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游戏】2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Ayongg
2021/7/25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9612

  原账号登录不了,重新注册的新号。

             魔鬼游戏(21)

  门一打开,入目得是高大无比的镜子,除了镜子没有任何东西,看着高大的
镜子中的自己让我们愣了一下。

  门口处是一个通道,两旁都被镜子遮盖,陈国栋打着头阵向里走去。

  「看来这是个迷宫,大家跟紧点」?

  走了几步就被镜子挡住路的陈国栋看了看两侧的通道,提醒着大家。

  陈国栋走在前面,李双双和张秀梅走在中间,刘雨菲跟在我的身后走在最后
面,陈国栋带着大家向着右边的通道走去。

  四周的镜子里面无数的映像让我们都快分不出真假,我双手搭在刘雨菲的双
肩上缓慢的行走。

  走了大概十分钟,陈国栋左拐右拐的盲目前进,找不到出口的我们开始慌了。

  「这样走到什么时候去了,这就是个迷宫啊」?

  刘雨菲有点恐慌,焦急的说到。

  「能怎么办,只能慢慢走了」?

  陈国栋也有点急,被刘雨菲抱怨的语气激起一股火气,不满的说了一句。

  刘雨菲听出陈国栋话里的不满,瘪了瘪嘴没有说什么,跟在张秀梅的身后继
续走。?」呼」一道轻微的声响从寂静的镜子迷宫里响起,落在我们的耳朵里格
外刺耳。

  「什么东西」?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李双双扭头看着旁边镜子里的自己喊了一声。

  「小心,跟紧我」?

  陈国栋脸上已经渗出汗水,一脸紧张的打量着周围,可惜除了镜子里大家的
镜像完全没有任何的东西。

  「桀桀」?走了一会一道渗人的笑声传进耳朵,刘雨菲惊叫的转过头一把抱
住我,李双双也紧紧的抓着陈国栋的手臂,脸色苍白的四下查看。

  这样诡异的场景让陈国栋已经丢失分寸,举起拳头砸向眼前的镜子。

  嘭的一声闷响,镜子依然光洁无比,陈国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镜像好像诡异
的笑了一下,吓得他直往后退。

  「啊」?被吓了一跳的陈国栋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没发现异常的陈国栋怀
疑自己看错了,深呼了一口气平定自己的心情。

  「没事吧」?

  我们都以为是陈国栋一拳打在镜子上导致自己的手痛才痛叫了一声,防止发
生恐慌的陈国栋说了一声没事,接着向里走。?」大叔,还是想想办法吧,这样
盲目的一直走也不是事啊」

  一行人七拐八拐的又走了一会,四周还是被镜子包围的我们心里已经升起了
恐惧,在最后面的我忍不住说到。

  等了一会没有听到陈国栋的回话我有点纳闷,他是没听到吗?我伸出手准备
拍一拍前面的刘雨菲。

  咚的一声,我伸出的手被一面镜子挡住,手拍在镜子上的声响让我一阵发毛。

  「哎,大叔,刘雨菲,听得到吗」?

  我拍打着前方的镜子,镜子里面已经没有我的镜像,陈国栋四人依然向着前
方走去,我大声的喊叫着。

  没有任何回应的陈国栋他们让我惊恐万分,仿佛被一面镜子隔绝成了两个世
界,顾不得其他,我直接向着右侧的通道跑去。?刘雨菲感觉到身后仿佛没了动
静,扭头看向身后,本来在她后面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立马停下来对着
前方的陈国栋喊到「大叔,王炎不见了」

  可惜前方的陈国栋三人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叫喊一般,依然缓慢的行走。

  着急的刘雨菲伸手准备拉住前方的张秀梅,不成想伸出的手被一面镜子挡住,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刘雨菲尖叫起来。

  「啊,大叔,王炎,你们在哪,啊」?

  惊恐的刘雨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叫喊,恐惧让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抖,苍
白的脸庞浮现出一层细汗。

  走在最前面的陈国栋烦躁不已,从进来到现在都快半个小时了,依然在迷宫
里面徘徊着,停下来的陈国栋转身看向身后准备说什么,但眼前的一幕让他的心
脏剧跳了一下。

  眼前没有李双双等几人的身影,只有镜子里反射出自己的镜像,让张着嘴准
备说什么的陈国栋?楞在原地。

  「王炎,王炎,你们在哪,听得到吗」?

