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 四十一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四十一章:四十一

作者:海格力斯(本论坛名)

  日期:2021-9-20

  首发:SIS

  由于本文不是快节奏的手枪幻想文,写作风格不会出现过于YY的情节,在娱
乐性跟现实的取舍上,儘量贴近现实来写,特别是女主章,肉少是正常的,毕竟
女主章章都写肉的话,会把女主的人设写崩。

  男人跟女人并不一样,男人走肾,女人走心。

           ***  ***  ***

  「轰~~隆~~~」

  巨大的响雷在天空中炸开,一道银蛇般的闪电,划破夜空,瞬间照亮了被厚
厚雨幕覆盖的城市。

  虽然房间的窗户做了隔音,但是我还是被雷声惊醒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窗外又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一阵滚雷炸响开来。

  恐惧、惊悸,瞬间从心中升起,心跳就像失控了一样,狂跳起来。

  全身就像跌落深渊一样,一股麻痹、无力感随着血液在身体中游走,手都不
自觉的颤抖起来…巨大的雷声,就像是无形的压迫,让我大气都不敢喘,动都不
敢动…

  「咔嚓…轰..。」

  又是一声巨响,感觉像要把天轰开。

  我本能的害怕缩成一团,迷糊间伸手去拉被子,想把自已裹起来。

  但在拉被子的时候,却碰到一只不属于我的手,从另一边伸过来…

  「啊!!!」在大半夜的,窗外还打雷闪电,这突如其来的触碰,吓得我大
叫起来,心一下就像提到了嗓子眼。

  本来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大脑,猛然就像过冷水一样,一下子被惊吓到清醒。

  愣了二秒才反应过来,是陈欣瑶,睡在我旁边的是陈欣瑶。

  黑暗中她却是一把紧紧抱住了我。

  「…你别抱我这么紧啊,你顶住我胸口了」

  陈欣瑶睡的位置比我低,她转过身抱住我时,是搂住我的腰,头刚好顶在我
胸部…

  「打雷了,我有点怕..。」

  本来想说她还是小孩子吗,还怕打雷,但是其实我自己也怕打雷。

  我不觉得怕打雷就是胆小,我觉得那是生物对大自然力量天然的畏惧,毕竟
面对天地之力,我们太渺小。

  「你这么突然抱过来,差点把我吓死,你顶住我的胃了…我难受」

  「…这不是胃吧,这裏软软暖暧的..。」

  「你顶到我胸了..。」

  习惯一个人睡了,这突然床上多出一个人来,被雷一吓得都忘记陈欣瑶跟我
一起睡了。

  本来陈欣瑶只在我这住一晚的,实际却是在我这住了好多天了,我只是好奇,
再过不到半月,就到她结婚摆席的日子,她都没什么着急要办的事?

  不过结婚的她,又不是我,我还能替她着急不成?

  不过我也无所谓,只要她愿意,住多久都行,多个人在家裏,更让人安心。

  打开柔光夜灯,窗外正是倾盆大雨,电闪雷呜的,被这么一吓,我暂时也没
有了睡意。

  「….慕容,你衣服收了吗?」

  「没收…你衣服也晾在外面,你去收进来吧」

  「呃…我怕打雷,还是你去吧..。」

  我这的没封阳台,昨晚洗的衣服,晾晒在阳台上,虽然阳台比较大,但是这
么高的楼,这么大的雨,这狂风暴雨之夜,如果不去收衣服的话,基本上都逃不
过被雨淋到透溼的下场。

  昨晚天气还好好的,也没想到半夜突变成雷暴雨。

  其实衣服淋了也无所谓,但是客厅都没关窗,这要不处理一下,不知道多少
雨水会吹进来。

  「叮咚..。」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跳出一条新的短信。

  我打开一看,是帝都气象台连夜发布的暴雨雷电橙色预警信号短信。

  「预计未来未来三小时内,我市东区、东南区、中央区、南区持续有雷电活
动,部份区域伴有短时强降雨、8-10级短时大风等强对流天气,主要降雨时段爲
今日凌晨到今日白天,山区山洪、地质灾害、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较高,请注
意防範」。

  我这在南区,刚好在暴雨雷电範围内。

  只是,这雨都下了,雷电也来了,不提前发,现在才发预警??

  不过从气象台大半夜的也要发条预警信号的操作看来,这场雷雨很严重。

  大风加大雨,还伴着电闪雷呜…还好有陈欣瑶陪我一起,我自己一个人的话,
估记得缩进被子裏瑟瑟发抖…

  「几点了?」陈欣瑶拖着有点迷糊的声音问我。

  「1点58分」

  我看了下手机的时候回她道。

  从预警短信看来,估记这场雨说不定会下到天亮,不把客厅的窗关上的话,
明早起来客厅估记就成水泽了。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把衣服收了,顺便把窗关了..。」

  看着同样胆小的陈欣瑶,也不敢自己一个人走出房间的我,干脆提出让她跟
我一起去。

  一个人是怕,这二个人一起,就不这么怕了。

  怎么才能不怕,当然是把灯全部打开,让家裏亮堂堂。

  不过刚打开房间门,要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漆黑一片的客厅中,在譁啦啦的
雨声下,咚的一下,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好巧不巧,接又是一声炸雷响起

