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神女录】32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神鸟
日期:2021/9/9
首发:sis001,欲书房
字数:5605

           第三十二章 梦雪情动(上)

  「好狠的徐梦雪。」

  郝庄瞬间倒翻出去好几丈,气血汹涌,胸口闷痛,肋骨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终于还是没忍住一口热血吐了出来,染红了衣襟,甚至就连体内经脉都断了几根。

  「你记住,没有下次。」

  正对面的徐梦雪神色冰冷,话音轻启,四周山林寂静得可怕。

  此时她浑身一丝不挂,雪白胴体在阳光下显得耀眼莹润,颤巍巍的两颗乳房
上面,美丽樱桃鲜嫩欲滴,修长双腿间粉嫩还在流淌着男人射进去的一大泡浓精。

  郝庄擦了擦嘴角血迹,望着她嘿嘿笑道:「徐梦雪仙子,你这一下真狠啊,
不过就是没有在约定的时日给你灌精,你竟然差点要我老命,狠,你果然一个狠
女人!」

  「你早就应该知道代价。」

  徐梦雪没有看他,自顾转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白裙衣物。

  「真的没有下次么?」

  郝庄的声音忽然诡异起来:「我说过的,今天要让你全身都灌满我的精水,
你的娇嫩菊穴,我整整一年半都没有尝到,梦雪,你今天是不是应该开放给我好
好玩一下了?」

  「你想死?」徐梦雪回过视线,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郝庄不以为然,嘿嘿笑着,忽然伸出一只手,随着嗡嗡嗡一阵声响,一只赤
红色鲜艳蛊虫忽然从徐梦雪的身上飞出,落到了他的指尖。

  「梦雪,你还没注意到么?」

  「你——」

  霎时,徐梦雪瞳孔一缩。

  在她雪白诱人身子的脚踝,一个细微到难以觉察的伤口,如同某种昆虫咬过,
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哈哈哈,没错,你被相思蛊咬了。」

  郝庄得意大笑,就在两人激烈交媾,忘情忘我的时候,他没忘记炼化蛊虫,
并且让蛊虫在徐梦雪诱人胴体上咬了一口,就是这一小口,意味着他可以催动相
思蛊影响徐梦雪了。

  「嗡嗡嗡……」

  郝庄划破手指,滴出鲜血,落在赤红色蛊虫鲜艳的角触上面。

  血滴很快被吸收,蛊虫如同得到滋养,变得更加鲜艳夺目起来。

  「不错不错,我大鸿皇朝的血脉,果然是温养此蛊的极佳宝物,徐梦雪仙子,
不知道你是不是开始对我产生了一些爱恋?」

  郝庄邪恶的淫笑道,控制体内真气,源源不断的流入赤红色蛊虫内。

  徐梦雪的美眸如醉如痴,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
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

  「郝庄……」

  她感到一股特殊的情愫升腾在心间,称呼郝庄的语气竟然柔和了许多。

  郝庄得意的同时,低头看了眼赤红色蛊虫,不觉皱了一下眉,因为在蛊虫的
背上面,竟然凝聚出一层淡淡的寒霜,虽然量不是很多,但在蛊虫影响徐梦雪的
同时自身好像也有影响。

  「传闻是真的,相思蛊虽然能让中蛊者产生爱恋情愫,但这与蛊主人的实力
息息相关,徐梦雪的境界比我高很多,我如今恐怕只能让她对我心动一个时辰,
当初大鸿国主与风华神女境界相同,所以大鸿国主能时时刻刻让风华神女迷恋他
……」

