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3)(0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三卷

              第一章、撞破

  江水东流,日沉西山。世上能人万万千,却没人能留得任飞逝的时间……

  职高还是那个职高,二中也还是那个二中。马小虎成为了职高最年轻的老大,
而刀疤威成了二中最窝囊的老大。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职高依旧,但校园里的脸孔却发生了变化。

  职高校园的东北角,一群人聚在那儿。中间围着两个学生,这两人扭打在一
起,一个黑壮,一个瘦小。瘦小的虽然在身体上吃亏,但他出手阴损,专挑对方
的下三路偷袭,有几下还打在对方的裆部,一时间竟也不吃亏。

  网吧四楼,马小虎几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马小虎有些不解,问身边的包知道,
「包子,打架不都去综合楼吗?怎么最近都跑网吧后面打来了?」包知道解释说,
「这你都不知道?打不过能往网吧跑啊,一进网吧就没人敢追了啊……」

  马小虎撇嘴,不屑的说,「操,职高的学生怎么越来越怂呢,没等打就先想
着跑……」

  大智在一旁接话,「有几个像你似的,跟个SB一样,都他妈快让我打死了,
还他妈死撑着不服……」

  马小虎反驳,「你就说那没用的,最后你服没服吧?」大智皱着眉,不屑的
说,「我那是怕把你打死,还有你说你都当了好几年的老大了,脸皮怎么还这么
厚?」几人饶有兴致的一边看楼下打架,一边听两人斗嘴,一旁的谢小权忽然问
说,「小虎,这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网吧和超市怎么办?」马小虎叹了口气,
「超市基本上是干不下去了,但网吧我得想办法留住,等我找时间去和李明启谈
谈,咱们怎么也得有个来钱的路子,要不以后怎么办?」周子安在一旁问,「小
虎,你真不打算读大学了?」马小虎摇头,「不读了,我他妈就不是读书的料,
我师父说让我去当兵,韩梅不同意,我这也犹豫呢……」

  马小虎和韩梅的事这哥几个都已经知道了。他说完忽然想起一件事,转头问
包知道,「包子,找到胖妞了吧,明天可千万让她别忘了,一起去接耗子,哎,
耗子总算熬出来了……」

  包知道点头,「她还不好找,和刘三在台球厅呢,两人现在天天黏糊在一起,
一去一个准……」

  杨达壮有些担心的说,「你说明天耗子要是知道刘三和胖妞的事儿,可怎么
办啊?我真怕他一冲动再干出傻事……」

  马小虎也很无奈,「妈蛋的,你说胖妞长那样,耗子怎么就看上她了呢,我
真他妈郁闷……」

  包知道在一旁接话说,「是啊,谁像你啊,女人一个晒一个的漂亮,马心语,
秦默,还把老师都给弄到手了,你多牛啊……」

  马小虎一脸贱笑,「别胡说,秦默我俩只是朋友,没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杨达壮憨笑下,「我看也快,没事就发信息,动不动还去大学城找人家去,
我看早晚出事?」马小虎不想聊这个话题,转问包知道,「对了,你去找胖妞,
刘三怎么说的?」包知道冷哼下,「他就说让胖妞和耗子说明白,别的也没说什
么。不过刘三现在可是牛B,他是四眼跟前的红人,三间台球厅都归他管,老幺
才管一家网吧……」

  马小虎叹了口气,「不管了,明天先把耗子接回来再说……」

  马小虎已经很久没在寝室住了。不是他不想,是韩梅早已习惯家里有他的生
活,没事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马小虎一进门,见韩梅正在收拾房间。就过去搂着她贱兮兮的说,「老婆,
受累了……」

  韩梅轻推他一下,「就嘴上说的好听,你也不帮我干…」马小虎嘿嘿一笑,
「我怎么没干,要不咱俩现在干啊?」马小虎说的干和韩梅说的是俩意思,韩梅
一听就回头拿毛巾要打他。马小虎一下闪开,跑去看电视了。

