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5)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彼岸花(五)

作者:以性的名义

     叶岸来到城里,先在城里仅剩不多的棚户区找了家小旅馆住下,因为这里
便宜,三十块钱一晚上。旅馆是几十年前砖混结构的房子,斑驳的外墙,没有路灯的楼梯,年久失修,潮湿,阴暗,特别是现在这个季节住进去,你洗过的衣服晒在房间是什么情况,三天后还是什么情况,你用力拧,都拧得出水来。条件差都不用提了,还没有热水,在这寒冬天洗漱的时候,叶岸觉得自己是一只南极的企鹅,一名极地战士。

     而外界的物理感知如果不触及到生理极限,对叶岸已经变得可有可无。用小旅馆厕所的自来水洗澡宁岸甚至还感到不够冰冷,因为在华曼彤不辞而别的那一刻,叶岸已经体会过这世界在冰点以下的无尽深渊。

     当叶岸自毕业后第一次给杨非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叶岸来城里三个多月后了,在这三个月里叶岸做了三件事,应聘到了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春节回老家将父亲安葬在老家的公募,最后,叶岸养成了洗冷水澡的习惯。

叶岸在公司附近租了间一室一厅的房子,这是叶岸在城里的第一个窝,叶岸用自己的第一个月的工资交了一季度的房租。叶岸打电话给杨非是想请杨非吃饭,大学的时候杨非是睡在自己上铺的兄弟,现在,是自己在这座城市最好的朋友。

其实叶岸这个时候付了房租已经差不多身无分文了,准备请杨非吃饭的钱是去棋摊上重操旧业赢来的。棋摊的陆哥还在摆棋摊,见叶岸来找上门来非常高兴,等叶岸做完业务依旧坚持要请叶岸吃火锅,吃火锅的时候陆哥抱怨这棋摊怕是摆不下去了,现在赚不了什么钱,说自己跟朋友想开个茶室,暗里做私人赌场,问叶岸愿不愿意一起干。

     叶岸婉言谢绝了,说自己现在已经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陆哥听出叶岸的意思,是想正正经经的做点事,不想搞歪门邪道的东西。陆哥初中毕业就出来混社会了,对于社会的理解,陆哥认为自己自然跟才出社会的叶岸是不一样的,而且肯定更深刻,于是陆哥对叶岸进行了语重心长的开导:“兄弟,你才从大学毕业出身社会,对这个社会充满着美好的理想是可以理解的,但有句话说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其实在老家考公务员,叶岸已经体会过现实的骨感了,叶岸无奈的笑了笑,没说话。
   
“我的意思是这个社会挣到钱才是大哥,”陆哥继续说道,“这个社会很现实的,你才从学校毕业进公司才多少钱的工资?老实说肯定比不上我摆棋摊,不然你也不会跑来靠下棋挣钱,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上没背景没资源,你这样按部就班在公司上班,不说多的,你算算你工资,你猴年马月才能在城里买上房子?你没房没车没存款,没背景没地位,他妈的那个女的会跟你?”

听到这,叶岸心里重重的咯噔了一下,虽然叶岸坚信华曼彤不是因为自己没有钱没有地位,仅仅来自一个县城的普通家庭而离开自己。

“所以兄弟,现实点,你的智力太强了,在赌博上有这么好的天赋,不利用来好好挣点钱太可惜了。而且,你坚持要在公司上班也可以,你可以利用业余时间来,这并不影响你公司上班。”看得出来,陆哥是真的惜才,在陆哥眼里叶岸是他混迹这个圈子见过的最有天赋的选手。

“谢谢陆哥,我想想,考虑一下好吗?”叶岸的回答很委婉,但其实叶岸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叶岸觉得自己的赌场是人生这个大舞台,而不是小小的牌桌。

跟杨非吃饭是杨非定的地方,一个高档酒楼,两个人就要了个豪华包间让叶岸有些不适应,并且掂量了一下自己微信钱包的金额是否足够支付这顿饭钱。但叶岸的担心是多余的,杨非来这里只需要签单,并且最后也是杨非坚持签的单。

“我现在在市城建局。”饭桌上,杨非给叶岸介绍着自己现在的状况,杨非的语气一点没有炫耀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事实,叶岸也没给杨非提起过自己在老家考城建局公务员被坑的事。

但没有比较没有伤害,这是不是陆哥说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打脸写照?叶岸知道杨非的父亲是主城某区的副区长,而自己的父亲……