  郝庄微微不快,这相思蛊同样也是有限制的,如若不然,当初鼎盛的大鸿皇
朝也就不会覆灭,被大金王朝的铁骑踏平。

  「一个时辰也够了,徐梦雪啊徐梦雪,我知道你从来看不起我,心底也从来
没有臣服过我。但是日积月累,我就不信你拿你没办法。」

  郝庄冷冷一笑,面上却是装作关心,走过来,拍了拍她弹实丰软的粉腻翘臀:
「梦雪,你刚刚那一下可是打得我好疼,怎么补偿我?」

  「郝庄。」

  徐梦雪在赤红蛊虫的影响下,仿佛忘记了一切,温柔的依恋在黑汉的怀里。

  她的气质依旧是那样的清丽高贵,哪怕此时赤身裸体,与魁梧的郝庄亲密无
间,姿态也依旧优雅得如空谷幽兰。

  只是,那红肿的花瓣间,仍在汩汩淌着浊白的汁液和阳精却着实的破坏了这
种冰雪高贵、美玉无瑕的仙姿玉质,反而让人升起更加强烈更加变态的兽欲和征
服欲。

  「梦雪,让我操你小屁眼怎么样?」

  郝庄催动着相思蛊,朝着徐梦雪提出这个过去数年前所未有的问题。

  「嗯……雪儿愿意……」她小声应着,秀气的下巴低垂得快要触碰到她的奶
尖,虽然声音微不可闻,但她的一双玉手却已主动搂抱住黑汉的健腰,那迷人的
下体更是精准的微调着,让美丽的花瓣恰好停留在那硕大的龟头上。

  只是轻轻一压,那紫红色的龟头就已经被花瓣亲吻住了马眼。

  郝庄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

  这相思蛊简直了!

  他何曾享受过徐梦雪这样的柔情?

  虽然只是假象,只要停止催动相思蛊,徐梦雪就会瞬间翻脸不认人。

  但那又怎样?

  至少这一个时辰内,徐梦雪的身心,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就让他尽展男性雄风,让徐梦雪记住自己带给她的快乐。

  「梦雪,我们开始吧。」

  「嗯。」徐梦雪乖顺的红着脸答应。

  「郝庄,你想用什么姿势?」

  郝庄本正暴戾,忽然听到徐梦雪如此温柔,竟然主动提出姿势满足自己,一
时间有些喜从天降的不适应,愣愣到:「就小母狗的姿势怎么样?」

  「好。」

  徐梦雪红着脸答应,在郝庄眼睛瞪裂的注视下,举止高雅尊贵的她,竟然真
的摆出屈膝跪伏,塌腰翘臀的姿势,两条玉藕般的小臂枕在草地上,宛若一只乖
顺的小牝犬,驯服的跪伏在那里,等待着主人的宠幸。

  「郝庄,是这样么?我这样子还是第一次,你……满不满意?」徐梦雪高高
翘起的丰腴雪臀,绝美容颜柔情似水。

  她那漂亮的雪臀犹如一对完美的雪丘,充满了诱人的光泽和惊人的弧度。光
洁的肌肤,勾勒出一条润泽无比的圆弧。丰满的臀瓣中间,一条光润的细缝犹如
月痕般温存,粉嫩羞人的菊花蕾,正一收一缩含苞待放。

  郝庄一动不动地望着徐梦雪,双目圆瞪,宛若牛眼。只有那愈来愈急促的呼
吸,以及那喉咙不断吞咽的声音,才让人感受到他的生命活力。

  「郝庄,你不满意么?」

  徐梦雪显然也感受到这异样的氛围,她不安的轻微扭动着不过双掌宽的纤细
腰肢,轻声询问。

  「不,我太满意了,你在相思蛊的影响下,是我梦寐以求的样子。」

  郝庄忍不住几要焚身的欲火的折磨,他从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吼。

  他单膝跪坐在草地上,手指战栗着触摸上徐梦雪那雪嫩臀瓣上的菊蕾,丰软
弹实的美妙触感让他的心脏也为之抽搐战栗。

  郝庄带着颤音:「好雪儿,你真的愿意把这个地方给我操么?」

  徐梦雪轻声呢喃道:「我愿意。」

  「这里叫作什么地方。」

  「后……后庭……」

  听到绝美佳人如此回应他,甚至在诱导下说出了后庭这种淫话浪语,黑汉一
瞬间欲火汹涌,脑髓简直要爆炸了。

  「郝庄,你真坏,要我说这种话……」

  徐梦雪虽在相思蛊的控制下,千依百顺,但类似后庭这样的词语说出,还是
羞得无地自容,她的身体竟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小穴流出了许多花浆,就连粉
嫩的后庭,也能清晰的收缩了一下。

  「哈哈哈,动听,你说这种话真动听!」

  「梦雪,你这骚骚的小屁眼儿,就该给我蹂躏、作践。」

  郝庄哈哈大笑,抚摸着徐梦雪如冰似雪的迷情脸蛋,心中成就感爆棚,他现
在很是期待,等到徐梦雪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被控制时的模样,不知道会羞愧
到什么地步。

  「来,自己掰开屁眼。」

  郝庄决定再加一把火。

  徐梦雪闭着眼睛,反着手,颤抖着掰开自己那雪嫩光滑、晶莹柔腻的肥美臀
瓣,露出内里娇艳红嫣、如菊般绽放的菊蕾。

  「郝庄……你……要了雪儿这里吧……」

  轰!

