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黄的故事》第八章第九章以及第十章部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八章    仲夏夜之春
      文洁出差的这几天,我和小静的关係变得又深了一层,虽然我们的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亲密接触,可我却一直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儘管我用尽全力,却还是难以继续掀起心裏那幅被画布盖着的画卷。
        可能是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一个丈夫的身份在束缚着我吧,不过情到深处我也幻想过小静那稚嫩的身体在我的身下婉转呻吟的样子,我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我盼着它来,又害怕它是“潘多拉的墨水匣”,难以推测打开之后洩漏出来的东西到底是无尽是欢愉还是无尽的梦魇。
       出差了5天的文洁回家了,天气炎热,文洁就没让我带着小静去车站接她。虽然风尘僕僕,不过难掩她那让人心动的风情。文洁一开开门,小静就欢呼一声,扑了上去,把头埋在文洁的胸前,高兴的咯咯直笑。
       而我先从文洁手裏接过提包与行李箱,接着问道“文洁,累不累?”
文洁看着小静,却回答着我“还好,没有很累。”
       文洁腾出手来,抱了抱扎在怀裏的小静,小静抬起头来,文洁问道“静静,有没有好好学习,有没有好好吃饭?嗯~看你脸色不错,有没有吃零食啊?”
        小静一直没有在妈妈面前撒谎的习惯,我怕她露馅,赶快接过话头“静静很乖的,天天按你安排的时间复习,很照顾我的手艺,天天都光碟行动的,是不是啊,静静!”
    在我疯狂的暗示下,静静低低的“嗯”了一声,文洁高兴的摸了摸小静的头髮,看向我,而我则是看向文洁的胸口,刚刚小静在文洁的胸口蹭了几下,把文洁胸前的衬衫开口蹭大了一些,而我被裏面漏出的一抹白色吸引住了目光,专注的挪不开眼。
       文洁顺着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胸口,马上用手一拢,盖住了那抹靓丽的春光,我恋恋不捨的重新看向文洁的眼睛,看到文洁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微微发红的脸颊,夫妻之间的多年默契,让我的心裏有点小激动呢。
        生活在文洁到家之后又回归了正轨,我和小静其实也很喜欢和习惯往常的生活,可自从我们有了这种莫名的关係之后,我们两人更亲密的接触应该成为我们生活的调剂品,可实际上却出现了偏差,亲密接触对于我和小静来说,更像是毒品,我们明知是不好的东西,可我们在接触之后它产生的快感让我们难以拒绝,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会不会像毒品一样成瘾,会不会戒不掉,会不会不可挽回。
       傍晚削弱了炎热的暑气,空气中那些躁动的热气也慢慢的偃旗息鼓,给了我们一点点喘息的机会,当然这也仅仅是给了一点而已。
卧室裏空调开启后的凉爽显得格外的怡人,被文洁辅导了半天的小静早已经在文洁的怀裏沉沉睡去,均匀的呼吸和安静的脸蛋让我难以想像小静会在文洁出差的几天裏和我有了那么多接触。
       文洁缓缓的将小静从怀裏放到床上的一边,从我身边翻身下床去洗漱,临过我的脸颊时突然亲了我一下,在我纳闷的时候,文洁轻轻贴在我耳边说道“一会给你个惊喜!”在我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手裏拎了一小包东西去了浴室。
       我把床上的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关掉床头灯,听着浴室裏的水声。我拿起手机,打开了好几天都没上的网站,熟悉的黑色背景和来回闪动的广告都如此的亲切,点开菜单,选择最近热门,弹出了几条视频。
       为首的第一个视频就是一个熟悉的大神的最新作品《和女神野外激情》视频封面裏带着面具的白皙挺翘女人背对着萤幕,大神正在后入,可整个影片的背景不是房屋不是宾馆,而是一片荒芜的草地,虽然是大神的自拍,可构图严谨,反差巨大,极富视觉冲击力,让人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我点开之后,缓存了下来。听着没有水声的浴室,文洁还没有出来,应该是在準备给我的惊喜吧。
      我点开缓存的影片,熟悉的爱剪辑片头之后,大神的野战就开始了,前戏不外呼大家都熟悉的三件套,可进入正题之后,那种新奇的视角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这种在纯粹的野外,撒放着自己原始的欲望,真想也身临其境的感受一下。
        由于我看片太过的专注了,都没注意文洁已经悄悄的趴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欣赏着极富冲击力的影片,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文洁。
     这一看之下不得了,文洁把那个惊喜穿到了身上,一身黑纱情趣内衣。
     文洁腿上穿着黑色蕾丝长筒袜,长筒袜的弹力蕾丝边在文洁丰腴的大腿上勒出一道浅浅勒痕。黑色的薄纱情趣内裤几乎就是全透的,带着古典的的朦胧美,黑色三角形的胸罩几乎只能罩住文洁的一半丰胸,黑色的内衣和文洁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贪婪的视线一下就粘在上面,怎么也拽不开。
       我的手不自觉的就摸了上去,文洁顺从的把胸前的手拿开,配合着我的抚摸,嘴裏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我也动情的亲上一个胸罩。
      我的舌头在胸罩上一舔,出乎意外的直接就舔了进去。原来这个胸罩在乳头的位置开了个口子,既美观又方便调情。文洁的呻吟声慢慢变大了,我缓缓的把嘴凑到文洁嘴边,索吻。
  可我抬头一看,文洁居然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手机,手机上还播放着大神在野外后入女神的激情野战片段,文洁即使现在準备和我接吻,可眼睛还是恋恋不捨的看着影片。
        我心裏有点生气文洁的三心二意,可又转念一想,这未尝就不是一个契机。
        我继续努力的爱抚文洁,多年的夫妻,文洁身上的秘密我知道的可不少。
      不一会,我的手往文洁的阴部一放,文洁配合的打开双腿,一股湿热感沖向我的掌心,热的有些发烫,湿的有些发黏。
       我没有特意去刺激文洁的阴蒂,就整个手掌覆盖在阴户上,缓慢的揉着,嘴裏继续亲着一个乳头,舌头稍稍用力的在乳头上打转,听着文洁开始有些急促的呼吸,我继续等待机会的到来。
       大神与女神野战的片子并没有多长,随着画面的静止和我的挑逗,文洁有些不甘心的呻吟起来,我慢慢压到文洁身上,舔了舔她的耳垂,又吹了口气,文洁有些难以抑制的扭动了几下,我趁机问道“怎么?难得遇到你喜欢的片子,嫌短是么?”
