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二百廿八至二百卅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xeron2002
总回数︰360回
字数︰约900000字
首发︰仅发布于春满四合院,请勿转载。

—–

第二百廿八回        懦夫

「走」,这个字,在我脑海中,不停地绕着我而转…

不单是阿莲和Kucy的吶喊在我脑海中盘旋,就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脑袋不去思考着这个做法,我很想继续战斗下去,但是内心的恐惧、身体的本能,都在告诉我,走,是唯一我能够做的事。

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可是,在这个石墙之下,要逃离这裏,谈何容易…不,还有石门,但是要打开石门,更是难上加难,要先打败阿亮等人、再夺门而出…

不,我可不是一名懦夫!

「阿亮…潜意识在告诉我,我很害怕、很想逃…」我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勉强站了起来,对着阿亮、毕拿和摩根说︰「但是我不能,我既不能跑、也不能死,因为…我还是回去,而且,我要和我的女朋友们,平平安安地回去。」

阿亮不置可否,只是露出了谜一般、令人费解的笑容。

「你死不死、走不走,与我毫不相干,我的命令,是要杀你。」毕拿举起握紧了的拳头,对着我,浑身杀气的样子。
「不,我的任务,是把他带回去。」摩根却说出了另一个任务。

那就很有趣了…两个都是哥罗的人,但两个竟接到不同任务,一个要把我杀死,一个要把我捉回去,莫非这个哥罗和佛罗伦斯一样,又有精神分裂?

毕拿和摩根面面相觑,相信是满脑疑惑,不要说他们,我相信就连阿亮都是十分奇怪,为甚么二人接到主人的任务,都不尽相同?

「不用奇怪了。只要把他杀了,毕拿你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摩根的任务…」阿亮屈膝坐着,看了我一眼后,心中有数地说︰「只要跟主人说,我们遇到了强大的反抗,逼于无奈之下,我们把他杀了。」

毕拿和摩根都恍然大悟地点头后,对着我咧嘴一笑…可是我不就糟了吗?在这个情况下,我根本无路可逃。他们是利害的敌人,Lv 90的阿亮、Lv 82的毕拿、Lv 62的摩根…对上我这个Lv 70的勇者,能够全身而退,已经万幸。

看着一个个站着不动、遭到『石化』的女朋友们,我的内心不是味儿。我不想逃,但是身体和思想可不是这个反应,手脚不听使唤,想打,可是更想逃。

「你们说,我们应该要怎样对付他才好呢?」阿亮向二人询问。
「噢,说到虐待,有谁能够及得上摩根。」毕拿望着摩根说︰「我这个人,就只懂得打打杀杀,在我手上,死得倒也痛快,才一拳穿心、拦腰掰开、撕扯成碎,最多只是痛苦一会儿,但摩根却可以要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摩根笑而不语、摆摆手。

早就知道摩根不是善男信女,从他的一连串计划,把我引进了天娜的手上的圈套的一事来看,他果然是心思缜密,是用脑子的一派。通常用脑子的人,会花不少心思在折磨敌人身上,不单是取得情报,更是希望透过虐待敌人、满足自己残忍的欲望。

「那么,摩根,你打算怎样折磨他?」阿亮微笑地问。
「我嘛?」摩根看着我,将我由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淡然地说︰「折磨人的最高境界,是折磨他的心,例如恐惧、愤怒、不忿、悲伤。」
「哦?那要怎样做呢?」摩根的话,引起了阿亮的好奇心。
摩根看了看身后默默地屹立不摇的美女石像,一脸淫贱地说︰「例如,我们强姦她们,想必他会很痛苦。」
「你们想怎样?可不要无视我!」

我奋不顾身扑上去,想打上阿亮一拳半拳,可是换来的是一轮毒打,我根本不是阿亮他们的对手,与他们对打,根本就是找死。

「起来丫,你不是想杀了我,替你的朋友报仇的吗?」阿亮向我的肚子和头部不断踢出重脚,踢得我鲜血猛吐,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血量-20、-20、-20…

我想反击,可是身体根本就不听话,只得任由阿亮重拳重脚地随意将我殴打,打得我头破血流、伤痕累累。

「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看看我们如何玩弄你的女朋友。」阿亮一边笑、一边走近女朋友们。
「停手呀…」我虽然气上心头,但是无可奈何,只能看着阿亮随手一挥,把大家的『石化术』解除,还消去了石墙和石门。
「如果你要走,随便你,我们也不阻止你,哇哈哈…」给摩根看穿了我的心,他笑着说︰「即管走吧…我们可不会对你的女朋友们客气哦。」

女朋友们的『石化』渐渐解除,回复活动能力,一见到阿亮等人,又见我躺在地上,二话不说,蜂涌而上。

「哗,急着要被我们操吗?别心急!」阿亮的指头轻轻一指,大家随即定在半空,无法移动。
「怎么会这样?」Iris大叫,她想挣扎,但是被不知名的魔法定住了身形,行动完全受制。

