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细雨点点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微风细雨点点晴

(一)

  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碧绿的大地,看来如同一片碧海,一丛丛的桃花,随着这柔和的春风,枝头上都是欲吐的艳红色。领导春降人间的鸟儿,也在这枝头上鸣唱,好像是告诉万物,春又降临了,快醒来吧!一对对燕子穿梭在树枝之间,蝴蝶儿展开美丽的双翅,在这美丽的图画中飞舞着。

  举目四望,大地是多么的美好,软绵绵的,好像是有许多欲吐的美景,等着万物来欣赏。

  邻近城市的郊外,经常有人在这明媚的季节里,跑到这片广大的大自然里,来享受着。成群青年男女,携手高歇着,尽情地跳跃。一对对的情侣相互的依偎着,情话绵绵讲个不完。

  远远的有一对穿着粉红色洋装的少女,正向着山坡走下来,两个无忧的女孩手挽着手,走到草地上坐下。

  一位秀发修长女郎对另一个说:“好累喔,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说着,便坐了下来。

  “才走几步嘛,就喊累,妳真差劲。”

  “反正是玩嘛,何必那么累,先休息一下,欣赏这美好景致。”

  先讲话的长发女孩叫兰香,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和她一块的叫巧春也十九岁,两人是表亲。兰香和巧春是同在一所学校毕业后,就没再升学了。兰香非常活耀,巧春也十分好动。两个表姊姊相当要好每天都腻在一起。

  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年纪轻的女孩,想尽办法打扮得花枝招展,使男人都能向她行注目礼,才感满意。

  这两个女孩长得不坏,身材也一样高,十分健美,两人发育也很均称,该大的便大,该细的地方一定细,都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脸圆圆的而有一副洋娃娃的味道。

  兰香长发披肩,那头长发鸟黑亮丽,巧春留着整齐的短发,使人看了就有种美好印象。这两个女孩穿着同一颜色的洋装,胸部挺得很高,走起路来,胸部会跳动,圆圆的艳臀,修长玉腿匀称而又细致,看在男人的眼里,真想去摸一把,才能止住眼前欲火。

  “表姐,这里真是春郊好地方。”

  “是嘛,有山有水,又有这么多桃花。”

  “这些桃花就要全开了,多好呀!”

  “要是都开了,香气一定会传遍这四野。”

  两人毫无目的的谈论著。突然间,有人向着他们走过来。

  “巧春,注意,有条色狼走来了。”

  巧春四下的张望,就笑道:“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妳又怎么知道会是色狼?”

  兰香道:“你看嘛,他穿得这么棒,油头粉面的,皮鞋擦得雪亮,到这种地方,还这么的穿着,不是很滑稽?”

  巧春道:“妳说话小声点,人家快到这边来了。”

  兰香一看,真的快到面前了。两人同时低下头去假装没看到。

  走过来的这个人大约二十岁,高个子,留着一头时下流行的披头,穿的却是青年装、西裤,背上还有旅行带。他来到她们的附近坐下来,拿出毛巾擦擦脸。

  那男的向着她们问道:“两位小姐,妳们是不是由那边山坡上走下来的?”

  兰香看看巧春,巧春也向她使了一个眼色:“不是,我们都没到过那个山坡上。”

  那男人继续说:“对不起,不是就算了。”说完,就走到较远处坐了下来。

  巧春道:“又不认识,就随便来问人。”巧春又看了那人一眼。

  兰香则向巧春说:“男人嘛,都是这样,说他色狼,一定不会错的。”

  巧春则答道:“我也不知道他会来跟我们讲话。”

  “这人长得还蛮好看。”兰香打量着他说。

  巧春打趣她说:“妳动凡心啦?还不坏,妳怎么不叫他坐这里?”

  兰香笑唾着她:“小鬼,妳少来,我说他好看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想他。”

  巧春正经的:“我们是来郊游的,又不是来找男人的。”

  兰香做出央求姿态,说:“小声点,会被人家听到的呀!”

  巧春不禁向四周望望,同时,脸颊也泛出红润。远处坐着的那位男士,向她们点点头,微微笑了笑。她们则低下头来个相应不理。那人知趣的,背转身去,不看她们了。

  巧春又说道:“表姐,那男的转身过去,不看我们了。”

  兰香莫名的答道:“你倒是满关心着他嘛。”

  “我不跟妳说话了,妳老是在逗我。”兰香不再讲话了,伸手就拿出带来的东西,取出一包日香糖,抽出一片往嘴里放,又问巧春:“妳要不要吃一片?”

  巧春由兰香手里接过了一片口香糖。

  正在吃着津津有味的兰香,突然问道:“巧春,有没有看见我的小皮包?”

  巧春有点着急,连忙说:“妳不是自己拿着吗?”

  兰香这会儿,脸色表现出一丝怪相:“没有呀,我以为你在帮我拿的。”

  巧春这时,更显得慌张的说:“在这里又没有别人,怎么会不见呢?去哪里找?”

  两人同时在四周寻找皮包。

  兰香忽有所悟的,说:“该不是在那山坡下去的吧?”

  巧春就说:“妳怎么不注意一点,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兰香哭丧着脸说:“锁匙、钱、证件、手表。我就是要拿手中才想起的。”

  巧春不高兴的说:“待会回去,怎么进屋呢?快到山坡去找找看!”

  兰香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哎呀!我想起来了,里面还有我们俩的合照呀!”