  焦急的陈国栋大声的喊叫,除了自己的回声以外没有任何的回应,让他的心
揪了起来。?五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分散开了,当大家都发现异常的时候一道
阴森的声音响起。

  「镜魔游走与镜中,在你们心神恍惚之际侵入脑海,吸食你们的生命力,镜
中的一切都可能是镜魔所化,消灭镜魔方可通过本关」?

  阴森的话语说完,四周又恢复了寂静,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镜像心里恐惧不
已,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

  消灭镜魔才可以通过本关,可我们又如何去消灭它呢,我谨慎的打量着周围,
除了自己无数的镜像外没有任何异常,毫无头绪的我慢慢的向前行走。

  陈国栋等几人都是胆战心惊的慢慢移动,谨慎盯着周身的镜子,生怕从里面
钻出个东西来。

  「呦」一道尖锐的刺耳声从寂静的空间响起,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惊恐的
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映像。

  刘雨菲被吓破了胆,跌坐在地上痛哭流涕,苍白的俏脸四下张望,突然一道
黑影从她面前的镜子中一闪而过吓得她尖叫不已。

  「啊,救命啊,王炎,救我」

  刘雨菲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向着相反的通道狂奔。

  跑了一会的刘雨菲无力的瘫倒在地,大口的喘息着,绝望的看着镜子里脸色
惨白的自己。

  以为自己要死于镜魔手中的刘雨菲崩溃的大哭,但过了一会没有感到任何异
常的刘雨菲慢慢停下了哭喊,看着镜子里正常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扶着镜
子慢慢向前走去。

  另一边的陈国栋也是猛然见到镜子里闪过一道黑影,心跳加速的陈国栋屏住
呼吸,颤抖着身体盯着眼前镜子中的自己,过了一会也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松
了口气的陈国栋慢慢向前走着。

  我和李双双也同样经历了这种事情,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张秀梅静静地站在原地,四周全是她的镜像,虽然阴森的话语很恐怖,但是
她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桀桀桀」张秀梅看到眼前镜子里闪过的黑影,嘴里发出一道渗人的笑声,
随即身体快速的原地旋转,仿佛她的眼睛在跟着镜中的黑影移动。

  旋转的张秀梅猛然停了下来,在她的面前一团黑色的烟雾包围着镜子里她的
镜像,仿佛是要把她吞没一般。

  「桀桀桀,多少年了,我终于可以摆脱这里了,就让我吸收了你来增加我的
实力吧,桀桀桀」

  张秀梅平静地面容此时狰狞无比,仿佛地狱来的恶鬼,看着面前的黑雾说着
充满寒意的话语,周身开始涌现出紫黑色的浓烟。

  在张秀梅面前的黑雾仿佛受到威胁一般剧烈晃动,很快就凝聚成一团乌黑无
比的圆团,冲着张秀梅就冲了过去。

  瞬间黑团就钻进了张秀梅的身体,本来还狰狞无比的张秀梅一下愣住了,双
眼无神的站在原地,身上紫黑色的烟雾也消失不见。

  张秀梅的脸上突然被深紫色覆盖,又一瞬间被乌黑色替代,来回反复,最终
从张秀梅的身体里冲出一道微弱的黑团钻进了镜中。

  「该死,想不到附体让我消耗了这般多的能量,导致你趁虚而入,我恨啊,
啊」

  张秀梅突然瘫倒在地上,看着眼前的镜子嘴里喃喃自语,最后在她一声充满
恨意的怒吼中瞬间化作了飞灰,只留一声衣服和鞋子落在地上。

  原来张秀梅在进入一层的房间里就被封印在里面的一道魂魄所附身,深知接
下来要借我们的手完成任务从而逃出生天,没想到折在了镜魔的手中。

  如果是它全盛时期当然不把镜魔放在眼里,可惜附体张秀梅让它损耗太多能
量,大意之下被镜魔拼死打的飞灰湮灭。

  身受重伤的镜魔此时虚弱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快速在镜中游走,很快来到
我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就冲进我的身体,试图吸食我的生命力来恢复自身。

