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第三十三章:傲骄才女的邀请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反串白
2021年9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原创首发
字数:5791

           第三十三章:傲骄才女的邀请

  张阿大好歹留了一个心眼,把自己平日里穿着的管事服也带上了,不至于光
着身子驾车回城,被一路上所有人围观。

  而李玉蝶和水儿虽然对刚才张阿大救了一个姑娘生出了些许醋意,但对他帮
助他人,救人性命时表现出的品质和实力感到更加钦慕。

  尤其是李玉蝶,本来她还对自己接纳张阿大的举动有些疑虑,但此刻她一想
到这个男人居然一直倾心于自己,同时还一直在守护自己,多日来忧愁的心已经
被幸福感替代了。

  张阿大驾车将李玉蝶和水儿带回了李府,他知道今天的事让李玉蝶受了惊,
她身子本来就柔弱,这几日精神也不好,就决定让她回府好好修养。

  「大小姐,真的很抱歉,下次我再找机会带你去好好散散心吧,今天你回去
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神。」张阿大将水儿和李玉蝶扶下马车,面带歉意的看着李
玉蝶说到。

  李玉蝶抿着唇瓣,温柔的露出了微笑,摇了摇头说到:「你不必道歉,除了
后面把我吓坏了,今天其实我玩的还是很开心的,水儿你说对不对?」

  「嗯嗯!谢谢阿大哥哥今天带大小姐和我出去玩,平时在府里可没有这样有
趣的事情呢~」水儿嘻嘻的笑到,眼睛冲着自家小姐眨了眨,意有所指的样子。

  李玉蝶与水儿朝夕相处,自然能猜到她暗指自己和张阿大拥吻的潜台词,不
由得脸蛋浮现出了红晕,然而她并没有对水儿发嗔。反而踮起脚尖趴在了张阿大
的胸膛上,柔软温润的香唇印在了他的脸上。

  「大小姐……」张阿大胸中激荡的看着面前娇羞的可人儿,大手忍不住去搂
李玉蝶的腰肢,却被她先一步躲开了。

  「府中可不能乱来……」

  「是蝶儿你先乱来的。」

  李玉蝶面色微红,娇羞的眼神中透露出大胆的意味,轻声道:「虽然外出游
玩是很新鲜有趣,但是却太过疲累,若张管事想要替蝶儿解忧,只要得空来院中
看看蝶儿,陪蝶儿说说话就很好了。」

  「阿大明白了,大小姐今日先好好休息,何时想让阿大陪你解闷,找人通传
便是,阿大定会赶到!」

  「嗯……那蝶儿静候张管事做客……」李玉蝶微微一礼,忽然表现的十分大
方有礼。

  张阿大耳根微动,听见身后不远处细微的动静,心中了然,于是不再说什么,
回了李玉蝶的礼,然后看着她带着不时回头的水儿离去。

  张阿大装作不知身后接近的人,只是将马车上需要整理的东西打包一下放在
一起,随意的摆弄了一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有些让他意外的声音。

  「张阿大,哦,不对,如今该称呼您为张管事了。」李花溪神色倒是没有异
样,只是带着些许傲慢的姿态意有所指的说到。

  张阿大惊讶的回头看着李花溪,这位平日里不是把自己关在院中就是出门与
好友聚会的少女,是李府成年小姐里面心气最高的一位。

  除了贴身的几个丫鬟,她甚至不太能瞧得起自家姐妹,连亲爹在她眼中也是
充满铜臭的商贾!虽然平日对父亲依旧恭敬,但不代表她与父亲有能交谈的话题。

  「阿大见过二小姐,二小姐此话有些折煞了,无论阿大是家丁还是管事,二
小姐依旧还是二小姐。」张阿大拱手道。

  李花溪虽然对待他人态度不是很好,但张阿大并不介意,毕竟这才是他印象
里大家小姐该有的姿态。李花溪的傲慢来自于她对自己眼光学识的骄傲,其实这
种类似进步女青年一样的心理也有别样的可爱。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李花溪承接了她娘亲沈芳津的美貌,虽不及母亲已完全
成熟的美艳绝伦,但她纯洁中带着一丝天然的妩媚,看上去拥有着别样的吸引力。