     春节回老家安葬父亲的时候,叶岸在父亲的墓前摆了一瓶酒,然后拿出象棋,默默将第一次与父亲下的那盘盲棋在墓前摆着,只是到将死是父亲老将的最后一步,叶岸迟迟不愿将棋子下在棋盘上,叶岸久久凝视墓碑上父亲的照片,一直到天空飘起了清冷的细雨,雨水顺着叶岸的脸庞流淌下来,父亲的一生就如这盘棋局戛然而止,叶岸突然感到莫名的悲哀,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人生是不是也会是一盘被将死的棋局。

杨非埋怨叶岸为什么父亲去世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他,叶岸没说话,自罚了一杯酒,大学四年上下铺的兄弟,杨非太知道叶岸是一个不愿为别人添麻烦的人。

     接着杨非告诉叶岸一直在帮他打听华曼彤的消息,但还是没什么结果。叶岸很感动,叶岸认定跟杨非可以做一辈子的兄弟。这让叶岸想到了另外一个一辈子兄弟,那个曾经把溺水的自己从河里拖出来的人,黑牛。算下来,过不了多久,黑牛的刑期应该会满了。

     冬去又春来,转眼叶岸在建筑公司三个月的试用期满,叶岸顺利的成为了公司的正式员工,不久,叶岸成为了公司的一条鲶鱼,通常,人们说的鲶鱼效应里的那条鲶鱼。叶岸的工作精神极其凶悍,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叶岸不是在工地,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机器,是同事送给这位新进员工的绰号。
     除了工作上的事,叶岸跟同事几乎零交流。叶问做事不计怨言,不问辛苦,而且工作中显示出了过人的才华和能力,叶岸从一名一开始没人太注意的实习员工,逐渐成为同事谈论的话题人物,从而引来了同事们的各种目光,这些目光包括但不限于:赞许,警惕,不屑……以及倾慕。
   
     一条鲶鱼,一条有着D大吕良伟称号的颜值的鲶鱼扰乱了原来池子的次序和安宁,获得这样的目光是正常的。

一天快要下班,叶岸在办公室仍旧忙着手里的活计,张芹,公司的人事主管,来到了叶岸的座位旁。张芹是同事们私下评出来的公司之花,除了一名某某之花所必备的颜值,杨芹身材娇小,性格温淑,外柔内柔,从来不急不火,一副标准的中国好媳妇的模板。

张芹的确未嫁,二十出头就做到公司人事主管,又是一副中国好媳妇的模板,公司内外惦记的单身狗自然就多。但公司的单身狗惦记的多,敢动心思的却没有一个,因为张芹是公司老大曾总的侄女。

“叶岸,等下下班你先别忙着走,曾总找你有事。”张芹的声音很温柔,看着叶岸的目光是倾慕的那一类。花了三个多月去观察和了解,在张芹的心目中叶岸不是一条鲶鱼,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能力突出,学识渊博,聪明,帅气,但不知为什么却十分忧郁的大学毕业生。三个多月,已经足够让一个女孩的心思长出相思草来。

但平时张芹除了工作中正常的接触,并没有刻意去接近叶岸,张芹怕这样相思草长得太快,自己的心房还没法盛得下一株野蛮生长的相思草。

曾总,曾有中,公司法人兼总经理,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板,找叶岸是想单独跟叶岸吃个饭。曾总找叶岸吃这顿饭算是公私兼顾,因为曾总早就看出了侄女张芹的心思。叶岸对曾总要请自己吃饭感到有些惶恐,对张芹的温柔含羡的目光叶岸更感到慌乱,但很快叶岸就镇定下来,自己是南极企鹅,适应在零下几十度的冰川生活,零下,正是现在自己心脏的温度。这个温度已经足以让所有女生望而却步。

这顿饭局既然是公私兼顾,自然少不了张芹,两个人的饭局变成了三个人的。

“小叶,喝什么酒?你能喝白酒吧?”在公司附近一家酒楼的包房,菜差不多已经上好,桌上摆着一瓶还没打开的茅台,和一包打开了的华子,曾总问叶岸。

“曾总,能……能喝一点。”老板发话,就是再不能喝,叶岸明白是不能说不的。

一旁的张芹听闻赶紧将茅台打开,将曾总和叶岸的酒杯倒满。
   
   
“好,那今天就陪我喝点。”曾总点了点头,然后端起了酒杯跟叶岸碰杯干了一杯。

“感谢曾总。”这是叶岸第二次喝茅台。这让叶岸再次想到了父亲,第一次是叶岸看到家里有半瓶父亲喝剩下的茅台,叶岸偷偷打开了喝了两口,那也是叶岸唯一一次看到家里有茅台酒。后来叶岸知道,那是父亲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母亲买给父亲的礼物。

