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2) 作者:井超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三章  淫辱派对

        “首先,我觉得我们需要先敬我们的老板一杯!如果没有他,我们都还在原来的公司受着老板的窝囊

气呢!来!敬我们的好兄弟好老板一杯!干!”今天工作室裏非常热闹,所有桌子都般一边了,中间放了一个

台子,两旁是食物和饮料,跟过年似地热闹。
    坐在角落裏非常特立独行的井朝仁微笑的举了举手中的杯子,然后也一口干了,而他旁边的一个没穿衣服

的女人则马上般他满上,放眼看去,此时全公司的人都没有穿衣服,鸡鸡坦蛋蛋!
    嗯,唯一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坐在井朝仁旁边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
    “这样的派对叫我过来就没意思了吧……要不我还是回去吧,太辣眼睛了……”坐在井朝仁旁边的欧阳慧

是真心不习惯这个场景,放眼看去全是裸男!
    “嗯……是我的失策了……本来我还以为差不多中段的时候才上活动的,没想到他们这群……哎,我也是

一进门就被吓了一跳……”目前还穿着衣服的就只有井朝仁和他旁边的欧阳慧,他们旁边的井爱纱和那个嫩模

也都脱光了……
    嫩模倒也没什麽,反正她被井朝仁包养之前也有过不少男人,也玩的开,见其他人都脱了而井朝仁也没什

麽意见,那她也脱了吧。
    而井爱纱就更不用说了,在公司的时候她就没正经的穿过几次衣服!
    就是欧阳慧一进来看到这场景……差点没报警!还以为进了什麽卖淫的窝点呢!
    “别说了,我还是走吧。你们玩……”欧阳慧摇了摇头,捂着额头就出门了,还顺手把门带上了,反锁好

她才离开……
    “谁的主意?!自己站出来!”见欧阳慧兴趣缺缺不高兴的走了,井朝仁站起来就喝了一声,让全场顿时

肃静!
    “我……”一个挺猥琐的中年肥宅不好意思的站了出来,心裏有点忐忑了,谁让你急色,倒霉了吧!
    “你有病是吧!啊!”井朝仁过去就是一锅贴,有些人就是欠收拾!工作室裏的也不全都是跟井朝仁很熟

的兄弟,就是他说的时候大伙都在,多那麽几个他也无所谓,但就是这跟他不太熟的累事!
    毕竟跟他熟的都不会太出格,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而且也都有股份,谁都想自己的生意自己的公司好啊


    “……”井朝仁指着他,指着他们,半响才开口:“公司业绩好,大家高兴,我理解,搞活动也是我提出

来的,但爱纱每天都陪你们都还不够?非得将一个好好的派对搞成淫宴你们才高兴?”
    井朝仁实际上是一点都不知道活动的细节,所以此刻他才生气。
    其实也跟欧阳慧被气走有关吧,不然他也懒得多说什麽。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不能让手下的人真当自己是王帝了,心野了没威严了,队伍还怎麽带?!
    “我……我也是一时得意忘象……我……”肥宅当时也忘记了公司原来还有个欧阳慧!现在见把人家都给

气走了,气氛也好像不太对,所以他也主动承认错误了……这样分红高福利好每天还有‘性玩具’给泄欲摆弄

的公司打十个灯笼也找不到啊!要是真这样被辞退了,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大概你们还不知道,不仅她桌子底下有摄像头,全公司都有!”看着表情各异的男人们,井朝仁坐回了

刚刚那位置,一手抱着嫩模一手搂着井爱纱,“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出了什麽事我一个人抗可不好玩,有福

同享了,这有难当然也要同当啊!”
    见所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有心虚的有发楞的有眼珠子乱转心裏不知道想什麽的也有很淡定的,井朝仁将

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裏,“我不差钱,开这工作室也只不过是为了找个乐子,你们有什麽心思其实我真不关

心,即使工作室倒闭了我最多也就亏一千万而已,我几十亿身家这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可你们,呵呵。”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多少都有人心裏怀着鬼胎。”
    井朝仁很淡定的坐在位置上,看着已经开始有点不太淡定的众人,“你们以为我在国外是干什麽的?”
    “我只告诉你们,不犯法的我都不做,可我现在还好好的坐在这裏享福,懂?”
    “别在我面前耍什麽花样,不然,我保证你们连吃亏的机会都不会有的。”井朝仁重点的凝视了一下那几