     被我挑起浴火的文洁没了往常的害羞,大胆的回道“是啊,这么短,人家还没有看够呢~”文洁边说话边带着似有似无的喘息呻吟之声,加上现在这身装束,我的短裤也被顶起了帐篷。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没有停下手裏的挑逗,继续在文洁耳边说道“老婆,我们也试试怎么样?”
     文洁几乎下意识的回答道“好啊,嗯,可以。”回答完文洁才意识到我问的是什么,文洁慢慢睁大已经满是春情,迷离的大眼睛,在与我认真对视了3秒以后,在我的眼睛裏看到了我认真确认的眼神后,文洁闭上眼睛,想了两秒钟,重新睁开后,有些认真的问我道“老公,你确定吗?”
       文洁知道我是个比较严谨和认真的人,问我确定吗,其实是在向我问了一系列的问题。
不限于但包括至少下麵几个问题:我确定要和文洁一起去试这种有一定风险的体验,这样的体验我有计画,有应对异常情况的预案,可以将风险控制在我们俩都能接受的一个範围。
       野战的片子我并不是头一次看,也早早的有过计画,哪知道今天机缘巧合之下居然派上了用场!
      “嗯,我确定,老婆!”文洁听我这么回答,先是惊讶,然后是害羞,接着变成狂喜,她以为我是为了满足她的新鲜感,而愿意为她谋划和付出精力。文洁动情的用穿着黑丝的修长美腿盘在我的腰上,一只手伸向我的短裤,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拉起自己本来躺在床上的身体,像树懒挂在树枝上一样,柔软的嘴唇轻吻我的脸颊,凑到我的耳边,带着让人欲望升腾的媚意和娇喘道“老公,爱我!”
       文洁放开搂着我脖子的胳膊,上身重新躺回床上,打开大腿,两只手着急的去扒我的短裤。
       我没有配合的抬起双腿,反而用手按住文洁两只在扒我短裤的双手,接着在文洁纳闷的眼神中,将她的两只手抬起来,随着我缓慢的压向文洁,我们四手向上,我压到文洁柔软丰腴富有弹性的娇躯上,已经硬起来的阴茎顶在文洁仅仅被薄纱覆盖的阴户上。
      文洁被我的动作弄的一头雾水,往常在文洁主动时,我都是会配合的,可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她刚要问,我反而趴在文洁耳边说道“老婆,我们现在就可以先试试类似的,你要么?”
       文洁一愣,重新注视着我的眼睛,在黑暗中文洁读懂了我眼睛裏的话,闭上眼睛,轻轻的“嗯”了一声,文洁把这一切交给我,我自然不会让她失望。
       我抱起浑身酥软,薄纱微凉而躯体有些燥热的文洁,慢慢的离开床,向客厅走去,文洁像以前已经睡着的小静一样,抱靠在我身上,微微急促的喘息证明文洁的内心远比身体渴望着未知的“野战”。
      一直走到门口玄关,我慢慢放下文洁,拍了拍文洁的屁股,让她靠着墙背对着我自己站好,我先打开内门,只剩下大片玻璃装饰的透明外门。
走廊的射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夜,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我将文洁的上半身按到门边的墙上,文洁本就挺翘丰满的屁股更显得像一个熟透的水蜜桃,我蹲下身,顺便将那几乎算作没有的情趣内裤拉到文洁的脚踝,文洁配合的抬起一只脚,让我脱掉一半,耷拉在另一个纤细白皙的脚踝上。
      我深吸一口气,两只手扒开这个引诱我许久的水蜜桃,将鼻子和嘴深深埋在裏面,伸出我的舌头準备“扫蕩”。
     文洁柔软的屁股压在我的颧骨上,我斜向上昂着头,伸出我的舌头,向文洁的会阴舔去。
     如口滑嫩,微微的有点发鹹,还有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我扫着两片阴唇,再向后滑到会阴,轻轻的点触,每一样动作都会引得文洁轻轻的颤抖。
      既然文洁想要点刺激,我就顺势用两个手扒开文洁那柔弹的臀肉,漏出那均匀可爱的菊花,我这个动作一做,文洁就知道我要干什么,轻微的挣扎娇嗔道“老公,不要,髒。。。。”髒字还没说完我就已经舔上了我喜爱的菊花上,文洁剩余的半个“髒”字也被随后而来的娇吟给顶替了。
      我对文洁这完美的菊花一直情有独钟,可文洁不喜欢,原因也从来不说,作为互敬互爱的夫妻,我自然不会勉强她。
     这次突如其来的机会和刺激让文洁的反抗仅仅走了个形式。几秒钟后文洁就开始沉浸在略显陌生的快感裏,屁股不安的扭动,不知是想躲开我的舌头还是想获得更多的刺激。
     我双手略微用力的按住文洁扭动的屁股,手指稍一用力就半陷到软弹的臀肉裏,配合着舌头在菊花上的扫动和挑拨,文洁不可抑制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偶尔小声呢喃着“不要,不要”。
      当我的舌头再滑向前面时,一大片泥泞已经湿润到了文洁的大腿根,阴唇上稀疏的阴毛也黏到了阴唇上,我知道—时机已到!