“小叶,知道今天为什么我找你来陪我喝酒吗?”曾总不经意看了一眼一旁的张芹。

“是我工作中有许多做得不好的地方,曾总需要亲自对我教诲。”叶岸的回答不卑不亢,表情还是有些紧张。

曾总笑了笑:“小叶,你太严肃了,在公司我是老板,但在公司外我更愿意跟员工做朋友,小芹知道我的脾气,我平时也经常找他们陪我喝酒,所以你别紧张。”

张芹也笑了笑,对叶岸说道:“是的。”

“只是这次找小芹一起倒是第一次,”曾总看了看小芹,话中有话,“小叶,是这样,你来公司已经三个多月了吧,你们这一批是我们公司第一次公开招聘的应届大学生,这次跟你一起进公司的一共有四五个吧,但现在留下来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我知道其他几个大学生为什么会走,因为我们试用期工资很低,试用期交给你们的工作都是又重又累,甚至跟你们大学生的身份不相符的一些脏活累活,我是故意指示下面这么安排的,现在的大学生眼高手低的太多了,走的那几个大学生应该都是吃不了这个苦,但你留下来了,我一直在观察你,我们试用期对你们的苛求我都觉得都有些不太人性化,但你几乎没有任何怨言,我也看了你的简历,你很优秀,工作中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很强,其实就你的条件你也可以选择更好的公司,我今天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会选择留下来?”
   
   “感谢曾总的信任,”曾总谈公司,谈工作让叶岸的心情镇定了许多,叶岸怕的是曾总给自己谈张芹,“也感谢公司给我这个机会,其实,公司试用期这种做法我觉得是应该的,做建筑行业很辛苦的,吃不了苦就别选这行,我没做好准备,当初大学选专业的时候我也不会选土木,现在也不会选择应聘我们公司了……”

     曾总点了点头,特别对叶岸把公司称为“我们公司”感到很满意,说明才几个月,叶岸对公司已经有了主人翁精神和归属感。

“我选择留下来主要有两点,”叶岸继续说道,“一,这几个月我跑遍了公司几个项目的工地现场,有这么多项目同时开工,说明公司的业务不错,有前途,一家有前途的公司我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来?第二,我才从学校出来,所学的理论和知识需要通过实践来实现这些理论和知识的价值,我认为我们公司能够提供这样实践的机会,在我眼里,这种机会的价值并不完全是由多少工资来衡量的。”叶岸侃侃而谈,语速不快,说到工作,叶岸感觉自己就从一只南极企鹅变成了热血斗士。

“小叶,我很高兴,你不仅是科班出身,还是我们公司第一个211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我很清楚我们公司现在的情况,现在我们更多只能称之为工程队,公司要向更高层面发展,非常需要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人才,”曾总点了一根华子,递给了一根给叶岸,“你的理念我也非常认同,公司也准备重用像你这样有专业技能,有抱负有担当的年轻人,现在你已经是公司的正式员工了,希望你好好干!公司发展起来,我不会亏待大家的。”

“曾总您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为公司的发展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叶岸表情认真的说道,其实叶岸之所以留下来,是看到公司的项目施工中有太多不尽人意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叶岸觉得这是一个能让自己施展拳脚的舞台。

叶岸喜欢挑战,做不可为之事,目前,叶岸已经做到的看上去不可为之事包括下盲棋,包括用高三最后一年的努力换来了211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现在,叶岸知道更大的挑战在等着自己。

   “那你觉得公司现在哪个部门合适你?”曾总如此直截了当的让叶岸挑部门让叶岸隐隐感受到了曾总对自己的重视,但叶岸很清醒,这一切并不完全是出于曾总对自己的信任和能力的肯定,因为此刻旁边还坐着看自己的目光一直很温柔的张芹。

     叶岸的判断是对的,曾总看出了侄女张芹对叶岸的好感,通过几个月的初步观察对叶岸仅仅是过了信任的第一关,今天带张芹来,曾总的信号已经很明显,先让叶岸体会到自己对他的认可和重视,然后让叶岸意识到,如果识趣能答应和张芹在一起,以后叶岸在公司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但这么大个果叶岸知道自己摘不下来,不是张芹不够漂亮,不够温柔,这样一个中国好媳妇的模板不够是一个好姑娘,是叶岸知道现在自己的心能感受到的温度,只有南极的企鹅感受得到,这种温度对任何一个心生情愫的女孩都是毁灭性的。