个人,“今天我话就放这了,要是工作室倒闭,没事,反正我也不在意那点钱。但要是真出了什麽‘意外’,

那我不管,事情大家一起背,谁也别想置身事外,视频证据要多少有多少,跑不掉的。”
    “我顺带提一下,实际上所有的视频裏都拍不到我的,爱纱也知道该怎麽说,真出事倒霉的实际上只会是

你们。”井朝仁冷笑了几声,社会的黑暗面他经历多了,要是没点金刚鉆他哪敢让爱纱这样玩啊!
    问题实际上都是出在内部!不然谁知道你一办公室是干嘛的!
    “当然啦,只要你们不出问题我也不会傻逼到举报自己对吧。”说到这裏,不少聪明人已经明白井朝仁想

要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麽了!
    他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给大家一杀威棒!告诉他们谁才是这裏的老大!
    并且,他还直接指出工作室裏有监控视频,为什麽?意思也很明显了,你要想举报那就先想想自己心裏有

没有鬼吧!牢得一起坐!
    这样即使不做了或者被辞退了他们也不敢报复举报什麽的……
    “我跟欧阳是老朋友了,上过床那种,她什麽性格我清楚,倒是跟我不怎麽熟的,我就不点名了,希望你

们好自为之,想走的现在可以走,出了这门恩怨两清,不想走的也可以留下,我先等五分钟吧,出了门的我会

发一段视频给你就当留念,真的别耽误我时间啊。”
    男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过了两分钟之后一个看起来很斯文还戴着副眼睛的男人出来了,低头穿着

衣服,而看到那个男人走出来之后又有三个男人出来拿衣服穿了……
    最后一共走了五个人,不包括那个猥琐的肥宅,而他们出门之后真的收到了一段视频,看完之后他们沈默

了,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手机都响了一下,收到了一段微信视频,看完之后心存侥幸的一个男

人也出去了……
    在场的一共就剩下十七个人,但气氛却又被那个刚刚主持的中年地中海男搞起来了,毕竟走的都是不太熟

的,留下的都是比较熟的!他们心裏又没鬼!压根就想都没想过要跟井朝仁翻脸的!
    “虽然发生了点小意外,但不要影响了我们大家今天的热情!走的都是叛徒!没必要为他们搞的宴会都开

不下去了!”
    “对!老土叔说的对!咱心裏没鬼,堂堂正正,一心一意的想要工作室好,没必要为了那些根本就不太熟

的叛徒影响了心情!”
    “哎!麻子你说谁老!还叫叔?!你能比我年轻多少天啊?啊!”
    这样吵吵闹闹的派对的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好!先停下先停下,现在又是我们爱纱小姐表演的时间了!”地中海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我们为了

答谢井爱纱小姐今年对我们的照顾和付出,每人都準备了点礼物,但是呢,也不能白拿!能拿到多少得看爱纱

小姐的本事了!”
    “我先透露一下啊,今年的大奖很厉害!是价值两万八千八的鉆石铂金耳环一对!”地中海直接就拿出一

个包装很漂亮的盒子然后打开,还真别说,那耳环还真挺漂亮的,但随即地中海就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当然,这耳环嘛也不一定只能戴在耳朵上的……”
    “哈哈哈哈……”……
    办公室裏的男人露出了一个都懂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井爱纱那挺的乳房……
    “好了,閑话不多说啊,我先简单的说下今天的活动流程和规则,由于是第一次搞这样的活动我们也没几

个比较有经验的人,井大少也就一甩手掌柜什麽都不管,所以如果有什麽不周到的地方那就先记着,争取下一

年能办的更好!”
    “其实我们想了很多活动,但也不知道具体要多少时间来完成,所以呢这样,现在中午一点,活动一直到

六点半结束,只要爱纱能拿到一百分那这对价值两万八的‘耳环’就归她了,而如果拿不到,那这奖品就累积

到下一年,那下一年我们也不用花这麽多钱了!哈哈!”
    “开玩笑开玩笑啊,下一年一样有礼物!”
    “今天的活动呢完成了那就得分,失败不扣分,只要是女人都能参加活动,要求都是一样的。”说着地中

海还朝井朝仁眨了眨眼睛,见他没什麽意见才继续说道:“好好,我真的不废话了,第一个活动!”
    “‘经验老到’!要求蒙着眼睛给我们每一个人口交,然后将精液吐到这个小碟子上,最后品尝碟子裏的