  巧春哼着:“那好呀,如被男人捡去,说我们是他的女友,那就糟了!”

  两人忙着没有头绪,又朝着山坡走去。

  刚才的那个男人,这时往她们这里走过来。他轻松的问道:“两位小姐是否有东西遗失了吗?”

  兰香羞着脸,说:“是的,我带的手皮包掉了。”

  男人再问她们:“里面可有什么贵重的物品?”

  巧春一副不耐烦的说:“废话,要不重要的话,我们会着急成这样吗?”

  男人笑着说:“对不起,可否再请问,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呢?”

  巧春没好脸色的答:“你这人真烦,人家东西掉了,心烦意乱的,你还穷捣问。”

  兰香拉着巧春衣襟,说:“妳怎么这样跟人家说话,这么不客气呢?”

  说完,又对着男人说:“先生,你是不是有看见?”

  男人回答说:“我问妳,里面有什么东西?告诉我了,然后我再回答妳的问题。”

  兰香便说:“里面有锁匙、证件,我们两人的合照,及一点钱。”

  男人听完后,便默默的取出小皮包,说:“是不是这个呢?”

  巧春高兴的,便伸手要拿:“是呀,怎么会在你那里的?”

  兰香急忙止住巧春说:“妳看妳,又来了,说话冒冒失失。”

  男人很好风度的说:“我刚才在山坡下捡到的,打开一看,里面有妳们的照片,我就知道是你们的。本来是要送还妳们,可是我问妳们,妳们说没有到那山坡,而且又不理我,所以我就走开了,到那边等待的,看妳们会不会想到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巧春有点生气说:“如果我们不找,就这样被你拿去当纪念?”

  兰香又对巧春说:“妳怎么啦!这么不客气的。”

  男人微笑答道:“没关系,请妳看看,东西是否齐全,这位小姐,如果我想留着,就不会把它送过来了。”

  兰香很不好意思,便说:“先生,对不起,别生气,我表妹性子较急,不会说话,请见谅。”

  巧春也陪着笑脸,说道:“请原谅,先生,说着好玩,不要见怪,大人大量喔!”

  他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不会的,只要东西不少,我就好说了。”

  兰香感激的说:“谢谢你了,一件也不少,真谢谢你,这么有心。”

  他歉意的说:“两位小别客气,是来郊游的吧?”

  巧春高兴的回答:“是呀,怎么,你也是来玩?怎么没带女友呢?”

  男人笑了笑,说:“我没有女朋友,小姐愿帮忙介绍吗?”

  “先生长得一表人才,哪会没有女朋友,我才不信呢?”

  巧春也说:“就是嘛,人长得那么帅,会没有女朋友?”

  那男士说道:“是真的,并没骗妳们,不相信也没办法。”

  兰香说:“还没请问先生贵姓?”

  男人恭敬的答:“我姓赵,叫赵正,今年二十四岁了。”

  巧春好笑的:“人家又没问你年龄,怎么就自动报出来?”

  赵正说:“我能不能请教两位小姐的芳名?”

  兰香指着自己:“我叫兰香,她是我表妹巧春。”

  赵正讨好的说:“真是一对姐妹花,两位小姐真漂亮。”

  女人总是喜欢人家说她漂亮,尤其经他一说,更是高兴的不得了。

  兰香答道:“谢谢你,坐下来聊聊嘛!”

  三个人就这么席地而坐。

  赵正道:“这种天气正好郊游,能认识两位小姐,真是我的荣幸!”

  兰香道:“哪里,哪里。赵先生哪儿高就?”

  赵正没来得及回话,巧春已抢先的说:“表姐,说话为何这么文皱皱的,听起来怪不舒服的。”

  赵正乐道:“是呀,巧春小姐,妳真豪爽。”

  兰香微微笑的说:“她呀,就是急性子,刚才,你应该领教了吗?”

  赵正表现风度良好:“没有关系,能为两位小姐服务是我应该的,也是我的荣幸。”

  兰香感激的说:“请别这么客气,我表妹问你在那做事,请回答我们吧!”

  赵正说:“是,是。我还在大学里念书,我家住本城的北大街。”

  巧春欣喜的道:“真巧!我们也是北大街。”

  赵正高兴的说:“那正好,等会,我就送妳们回家吗?”

  兰香不好意思说:“那太麻烦赵先生了,怎么好意思呢?”

  巧春俏皮的问赵正:“你上大学几年级?那一系?”

  赵正老实的回答:“今年三年级,学体育的。”

  巧春彷佛中奖似的,说:“难怪你的身体那么壮!”

  兰香这时抢着说:“赵先生,你与我们谈话,会耽误你的事吗?”

  赵正客气的答:“我是一个人出来玩的,我是不是可以跟妳们交个朋友?”

  兰香笑着说:“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

  巧春很调皮的:“刚才呀,表姐直说你长得好帅呢!”

  赵正很欢喜的:“谢谢兰香小姐的赞誉。”

  兰香脸色泛着红霞:“你别听巧春的,她最会乱讲的。”

  巧春企图解释:“是真的嘛,妳自己这么向我说的嘛!”

  赵正解危的:“等下回城里,我作东请两位小姐,不知能否赏光?”

  巧春拍着手:“好呀,只要表姐去,那我就没问题啦!”