       我慢慢站起身,顺便脱掉自己的短裤,上半身慢慢倾斜,贴到文洁的背上,文洁回头索吻,我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文洁丰唇轻启,伸出香滑的嫩舌,我俩动情的舌吻起来。文洁的屁股左右扭动试图找到她想要的那根快乐棒,可我恶作剧的向后稍微撤了撤,文洁的扭动偶尔碰到硬挺的龟头,更是让她变得饑渴难耐。
       文洁有点难受的向我祈求道“老公给我,我想要。”
       我贴着文洁的耳边,充满诱惑的问道“老婆,你想要什么?”
       文洁害羞顺从的小声说道“我想要老公的鸡….”
       文洁还没说完我就打断道“老婆,你看看门外,你说要是现在对门邻居出来了,会看到什么样子的你?”
      听我这么问,几乎把平时保守害羞的文洁一下拎出了欲望,就在文洁刚刚要清醒的时候,我扒开文洁的屁股,好好的调整好鸡巴的角度,认准位置,龟头顶开黏在一起的两片阴唇,一口气的插到文洁的阴道裏,只微微停顿了0.1秒,就直接一下插到底,文洁被我突然起来剧烈的刺激的就要高声喊叫,我掰过文洁的头,用吻把那声叫喊憋在文洁的喉咙裏。刚要从欲望中浮起来的文洁,被我这一插到底的动作重新淹没在欲望的海洋裏。
       强烈的刺激和被我憋住的喊叫,无奈的转化成无边的快感,直接让文洁的大腿发抖,好像就要迎来了高潮。
      我这么做其实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的,不论是一插到底,还是反憋住文洁的叫喊,都可能对文洁造成一定的损伤,不过这都是在没有準备的情况下才可能发生的。
我先是将文洁挑逗到氾滥成灾,这样即使突入其来的插入,在足够的润滑下,不会对文洁的阴道造成损伤,我中间停顿的0.1秒是确认阴茎插入的角度和位置的,这么坚硬的东西在文洁的阴道或者会阴出乱怼也是会造成伤害的,如果用力不稳,还可能造成阴茎的损伤,严重的可能会断裂(有真实案例,大家实验要谨慎)。不过一切的準备和冒险,换来的都是成倍的暴利,文洁在我插入的第一下就已经要高潮了,今天的性爱,文洁必然是满意而归了!
       既然已经要高潮了,我的战术当然是趁热打铁,紧跟战事。两手扶住文洁的蛮腰,快速的抽插起来,文洁被我这接连的刺激下,呻吟声已经不可抑制的叫了出来,儘管文洁已经十分的克制,可来自身体内部层出不穷而叠加起来的快感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的了。
      文洁出差这几天虽然我和小静的互动中几乎次次都爆发出来,可那都不是做爱,边缘性行为虽然刺激,也可以缓解欲望,可与真正的做爱比起来,还是有明显的差距的。
快速的抽插和文洁已经要到高潮的呻吟声,不停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文洁的婉转的呻吟声一下高亢起来,我知道,机会来了!
      我一把拉过文洁对着家裏的大门口,一只手按下大门把手,将门轻轻一推,门缓慢的打开了,文洁一看门开了,再看了看自己的状态,伸手就要把门关上,我哪能让文洁得逞?
    我的两只手分别拉住文洁的两只手,向后一拉,与文洁向前探出去要关门的上身形成了微妙的平衡,而我则像一个拉着缰绳的骑手。
     文洁一看门开了,自己几乎全裸的暴露着,朝向那个自己天天走动的公众场所,又回头看了看我,一下子就想到她刚才看到的野战影片,文洁突然不叫了,可我的鸡巴却告诉我文洁正在準备高潮,因为文洁的阴道突然紧的不像话,像只手一样箍住了我的整个阴茎。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马上调整体力,几乎用尽全力的维持着我们两人的平衡,腰部谨慎而快速的大幅度抽插起来,我感觉现在的每一下抽插都带动着文洁阴道周围的嫩肉跟着运动,这种感觉我也是头一次遇到。
      文洁害羞,害怕,加上今天看片子的共情,在我飞快的插动之下,文洁的双腿像是抽筋一样的抖了起来,点起的双脚也像没有力气的撑起又放下,嗓子裏的叫声有些怪,有点像咳不出来痰一样的咕噜着,我抓紧机会,向后一扯文洁的双手让她的身体微微上扬,鸡巴用力向前向最深处一顶,我爆发了出来,滚烫的精液直接浇到了文洁的阴道深处。
     文洁被我炙热的精液一击,反而不叫了,浑身不自觉的抖动着,双腿像得了疟疾一样,打着摆子,胯骨前后无意识的前后摇晃了几下,一声类似于闷哼的声音后,文洁腿间强烈的水流分成几股喷涌而出,打在地上,崩起的水花溅到了我俩的腿上。我感觉到了轻微的温热和反弹力度。有些脱力的我反而有些得意,我终于把文洁干潮吹了。
      沉浸在高潮裏的文洁像没了灵魂的躯壳,要不是呼吸我都以为她死掉了。
      赶路的辛苦和强烈的高潮让文洁顺着这个腾飞快感后的疲劳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我一只手扶着文洁,一只手去关上门,抬了一下门把手,反锁之后,关上内门,接着抱着柔软的文洁,回到卧室,我将她慢慢的放到床上,文洁的脸上还残存着高潮后的红晕。而小静则对着刚刚躺在床上的文洁的胳膊拱了拱,重新安静的睡着了。
    床上两个女性均匀的呼吸声让我着迷,这么可爱的两个女性,都与我有着难以叙述的複杂关係,面对这样的关係,让我对以后的生活有些嚮往,有些迷茫,又有些期待。
     我想着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就去收拾门口文洁留下的水渍,可哪知早已疲惫的我,也这么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九章   端水準如静
        第二天早上,文洁的脸色一直不太好,我起来的时候文洁和小静都已经起来了。
      我是被文洁手中的鸡毛掸子叫醒的,我的屁股现在摸上去,还有点火辣辣的疼,一头雾水的我不知道哪里触了文洁的霉头。
       小静则是在安静的做题,本来安静祥和的早晨,却充满了诡异的安静。
      我早饭还没吃,就又被文洁赶着送小静去补习班,小静的数学和英语一直都不是特别好,总在及格线徘徊,我平时主要负责小静其他的科目不掉分,文洁则负责提高小静的英语和数学。
       不得不说,长时间的脱离学习的环境和教育在时代背景下的几次改革,初中辅导小静的科目我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困难了。还好我的工作时紧时鬆,小静又是比较听话的,所以成绩一直稳中带升。
       小静带着辅导书,我则準备好水和其他的东西,準备出发。
       在门口换鞋时,我发现门口的换鞋垫没了,联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已经大致猜到了文洁生气的原因了。知道了生气的原因就像解题已经知道了思路,有了思路,安照正确的方法解下去,就应该十拿九稳了!
