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灵】12、暗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12、暗痕

  我的脚步很沉,胳膊也发酸,我抱着一席粉色短礼裙的妻子,走进过
道,朝最里间的主卧走去。这长长的过道除了通向主卧,还连接了另两个
次卧、书房、以及一个公用卫生间。

  我不免想到,梦箐的初次失身,就是发生在这个卫生间内。是的,那
时候梦箐开门之后,裹着浴巾的严凯正是从这里走出的。她那时膝盖上的
淤青,是在瓷砖上碰出来的么?

  时间像一块年糕,被拉得很细很长。每跨前一步,我都觉得身上的汗
毛在张开、而胸前梦箐起伏的呼吸、体香、那裹在白色丝袜里的长腿、高
跟鞋上的水钻、那每一次的晃蕩都慢镜头一样,深深扎进我的脑仁里,既
是有倒钩的针,又是会溶解的爬虫。

  好几个瞬间,我都想抱着她转身逃出这里,远离正在主卧内等待的那
个男人。严凯是那么善解人意,他一定能体谅的。我是这个家的男主人,
至少目前,我应该还能做主决定一些事情。可是卫生间的门直刺刺地敞开
着,它提醒着我已铸的,回不去的事实。

  既然逃不掉了。

  我的某一条神经却深沉地说道,这么大一间屋子,这么多的客房,实
在太适合共妻了。它不要我把严凯当入侵者看待,也不要只是把他当作过
客或是物化成工具,而是要我发自内心地去接受他。

  让他住进来吧,不仅仅是给一套备用钥匙,让他像你一样,也成为这
个家的男主人吧。

  心中的恶魔低吟道。

  今天,是妻子的婚礼,同时也是我的新的开始。

  我抱着梦箐,用脚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主卧的空调已开始工作了,
房间内仍是寒冷,浑身赤裸的严凯并没有躲进被子,床上井井有序、一尘
不染,而他只是抱着双肩,蜷缩地立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等着我们的指
示。

  看来他是真的很懂得分寸的人。

  就算欲火中烧,也能忍受妻子的要求。

  但我又愈发觉得好奇了,既如此,那天晚上,他又是怎么弄得梦箐遍
体淤红的呢?

  「冷么?」我问道,这时的我是无法体会有多冷的,儘管妻子身材窈
窕,但公主抱这姿势却十分耗费气力,下半身赤裸的我仍在微微发汗。

  严凯点了点头,床头灯微弱的光照在他脸畔,使那鼻樑更深了。

  「你到床上去。」我努了努嘴,示意他先上床,我才好把妻子交付于
他。

  他于是便以膝盖为支点,一跪一挪地移到了床中央的位置,然后伸长
手臂準备出了一个接物的动作。

  我深吸一口气,忍住了眼眶中的沙,我看着梦箐,她是那样地美。新
娘的礼裙其实是圣洁的,而妻子自身的气质却如盛夏时无法被束缚的花儿,
这种性感与雌雅的层次感,竟显出一阵淡淡的高级感。尤其是那秋水般的
眼睛、尖尖的鼻子、和娇豔欲滴的红唇直看得人心下一蕩。

  「你準备好了么?」我对梦箐问道,她露齿笑了,却不作回答。其实
这话她很清楚,我只是自己问给自己的。

  我跪在床沿,竭力平举双手,把妻子递交给了严凯——他赤裸着身体,
跪坐在床中央,将她斜拥在怀中,而梦箐也将手环在他肩上。

  他和她四目深情地对望着。

  这是房子装修好后,我父母特地选购的一张大型双人床,它做工非常
扎实,在上面肆意翻滚,都很难发出一点吱呀声响。长辈们曾经满怀希望,
这床能助力我们的婚姻生活,儘早迎接一个新生命。

  可他们又怎会想到,而今,我竟引来另一个男人,并协助他去……奸
淫我的妻子。

  我伸手去脱妻子脚上的水晶高跟,被她制止了。严凯开始吻她,又要
剥她的礼裙,也被制止了。

  于是我俩都困惑地看着她,不明白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不要脱,我想穿这一身和你做爱。」梦箐对严凯微微笑了,她今天
是要把这形式进行到底。