  兰香说道:“那太不好意思了,我看就由我们作东,谢谢你拾而不昧。”

  赵正高兴的:“不管是谁作东,等会我们回城里一起吃晚饭好了。”

  在这次的游玩中,认识了赵正,回城里赵正作东请她们,又去了咖啡厅,直到晚间十一点,她们才回家。

  在吃饭时,兰香对赵正非常的温柔,一直用含情的眼光看着他,赵正也对兰香十分的体贴。

  回到了住处,兰香拉着巧春问:“表妹,妳看,赵正怎么样啊?”

  巧春神秘的回答道:“这妳还用得着问吗?妳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

  兰香故意嗔道:“哟!怎么?妳还会跟表姐吃醋?”

  巧春酸酸的说:“去妳的,我是好心陪妳,怕妳第一次便跟人家上了床。”

  兰香笑着说:“什么话呀!我会那样随便的就上人家的床?”

  巧春哼哼着:“算了吧,跟小李还不是第一次就上了床,把我也拖下水。”

  兰香回嘴,说道:“还不是妳愿意,又不是我帮妳脱裤子的。”

  巧春不知如何的:“妳现在好了,弄上了一个,那我怎么办啊?”

  兰香打太极的说:“再去寻找,反正天下男子多的是。”

  巧春翘着嘴:“小高不但结婚了,人也走了,很无情的把我们丢弃。”

  兰香也若有所思的:“过去的事就别再去想它了,反正也是没结局的。”

  巧春关心的问:“妳跟赵正约在什么时候再见面?”

  兰香简洁的:“就在明天的晚上。”

  巧春酸酸的说:“我就不陪妳,当电灯泡是不好受。”

  兰香怕她无聊,又问:“妳不出去吗?一个人看家啊?”

  巧春哼嗯着:“那有那么乖哟,没人约,自己不会去碰碰看。”

  赵正自从认识了巧春和兰香后,每天下午,固定约兰香出去。当他来,巧春便避开。

  舞厅的时针已指向一字,舞客们也纷纷的走了。赵正则搂着兰香的腰,一步步的走下楼。商议了良久,他们向着一家观光饭店走去,吃了宵夜。

  兰香吃完宵夜说:“等会我要回去了,你送我回去好吗?”

  赵正央求着她道:“今晚能不能留宿外面呢?为我。”

  兰香假装关心巧春的说:“不行呀,巧春一个人在家,我要不回去,她会向我母亲说的。”

  赵正再度的央求着:“兰香,我好爱你,就不能陪我过一夜吗?”

  兰香故意看了他一眼:“你呀!脑筋不正,尽想着人家好事。”

  赵正好笑的:“妳就答应一次嘛,有什么关系嘛!”

  兰香有点生气,因他说话太轻浮:“哼,你没关系是吧,我可是有关系呢,等下次再说吧!”

  赵正焦急的问:“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别让人急死了。”

  兰香故意着讲:“天天见面,你怕没机会,又不会突地消失,急什么!”

  赵正也不敢太勉强她,吃完宵夜后,叫了车送她回去,到了住处,付完了车资后,送她到门口。四周静悄悄的连个人影也没有,夜深了,大地也静悄悄的。

  赵正趁机搂着她,热热的亲吻她的唇。兰香也伸出舌尖,让他吸吮着。吻了无数次,赵正手便很不老实的伸进籣香衣服里。她半就半推的,让他轻摸她的乳房,两人也就抱得更紧。赵正的阳具沈不住气的挺硬起来,隔着裤子顶在她的肚子上。

  兰香轻声款款的问:“你下面是什么呀?那么硬的,顶在人家肚子上,怪讨厌的。”

  赵正甜甜在耳边:“妳摸摸就会知道了。”

  兰香竟用手去触摸着:“你裤子里怎么会有一根棍子呢?”

  赵正轻声答道:“这不是棍子呀!”

  兰香就故做不懂的:“那又是什么呢?硬梆梆的。”

  赵正试探着:“我拿出来,让你摸摸就知道了。”说着,就把那玉棍捣了出来,拉着她的手去摸。

  兰香一握,热辣辣的,硬得好长好壮呀!赵正赶紧的狠狠吻她的面顿。

  兰香说:“哎哟!死鬼,怎么把那东西拿出来让我摸,真不要脸。”说着,就用力一捏又一打。

  赵正把身子一曲,蹲在地上轻叫着。“哎呀!打断了,好痛啊,怎么办?”

  兰香一看他真的蹲下去了,刚才那掌,打得很重,本来只想摸摸他那根棍儿有多大,会不会比小高的大点,不小心打的太重了,心里感到很抱歉,就急忙问道:

  “哎呀!对不起,我不知打那么重,还能走路吗?”

  赵正故意说:“恐怕打断了,这是命根呀,妳怎么会这么狠心呢?”

  兰香赶紧抱住他,亲吻着道:“这怎么办?我送你到医院看看好吗?”

  赵正有点怕她当真,便说:“那多么丢人,我到妳房里看看吧,因这里没有灯。”

  兰香关心的说:“不行啊!巧春在家,怎么可以进去呢?”

  赵正厚着脸说:“你告诉她,我命根子被妳打断了,要看看才能走。”

  兰香没有了主张:“那多羞人,小姐怎能看男人的那东西?还是送你去看医生好吗?”

  赵正的意思,是想借机到兰香的房里跟她温存的,而她却不肯,他也没法想了。

  蹲在地上的赵正说:“妳进去好了,我自己去看医生。”

  兰香不安的道:“你怎么走?打坏了站起来吗?”

