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1-9)(代千面神像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娇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1-9)

         ==================================

           因为院子不好上,代千面神像发

             首发四合院、色中色

         ==================================

  大家好,我要开始写绿文了,属?长篇系列,会不定时更新,大家可以把自
己带入进去,亲身体验绿帽的感觉,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一)

  大家好,我叫许远,今年27岁,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中层主管,我的妻子叫陈
莹洁,25岁,是一名保险业务员,能娶到她真是我三生的福分。不过这几天我却
很苦恼,坐在大床前,望着墙上巨大的婚纱照,看着上面幸福的我们,心里却不
是滋味,妻子很美丽,172 的身高,身材恰到好处,两条长腿让人欲罢不能,精
緻的脸庞如同上天精緻的雕刻,胸前的乳房足有36D ,大却不下垂,真正的前凸
后翘,我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每天是把我的妻子当做意淫对象而每天晚上辛勤劳作
……没错,我很苦恼,因为两周前我和妻子吵架了,两周了,她都没回来,最后
一次通话她说不要再联繫她,她想静一静,等想开了就回来,结婚两年来,这是
吵的最凶的一次,我没办法,她说她住在同事家里,我也只能等待,她的脾气我
是了解的,逼急了恐怕后果只会更恶劣。由于忙于奋斗工作,所以两年来我们也
没要孩子,刚好最近公司不太忙,我回家也早,苦恼了一阵后打开电脑看一下文
件,这时我的QQ闪了起来,我看了一下,是一个好久没联繫的同学,也就是两年
前结婚的时候见过他,他发什么消息,不会QQ被盗了吧,想着我点开了消息,是
一个截图,等放大看清楚之后却如同五雷轰顶,我感觉天要塌了……

  我颤抖着双手一遍又一遍的放大缩小那个截图,希望那不是真的,可惜没有
用,它依旧不变,继续深深刺痛着我的心,那个截图是一个入群通知,群名叫做
小媳妇儿光屁股群,不用想,绝对的色群,而入群的则是我的妻子陈莹洁,这是
我那个纯洁的妻子吗,这时我的大脑冷静了下来,也许这是假的呢,我抱着一丝
侥倖,给那个好久都没联繫过的同学发过去消息,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开什么玩
笑,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他回过消息说,这是真的,不是做的,然后发过来一张
照片,是妻子的,穿着制服,黑丝和高跟鞋,不知在哪儿拍的,问是不是我妻子
的,我说是,他说确实是,我感觉我的世界已经崩溃了,但我还是耐住性子问他
你是哪来的这些,他说他是这个群的管理,妻子是群主邀请进去的,他看着眼熟,
才发给我的,此时的我恨不得把电脑给砸了,我的妻子,她这两周到底在干嘛,
因为妻子加那个群的时间是在我们吵架后的第三天,那现在……没办法,我只能
颤抖着继续问那同学,可惜的是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群主叫黑强,似乎已经盯
上妻子好长时间了,而这次的吵架给了他绝好的机会,最后他又说群主明天应该
会发布关于妻子的视频,完了他会给我传过来……

  此时的我恨不得回到两周前,去阻止那次吵架,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
连妻子在哪都不知道,也联繫不上,懊悔却没有任何办法,最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还是决定去她们公司看看,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她们说妻子出差了,
至于去哪她们也不知道,我失望的回到家,只能等着同学的消息……

                (二)

  一天都过的很迷糊,感觉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夜幕降临,终于那个如同解
药般的QQ消息将我的灵魂拉了回来,同学似乎很沉默,发了一段视频文件后,说
了一句话,想开些。这个视频文件如同潘多拉魔盒,我怕里面的东西会直接把我
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当中,却又不得不步入,我感觉它能吞噬我,我最不喜欢的
就是事情不在我的掌握当中,但是现在我确实掌控不了,我连自己的妻子都掌控
不了,也许连上天都在嘲笑我,犹豫了半天,我还是决定打开它……

