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第三十一章:湖边惊魂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反串白
2021年9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原创首发
字数:5016

             第三十一章:湖边惊魂

  「阿大……你在府中有感情相好的女子吗?」李玉蝶一边轻轻整理着散落的
鬓发,脸颊上动人的潮红还未散去。她似乎还能感觉到臀尖上那如铁石般坚挺的
相抵。

  张阿大知道骗不了李玉蝶,府中应该也是有风声传入她的耳中。而他的并不
想欺骗李玉蝶:「有的……一位是小绿,还有杏儿。她们都是三夫人院内的丫鬟,
被三夫人默许送与我作为伴侣,另外,我的表妹,与我也是伴侣……」

  三姨娘吗……李玉蝶眨了眨眼睛,随即轻声道:「怪不得你这么想去到二夫
人院里当差,你的表妹我也见过,是个很可爱的人儿……」

  「大小姐……」张阿大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她的意思。

  「阿大,你觉得水儿可爱吗?她可是也喜欢你很久了。」李玉蝶并没有继续
刚才的话题,转而说到。

  张阿大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他总不好意思说这小妮子浑身早就被玩了个遍,
就差最后一步了。

  「大小姐,我……」张阿大刚想辩解一下,嘴巴上就传来柔软的触感,李玉
蝶用指头轻轻按在上面,眼神柔和道:「不在府中,也无熟人。」

  张阿大有些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地,松了口气,随即问到:「蝶儿,我不是
想辩解什么,水儿这丫头的心思天真无邪,想法还不算成熟,我只是有些怕以后
会让她伤心,毕竟她眼中的我,和真正的我,说不定有着很大的区别。」

  李玉蝶的目光静静的看着张阿大的神情,听完之后露出了似乎明白了什么的
模样,轻轻点了点头。

  「哇!」

  「这是什么妖兽!如此之丑!」

  「看着还很凶嘞!」

  「呜呜呜!娘,我害怕!」

  张阿大刚想朝着李玉蝶追问她何意,周围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惊呼声。

  下意识抬头看去,远处表演台上八个精壮的汉子正扛着一只铁笼子上了台。
那晃晃悠悠的笼子里正盘踞着一条背甲如刺的大鳄鱼!

  张阿大略微眯着眼睛,比较了一下参照物,便知道这鳄鱼绝不是这片土地上
的物种。也不知道这马戏班子从哪里弄来的,倒是有几分运气和本事。

  「那笼子里关的是什么怪物?看不大清楚呢!」水儿伸着脑袋张望着,十分
好奇的说到。隔着这段距离,再加上牢固的笼子里的鳄鱼正一动不动的趴着,从
没见过鳄鱼的小丫鬟看不出也实属正常。

  李玉蝶眨巴了一下眼睛,也看不清那台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随即便把目光
转向了一旁的张阿大,眼睛里露出了「你知道是什么,告诉我吧」的目光。

  张阿大从没见过李玉蝶露出这样生动而意会的可爱神色,一时间看的有些发
愣,看上去就好像故意在装傻充愣似的。

  " 这是一条鳄鱼,长得如此之大,并非是中原大地的生物,应该是从遥远的
蛮荒之地捉来的。" 看到李玉蝶的脸颊鼓了鼓,张阿大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无意中
像是在坏心眼的捉弄她,连忙将功补过,为李玉蝶解释道。

  " 那这个叫鳄鱼的鱼,是不是跟乌龟王八是亲戚啊?平时吃鱼吗?" 从张阿
大这里获取了新知识的水儿立刻好奇的追问道。

  张阿大看着已经在水面开始铺设的大网,大致也猜到了接下来的节目表演方
式,无非就是些血腥暴力的初级猎奇画面而已,毕竟在没有恐怖片的这个时代,
能够获得相同效果的,大致就是猛兽的捕食画面了。

  " 是啊,鳄鱼很早很早以前是有壳的,但是这样它们就没办法游泳了,所以
后来鳄鱼就把壳脱掉,它们游水变得快了,找到的食物变多,体型也就越吃越大
了!" 张阿大看着身边两个可人儿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尤其是李玉蝶的脸上也有
些发呆,一副半信半疑的表情,看上去着实可爱。

  张阿大指了指表演台上将大铁笼子慢慢沉进水中的场面,对着没心没肺,但
是又很胆小的水儿神秘的一笑,说到:「至于鳄鱼吃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新奇有趣的事物很快就让水儿沉浸其中,完全忘记了刚刚李玉蝶又羞又气的
把她赶出伞下的举动,一有发现就赶紧招呼自家小姐一起看。

  空空的铁笼从水中被提起,放在表演台边上。而之前那个打扮鲜艳的逗鸟人,
手中提着一只不大的鸭子上了台,当着众人的面,将翅膀上的羽毛剪掉,然后把
鸭子扔进了那片被网圈进的水中。

