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空姐 第二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二章 爱之穴

(壹)

亚矢香面向镜子将头发拢起后戴上帽子,从她那深蓝色制服的穿着上我们可
以看得出她是一个明朗而又可爱的国际线空姐。当她挺起自己的身子时让人不自
觉地可以看到她的美,今天在准备要飞往旧金山的班机上服务。今天恐怕会有不
少的男客人会向她投以好色和赞美的眼神吧!

但当亚矢香对着镜子在发呆时突然变得不开心起来,原来是有人闯了进来。

「怎么啊!今天心情如何?」从背后走来的保永很不要脸地将手搭在她的肩
上。

「什么事啊?」

「你不要这么高高在上嘛!我给你带来了礼物。」

保永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数张照片,亚矢香看了那些照片觉得震惊不已。那照
片中有两个黑人正在亲她的屁眼及嘴巴。

「我们也用摄影机拍得一清二楚。」

亚矢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无论如何也要挖出一些这矮男的秘密。

当她恢复知觉时,发现保永的手正从后面伸入她那深蓝色的制服内,在搓她
的奶子。

「哇!你在做什么?」她用手抓住保永的手。

「你把手放开,你想让公司的人看这些照片吗?」

亚矢香只好把手乖乖地放下,在这恶梦之中,保永正担任主人的地位。

「你给我乖一点!」保永不分青红皂白地用两手蹂躏她的双奶,并进而将她
的迷你裙拉了起来。

亚矢香不由地想拉下裙子。

「我不是叫你乖一点吗?」

亚矢香咬着唇放弃了抵抗,但当她那裙子被拉起时,不由地将她那黑色裤袜
包住的大腿靠紧。那黑色丝袜紧紧地包住那水汪汪的大腿底部的中心点,保永好
像觉得那是理所当然似地用手搓揉着那个部位。亚矢香愤怒地握紧双手,并皱着
眉。

「你忘了打招呼了,奴隶空姐!」保永变得相当自大并用手指搓她的阴户和
奶子。

亚矢香跪了下来,想起了过去那些不愉快的经验。忍着不叫出来,两手扶着
地。

「早……早安,主人,我是性奴隶空姐,请多指教!」用发抖的声音说着,
将她那长而华丽的睫毛向下看。

「你忘了该有的服务了吗?」

虽然马上把眼光看着保永,但又马上把眼光往下看。

从她那深蓝的迷你裙下露出了健康美和官能美的双腿,保永交互地看着亚矢
香的脸和迷你裙的内部。

「对,就是这样,在主人的面前就是要像这样。」

「是,是!」

保永用脚踏在她那张开的大腿。

「啊!是的,主人!」两脚的脚趾也在发抖着而说出了这样的话。

「按照前不久的考试,你是属于母猪奴隶的等级。如以前说的,奴隶分为四
种等级,由上而下是︰女奴隶、母狗奴隶、母马奴隶和母猪奴隶。为了显示其阶
级,在她们的脖子上各戴有白、红、绿、黑的炼子,如果有人是挂金炼子的话,
那么他就是主人了。」

保永将他的链子露了出来。

「而你的炼子就是黑色的,你不但是对主人,而且是对那些阶级在你之上的
奴隶都必须绝对服从,如果被得知有违反命令的事,那你那些录影带就会被四处
流传。」说着,保永就将黑色的炼子系在亚矢香的脖子上。

(贰)

当完成登机检查之后,亚矢香往客座望去。今天亚矢香担任头等舱的服务。

「已经完成检查了吗?」在同一舱中的两个空姐正在吸烟。

「你们在干什么?」

「你看了还不知道吗?」那个开口说话的是身材短小肉黑的王由理小姐。

吸烟已经是很不得了了,而现在又用那种态度说话,真令亚矢香有点哑然,
虽然同是空姐,但毕业后还是有先进后到之分。如果只差个一两期那还好,但是
像王由理小姐比自己低了四期,照理说应该以立正的态度面对先进才对。

「已经完成检查了吧?」亚矢香以严厉的表情看着两人,脸上已露出不容她
们两人摸鱼的表情了。

「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自己去查啊!」

用这种冷冷的口气回答的是比自己低二期的奥
玲子,她是一个身材苗条又
肤白的美人。

「你这是什么态度?」亚矢香冷静地回答她们。

「真是迟钝死了,身为副座舱长居然连这个也没看到。」王由理抽着烟说。

亚矢香突然说不出话来,那脖子上有条红色的炼子,而在玲子的脖子上则有
绿色的炼子。

「你也把你的三角巾取下来让我们看看好吗?」王由理突然取下她脖子上的
三角巾,而亚矢香反射性地想去挡住她的手。

「啊!是黑色的,是条猪奴隶!」

「你还不快点行礼吗?」

亚矢香突然觉得面红耳赤,那是一种被同性的人所加予的第一次暴力,心中
觉得相当屈辱。亚矢香不自觉地跪了下来。

「难道你们也被袭击了吗?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集团?」由于有着同是被害
者的连带意识,她以求救的眼神看着她们两人。