  郝庄感觉自己所有的理智、意志、怜悯……都被这句话刹那间焚烧殆尽他的
身体,他的心灵,余留下来的,唯有欲望。

             第三十三章 后庭花开

  在今日之前,郝庄从来没有敢幻想过,飘雪宫的姑射仙子,会主动褪下天衣
仙裙,向自己翘起雪臀,用手掰开臀瓣,主动邀请自己占有她的肛菊。

  而当这一幕发生后,又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捡到宝了!

  望着徐梦雪粉嫩诱人的后庭。

  黑汉双目赤红如血,眼睛瞪如铜铃,鼻息呼哧喘如风箱,肌肤结实的古铜色
胸膛起伏,强劲的心跳如擂鼓般咚咚作响,全身肌肉贲张,就像是一头即将噬人
的凶兽。

  虽然预料到,相思蛊会很不凡,能让女子产生各种爱恋,但他属实没有想到,
相思蛊的控制能力竟然卓越至此!

  从某种方面来说,超越了御奴印记!

  当然,相思蛊只能影响一个人,而御奴心经收服美奴却是没有上限。

  此时郝庄能够清晰的瞧见:

  徐梦雪纤手分开的臀胯间美景毕露,上下两个销魂洞,一个花瓣嫩滑,花汁
泛滥,另一个含苞欲放,菊花滴露,还未绽放的屁眼儿粉嫩嫩,干净整洁,散发
着淡淡幽香。

  看到它,一股热血就往郝庄脑门冲。

  终于,被欲望折磨得快要发狂的男人再也无法忍受着随时都会欲火焚身的痛
苦,他抬起头,大吼一声,如一头壮硕的黑熊般扑了上去……

  羽化圣地的青草上。

  女子闭眸跪着,如阆苑仙葩一样圣洁高贵,美绝人寰。

  而男人则肌肉贲张,黝黑的肌肤上油光水亮,全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雄性气
息,就像是一头凶恶的猛兽,要将它身前最鲜美的猎物吞噬入腹,吃得一干二净,
不留分毫。

  此刻,那黑汉腾出右手,一截指头探进了徐梦雪臀心的娇嫩,那粉嫩的菊花,
异物入侵,女子的菊蕾口本能地紧缩,牢牢地锁住了手指。

  很快,黑汉就挺着跨间阳具,身子前倾,双手分开两片如玉似雪的臀肉,龟
头顶在那无助的菊花蕾上。

  女子贝皓齿咬住红唇,紧张的闭合眼睛。

  她并没有抗拒,反而将自己那又圆又翘的雪嫩臀瓣翘得更高。

  菊蕾上压力越来越重。

  黑汉那怒张未泄的粗大肉棒,对准了细嫩的菊花蕾,腰部用力前进,藉着她
残留在肉棒上那一点点体液的润滑,硕大的龟头努力地向绝美女子的后庭钻去
……

  硕大的龟头,慢慢已挤开了她紧闭的菊蕾,嵌入了直肠里。

  「嗯……」

  不一会儿,徐梦雪如兰的气息越来越急促,高耸挺拔的酥胸剧烈地起伏;散
乱乌黑的长发浸透了淋漓的香汗,细腻白皙的肌肤渗出了细密的小露珠;嫣红的
玉溪流淌出了透明粘滑的爱液。

  「好紧!」

  郝庄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下,气血直往胯下涌去,他一声怒吼,粗硕的
大鸡巴对准了娇嫩粉艳的菊花蕾儿,向里猛力一顶,只听「噗」的一声,堪比鹅
蛋的大半个龟头便已经深深陷入了菊蕊之中。

  整整一年多,在徐梦雪清冷自持的拒绝下,郝庄没有享用过她的后庭。

  而就在今日,他得到相思蛊的时刻,轻而易举重新进入了这里。

  并且,这次徐梦雪主动掰开臀,邀请自己占有她粉嫩的肛菊。

  想到这里,郝庄兴奋的全身都在发颤,他不断的深呼吸,以平静自己快要爆
炸的胸膛,同时,腰部用力前进,尽可能的持续向内施加压力,看着自己那硕大
的肉茎在菊蜜的润滑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的陷入粉艳后庭之中。