  李花溪倒是没想到张阿大这般沉稳有礼,她平日里对下人接触的少,对人高
马大的张阿大也只是从外貌下了判断,以为他年纪轻轻从家丁升为管事,定然自
大骄傲,如今见他这般姿态,倒是有些意外。

  「张管事不必自谦,如今你已是娘亲院中的管事,一切事务都由你担当,虽
还未上任,但娘亲已是对你赞赏有加,到时张管事有心,可是也能干涉娘亲支给
花溪院内的花销的。」

  李花溪倒是不再言语带刺,只是对于张阿大提了个醒,表达出自己对他成为
管事并无意见,只是不希望张阿大上任后给自己使绊子。

  「二夫人对阿大赞赏有加吗?」张阿大面露疑惑,他自来府中,并未见过沈
芳津几次,比起李花溪,这位美妇更加深居简出。张阿大每次见她都惊艳于其姿
容,当得起红颜祸水。

  「那是自然,虽你这个管事是从大姨娘那里求来,但毕竟管的事娘亲院中的
事,若不是娘亲赞同,你也不会如此简单升为管事。」李花溪似乎觉得张阿大有
些故意装傻,皱了皱眉头。

  「原来如此……」张阿大这才明白原来二夫人早已同意了自己的事,原本张
阿大还觉得大夫人单独做这个决定会让二夫人心有不悦,还几次想面见二夫人做
个面试,结果连风铃儿都没见着,只见到过一次雪心。

  「二小姐请放心,阿大任二夫人院的管事虽有私心,但绝不影响职责,阿大
只会为二夫人分忧解难,出于私心刁难二小姐这种事,阿大万不会做。」张阿大
说话间掷地有声,眼神真诚的看着李花溪的眼睛说到。

  李花溪倒是没想到张阿大如此直白,那毫不躲闪的眼神倒是让她一时间有些
芳心一颤,长这么大还没有如此和男子双目对视过,令李花溪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不过她心中倒是愿意相信张阿大的话,只是嘴上还是有些落不下去。

  「张管事不必对花溪承诺太多,只希望你日后所行莫要忘记便可。」李花溪
傲娇了一下,咳嗽两声,随即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对张阿大说到。

  「闲谈暂且结束,张管事,花溪此次来找你,是有一事想问,若张管事是个
光明磊落的汉子,可否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二小姐但问无妨。」

  李花溪面颊微红,紧接着镇定下来,上前了几步,低声说到:「昨日张管事
回府之时,遇见我的丫鬟折梅……」

  张阿大就猜到她应该是来兴师问罪的,只能硬着头皮叹了口气,拱手道:
「二小姐不必再说,阿大已经知道何事,此事没有任何狡辩的借口。如何道歉便
请二小姐直言便是,不过在下也并无坏了折梅清白的意思,只是起了捉弄的心思,
还望二小姐见谅。」

  李花溪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股子天然的媚意直射张阿大心房,只见她眼中带
着嗔恼的看着张阿大说到:「你都将那话儿塞进人家姑娘的嘴巴里,还不叫坏人
清白吗?」

  「毕竟……贞洁还在,贞洁还在。」张阿大示弱的干笑道。

  「哼,若是贞洁坏了,你可也不能这般轻松,毕竟折梅可是我的通房丫鬟
……」说着,李花溪面色微微异样,选择沉默了一下跳过话题。

  「总之,我也不多说其他的,就要求你帮我做一件事,做为补偿便可,你答
不答应?」

  张阿大倒是有些微微讶异,他平时也不常与李花溪打交道,还真猜不出她有
何事来找自己:「二小姐请讲。」

  「你明日抽空陪我去参加一处诗画宴会,途中所有事皆听我安排便可。」李
花溪扬了扬头摆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模样,但她背在身后的双手和不时偷看过来的
眼神暴露了她对这件事的重视。

  张阿大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为难,虽说此事并不是不可以,但事实上越发临近
婚宴,张阿大也不想表现出自己游手好闲,整日无所事事的模样。虽无确切事宜
要办,但阿大还是准备搞搞面子工程的,毕竟等新妇的亲家公亲家母到来,自己
又是一段奉旨摸鱼的日子要过。

  「怎么?你不答应吗?」李花溪见张阿大犹豫片刻,顿时脸上浮现出了不悦
之色。

  「二小姐误会,并非我不愿意,只是老爷大事将近,我作为负责人之一,并
不好整日外出。若二小姐把此事放在婚宴之后,阿大定无任何异议。」张阿大连
忙打消李花溪的不悦,解释道。