精液猜出精液的主人是谁!猜对得一分,猜错没分也不扣分。”
    “要不要玩?”见比赛说开始就开始了,井爱纱已经被蒙上了眼睛原地转了三圈然后正在给一个男人口交

呢,噗嗤噗嗤的舔弄着。
    “……我可以给你口交……他们……就算了吧……”虽然看到那对价值两万八的耳环嫩模也有点心动,但

她也清楚,估计她上去也玩不过井爱纱,那最后还是拿不到那对耳环,这种吃力不讨好被白玩的事情她可懒得

做。
    而井朝仁是包养她的对象,他要她口交她当然不能拒绝,毕竟人家可是给了包养费的!
    “嗯,那就算了吧,看表演吧。”嫩模有点奇怪的看着井朝仁,但井朝仁却不解释,只是淡淡的坐在位置

上喝着冰红茶,看着井爱纱他们的表演。
    实际上,为什麽井朝仁不怂?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在办公室裏做过什麽不好的事情!视频中完全没有任何可

以指证他的证据!
    何况,井爱纱本来就是他的人,在哪不能玩啊!完全没必要让自己留下汙点和证据!
    这个项目花费的时间比预期的多,毕竟要逐个的口交让十五个男人射精可真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井爱纱才将所有人的精液吸了出来吐在小碟子上,然后一个男人拉开了她的眼罩,给了

她一支笔,井爱纱接过笔放到桌面上然后拿起一个小碟子闻了闻然后用舌头把那白浊的精液舔进了嘴裏用舌头

在嘴裏搅拌了一下,最后沈思了片刻才将它吞咽了下去,拿起笔就在那个小碟子上面的卡纸上写了一个名字…


    接着,她就像最强大脑选手那样,认真而严肃的爬到每一个小碟子前然后认真的品尝,经过思考之后才写

下答案!
    “不会吧!真的这麽厉害?!”井爱纱是蒙着眼睛的不知道位置可那些男人知道啊!看到井爱纱真的写对

了他的名字,他当即就发出了一声感叹!
    “可不就是这麽厉害麽!”这个时候那个猥琐的肥宅也感叹了,“看了几十年AV了,没想到今天亲身的就

体验了一回AV裏的情节!人家还是事先打好草稿背好台词的!可这……厉害啊!”
    “爱纱,你这是怎麽判断出来的?”虽然爱纱判断的很认真,但花的时间也并不长,仅仅花了十分钟就将

所有答案写完了,然后主持人逐个将纸卡拉开公布答案,然而答案竟然是全对!这下连他都有点好奇了!
    “扑哧!~”井爱纱轻声的笑了笑,“其实我作弊了,平常我都会记住大家精液的味道,毕竟我可是性奴

隶,如果连主人的精液的味道都说错的话那是要受惩罚的,所以这个项目对我来说就是送分的,要真有不太好

判断的我都会偷偷的在精液上面吐根毛,然后看那些毛我就能综合判断出来了!”
    “……哈哈哈~厉害!这可不算作弊!是爱纱小姐平常就很用心,这二十分没说的!全对加五分!大家认

为呢!”
    “加!必须加分!”
    “对!这分必须加!”
    ……
    “好,这第一个活动结束了,爱纱小姐让我们正真的看到了什麽才叫做经验老到,真的是惊呆了我们所有

人的狗眼啊!本来我们还寻思着你能不能猜对五个,要能猜对六个那也很逆天了!没想到,你直接全对!”地

中海也是满脸的感叹,反正他是分辨不出那些臭臭的都差不多味道的东西到底有什麽不同的味道的,而且他也

不想知道!
    “好,这第二个活动就玩个难点的吧,不然爱纱小姐还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咱们不用心準备这活动呢!”
    “这个第二个活动就叫问道求索!规则也是要爱纱蒙上眼睛,然后我们用各种东西抽插你的淫穴十秒,你

只有十秒的思考时间,答对一分,而没答对或者不回答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会据算惩罚值,惩罚值越高对你不利

的buff就越多,这可是刚刚肥宅提出来的新玩法,我们都觉得很不错所以就临时加了上去。”说到这裏地中海

顿了顿,问道:“爱纱小姐有什麽意见没有?如果有也可以提出来。”
    “没有,就按照你们的规则玩就可以了。”井爱纱看了看井朝仁,见主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他们这样