大家都不能活动,正好给了阿亮等人机会。只见阿亮、毕拿和摩根逐步行近,我的内心更紧张。

我连忙爬了起来,朝阿亮打出一拳,可是被毕拿截下,再被摩根一脚…不,是假脚踢中了左肋骨,我当场痛得跪在地上。

「走吧,聪哥!」晶晶叫着,她的表情却是惊恐。
「我怎能如此没用…我不是那么懦弱的!」
「你不走,谁来替我们报仇!」Uffy大喝。
「聪聪,你并不懦弱,我们也不会认为你懦弱。」Yen否定我的说法。
「贱民,你走,我不要你,走!」诗诗的反话,我还是听得出来。
「聪先生,走,找大魔导士!」Becky装作镇定地说。
「老公,我爱你。」宝玲的眼神,从来未曾见过会如此坚定。
「我都爱你们。」我再次站了起来,坚决地说︰「所以我才不会走!」

突然间,又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打得我呕出黄胆水来…

「说够了没有,别阻着我们快乐,要走就走,不走就死!」阿亮睥睨着我,我完全不敢动,因为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

只见他们把女朋友们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扯碎,她们的肉体顷刻尽现眼前,本来香艳的场面,却在我来看,是如此的难堪。

「真是好身材,哈哈哈…」摩根淫笑地说︰「小朋友,你真是好艳福。」

女朋友们一脸难堪、委屈和尴尬,因为阿亮、毕拿和摩根在她们身上摸来摸去,原本属于我的肉体,又再一次被其他人玩弄。

我想出拳、我想踢脚,却没有勇气,我才知道我是如此没用…

「跟我走。」一把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一条手臂拉住了我,把我拖走,我迷迷糊糊地跟着走,只得留下女朋友们在现场,被敌人淫辱。

这是我第三次因为懦弱而逃避,也是最窝囊的一次。

我真是一个懦夫。

第二百廿九回        致命的献身

我的懦弱,让我遗弃了她们…

「喂…喂…你没事吧?」我被人捉住了双肩,用力地摇,我才从混乱的思绪之中回复过来,我定神一看,竟然是Rita,她定睛看着我,我望向四周…是一间房子?迷糊之间,我被Rita带到这裏来。
「你怎会在这裏?」我惊讶的,不单单是Rita在这裏,更是她竟然来到魔城布连这个可怕的地带。

一般人才不会在这裏出现,她到底是甚么人?ShXt,我竟然还有心情在想Rita到底是甚么人,我的脑部可是甚么构造呀?

「荒废的房子,我们只在这裏逗留一会,待会儿我们要尽快离开这裏。」Rita很平静地说。
「你还未答我,为甚么你会在这裏?」我厉声追问。
Rita腼腆地说︰「其实,我一直都跟着你…」
「跟着我?」Rita的话让我满脑疑惑,就连警觉性高的阿莲都没有察觉到有人跟蹤我们,她是怎能不动声色、毫不着迹地跟蹤我们?
「对,从你们离开帕鲁图、往特拿波拿斯的时候。」Rita洋洋得意地说︰「没发现我吧?」
「嗯…」我要走往门口,说︰「我走了,我要救我的女朋友。」

才走不了几步,我却因为身上的伤,痛得登时跪在地上。

「你先休息一下吧,别逞强。」Rita连忙扶我到快要毁烂的床板上坐好︰「就算你要救你的女朋友,还是要养好伤吧。」
「不行…哎呀…」被毕拿和阿亮打得余下半条命的我,现在的状态的确无法打得赢。

Rita见到我坚决的眼神,她忽然用力地抱住我。

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兴奋地说︰「现在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和我争夺你。」
「甚么?」我被她的话吓得怔了一下。
「我喜欢你。」Rita甜丝丝地说︰「那天自从你出现后,我竟然对你念念不忘,不论是吃饭、洗澡、种田、伐木,脑海中全部都是你的影子,你的举手投足,你的英雄事迹,把我的心完完全全地俘虏。」

那天我好像甚么都没干,而且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我连忙撇下了她的双手,凝重地看着她。

「到底,我有甚么不好?」只见Rita一脸失望,望着我幽幽地说。
「不,你没有甚么不好,只是…」她的话让我登时感到怪异,但我不想让她失望,只好安慰她︰「但现在的我,内心却装不下其他人,我只挂念我的女朋友。」

当我还想拒绝的时候,Rita已经扑到我身上来,把我推倒在床板上,胡乱地向我的嘴唇贴来,双手疯狂地往我身上摸,原本冰冷失落的心,被她如此一撩,竟然撩动起我内心的慾火,一烧便旺盛,本来仍有丁点矜持的我,瞬间理智断线,与她拥吻起来…

「唔…」Rita的舌头主动钻进了我的口腔之中,就像异形触手般要侵佔我的口腔,粗暴而狂野的搅动,让我感到不适。

稍肉的手掌紧紧地抓住我不放,胸前两个球状物挤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我只好用手推着她的乳房,才一掌推去,却发现她的乳房大得离奇,连我十分大的手掌都无法一手掌握,情不自禁起握了一下。

「哎呀,你别那么色了。」Rita娇嗔地说。
「我才不色呢,是你勾引我,我作出反抗而已。」我强装镇定地说。
「我不要你的心,我只要你的人…」她的手早已滑到我的下胯去。
「不要…不要强姦我…」没想到,我竟然要再一次被人强姦,到底甚么一回事?