  画面出来了,很明显是偷拍,妻子看起来有些憔悴,从两人的对话中判断出
这是吵架后的第五天,两人在路边见的面,看的出来妻子也是很谨慎,两人说了
一会儿话,男人也就是群主提议去吃饭,妻子稍微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随后两
人去了一家挺高级的饭店,在包厢里气氛明显活跃开了,群主是一个很能哄人的
高手,直到现在倒是还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很快,妻子被黑强逗笑了,由于妻
子穿的依然是职业装,当她稍微俯下身躯时两个奶子便能看的清清楚楚,而黑强
还时不时的讲两个黄色笑话,更令妻子招架不住,脸红红的,两条腿似乎也夹紧
了……

  黑强很明显是个玩弄女人的高手,他已经一步步把妻子带入了他设置好的陷
阱,妻子的沦陷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我不敢再想像下去了,视频到此就结束了,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但是我知道
绝不会这么简单,我不敢想像妻子此时在干嘛,她是不是已经被那群主在某个房
间里按在床上大力的抽插,她是不是只有喘息的力气,那个曾只属?我的美丽的
身躯是不是正在被别人无耻的霸佔……我感觉我都要冒火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
能继续问同学还知不知道其他的情况,他依旧简短,明天……

  我的噩梦似乎快来了……

                (三)

  我的头好痛,我知道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无法更改,我想去拯救,却没有办
法。我向公司请了几天假,以我现在的状态是无法继续工作的。

  第二天倒是很早,八点多一点的时候视频就发过来了,这次同学更简短,什
么话都没说,也许他也在嘲笑我吧,我自嘲道,不知道是有了第一次就不会害怕
第二次还是昨天的视频对我的冲击力不够大,我居然没有太多的紧张感,然而事
实证明我是错的,这次我真的是掉进了深渊……

  点开视频,时间是第六天,依旧是偷拍,画面上显示的是两人挤上了一辆拥
挤的公交车,,今天妻子换了衣服,上半身是黑色蕾丝背心,隐形的胸罩根本无
法遮住她的乳房,两只大奶子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爆出来,下半身则是黑色的
超短裙配黑色的丝袜,我惊呆了,妻子从没有这样穿过,她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
可惜却不是为了我,因为我听见黑强偷偷在妻子耳边说道,真听话,让你穿你就
穿上了,而妻子则只是娇羞的一笑。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到了自己的无能,她们不
过才见第二天就让我的妻子改变这么大,到底谁才是她的丈夫!

  公交车上人非常多,两人挤在人群当中,黑强的手搭在妻子的屁股上,是那
么的自然,如同自己的妻子般,要知道大庭广众之下我都没有这个待遇,妻子除
了羞红了脸似乎在无其他作为,而黑强绝不满足于此,他的手趁妻子不注意突然
从短裙底下钻了进去,妻子差点没喊出来,男人的手正在隔着蕾丝内裤侵犯着她
最隐私的地方,而妻子想抵抗却又怕被发现,只能不断夹紧双腿试图阻止,可惜
这是徒劳的,黑强的手继续在妻子的短裙下活动着,我彻底绝望了,我可以想像
的到,黑强的手正在不断扣弄着妻子的外阴,紧接着他会将粗大的手指连同妻子
的内裤一起捅进那圣洁的花瓣中,然后拔出来,在捅进去,不断往复……妻子越
加不安的扭动身躯,黑强很满意身前这个美丽少妇的表现,他要用手指将妻子玩
上高潮,他要让妻子彻底的堕落……手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大庭广众下发
浪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妻子在尽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妻
子将自己的身躯紧紧靠在黑强的身上,两只奶子紧紧压着他,黑强明显很享受,
而妻子的两条腿也越发的不受控制,开始抽搐,,终于,妻子的表情突然一僵,
然后头靠在黑强的身上,我知道她高潮了,在大庭广众之下高潮了,这是我从来
没有给予过的,我在嘲笑自己,也许真的是我自己太没用了。

  视频结束了,我第一次看到了妻子另一个真实的面目,可是造成这一切的罪
魁祸首是谁呢,是妻子,是黑强,还是我……

  我无力的躺在床上,如果能这样死去那最好,对我来说,现在这些就是受罪,
我感觉全世界都在嘲笑我……

                (四)

  如果可以这样睡过去,那我宁愿永远也不醒过来,我感觉这一切都很陌生,
我不想去面对,可是却如同吸了毒药一般无法自拔,妻子到底怎么样了,陈莹洁,
那还是你吗?