  「啊!」这突出其来异样的情况,吓得我们二个尖叫着又退回了房间裏…

  「有…有人在外面?」陈欣瑶哆嗦看着我脸色都白了…

  「你…你别乱说」我也被吓到了,心跳得厉害。

  毕竟是自己家,况且回家后,我都反锁大门的,不可能有人进得来。

  「可能…是…风太大把东西吹掉了」我鼓起勇气解释道。

  这狂风暴雨的,我又没关窗,估记那咚的一下,是大风把客厅的什么东西吹
掉到地上了。

  既然怕,我觉得干脆就不出房间了,晾晒在阳台的衣服溼淋就溼了,雨下了
这么久,应该也早溼透了。

  窗子我也不关了,大不了明天白天再搞卫生…

  这么想想,我就又重新缩回床上。

  「慕容,你不出去了吗?」陈欣瑶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我道。

  「不去了,反正晾在阳台的衣服也应该溼透了」

  「别啊…去吧」陈欣瑶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我道。

  「不去了」

  「哎呀,去吧」

  「不去」

  「去吧」

  「不去…我说你干嘛老是要让我出去啊」

  「…我想上厕所..。」

  陈欣瑶吱吱唔唔了一阵,憋出了这么一句来。

  「…..你憋一下吧」

  「现在才2点啊,到天亮还有这么久,怎么憋啊…现在我都快要憋不住了」

  「快点,陪我出去啦,要不然我尿在你床上啊」陈欣瑶威胁我道。

  「…我服你了,你多大了,还要想尿床..。」

  陈欣瑶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况且憋尿是挺辛苦的,我也能理解。

  虽然不想出去,但是现在陈欣瑶主动要求一起去,我也正好去关窗。

  不过对面着房间外面黑漆漆一片屋子,虽然害怕,还是要硬着头皮出去。

  客厅电灯有二个开关,一个在大门入口,一个在过道儘头,我们走到大门去。

  二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先打开过道灯,来到过道儘头,又伸手去打开
客厅的灯光开关。

  瞬间,黑暗被灯光驱逐,明亮的灯光,把整个客厅的每一个角度都照得通亮。

  通往客厅阳台的玻璃门没关,狂风裹携着暴雨透过纱门打溼了附近的地板,
外面一片譁啦啦的雨声。

  天气好的时候,还能远眺到远处的街灯跟各种霓虹牌,而现在,视线完全被
雨水阻隔,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雨幕中。

  一张凳子翻倒在地上,看来之前我们听到的「咚」的一声,就是这翻倒的凳
子发出来的。

  呼…一阵狂风吹了进来,窗帘被狂风吹得飞舞起来,打着旋儿,唰唰作响。

  看起来,凳子像是被飞起来的窗帘碰倒的。

  阳台门边的矮桌上,放着陈欣瑶的手机,因爲太靠近阳台,桌子都被飘进来
的雨打溼了,放在桌上的手机上也不能幸免。

  「她手机怎么放在了,忘记拿进房间了吧」

  这都被雨淋到的,既然见了,我帮她拿起来,递给她。

  她手机外壳有些发热,不会是被雨淋到短路什么了吧。

  晒在阳台的衣架,是带防风钩的,我并不担心会吹落,但是衣服只是撑在衣
架上的,在狂风下,有一件已经从衣架上吹落到满是积水的阳台地上。

  我怕挂在衣架上衣服被吹脱出去,只能冒着大雨,把衣服都先收回来,放洗
衣机裏,重新洗过。

  等我们收完衣服,关好门窗后,才发现穿在身上的睡衣都溼了大半了,可见
这次的雨有多大。

  「慕容,你别回房间啊,在这等我一下…。」

  陈欣瑶想上厕所,我想先回房间去换件睡衣。

  「不是吧,从卫生间到房间,才几步啊,你都怕..。」

  「别走啊,等我一下下嘛,很快的」

  陈欣瑶急匆匆的进了卫生间,我只能无奈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等她…

  咔嚓一下,一道闪电劈过天空,比灯光还强烈的闪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也照亮了卫生间对面那个无人住,我用来放堆了些杂物,没开灯的房间。

  看着黑漆漆空空的房间,我突然心头冒出一种裏面藏有人的想法…

  「呃…怎么可能有人,不要去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啊」我赶紧把这种想法甩出
脑子裏。

  一定是刚才受到陈欣瑶的影响,明明是风把凳子吹倒了,她上来就是一句有
人在外面,差点把人吓死。

  等陈欣瑶,我也让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等我一下,我也想上厕所了…

  明明刚才没有尿意了,结果给吓出尿意了…

  客厅的灯也没关,完事后,就跟陈欣瑶一起回到房间,我也不在乎浪费这点
电费。

  刚才冒雨在阳台收衣服,我们俩的睡衣全溼了,虽然没溼透,但是穿着溼漉
漉的衣服,也不好睡觉。

  我从衣柜裏找出二套睡衣,她一套,我一套,反正我的衣服,陈欣瑶穿上也
合适,我们身材差不多。

  当着别人的面换衣服,就算是女的,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但房间就这么大,平时还可以到卫生间换,今晚我是被吓怕了,这外面又是
闪电,又雷声轰轰的,也不敢一个人去。