  赵正只好说:“那妳就帮我叫部车子好了。”

  兰香跑到街口去叫了部车子,扶着他上车。赵正无趣的说:“这么晚了,妳也该进去了,别担心我。”

  兰香难过的说:“对不起,我明天会来看你的,希望它好好地没坏。”

  赵正心里有了活动:“但愿如此了,希望妳明天早点来。”

  兰香点点头,车门关上,等车开走,她才转身回家。

  房里的灯还点亮着,巧春只穿着三角裤连胸罩也没穿的躺在床上看杂志。

  兰香一踏进房门,巧春就问:“到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跟他弄上了?”

  问了一大套,兰香幽幽的答:“去妳的鬼丫头,才没呢。”说着,把外衣脱了换上脱鞋。

  巧春看她脸色带着愁思,心里这两个人定然发生不愉快,就不讲话,依旧看着杂志。

  兰香穿好了睡衣,就躺上床说道:“脱得这么光干嘛?干脆连裤子也脱了算啦!”

  巧春调皮的:“脱光了就脱光,你又没那东西,我可不怕妳哟!”

  兰香羞羞地道:“那为什么两个大奶子露在外面,是不是想男人用啊?”

  巧春幽幽远远的说:“我正想,妳在跟赵正可能在弄,就把衣服脱了,下面也在淌水了。”

  兰香不明的说:“一天到晚,妳只想着这种事,还有别的没?”

  巧春可就不甘的说了:“妳不想?跟男人弄到这个时候才回来,我看,弄了三次以上吧!”

  兰香逢到理由就说:“别那么没气质好吧?又没跟他搞上。”

  巧春好奇心来了:“为什么?难道是他不行?”

  兰香不安的问着巧春:“妳说说看,男人的那东西是不是真会被打断?”

  巧春哈哈的笑起来:“怎么,妳打了他的那根命根子啦?”

  兰香羞红着脸:“是嘛,或不是有心的,打的太重,他蹲在地上起不来。”

  巧春追问着:“那妳为什么会打他那?”

  兰香只好从实招来:“他刚才送我到门口,把鸡巴顶在我的肚子上,我是想摸摸大不大,他就拿出来又粗又硬的。”

  巧春听得直吞口水:“那好棒啊,大的才好,为什么打呢?”

  兰香道:“他要进来跟我弄,我不肯就随手的一掌,打得很重,我就想要送他去医院看看,可是他不去。”

  巧春也说:“那才好,不然医生问起妳,怎么打他那?岂不是羞死妳!”

  兰香表示感激他:“所以呀,他才不让我送他去看。”

  巧春存疑的问:“那现在他人呢?怎么不叫他进来?”

  兰香耸耸肩:“叫部车子,他自己回去了。”

  巧春可惜的说:“这才好啊,赵正怕不恨死妳了,又不是什么处女,还装什么的,何况那么久不弄,也不想嘛?”

  兰香又说了:“他叫我明天到他住的地方看看。”

  巧春乐得拍手,道:“明天去,他那东西要是没怎样,就让他弄好了。”

  兰香回答着:“这个我早料他会这么做的。”说着,就伸手摸巧春的奶头。

  巧春杷胸部一挺的:“怎么没有男人摸来得舒服。”

  兰香兴致勃勃的:“那妳就当我是男人好了。”

  巧春这时也将三角裤脱了,抱住兰香道:“很久没弄了,这个穴真是痒得要命!表姐,妳寻到一个男人又不弄的,什么意思?”

  兰香道:“男人啊!太早给他了,不太好。”

  巧春不解的:“要是我的话,早就给他了,我才忍不住。”

  兰香一摸她的阴户,湿了一大片,就问:“妳怎么啦?淌那么多水,床单都湿了!”

  巧春搂着她:“我好痒啊,妳快把衣服脱了,我们磨一磨好吗?”

  兰香不以为然的:“妳就是这样,磨只会使我们更难过。”

  巧春不高兴地翘嘴:“妳老是假道学,前天妳痒我就帮妳磨,给妳磨了好久啊!现在我痒了,妳就会摆架子。”

  兰香也被她逗得难耐了,又看到巧春那副需要的模样,心里着实的也动了春心。她坐起身子,脱掉外衣解开了奶罩,干脆的也将三角裤脱了下来。

  兰香的奶头也是很大的,雪白圆润。下面的阴毛,长得黑黑亮亮的,两片阴唇翻在穴口上来,红红嫩嫩的还带着有水份。

  巧春要求着她:“让我先帮着妳吮吸奶头好吗?”

  兰香默默点头:“轻轻的吸,妳吸我的,我也吸妳的,好吧!”

  巧春好笑的:“我们两个同时吸,怎么可能办得到?”

  兰香自有她一套:“可以,两头睡在我上面,妳在下面,一人吃一个,还可以摸穴呢!”

  巧春催着她:“好表姐,那就快点好吧?”

  兰香要她躺在床的正中央,把脸朝上,然后将胸部挺得高高的,双腿将她岔开着。兰香自己则倒过头来,同时趴下来,白嫩嫩的奶子正好就送到巧春口里。然后,她趴在巧春的大奶子上,用舌尖轻轻的舐吮着。巧春则轻轻手捏着兰香奶头,也用嘴含住,伸出舌尖同时做同扑的动作。

  兰香一面吸吮着巧春的奶头,则一面又用手在巧春的阴户上揉摸,摸到了阴毛时,手指顺其自然的伸到下面。再进一步伸往下面,就到达阴唇了。

  巧春这时,也把屁股擡得很高。目的是想让兰香能捣到肉穴,一面也用手在兰香的阴唇摸弄着。兰香一面吸吮奶头,一面还长喘气着。

  巧春抱住兰香,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兰香。一面用手挖兰香的嫩穴。兰香双腿张得开开的,任由她去挖弄。

  巧春道:“表姐,快用手杷我的嫩穴挖进去,好痒啊!”