  韩梅回头瞪着他,「一会儿吃完饭和我去山桃广场,那刚修了,都说挺好的,
正好去散散步…」马小虎拿着遥控器一通乱按,点头说,「行,听老婆的……」

  两人吃过晚饭,就慢慢向广场溜达。韩梅心情似乎不错,她挽着马小虎,
「这回你毕业了,咱俩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再过两年你到法定年龄就可以结
婚了……」

  马小虎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你说为什么要一夫一妻呢?要是一夫多妻该
多好?」韩梅撇了下嘴,在他胳膊上轻掐了下,「你就别想美事儿了,我们女的
还想一妻多夫呢……」

  两人一到广场,就见广场中到处都是遛弯散步的人。不少小商小贩也都出摊,
卖着各式杂货。

  广场毗邻水库,马小虎虽不常来,但是对这地方他太熟悉了。高一时就在这
儿和二中一场大战,耳朵被太监挠了,到现在还留一小块疤呢。一晃两年过去,
他现在马上就要毕业了。

  两人正在山脚转悠,马小虎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吓了一跳,忙拉着
韩梅转身要走。

  可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见他了,见他身边居然还有个女的挎着他,惊
讶的指着他说,「小虎?你……这是谁啊?」马小虎忙把韩梅的手推开,嘿嘿一
笑,也不回答,「妈,你俩怎么也来了……」

  吴静华不但惊讶,连身旁的孙奎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见过韩梅,知道是马小
虎的老师。

  韩梅一听是马小虎的母亲,她内心狂跳,但还是装作镇定的样子,冲吴静华
笑笑,打招呼说,「阿姨,你好,我是小虎的朋友…」吴静华见韩梅的穿着打扮,
一看就知道是职业女性,但她又不好多问,尴尬的点点头,「你好…」

             第二章、提前出狱

  原来孙奎家就住这儿不远,两人吃完饭也是来闲逛,哪想到在这儿居然遇到
了马小虎。

  马小虎趁两人说话时,忙冲着孙奎挤咕眼睛,意思别让他乱说,快带吴静华
走。

  吴静华和韩梅打完招呼,就转头冷眼看着马小虎,「你明天回家,我有事情
要和你说……」

  马小虎明天要去接耗子,他忙苦着脸说,「不行啊,我明天有事……」

  吴静华瞪眼威胁马小虎,「是你的事重要还是我的重要……」

  马小虎刚想撒谎答应,韩梅就在旁边接话,「小虎,阿姨让你回去你就回去,
怎么还能和阿姨犟嘴呢……」

  吴静华说话的口气有点儿像教训人,她实际没这个意思,只是教师的职业病
而已。

  马小虎听着就点头答应了。马小虎这一答应却给吴静华气的够呛,自己说话
儿子犟嘴,这个女人一说他却一下答应了。

  她越想越生气,要不是广场人多她肯定直接动手,气的没招,就瞪了马小虎
一眼,「你爰回不回,没人管你,你就当没这个家得了,以后你也别回去……」

  说着拉着孙奎转身就走。弄的马小虎一脸苦闷的站在那儿,追也不是,不追
也不是。

  韩梅也呆了半天,好一会儿才嘟囔说,「你妈脾气这么大,我以后可怎么和
她相处啊……」

  第二天一早,马小虎几人在校门口集合,准备到监狱接耗子。耗子本来还要
再蹲上一段时间的,马小虎又花了不少钱,找丁雅婷帮忙办的二次减刑,才得以
提前出狱。

  几人都已到齐,就连胖妞都来了,但四眼还迟迟没来。过了好一会儿,忽然
一辆老式的2020S吉普车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直接朝几人开来。大家吓一
跳,忙四散躲开。就见四眼在车上哈哈大笑。

  大智气的大骂,「四秃子,你他妈作死啊,你这破玩意有刹车吗?」四眼嘴
一歪,「有刹车吗?哥这三万多块买的,你说啥没有?」大智指着四眼,「你他
妈要是敢和我撒谎我现在就捶你,说实话,到底多少钱?」四眼嘿嘿一笑,「三
千……」