  我无力的睁开了眼,也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电脑打开,同学没有让我失
望,又一段视频发了过来,我不知道这次等待我的或者说妻子的又是什么……

  时间是第七天,这次的画面是在一个咖啡厅的包厢里,妻子穿的已经不是昨
天那身衣服,只不过更暴露,上身仅仅是一件裹胸,下半身则是更短的超短裙,
我想任何男人都顶不住这样的诱惑吧!

  只听黑强淫笑着说道,怎么样莹洁,昨天爽吧,爽完就跑了。你怎么能在那
么多人的情况下干那种事,人家是结了婚的,说过的只是来见个面,不干别的,
妻子反驳道。那你还进我那个群,你知道进那个群意味着什么吧,妻子听了只是
别过头去什么也没说,突然啊的一声,妻子似乎吓了一跳,原来黑强把他的脚放
在了妻子的私处,妻子又羞又恼,想要推开黑强的脚,不料黑强突然又一把抓住
了妻子的裹胸,妻子上下顾不得,被弄的气喘吁吁,而黑强则游刃有余的玩弄着
妻子,这时黑强突然说要不这样吧,昨天我让你爽了,今天你让我爽爽怎么样,
不行,绝对不行,妻子立马反对到。我没说要干你,我只要你用手帮我解决就行。
用手,妻子犹豫到。对啊,很快的,莹洁,你难道不想看看我的大家伙吗?我才
不稀罕,妻子马上别过头去,黑强淫笑了一下,立马把裤子脱了下来,不得不承
认,他的鸡巴确实大,足足有二十公分长,我听到了妻子倒吸的声音,这对她的
冲击是最大的,毕竟比我的大多了。快啊,莹洁,用你的手抓住它,妻子已经害
羞不敢抬头,黑强则抓住妻子的纤手套弄起了自己的鸡巴,黑强的鸡巴太粗,以
至于妻子一只手都握不住,这时的妻子似乎也有些放开了,另一只手也上来套弄
起来,而黑强则舒服的呻吟起来,我看见黑强似乎有几次都要干进妻子的嘴里,
都被妻子闪过了,就这样套弄了二十多分钟,黑强转到妻子的身后,一手抓住了
妻子的奶子,而妻子居然只是挣扎了两下就没反应了,很明显她也动了情,只不
过两只手一刻也没停,黑强另一只手也探前来,两只手不断揉搓着妻子的奶子,
妻子闭上了眼,两只胳膊背到后边撸动着黑强的大鸡吧,而黑强还一动一动着,
顶着妻子的屁股,就像在操着妻子一样,而妻子也慢慢发出了呻吟,这令黑强更
加兴奋,他更加大力的摆动,最后我听见了黑强的怒吼,一股股的精液射到了妻
子的短裙和丝袜上,最后他把妻子的咖啡拿过来将最后的精液射到了杯子里,还
将他的大鸡吧在里边搅动了一下,然后命令妻子喝下去,妻子很不情愿,皱了一
下眉头,但是竟然喝下去了,没错,我没有看错,她喝下去了,我被震惊的久久
回不过神来,难道妻子还没被干就已经被征服成这样了吗,难道她真的就是天生
被糟蹋的吗?妻子想要收拾一下腿上和屁股上的精液,但却被黑强阻止了,呵呵,
收拾什么,直接走,说完拉着妻子直接走了,我不知道妻子那天是怎么度过的,
路上的人是否会像看妓女一样看着她,我感觉我已经麻木了。我的妻子,你还能
再回来吗?