       骑着电动车送小静上学的路上,微风轻拂,豔阳初升,小静坐在电动车的后座,轻轻的搂着我的腰,虽然还是以前那样,可自从我和小静的关係有了实质性的改变之后,每一次接触在我心裏都有着和以前不一样的异样感觉,可能是小静比较敏感吧,我感觉到小静的脸慢慢贴到了我的后背上,这微微的碰触其实感觉微乎其微,可我还是能感觉到那透着热力的小脸蛋。
      在我和小静关係没有近到这一步时,我一直看小静都想没长大的小孩,可这才几天,我对她的感觉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静的身体还是以前那样的稚嫩,可能我以前一直不太关注她的身体吧,最近有了不一样的关係后,我观察小静比以前多了很多。发现我之前认为的稚嫩也只是记忆裏的稚嫩,而事实上小静的身体已经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春天萌发的柳枝,充满着活力,青春和希望。
      小静修长的四肢,虽然感觉没什么肉,但白如凝脂,吹弹可破,和文洁这丰腴的女人比自然少了很多成熟风韵,可抚摸着这样稚嫩的身体,好像唤醒了我那颗已经被工作和生活掩埋许久的活力之心。
       原来生活中不止有柴米油盐,还有诗和远方,还有你从没想过和到过的地方。
      到了培训班,我把水和东西拿给小静,小静好像有点心事的样子,小孩子都是藏不住心事的,我下车,半蹲下,扶着小静的肩膀,看着小静的眼睛,温柔的问道“静静,有什么事吗?”
     小静看我这么温柔和耐心的问她,再看着我温柔耐心的眼神,怯生生的和我说道“爸爸,我早上看到门口的垫子湿了,去问妈妈,妈妈没说话,我又问了妈妈一遍,妈妈脸有点红红的说是她把水撒在那了,可为什么一会又去刷那个垫子呢?从刷完垫子之后妈妈的脸色就不太好,是不是我问错什么事情让妈妈不高兴了?”
      听小静这么一说,更是确认我早上出门时的猜想。我赶快安慰小静“静静,妈妈生气和你没关係,应该是和爸爸有点关係,你不要担心哦,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补习功课,知道么?”
       小静是很听我的话的,听到我说妈妈生气和她没有关係,就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口,小静转头看向我,问道“爸爸,那一摊水和你有什么关係?”我看小静问的这么认真,如果不给她个合理的解释,又以为我骗她的呢,不过我现在还真没想好和她怎么说,只能先搪塞道“你先好好上课,等下午接你的时候爸爸再告诉你,好不好?”  小静听我会告诉她,就高兴的答应下来,拿着东西去了补习班的教室裏。看着小静的背影,我有些纠结,有些感慨。
        出差后的文洁一般都会有两天的假期,我回到家,打开门。
       看到文洁正在拖地,圆润如水蜜桃一样的屁股在随着拖地的动作左右轻轻摇摆,我有些心动又有些生气。
        我摸了摸现在还隐隐作痛的屁股,悄悄走上去,对着文洁挺翘的臀尖,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哎呀!”文洁捂着自己的屁股,站起身扭过头,气鼓鼓的看着我,我则摆出更生气的表情,也捂着自己的屁股,气鼓鼓的看向文洁。
       (此处非静止画面)停滞了好几秒,文洁有错在先,就只好先破功笑了起来,扔下拖布,扑到我怀裏,攥起小拳头轻轻的锤起我的胸口,嘴裏半生气半撒娇的和我说“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人家弄髒了地垫,早上被静静问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羞死了,你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帮我收拾,打死你,打死你!”
      文洁嘴上说的恶狠狠的,手上的力道却越来越弱,最后都开始吭叽起来了。
      我也借坡下驴,说道“好啦,好啦,是我的错,不该把你弄喷水,不该不去收拾,行了吧”
      文洁听完又打了我一下“你看,你还说!”
我嘿嘿一笑“我昨天本来也是要打扫的,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真的!”