  本来我在通道中谨慎的行走,突然一股阴冷的气流钻进我的身体,浑身一颤
的我停下脚步,大脑一阵疼痛导致我痛苦的呐喊。

  镜魔钻进我的脑海,感受着眼前浓郁的生命力欣喜不已,开始吞噬着我的生
命力。

  脑海钻心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虚弱的感觉充斥全身,我知道肯定是被镜魔
附身,绝望之下的我疯狂运转阴阳合欢功。

  「呦」的一声惨叫从识海里镜魔嘴里传出,它惊恐万分的感觉自己被一股强
大的真气包裹,想要从我的身体逃离,可惜任凭它怎么努力都挣脱不了阴阳真气
的缠绕。

  阴阳真气流转全身,脑海里钻心的疼痛慢慢消失了,我惊喜的盘坐在地上,
努力的运转阴阳真气。

  感受着识海里被阴阳真气包裹着的不明物体逐渐微弱,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我喜极而泣。

  接近死亡让我感到其中的大恐怖,惨白的脸庞毫无血色,紧接着识海里被吸
收的镜魔化作精纯的能量汇入丹田,比之以前壮大了许多的阴阳真气让我又升起
一股喜悦。

  这可谓因祸得福了,就在我准备试试自己现在阴阳真气威力的时候,四周的
镜子瞬间破碎,化作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镜子的消失我看到了陈国栋他们,楞楞的站在不远处一时没反应过来,
空旷的房屋里什么都没有,我急忙走了过去。

  「你们没事吧」

  来到刘雨菲身边看向陈国栋问道,陈国栋下意识摇了摇头,还没有缓过神来。

  「啊,我以为我要死了,呜呜」

  刘雨菲突然抱住我,把脸埋在我的胸膛大哭,我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着。

  等到他们都缓过神来之后,陈国栋看着不远处张秀梅的衣服跑了过去。

  「这是张秀梅的衣服,她人呢」

  陈国栋拿着张秀梅的衣服翻了翻,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他怎么也想不到张
秀梅已经灰飞烟灭了。

  「奇怪,这里又没有出口,再说了她不可能裸体跑出去吧」

  李双双皱着眉头看着张秀梅的衣服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大家还疑惑张秀梅的事情的时候,大家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我拿出手
机看了一下。

  [ 恭喜通关,存活四人,每人奖励五积分] 魔鬼发来的信息证明了张秀梅已
经死了,我吸了口凉气,看着陈国栋也带着惊惧的看着我。

  张秀梅死的很惨,连尸体都没有,陈国栋把张秀梅的衣服捡了起来,准备带
回去埋了。

  一道大门出现在了墙壁上,陈国栋过去打开了大门,炽烈的阳光刺痛了双眼,
我们眯着眼睛看着门外阳光明媚的森林,劫后余生的我们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冲着外面大吼一声。

  我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身边的刘雨菲,对着她的小嘴狠狠地亲了一口。

  被我突然的亲吻让刘雨菲懵了,看着我俊俏的脸庞一时痴了,绯红的俏脸仿
佛要滴出血来,对着我的大嘴印了上来。

  呜呜,被刘雨菲主动的亲吻让我突然有点手忙脚乱,感受着嘴唇上柔软的触
感,我紧紧抱着刘雨菲的柳腰,舌头攻击着她的牙门,很快钻进了她的小嘴里,
两条舌头疯狂的纠缠起来。

  嘶溜嘶溜的接吻声让陈国栋扭头一看,被我和刘雨菲的激情惊呆了,尴尬的
咳嗽了一声。

  「咳咳,赶紧回去吧」

  陈国栋的话打断了我和刘雨菲的激情,松开了已经有点迷离的刘雨菲,我看
着陈国栋尴尬的笑了笑,拍了拍刘雨菲肥美的圆臀,扶着她向着聚集地走去。

  回到聚集地的我们看着很多人在中间围坐着,有的脸上带着担忧,有的无所
谓,秦诗韵看到我们回来立马跑了过来,一下扑到我的身上,紧紧抱着我的身体。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一晚上都没回来」