  脱掉溼润的衣服,迅速换上干干爽爽的衣服。

  等我换好衣服,陈欣瑶还坐在床边看她的手机。

  「你不换衣服吗?」我提醒她道。

  「哦~」放下手机,她也不忌讳害羞,直接就当着我的面脱下了溼衣服…

  既然是睡衣,裏面当然是不穿内衣内裤的,她就这么脱了个精光后,赤裸裸
的才换上我递给她的睡衣。

  虽然大家都是女人,也没什么好忌讳的,她有的我也有,她没有的我也没有。

  但是既然看到了,虽然不说,但心裏难免会不自觉的对比一下…

  胸都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啊…皮肤好好…

  其实我是多余去想,既然我的衣服陈欣瑶能穿,还挺合身的,这本来就能说
明我们的三围基本上相差不大。

  我好奇的是,爲什么陈欣瑶会把下面的毛全剃了…这人一但好奇起来,就难
免会多看几眼…

  不过说真的,把下面阴毛剃干净后,看起来的确更显得干净许多,就像…
有胡子跟没有胡子的男人的区别。

  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就算把胡子整理得再好,都不如把胡子剃干净的男人,
有那种清爽干净的感觉。

  「慕容你看哪呢..。」

  陈欣瑶毫不留情,一下子就戳破了我…真是尴尬…

  「呃…我…我看你穿上这身睡衣,挺好看的…哈…哈..。」

  「哼,别以爲刚才我没注意到你眼睛瞅哪哈」

  「…什么嘛…你有的我也有,我看你什么啊,你又不是男人」我不服反驳
道。

  「哈,我要是男人,今晚就让你下不了床」

  「听你这口气,你是试过下不了床咯」

  「切,我都是快要结婚的人了,有什么没试过啊,舒服到极致当然就下不了
床了,你没试过吧,陈泽铭是胆小鬼」

  明明在跟我拌嘴,却把陈泽铭拉出来骂…

  「…算了,不跟你这种已婚妇女计较」

  「呵,你好奇吧,我告诉你啊,剃掉后很清爽,能减少感染..。」

  「啊,我不听,我不听…。」

  陈欣瑶像只头上长角的小恶魔一样,有时候动不动就喜欢捉弄人。

  真是的,我觉得我一个未婚…少女,跟一个已婚妇女去聊这种东西,简直就
是在带坏我…

  虽然雨还在下,时不时的还夹着电闪雷呜,但觉还是要睡的。

  换好睡衣,又拌了几句嘴后,我们都躺回了床上。

  没把灯全都关完,留下一盏,把光线调到柔和。

  我侧身而躺,还在想着这雷还要打多久的时候,陈欣瑶一下子又从后面抱住
了我…

  「慕容…给我抱着睡吧,不抱着什么,没安全感..。」

  其实我也怕打雷,但有个人抱着,的确没这么害怕了,所以我也没拒绝,就
让陈欣瑶抱着我。

  虽然抱着我的是个女人,但是背后传来对方的体温与温暖,就像有个靠山一
样,让我打心眼裏觉得踏实、安全。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知怎么的,回想起了陈泽铭假装喝醉,我送他去酒店的那个晚上…(三十
一章)

  那晚上,他也是这么样从后面抱住我…

  只是那个时候,被他抱住的我,没有得去感受那份男人的温暧,我一直都在
担心他会对我做什么事情。

  然后,他真的对我做了…他吻了我,摸了我…

  我挣扎了,但是没一点力气,我动弹不了,只能任由他浅薄我…

  要进来了…要进来了…我被压在下面,陈泽铭脱掉裤子,掏出男人的那东
西,正靠近我的下体。

  不要…!!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一根按摩棒插进了我两腿中间,陈泽铭面容有点模糊的
递给我一条贞操带,让我穿上。

  爲什么,我竟然没反抗,还配合他??