玩,井爱纱当然也不会有什麽自己的意见,当即就回答道。
    “嗯,那我就先说一下惩罚的规则吧,首先呢我本人也是觉得这种玩法很有意思,平常也可以用,然后呢

这就是刚刚拟定出来的惩罚明细,惩罚值从十开始第一项惩罚,乳头上绑跳蛋。二十是乳房贴按摩器,三十是

阴蒂绑跳蛋,四十是灌肠五百毫升,五十是灌肠一千毫升,六十是灌肠两千毫升,七十是淫穴痛饮风油精,哎

,这个厉害了,这个我说一下,这裏是要直接将一瓶风油精全部倒进爱纱的淫穴裏,这瓶这样的风油精。”
    说着地中海接过了猥琐肥宅递过来的那瓶小小的十毫升的绿色风油精,朝大家和井爱纱展示了一下,男人

们都发出了噢噢的狼吼,这是要越来越刺激的节奏啊!大家听就听多了,还真没见过女人的淫穴裏真滴上风油

精到底是个怎麽样的情况啊!
    而井爱纱对此也并没有什麽感觉,毕竟她也没有试过,只是听说那样会‘很爽’……
    “哎哎,咱继续往下说啊,八十是憋尿一天(最多叠加两天),这裏我又得解释一下了,就是说第三天就

可以尿了,这个也不能让爱纱憋坏啊,所以其实还是可以商量的,要真的憋的不行了也可以要求解放,这个可

以商量啊。”
    “九十是风油精一晚上不準洗,哎这个也很绝……好了,暂时惩罚值就先这样,我们开始活动吧,我都等

不及了!”
    说完井爱纱就又被蒙上了眼睛,然后她成倒Y型双膝跪在地上手放到屁股后面撑着地面,将淫穴挺露出来

,方便众人玩弄。
    “唔……”第一件捅进她淫穴的东西有点大,虽然她的淫穴已经足够的湿润了而且也扩张的很好,拳交都

是挺轻松的,但还是觉得有点涨!
    不仅大,而且上面还貌似有点颗粒,捅进去的时候对她的刺激很大!
    “不会是苦瓜吧?”
    “哎,这个特点确实有点明显,答对了!就是苦瓜!好,下一个!这个就没这麽好猜了。”
    地中海的话都还没全部说完,井爱纱就感觉淫穴中又有东西捅进来了!
    这东西同样有点粗大,而且它表面还很光滑!还四四方方的,真有点不太好猜!
    “这个……”虽然井爱纱犹豫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秒,但男人们还是没有催促,给了她足够多的时间思考

,“嗯……莲藕吧?”
    “666!我给你双击666!”
    “骗人的人!跟买材料那个串通好的吧!”
    “厉害了我的姐,这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社会人!什麽蔬菜没有尝过啊!压根就难不倒人家!”
    “也真的是没谁了!”
    已经不需要地中海公布答案了,群众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犹豫我们严重怀疑井爱纱同誌是否偷看过活动用材料,所以我们临时更换了材料,如果这都还能猜出来

,那麽我们就真的只能五体投地,服了!”
    “但是,如果换了材料就猜不出来呢,就证明了你确实存在作弊嫌疑,所以直接将惩罚值提升到十点,乳

头上绑上跳蛋我们再继续活动!”
    “我没作弊!”场上的男人当然知道井爱纱不可能真的会作弊的,但也不能让她这样一直赢!得找点茬才

好玩啊!
    “嗯?……这什麽啊?……”突然井爱纱就楞住了,因为这次捅进她淫穴裏的东西确实很奇怪,圆圆的圆

柱体,但好像又有点不规则的凹凸,表面非常粗糙,男人用手抹了几次淫水上去塞进去的时候还是让她感觉有

点不舒服,刮到肉了!
    “该不会是徐振聪桌面上的那个木制的存钱桶吧?”井爱纱想了一圈,觉得办公室裏就只有那东西捅进她

淫穴会有那样的感觉了!
    “我不想说话,双手都在666!”井爱纱真正的诠释了什麽才叫做牛逼!真牛——逼!
    “不行了,真的!这都能猜出来!这一定是哪裏不对了!”主持人地中海都很难以置信,但随着活动的进

行,井爱纱也终于开始出现错误了!也让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起来!
    纷纷都拿起了那些长得都差不多的小物件,什麽画笔啊,润唇膏啊,小手电筒啊,手办啊,反正顺手就朝

她淫穴裏塞,什麽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有……
    最后井爱纱猜错了七样,对了二十六样,而活动结束已经将近三点了。
    而接下来的活动也是各种样式的都有,翘起屁股一边被两个男人干一边下象棋,赢了得十分输了则加十点