正当我还在怀疑之际,一阵温暖舒服的感觉,瞬间传到脑部,原来Rita已经爬到我的胯前,拉下我的裤子,吞吐起肉棒来。她的眼神正好与我对望,眼神的交流是最迷人的,她落力地吞吐的样子更是诱人。

肥厚的双唇在棒身上磨擦着,湿润的口水在滋润着肉棒,柔软的舌头包裹着龟头,让我十分舒适。

「慢着…你…」我口中虽然是阻止,但双手不听使唤,完全不动,身体倒很老实,享受这份快感。

突然间,一阵真空般的吸力,瞬间紧吸着肉棒,体内一股暖流瞬即汇集,就在肉棒上积聚,就差少许,只要暖流挣脱那龟头拼力压着的阻碍,Rita就会得逞…不,我不能这样做!在这个危急关头,我竟然还有闲情逸緻在做爱,我到底是甚么人,会不会太过份?

我挣扎地推开了Rita,可是受伤的我敌不过她的力气,她只管用嘴巴猛力地吸吮着…

「呜呀!」我太没用了,竟然连这点吸力都敌不过,让她把我珍贵的宝液给吸出来…
听到「骨碌」一声,她将肉棒在她口中爆发出来的宝液都吞下去,一脸淫蕩地说︰「好好味,真不想把你交出去。」

我还在回气,完全没有理会她的话…

「你看…射过之后,仍然生龙活虎地跳动,又长又粗,待我再玩得尽兴点吧。」Rita没有理会我是否受伤,只顾着自己的慾望能否得到满足,又开始套弄起肉棒来。
「停手…停手…」
「停手?你口中是一套,身体却是另一套呢…」Rita嘲笑了我后,又再愉快地吞吐起肉棒来。

才射不了多久的肉棒,在她的热情吞吐下,又再硬了起来。Rita脱下了灰尘扑扑的衣裳,一身丰满得来并不臃肿,肉肉的体型仍可以分得清胸脯、腰部和屁股,圆浑的巨臀配上肥实的大腿,膝部以下的小腿也是结实非常,粗大的腰部衬托着圆圆的胸脯,胸脯上的两枚黑葡萄,令人垂涎三尺…我摇了摇头,受伤的身体被如此巨大的身躯压住,动弹不能…

「哎呀…好想快点品嚐一下。」Rita红着脸说,

她一边摸着肉棒,一边张开双腿、摸起自己的阴户来,只见阴户流出了潺潺淫水,阴阜上的阴毛却是捲曲浓密,肥大的阴蒂竟然有如男性生殖器般脖起,两片肥美的阴唇透出微红半黑的娇嫩,微开的洞只,似在诉说着它有着多少利害的性经验。

「我不客气了!」Rita完全没有徵求我的同意,擅自把肉棒放到自己的淫穴之中。

「卜滋、卜滋」,肉棒进出肉穴而发出了淫乱的声音,肥臀撞击着大腿,我只怕她用力过猛,随时把我双腿坐断!

「痛…痛…」我被她的撞击痛得要命,只得大叫,她连忙从我身上跳下来,小穴也吐出了肉棒。
「怎样呀?小宝贝…」Rita用着深情而真摰的眼神和语气向我询问。
「ShXt…你…」我一个挣扎,从床板上跳下来,把她推倒在床上,掰开了她双腿,用肉棒直接捅到她的淫穴之中,直捣黄龙︰「我不发火当我病猫!」
「啊丫…整根插入…好爽!」Rita兴奋地尖叫起来。

我没有理会她是否满意…不,她早就想把我吃掉,现在我这样做不就正合她的心意吗?不过我也没有理由让她凌辱我吧?