      文洁看着我认真的样子,这才最后“哼”了一声算是放过我。可我哪有那么容易打发,马上打蛇随棍上,拿起文洁的嫩手就放在我的屁股上,边指着边说“就是这,早上打的,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你说怎么办吧”
        文洁一看我準备耍无赖,马上就去捡地上的拖布,说道“一边去,一边去,我要干活了。”
       我哪会让文洁得逞,马上把捂着屁股的手抬起来,就要照着文洁的屁股打去,文洁一看我不依不饶,只好告饶道“好啦,好啦,我错了,说吧,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文洁一脸我早就知道了的表情。
       我马上褪下短裤就要撅起屁股,文洁一看我这样,马上打了我的屁股一下,小声的说到“先别脱了,去洗洗!”
我本来打算让文洁看看我被打红的屁股,结果文洁以为我又让她服务我,嘿,这阴差阳错,我没说什么,屁颠屁颠的跑去洗手间了,这机会,难得!
        我晃蕩着洗好的下半身从卫生间出来了,文洁顺着卫生间门关上的声音就看了过来,看到我没穿裤子的下半身,有点无奈的看了看窗户,文洁到窗边,把窗帘稍微拉了拉,回头看向我,用她迷人的下巴向沙发一点,我嗖的一下就到沙发上跪趴了下来。
       我感受着文洁从后面双手摸上了我的腰,顺着摸到了屁股上,抬起小手在上面轻轻打了一下“啪”的一声,我有点不耐烦的扭了扭屁股,文洁“哼”了一声,接着我感觉到文洁纤细的两个手指在扒开我的屁股,捋了捋菊花周围的肛毛。
      一条带着温度,柔软,和力度的舌头覆盖了我的屁眼上,“哦~~”刚刚被刺激的不适应让我紧了紧菊花,强制自己放鬆下来,好儘快的体会毒龙的快感。
       文洁重新调整了一下角度,用两只手扒开我的臀肉,让我的屁眼连同会阴和鸡巴,一起展现在文洁面前。
      这次文洁毫不犹豫的舔了上来,舌尖画着圈的从菊花一直舔到会阴,再慢慢的转回去,偶尔会挑挖几下菊花,拨数着菊花上的褶皱,随着刚开始强烈刺激过后的适应,我的阴茎开始勃起。
        在我身后的文洁看的一清二楚,文洁娇嗔似的“哼”了一声,一拍我屁股,我识相的把上身再趴低一些,这样文洁就可以不用扒着我的屁股了,空余出来的两只手,一只开始撸我的阴茎,另一只配合着揉着睾丸,这三相配合起来,我已经忍不住舒服的呻吟起来,文洁听见我的呻吟声,笑骂着拿起揉睾丸的手,打了我一下屁股,抬起正在舔菊花的舌头“你一个大男人,叫的什么劲?”我委屈巴巴的说道“老婆,你舔的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
“这就受不了了?没出息,哼!”
随着我阴茎的勃起,卵袋逐渐收缩,文洁揉着睾丸的手开始换成用指甲轻轻的抓挠,这一挠和刚才揉的快感又不一样了,文洁撸着阴茎的手也开始逐渐向下移动,主要开始撸我阴茎的前半段,这样逐步递进叠加的快感,我的呻吟声已经变成“哦,嘶”之类的反应,一般快感用“哦”来表示,比较爽用“嘶”来表示,文洁很会把握节奏,不会让我总“嘶”,那样容易射。
       在文洁这样的刺激下,我很难像做爱一样把握着自己的节奏,何时停顿来缓解射意,这样完全把自己交给文洁,可以完全放鬆的享受快感。
       突然我的屁眼夹了两下,文洁赶快拿开挠着卵袋的手,用食指和拇指圈成圈,用力掐住阴茎根部,抬起正在舔菊花的舌头问道“老公,已经射了么?还好我反应快。”我的射精肌肉紧张放鬆了几次,射精感已经出现,不过几下都因为文洁紧紧掐住而没有射出来,我抖了几下之后就不抖了,文洁又缓了一会,才慢慢放开掐住阴茎根部的手指,看我的马眼处没出来任何东西,文洁松了一口气,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啪”。
       我赶快翻身,劈开腿,摆成M形,像平时文洁等待我一样的姿势,文洁看我迫不及待的样子,轻笑一声,跪了下来。
      我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两手扳着自己的腿弯,让屁股完全展开在文洁面前,文洁看到我的姿势,也不废话,一只手撸着鸡巴,舌头继续在下面画着圈的舔屁眼,由于这个姿势很低,文洁的另一只手要支持身体,虽然少了轻挠卵袋的刺激,不过我可以正面看文洁这样的美女在专心的给我撸鸡巴和舔屁眼,这样视角带来的刺激和征服感和纯触觉上带来的感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嘶~嘶”我倒吸着凉气,文洁马上抬起头,挺起上身,用那只撑地的手来替换舔屁眼的舌头,虽然手指带来的刺激比舌头少了很多,不过看着文洁已经充满媚意的脸庞,和被她自己口水擦湿的鼻子,我又“哼”了一声,文洁问道“老公,要射了吗?”
     我在不停“嘶”的中间插空回答道“嘶,嗯,嘶~”文洁马上把撸鸡巴的位置上移到龟头和冠状沟,稍微用力的(食指,中指和拇指)三个手指一下就提升了我的极致快感,文洁又撸了两下,感觉有些干。
       文洁抬起头,把头移动到龟头上方,慢慢张开嘴,几滴唾液,带着丝线滴到了龟头上,文洁用手指将唾液抹开,重新抓紧鸡巴撸了起来,这加了润滑之后我一下就顶不住了!