                (五)

  夜,在吞噬着一切,仿佛要把我也吞噬掉。辗转反侧都睡不着,我又打开了
电脑,至于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令我惊奇的是同学的QQ又闪了起来,而
我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居然又一股兴奋感,我只想知道妻子的下落,我自欺欺
人的安慰着自己。

  点开消息,是一张截屏图,图片中是一个女人穿着端庄的ol装,重点是一只
奶子露在外面,是那个群里面发的,不是妻子又是谁!此刻,我除了愤怒居然还
有一丝快感,自己的妻子放蕩成了这样,被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她那下贱的样子,
我居然有快感,真是太可笑了,也许这就是我的本性吧。同学还发消息说妻子之
前不在群里聊天的,这两天才开始聊的,听了之后我就感觉,妻子恐怕真的已经
彻底沦陷了……

  正当我发呆时,同学又发来了消息……

  没错,是视频,这次我不知道发展成了什么样子,激动,没错,是激动,妻
子到底有没有沦陷,答案估计是肯定的,但是我还是存在着一丝侥倖。

  视频点开,这次很直接,对我的冲击力也最大,没有之前的那么多铺垫前戏,
时间来到了第八天,视频刚开始两人在一间房间里,应该是宾馆里,黑强一只手
在玩着妻子的两只大奶子,黑色的蕾丝胸罩被翻出来,上半身几乎没有寸缕遮拦,
另一只手在扣着妻子的骚逼,短裙被彻底掀起,而妻子的两只手则在为黑强的大
鸡吧服务着,气氛淫靡无比,难道妻子今天就要被上了吗?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
鸡巴硬了起来,真是令人懊恼,我居然要欣赏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征服在胯下来获
取快感!

  视频中,妻子被黑强玩弄的呻吟不止,我明显能感到她已经快到高潮了,这
时黑强突然停下说道,洁莹,让我干你吧,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我会让你快活
的。不行,没想到妻子还保存着相当的理智,一口就拒绝了。这是何苦呢,黑强
再次加大力度玩弄起了妻子的奶子和骚逼。让你快活有什么不好。我,我是有老
公的,给你这样已经对不起他了,不能再伤,啊伤害他了,妻子忍着快感断断续
续的说道。没想到我在妻子心里还是有着相当分量的,我不知道是该庆倖还是该
悲哀。

  好啊,我也不强求你,不过到时候你可别求着我干你,不过嘛,今天光用手
是不行了……黑强淫笑着把粗长的鸡巴从妻子手中拿开,而后站起来将妻子的头
按下去,妻子挣扎了几下却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跪在了大鸡吧面前,张开嘴,舔,
黑强命令道,妻子别过脸去,不为所动。而此时的我鸡巴却硬到了极点,妻子从
没有给我口交过,她嫌髒,肯定也不会这么屈服的,我心里呐喊道,然而我似乎
忘记了妻子此时的姿势是多么的下贱. 见妻子不张口,黑强也不恼怒,他似乎胸
有成竹,只见他慢慢的将妻子的头扳过来,用极为威严的口吻说道,舔它。妻子
似乎是被震住了似得,没有再别过头去,也没有张口,不过很明显是被黑强的气
势震慑住了,这时黑强再一次大吼一声舔它,妻子的防御似乎彻底被震开了,只
见她的嘴居然缓缓打开了一丝,而黑强将他那狰狞的大鸡巴从妻子的两乳中间穿
插而过,直抵妻子的樱口,妻子那美丽的红唇颤抖着仿佛在畏惧那根粗长的黑龙。
终于,妻子还是探出了她的小舌头在龙头之上舔了一下,黑强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说道继续,妻子似乎感觉这根鸡巴没有那么难吃,于是小舌头开始慢慢的在黑强
的鸡巴上游动起来,对,就这样,舌头在马眼处舔,还有上边……黑强一边享受,
一边指挥着,终于他不在仅仅满足被动的享受,他要主动出击,只见他将自己的
鸡巴慢慢向前探去,鸡巴逐渐在妻子的樱口处消失,妻子的樱口装如此大的鸡巴
令她无比难受,她拼命挣扎想吐出来,可惜头早已被黑强从后边按住,力量上的
差距使得妻子的努力化为乌有,黑强的鸡巴全数没入了妻子的口中,妻子已经难
受的快要受不了了的时候,黑强把鸡巴退了出来,紧接着又插了进去,,往复如
此,妻子的手不断拍打着黑强的腿,却无法阻止这一切,黑强抽插的速度越来越
快,妻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继续舔,黑强暴喝道,妻子再一次被震服屈从了,
她楚楚可怜的小脸没有得到怜悯,鲜红的小嘴被无情的抽插着,她也开始配合的
用舌头继续为黑强服务。看来女人都是欠操的,两张嘴不是这个嘴被干就是那个
嘴被干。黑强毫不怜惜的干着妻子的奶子和嘴,这等尤物让他无比的兴奋,很快,
他到了极点,一股股的浓精喷射而出,妻子的嘴装不下,纷纷流到了奶子上,场
面真是无比淫蕩……