我猛力地用肉棒,狠狠地插到Rita的最深处,每一下插击,都直送到她的淫穴底部,直击她的子宫口,肥美的肉壁就像水蛭般,猛力地吸啜着肉棒的四周,幸好淫水够充沛,肉棒才不致于被扯断。

「啊啊噢喔…快点…」真没想到Rita竟然是如此饥渴。

我忍着伤痛、用不太灵活的动作,拼命地抽插,真的是拼命,我只怕我干了这一次之后,命都没有。

肉壁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律动,从头到脚地刺激着肉棒的每一个地方,尤其是敏感的龜头,酸爽的感觉不停地传到身体之中,让我完全忘却身上的伤痛,忘记被抓住的女朋友们,只记得这一刻,我是把这个肥妹插死。

肉腾腾的Rita,身上的肉被猛烈的抽插而剧烈地震动起来,一对肉肉的胸脯也被弄得抛上抛下,屁股的肉碰上我的大腿,发出雄厚低沉的撞击声,我的手沿着她的鼠蹊部,滑到了她的大腿,用力地捏了几下,果然手感十足。

她完全忘我地享受着这种强来的快感,双腿已经忘形地夹住了我的腰部,死都不让我离开她半分,她的双手不时搓弄着胸前的两个肉球;不时又掰开了阴唇,让我插得更深、冲击得更直接;不时又抓住我的双臂,证明她到底有多享受这种冲击;还不时扶住了我的腰部,用力把我拉近她的淫穴。

「插死你…你这死淫娃!」我不忿地说。
「来吧…啊啊嗄…呀…插死我吧…」

在我胯下的淫娃,肉棒在她体内已经不断地抽插着,填满了她的每一分每一寸,但她依然不满足,慾求不满般不停地苛求我更多,我可没有理会太多,因为我只满足了她这一次,之后便要马上离开了。

「插到子宫…子宫要被你插穿了…」

随着动作越来越大、抽插越来越快,我渐渐把持不住,感到全身的暖流都汇向下半身的肉棒上,她的肉壁抖动得更利害、淫水也流得更多、水声叫声也更激烈。

「啊啊…我要去了…」Rita双手和双腿不约而同地僵直起来,全身也开始抽搐而震动,双眼也反白,张开嘴巴,从喉咙底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呻吟。

她的淫穴不停地吸啜着肉棒,有种惊人的规律吞吐感觉在小穴出现,就像在品尝肉棒而作出的啖下动作,子宫口的张合也产生出强烈的吸力,更快速、更猛烈的抽动透过肉壁传到肉棒上来。

「呜…要射了!」

我完全制不住这阵射精的强烈慾望,只管在她体内射出浓浓的精液…

「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吧…丫…」

已经受了伤的我,经过一轮输出,体力严重消耗,只能无力地软趴在Rita身上,喘着气…

「你就先睡睡吧。」只听到Rita说出了这句话后,瞬间我便失去了知觉。

直到我猛然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全身赤祼,双手双脚被绑着、吊在半空,不知道这裏是哪裏,四周有点昏暗,视线不佳。

「我又落在敌人手上吗?我真是太没用…」

我想挣扎,但我的『气力』归零,无法发动任何主动技能,本来以为还有被动技能,偏偏『气力』被压制在零,完全无法回复『气力』。

「咯…咯…咯…」是鞋子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在这个暗黑的空间,显得特别响亮。

我低头一看,是阿亮、毕拿和摩根,在他们身旁的,竟然是她—Rita!

第二百卅回        痴女

我见阿亮、毕拿和摩根向Rita行礼,说︰「他在这,他没事。」
「我不明白…你为甚么会出卖我…」我向Rita质问。
「我…」Rita满脸羞愧地低下头。
「你何须明白那么多…」

我抬头望向前方,却见面前是一个舞台,上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露娜。

在她的背后,是一个大水球,水球之内,是一名全身赤祼的精壮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正值盛年。此刻的他,闭起双目,看样子是在沉睡中。最令我在意的,不是其他,而是他的下胯,接着一条疯狂地蠕动乱舞、狰狞地张牙舞爪的阳具,莫非,那一条就是原本属于我的『魔之阳具』?

「你终于来到了!」露娜奸笑地说。
「你都把我害得惨了!」仇人见面,份外眼红,我愤怒得差点。
「哈哈哈…」露娜大笑,四周的火把同时亮了,她张开双臂,朝着我大叫︰「準备见证天下无敌的诞生吧!」
「主母,他要怎样处置?」阿亮卑躬屈膝地说。
「他由你们去处置吧。」
「是的,主母。」阿亮鞠躬后看着我。
「我要替史历克和阿冰报仇!」我朝着他大骂,可是,这只不过聊胜于无而已。

阿亮没有答话,只是用手指一指,原本吊着我的锁链突然鬆掉,跌在地上,我勉强翻了身,但全身乏力,只得眼白白看着他,朝他破口大骂,但他笑而不语,然后只是朝着我的肉棒指了一指,肉棒随即竖立起来,坚挺地展露于人前。

