长得有些
帅气的男人,隋萌心想道。

  这天晚上,隋萌从九点忙活到凌晨一点,一波两到三个男人,一次都是半小
时,隋萌足足接待了20个男人,就算是最「勤奋」的妓女也不能接这么多客吧。
总之,隋萌给自己的寻肏之旅开了一个好头。等最后两个男人玩儿完隋萌,走了
以后,隋萌撑着疲惫的身体,勉勉强强的收拾了一下屋子,主要是把地上的、床
上的、茶几上的、沙发上的体液、精液舔干净。舔干净屋子以后,隋萌往自己的
嘴巴、阴道口、屁眼儿上涂抹了一些药膏,这些药膏可以缓解红肿和疼痛。涂完
药膏后,隋萌跪在地上,蜷曲着身体,钻到了床底下,像狗一样,趴着休息了起
来。

  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的隋萌就被三个男人从床底下拽了出来,丢到了床
上。这三个男人连前戏都省了,往隋萌的下体处吐了几口吐沫,胡乱涂抹几下,
就当润滑了,然后抱着隋萌直接开干。 . . . . .整个第二天,隋萌从上午八点
被肏到晚上九点,只有中午休息了一个小时。在这十二个小时的残酷轮奸中,饶
是身体素质惊人的隋萌也被肏的昏厥过去很多次,最长的一次昏了足足有半个小
时,一整天的轮肏让隋萌恍恍惚惚的,尤其是下午,简直就是折磨。因为长时间
的肏弄,隋萌的嘴、阴道、屁眼儿都被肏的麻木了,不能提供任何的快感,隋萌
完全就是靠着坚韧的身体生生扛下来的。可就算是这样,隋萌也没能完成当初定
下的目标,完成「百人斩」。

  隋萌躺在满是精液的地上,计算出自己还差八个男人的肏弄才能达成「百人
斩」的成就,可是现在小屋已经有一阵子没人进来了。一想到以后可能就没机会
挨肏了,隋萌咬着牙,拖着几乎要散架的身体,爬了起来。她先是把自己阴道和
屁眼儿里的精液往外排了排,然后又把排出来的精液喝回去。喝了精液又休息了
一会儿的隋萌,做出了一个决定:出去找男人。

  隋萌也没穿衣服,就这么直接光着屁股走出了小屋。她环视了周围一圈,看
到树林的那边好像有亮光,于是她便朝着火光走了过去。隋萌穿过一片果林,渐
渐地来到那片有亮光的地方。她站在一棵树后观察了一下,发现是七八个年轻的
小伙子正在一片空地上烧烤,这几个小伙子看起来岁数都不大,可能是附近高中
的高中生。

  难得有这么多精力充沛的小伙子,隋萌可没有打算放过,然后她就这么光明
正大的,朝着那几个小伙子走了过去。此时「身经百战」的隋萌已经不觉得畏惧
或者害怕了,满脑子都是期待,毕竟连自己过几天就要被虐杀这样的事情都能接
受,难不成还会怕几个小男生吗?

  隋萌走近了几米,然后主动开口了:「小伙儿们,烧烤呢?」

  然后闻声望过来的几个小伙子,看着光着屁股走过来的隋萌,都傻了。没等
小伙子们反应过来,隋萌已经大大方方的走到他们中间了。

  「怎么了,姐姐我又不是女鬼,发什么呆呢?」

  这时候,有些小伙子才反应过来,有一个光屁股的娘们来到他们面前了。然
后好几道色眯眯但是又不敢光明正大只能偷看的目光盯着隋萌的大奶子和黑乎乎
的下体,怎么也挪不开了。

  「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想摸就过来摸。」隋萌一边说,一边坐到小伙子们
铺的餐布上面,拿起烤好的串儿,吃了起来。

  「真的可以摸吗,姐姐。」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大胆的小伙子,来到隋萌
身边,提出了疑问。

  「摸吧。」说着,隋萌跪了起来,岔开双腿,把下体露了出来。

  那个大胆的小伙子,摸了摸隋萌柔软的大奶子,又把手伸向了隋萌的身下。
见隋萌没有反抗,其他的小伙子们也纷纷围了上来。有摸奶子的、摸屄的、摸屁
股的、还有摸脚丫子的,隋萌任由小伙子们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手里的串儿也
不停的往嘴里塞,毕竟她已经好久没吃正经的食物了。

  隋萌撸了一把串儿以后,小伙子也摸得差不多了。隋萌见气氛也到了,说道:
「谢谢你们的串儿,姐姐我没有带钱,要不然我跟你们一人打一炮,就当付串儿
钱了。还有我告诉你们,女人可不光屄能肏,嘴和屁眼子比屄肏起来更爽,怎么
样,试试吗?」