  秦诗韵充满后怕的语气让我心下愧疚,她在这里担心了一晚上,而我在房屋
里还和刘雨菲缠绵不已,我温柔的抚摸着秦诗韵的后背轻声安慰。

  「没事了,这不回来了吗」

  站在一旁的刘雨菲看着我和秦诗韵恩爱的样子气的要死,鼓着腮帮子瞪了我
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生闷气。

  秦诗韵靠在我肩膀的脑袋正好对着刘雨菲,刘雨菲吃醋的样子被她看的正着,
眼珠子转了一下没说什么。

  「张秀梅死了,尸体都没了,只剩下衣服」

  陈国栋沉痛的表情对大家说到,很多人都惊恐的捂着嘴,胆小的已经留下了
眼泪小声的哭泣。

  「活该,谁让她抢着要去的,不是找死吗」

  人群里的一个女人说到,陈国栋瞪了她一眼。

  「人都死了,你放尊重点」

  陈国栋的威望毕竟摆在这里,那个女人低着头不敢再说什么了,随后陈国栋
挖了个坑把张秀梅的衣服埋了进去,然后回到帐篷里了。

  我带着秦诗韵也回到了帐篷,一晚上精神高度紧张的我现在困得不行,恨不
得倒头就睡。

  「你跟刘雨菲怎么回事」

  刚回到帐篷里秦诗韵就皱着眉质问着我,我尴尬的笑了一声。

  「没什么,没什么,我要睡觉了,困死了」

  我赶紧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秦诗韵张了张嘴还想追问,看我一脸疲惫的样子
又不忍心,坐在我旁边看着我陷入沉睡的脸庞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魔鬼游戏(22)

  等到我睡醒时天都有些暗了,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眼睛,转头看了一下。

  秦诗韵不在帐篷里,我起身爬出帐篷,看到大家都聚集在中央的空地上烤火,
秦诗韵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刘雨菲凑到了一起,两人挨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说什么呢」

  我来到她两身后,拍了拍秦诗韵的肩膀。

  「你醒了,坐吧」

  秦诗韵看了我一眼挪了挪屁股,眼神带着一些幽怨。

  我被秦诗韵的眼神搞得莫名其妙,莫非今天没有满足她,让她饥渴了。

  贴着秦诗韵柔软的身子坐了下来,对着看着我的刘雨菲微微一笑。

  刘雨菲可爱的皱了皱鼻子,白了我一眼扭过头。

  「今天还没有收到任务啊」

  我看着手机上魔鬼群安静的很,有点纳闷的问道。

  「怎么了,你还迫不及待了啊」

  秦诗韵跟吃了枪药一样的怼了我一句,搞得我真是摸不着头脑。

  「还没有,大家也都纳闷呢」

  还是刘雨菲赶紧解释了一下,对着我使了个眼色。

  看着刘雨菲的眼神我大概猜到了秦诗韵为何如此了。

  这娘们吃醋了。

  我嘿嘿一笑,伸出手摸向秦诗韵的腰肢,身体紧紧贴着她的身体。

  本来我以为秦诗韵闹闹小性子哄哄就好了,没想到她直接拍掉我的手,使劲
把我从她身上推开。

  「别碰我,找你的刘雨菲去吧」

  秦诗韵气鼓鼓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进帐篷里。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一旁偷笑的刘雨菲。

  「什么情况,她都知道了?」

  我再傻也猜出来秦诗韵知道我昨晚和刘雨菲的事了,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
上一次因为蛇胆和刘雨菲做爱也没看她这么激动啊。