  视频就此结束了,令我震惊的是,妻子都被虐成这样了,居然还不离开,依
旧在那里挨虐,难道那个男人的鸡巴就这么强大吗,这是我第一次对大鸡吧男人
感到畏惧,也许,更糟糕……

                (六)

  才仅仅八天,妻子就已经变成了这样,就已经被别人干了嘴玩了奶子,除了
没被操,能玩的都玩了,要知道今天已经是第十八天了,妻子究竟已经变成了什
么样,我带着疑问睡了过去……

  又是一个清晨,我突然发现,我这几天来似乎每天都是在等待妻子那淫蕩的
视频度过每一天,这是一个丈夫应该做的吗,我沉思了半天,觉得我应该做点什
么,最起码要挽回妻子,我是爱她的,虽然她可能已经被人玷污了,但是爱永远
不会变,我不能再继续看着她堕落了。

  我问了同学我能不能加进那个群,结果大失所望,他说那个群有着严格的审
核要求,根本不可能,不过同学说他可以帮我盯住群里的一切动向,只要有妻子
的消息他就会给我发过来,这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最后他又说群主这两天有大
动作,可能会将近十天的视频都发过来,然后他又给我发了两张截图,都是妻子
的自拍照,其中有口含精液的,也有穿着丝袜自慰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同学连续发来三段视频,看到如此数量的视频我心中有一
种不妙的感觉……

  我点开了第一个视频,时间来到了第九天,看样子这黑强还真是有耐性,每
天都在找妻子,每天都不落。视频的开头妻子坐在宾馆的床头,上身还剩白色的
胸罩,下半身是黑色的蕾丝内裤和黑丝袜,两只手被手铐拷在两边,一个男人正
在挺动着粗长的鸡巴疯狂的抽插着,我呆楞住了,妻子居然以这么淫蕩的姿势被
黑强狂操着嘴,妻子的头在摆动似乎想要逃开,然而狭小的空间根本没有可能,
所以妻子只能被大力的操着嘴,黑强一边操还一边言语侮辱着妻子,骚货,才一
天的功夫就熟练了这么多,真是天生欠操,妻子极力的摇着头,似乎在抗议,可
是对于这样的粗鲁妻子完全无法反抗,画面中黑强大力的操着妻子的嘴,妻子的
嘴角不断有口水溢出。画面外,在这淫蕩的画面感染下我开始打起了手枪,正牌
的丈夫只能自己打手枪,这恐怕是最可笑的笑话了,没过了几分钟我就射了,此
刻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大鸡吧男人,这么长时间了,他居然还没射,不过随着画面
的推进,他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也快了,很快一阵抽搐,一下又一下
都射进了妻子的嘴中,妻子想要吐出来,却被黑强紧紧按住头,吞下去,黑强大
声命令道,妻子无法,只能咕咚咕咚的咽了下去,最后黑强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
妻子嘴角依旧拖着一丝精液,此时的妻子似乎很迷茫,双眼无神,也许是之前的
口交让她太缺氧吧,这时黑强再次挺着鸡巴坐在妻子跟前,说继续,妻子顺从的
抬起自己的丝袜脚开始给黑强足交起来,不得不说妻子的腿很美,黑强的眼睛一
直都不曾移开过妻子的美腿,这样的舒爽让他闷哼起来,早知道这一切我都没有
享受过,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妻子累了,脚的速度慢了下来,黑强自己抱住妻子的
脚开始撸动,过了一下又向上开始操起了腿,不过始终倒是没有操逼,这是我唯
一的精神安慰了。过了一会儿黑强再次喷射了,他的体质真是强壮,那会儿刚射
了一次,这次又再次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妻子的腿上,脚上,甚至内裤上到处都
是精液,而那里,是他想要的终极之地……

                (七)

  光是这一个视频我已经打了三次手枪了,剩下的两个视频不知道会给我带来
怎样的刺激,我想我已经彻底绝望了,心中似乎只剩下了本能,这样的妻子我还
能挽回来吗,我突然发现,这么多年来我似乎都没有那么了解过她……