  已经摸得兴起的小伙子们当然连忙答应了下来,然后小伙子们一番争论,定
好了次序。隋萌和第一个小伙子另找地方又重新铺了一块餐布,然后在餐布上,
做起爱来。由于这些小伙子都是处男,所以隋萌需要不停的指导他们。渐渐地,
在隋萌的指导下,小伙子们越来越熟练。在和隋萌做完一轮以后,又开始做第二
轮,而且是二人或者三人一起肏隋萌。

  八个小伙子和隋萌一肏就到了半夜,基本上都在隋萌的身上发泄了三四次。
隋萌见小伙子有些累了,而自己的「百人斩」成就也已经达成,本来可以收手了,
但是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疯玩的机会了,于是又想了个主意。

  「你们这才到哪儿啊,一个个的就累成这样了?我跟你们说,这女人啊,除
了能肏,还能玩儿呢。至于怎么玩儿,当然是这样 . . . . . .」

  在隋萌的指挥下,一辆电动车的后支架被支了起来,这样后轮就悬空了。一
个小伙子打开钥匙,拧动油门,让后轮旋转起来。这时,隋萌打开双腿,躺在电
动车后面的地上,把下体暴露出来。两个小伙子,每人拉着隋萌的一只脚,然后
往前一拽,隋萌的下体就和高速旋转的电动车后轮撞在了一起。

  「吱——」的一声传来,是隋萌的下体和旋转的电动车后轮在一起摩擦的声
音。电动车后轮的旋转速度为之一滞,而隋萌也发出了极大的惨叫声。两个拉着
隋萌脚的小伙子松开了手,隋萌捂着被磨的火辣辣的下体,疼得打滚。

  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的隋萌要求再来一次,这些小伙子虽然觉得这个姐姐
脑子有点问题,但是也没有拒绝。只不过,这次我「温柔」了许多,拖着隋萌的
腿,让她的下体慢慢的贴到轮子上。

  「吱——」隋萌红肿的阴部再一次和旋转的轮子接触在了一起。

  「啊!」隋萌一声尖叫,紧接着,轮子和下体的摩擦声变得有些沉闷,甚至
隐隐还有水声。

  原来,在短短几秒的接触时间里,隋萌就被轮子给弄尿了。隋萌的尿喷在轮
子上,旋转的轮子又把隋萌的尿甩回她的身上和脸上。

  隋萌享受完从没体验过的车轮自慰,就愉快的晕了过去。但是,那些小伙子
们没有放过她,依旧把隋萌的下体按在轮子上摩擦。没一会儿,隋萌的阴部就肿
的跟两根火腿肠似的,小阴唇被挤的都看不见了。

  下体火辣辣的疼痛,让晕过去的隋萌没多长时间就醒了过来,脑袋瓜子迷迷
糊糊的状态下,隋萌说道:「人家身上都被弄脏了,你们谁还有尿,给人家洗一
下身子嘛。」

  听到隋萌这话,硬邦邦的小伙子们,却是硬得一个也尿不出来,尿不出来怎
么办,当然是射出来,再尿啦。于是八个年轻的小伙子,挺着硬邦邦的鸡巴,又
一次把隋萌按到了餐布上,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围着肏. 一来二去,又是将近一个
小时过去了。隋萌的屄已经被肏的没有任何快感了,屁眼儿也松垮垮的,夹不住
年轻小伙子们的鸡巴了,嘴里虽然有精液润滑,但是满嘴的尿骚味儿让隋萌的嘴
里特别涩,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小伙子们都显得有些萎靡。

  隋萌见小伙子们实在压榨不出来了,于是说道:「好了,小伙子们,你们玩
尽兴了吗?现在送姐姐回家吧。」说完,隋萌就给了这几个小伙子一个地址。

  其中一个小伙子拿过来一看,倒也不远,于是就答应了隋萌,但同时也提出
了条件。

  「姐啊,送你回去要不是不行,但是 . . . . . .嘿嘿。」

  「小坏蛋,就知道作贱姐姐,好了,绑吧。」

  几个小伙子找来绳子把隋萌的手绑在身后,再把绳子从隋萌的胯下掏过来,
狠狠地勒住,最后绑在隋萌的腰间,余下的绳子捆在电车的后座上。小伙子们捆
好隋萌,又把烧烤用的物品拾掇齐了,然后骑上电车,拉着隋萌往目的地骑去。

  电车在前面拽着,隋萌费力的在后面跑着。手被绑在后面本来就不好保持平
衡,绳子还紧紧地勒在隋萌的阴道缝儿里,每跑一步,粗糙的绳子都磨的生疼。
就这样还不叫惨,因为还有几个好事儿的,拿着路边捡来的树枝,轮流的在隋萌
的屁股后面,抽打隋萌,如同在赶牲口一般。

  就这样在漆黑的夜里,隋萌踉踉跄跄的被赶到了郊外的一处养种狗的地方,
开始了自己最后的做母狗的快乐时光。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