   “曾总,我还是在工程部比较合适,只有在工地上我才能感到浑身有劲。”叶岸的话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字面上的,另外一个意思是现在除了工作自己什么都不会想。

     叶岸最终陪曾总把那瓶茅台喝完了,叶岸以前不怎么喝白酒,但这以后,叶岸但凡喝白酒就只喝茅台了,叶岸不知道这是因为茅台本身神奇的魔力,还是曾总今天表现出的一名老板的魅力与格局。或者此刻茅台已经在叶岸心目中成为了一种成功的隐喻。

     吃完饭曾总借机自己先行离开,留下了叶岸和张芹。看得出来,这个剧本曾总是早就想好了的。

“叶岸,你是在公司附近租的房子吧,离这儿也不远,你喝了酒,我送你回去吧。”在酒楼门口,张芹指了指叶岸住处的方向。

“不用不用,应该我送你才对!”叶岸连忙罢手,但眼睛一直,这个一直是从今天的饭局算起,就不敢看张芹。

“没事,今天你不需要什么绅士风度了好吧,你没喝酒就让你送我了。等会我送你到住处,我打个车就回去了。”张芹笑道,其实张芹笑起来很美,也有很好看的酒窝,只是叶岸不敢有这个眼福。

此时已是初夏,此刻已是晚上九点。街道的两旁摆出了一些夜市,夜市旁的街灯下已经有了成群的飞蛾。初夏的夜晚风不凉,也不热。

差不多半斤茅台让叶岸的头有些晕乎乎的紧,但好在还能自己独立行走,叶岸知道今天是执拗不过曾总和张芹的,叶岸也怕自己坚持送张芹回去会导致不必要的推让和纠缠,叶岸也就答应了张芹送自己回住处。

两人并排而行,街灯下两人的身影之间那道明显的界限其实很近,近到叶岸甚至能闻到张芹身上很好闻的香水味,近到一步就能跨越……

仿佛又很远。

跟一个漂亮的姑娘漫步在夜晚的街头怎会不美好,但对于叶岸来说,身边的那个姑娘要么是华曼彤,要么是nobody。

“叶岸,你租了房子,怎么不叫女朋友一起来住啊?有个人照顾多好。”叶岸不敢看张芹,张芹倒是敢看叶岸的。张芹话里的少女心思有一种含羞的美。

“哦,我没女朋友。”叶岸嗫嚅道,叶岸心里在数着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大致还有五分钟,就到自己的住处了。

“我不信,你这么优秀,人长得又这么帅,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张芹暗自欣喜,但这是不是叶岸的实话不知道,但张芹坚信叶岸说的是真的。

“真的没有。”叶岸低下头,鼻子轻轻抽搐着,叶岸闻到了身旁女人迷人的芳香,但叶岸知道那不是华曼彤的。

叶岸顷刻感到眼光有些模糊,突然感到心口一阵痉挛。尽管近在咫尺,张芹对叶岸的突然失态一无所知。

“我舅……哦,曾总,”张芹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改口,“曾总一直很看重你的,我们公司现在就是缺你这样的专业人才。”

“呃,谢谢曾总的栽培。我刚毕业还没什么经验,不过我会努力的。”叶岸迅速从失态中恢复过来。

“嗯,以后工作中需要我们部门配合,或者需要我什么帮助你尽管说,毕竟我对公司比较熟。”张芹扑闪着清澈的眼睛看着叶岸,并逐渐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张芹知道拐过前面的街角,叶岸的住处就到了。

“好的,谢谢。”叶岸的回答已经到了少一个字不成句的程度,但叶岸一直坚持着这样极简主义的回答。

“唉,知道同事们都给你取了个什么外号吗?”张芹这边是鲜明的对比,说话是尽量找着和往多了说。

“呃?”叶岸怔了怔。

“嘻嘻,机器!”张芹再次铃朗的笑了起来,“难怪你说话也精准的像机器一样,绝没有多余的一个字儿。”

“没……没有吧。”叶岸知道张芹说的是事实,但也除了无奈的否定,叶岸别无办法。

“好了,你住处到了,你喝了酒,回去好好休息,Bye!”说完张芹转身拦了张出租车。

看到张芹上了出租车,叶岸才敢朝出租车看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想开口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叶岸愣愣的看着出租车远去,叶岸本来是想叫张芹到家发个报平安的信息。

但叶岸回到家二十多分钟过后,张芹微信上的信息自己就来了:“我安全到家了,晚安!”

今天晚上十来分钟的路程,张芹跟叶岸说的话比叶岸来到公司三个多月说的都多……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