  好在李花溪脾气虽不大好,但还是通情达理的,她明白张阿大的顾虑在哪,
于是开口道:「不行,明天这次聚会非常重要,不能延后。你也无需顾虑,只要
随我去见一见娘亲,得了她的允许不就可以了?」

  张阿大一听,顿时心有意动,这几日不知是不是巧合,几次拜访二夫人院寻
风铃儿都没有见到,而雪心也不知为何事忙碌。一想到能见到这她们,张阿大不
禁无法拒绝李花溪的提议,不仅如此,也顺便可以在那位倾国倾城的夫人面前表
现一下。

  心念及此,张阿大拱手说到:「既然如此,那劳烦二小姐与阿大一同去二夫
人院中。」

  「那就此刻一起去吧,张管事。」李花溪说完,并没有给张阿大时间拒绝,
转身步伐轻慢的离去。张阿大摇了摇头,只能跟着这位傲慢娇纵的二小姐朝二夫
人院中走去。

  一路上张阿大都在打量着这位二小姐的背影,不得不说,论起才气,李花溪
精通绘画,论起姿仪,据说李花溪在教塾的成绩都是数一数二的,这一点李玉蝶
确实无法与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相比。不过这也或许就是两位大家小姐性格差异
的原因之一。

  此刻张阿大眼里,看得见的只有李花溪的背影,并没有才华之类的东西。二
小姐比起李玉蝶,身材更为娇小些,胸前也不及姐姐壮观,更不用提她那个妖孽
母亲。反倒是她盈盈一握的小腰下,那一对丰隆浑圆的蜜桃臀瓣,隔着衣裙也能
看到那诱人的曲线弧度。尤其走起路来的摇曳,颇有一副妖娆韵味。

  「听闻张管事有一手鬼斧神工的雕刻手法,说起来对画道也应该很有心得吧?」
李花溪头也不回,却能感觉到臀儿上那有些炽热的凝视,出言一试,对方果然没
有回答。

  「绘画吗?幼年时倒是学过一些,可家中买不起纸笔,所以自己琢磨着画过,
现在想来当时也颇为有趣,山间万物都拿来当做画笔,大地湖水天空都是我用过
的画布,那些美景到现在我还能回忆起来……」张阿大说着,脸上不免浮现出怀
念的神情。

  李花溪脚步一顿,心中浮现出青山绿水间,一孩童漫步而行,随心所欲的捡
拾着周围的东西,一路走,一路到处涂鸦绘画,悠然快乐,而孩童走后不久,他
留下的画作在自然的磨灭下慢慢消失了痕迹。

  「哼……万物为笔,天地作画,口气真大,不知道还以为是画圣他老人家呢
……」李花溪眼中的向往和遐想散去,忍不住俏脸微红,小声嘟囔到。

  张阿大听见李花溪喃喃的话语,好奇的问到:「抱歉,二小姐说了些什么?
阿大没有听清。」

  「不必在意!自言自语罢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见我娘亲吧。」李花溪似
乎不太想提起刚才的事情,加快了脚步,张阿大不知哪里又让这位小姐不开心了,
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

  「见过二小姐。」门房的家丁看见李花溪到来,顿时站起来行礼,一抬头看
见张阿大跟在身后,又想再行个礼,被张阿大伸手阻止了。

  「你去通报一下吧,说我陪同二小姐,有要事要面见二夫人。」张阿大语气
温和,毫无架子的说到,但语气里却透露出不可质疑的气场。那家丁对张阿大行
了个礼,便转身进到丫鬟房通报去了。

  二夫人院中的规矩倒是与常人不同,门房负责守门的家丁只能到丫鬟院处通
报,再由丫鬟通知到雪心,风铃儿或者是另外两位贴身丫鬟处,才能真正通知到
夫人。不过据说其中一名贴身丫鬟回家省亲去了,张阿大还从未见过。