  兰香便用一个手指,插进巧春的小嫩穴。巧春摆动了屁股一下,嫩穴眼儿一张,双腿岔的更开了。虽是用手指插了进去,却也是够不到痒处。

  巧春可急了,甩哀求的口吻道:“用中指嘛!挖得深一些,最好用两个手指弄。”口中这样的说着,也伸出了中指和食指,对着兰香的穴眼,一下子挖了进去。

  兰香“哎呀!”一声,嫩穴像水管打开了一样,骚水源源不绝的往外淌。兰香也用两个手指,插进巧春的嫩穴里。

  巧春感到一截东西插了进去,小娇穴一张再用力一夹,这样一来就把兰香的手指夹的紧紧的。

  巧春娇声娇气的:“好表姐,手指快动嘛!用力捅几下,不就止痒了呀!”

  兰香就用手指捅进捅出的,很自然的触到了阴核。

  巧春颤抖了一下:“好美,摸到我最痒的小嫩穴心上了,快快捅几下。”

  兰香听话的,连连的手指插了起来。

  此时,巧春的嫩穴里,不知淌了多少骚水出来呢!穴眼中也发出了“卜滋,卜滋!”的响声。这种声音很大,可与男人的鸡巴弄穴一样,或更要响些,水也自然的淌多了。

  巧春一舒服,插在兰香的穴里的手指,也就狠狠的大力捅了起来。兰香是睡在上面,屁股朝上着,嫩穴向下挖弄起来,就比较方便多了。

  巧春也就接二连三的捅啊捅,兰香只觉得阵阵酥麻,就这样控制不住了。穴眼儿一酸,再用力的把嫩穴这么一夹,穴里就开始“咕唧!咕唧!”的两声。这时,阴精忍不住的泄射出来,把巧春的手指弄得全都是白白的泡液。

  兰香爽得,人不会动了,人也由上面倒了下来,全身趴着,一动也不动的,直喘着气儿,胸腔一伏一伏的。巧春感觉到手上粘粘的,同时还热热的,她知道兰香已淌了出来,急忙将手拿开。

  巧春埋怨着:“妳怎么就这么快就这样淌出来了?”

  兰香气如游丝的“嗯”了一声。

  巧春把牙一咬,恨恨的道:“妳可舒服了,而我呀,正痒得很呢!”

  说完之后,看看兰香一点点表示也没有,知道就是再怎么叫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就着自己岔开了双腿,用挖弄兰香的手指,自己对自己的穴眼儿里,狠狠的疯狂的抽插起来。两个手指紧紧的捏着阴唇,加重了力道的挖弄着,再将大腿夹得紧紧的,屁股左右的摆着、摇着。

  摆摆摇摇了一会儿,就用手狠命的对着小嫩穴眼,就这样捅进、捅出的,连连的捅送着。手指上,还留存有兰香刚才所射出的阴精,统统的都进入自己的嫩穴里。

  她自己狠狠夹紧着嫩穴儿,来来回回的又是挖、又是捅的,就着穴眼只胡乱的乱捅一气,妙的是,身子也颤抖了起来……

  嫩穴里发出一阵阵的奇响声,接着,是全身通体的一阵酥麻……鼻头上一点酥痒,两只眼睛紧紧的闭合着,嫩穴里似乎遭致电击的一般,连连的抖擞下“卜卜滋,卜卜滋”的,哈哈,她也射出了一股阴精出来。射得狠多,而且还比兰香的来得浓密些。

  巧春不胜负荷的身子一斜,双腿就向床上一翻,人就这样由床上翻下来。上身和着双手趴在床上,屁股和脚却着着实实的蹲在地板上,浓浓的穴眼阴精,顺着一道阴沟眼,向外的祗是淌,淌了一地的骚水。粘粘的,白白的这一堆,流满了地上一片湿。嫩穴口上还存着一点一点的,在向下续滴。

  兰香这时也醒了,就问道:“巧春,妳也是淌出来了吗?”

  巧春有气无力的:“是呀!好多,所以我就翻到地上,让它慢慢的淌完。”

  兰香向地上看着:“妳怎么流那么多呀!而且比我的还要来得浓?”

  巧春道:“妳最没用,才挖了那几下就淌了,淌了还真像死人一样呢!”

  兰香幽幽的说:“已经很久没有跟男人在一起,所以才淌得快嘛!”

  巧春催着她道:“妳给我快起来吧,把毛巾拿一条给我,手给弄得粘粘湿湿的。”

  兰香没气的说:“谁让妳淌出这么多水,水管漏了?”

  巧春瞪兰香一眼,说:“又不只我一个人的,连妳的阴精也粘在我手上。”

  兰香只好起身,到浴室取毛巾去。巧春先将手指好好的抹干净,又才向穴眼底擦了擦。

  兰香妙言道:“这样弄,很痛快,虽然是淌了很多水,但是穴眼里还是痒得很。”

  巧春附和着:“就是嘛!男人那东西插进去总是痛快得多,用手指只有难过而已。”

  兰香说道:“怎么,你穴里也在痒着吗?”