  鸭子落在水面上扑腾了几下,因为没有了羽毛,所以只能艰难的扑起水花,
漂浮着用脚游动。游了一会儿,鸭子没有感觉到危险,也就逐渐安静了下来。在
那片水中安逸的划水。

  在场的众人等了一会儿,还是只看到鸭子游水的无聊画面,纷纷有些不耐烦
的催着看表演。水儿倒是因为在府里不出门,所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甚至
还觉得这鸭子有点可爱。

  张阿大对于马上要发生的一幕心知肚明,轻松的看了看其他人的各种反应。
不远处那艘较为精致的小舟上,那轻浮的公子哥倒是和水儿差不多反应,待在能
最靠近的位置看热闹。而那位大家闺秀则很安静的品着茶,静静的等待着变化。

  偷偷把李玉蝶柔软的小手握在手中,一旁美人儿的脸顿时又红了几分,不过
这悄悄的小动作藏在两人中间,一般人看不见,所以李玉蝶也就任由张阿大的举
动了。

  就在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喝倒彩的时候,眼尖的人已经发现了些许异常,可
他们还来不及提醒别人,变故突然间就发生了!

  只见那鸭子突然慌张的展开了翅膀,但它还来不及拍两下,水下的一道黑影
便突然破开了水面,一张血盆大口带着水花,直接一口将那可怜的鸭子咬死,那
鳄鱼便在水面一边翻滚,一边调整猎物的位置,边嚼边吞,血肉四溅,场面十分
凶残。

  这一幕顿时将众人吓了一大跳,周围纷纷响起了惊吓的呼叫声。可爱的小鸭
子被如此残忍吞吃,小水儿吓得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船上,连忙转身扑到了张
阿大怀里。张阿大一边安抚着呜咽害怕的水儿,一边握了握趴在他肩头,也被惊
吓了一下的李玉蝶的小手。

  那青衣女子也不复之前的淡然,面前的茶桌洒了些许茶水,双手按着心口,
一双黛眉紧促,偏过头去不敢看这残忍的一幕。她弟弟脸上也有点惊魂未定的模
样,但脸上确是浮现出兴奋的红色,看来男子总还是喜欢刺激和暴力的。

  张阿大看着周围惊了一片,就算是八尺壮汉,从来没见过如此猛兽,此刻也
忍不住面色发青,想要离这条鳄鱼远一点。张阿大心中忍不住暗笑,这要是放个
恐怖片看,在场这些怕不是全得晕倒。

  一只不肥的鸭子对这条鳄鱼来说也就跟塞牙缝差不多,不一会儿鳄鱼便再次
消失在水面,只有那一道道涟漪间残存漂浮的血红色证明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很
快,这丝血迹也在水中消散了。

  马戏团老板看着众人这幅反应,内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他知道接下来就
要到了自己赚钱的时候了!乘着观众们还没有彻底从这种情绪中脱离,他登上台,
开始绘声绘色的把这只鳄鱼描述成远古的凶兽,讲着各种故事,就差把它说成上
古神龙的儿子之一了!

  「阿大,他说的是真的吗?」李玉蝶紧紧的依靠在张阿大的肩膀上,略带怯
意的问到。此刻她倒是顾不得被别人看到了,只求能够寻求到更多的安全感。要
不是周围还有人,水儿这丫头还抱着张阿大的腿听故事,她都想钻进张阿大怀里。

  张阿大看着娴静柔美的李玉蝶露出这幅柔弱的模样,忍不住揽住她的肩膀,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笑道:「当故事听就好,这鳄鱼如果能听得懂人话,估计也
会惊讶自己有这么厉害呢!」

  听张阿大说的有趣,李玉蝶忍不住抿嘴一笑,心头浮现的些许娇羞让她低下
了头,帮着又被故事吸引了注意的水儿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后,自然而然的靠在张
阿大的颈间。

  「元生,我们回去吧,我不想继续看了……」青衣女子平复着呼吸,忍着心
头的不适开口道。而那公子哥此刻已经对这凶兽充满了兴趣,丝毫没有听见女子
的话,兴奋的自言自语到:「就是它!我终于找到了,父亲的寿宴礼物!」

  青衣女子听到弟弟的话,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按捺着内心不安的感觉,没有
再多说什么。

  「有些不对劲啊,怎么这么久还不上来?」张阿大对马戏团老板的故事没有
兴趣,盯着水面不由得皱了皱眉。

  李玉蝶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张阿大,柔声问到:「怎么了?」

  张阿大没有直接回答李玉蝶,而是沉默着观察了一段时间。片刻之后他轻轻
拍了拍李玉蝶的肩膀,揉了揉水儿的小脑袋说到:「有点问题,我们先不看了。」

  李玉蝶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还是很顺从的点了点头。水儿倒是有些不舍,
但对于阿大的话,她一直都言听计从,乖乖的跟自家小姐坐在一起,看着张阿大
坐到对面,支起船桨朝外面划去。

  路过那艘精致的小舟,张阿大下意识看了一眼,正巧与那戴着面纱的青衣女
子对上了视线。只见她靠在栏杆一侧,并不去看表演台,眉间带着一丝倦意,眼
神忧愁的看过来。她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时间并没有做出反应。