  大家彻底无语了,周子安照着车轱辘踢了一脚,「四眼,你胆子可真够大了,
三千块钱的报废车你也敢开,你本考下来没?」四眼撇嘴,一脸不屑的表情,
「就四哥这名头,到哪儿他们不得给面子啊,还用什么本呢……」

  谁都知道四眼是吹牛呢,他在学生眼里虽然是老大,但真正的社会人还是拿
他们当小崽子看。

  马小虎在一旁问说,「四眼,你之前不是弄了俩桑塔纳呢吗?哪儿去了?」
四眼之前花了几千块钱买过一辆老式桑塔纳,也没见他开多久。

  四眼摸着光头,装出一副大方的样子,「送人了……」

  几人有些惊讶,包知道问,「送谁了?」四眼大言不惭的说,「送交警了…
…」

  几人同时出口一个字,「操……」

  原来那俩车让交警扣了,罚款的钱都够那车钱了,他干脆也不要了。

  刘刚看着四眼,有些怀疑的问,「你要开这车去啊?」四眼反问说,「那我
还走的去啊?别楞着了,都上车吧,挤挤也能坐下……」

  说着又喊包知道,「老包,来帮我把篷卸下来,咱这就是敞篷车了……」

  包知道摇头,「算了吧,谁坐你让你卸吧,我是不敢坐……」

  说着四眼见几人都去打出租车了,就连喊几人,「哎,我说,你们干JB啥
啊,来上车,没事儿……」

  见没人搭理他,又喊小胖妞,「胖妞,你上来坐,我车开的好着呢,刘三都
坐好几次了……」

  胖妞尴尬的笑下,「四哥,我还是打车吧……」

  几人打车都到了好一会儿,四眼才开车过来。还没看见车,离老远就能听到
发动机「突突」的声音,好像农用四轮车的动静。

  四眼一下车就问,「几点了,还没出来呢?」刚说完,就见监狱的大黑门缓
缓打开,耗子拎着行李卷从里面慢慢出来。

  耗子个子高了不少,只是瘦了很多,脸色看的更加苍白。四眼速度最快,忙
跑到几人前面,张开手臂,「耗哥啊,我都想死你了,你终于出来了…」耗子眼
圈一红,「啪」的一松手,把行李卷扔都地上。他也张开双臂朝四眼的方向跑来,
不过快到四眼跟前时,忽然朝他身后的小胖妞抱去。

  四眼一摸光头,小声的说了句,「操,典型的重色轻友啊……」

  耗子死死的抱着小胖妞,好像要和她融为一体一样。但小胖妞却不知道怎么
办,她伸着双手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傻傻的看着耗子身后的马小虎,露出求
救的目光。

  马小虎也为难,他把脑袋转到一边,他实在不忍心这个时候告诉耗子实情。

  胖妞心里叹息一声,也干脆闭上眼睛,两手轻搂着耗子的后背。

  四眼走到马小虎身边,小声说,「小虎,啥时候和耗子说胖妞的事儿啊?」
包知道低声插话,「这时候说我真担心耗子接受不了……」

  马小虎叹了口气,「操,真他妈郁闷,回去再研究吧……」

  四眼这才在一旁喊着,「别抱了,耗子,走,回去喝酒去,想吃什么就说,
让小虎安排……」

  耗子这才松开,但还是紧握着小胖妞的手,回头看着四眼,「烧烤,就校门
口的烧烤,我他妈晚上做梦都想那个味啊……」

  四眼上车开始打火,好几下才把车打着,冲耗子一扬头,「耗子,敢不敢坐
我车?他们几个都完蛋,不敢坐…」耗子羡慕的看着四眼,「行啊,四眼,车都
开上了。这有什么不敢的,你就是开架飞机我也敢坐……」