  巧春点点头,苦着脸:“怎么不痒?是自己捅累了,又淌了,觉得好一点,其实,待会还是会痒啊!”

  兰香若有所思的道:“我们两个常常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巧春咬咬牙,很不高兴:“都是小高王八蛋,把我们两个玩上了瘾,他自己却溜跑了。”

  兰香摇手止住她:“再不要提他了,提起来我就恨。”

  巧春继续和着:“就是呀!让他弄的死去活来的,到最后呢……唉!”

  兰香拍拍她肩膀:“别再多想了,反正赵正这两天内,会来跟我弄的。”

  巧春酸溜溜的:“妳是不用再想,我没有,不是让我更难过吗?”

  兰香安慰着她:“只要有机会,我们两个都跟他搞一起嘛!”

  巧春颇为感激:“那妳试试他的意思嘛,就是我送他,他不要那才难过。”

  兰香也打着马虎眼:“先别讲了,去洗一下。满身粘粘的,怎么睡?”

  两个风骚的女孩,疲累的拖着身子走到了浴室。洗完了澡,连衣服都不穿,倒头便睡着了。

  虽说是累睡了,可是,光着身子也没盖任何衣物,睡到夜里两、三点钟的时候,觉得有点凉意。巧春被寒冷刺骨,便醒来,坐起身子,看到兰香光着身子,睡得香甜。那身雪白的肌肤,在蒙蒙的灯光照耀下,连是女人的巧春,看了也不免心动。伸出了妙手先放在大腿上,摸着摸着,也就顺到小腹下面的地盘上,两个手指,轻轻的放在阴唇上,极轻的缓慢的摸弄着阴唇。

  兰香犹是在睡乡梦境里,忽然就有所感觉下面一阵奇痒,自自然然的,阴户就淌水出来。睡梦中一惊而醒,张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巧春在挑逗着她。

  兰香还迷迷糊糊的:“巧春。妳又在整我了,摸得我好难受呀!”

  巧春哼哼冷笑着:“睡醒了,只想好好摸妳,这样又不好啦?”

  兰香精神稍微集中:“摸得又有点痒痒的,用手嘛,又似不过瘾的。”

  “本来妳要给我磨一次,结果也没磨,现在有点想了。”

  兰香哈着腰:“都快要天亮了,还要再磨一次呀?”

  巧春不甘的:“当然啰,要不然把妳摸醒来是干什么的。”

  兰香笑了笑,坐起来,又到厕所去小便了。光着身子,一来一回的走。巧春看着她的奶子,一下一下的跳动着,伸手就把兰香给抱住了,用自己的乳房揉擦着她的奶子。四个奶子就这样相互的揉碰着,两人全身都有股热流传遍了全身通体。

  兰香喘喘的:“巧春,妳的奶子是越来越大,走路都怕走得太快了。”

  巧春道:“就是呀,我连大步一点都不敢啊!”

  兰香上床,就将身子重重的压在巧春的身体上。

  巧春抱着兰香说道:“今天也该妳在上面了,每次都是我在上面的。”

  兰香不以为然着道:“上面下面还不都是一样,又没有鸡巴,怕什么?”

  这时,巧春已把腿岔开,露出了小穴,好像在等着鸡巴插似的。兰香趁势的抽高了巧春的双腿,把腿这么一提的,就骑上了巧春的腹上,上身略略的向下一趴着,兰香的大奶头就垂在巧春的眼前。巧春用手握着兰香两只奶子,一面的,就给她揉擦起来。

  兰香的嫩穴,正好对着巧春的穴眼。两人的阴唇互相的碰触,巧春就用阴唇把兰香的阴唇夹了夹,巧春的小穴被兰香顶了一下。

  巧春道:“顶什么顶的,又不是鸡巴,用磨的嘛!”

  兰香回答着:“妳那要是鸡巴,我就用力,一下子便坐了进去。”

  巧春不耐烦的说:“别讲了,说得让人想死了,快快的给我磨几下吧!”

  兰香抽着巧春的腿,蹲在巧春的屁股后面,向前一顶的,用着自己的阴毛,在巧春的阴唇上一上一下的磨弄起来。

  磨得巧春,祗是摆啊摆的,口中也忍不住的叫着:“好表姐,我的穴边被妳磨得好痒呀!”说着,一股热热的骚水,就直淌出来。

  摸弄了一会儿,又用手在她的小屁眼上,一顶一顶的。

  巧春乐得什么似的:“怎么这样,也会感觉痒酥酥的,怪舒服的。”

  兰香欲懂她的话:“是不是在屁眼上比较舒服啊?”

  “都有啦!快点快磨磨穴呀!”

  兰香不回答,以行动来表现着顶得紧点,就这样,四片阴唇碰到一块了。兰香屁股微微的向前一压,然后,再用阴唇咬在巧春阴唇上。一上一下的磨磨弄弄的,越磨就越快的压,也就更加的紧了。

  巧春一丝丝的失望:“舒服是舒服,只是穴里空空的,用力磨吧!”

  兰香遵命的狠狠的磨弄一番。用力大猛的情形下,两个大奶子左右的摆动不停。巧春就将空着的双手,捏住兰香的大奶头,又是揉啊,又是捏的,这样的一揉一捏,兰香跟着也感到很舒服。

  兰香幽幽的说道:“能不能揉的再重一点?我觉得好舒服呢!”