      我低吼道“”我要射了!”,文洁把揉屁眼的手指抵在屁眼上,微微用力向裏面抠去,我的鸡巴和肌肉再次抖起来,看着文洁美豔的娇豔,我不甘心的喊道“老婆,我要射嘴裏!”
       文洁立刻反驳道“不要!”手上马上加快速度和力度。
       我最后挣扎道“老婆,你刚拖好地,弄髒了还要再拖一遍哦!”
    “哼!”
     文洁半抠在屁眼裏手指感觉到我夹了两下,我的屁股也微微向上顶了顶,文洁马上顺从的用鲜红的嘴唇包住我的龟头。
     我的身体在一阵紧张之后就舒张开来,“哦~哦,嘶~嘶”爆发在文洁嘴裏之后的感觉十分的畅快,舒爽。
     文洁用含着精液的嘴继续给我口了一会,“嗯~哦~嗯?”文洁瓮声瓮气的问道。
      “嗯,已经好了!”
     文洁拔出我的龟头,软掉的鸡巴上的马眼裏残留的精液在文洁美丽的下巴上留下了一条亮晶晶的丝线。文洁把头移到旁边的垃圾桶上,缓缓张嘴,把嘴裏的精液吐掉,又用力的挤了挤口腔,再吐了一口。站起身,去卫生间刷牙了。
在口交事后处理上,文洁比小静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我开始有点想念小静那几乎完美,没有瑕疵的口交了。
     小静一不在家,我和文洁都会触发能懒就懒机制。
       一身舒爽过后我更是一动也不想动,文洁催着我去洗了洗,出来我就围着浴巾倒在沙发上。文洁洗了我昨天买的水果,边吃边刷手机。
       大多数时候,两个人简单的生活更让人觉得放鬆,简单的白噪音更显得安静。时间,静如流水般的消逝。在这炎热的夏天,静下来的心,也开始变得温润如水。
       午后的炎热,就像在你已经燥热不堪的心上撒上一把乾草,“腾”的火起,想让你手持雪糕,变成欲杀夏天而后快的刺客。
      我像被烈日晒蔫的向日葵,在路上的每一刻都渴望着水和片刻的凉爽,终于重新回到了小静补课的地方,我心中感慨生活不易,成人不易,孩子更不易。
       补习班的门打开了,学生鱼贯而出。穿着JK制服,扎着双马尾的小静出来了,小静扫视一圈,看到我后,一下眉开眼笑的向我跑来。
        今年的流行风尚加上小静现在刚刚好的年纪,最适合穿JK制服,配着黑皮鞋和白袜子,小静本来略显纤细的小腿也被很好的搭配起来,真的完美的衬托出小静的青涩与活力。
      小静沖到我怀裏,就像一壶清泉,滋润着我刚才被烈日和高温炙烤了许久的身体和精神。
        小静抬手要抱,我顺势抱起小静,小静在我抱起她的瞬间,衬我不注意,在我的唇角亲了一口,我俩站的位置比较比较偏,家长又都在看自己的孩子,自然没有注意到小静这微不可查的动作,就连我都没发现小静的动作,但是我凭嘴角的凉意和小静那乐开花的笑颜就推测到了,我马上拉下脸,轻轻的方下小静,生硬的说道“回家吧!”
       小静一下就变成了霜打的茄子一样,低着头,安静的跟在我后面,上了电动车,一路无话的到了家楼下。
       我停好电动车,看了看小静,有点不忍心,又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蹲下来,有点仰着头的看向低头的小静。
       小静一看我看她,小嘴一瘪,就想要哭出来,我马上制止道“不许哭!”小静被我一吼,把眼泪吓回去了,更加委屈的看着我。我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发生并警告,比其他时候发生了之后再解决要好了很多。
       我严肃但儘量温柔的和小静说道“静静,你知道爸爸为什么生气吗?”小静一脸委屈的摇摇头,我耐心的解释道“静静,我们家人之间的关係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哦,爸爸和你发生过的事情,也是在正常家庭裏绝对不会发生的。”
      小静听完我说的话思考了一下,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又有点不太明白。我继续解释道“静静,爸爸知道你爱爸爸,也愿意为爸爸做任何事,可是这些所有的事情都不能让我们两人以外的任何人知道,那样会非常的危险,可能会危机到我们整个家,知道么?”小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又说道“静静,你亲爸爸,为爸爸口交,足交,这些爸爸都很感谢你,可是这些东西都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这些事情目前是不被大家接受的,知道了么?”
      这次小静轻轻点点头,这次应该是明白我的意思了,也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生气了。我看小静已经明白了,就松了一口气,温柔的说道“我们回家吧,妈妈在家做饭等我们呢。”
     就在我準备起身的时候,看着小静左右扫视一圈。在这个楼下的电动车停车场的角落平时还真的没什么人来。
      又看了看我,鼓起勇气,睁着那漂亮的眼睛,向我亲来。我刚才和小静一样看了一圈,再看到小静的动作,自然知道她要做什么,这次我没有拒绝,而是微笑着看着小静慢慢靠过来。
       那充满清香,柔软,带着青涩吻技的嘴唇覆盖到了我的嘴唇上,像是报复我刚才在培训班门外严肃的表现一样,用力的贴上我的嘴唇,用力的吸着自己的两片嘴唇,表达着刚才的委屈和不满,也展示着自己拙劣的吻技,带着自己浓厚的爱意。
       我心裏呵呵一笑,轻轻的温柔推开小静,温柔的和小静说道“静静,亲吻表达爱意,不是用力量和吸力来表示的,它和口交不一样哦。”
       小静一脸的求知欲,我看了看周围,这个地方虽然没什么人过来,可是还是不够安全。我领着小静上楼,直到回家的门口前,小静看已经到家了,歎了一口气,以为我就这么算了,哪知道我临进门却一拐,来到门口的水电房,我看了看周围,拿出钥匙,在小静一脸惊讶的表情下打开了门。
        每家户主都是有水电房的钥匙的,水电房虽然有点小,可容下我和小静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先站进去,小静看看我,也进来了,我关上门,漆黑一片。
       小静被黑暗吓的惊呼一声,扑到我怀裏,我一只手抱着小静,一只手拿出手机,先看了一眼时间,再打开闪光灯照明。
       狭小的水电房被手机照亮了,在这狭小的空间裏,更增加了我们的亲密感。我慢慢蹲下来,把手机放在地上,又把扑在我怀裏的静静推开一点,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她的眼睛,小静害羞的要闭上眼睛,可我哪会让她闭上,低声说道“静静,爸爸现在教你怎么表示爱的吻,好么?”