  说完拉着胖妞就上了车,胖妞也没反抗,两人坐到后座。

            第三章、胖妞是我女朋友

  马小虎几人先到了烧烤店,等了半天,就见四眼一个人进来了。

  马小虎奇怪的看着四眼问,「耗子他俩呢?」四眼大咧咧的找个位置坐下,
「开房打炮去了……」

  几人都惊讶的张大嘴,杨达壮问说,「那你怎么回来了?」四眼回了一句,
「那我不回来我还给他俩站岗放哨啊?」杨达壮气的在四眼的秃头上扒拉一下,
「你他妈能不能好好说话?胖妞现在是你小弟的媳妇,你怎么能让他俩去呢,你
说你怎么和刘三说吧?」四眼一歪头,有些不满的说,「操,那是我让的吗?那
是胖妞自己愿意的……」

  原来四眼开车刚到市中心的时,耗子就管四眼借钱,他要找个能洗澡的宾馆。
说要去洗洗,还让胖妞陪她去。四眼就想干脆把胖妞和刘三的关系直接说了,可
刚要没开口,胖妞竟点头同意了。这下四眼反倒无话可说了。

  其实胖妞是想单独和耗子在一起把事情讲清楚。两人一进宾馆,耗子先去冲
了澡。一出来还没等胖妞说话,耗子就把胖妞扑倒在床,直接就亲上了。

  胖妞本想拒绝,奈何耗子像一头饿狼见到食物一样,根本不管不顾。胖妞也
就半推半就的和他吻上了。之前想好的话一句没说,反倒被耗子把衣服脱了下来。

  耗子整整憋了近两年,把胖妞衣服一脱,扶着坚硬就直接插入。

  胖妞的下身还很干,耗子这一突然进入,弄的她生疼。她搂着耗子的后背,
皱着眉头商量说,「耗子,你轻点,疼……」

  耗子不是不想轻点,一个是憋的时间太久,再有他之前也只和胖妞做过一次,
根本就没什么经验。

  他也顾不得这些了,坚硬拼命的朝花心底部猛冲。坚硬全都进去后,他就开
始不停的抽动。胖妞的身下刚有了反应,耗子忽然控制不住,直接缴了械。前后
也就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

  耗子和胖妞又腻歪一会儿,担心马小虎他们等的太久,就带着胖妞去了烧烤
店。

  一进烧烤店,气氛就有些尴尬。尤其是胖妞,感觉几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
对。耗子却不知道这些,他过去搂着马小虎的肩膀,「小虎,今天必须和你好好
喝点…」马小虎干脆也不管胖妞这些烂事,他直接让服务员启酒,几人就喝上了。

  耗子轮流向几人敬酒,轮到四眼时,他搂着四眼的肩膀,羡慕的说,「四眼,
现在混的不错啊,车都开上了?就差带你个妞出来了……」

  四眼一听就一脸得意的说,「我还告诉你,耗子,四哥现在什么都不缺,女
人更不缺,赵妍菲知道不?就郑前程以前那女朋友,现在就跟我……」

  四眼就是在吹,赵妍菲就是无聊的时候找他一起玩玩罢了。马小虎他们也都
知道,但谁也不说破。

  耗子一听就摆手说,「不行,那娘们不行,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的,一
点也不专一____,说着转身搂着胖妞,」哪像我们家胖妞,这一等我就是两年…
…「耗子话音一落,几人脸上都是尴尬的神情。胖妞脸一红,一时间竟不知道怎
么办。

  耗子见几人忽然都不说话了,他也没当回事,继续说,「我跟你们说,我在
号子里还真交了几个好哥们,有两个也快出来了,等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对了,
四眼,咱们以前总去的那家游戏厅还开着没?明天带我去看看,赌几把,妈的,
一说赌这手就痒……」