  我发现,我竟然穿上了贞操带在公司开会。

  李毅好像知道了我的祕密,不停的扯着我裙子,我拼命的拉住裙子不让他脱

  「@#¥!!@#@!#」

  「什么?」

  「@#@慕@#@¥」

  「在说什么?」

  我觉得有人在说话,但是我听不清楚。

  「@#慕容@#」

  「唔??」

  头还有些晕,睁开眼睛,有些朦朦胧胧的,不过意识到了,刚才我是在做梦。

  陈欣瑶正用力从我身上扯被子。

  「呃,欣瑶你干嘛?」

  「还干嘛呢,跟你一起睡,你把被子全扯过去了,我被冷醒了,我想拉点过
来,你抓着被子不放手,嘴裏还含糊的嚷嚷着不要。」

  「…..。」

  我肯定不能告诉她我又做春梦了…梦到有人脱我裙子,我正死死的拽着不让
脱,这多丢人啊。

  我看了下时间,才七点锺。

  对了,看看还下不下雨。

  我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一股含着溼润泥味新鲜空气,迎面而来。

  雨停了,但是天上还有着厚厚的云层,看来还会下雨,远处还隐约传来几声
救护车的警笛声。

  楼下的外面的街道完成变了一个样,被大量的积水覆盖,颇有点像威尼斯水
城的样子。

  好在我们小区地势高一些,小区内没什么积水。

  既然天亮了,还起这么早,还是去看看昨晚的暴雨,有没有对家裏造成了什
么损失。

  陈欣瑶看样子是没睡够,我起床后,她拉过被子,把自己裹在裏面,像只蛹
一样,没了反应。

  打开房间门,在家裏各处看了一圈,除了阳台有些凌乱外,就只有客厅地上
有着大摊雨水。

  家裏别的房间我也进去看了一圈,因爲都没开窗,所以没进水。

  整了一下阳台,拖掉水渍,打开洗衣机,重新洗昨晚收回来的衣服。

  下过雨后,早上的空气感觉格外的新鲜。

  呼吸着新鲜雨后的空气,习惯做起了晨练。

  下了一晚的雨,外面到处都是积水,晨练没办法去户外了。

  所以我在家裏练起了瑜伽。

  别看瑜伽不跑不跳,但是那些瑜伽动作,如果做到位的话,还是挺累人的,
爲了更好的练习,我还加了一些柔术的动作。

  练身体的韧性是一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过程。

  就比如舞蹈生,如果一个暑假疯玩,连压腿这种基本功都不做的话,开学后
做劈叉动作,会痛到连路都要横着走。

  因爲长时间没有锻炼的话会导致肌肉的柔韧性变差。

  我也不算勤快,一般一星期就练二次,就足够保持住肌肉的柔韧性了。

  想自己一个人练好柔术瑜伽,最好是在镜子前面练习,因爲可以通过镜子,
观察到一些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背部,通过镜子反射自己的动作,可以看到
整体,通过对比,才能知道姿势对不对,到不到位。

  就算是在家练习,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着装与发型最好也不要偷懒,最好是
穿上练功体服,再盘一下头发。

  因爲做一些踢腿、下叉动作,普通没有弹性的衣服,会限制身体伸展,使练
习达不到最佳的效果,所以最好是穿着弹性较好的练功服来练习。

  当然,也不是说穿普通衣服就不能练习,只是相对于穿上练功体服来做练习,
练习的舒适度会差很多,得到的效果也不同。

  你想想,普通衣服裤子都是鬆垮垮的,如果用来做练习,做一个单腿向上的
180度劈叉,裤腿会滑下来;做个后下腰,普通的衣服也同样会滑落到胸口。

  所以,这就是专业的体服,都是紧身衣的原因。

  而穿裤袜,也就是大袜,也是非常重要的。

  穿袜子可以避免打滑,而且吸汗,有时候脚底有汗,会脚滑,还有就是避免
腿部皮肤和地板直接摩擦。

  尤其是出了汗,比较潮溼的皮肤摩擦到地板,能疼死!特别的疼!一次就可
能受伤。

  别说女生,如果是练舞蹈的,练习时男生也要穿,只是不一定非要裤袜,紧
身长裤也可以的。

  只是穿体服搭配连裤袜的话会更加整洁利索。

  而盘头发,有利于排汗,同时能降低长头发对动作的干扰,防止踩到头发,
特是下腰的时候,会变成头向下的姿势。

  留长发的,如果只随便扎个马尾,不盘不固定一下的话,头发会直接拖到地
上,像个拖把一样难看,万一身体压到头发,头皮容易受伤。

  所以就算是练习,一般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都会儘量準备充分的。

  都是花同样的时间去练习,爲什么不能準备得更好一些呢。

  我一边熟练的把头发盘起,一边去找我的练功服来换。

  我的练功服搬家时只拿一套过来,芭蕾的练功服三件套,无袖蕾丝连体服、
芭蕾舞鞋与白色的芭蕾舞裤袜。

  (第五章有相关慕容的芭蕾练功服描写,但那章没说,爲什么要这么穿,这章
科普一下)