惩罚值。
    并不意外的井爱纱输了,然后乳头上绑了两个跳蛋,然后是情趣俄罗斯轮盘,一个人帮忙转轮盘而其他三

个人则要按轮盘上的颜色和肢体按在地上红黄蓝绿不同的色块中,按不到或者摔倒的就出局,而由于时间关系

,爱纱每淘汰一个男人就能直接获得两分,而如果她倒地或者按不到的话则加两点惩罚值。
    额外的规则是男人们可以通过触摸和调戏骚扰井爱纱,就是不能故意用力撞跌人家。
    而最后井爱纱一个输了六次才将男人们全部淘汰,现在她的惩罚值是二十九,双乳上都被粘上了按摩贴。
    每个几秒她的乳房就会自主抖动,这按摩贴的力量还是挺大的!
    而这个活动结束已经快五点了,井爱纱现在一共的得分是七十六!
    而虽然本来还有活动的,但一些男人已经憋不住了,所以就直接改为轮奸,直接加上三十分!
    于是,井爱纱就如同往常一样,嘴裏含着,双手各抓着一根,扭动着腰肢为下面两根服务……
    而唯一跟平常有点区别的是今天所有人都自觉的没有内射,将所有精液都射进井爱纱的嘴裏或者射到她的

杯子裏……
    因为等下他们是直接一起去吃饭的,然后就唱K,直接到晚上十二点才回家的!
    当然,最后被轮奸到六点半之后井爱纱最后还完成了一个折回跑的活动,就是在限定时间内用淫穴夹着按

摩棒、大头笔、水壶、手电筒、等等东西从这个点运到那个点,本来设定是一件东西一分,但毕竟现在井爱纱

已经拿到了超过一百分了,所以也就作废,只当是今天活动的收尾助兴!
    最后她在十分钟裏一共成功夹了十一样东西……完美的收官了……
    那个地中海的主持人当场拿出那对鉆石耳环戴了在她的乳头上,然后所有男人都鼓掌致敬,然后递上了自

己的那份小礼物。
    今天的淫秽派对也算是完美的结束了。
    饭桌上,欧阳慧还是来了,她就坐在井朝仁的旁边,然后还时不时的打量一下井爱纱,难道她就不知道她

乳头很明显麽!只要不瞎不近视,都能看到她不单止没穿胸罩,而且乳头上还戴着个乳环!
    在工作室玩就算了,她还真敢不穿胸罩戴着乳环就出来吃饭啊!
    但既然人家都没说什麽,她欧阳慧又能说什麽?反正丢人那个又不是她!
    吃饭和唱K都没有遇到什麽以为,就是不少人都看到了井爱纱胸部的情况一直盯着,但看到井朝仁他们一

大群人也没敢过去,也就远远的看几眼饱饱眼福就算了。
    晚上,井朝仁和井爱纱差不多一点才回到四合院,“今天你表现不错啊,也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嗯,谢谢主人关心,那我回房间睡觉了,主人晚安。”经过公共的调教之后,井爱纱的性格也更开朗了

些。

第四章  家庭小事

    这个我先交代一下时间线,这样大家的思维就不会乱了,第一章是井朝仁出去国外将近十年回来,第二章

是井朝仁回来之后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而第三章则是年底了,公司在完成一个大项目之后的庆祝,并且每个人

都开始放长达二十天的大长假了!派对六天之后就是新年。距离第二章的时候又过去了两个月。
    我认为调教是长期而持续的,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出什麽成绩的,尤其是对女体的扩张和一些心理上的调

教,该慢慢来的还是得慢慢来,不然很容易适得其反。

    “唔!老婆,你这好紧啊!跟咱们刚刚结婚那个时候差不多!嗯……好像还更紧了!”
    “嗯……”井爱纱发出了一声轻吟,呼吸稍微急促,她的‘前戏’都还没结束呢,她老公就射了!她有点

无奈的白了他老公一眼,“废话,你都多久没跟我这个了!”
    实际上,井爱纱心裏也清楚,她的淫穴确实更紧了更会夹了,但这是因为主人回来了,她几乎每天都要接

受主人的调教训练,而且,昨天她的淫穴都被干肿了!这能不紧麽!
    直到今天,她下面还是火辣辣的痛,昨天那些男人玩的太疯了,不仅干肿了她的淫穴,而且连她的屁眼甚