  「二小姐,不如坐下歇息一下再等吧?」张阿大从门房后取出一把座椅,放
在李花溪身边说到。

  李花溪看了看座椅,又看了看张阿大,没有察觉出他有什么奇怪的动机,便
摇了摇头,淡淡的说到:「谢谢张管事,不过不必了,我每日站立画画,这会儿
的等待并无影响。」

  「二小姐,久站可不好啊,日积月累可是会得静脉曲张的。」张阿大听了也
不在意,只是用衣袖擦了擦凳子,对李花溪提醒道。

  「静脉曲张?那是什么?」李花溪面露不解,带着疑惑和审视的眨动灵眸,
看着张阿大。

  「花农老孔的那两条小腿你总该看过吧?那个就叫静脉曲张,因为久站导致
血液循环不通畅,时间长了就会变成那样。不仅看着丑陋,而且一直酸麻胀痛,
严重还会影响行动,很是痛苦啊!」

  「好了好了!我坐就是了,何必说这么多来吓唬我。」李花溪脑海里回忆那
双爬满大蚯蚓似的双腿,面色就已经难看了起来,听着张阿大越说越吓人,她直
接坐在了凳子上,止住了张阿大的话匣子。

  张阿大也不多说什么,嘴角微微一笑,站立在李花溪身旁,等待着家丁的通
报。周围一时间静了下来。

  李花溪眉头微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难以启齿,片刻之后,她忽然说到:
「我偶尔小腿会持续酸痛,感觉走路有些沉重,会不会……」

  「二小姐不必担心,只要避免久站,适当运动和休息,便不会得这病。如果
实在有些不舒服,可以用热水泡脚,睡觉时脚下垫枕头,促进气血运行应该会有
效……」

  「如若无用呢?」李花溪忽然打断到。

  「额,如果二小姐不介意,可以让阿大为你按摩推拿一下,对缓解疲劳和活
血都非常有效。」张阿大不知道李花溪的情况有多严重,如果真的需要他帮忙,
他还是想先确认一下具体情况。

  「如此我便先试试你的法子,若无用再说推拿之事。」或许是李花溪关心此
事的原因,她倒是没有推辞拒绝,点了点头说到。

  不一会儿,一道人影便走了出来,张阿大抬眼望去,来人不是之前的家丁,
而且身着一袭翠绿衣衫,脚步轻快,眼神灵动的看着张阿大露出欣喜微笑的可爱
少女,风铃儿!

  「表哥!」风铃儿声音甜美的呼唤着朝张阿大跑过来,直想扑倒心心念念的
表哥怀中。

  张阿大虽然知道李花溪在身旁,这样的举动有些不适当,但看着这位可人儿
如此开心期待的模样,心中便不想让她失落,便主动迈出几步,将跳向他的风铃
儿一把搂进怀中。

  美人儿一入怀,张阿大就察觉到异样的感觉,这位小表妹的身子与记忆中的
柔软又多了几分柔韧的弹性,而且身材的胖瘦与之前又有不同,像是专门健身塑
型过似的。

  而且风铃儿身上散发的体香颇为诱人,清淡的香味却带着十分独特的味道,
一些时日不见,没想到这位小表妹变得更加有韵味了!

  「坏表哥~这段时间是不是憋坏了啊……」风铃儿紧紧贴着张阿大充满男性
气息的身体,很明显就感受到了小腹上传来的压迫感,顿时水汪汪的眼眸缠绵着
张阿大的目光。

  张阿大不由胯下跟着心头同时一跳,不知道风铃儿这妮子什么时候眼神变得
这么勾人,眨眨眼就像是在催促着迫不及待想要鱼水之欢似的。

  他连忙隐晦的轻拍了一下表妹更加挺翘的小皮球似的臀瓣,咳嗽了一下开口
道:「乖玲儿,我这次过来是和二小姐有事面见夫人,你能不能带我们过去?」

  风玲儿嘟嘟嘴,看着张阿大小声道:「那一会儿你可得好好陪陪人家……」
张阿大连忙对她做了个「一定一定」的眼神,风铃儿这才对着二小姐行了个礼,
在前面引路。

  「二小姐,风铃儿她有些失礼的地方,还请见谅。」张阿大见走在身旁的李
花溪脸上无动于衷的模样,低声说到。

  「张管事言重了,娘对身边的贴身丫鬟可不比我们这些女儿轻视多少,我与
她们平日里就是这般交流,算不上失礼。」不知是不是身为进步女青年的思维,
李花溪倒也真就不是很在意这事,淡淡的回答道。

  张阿大闻言,这才放心下来,跟着风铃儿穿过几道长廊,来到了二夫人院的
中心,一片被翠竹包围的居所。

              (下章添点肉)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