  虽然是芭蕾的练功服,但是都一样适用,只是在地垫上练柔术瑜伽的话,倒
是不用穿鞋了。

           ***  ***  ***

  「哇,慕容,你这身体弯成这样,不难受吗?看起来有点恐怖啊」

  在我晨练一个小时后,才看到陈欣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惺惺睡眼起床
出来。

  也难怪她会这么说,因爲现在我在试柔术三折。

  柔术三折,就是指膝盖,腰部跟肩这三个弯曲折叠。

  不是向前折,而是像后折。

  先是双脚着地,然后身体向后仰,直到头朝下双手撑地,成一个铁板桥的姿
势后,再把头从双腿间穿过。

  柔术三折,我还做不到那种折成一个像四方形的程度,毕竟我只是业余练练,
只能弯出一个比较畸形的C字….不过在没练过的人眼裏,也算挺惊奇。

  毕竟卧伏着,还能用双腿夹到自己的头的姿势一般时候见不到…

  「陈泽铭真是好运气呀,就慕容你这柔韧度,生活多姿多彩,能解锁好多姿
势」

  陈欣瑶一边咧着嘴像不怀好意的贱笑,一边好奇的碰碰我。

  我有点莫名其妙,身体柔韧度好跟多姿多彩有什么联系?,什么解锁姿势?
又关陈泽铭什么事嘛…

  送陈欣瑶个白眼,我才懒得理她,我继续练我自己的,她倒是在我身边坐了
下来,饶有兴致的看我练柔术。

  「啊,你别乱摸呀!!!」我大叫起来。

  「呀,我这不是好奇你这裏肿起个包来嘛」陈欣瑶一脸无辜的看看我道。

  「那…那不是肿..。」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理了。

  因爲我做的三折时,动作不标準,不是全用腰力,偷功减料的用了大腿根胯
部来代替一部份折弯角度,加上这件体服有点偏小了,我也没去买新的,也就将
就先着用。

  而腿根胯部向后弯的时候,耻骨联合,阴丘阴埠那几个地方,就会显得特别的
突出…

  陈欣瑶用手指按压了一下突出来的地方…

  被他这么一捣乱,我也练不下去了。

  结束了晨练,去冲一下了澡,出来时,陈欣瑶已经换好衣服了。

  「我今天回家了」

  「你是要回家了準备了,这都快要结婚了,见你都不操心一下各种準备吗?」

  「呵,我有什么好操心的,是人家儿子要娶我,我是嫁过去的,当然是我老
公那一家去操心这些事情,我这边,也不準备什么人都请,帝都这边就通知了几
人熟悉的朋友而已,毕竟酒席地点也不在帝都。婚礼上的事,也有婚庆公司一条
龙来操作,我就排练好我们自己的节目就行了」

  陈欣瑶所谓的节目,就是我们伴娘组的舞蹈,还有让我配合她在婚礼上来一
曲小提琴跟钢琴的合奏《卡农》

  「合奏应该没问题了,我们也练习了几天了,起码你的钢琴底子还是剩一些
的,有时间再多练一下就更好了」我建议道。

  按照陈欣瑶现有的水平,我把钢琴的部份的曲谱,又给她简化了一下,编曲
我不会,但是改谱我还是可以做得来的,跟她合奏练习了二天,这么简单的曲子,
只要她的钢琴部份弹得不是非常烂的话,一些瑕疵,我可以用我的小提琴部份来
补正。

  陈欣瑶在我这住了几天,也没带什么替换的衣服来,她也不介意穿我的衣服。

  而她自己的衣服,昨晚下雨又全给淋溼了,刚洗完也没干这么快,所以干脆
穿着我的一套衣服回家了。

  她自己开车来的,车就停在小区裏的地下停车场,也用不着我送她回去。

  虽然陈欣瑶要结婚了,明明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不过我发现,在她乐观
的外表下,还隐藏着忧郁与重重的心事。

  因爲她在我家暂住的几天裏,我不止一次发现她有接完某些个电话后,会双
眼涣散,神情恍惚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还有很晚了还会接到神神祕祕的电话,我猜会不会是她老公打来的,可能她
们小两口有什么肉麻的话,所以她接电话的时候,都是避开我的,我也没这么无
聊去偷听。

  虽然陈欣瑶只来陪我住了几天,她回去了,盯着窗外那阴沉的天空,看着空
蕩蕩的房子,她的离开,又变成只有我一个人住了,突然觉得些孤单孤独感的情
绪涌上心头。

  以前明明都是自己一个人住的,都没有这种感觉的…

  这种心境,这让我想起一首老歌。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 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

  这一刻,我真的好想找个人来陪我。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给陈泽铭发了条微信

  ——在吗?

  「叮咚」——在啊。

  哟,竟然是秒回….

  我:你不会是挂机器人吧,竟然可以秒回我。

  陈:这不说明我们彼此心有灵犀吗?你在想给我发信息那瞬间,冥冥之中我
就收到了感印,我拿起手机,你信息马上就到,所以,你虽然只发给我「在吗」
二个字,但是你的心意,我感觉到了。

  我:哈,我只是很随意的发了在吗二个字,你说说看,你能感觉到什么了。

  陈:我能感觉到,你想我了。

  要死,陈泽铭怎么知道的…他竟然说破了我的心事…不行,不能承认…

  我:你真是做语文阅读理解的鬼才啊,在吗二个字,硬是被你曲解成这样..
.

  陈:过奖,那明晚上我请慕容小姐摆驾紫山阁有事相商,如何?

  紫山阁是帝都挺有名的一家私房菜馆,陈泽铭带我去过,吃了一次,我就喜
欢上那家店的菜品了,是一家极度合我口味的店,我自己也试着去过,不过人家
却只接待预约客户,等我想试着去预约时,结果都排到一个月以后了

  但是陈泽铭,随便打个电话过去就能约到,不知道是走了后门,还是VIP了。

  想了一下我明晚有时间,这让我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我:好啊,不过爲什么不是今天呢?

  陈:谢邀,人在加拿大,刚下飞机。

  我:你这陈年老梗了…

  陈:不是啊,我真在加拿大啊。

  跟着他发了一张他指着机场电子时刻表的合照,是加拿大的多伦多机场。

  对于陈泽铭这不声不响的就去了多伦多,虽然我有点好奇,不过我并不想去
问他,去干嘛。

  他想说的话,自然会说。如果他是去处理他公司工作上的事情的话,就算告
诉我,我也帮不了他。

  我能做的,就只能提醒一下他,出门在外,注意安全之类的。

  ……

  我:你说有事相商,能说下是什么事吗?