「出来吧!」阿亮只是拍了拍手掌,在他后面的,爬来了十多个赤祼的身影。

我定神一看,呀?竟然是我的女朋友们,看她们的样子,迷迷糊糊的,有如饮醉了一般,左摇右摆,连带她们的酥胸都左右蕩漾,让我看得口水直流。

「你们很想要吧?看…」卑鄙的阿亮指着我的肉棒说︰「那边有一条,乖,去吃个够吧。」

迷迷糊糊的她们,满身都是淫乱的气息,用充满挑逗妖媚的双眼看着我,当她们看到肉棒,双眼马上亮了,然后如狮子扑兔般扑过来,将我扑倒在地。接着她们有如饿狗般,争先恐后地品尝我胯下的肉棒,又舔又吮又啜又含,场面极之淫乱。

那边晶晶和阿怡用舌头,争先恐后地舔龟头,这边小芝用牙齿轻咬茎身,还有诗诗啜着玉袋,没有抢到肉棒的,唯有转战其他地方。Iris和阿莲舔着我的乳头,小丽吻着我;Uffy和Kucy就解开了我的手铐,让我的手可以玩弄她们的甜美蜜穴;还有Becky和梅子,竟然连我的脚趾也不放过,让它们微微地放入到她们的蜜穴之中;嘉敏、宝玲、Yen,只好互相爱抚,等着被我宠幸。

为了避过疯狂向我索吻的小丽,我别过脸去,朝阿亮大叫︰「你对她们做了些甚么?」
「她们已经被我催眠,完全被控制住,成为了只懂做爱的慾女。」摩根瞄了我一眼说︰「以后,你们都会在这裏做爱,做到你们死为止。」

不会吧?他说的是真的吗?噢噢噢…上一秒我还勉强支持得住,但下一秒,我已经开始沉醉于这个淫乱派对中,任性地将自己的身体,任由她们玩弄淫辱,不能自已。

先不理Uffy和Kucy轮流用她们的巨乳在我大腿上来回磨擦,也不理Iris和宝玲二人一左一右舔着我的乳头,更不理梅子和晶晶她们骑在我脸上来,单是Yen和嘉敏,二人引导着我的指头插进她们的小蜜穴之中,就已经令我兴奋莫名,还有阿怡和诗诗,她们竟然吮起我的脚趾来。

「是我的!」「我的了!」「是我!」「我的!」

这时小丽、小芝、阿莲和Becky四人在争执,她们在争执甚么?就在争着肉棒的使用权呢!她们四个屁股相互碰来碰去,硬要挤开其他人,让小穴可以独佔肉棒。终于…

「呜呀…好舒服呀!」胜利者小芝一声娇呻,便将肉棒纳入她的体内,一股温暖舒服直奔脑门。小芝边骑边搓弄自己的乳头,炽热的小穴让我感受到无比的温暖和快感,很想从此插下去,不用再醒。

但是,小芝没骑了多久,便被阿莲推开了︰「轮到我了!噢噢噢!爽!」阿莲的肉穴大口大口地吞吐肉棒,丝毫都没有放鬆,甚至可以说是要吞尽肉棒的每一分一寸,不留一点怜悯。

就在我享受了阿莲小穴的紧迫没多久,就马上换成另一种感觉,噢噢噢!那是小丽的娇嫩小穴哦!小穴有着节奏地一收一放,只有一个字︰爽!即使她被我操得最久,但紧緻程度,有如当初。

爽的感觉当然要一浪接一浪,紧接下来的,是Becky的文静小穴,但想不到她竟然可以一口气便吞下了整条肉棒,让她忘形地呼叫,享受肉棒在她体内的冲击,但此举却引来到其他人的注意。

接着下来,不同的舒服感觉,不停地侵袭我全身,让我完全沉迷于这个肉穴之阵当中。她们的小穴各具特色,各有不同的感觉,好像是才破处不久的梅子和阿怡,小穴鲜嫩多汁,紧緻无比;从肉壁凹凸不平、刺激十足的感觉,就可以知道这一定是Uffy的小穴;Kucy的小穴有如真空机一样,有着强大的吸力,誓要将我体内的精液通通都吸出来。

诗诗那个小穴,就像她的高傲又倔强性格,紧紧咬着肉棒不放;炽热的感觉,热情奔放,快感无穷,我知道,这一定是嘉敏了;Iris虽然年纪比较大,不过她的小穴不比他人差,始终是经验老到,很懂得如何吞吐肉棒;还有宝玲,她赌上所有性爱的技巧,用她的疯狂小穴吸啜肉棒,快感无与伦比;

她们争来争去,吵闹声和呻吟声不停地互相穿插,好不热闹。语才刚落,又换了另一种令我嚮往的畅快感,原来是Yen的鲜嫩小穴;没过了多久,一阵爽快的刺激,时而紧緻、时而放鬆,跃动的感觉,直冲脑门,正是宝玲;在跃动之后,便是一阵恬静的清闲,温柔贤淑的滋味,从小穴之中竟然可以让我感受到是晶晶。