  「这位小姐,接下来的热闹可能不大好看,我看你似乎有些身体欠安,还是
早点回去休息吧。」张阿大用对方能听到的声音提醒了一声,对之前的事以示友
好。

  青衣女子听到这话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扭头看了看依旧兴致勃勃的在船
头看马戏的弟弟,便知道此时还不好回程,便收回了视线对张阿大说到:「多谢
公子关心,小女子只是略有心事,待舍弟看完表演便会离去。」

  张阿大听了点点头,两人只是萍水相逢,有些话也只能点到即止,不好再多
说什么,弄不好被当成别有用心之人。

  「多多保重。」张阿大说完,在青衣女子有些疑惑的眼神中划着船,绕过看
热闹的船只,朝岸上驶去。

          ——————————————

  「此兽虽凶,但掌握好了方法,要驯服它也不是不可能!接下来各位就擦亮
眼睛!观看我们戏班大师的御兽绝学!来人,收网!将那凶兽带上台来!」马戏
团老板结束了说书似的演讲,观众们也早就等不及了,带着又害怕又兴奋的心情,
看着那大网被壮汉们一点点从水中收起。

  此时张阿大已经带着两女回到了岸上,把船交还给船家,便带着她们在人群
外稍远一些的地方看戏。

  「阿大,我们还要继续看吗?」李玉蝶踮踮脚,依旧看不清被人群挡住的台
上的场景,旁边比她还要矮一些的水儿就更看不见了。

  「再等等,一会儿说不定还有些事得插个手……」张阿大抬高脖子,看着远
处的网一点点浮出水面的样子说到。

  「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水儿听了有些好奇,兴冲冲的问到。

  「是啊,那条鳄鱼说不定已经跑出来,现在就在哪条船的下面喘着气呢。」
张阿大揉了揉水儿的小脑袋,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子说到。

  一旁的李玉蝶顿时手脚冰凉,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水儿似乎听到了恐怖
故事一般,张着小嘴,发不出声音。

  张阿大把两个吓得不敢出声的姑娘搂在怀里抱了抱,没想到给她们吓成这样,
连忙说到:「放心吧,我们现在在岸上了,鳄鱼只有在水里比较快,在岸上它可
没这么厉害!」

  「一会儿万一有事,你们两个就呆在这上面别动,我过去帮帮忙,要是有要
紧事就挥挥丝巾,我就会看到你了!知道吗?」张阿大神态温和的对着李玉蝶笑
了笑,对她俩嘱咐道。

  「阿大!」李玉蝶有些害怕的拉住了张阿大的胳膊,眼神里满是担忧的说到:
「万一是真的,太危险了……」

  「放心……」张阿大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安慰她,表演台那边突然一阵哗然,
紧接着就是惊叫声和慌乱的叫喊声,他转头看去,台上摆着的大网果然空空如也,
台下岸边的人群已经开始蜂蛹着离开水边,生怕被那鳄鱼一口咬死。

  张阿大顾不得说太多,嘱咐两女注意安全,便沿途穿过潮水般散去的众人,
不时搀扶起跌倒了被踩了几脚的百姓,引导失散的人聚集到空地去寻找。李玉蝶
站在高处,双手捧在胸口,看着张阿大在慌乱的人群中镇定自若,帮助着有需要
的人,她的眼眸里满带崇拜和温柔的意味,同时还在担忧着张阿大自身的安危。

  岸边的人跑得是比较快的,倒是水中乘船的人一时间难以逃脱。距离岸边近
的话还好,踩着紧挨着的船就跳回了岸上。剩余的船就只能飞快的绕开,往湖的
两侧散开。

  但是之前为了观看表演,船与船之间靠的太近,此刻争先恐后的逃跑免不了
撞来撞去,喧哗声惊叫声顿时响彻了湖面。

  王莫语紧紧的抓着摇摆不定的小舟的栏杆,周围嘈杂的叫嚷声和混乱的场面
一时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刚才并没有看表演,只是在闭目养神。好像突然之
间就发生了混乱。

  看着自己的弟弟面露惊慌,带着怒气的破口大骂的模样,旁边是同样摇晃的
厉害的小舟,上面的人表情与弟弟几乎如出一辙。

  王莫语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摇摆的船只让她觉得脑袋里一阵阵晕眩,强
忍着呕吐的感觉,她能做的就只有紧紧抓着栏杆。

  她想起了那个不知名的男人离开前说的话,此刻才明白对方话里的深意,只
不过现在才明白可能有点晚了。

  王莫语思绪一松,船身猛烈的摇晃了一下,靠在船舷边的她,整个人便一下
子掉到了水中。

  王莫语惊慌的求救声淹没在了嘈杂的人海中,纷纷逃命的众人也无人敢舍命
相救。在水中沉沉浮浮的她,看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落水的弟弟驾着船离
开,心中顿时一片绝望。

              (还有一章)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