  四眼大拇指朝后一摆,牛哄哄的说,「你就去玩,到那提四哥好使,老板敢
要你钱我就把店给他砸了……」

  四眼这话还真不是吹,这两年他在学府路这一带混的还真是风生水起。这些
靠学生活着的娱乐场所,一般的都给他几分面子。

  耗子又问了大家这两年的情况,见大家混的还不错,心里也挺高兴。就开始
不停的讲在里面的日子。如何想大家,如何和狱友打架,管教如何照顾他,总之
这顿饭快成了他一个人的讲演。

  几人正说着,忽然老幺和刘三从外面进来了。胖妞的脸色立刻土灰,马小虎
心里也咯噔一下,他特意朝耗子身边靠了靠,担心他一会儿一冲动再动手。

  刘三一进门就和几人客气的打了招呼。然后看着耗子,笑着点头说,「耗子
哥吧,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刘三……」

  耗子还没等说话,四眼忙插话说,「耗子,这是我一小兄弟,以后就是你兄
弟了,有事你就让他去办……」

  耗子一听乐了,「老幺我熟悉,刘三我还真第一回见,既然都是哥们,就一
起坐下喝吧……」

  刘三拒绝说,「不了,耗子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是来接胖妞的……」

  耗子一下楞了,他完全没明白怎么回事,看着刘三,「你接胖妞干什么?」
刘三心里有些生气,他以为胖妞和耗子已经说完了,他在故意装糊涂。但又不敢
说什么,就回头看着四眼,一脸为难的说,「四哥,这……」

  四眼皱着眉头,把脸向旁边一扭,「刚才胖妞没和耗子说,你他妈自己说吧
……」

  刘三讪笑一下,指着胖妞,「耗子哥,胖妞是我女朋友?」耗子一下傻了,
这和他在里面呆时间长也有关系,刚出来反应有些慢。他看着四眼,「四眼,你
兄弟说胖妞是他女朋友?」四眼的脸都抽抽在一起,他郁闷的说,「耗子,我求
你了,你别问我,你问胖妞吧…」耗子看着胖妞,有些不相信的说,「胖妞,他
说的是真的吗?」胖妞那股执拗的劲头又上来了,她竟然低头摆弄衣角,一句话
也不说。

                第四章

  刘三一下急了,指着胖妞骂说,「胖妞,你他妈哑巴了,你就痛快和耗子哥
说了就完了……」

  耗子一听脸就变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小逼崽子,你他妈怎么和胖
妞说话呢?」说着操起桌上的酒瓶就要朝刘三过去。幸亏马小虎早有准备,两手
死死的抱着耗子,硬生生的把他摁到座位上。

  耗子仰头看着马小虎,「小虎,他们说的是真的?」马小虎无奈的点了点头。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耗子竟然一下平静下来,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饭桌,嘴里
嘟囔着,「哎,都怪我,我在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

  说着转头看着刘三,口气温和的说,「刘三,你好好对胖妞啊,她是个好女
孩,你要是欺负她,我可不答应你……」

  耗子话音一落,胖妞在一旁哭的稀里哗啦。

  耗子转头又看着胖妞,「胖妞,你别哭,你一哭我心就难受,对不起你,是
我对不起你。你刚才没和我说,要不我不能那样。去吧,和刘三走吧……」

  耗子本是真心的话,可刘三一听脸却绿了。他听耗子说刚才那样,他心里咯
噔一下,但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他也不敢发作,就看着四眼,眼中满是疑问。

  四眼也知道刘三再看他,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装作看不见,把头扭
到一边。

  胖妞默默站了起来,低着头走到刘三的身边。两人慢慢的朝门口走去。

  胖妞心里也很难受,她不由的回了一下头。可这一回头,就见耗子忽然把桌
上的一个整瓶啤酒反手拎起来,手腕用力一抖,朝自己的脑门砸去。

  就听「嘭」的一声,啤酒瓶一下碎了,血水混杂着啤酒从耗子脑袋上缓缓淌
了下来。

  耗子的动作极快,所有人都愣住了,旁边的马小虎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一见
这样,他忙站了起来,拿着纸巾帮他清理头上的玻璃碴子。