  陈:当然是人生大事,结婚的事,你说大不大。

  我:什么结婚…我没答应要跟你结婚啊。(擦汗表情)

  陈:我是想说陈欣瑶结婚的事啊,你怎么这么突然想到我们要结婚了,不过
你要同意的话,我可以的(害羞表情)

  我:….(石化表情)

  ……

  反正被陈泽铭聊天时佔便宜也习惯了,他那种见缝插
针佔我便宜的事,都成
他的黑历史了…

  你越否认,他就越来劲。

  我们约会过,吻过,甚至上过床…哦,不对,这个应该不能算吧。

  如果上床指的是发生过性关系的话,我跟他确实没有过,但是便宜却都被他
佔了…(三十一章)

  按理说,我应该是他女朋友了…但是感觉我都没有做好準备,也没有想过以
他女朋友的身份去约束管教去插手、去干涉他的生活。

  他也没有像别的男人一样,对我死缠烂打,天天给我发什么吃了吗,在吗之
类的名意上是关心,实际却让人烦的信息。

  而跟他一起,却是让我感觉很自由、惬意、舒服。

  唯一让我心痒痒牙咬咬的,就是他那种见缝插针、得寸进尺,喜欢打蛇随杆
上的口胡胡。

  不过实际上被他调戏后,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有点心痒、有点害羞、还有
点说不出来的得意。

  当然,这些我都不会表露出来,表情上还是要装出一点生气的样子…女人的
矜持吗?

  (有点小小的傲娇抖M,女主自己不知道而已)

  陈:「对了,今天是你去学校面试的日子吧」

  我:「对,下午去」

  陈:「那祝你一切顺利,以你的条件,我觉得就是走个过场,面试官不是瞎
子聋子的话,我提前预祝你成爲

  人民教师,正好明晚也给你庆祝下」

  我:「你就对我这么自信啊,那万一家人不要我怎么办」

  陈:「我要啊,要不你考虑下来做我祕书啊,老板娘的位置都给你準备好了,
就等你落选后过来坐了」

  我:「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要拿出真本事当上老师才行了」

  陈:「嗯,自我介绍的话,你可以说,如果当不上老师,只能回去当老板娘
了」

  我:「去你的..。」

  陈:「有人来接我了,那我去了…不用太想我,我明天就回去了,明晚见」

  …….

  被陈泽铭这一顿打浑插科的调戏后,因陈欣瑶的离开,而让我有些孤独的情
绪,一下子就烟消云散开来。

           ***  ***  ***

  我要去面试的学校,是一所叫星海艺中的学校。

  在我下决心要从公司离职后,刚好碰巧看到帝都的星海艺中在急招音乐老师。

  因爲是急招,虽然免掉了帝都教育局要求的教师统一招聘考试,但是招聘条
件要求变得特别高。

  先说不要师範类,那个只要九大音乐学院毕业的硬性条件,就能卡掉一大半
的人。

  别以爲只要是九大音的人就合适,它后面又要求要有音乐教师资格证。

  这个资格证算是二考证,要先考全国教师资格证,有了这个,才能去考音乐
教师资格证。

  这对于九大音的人来说,不是师範院校的话,那个教师资格证又是难啃的骨
头。

  因爲非师範专业毕业生申请教师资格证还要补修教育学、心理学课程,并且
还要考试合格才行。

  一般来说,音乐学院毕业后不进学校的话,只想做培训类工作的话,不管是
私教或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对教师资格证都不怎么要求。

  不管黑猫白猫,只要会抓老鼠,就是好猫,会抓老鼠的猫,难道非要去给它
办个抓鼠资格证才算是好猫?

  你说会钢琴,行不行让你来试试就能马上知道,你自己都弹不好,还怎么教
人?

  所以我们那届学生,去考音乐教师资格证的人不多。

  很巧,我就是有这二证的人。

  以前我想去考这二个证的目的很单纯…

  做老师多好,公务员能放的假,老师也放,公务员没有的假,老师还放。

  一年之中的寒暑假,去掉周末还有法定节日假,再加上寒暑假。

  做老师一年,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都在放假,怎么想都觉得很合适我啊。

  虽然沪音不是师範类院校,但是爲了毕业后能拓宽一下就业渠道,我还是努
力去学、去考,并且还考过了。

  只是毕业后,来到帝都,一时半会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先随便找了一
份工作做了。

  而现在,刚好碰到合适的教师招聘,虽然对方开出的要求高,但我觉得都达
到了要求,怎么都想要去试试看再说。

  就是招聘要求最后那条,女性,应届毕业生优先,让我心存疑虑。

  毕竟如果招老师的话,不管男女,不是应该有经验的最好吗。

  不过既然人家这么光明正大的贴出招聘公告,还是有名的学校。

  连面试地点,也不是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另找地方,直接就在学校本部裏面
试,总不会是什么陷阱。