至是尿道都被玩的痛到现在都没好,尤其是尿道,那些男人玩的兴起就用手指朝裏面捅,好像反正不是自己的

尿道玩坏了也不心痛那样!
    就昨晚吃饭之前那些男人带她去厕所,坐在便器上都不需要用力的,尿就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完全

都夹不住了,丝毫没感觉了!
    反正那个时候她浑身都是麻麻酥酥的,神誌也不是太清晰,下体反正就是很痛,胸部也被捏的很痛,然后

今天早上一起来,浑身上下都像快要散架了那样,偏偏她老公还来性趣了,已经好久没有跟老公爱爱了的她又

不好拒绝,就只能忍着下体的不适勉强答应了……
    但结果却是让她欲求不满了!
    她老公一个人爽了,可她却吊了在半空,被调教的耐性极佳的她这麽几分钟真的连前戏都算不上好吗!偏

偏情欲又被撩了起来!
    “老婆。舒不舒服?”有的时候男人就是这样,自认为很厉害,做完了还有点想吹嘘的那种,孰不知人家

心裏正不爽呢!这不,直接就撞枪口上了!
    本来井爱纱的下体就痛的不舒服,你说你干完就算了她也不会多说什麽,反正她也知道她老公也就这麽回

事,最多能坚持十分钟已经是超常发挥了,可他又不是她主人,这种情况下还要吹,她就不开心了,当场她的

脸就冷了下来,“你看我这样像是舒服麽?”
    “呃……”见自己老婆的脸色突然就变冷了,他也意识到估计是这次自己的表现有点不太好,而且这大清

早的可能人家也不太想要,现在把人家撩起了自己却软了,人家不满也正常,偏偏他还多嘴想要吹嘘……
    “呼,算了,我先洗个澡,然后做早餐给你们吃,你检查一下该带的东西都带好了没啊。”见老公那副有

心无力的模样,井爱纱也没有再说什麽,而且她觉得她貌似也没资格说什麽……
    冰凉的清水划过井爱纱那白哲的肌肤,让她平静了下来,她心中确实有挥之不去的负罪感,因为那个男人

真的很温柔,是发自真心的爱她的!
    她也知道,主人不让她跟他离婚就是喜欢她带着这种负罪感被玩弄被调教!
    但让她违背主人的命令?她做不到!连想都没想过!
    “我能怎麽办……主人就是我的一切了啊……我只能对不起你……”井爱纱轻轻的将老公刚刚射进她体内

的精液抠出来,然后用清水沖刷掉了,除非主人的命令,否则她不接受任何男人的精液进入她的身体!
    她主人允许她老公干她,但她也清楚,主人并没有下命令能让她老公的精液留在她体内,不是默认,而是

不允许!
    所以她才会清洗而不是吃掉或者任由它留在裏面。
    “先去北京然后再去郑州啊?”井朝仁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边打开手机上的导航,然后发动了车子。
    “嗯,先去北京接我女儿刘雨欣,然后再一起回郑州老家跟我老公的爸妈一起过年。”虽然井爱纱早就跟

主人说过她的情况了,但她还是当着她老公的面再说了一次。
    “行。”对于井爱纱的事情其实井朝仁并不太关心,只是基本的知道一些情况,虽然他问井爱纱就肯定会

说,但他懒得问,反正知道不知道都不影响,女儿也不是她女儿,暂时他也没打算再收奴,她女儿现在也还太

小了……
    “对了,爱纱,早上我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好多礼物盒,而且还有一对一看就不便宜的鉆石耳环……这

个……”见井朝仁不说话了,他旁边那个嫩模也在玩手机始终一言不发,他就轻声的朝井爱纱问道,看到那些

礼物的时候实际上他的心情有点沈重,尤其是看到那对鉆石耳环的时候,他差点就直接沖进浴室拿着那耳环直

接质问井爱纱了!
    但后来他却笃了,没办法不笃,一看那耳环就知道以他的存款肯定是买不起的!
    他怕他这一沖动老婆就直接跟他翻脸了!他怂!能有这麽个老婆不容易,所以他一直都格外珍惜,尤其是

他并不能给到她物质的享受,反而让她挨了好久的穷,直到她哥哥回来了她去他公司工作他们的生活才变得富

裕了起来!他老婆的工资比他高了整整一倍!
    他在她面前就更加提不起头了!
    他虽然如愿以偿终于当上了小组长,工资也从四千提升到五千多,但人家井爱纱现在的工资直接就上万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他犹豫了好久才用一种他认为比较温和随意的口气发问了,没办法,这个问题实在太严肃了,不问他连睡