  两个嫩穴更是磨得骚水直住外淌,兰香的阴毛就这样的湿了一片。巧春则在屁股沟里,骚水也顺着沟沟源源流出。

  兰香一面在磨穴,一面则用手磨顶着巧春屁眼儿。巧春这时,也腾空出一只手来,先在兰香的屁股上摸摸弄弄的,摸啊弄的,就自然的将手指插进她的屁眼上了。

  兰香只感到屁眼上一麻的,知道巧春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屁眼里去。兰香连连的摆了几下道:“哎呀!插进去了,小浪穴,妳好会呀!”

  巧春嘻嘻的笑着:“这样子,妳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啊?”

  兰香答道:“能再插得深进一点的,那就更好了。”

  巧春的手指就狠狠的再插进了一截,兰香舒服得只是张大着嘴,也不敢大力的磨穴了。

  巧春催促着她道:“妳倒是动呀!妳不动,我很难过的。”

  兰香才回过神来,继续的磨穴。一面还伸出中指,在巧春的屁股眼上,狠狠的着力一插,整只的手指都被屁眼给吞没了。

  巧春浪叫:“哎哟!屁眼要翻了呀!”

  兰香这时也不管她,在巧春屁眼上疯狂的抽插起来。插弄得巧春,又是哼,又是嗯的喘着气。巧春也回报的,用手指狠狠的插着兰香的屁眼儿。兰香再次的感到一阵的麻酥,嫩穴里,就像遗尿一样的泊泊流着水,淌出了一大堆的白浆出来。

  巧春同时也是一颤一抖的,用力往上一送,“卜滋,卜滋”一股白浆,一样的阴精,射得好高,像水管爆裂一样的,射得兰香满肚子都是白桨水。

  两人用尽全身力量后,便松了劲的放开手。

  兰香笑骂道:“小小浪穴万一弄了我满肚子上的都是精水。”

  巧春也回骂:“妳还骂我,妳的水淌到我穴眼里都不说妳的。”

  兰香拍着她屁股:“是谁要妳挖弄人家的屁眼的嘛!”

  巧春没好气的答道:“是妳先挖我的呀,怎么反说起我来?”

  兰香只得借故:“舒服了吧该去洗一洗了。”

  这两个小浪穴,磨穴兼挖屁眼的,弄得两人疲累了,才安心睡去。

(二)

  赵正跟兰香分开后,坐车回到了住处,想了一夜,也没睡好。虽然大鸡巴被兰香打了一掌,故意装出打坏了的样子,可是睡在床上,那根东西又跟旗子似的直竖了起来,硬得要命。

  赵正心想:当初要追巧春的话,说不定现在就已弄上床了。虽然巧春说话心直口快的,有时弄得自己难堪不已。像这种女人的个性,是很容易上手的。

  越想嘛,这东西就越发的不争气,硬得更凶。气不过来了,就用手狠狠的握它个紧紧,再紧紧的套弄了几下。这一套弄下来,心里更发的想女人发泄发泄。可是,夜已深沈,上哪儿去好?迷迷糊糊的倒在枕头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次晨的十一点了。洗把脸,穿好衣服,就匆匆的去吃午饭。再回到住处,把床整理整理,地上也打扫了。拿着一份报纸坐在那里,专等兰香来看他。

  兰香因为昨夜跟巧春弄了一夜,又是磨呀,又是挖屁眼的,搞得奇累。一觉醒来,已过中午十二点了。

  巧春叫迎道:“哎哟!都中午十二点了,醒醒啊,表姐!”

  兰香擦擦眼睛:“都是妳啦,夜里玩这弄那的,都快累死了。”

  巧春笑她道:“现在妳不是好了吗?”

  兰香伸着懒腰:“好是好,可是起晚了呀!”

  巧春不解的问:“这怎么会晚?也不赶约会。”

  兰香答道:“人家要去看赵正是不是真的被打坏了。”

  巧春好笑的说:“谁叫妳用打,那东西是让妳舒服的,怎么能打,妳也太狠了一点。”

  兰香气呼呼的:“去妳的,又不是存心。太黑才看不清楚的打错了。”

  巧春陪笑着:“我不跟妳说了,妳快去吧,别祗顾自己,记得我哟!”

  兰香斜瞄着她:“我知道啦,怎么可以不管妳,先去吃饭吧!”

  吃过午饭,兰香就急着要去赵正那里。

  巧春建议着:“妳先别急,总得回去打扮一下。”

  兰香看看自己,穿的不太美,于是便和巧春回去换衣服。到了房里,兰香换上了一件胸部比较暴露的上衣,下面穿了一件迷你裙,把大腿露得高高的,屁股露得突出。

  巧春一看就说道:“这样很好,把妳的长发再梳一梳,在路上千万别跳。”

  兰香不明的问着:“为什么?”

  巧春存心气她的:“跳得狠了,大奶头会跳出来的。”

  兰香气得扬着手:“去妳的,我要不要穿上裤袜吗?”

  巧春看看她:“不用了,就穿上小三角裤就好了,也方便些。”

  兰香笑笑就要出门了,巧春便送她到门口。兰香临出门,交待着她:“妳别出去,在家等我的电话哦。”

  巧春点点头:“反正也没事,也没约会,出去干嘛?祗要妳记得我在家就好了。”

  兰香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赵正坐在屋里,等得好焦急。“怎么会这么久还没来?会不会不来了呢?”看看表,“哟!下午一点半啦!”赵正在计算着,再半个钟头她不来,我就去找她。

  刚这么一想完,门铃响了。赵正跳了起来,两三步的跳去开门。门一打开,眼睛顿时一亮,美丽又性感的兰香,正站在自己面前呢!