  我识趣地躲到床头灯的背光处,这时的氛围,已容不得我打扰,况且,
我下身又开始发胀,我实在是还没法把欲望展露于人前。我这胯下立起的
铁柱,把衬得我像个十足的变态一样。

  严凯在获得梦箐的明确指示后,用两根手指在她丝袜的裆部撕出了一
道二指宽的口子。这使得丝袜控的我连咽了几大口口水,她这是今夜就要
掉我的亲命咯。

  接下来的情况就顺理成章了,梦箐跪跨在严凯的身上,她张开了嘴,
一手把秀髮挽过耳后,使我能清晰看着她的侧颜,另一手扶正他的阴茎,
便将鹅蛋般大小的龟头含进了口中。

  我看到那根巨蟒如猫翘尾巴般迅速绷直,梦箐的嘴唇也愈发被撑开,
她吮了没多会儿,就吐出了这异国的长蛇。在客厅的前戏已经做得足够多
了,她和他都不再拘谨,也无意再做更多画蛇添足的调情。只是在临分别
时,她又依依不捨地伸出舌头,绕着沟壑又吻了一遍茎冠及马眼。

  「老陈,你过来给他戴套。」在我甚至以为自己已被遗忘的当口,梦
箐却招手了。我对目前的局面早已丧失了逆抗,儘管彆扭,但仍遮掩着其
实根本无法遮掩的勃起,从那背光的黑暗里走了出来。

  我颤抖着手,这不是因为寒冷,房内的温度已然怡人了,这也不是因
为内心痛苦,我说不上来,就像人生的初次,是突破禁忌而带来的兴奋、
刺激,以及一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严凯显然也有点儿认雏,他慌张地伸手去扶那柱擎天。妻子却制止了
他的帮忙,她似乎更乐于让我触碰到这个男人的阴茎。

  我撕开了套套,挤掉揪凸处的空气,贴上严凯的前端,我动作极轻,
就算隔着塑胶,我也不愿感受他的质感和温度,我不愿这些信号传进我的
脑海,我更怕直接碰到他的身体。

  我和严凯同时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如果不慎接触了,那么过去这么
多年以来,我们坚持的观念……不对,…是塑造我们的观念,似乎就会一
层一层龟裂成粉末。

  那时,我们也将不再是我们。

  就像给火箭添入最后一铲核燃料,我小心翼翼,终于将套套一点一点
给严凯戴好了。那指尖残留的那湿滑触感,遮不住他勃勃心跳所鼓敲的滚
烫温度。

  天啊,我们在做什么?

  严凯终于就位,我也又退回暗处。他轻轻将我妻子细腰搂过,使她仰
面躺好,然后就翻身压了上去。妻子白皙如羊脂般的身体在他的触碰中蕩
着微微的波澜,被白色丝袜包裹的腿型使我燥热难捱。面对严凯,她顺从
地分开了双腿,系着水钻高跟的那对让我魂牵梦绕的秀足被男人直接架在
双肩。

  梦箐準备好了,她已经完全对他敞开了怀抱,这个仿若妙龄的女人黛
发若瀑,轻咬下唇,伸出手来微扶到严凯脸的两侧,只等情郎将身子一沉,
她便要搂住他亲吻呢。

  儘管窗帘遮掩的卧室中灯光幽暗朦胧,但实质上才不过下午茶时分,
他们足有一个漫漫长夜及整个周日来恣性消磨。

  丝袜裆部那个两指宽的破洞,既是她妙曼游乐场的入口,我看到那淳
淳流水又盈剔起来,「娶我……呀啊…」当严凯扶着傲人长蟒的尖端擦过
白丝,在她淫液横流的会阴磨来刮去,找寻蜜源入口时,梦箐梦呓般呢喃
道。