  因爲在我做平面模特那时,就有一些女生被以招聘的方式欺骗过。

  明明招聘上写着是某某着名的公司招气质好的平面模特,等你按照面试地点
过去时,却是另外的地方,面试你的时候,说让你试镜,结果却是让你换上越来
越少的衣服拍照,你怀疑,他们就跟你讲模特专业素养…导致有些女生被骗洗脑,
拍下祼照…过后才知道,这招聘的公司,跟某着名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

  看到这招聘后觉得还靠谱,刚好我达到了要求,想着反正我都要辞职的,所
以就试着给学校投了简历。

  直到我真正从公司离职那天,学校这边也没什么反应。

  就当我以爲可以休息一段日子后再去找工作时,却收到了星海艺中的回复,
说是我简历通过了初筛,让我在指定时间,到星海艺中面试。

  爲了能顺利通过面试,在得到面试通知后,我也做了一些相关调查工作,比
如了解学校的历史,学校的成就,学校的口碑之类的。

  星海艺中全称是帝都星海艺术中学,是一所有海外背景的艺术类学校,虽然
算不上历史悠久,不过从它前身算起,也有建校三十五年的历史了。

  以前它是一个普通中学,但是在2001年的时候,经过政府同意,引入了部份
外资后,转成了一所可以面向海外的艺术中学。

  说到星海艺中,它最有名的,就不得不提它的合唱团,那少男少女们天籁般
的嗓音,用阿卡贝拉那种无乐器伴奏的纯人声音乐的形式演唱,伴随着一些哼唱,
让人震撼的同时,也能让人起鸡皮疙瘩,空灵、庄严、圣洁…

  星海艺中合唱团的一首《荣耀》,光是一个视频,去年在B站的播放量超500
0多万,火暴全网,真要把他们在放B站裏那几首的播放量汇总的话,总数已过亿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看到星海艺中合唱团的成功,我看到的,是
能带起这个合唱团人的,才是真正的高人。

           ***  ***  ***

  面试时间是下午二点。

  既然是直接到校面试,穿着打扮方面当然也得讲究一些。

  考虑到应聘岗位是老师,当然就不能穿着花裏胡哨的去,像短裙,连衣裙,
或比较露肩的衣服,这都不要穿,还要避免颜色过于豔丽的。

  浓妆豔抹也不行,既然是老师,应有符合老师精神风貌。

  我想了一下,打开星海艺中的官网,看了一下他们团建活动、教师风貌、活
动剪影之类的,观察了一下学校领导、老师们在学校裏,活动中的着装后,心裏
有了底。

  打开衣柜选了一圈后,我选了一套最保险的。

  短袖的白色衬衣加西裙的搭配。

  因爲我看到星海艺中的老师们都这么穿,我也这么穿,保证不会被人家嫌弃
穿着不当。

  鞋子我準备了一双黑色高跟鞋,再配上肉色的丝袜就好。

  化了一些淡妆,换好衣服,梳了一个整齐的马尾,站在镜子前检查了一下自
己的仪容仪表,自我感觉挺不错的,哦~还差个腕表~。

  再带上一个银色的腕表后,完美~~

           ***  ***  ***

  (注:小说裏的招聘面试过程是作者想像出来的,请不要带入现实)

  雨就早上停了一下后,又下个不停,还好,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就停住了,
天空也的云层变得稀薄了很多,不再是灰色的了。

  一点半,我提前了半小时来到了星海艺中。

  看着大气磅礡的校门,优美的校园环境,一些穿着校服,朝气蓬勃的学生在
校园裏,我真有点期盼来这工作了。

  不得不说,艺校就是艺校,光是那校服,都设计都十分漂亮。

  黑色包边的小西装加上白色衬衫搭配的是条纹领带。

  男生款小西装用镶蓝边,女生则是镶白边。

  男生是黑色长裤,女生则是浅色方格短裙。

  而且经过观察我发现,星海艺中对学生、老师的着装要求,并没有我想像中
的严格与保守。

  因爲我看到一些女生穿着校服短裙配着黑色丝袜。

  而女老师们,也不全是白色衬衣加西裙,我见到还是可以带耳环、项链与手
链的。

  不过想想这裏是艺校,并不是普通高中,也就能理解了。

  不过我还发现,倒是男学生跟男老师们,穿得比较统一。

  男生都是一样的校服,男老师们都是衬衣加西裤。

  下午三点,在学校最宏伟的那幢教学楼中,招聘面试开始了。

  我不知道学校到底收到多少简历,筛掉了多少人,但是能到现场参与面试的,
加上我,只有6个,四女二男,看年龄都差不多。

  爲什么会有男的,这也不奇怪,毕竟人家招聘上没有限定女性,只是说女性
优先,但是如果有优秀的男性来应聘,总不会不要吧,毕竟人才是最要的。

  巧的是,大家着装都出奇的统一,三个女的白衬衣配西裙,一个是白衬衣配
西裤。

  而二个男的,都是白衬衣加西裤,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个穿着正装。

  教学楼裏开着中央空调,所以穿着正装也不用担心热。

  一个老师把我们都领到一间教室外面,并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号码,告诉我
们待会叫号一个一个进去。