       虽然红着脸,还是重重的“嗯”了一声,看着小静稚嫩羞红的脸颊,还有这一身JK制服,我开口道“静静,表达爱的吻啊,不是光用嘴唇来表示的要用舌头的”
       看着一脸求知欲的小静,我慢慢张开嘴,缓缓的向小静的嘴唇,小静有样学样的也张开嘴,我们俩就这么另类的吻上了。
       小静嘴裏的温度稍低,可带着一股少女的清爽,我有点沉醉,可又想起此次接吻的目的,就缓缓的伸出舌头,向小静的嘴裏探去,一碰到小静那僵硬的舌头,小静眼睛一愣,但是接着想起我之前说的话,就释然的放鬆下来,感受着我已经伸到她嘴裏的舌头。
      我的舌头开始缓慢的绕着小静的舌头旋转,用舌尖感受她舌头上的柔软和湿润,感受她柔滑舌头上的细节,来回的旋转和温柔的触碰,让我渐渐有了感觉,手慢慢搭上了小静的纤腰,从制服的下摆伸进去,摸上了那滑嫩细緻的腰间嫩肉上,好舒服。
     几十秒钟后,我用舌尖勾了勾小静的舌头,小静心领神会的学了起来,慢慢的伸到我嘴裏,也学着我刚才的样子,在我嘴裏打转,触碰,伸起手来,向我的腰上摸去。
    “” 呵呵”学的可真全,没有一会,小静拔开舌头,喘着气说“爸爸,总伸着舌头好累,还喘不上气”
       我看小静学的差不多了,就解释道“静静,舌吻是两个人一起哦,不用伸到对方的嘴裏,这样就可以喘气了哦。”
       小静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接着就张开自己的嘴唇,向我靠过来,我配合的也靠过去,我们又吻在了一起。
       小静在性事上的学习真的是有天赋的,这第二次就已经和我打的有来有回了,我们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吮吸,体会着初次舌吻的深情与快乐,我们动情的将手滑到小静的腿上,摸着那光滑的大腿,缓慢向上,一直摸到最上面,那块仅隔着一层布的神秘之处,小静下意识的夹紧了腿,接着又缓缓的劈开更大的空间,方便我的触摸。
       我摸着平滑的棉质内裤,内裤紧紧的贴在小静的私处,我探明位置后,用食指轻轻的按着小静阴蒂的位置,初出茅庐的小静忍不住呻吟声从还舌吻着的嘴裏冒了出来,小静的舌头略做停顿,就又动作起来,好像现在缠绕的动作已经不能充分表达小静那越来越浓厚的爱意,小静居然抓住我伸到她嘴裏的舌头,像吸果冻一样的吮吸起来,还配合着她抖动的舌尖,像给我口交一样。
       我贴在小静内裤上的食指已经感觉到了丝丝湿意,我稍微用力,拔出小静嘴裏的舌头,看着已经眼神迷离的小静,说道“静静,用来表达爱的舌吻学会了么?”根据刚才的动作,小静已经不用回答了,我继续说道“学会了就回家吧,还有哦,要记住爸爸之前说的话了么?”
        有点动情的小静好像还没从舌吻中缓过神,但也老实的答道“爸爸,静静都记住了!”
     我站起身,拿起地上的手机,牵着小静的手就準备出去回家,可小静却拉住我的手,不让我走。
      我纳闷的回头看向小静,看小静没有走的意思,我重新蹲下来,把手机重新放在地上,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小静,小静这才说道“爸爸,你早上的时候说回来的时候会告诉我妈妈生气的原因,你忘了啊?”
      呦!小静不提这茬我都给忘了,小静一问,我又想起早上的感慨,线上我和小静的关係使我不想对小静说谎。
      我找了个舒服点的蹲姿,看着小静,心裏想了想,我不打算再对小静隐瞒什么。
我真诚的对小静说道“静静,今天早上妈妈生气的原因就是你在门口发现的那个被弄湿的地垫引起的,不过呢,和你没什么关係,和被你发现有些关係。”
小静问道“被我发现又有什么关係呢?”
我答道“静静,你发现的湿的地垫,是被妈妈弄湿的。”
“啊!可是被妈妈弄湿了就弄湿了,干嘛生气呢?”
我继续答道“静静,那是被妈妈喷出的水打湿的!”
“妈妈喷出的水?”
“嗯,对,妈妈喷出的水,就像你在公园厕所裏那次一样。”
“啊?公园爸爸给我清理那次吗?可是我没有喷出水啊。”
我一想,是哦,那次小静都喷到了我的嘴裏,她自己没看到。
我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小静看我有点纠结的表情,伸出一只手,摸着我的脸,柔声说道“爸爸,那就麻烦你再让静静喷一次吧,这样静静就知道了,可以么?”