  “请进,小姐,我正恭侯着妳。”

  赵正静静的看着她,然后若有所悟的:“请坐呀,小姐。”

  兰香就着昨天的事儿问:“你去看医生了没有?”

  赵正故作不解的表情,说:“妳说,要我去看医生,我有什么地方,使妳觉得我在生病?”

  兰香恨恨的问:“死相,故意要问我,昨晚我打的地方呀!”

  赵正故作突地明白的:“那个呀,早就没事啦!”

  兰香存心的挑逗他:“怎会那么快?你是骗我吧,我才不信呢!”

  赵正也凑趣的说:“是真的好了不信的话,妳再检查看看嘛!”

  兰香不安的四下望望:“你这里有人吗?”

  赵正晓得她意思,故作不懂:“妳是要问我现在房里可有人否?”

  兰香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说法。赵正则继续的装着迷糊说:“这里就我一个人和妳而已呀!”

  兰香作出放心的样子:“我是怕万一还有别人,你又把那东西让人家看,那多不好看嘛!”

  赵正作出表示一切都在控制之下:“这些不用妳操心的,不会有别人的。”

  兰香再接再励的追问他:“喂!你那东西,还痛不痛呀?”

  赵正作着鬼脸:“真的很好,马上就给妳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说着,赵正突然的就把长裤给脱了下来,现在仅仅只穿一件内裤而已。兰香被迫的看着他表演脱衣呀!赵正索性也把内裤脱下,他那根鸡巴软软绵绵的垂着。

  兰香这会见,羞红的面颊:“你这人怎么搞的,连内裤也给脱了,真不要脸啊!”

  赵正从容不迫的说:“不脱下来,妳如何检查有无完好?”

  兰香才不过略略的点头:“过来让我好好的检查检查。”兰香趁势的就坐在沙发上。

  赵正走向前去,把鸡巴对正着兰香面前。兰香手颤抖着,拿着他的鸡巴。那根鸡巴本来还是软软绵绵的垂下来的,经兰香这么一握,乖乖,奇妙的它长大也长壮了。不但壮,又大,而且还挺硬着。一硬的鸡巴就举得老高的,几乎贴到了肚子。

  兰香握了握的,再来又捏又捣的,心里想着,这个鸡巴可真够刺激了。怎么会大到这种程度,几乎贴近了肚皮呢!哇!不但粗大,而且长度有超过小高多多的哟!那个龟头呀,简直跟一个鸡蛋差没多少。里面好像有根骨头在支着一样。比起小高,及以前任何一个都要大上二倍。这要是放到了穴里头,可真会爽死人呢!再者,怕也会痛死人呢!

  兰香想着想着,又捏了一捏,“爱不释手!”这句话来形容她此刻心境,应不为过吧!

  就问着赵正:“你的这个东西长得怎么这么大呀,好怕人。”

  赵正自信满满的说:“我这个只不过是八寸多,我有个同学比我还长一寸,九寸半,那个才算真正大。”

  兰香“噢”的嘴形:“去你呀!那么大,谁还敢要啊?”

  赵正表现出人猿泰山的架式:“妳不知道了,有三、四个女同学都非常喜欢他,天天要送他,他都不要。”

  兰香这回真糊涂了:“那又为什么不要呢?好傻啊!”

  赵正指着脸说:“那几个长得一点也不好看,所以他不要啊。要是长得跟妳和妳表妹巧春一样的漂亮,他定会拼命的追。”

  籣香正中下怀的:“正好,我表妹目前没有男朋友的,要是你那同学能跟巧春做朋友的话,就怕他东西太大,巧春不敢要了。”

  赵正趁势的搂住她道:“别再谈他们了,我的妳会要吗?”

  兰香红润的脸颊,吞了口水:“好怕人的东西,这么长,我可不敢要呢!”

  赵正拍拍她柔软的背说:“试试嘛,好用的话,妳说不定也会要呢!”

  兰香动了鸡巴几下,硬的龟头紫红红的……

  “你好坏啊!人家好心的来看你,你尽想的是人家的好事。”

  赵正哀求的道:“说真的,我想妳都快想疯了,现在给我弄一次好吗?”说着就很不客气的把手伸进她衣服内。

  首先,触摸到的是她的大奶头,好好的抚摸了一阵,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的伸到了迷你裙里。这下,直接的就摸了她的妙地方,轻轻的缓缓的替她拉下三角裤,手就放在阴唇上了。

  兰香心想着却也半推半就的口中直喘着气,眼睛也耐人寻味的微微闭着,嘴巴却硬还要这样的造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要回去了。”

  赵正只差没跪下来求了:“小心肝,妳就让我跟妳弄一次嫩穴。好不好?”

  兰香故作淑女似的:“不要嘛!会痛死人哟,我怕嘛!”

  她嘴里说是不要,心里却想要,这人真是笨的似牛,就不会抱上床去呀?

  赵正不管手触到任何部位,兰香从来就没有拒绝的意思。在沙发上就这样被赵正胡来,把她的三角裤脱下。脱了三角裤后,顺着手儿摸嫩穴。兰香双腿还特别把它岔开来,希望他能够摸得更详尽一些。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