  「梦雪的小屁眼儿正在容纳我……」

  郝庄只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燃烧、沸腾,而那本就异常硕大的龟头在他的强
烈兴奋下,竟似又聊聊胀大一圈,将它开拓出来的菊道又撑宽了些许……

  徐梦雪双目睫毛轻颤,全身肌肤微微泛红出汗,娇喘吁吁,雪玉的胴体,被
黑汉压住,摇耸着雪白丰隆的臀部承受着男人的攻势。

  「太紧了,雪儿,你放松点。许久不入,你这里简直要我的命。」

  郝庄喘着气,觉得前进太过艰难。

  「郝庄,我会放松的,你进来吧。」

  徐梦雪张嘴咬住唇,随着雪臀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还有男人那愈发粗重的喘
息,她清晰的感受到,一根可怕的巨棒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木塞子一样,正在一点
一点的塞进自己的肛菊之中。

  郝庄用力一顶,凶猛巨大的肉棒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菊蕾深
处钻去。

  在相思蛊的功效时间内,徐梦雪对郝庄只有满心的爱恋。

  如此境地,根本不会拒绝黑汉,她轻轻的舒张放松后庭嫩肉。

  终于,大肉棒一寸一寸地向她的深处挤去……坚定地前进,插到了底。

  粉嫩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紧紧地住勒黝黑肉棒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
让郝庄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

  深吸了一口气,郝庄又把肉棒慢慢地抽后。

  这时,徐梦雪霜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肉中,脸上
神色似痛似乐,散乱的秀发在风中甩动。

  「疼么,雪儿……」

  郝庄见徐梦雪眼中清泪氤氲,美丽的样子忽然扣入他心底深处。

  「不疼……郝庄你继续……」

  从来清冷孤傲的徐梦雪,此时温柔的回应这个魁梧的黑汉,哪怕很清楚这是
假的,郝庄的内心也突然升腾起对这个女人的无限喜欢。

  啪!

  他双手紧握徐梦雪纤腰,腰胯用尽全力,在一串宛如裂帛般的密集哧声后,
「啪叽」一声清响,标志着男人那大若鸡卵般的滚圆睾丸,凶狠的撞击在雪臀嫩
股上。

  硕大阳具刚猛无俦。

          又一次全部戳进了仙子的纯洁后庭

  徐梦雪的肛肉极是娇嫩,被粗硕的巨物如此蛮横的一插到底,带来了不小的
疼痛,虽忍着不出声,但还是有一滴滴的清泪淌落下来。

  郝庄见她如此,心中又兴奋又变态。

  他低头亲吻着徐梦雪雪滑的后背项颈,又抚弄着她腴沃弹翘的雪臀……这才
开始用黝黑宝物在粉嫩的后庭中冲刺。

  因为前穴花汁滋润,大肉棒的进出没有像之前的艰涩,逐渐顺畅起来。

  徐梦雪同样觉得菊蕾初开时的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
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让她轻声哼哼起来。

  「啪啪啪啪啪——」

  这里不多时又响起了肉搏声。

  徐梦雪臀瓣上绯红色的嫩肉由于粗大肉棒的抽送,肛门洞口的肥美嫩肉,随
着肉棒进出的动作,以极为夸张的方式翻出挤入。

  郝庄简直快要疯狂了,尽管从前也进入过徐梦雪这里,但从来没有这样享受
满足,猛进猛出,还不用担心徐梦雪爆起发难。

  「太爽了,相思蛊真是至宝……将来,就算是那天姥山的妃冰柔,还有那大
赤王朝的天女殿下,还有神宗神女……我也有机会吧?」

          两人性器接触的快感传送到全身

  郝庄更加亢奋,更为有力,在徐梦雪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强壮的胯部一次
又一次凶狠的撞击着那浑圆挺翘、丰盈饱满的臀瓣。

  硕大结实的睾丸像连体重锤般将玉白雪嫩的臀肉撞击得粉红一片。

  这样的场景简直和做梦一样。

  「嗡嗡嗡……」

  正在这时,赤红蛊虫剧烈颤抖,甲背上面满是冰霜,发出坚持不住的声音,
而郝庄依旧沉浸在销魂快感中不可自拔。

  渐渐的,徐梦雪的神情迷茫中略带痛苦,一双水雾朦胧的美眸此时有苏醒的
迹象,被相思蛊控制的精神时间要提前到了。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