  「我都跟她说了,你不会怪我吧」

  刘雨菲有点紧张的看着我。

  「哎,没事,反正以后也会知道的,我去看看她」

  我一阵头疼,也没有去怪刘雨菲,起身走向帐篷。

  刘雨菲看着我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失落,随后抱着双腿坐在原地发呆。

  「怎么了,秦姐」

  我爬进帐篷,看着秦诗韵撅着小嘴气鼓鼓的坐在那里,看着我进来娇哼一声
转过头。

  「嘿嘿,吃醋了啊」

  我直接贴着秦诗韵坐下,双手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嘴巴对着她的耳朵吹着热
气。

  「哼」

  感受着我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秦诗韵身体一阵发软,强撑着对着我哼了一
声。

  「我也是完成任务,没办法啊」

  我亲吻着秦诗韵柔软的耳垂,双手慢慢游走在她的身体上。

  「我看你是巴不得多些这样的任务才好吧」

  秦诗韵的双眼已经开始迷离,嘴上还在反驳。

  看到秦诗韵已经发情,我也不在多说,直接用行动来安抚她。

  吸吮着她耳垂的嘴巴慢慢向下,舌头不停地舔弄着她洁白的脖子,双手移到
胸前那两团硕大的乳房上揉捏起来。

  「嗯……不行……她们……都在外面」

  秦诗韵轻轻的反抗着我,柔弱的小手抓着我揉捏她双乳的大手,嘴里吐气如
兰。

  「那你还吃不吃醋了」

  我停下双手,就这样按在她的巨乳上,嘴巴离开了那光滑细腻的脖颈。

  「我吃醋有用吗」

  秦诗韵白了我一眼,靠在我的怀里舒服的闭上眼睛。

  我爱怜的亲了亲秦诗韵的头,抱着她的身体享受着短暂的温存。

  「王炎,出来一下」

  还没过多久,陈国栋的声音传来,我松开了秦诗韵,爬出了帐篷。

  「怎么了,大叔」

  我疑惑的看着陈国栋,没有收到任务还叫我出来干嘛。

  「大家的食物都吃完了,水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这吃的怎么弄」

  陈国栋一脸忧愁的看着我。

  除去今天还有四天,没有吃的让大家怎么过。

  「要不咱们两个去找找吧,魔鬼不是说这岛上有食物吗」

  整个魔鬼群只有我们两个男人了,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我们两个来,陈国栋立
马就答应了我的提议。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现在就去找找吧,我怕天黑了不安全」

  陈国栋急切的样子让我又升起疑心,他这几天太反常了,可我坚信他不会害
我,也没有细想,点了点头就跟着他走向人群。

  「我和王炎去找找看有没有食物,等下天黑了你们就睡觉吧,千万别乱跑」

  陈国栋对着大家交代了一番,人群立马对着他感激的道谢。

  「我去找找有没有吃的,你先睡吧」

  我返回帐篷对秦诗韵交代了一声。

  秦诗韵刚才就听到了我和陈国栋的谈话,没有多说点了点头,说了句小心。

  我和陈国栋走向密林,聚集地的四周很安全,也都搜过,我们直接略过,快
步走向深处,只是我们没发现一个人影偷偷的跟在我们身后。

  「王炎,你去这边找,我去这边找,天黑之前直接回去,不要待太久」

  来到一道岔路口,陈国栋指了指左边的小路示意我,我点了点头,和陈国栋
分开搜索。

  还没等我认真搜索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响动,一瞬间我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体内的阴阳真气快速运转。

  等我转过身看到刘雨菲在我身后,我一下愣住了。

  「你怎么跑来了」

  紧绷的身体一下就放松了,我疑惑的看着刘雨菲。

  「怎么了,我就不能来嘛」

  刘雨菲娇媚的瞥了我一眼,迈着一双大长腿走了过来。

  「你不是添乱吗,赶紧回去」

  我有点生气的瞪了一眼刘雨菲。

  「你还准备吃干抹净不认账啊,我就不回去」

  刘雨菲直接抱着我的手臂,硕大的双乳直接挤压着我的手臂,搞得我一阵热
气上涌。

  「咳咳,你先回去,我还要找吃的呢」

  我被刘雨菲说的很尴尬,毕竟已经跟她做过两次,还真不能用平常心去对待
她,只能柔声说到。

  「不回去,我跟你一起找,多个人多份力量」

  刘雨菲抱着我的手臂直摇晃,柔软的双乳挤压着手臂,让我内心的欲火慢慢
升腾。

  如果平时我肯定化身饿狼,直接把她扑倒在地,用肉棒好好教训她一番,只
是现在找食物比较重要,我还是忍了下来。

  「好吧,那你跟紧我,别乱跑」

  我有些无奈,只能任由刘雨菲抱着我的手臂前行。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看了一眼天空,已经昏暗无比,马上就黑了,只能带着
刘雨菲调头返回。