  胖妞瞪大眼睛呆住了,她一缓过神来,就忙飞奔到耗子的身边,抱着耗子的
脑袋哇哇大哭,「耗子,你这是干什么啊……」

  耗子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两眼发直,嘴里嘟囔说,「没事,胖妞,你快走
吧……」

  刘三也呆住了,他也不敢过去拽胖妞,转头看着四眼,「四哥,怎么办啊?」
四眼被眼前这一幕弄的心烦意乱,他忽然站了起来,指着刘三大骂,「怎么办,
怎么办,我他妈知道怎么办吗?早上让你他妈跟着一起去接耗子,你他妈不去,
你要去了能有现在这事吗?别他妈问我,赶快给我滚……」

  刘三也憋了一肚子气,被四眼这一骂,心里更窝火。又不敢犟嘴,轻声嘟囔
说,「那我走了,四哥。」

  说着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四眼似乎还不解气,他瞪着老幺,「你他妈知道耗子今天刚出来,我们在一
起高兴高兴,你他妈还把他领来,你是成心给我们添堵呢是不是?你他妈长没长
脑子?」老幺苦着脸,假装可怜的说,「四哥,不怨我啊,是刘三偏要来的,你
说我不领他来也不好…」

  其实老幺纯粹就是故意的,刘三现在是四眼跟前的红人,已经严重威胁到他
的位置了,他才故意这么做的。他本以为耗子肯定会收拾刘三一顿,哪成想他给
自己一酒瓶子。

  好半天,耗子才缓过神,他回头看着胖妞,温柔的说,「胖妞,你回去吧,
以后要是有什么难事就找我,别有顾虑啊……」

  胖妞只是哭,也不动弹。四眼在一旁不耐烦的说,「行了,胖妞,你快走吧,
别打扰我们喝酒……」

  胖妞这才出了烧烤店。

  马小虎要带耗子去医院,耗子却说什么不去,对于从监狱出来的他,这点伤
根本不算什么。

  刘三出了烧烤店,他憋了一肚子火,又没人说。想了半天他给黄毛打了电话。

  黄毛比他高一届,现在已经毕业了。跟着刀疤威在大学城附近给人看游戏厅,
每天也没什么正经事。

  刘三来电话时,他正和刀疤威几人打扑克,一见是刘三打电话,他就随意的
接了起来,「三哥,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想给我打电话了呢……」

  刘三皱着眉头,「没事,心情不好,你出来陪我喝点…」黄毛也没什么事,
就答应了他。两人约好在大学城附近的一家饭店见面。刀疤威从上次和马小虎打
完架后,这两年和马小虎基本没什么交集。一听是刘三叫黄毛,就嘱咐他说,
「你问问马小虎最近怎么样了,好久没他的信了……」

  黄毛边走边笑嘻嘻的说,「威哥你不会是想他了吧,要不哪天咱去职高找他
去?」刀疤威皱着眉头,「快点滚蛋吧你……」

  两人在饭店见面,刘三点了几个菜,两人边喝边聊。刘三喝点酒就把今天的
事情讲了一遍。特意提到耗子给自己一酒瓶子的事儿,黄毛一听就撇嘴说,「三
哥,我看你就是傻,他今天肯定把胖妞睡了,然后上你这儿演苦肉计了。你说你
们那都是些什么兄弟啊,四眼他妈不向着你不说,他还骂你,哪有这么当大哥的,
要不说你以前把他们的消息卖给我就对了……」

  刘三忙制止说,「你别JB提以前事儿,都过去了还说他干什么,来,不说
这些了,喝酒……」

  黄毛喝了一口酒,继续撺掇刘三,「我不提以前事儿倒行,关键胖妞让耗子
睡了,这口气你能咽下去?」刘三不满的瞪了黄毛一眼,「你他妈少放屁,谁告
诉你他俩睡了,最多也就是亲两下而已……」

  刘三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开始怀疑了,他越想越气,加上黄毛在旁边一顿
劝,他不由的喝多了。

               【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