       事到如今,小静的办法虽然不是最好的,不过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方法了。
      我平视着小静,小静看着我的眼睛,坚定的点点头。小静先是自己就把百褶裙脱了,叠好了递给我,然后又去脱她那个可爱的纯棉卡通小内裤。小静害羞的看看我,还是慢慢的褪下了内裤,内裤脱下来之后,小静反而没刚才那么害羞了,轻轻的岔开一些腿,然后静待我的动作。
        我低头看了看时间,怕太晚回去文洁会骂我们,为了抓紧时间,我也不废话,两只手的拇指轻轻扒开小静的阴唇,就露出了那粉嫩的阴蒂,我一口亲了上去。
       舌尖抵住小静的阴蒂,用舌苔轻轻的来回轻蹭,我怕刚开始就强烈的刺激会让小静感觉不适。不过现在的小静完全没有抵抗力,我刚刚几个来回,小静的腿就配合着她的呻吟声抖个不停。
       小静强忍住现在的呻吟声,低声问我“嗯~,爸爸,你昨天也是这么让妈妈喷水的吗?”
       我鬆开正在舔阴蒂的舌头,看着小静说道“不是哦,爸爸昨天是用鸡巴让妈妈喷水的。”
     小静嫉妒道“哦~爸爸,静静也要被爸爸用鸡巴弄喷水!”
      我赶忙解释道“静静你看哦”我边说着,边把自己的中指伸到嘴裏,用口水润湿,然后放到小静的阴道口,缓缓的向内伸去。
       小静不适的扭动着屁股,好像还带着一点点的疼痛,我马上停止并抽出手指说道“你看,静静,爸爸的手指插进去都困难,你是知道爸爸的鸡巴有多粗哦,就现在阶段来说,你的下麵爸爸还插不进去哦”
        小静有点失望有点嫉妒的问道“那妈妈为什么能插进去呢?”
        我耐心的解释道“因为妈妈的总让爸爸插,所以很容易就插进去了啊。”
     “那静静也要爸爸总插我!”
     “现在还不行哦,不过要是静静非要这样,爸爸明天告诉你个方法,过不了多久,你差不多就也可以被爸爸插了,好不好?”
       小静一听我有办法,当下眉开眼笑的答应道“好啊!爸爸要说话算话哦!”
       解决了眼前的问题,我马上低下头,继续去舔小静的阴蒂,同时我换成比中指细一圈的食指,在小静的阴道口蘸了蘸她的淫水,小心谨慎的慢慢向小静的阴道插进去,我开始用舌尖频繁的挑拨着小静的阴蒂,来缓解食指插进去时引起的不适。
       我非常缓慢的将食指都插进小静的阴道裏,立刻感觉到十足的包裹感,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温暖的嫩肉包裹着食指,几乎没法移动,我慢慢向下退出一节,指尖挑了挑,摸了摸,找到了那块有点粗糙的位置,我稍稍向前一顶,轻轻一蹭,小静一抖。嘿嘿,小静的G点轻易的就被我找到了!
       这次我怕小静再喷到我身上,我让小静转过身,我没有抽出已经插在小静阴道裏的食指,而是让小静慢慢抬腿,跨过我的头顶,转身180°,然后背对着我。
      我对小静说道“静静,爸爸準备让你喷水了哦,一会就会有尿尿的感觉,有了感觉就不要抑制,直接尿出来就可以了哦!”
       小静有点害怕的说道“爸爸,真的可以直接尿吗?”
       “可以!”
       我又说道“静静,你撅点屁股,帮爸爸把屁股扒开一点。”
       小静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听话的翘起屁股,扒开白嫩的屁股,露出那可爱小巧粉嫩的屁眼。
        我的一只手绕过小静,到小静的身前,摸向小静的阴蒂,轻轻一揉,小静立刻就叫了起来,我看时机已到,插进小静阴道的手指向前一勾,摸到了G点,接着我的舌头伸直舔向近在咫尺的屁眼。
        揉着阴蒂的手指和在阴道裏的食指分工协作,配合着舔菊花的舌头,嫩如豆蔻的小静哪里抗的住,不到10秒就叫着“爸爸我想尿尿。”
      我现在根本没有功夫回答小静,仍是保持着刚才的力度和频率,终于小静忍不住了。扒着自己屁股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鬆开了,两片滑嫩的屁股贴到了我的脸上,两条腿打着颤,白皙的屁股带着盆骨前后无规律的摇晃着,小静每向前顶一下,就从尿道口出喷出一股液体,接连好几股,直到小静站不住蹲了下来,我的动作变形,不得不停止了刺激。虽然刺激停止了,小静仍然抖了好几下,但没有继续喷水。
        充满青春活力,稚嫩的小静,在这漆黑狭小的水电房裏,圆满完成了人生第一次有意识的潮吹。
       我扶着小静,防止她脱力摔倒,好一会,小静才缓过神来,转过身抱住我,那清新的气息再次环绕着我。
       小静带着无比的感动说道“谢谢爸爸,谢谢爸爸让我和妈妈一样,爸爸,静静爱你!”
       我也感动的抱着小静,轻轻的“嗯”了一声“爸爸也爱你,静静。”
      我们两个人,在这狭小的水电房裏,体会着仅有我们二人的世界,体会着这裏的静谧,和谐与美好。
第十章
         昨天因为我们回来晚的事,文洁数落了我俩好久,我们俩低着头吃饭,也不说话,只有在文洁转开视线的时候,悄咪咪的对视一眼,交流着我们二人才知道的秘密,妙不可言。
        今天没有培训班,文洁让我辅导小静的功课,对于辅导功课,我从来都是十分严肃认真的,因为只有你认真的对待知识,知识才会认真的对待你。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