  我拿到的是2号,有点靠前啊…

  1号进去了,留在外面的我们五个人,由女4号开了个头,大家一起边等边聊。

  由于大家还都算是竞争关系,又不熟悉,所以聊起来是相当的谨慎。

  「2号」

  一个老师打开门,对着门外叫道。

  2号就是我了。

  轻轻用手理顺了一下发丝,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调整了一下表情后,我跟着
老师走了进去。

  裏面是一个小型的会议室,裏面的装修与装饰跟我原来的公司的小型的会议
室很像。

  米黄色的墙壁,浅色的木地板,正中间的会议桌后,一字排开的坐了七个人。

  七个面试官裏,有男有女,有像我差不多的年轻人,也有表情严肃的中年人,
这一看就是领导。

  他们的桌面上也没写有名字与职位,我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反正都当
成领导就对了。

  他们并没有给面试者準备凳子,有的,只有通过投影仪,把我的简历,打在
挂在墙壁的幕上。

  紧张?没的的事。

  这种场面,我还在公司的时候,我每个星期都会遇到。

  我仿佛又回到了公司,找到了站在各部门大佬前面,主持着会议的感觉。

  在徵得同意后,我微笑着,向对面的七个面试官,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而他们听完后,用笔在各自面前的纸上圈圈点点着什么。

  三号面试官,看着我,突然问了我一句「履历书述、
日本语话?」(你在简历中提到,你会日语?)

  「、私日本语话、私人惯
。」(对,我会日语,并且可以很熟悉与人交流)

  我点了点头,回她道。

  我以爲面试官第一个问题,会是问我音乐专业的问题,没想到是我写在简历
裏会日语的问题。

  简历是按星海艺中招聘要求,下载他们的模板填的。

  在简历中不起眼的一栏中,有个问,问都会什么外国语,我填了日语、英文,
毕竟上个工作,是做进出口工作的,不会英文的话,根本做不来。

  而日语算是我第二母语,我外婆可是地道日本人,我小学都是在日本京都上
的,不会日语才奇了怪。(注:女主的这么设定不是媚日,而是后面有剧情需要)

  而面试官们的第一个无关专业的问题结束后,后面的问题,就全是专业上的
问题了。

  问完专业问题,接着又是一轮演示与陈述的考校。

  还好大学裏学到的东西,我掌握得还算牢固,我全都一一回答了她们的问题,
在考校方面,我觉得我也儘力了。

  虽然不用笔试,但是这种现场考校,比笔试难多了。

  笔试时一个人可以慢慢想好再下笔,而这种现场考校,不但没有过多的时间
让人去思考,还要在衆目睽睽之下现场作答,心理素质不好的话,紧张是难免的。

  我的这次面试,持续了二十分锺才结束。

  我以爲结束了要回去等通知时,却被告之,稍等一下,等面试完所有人后,
还有一次面试。

  在从另一边门出去后,我看到了排在我前面的男1号。

  见到我出来,他找了个话题,想跟我聊面试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大家没交情,都还处在竞争阶段,该说的可以说,不想给他知
道的,我也不会说。

  后面的3-6号,面试时间有长有短,但好像都没有面试我的那次时间长。

  比如女4号,才二分锺就出来了,脸色有些难看,找了个借口,直接走了,看
样子是不参加下一次面试了。

  这下好了,直接少了一个对手。

  第二次面试,是在一个音乐教室裏,大家都过了一遍自己会的乐器后,接着
又开始实战。

  校方找了几个学生来,让我们几个现场教学指导,指出学生在操作乐器或歌
声中有什么不足之处,并给出指导建议。

  这种完全作假不了的操作,就只能拼自己的所学,各显神通了。

  在剩下的五个人裏,我并不是最优秀的,女6号的专业知识与演奏经验非常丰
富,不得不服。

  而男3号,在我看来明显是有点滥竽充数的了,先不说钢琴弹得有多烂,一个
女学生唱歌时,明明没有的瑕疵,他硬是说有,就像是鸡蛋裏挑骨头一样,话倒
是说得很客气,但是靠无中生有来抬高自己,这是人品问题。

  我估记他本意是想在考官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结果玩砸了…

  如果我们都是业余的欣赏水平的话,还不敢说什么。

  关键是我们几个都是九大音毕业的,这点鉴赏水平还是有的。

  其中一个考官可能是听不下去了,直接从专业角度反驳到他哑口无言。

  我觉得这种人就是是眼高手低了。

  最后在结束第二次面试后,发现男3号已不见了蹤影。

  还有第三次面试吗?没有了。

  时间,也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面试全部结束了。

  我是儘力了,奈何女6号跟我们相比,她太厉害,差距就在那裏。

  就在我认爲我自己没戏的时候,一个考官过来说,我们4个都通过了面试,按
照我们面试时的表现及特长,会在学校裏分担不同的工作,如果愿意留下工作的,
现在可以去找对接的负责人,了解更详细的东西。

  让我意外的是,对接我的负责人,竟然是我认识的人。

  看着面前微笑着跟我打着招呼的男人,我突然明白过来,星海艺中的合唱团
的成就爲什么这么好了。

  我以爲星海艺合唱团的指导老师只是同名,没想到竟然是本人。

  「慕容,好久不见~」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