她们一个接一个地交替刺激我,令我意乱情迷,混乱非常,渐渐迷失了原本的思想和意识,快要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不过,越多不同程度的刺激,越令我的『魔之阳具』产生抗拒,这一种违反自我意识的行动,加上赫然记起Anna和SeSe等六位神女的事,我的阳具顿时软了下来。她们没能持续姦淫我而心生不满,口中埋怨,阿亮好奇地笑了。

乘着此空档,这时我才从淫慾之中清醒过来,脸上带着複杂的神情,既生气又可悲,生气的是阿亮竟然如此的玩弄我们,可悲的是我的女朋友们竟然变成了我的性玩具,要陪着我做爱,直至到死。

「王八蛋!」我从眼角看到了阿亮,愤怒地骂了他一句。

只见他走近了我,口中喃喃,突然地,我的阳具发出光芒,然后『触手』爆发了,竟然不自控地分裂出来!阿亮的魔法实在太强了,令我再次无法控制这些触手,它们胡乱挥舞,但是,女朋友们看到这些触手,不惊反喜,急不及待地拥上去,品尝那些可以为她们带来极乐快感的性爱触手。

「我就要看看,主人看重的对手,到底有多强?哈哈哈…」阿亮鄙夷地笑着说。
「你!呀…」我的触手竟然主动地寻找肉穴,便往小丽她们身上找,毫无节制地肆意在她们身上游走,只要是洞都会塞进去。

她们全身上下,都被我的触手肆意插入,一条、两条、三条,甚至是四条、五条,触手们都贪得无厌地插进去,插入她们那个又紧又窄、只能够容下一两条肉棒的洞穴之中,不论是嘴巴、蜜穴还是肛门,都被撑大了很多,感觉好像随时能够把她们的裏面看得一清二楚。

触手的持续插入,让她们的身心都感到凌辱快感,而我也感受到巨大的无比快感,从触手传到我的脑部,再漫延至全身,再由全身传到脑部,如此销魂的感觉,让我们欲仙欲死。

不过,魔法正侵蚀她们的理智,让她们丧失思想,逐渐变成只懂做爱的痴女,很卑微地乞求原始而粗暴的性爱。

看到我们淫乱交欢的样子,我想真的只有等死份儿。

莫非真的如阿亮所说,我们会一直做爱,一直做到死吗?

站在一旁的阿亮,看到我无法坚持自我、只懂任由触手,肆意凌辱,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原来才这点,来,看我如何玩弄你的女人。」阿亮再次发出鄙夷的笑说。
「你想怎…样…」我艰难地发出抗议,但阿亮笑着地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我,除了做爱,甚么都不能做。
看到我一脸惊惶,阿亮说︰「对,我就是要玩你的女人!」

我还来不及反应,阿亮已经用魔法,硬生将她们从触手的刺激之中抽走,将她们丢到阿亮、毕拿和摩根的胯前,三条肉棒猛然蹦出。此刻的她们,脑海中只有做爱两个字,所以当肉棒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她们都毫不犹豫地把肉棒一口气吞下去!原本因为触手被抽出来而造就了她们的空虚,阿亮的肉棒就刚好来填补她们的慾望。

只见阿亮双手一合,全身发出诡异的蓝光,接着,蓝光之中,走出了多个等身高的身影,那就是阿亮分出来的多个幻影,这些幻影,都是雄纠纠的精壮男子,下半身挺着的,都是坚挺的肉棒。阿亮朝着我笑了一笑,那些幻影都和他同步地向着我笑了,场面十分诡异,诡异得我冷汗直流,然后他们都指着我的女朋友们…

「哈哈,你就看看我们如何玩弄你的女人吧。」阿亮们异口同声地说。

看着她们一边吮啜着阿亮们、毕拿和摩根的肉棒,她们的手又不规矩地在自己的身上搓揉,捏弄乳头、抚弄阴蒂、指捣蜜穴,都是她们此刻最爱的事。

看着毕拿、摩根和阿亮继续肆意玩弄我的女朋友们,看到她们痴痴迷迷的样子,我的内心正在滴血…

被敌人如此羞辱,我已经不知所措了。

第二百卅一回        极致的性爱表演

虽然说,这个阿亮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人,并非是我的朋友,但是他的外貌就是阿亮,让我实在无法不将他当作是真正的阿亮。现在我的朋友正在玩弄我的女人,实在太过份,我简直无法接受,正所谓「朋友妻、不可窥」,可惜,阿亮却是「朋友妻、咪走鸡」!简直是在羞辱我!