觉都睡不安稳!
    “噢那个啊,公司搞抽奖活动,我中了头奖,拿到了三万块钱的公费购物juan,限时是三小时,我又不知道

买什麽好,所以就买了对两万八千八的鉆石耳环,还有一些小礼品,我送了些给公司的同事们,但他们也回礼

给我了,所以就这样喽。”临场淡定的编故事在她主人回来之后井爱纱已经无数次的编故事欺骗她老公了,这

项技能早就点满了,完全都不需要打草稿和思考多久,简直是张嘴就来!
    那眼神还丝毫不怂,仿佛这就是事实!
    “……你们公司的福利真好!动不动就是出去聚会吃饭或者搞活动……”对于井爱纱公司的聚会他也是去

参加过的,那福利,真的是没话说!吃饭唱K宵夜一条龙,完全都走公费,还几乎平均每个月都有!
    简直不要太奢侈!
    他是各种羡慕妒忌恨!偏偏他还跟人家的工作连边都沾不上!人家的公司是搞设计的,什麽广告啊特效啊

,3d啊,游戏的贴图啊什麽的,反正他是一样都沾不上边!
    而井爱纱的工作是负责销售推广,售后客服,跟客户沟通意见还有负责各个同事之间的调和和分配处理…


    反正就是负责一些手板眼见的琐碎功夫,工资实际也就四千多,但人家有个不差钱的土豪哥哥啊,直接发

话自掏腰包每个月给她六千块钱的‘奖金’,让她每个月的工资直接上万!他是羡慕不来的啊!
    “我早就跟你说了,就你那小厂子一点前途都没有,当年你还反驳说什麽刚刚办起来的厂子,你打拼个十

来年包準风生水起,就是元老大功臣……现在那小厂子也就这个样了。”井爱纱撇了撇嘴,她好歹也是工商管

理毕业出来的大学生,一眼就看出那小厂子一点前途都没有的,生产的手机零件一点核心竞争力都不存在,拿

什麽做大?!做梦倒可以!
    但她当初就没当这个男人是回事,也就遵从她主人的命令陪他玩一下而已,一句不听那就算了,她才懒得

管他的死活呢。
    直到后来,现在到处都要高学历起码得是个大学文凭才拿得出手,他这个时候去重新找一份工作也晚了,

想重新开始做到他现在的工资需要多久也真的不好说……
    所以他就只能自怨自艾,怪自己当初没听老婆的话吧……
    “……”心裏遭受打击,委屈无处发泄的他轻叹了一口气,默然不语,自己没本事能怪谁?
    可能是知道自己没什麽长处,又没什麽本事,所以一路上他都很沈默,也不敢乱说什麽话题了,怕突然间

又来一个怎麽样的打击,本来他就在老婆面前已经tai不起头了,现在他老婆还出来工作了,如果这样再跟别的

比他优秀的男人一对比,他都不敢想象自己能用什麽挽留她了!
    “滴滴!”
    “这位小姐,你的包。”
    “滴滴!”
    “这位小姐,如果你随身有什麽金属的物品请都拿出来过机检查一下……”
    在飞机场过闸检查的时候井爱纱和她老公都过去了,井朝仁也过去了,而他身旁的那个嫩模则被拦了下来


    “噢!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嫩模转头看了看那长长的队伍,然后犹豫了一下,才伸手稍微的掀开了

裙子,将一个湿湿的跳蛋变魔术似地拿出来,然后递到呆滞了的安检小姐手上,走过闸之后她才转身有点脸红

的伸手手想要拿回那个跳蛋……
    安检小姐深呼吸了一下她的脸也红了起来,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楞了几秒钟她才把那个跳蛋放

到了安检机子上,然后也不看那嫩模,意思就是让她自己在安检机子后面拿回吧!她没眼看!
    “……”他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谁能想到一个颜值高身材好穿着时尚的大美女居然夹着跳蛋过安检

?!
    而井爱纱则见怪不怪了,她自己就是几乎每天上班都夹着按摩棒过的。
    井朝仁一如既往的淡定,见嫩模红着脸走过来他丝毫不避忌的搂着她的腰继续朝裏走,颇有鲁迅的那副横

眉冷对千夫指,管他冬夏与春秋的风範。
    “哎,大舅子,其实你跟来是干嘛啊?我们去北京接回雨欣之后就回来然后去郑州啊……”他有点迟钝,

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帮爱纱托管女儿的是我名义上的老婆,我回来了好歹也去看人家一下吧。”他有点无语的看了看井朝仁