  她那话音未落,长蟒便找准了玉洞,它撑开花瓣,蛇头急急地钻入…
不,…是横蛮地塞进了她的阴道,梦箐便如哽般哀叫了一声。

  生活如惊奇的画卷,诡谲地在我眼前展开了。我们相濡十年,我的妻
子、我的爱人、我的梦箐、这个法律上只属于我的女人,如今却在一步之
遥的距离由另一个更年轻更俊俏的男性所佔有了。

  「舒服么?」严凯问道,他眼中流转着关切和爱怜。

  梦箐羞得面若樱粉,轻抿着双唇,点了点头。

  我本以为猛龙过江的严凯会一插到底,可未等梦箐她酥燕缠檐的喉音
长长吟出,他就抽回了阴茎,忽然的拉扯激得梦箐深吸了一口气,那声啊
呀也调高了半度。而随即,他又再次沉腰了,这次才是直捣黄龙、完全的
佔有,妻子发出了闷哼。

  严凯的阳具确实是非常长健,我伏低身子去看他和梦箐的结合处,他
顶得我妻子双腿绷直时,尚有一截阴茎閑露在外,而当他抽回时,我也等
不到那对寻常男人来说,本该是肉冠下的沟壑。

  这样的得天独厚,想必每一次都能击打在女人最深的花心上。儘管书
上说那儿没有感觉神经,但女人幽昙般的心灵,岂又是能用科学去佐配的?

  「嗯…啊……!啊啊……啊…~ ,啊……啊……啊……!」

  妻子的呻吟不绝于耳,而严凯重重的喘息交织在她那银铃般的吟泣中,
像交响乐般此起彼伏。她时而弓起、时而紧绷的秀足上下摇晃着,就像这
曲乐章的智慧棒。那白色而纯洁的丝袜,在严凯的抓捏下,已深陷进妻子
的大腿嫩肉里。

  随着抽插越来越激烈,乳浆般的白色泡沫也流流喘喘被泵了出来,起
初随着被翻起的腔肉只是些透明的黏丝,然后越来越稠、越来越浑浊,就
像糖浆里混入了奶浆。

  「嗯啊……呀…老公…,我爱你老公~ 」她这话明显已不是对我在讲。

  我抚弄着自己,又朝他们身前那儿挪去。我想看梦箐此刻的表情,我
能模拟一个男人佔有多个异性的心理愉悦,但女人呢?一个女人,在自己
丈夫的面前,与另一个男人交欢,那会是怎样的体验?现在挂在她脸上的,
是满足、是兴奋、还是其他的什么?我想知道。

  男上女下的姿势特别容易诱出男人更为炙烈的佔有欲。精液当然是危
险的,但唾液呢?果不其然,严凯嗦了一下嘴唇,对身下的女人吐出了大
口涎液。那新鲜的口水晶莹剔透,梦箐很默契地伸出舌尖去接,这团带着
男人雄性荷尔蒙的液体在她舌上打了个转,就滑入了喉中,随即,我听见
了咕嘟的吞咽声。