  「嘶,你干嘛」

  走着走着刘雨菲的手居然伸到我的裆部,直接抓着我的肉棒摩擦起来,我下
意识的抓住了她作怪的小手对她说到。

  「哼,我看到你和秦诗韵你侬我侬的就不舒服,我不管,你要补偿我」

  刘雨菲撅着小嘴气呼呼的说到,小手挣脱我的手掌,直接伸进我的裤子里抓
着还软踏踏的肉棒轻轻揉捏。

  不是吧,她不会爱上我了吧。

  我感到有点不可思议,说实话我和刘雨菲的接触并不多,要是说我操了她两
次就把她操的爱上自己那也太牛逼了。

  「下次吧,天都快黑了」

  肉棒已经挺立,只是想到这密林里的欲蛇有点不放心,对着脸色已经绯红的
刘雨菲说到。

  「不行,现在就给我,快点速战速决」

  刘雨菲直接扒掉我的裤子蹲下身,小手抓着我坚挺的肉棒,小嘴一张就含了
下去。

  湿润紧凑的小嘴包裹着龟头,湿滑的舌头不停的扫动让我的欲火直接淹没了
理智,看着刘雨菲卖力的前后耸动着脑袋,我舒爽的眯着眼睛,享受着她美好的
服务。

  吞吐了两分钟,刘雨菲吐出我的肉棒,直接弯下腰双手撑在身旁的一颗树上,
裤子和内裤已经被她退到了膝盖处,白皙的肥臀一扭一扭的对着我。

  「快点干我」

  刘雨菲摇着肥臀催促着我,我直接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抓着肥美的臀肉,肉
棒顶在那已经湿润的粉嫩蜜穴上。

  随着我胯部向前一挺,肉棒进入到一个紧凑温暖的空间,快感一波波冲向脑
海。

  「呜……好舒服……用力干我」

  刘雨菲像是吃了春药一样晃动着肥臀,嘴里发出不断地浪叫。

  美人相邀那有拒绝的道理,我抓着刘雨菲丰满的肥臀,肉棒快速的操干着她
紧致的蜜穴。

  「夹的真紧……操死你个骚货……大晚上找操……操死你」

  刘雨菲的蜜穴异常紧凑,蜜穴内的软肉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那种极致的
快感让我不用自主的加快速度抽插起来。

  「呜呜……好爽……用力操……操死我」

  蜜穴内的快感让刘雨菲大声浪叫,扭着肥臀迎合着我的撞击,大量的淫水渗
出,让那紧致的蜜穴变得湿滑无比。

  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一股股淫水随着我的抽插从刘雨菲的蜜穴内被带了出
来,大量的淫水打湿了脚下的土地。

  抽插了几分钟,我抽出肉棒,直接把刘雨菲拉了起来面向我,抱着她的双腿
盘在我的腰上,坚挺的肉棒又回到了紧凑的蜜穴内。

  刘雨菲抱着我的脖子,双腿盘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撞击上下抛飞,极致的
快感让她爽的魂飞天外。

  我一边抽插着蜜穴,一边亲吻着她红润的小嘴,双手拖着她丰满的肥臀使劲
揉捏,一波波快感袭来,肉棒又是膨胀了一圈。

  十几分钟的抽插,让刘雨菲浑身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大力的操弄着
她的蜜穴,大量的淫水已经打湿了我的大腿,连带着裤子都湿了一大片。

  「要射了……射进你的骚逼里」

  龟头一阵阵酥麻,我极速的抽插着刘雨菲的蜜穴,双手用力的抓捏着丰满的
臀肉。

  「呜……射进来……啊」

  刘雨菲有气无力的呻吟,随着我肉棒一下强有力的进攻,大量的精液射进她
的蜜穴内,让刘雨菲本已瘫软的身体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