一班被吸吮着肉棒的阿亮们,发出享受讚叹的声音,让我感到厌恶,但是,阿亮的游戏不止于此…

「好爽…哇哈哈…」摩根被舔着肉棒,意气风发地向我示威。
「但不公平,你看…」毕拿指着阿亮,阿亮分出多个分身,有点不忿地说︰「他可以享受到那么多女人,我和你才只有两个人。」
「别这样了,可以玩多几个,这都值了。」摩根继续沉浸于这片舒爽快感之中。

「唔唔」声音四起,看到这个情景,我实在无办法再看下去,但我的触手却因为无法插到女朋友们的小穴而发疯似的,胡乱挥舞,似乎在抗议。

「各位,我们要插咯!」只见他们走到女朋友们的后方,然后扶起了她们,踮着脚,高举着那个迷人的屁股,正着对肉棒们。
「快…快给我…」女朋友们卑微地哀求着,恳求他们把肉棒插进来,我实在是愤怒。

他们乘着她们的小蜜穴湿得一塌糊涂,挺起了肉棒,对準了她们的肉穴,猛力地捅进去,巨大的肉棒直抵她们的蜜穴最深处,她们随即快乐地大叫起来。

她们每人都被人前后夹击地招呼,嘴巴和小穴都被巨大的肉棒所佔领,被不是所爱的人去操,理应不会是快乐,但她们的表情却是欢愉,看来她们已经失去了自我,只需要有肉棒就已经满足。

听到她们快乐的呻吟,阿亮们、毕拿和摩根更为用力,还用双手制着她们的头,用力地吞着肉棒。小穴紧紧咬着肉棒,让他们差点无法把肉棒拔出来。

他们插得性起,一边狂叫,一边拍打她们的屁股。乐极忘形地,招呼着我的女朋友,我的心实在是很痛!

「这样玩不好玩,来,我们排成一排。」阿亮向大家说,毕拿和摩根只得跟着排起来。

阿亮露出了好色淫秽的笑容,我不知道他到底要玩些甚么把戏,只见女朋友们排成一列,这个时候,现场又响起了呻吟来,因为每个人都被人前后夹击,不停地用肉棒,捅进她们的小穴和小口之中。

插不了多久,阿亮大嚷︰「交换吧。」

正当我还在疑惑之时,却见他们把肉棒从女朋友们的肉体由抽出来,然后全体往右移动,才刚刚插过前一位小穴的肉棒,还沾着上一位的爱液,就已经插进了下一位的小穴之中!至于最后及最前的两位,自不然是分别将肉棒从插穴变成插嘴、插嘴变成插穴了!Holy ShXt!原来他们在玩这种如此淫贱的把戏,实在气死我了!

眼看着一条条肉棒,正在轮流插到女朋友们的小穴和小口,沾着爱液和口水的肉棒不停地污染着每一个女朋友们的身体,爱液、口水,不停地交换,整个画面实在太淫乱。

「太过份了!」
「过份?更过份的还有哦!」

只见阿亮又再变出十多个分身,这些分身竟然躺到女朋友们的下方,用坚硬的肉棒往上一顶,瞬间没入女朋友们湿漉漉的小穴之中,原本站在她们身后的阿亮们,就改插其他地方-菊花!

受到三方夹击的女朋友们,呻吟得更疯狂更野性,彻彻底底地投入这场性爱之中。任凭阿亮们的肉棒在她们身上三个洞穴中交替操插,难理哪根肉棒才插罢菊花便马上插进自己的小口,随便这些肉根沾满别人的体液,她们就是享受!

「哈哈哈哈…乖乖地受精吧!」阿亮们一同怒吼,毕拿和摩根也跟着射出了,只见她们的小穴、菊花和嘴角,都喷出了乳白色的液体。
「可恶…」我口中咒骂着阿亮。
「可恶?哈哈…」阿亮们瞄了我一眼,笑着说︰「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还想操多她们几次!」

阿亮们的肉棒都退出了女朋友们的体外,他们伸出了手指,往自己的肉棒指了一下,原本变得软塌塌的一条东西,瞬间又再硬了起来,得益于阿亮的魔法,毕拿和摩根的都硬了起来。

「哈哈,现在不就可以继续操她们了,哈哈!」阿亮又再把刚才硬了起来的肉棒,插进那些早已灌满了他的精液的小穴和嘴巴,可悲的是,女朋友们来者不拒,照单全收,还乐在其中。

不知道他们姦淫了女朋友们多少次,我只知道她们达到了多次高潮,四周都是她们的爱液,整个空间,都是她们的呻吟声。

我动不了,触手们只有在凌空胡乱地挥舞,只得眼白白地看着我的女朋友们,再一次被他人玩弄。我欲哭无泪…

看着他们射完后,又用魔法弄硬,我的女朋友们,嘴巴、肛门、小穴,都是满满的精液,只是那些都是敌人的精液。

我怒火中烧,着实忍无可忍,只可惜我的身体无法动弹,唯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到底是如何玩弄蹂躏我的女朋友们!