  「等下…等下,你先停一下……这样还是不行。」梦箐忽然说话了,
她用手去推男人的腰腹,随即严凯也停止了动作,他喘着气,背后的汗珠
像露水凝在叶面。

  他的阴茎依然留在她的体内,而她的腿也依然架在男人的肩头,只是
那双高跟鞋已不再像刚才一样大幅度甩动了。

  「怎么?」严凯问道,从春旖中走出的人,对忽然转变的情景是无措
的。

  「老陈,你得下楼帮我们跑一趟。」梦箐这才转过脸来瞧我,几滴汗
珠也顺着她的额头滑落在床上。

  「嗯?」我也完全不明所以。

  「你去便利店,买一瓶性爱用润滑液回来,杜蕾斯啊,冈本啊、随便
什么牌子的都行,买一瓶回来。」她说道。

  「为什么?」我仍是表示了疑问,虽然从她话头上理解,大概是目前
润滑度不够,但我刚才分明看到了那些乳白色的泡沫。

  「不知怎么的,我那里不够湿。」梦箐双颊蕴红,似乎也感到迷惑,
她坦言道,「虽然做一次是可以做啦,但是恐怕做完之后会很疼。」

  忽然她双足又蕩了起来,只是幅度不大,严凯微闭着眼睛,缓慢地抽
送起来,哪有男人可以将阴茎插在这样的美女小穴中而乖乖不动的。

  「要你别动!」她绣眉一蹙,狠狠拍了严凯一巴掌,又对我喃喃道,
「奇怪了,从来都没有过这样。」

  「难道是我在旁边的关係?」我问道。

  「不知道,……,鬼知道!」妻子娇嗔道,她一口咬在严凯的肩头,
银牙皓齿,扎得男孩一声惨呼,看来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又抽插了几下。

  「好吧,我这就去买。」我忙往外走,我不想再这样光着下体,内心
的想法无处遮拦,被一览无余,而出门购物正是一个穿回裤子的好理由。

  妻子便不再理我,她对匍在身上的情人说道,「你慢一点!你慢一点!!
急什么啊!会被你玩坏掉的!」

  待我带着一瓶润滑剂再返回卧室的时候,她和严凯的性器却已经分开
了,她斜依在严凯胸口,亲吻着他的胸脯。

  见我进来,她幽怨地歎道:「真还奇怪了,让他摸我亲我,我会湿,
但只要进入身体,不一会又越来越乾燥了。」

  「连我不在房间的时候,也是这样么?」我补充了问题,至于为什么
会发生这种奇怪的身体反应,我也摸不着头脑。

  梦箐噘着嘴,双手一摊。

  「上次却不会这样。」她喃喃道。

  「莫非是戴着套的原因?」严凯说话了,他这个观点顿时激起了我俩
的一些认同。

  一直以来,我因为不育,从来都是直接和妻子鱼水之欢的。福兮祸兮,
梦箐虽然没当母亲,但一直都是体验最天然的性生活。至于十年前那一段
恋情,她和初恋也是戴套的,但那种身体记忆,早就埋到了尘埃。

  可以说,这场旷日持久的婚姻,让我们塑造了彼此的很多特点。譬如
我癡迷于丝袜、锺情于女性优美的腿足,与梦箐喜欢穿丝袜以及拥有一对
腿模般、所谓’ 腿玩年’ 的美腿,是有直接关係的。

  呵呵,我忽然有些高兴,不光对精液兴奋,她的身体只接受无套性交
这一点,也是我的功劳。至于乳头的新败绩,总分也是二比一,这极大地
满足了我的佔有欲。

  「那要不要试试无套?」妻子有些雀跃地对着严凯说道,她舔舔嘴唇,
「只是试试…」

  我面色一沉,而严凯也立刻摇了摇头,他并没有看我的脸色。在避孕
这一点上,根本就不需要徵求我的意见,戴套是他所坚持的。

  「真是没劲!臭死脑筋!你还没老陈变通。」妻子哼了一声,嘟起来
嘴。

  严凯朝我抱歉地笑笑,他接过小瓶子,把润滑液在套套上抹匀,然后
又分开梦箐的阴唇,挤了些润液进去。他顺势中指朝上,插入了妻子的穴
中,同时拇指则按在她阴蒂上,左右刮颤起来。

  这一下突如其来,快感瞬间如山呼海啸。梦箐咬碎银牙,她惊呼着浑
身绷紧,皱着眉双手死死抓着严凯的手臂,那分开的双腿张成了完整的M
型,那鞋的长跟则深深扎进了床垫中。

  掌握了主动权的严凯,忽然昂头对我问道:「陈大哥,您有喜欢看的
体位么?」

  我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本想说都可以,回个随便来应付一下。但嗫嚅
了半天,还是老实答道:「像刚才那样就好,再将她的脚架到你的肩膀上,
你从上面侵犯她,我喜欢看腿、足、腰臀和丝袜。」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