  摇了摇头,我点开了第二个视频,时间来到了第十天,这次倒是没什么,妻
子穿着很端庄,职业套装,就像是她平常去见客户一样,看样子他们是要出门,
我突然想到这么长时间了妻子最终还是没有被他干上,也就是说她的心里还是期
盼做我的贤妻,但是肉欲与精神上的刺激使得她处于一个矛盾的状态,我想黑强
要的就是要把妻子的这份矜持给彻底的蹂躏了吧,良家人妻最珍贵的就是她们那
份端庄的尊严,那如同最坚固的磐石,你可以任意的玩弄她,却摧毁不了,这就
是良家与妓女的区别,每一次都很新鲜,每一次都有征服感,黑强真是个高手,
我不禁暗暗讚歎……

  这时只见黑强掀开妻子的套裙,将一个东西放了进去,居然是跳蛋,我的天,
妻子会答应吗,只见妻子发了两句牢骚便没做反应,我的心一下如同掉进了冰窟,
本以为她最起码会反抗,没想到……

  就这样两人出了门,一路上黑强不断的调整着跳蛋的按钮,我看见妻子有几
次差点摔倒,她歪歪扭扭的走着,脚上的高跟鞋都快掉了,但是妻子依旧坚持着,
她似乎不想屈服,真是可笑的卑微,我似乎看见黑强那嘲笑的面孔,大概一个小
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公园里,妻子一屁股坐在一根长凳上,不断的喘息着,快没
有了力气,这时黑强过来一把分开妻子的双腿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手在逼上摸
了一下,骚货,都是水啊,要不要哥哥给你止痒. 不,妻子总算保持着理智,并
用手护住了自己的私处,黑强只是轻蔑的笑了一下,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黑
龙怒气冲天,妻子看见了没有犹豫直接用手抓住然后一口含住,如果说之前的口
交都是被强迫的话那么这次妻子的确是自愿的,此刻情欲占了上风,而黑强依旧
只是冷笑了一下,这冷笑不仅将妻子的尊严一步步撕碎,也将我的侥倖一步步撕
碎。妻子陶醉的含弄着黑强的大鸡吧,仿佛那是世间最美的美味,她是那样的饑
渴,细细的舔弄着每一寸地方,龟头,马眼,肉棒,卵蛋,她的樱桃小嘴此时竟
可以容纳下如此之多的东西,那庞大的事物在她的嘴中进进出出,竟显得如此美
丽,我猛然想到,她如此淫蕩的形象不知被多少人都欣赏过了,也许她早就被人
意淫几万遍了吧!

  画面中,妻子跪在地下忘情的吸吮着眼前的宝物,而宝物的主人则居高临下
的看着眼前臣服的尤物,也开始挺动了起来,他的心里早已经想好自己即将用这
样的姿势去蹂躏这个贤惠人妻最珍贵的地方了,他要彻底的摧毁她的贤惠,黑强
如同发疯似的狂操起来,最终将我那美丽的妻子口爆了,精液多到最后拔出来继
续颜射,妻子的脸上,头髮上都是他那肮髒的精液……

                (八)

  正当我打了两次手枪调整好呼吸点开最后一个视频的时候,同学又给我发来
了几张截屏图,看时间是是那个群刚刚聊天的内容,只是那内容让我崩溃。

  只见第一条是叫端庄人妻陈莹洁,没错我的妻子,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她发
的消息是端庄人妻陈莹洁正式加入小媳妇儿光屁股群,以后希望各位姐妹和大鸡
吧哥哥指导,然后还配了一张照片,拍的是她仰躺着,赤裸着身体,底下有一根
大鸡吧在插着,我心里最后的侥倖被彻底撕碎了,此时的我欲哭无泪,妻子真的
彻底的堕落了,这才不到二十天啊!