  射完精的我满足的抽出肉棒,一股股精液随着我的抽出从刘雨菲的蜜穴内流
了出来。

  抱着刘雨菲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整理好衣服后向着聚集地返回。

  「你白天跟秦姐说什么了」

  走在路上我扭头看着抱着我胳膊一脸甜蜜的刘雨菲问道。

  「还能说什么,说你怎么操我的呗」

  刘雨菲调皮的眨了眨眼对我说到。

  「说正经的呢」

  我对着刘雨菲的肥臀用力拍了一下。

  「她非要问我的,我只能实话实说了」

  刘雨菲好似很无奈的表情对我耸了耸肩。

  「就说了这些?」

  我有点不信,怀疑的看着刘雨菲。

  「不然呢,那你还想我们说什么」

  刘雨菲不自然的撇过头不敢与我对视。

  我没有再追问,很快我和刘雨菲就回到了聚集地。

  「呦,这么亲热啊」

  刚回来的我们就听到秦诗韵充满醋意的声音传来,我赶紧抽出被刘雨菲抱在
怀里的手臂,尴尬的对着秦诗韵笑了笑。

  秦诗韵看到我回来放下心,哼了一声回到帐篷。

  「去跟他解释吧,我睡了」

  刘雨菲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帐篷,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找秦诗韵。

  「秦姐,还没睡呢」

  我舔着脸贴在秦诗韵的身上说到。

  我以为秦诗韵会耍点小性子,没想到她躺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抱着我没说话。

  秦诗韵这一下搞得我有些手足无措,她的反应完全出乎的我的预料。

  「那个,你不生气吧」

  我只好硬着头皮小声的说到。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什么用呢,我也想开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
行了」

  秦诗韵躺在我怀里柔声说到。

  我瞬间被感动的无以复加,紧紧抱着秦诗韵柔软的身体,此刻的我内心暖烘
烘的,对眼前这个女人的爱意又深了一些。

  「啊,大叔你怎么了」

  「陈大哥,你没事吧」

  一道道惊呼声让我一惊,赶忙送开秦诗韵爬出帐篷。

  一出帐篷就看到好几个人围在一起,四周的帐篷里的人也都探出脑袋。

  「怎么了,大叔怎么了」

  我连忙跑过去,一边跑一边问。

  「呜呜,大叔受伤了,你快看一下」

  孙雨已经被吓哭了,连忙让开位置。

  我一看躺在地上的陈国栋心里一惊,陈国栋浑身是血,已经是气若游丝,他
的一只手还捂着脖子,嘴巴一阵蠕动,像是再说什么。

  「大叔,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连忙蹲下身问道。

  陈国栋睁大眼睛看着我,嘴巴一张一张的,像是要跟我说什么一样。

  「大叔,你要说什么」

  我赶紧趴在地上,耳朵对着陈国栋的嘴。

  「有……有怪物……危险」

  陈国栋艰难的说出一句话,我内心一惊。

  应该是陈国栋找食物的时候遇到了怪物,被怪物攻击了,我的内心有些紧张,
没想到这个岛上居然这么危险。

  「要……要活下去……帮我给我老婆……和女儿带句话……我爱她们」

  一句话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完后陈国栋脑袋一歪,彻底没气了。

  「啊,大叔,你不要死啊,呜呜」

  看到陈国栋彻底没了声息,站在一旁的孙雨大哭起来,跪在地上拼命摇晃着
陈国栋的尸体。

  围过来的人群好多人都在默默抽泣,陈国栋就像是一把伞一样帮他们抵挡着
很多危险,如今陈国栋死了,大家都害怕起来。

  看着死不瞑目的陈国栋我久久不能回神,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也算是出生
入死了,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最后陈国栋对我说的话,让我想起了爷爷临走时说的话。

  「柱子,好好活下去,爷爷不能再照顾你了,好好活着」

  当初爷爷慈祥的面孔浮现脑海,双眼带着不舍和担忧的离开了人世。

  我看着地上陈国栋的尸体,咬了咬牙,内心做出了一个决定。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