,然后又看了看他搂着的嫩模,见她完全没反应,他有点不知道说什麽了……
    他讨个老婆还得呵护着,捧着,生怕不小心她生气了……
    而看看别人!有老婆了,还爱理不理,他旁边的‘女朋友’知道他有老婆也无动于衷,一副完全无所谓的

模样……
    “当年我爸病重,我刚好看到在路边卖身救母的她,然后我琢磨着我爸快不行了好歹也让他走的安心些,

也得找个人伺候一下他最后的日子……”既然提起了,井朝仁也顺势的说了一下,当然,他那老人家的心态又

开始怀缅了,“所以啊,我就拉着她起来了然后谈好了条件,我支付她母亲的医药费,而她名义上当我的老婆

,照顾我那父亲,而她母亲也般到隔壁的病房让她一起照看,她当时就同意了,然后第二天就跟着我去注册,

然后每天都照顾我父亲和她母亲……”
    “嗯,后来没多久之后我爸就不行了,而爱纱也还在读大学,我就想出去散散心,然后这一走就是九年啊

……”井朝仁是真的有些感慨,时间过的可真快,这一散心没想到就是近十年!
    “其实我就跟她上过几次床,现在连她的脸我都有点记不清了,就是前几年她突然联系我说她母亲不行了

让我不用再打钱给她了我才想起有这麽回事……然后她还说她会遵守承诺这辈子都只会让我一个人进她的房间

反正就是之类的话,然后当时我就琢磨着要不要找个时间回去看看,这才结束了我的旅行回国了。”
    “……”他不禁又是无奈的感叹,还是有钱好啊!动不动就是包养!
    “!!!……,你回来了啊……进来吧……”到北京之后很轻松的就坐的士去到了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她

就住在这裏面的一间豪华的复式单位裏,一看到井朝仁,她就楞住了,因为对方跟当年简直丝毫没有差别!年

轻的简直过分!连她都没能挡住时间的侵蚀,变得‘成熟’了起来,而对方却依旧还如同当年那样年轻!
    她当然看到他搂着一个身材和样貌都不输于她的女人,当然也有那麽点不开心,但她的目光却一下就从那

个女人身上离开,她眼裏只有这个让她等待了近十年的男人……
    连井爱纱和她老公她都无视了。
    “你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呢……不会嫌弃我老了吧?……”进去之后,她完全无视了所有人,直接依偎在

井朝仁怀裏,然后有点担心的问道。
    而看着井朝仁左拥右抱,他无奈的苦笑了两声,抱起了不停喊着爸爸爸爸的女儿……
    “嗯……我们进房吧,慢慢聊……”而在井朝仁拉着两个女人进房间之后,不一会儿就传出了阵阵女人的

娇喘声,尖叫声,实在受不了摧残的他拉着女儿和井爱纱直接出门了,还是晚上吃完饭再回来吧!
    “啊!啊!唔……!呼……呼……我要……我还要……不要停…….嗯啊……”但晚上回来的时候,开门

的是一个裸女,她浑身都是汗,下体还滴落着半透明液体中夹杂着丝许白浊混合液体……
    没关门房间裏传出一阵阵高昂的叫声,这还有完没完了!他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捂着女儿的耳朵和眼睛,

又退了出去……
    “哎,你们先进来,我进去叫他一下。”见他不好意思嫩模大方的笑了笑,然后声音有点沙哑的说了一句

之后就跑了进屋。
    最后等他们洗完澡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差点就跟不上十点的航班。
    “让你不停要,现在痛的都走不动路了吧!”井朝仁好气又好笑的抱着她登上了飞机。
    “我就是要榨干你,让你不能出去找别的女人。”她瞅了那个在旁边偷笑的嫩模一眼,没好气说了一句。
    “谁知道你这麽厉害,当年你年轻的时候都没现在……”说道这裏她闭嘴了,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去的地方很多,见识到的奇奇怪怪的事情也很多,当然也包括那方面的,一次一晚都没问题,只不过

我懒得憋着,反正一晚九次对我也没压力。”
    “呸!你还真好意思说出来!”爱爱之后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她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说卖身给他那就一

辈子都会跟着他,她也做好要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男人的心理準备了,但他走了近十年就算了,一回来就带个

女人上门,她真忍不了那口气!谁知道自己的阴道都被干肿了都没能榨干他啊!
    “我光明正大,无事不可对人言。”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