  然后底下其他人的发言更是另我彻底崩溃,一个叫蓝色纯情冰玫的说道,妹
妹,终于想清楚了,我就说吗,有强哥的大鸡吧在,哪有不当婊子的啊。另一个
叫做正经婊子倩倩的说道不是一直装清高装正经吗,还说什么自己是良家人妻,
现在不一样下贱吗。其他的更是多,什么小媳妇儿就应该光屁股啊,什么婊子终
于找回到自己的本性了啊,什么人妻就应该大家享受的啊……我沉默了许久,问
同学妻子还有发言吗,同学说没有。

  妻子终究是被操了,现在可以肯定了,现在我该怎么办,我看着截图上妻子
穿着婚纱照的头像是那么的纯洁,可是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放蕩,那结婚照似乎
是为了那个尽情淩辱她的人準备的。

  我在一次看了下这个群名,小媳妇儿光屁股,难道身为人妻,媳妇儿都是要
光着屁股吗,这样便于那些色狼淫辱人妻的时候方便吗,我深深的感到了一股无
力感。也许吧,思考的太多也没有用,我的眼睛盯到了最后一个视频上……

                (九)

  点开了最后一个视频,是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黑强问妻子吃饱了吗,妻子
说没有,于是黑强叫妻子过来,拿出个东西,是蝴蝶自慰器,撩起妻子的套裙插
到了妻子的阴道中,妻子的内裤白天已经让黑强给脱掉了,也就是说妻子这么长
时间都是真空!打开开关,然后说,不是没吃饱吗,去,下边有根大肉棒去吃吧,
说着把妻子推到了桌子底下。很快便传来吧唧吧唧的声音,接着镜头跟着到了桌
子底下,只见她不断的吞吐着黑强的鸡巴,下半身则不断扭动着,明显自慰器对
她的刺激非常大,过了一会儿,黑强吃完了,起身便拉着妻子出了饭店,妻子已
经腿软的快走不成了,黑强却不準备放过她,一路上不断拉着妻子走,等到回到
宾馆的时候,妻子近乎虚脱了。

  而此时,黑强则把自慰器的档位调到最大,妻子一声呻吟,她快到高潮了,
黑强则突然关掉了自慰器,并且拔了出来,妻子突然失去了快感,非常的空虚,
啊,快给我自慰器啊,妻子急切的喊到,然而黑强只是用手指抽插着妻子,说道,
这有更舒服的,要吗,妻子快要崩溃了,下身巨大的空虚感如同千万只蚂蚁咬一
样,可她还是忍住说道,不行,我是有老公的人,我只爱她。好啊,那我可不管
了,说着黑强就要离去。不,你别,别………别什么,说啊!不,我不能,可是
我好痒,啊,妻子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快来啊,快来什么,快来干我,妻子终于
撑不住了,带着哭腔说道,求我啊,拿什么干你啊,黑强继续得寸进尺,求你了,
拿你的,你的……,快说,什么,黑强大声喝道,你的大鸡巴,刚说完,妻子便
大哭了出来,好吧,既然你这么求我,那我只好从命了,黑强直接拉开裤子,大
鸡吧一下便弹了出来,抽在了妻子的屁股上,妻子啊的呻吟了一下,黑强撩起妻
子的套裙,将自己的鸡巴直接插进了他梦寐以求的地方,啊,啊,两声呻吟,分
别是我妻子和黑强的,黑强一下将肉棒贯穿到底,顶开了妻子的子宫,妻子瞬间
到了高潮,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梳粧檯旁,美丽的少妇双手扶着檯面,职业装的扣子被解开,胸罩被拉了出
来,两只硕大的奶子被随意玩弄着,少妇的两腿修长的美腿分开,中间插着一根
狰狞的肉棒,正在那最圣洁的地方不断来回抽插,妻子一边哭泣一边忍受着后边
不断传来的快感,黑强一边干一边说道,婊子,终于操上你了,你原来不是清高
吗,我只用了十天的时间就操上你了,还装不装!不是,我是被迫的,妻子哭喊
道,老公你在哪儿,啊,呜,妻子的嘴被黑强堵住了,妻子完全没有对抗的余力
了,等待她的只有黑强无休止的抽插……最后在妻子的悲鸣中,黑强将一股股的
精液射到了妻子的阴道中,而且是无套内射……

  看完这些,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生活了,有句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可
惜我的路在哪儿,我该怎么去面对我的妻子,她还是那个她吗,对我来说一切都
没有答案……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