看到我咬牙切齿,他们又笑了,大吼一声、射出另一发后,随即将女朋友们丢到地上。阿亮随手一挥,所有幻影都通通不见,只余下女朋友们,躺在地上,面上充满了愉悦的神情,舔着嘴角,抚摸着全身,回味着刚才的冲击。

这刻她们的身体突然没有了肉棒的填充,感到无上的空虚,顿时猛省过来,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可以填满她们空虚的物品,这一刻,她们再次看到我的触手,她们的表情瞬间变得贪婪,露出了一个个既可怕又恐怖的脸容,此刻的她们,就是一群丧失理智、以性为食的丧尸。

看着她们连滚带爬的涌过来,我心中一慄,只见她们瞬间捉起了触手们,然后狠狠地放到她们的体内!呻吟声再次响起。

「啊啊呀…」十四位美女,异口同声地尽情呻吟,有如动听悦耳的交响乐团在演奏,只可惜的是,现在我的根本无心情去倾听这些乐曲,脑海中正在苦思如何脱难而已。

她们忘情忘我地,用尽浑身上下的肉洞去吞噬触手,即使触手有多粗、有多长,她们都没有惧色,只管把这些又长又粗的东西放进去,让触手为她们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

「啊啊…聪哥哥…」小丽唤起了我的名字︰「小丽就快被你操翻了!」
「好深好长呀…阿聪…」嘉敏拼命地用手,把触手往自己的小穴猛捅。
Uffy口中含着一条,手上把玩两条,就连她的蜜穴和屁股都插着几条︰「好爽…」
Iris不落后,一手捉住了两条触手,往已经插住几条的蜜穴,再插上两条︰「聪…再多点…啊…」
「聪哥…哦喔…」晶晶跪着,举起屁股,娇小的身体被几条触手疯狂进出而弄得前后摆动。
「受不了…老婆受不了…老公…啊呀噢…」宝玲被几条触手凌空顶着来插。
Yen趴在地上,无力反抗,触手只管进入她的皇室肉体,她只能微微地叫唤︰「聪聪…」
身为骑士,小芝发挥非一般的骑功,她已经忘形地策骑着触手︰「小聪…啊啊…快点…」
一对巨乳不规律地跳动,就如忍者的身手般灵活,Kucy被触手插得高兴地叫︰「大人!」
「不要…不要停哦…聪仔…啊…」阿莲虽肥,但插起来,肉感的跳动令比别人更有动感。
「嗯唔啊…聪先生…Becky被你操翻了…」Becky抵受不了这么多的触手,已经向我求救了。
「贱民…再插多点…啊…」高傲的诗诗,正高高在上地骑着我的触手,不管有多少条,小穴全吞了!
「哈哈啊…啊呀…丫…聪头…好玩哦…」梅子把触手当成玩具,是性玩具,为她带来更多高潮。
阿怡抿着嘴,忍受着触手在她体内冲击,小穴已经被撑到很大︰「主人…啊啊啊…」

阿亮十分满意这个画面,而她们尽情地陷入性爱之中,至于躺在地上的我,被阿亮的魔法控制,别说身体任由女朋友们鱼肉,就连射精都被阿亮操控在手。

「射吧!」阿亮朝我的肉棒指了一指。

一股热热的巨大暖流,瞬即从身体,不受控地直冲到龟头的尽头︰「呜呀!」

她们的小穴和菊花,都被大量精液所灌满,连肚子都可以猜得出灌进去的精液份量,但她们仍不满足,不让已射精的触手抽出她们的体外,坚持要触手继续抽插,触手当然乐于淫辱她们了。

就是这样,我不停地在她们的体内爆发,她们的子宫完全被充斥着我和阿亮的上亿精兵所佔据。可是即使如此,她们依然不满足,继续沉醉于触手为她们带来的快感。

我感到浑身无力,再如此下去,只怕最终身体会被榨乾,变成一具乾枯的尸体。

露娜、阿亮、毕拿和摩根就在一旁看着我们,欣赏着这一场由他们主导、我们当演员的一场性爱大戏。不管是我的触手何时发射、她们何时高潮,全都尽在阿亮的掌握之中。

过了很久,我已经筋疲力尽,弄得差不多虚脱,至于她们,高潮的次数已经多到数不尽,遍地都是我的精液和她们的爱液,还有唾液,我们都无力地沉浸在这片淫乱之地上面,大家都已经快没命了,叫声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声嘶力竭地张开着嘴巴,从喉咙底部发出哑然的声音。

即使是苟延残喘,但是在阿亮的魔法之下,我们仍得继续做爱,触手机械式地抽插着她们身上的每一个洞穴,精液也从她们的洞穴猛流出来,她们已经反了白眼,气若柔丝,快要叫不出声了。

「够了!」我用上全身仅余力气,勉强地朝阿亮大喝,只是这一叫,已经让我头晕眼花。

要知道,『魔之阳具』是魔性之物,面对这种马拉松式性爱,我自问还可以应付,但小丽她们不同于我,她们只不过是凡躯肉体,再做下去,她们真的会死掉呀!

「放心,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哈!」露娜的笑声真的很令人讨厌。

救命呀!到底有谁人来救我们呀?

(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