「你少啰唆,快点行礼!」由理以一种很讨厌的表情看着她,用鞋跟踹亚矢
香的肩。

亚矢香看到那两人毫不留情的样子,不由地俯首行礼。

由于保永的命令使她不得不屈服,但由于是同性又同为空姐,又都是自己的
后进,使得她感到格外屈辱。这实在不合情理,自己对这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做过
欺侮她们的事,但现在居然遭受这样的羞辱。

「你不会行礼吗?」玲子用手指着她说。

「你再不做好我就要向主人报告了。」

听到玲子着么说,亚矢香脸色大变︰「拜托不要!」

「你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小啊?」王由理把一只脚顶着她的头。

额头被压在地上使得亚矢香发出呻吟的声音。

「那么,认真一点行礼吧!」那个鞋跟毫不留情地顶着她的脑门。

她压抑住自己的哭声︰「主人们,我是猪奴隶,今天一天之中请多指教。」

「把头擡起来。」亚矢香擡起她那因屈辱而扭曲的脸︰「你那三角裤快被看
到了。」

亚矢香慌慌张张地整理一下迷你裙把大腿盖住,突然又是一阵打。

「我没有叫你把它藏好!」

觉得脸部有一点麻痹,亚矢香悄然地将手拿开。

脸又被打了两三次后,亚矢香全然没有感觉了,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华丽大
腿被完完全全地呈现出来。

「不要装淑女了,快把大腿张开。」

膝盖被无情地踢开后,亚矢香依边呻吟一边张开她的大腿。

「再重来一次。」

她屈辱地反覆行礼。

「你到底是在对谁行礼呢?」

「我是在对王由理及奥
玲子小姐……」

「笨蛋,你要一个个来。」

王由理又再次用那黑色的鞋跟踢过来,虽然她的身材娇小,但那奶子和屁股
却相当丰满。

「站起来。」

亚矢香带着屈辱感站了起来。

「把制服脱掉!」

「但是……」

「你少废话,身为一个奴隶,难道你还想穿着制服和我们平起平坐吗?」

眼看着乘客就快要上来了,没有办法,亚矢香只好开始脱外套了,接着是上
衣、裙子和裤袜。

看到亚矢香只穿着一件黑乳罩、三角裤和高跟鞋,由理和玲子突然呆住了。
她们被那曲线迷住了,那不只是一种丰满的肉感而已,而且全身呈现出一种均衡
的美感。对于男人不用说一定是会为其所迷的,即使是在严厉的同性眼中也是不
变的真理。

「我叫你全部都脱下!」

亚矢香很苦闷地脱下了乳罩,最后并褪下了三角裤。只穿着高跟鞋站在后进
的空姐面前,真令她羞愧不已。

「把手放在头上。」

亚矢香只好把那双掩住下体的手往上移。

「哼!果然是那种看了令人生厌的样子!」王由理用手摸着她的阴毛,亚矢
香不由地扭动着腰。

「不要太放纵,你只是条猪奴隶而已。」她又用手拔了几根阴毛,令亚矢香
痛得叫了出来。

「当我们还是新人的时候,可真是吃了你不少的苦头呢!」

亚矢香倒是记得王由理第一次飞行的时候她倒是曾经帮了不少忙,也曾叫她
要多注意些,但那些都是身为一个老资格的空姐所应该做的。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啊!」

「你给我住口!」

「玲子,快把那些拿出来。」

玲子从柜子中拿出一个玻璃瓶来。

「把脚打开!」两个人用那薄茶色的黏液涂抹着亚矢香的奶子和大腿内侧。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让我们来教教你吧!我以前也曾经被涂了一滴,结果那夜和男人一直玩到
隔天早上,而且连续有三天身体一直觉得湿湿的。」

说着,由理用手去涂亚矢香全身各处,最后也涂了她的阴道口。

「嗯!时间快到了,把衣服穿上吧!」

当然,她们也不准她去擦掉。

亚矢香拾起衣服开始穿上。

「等等,你的鞋子是这双。」

由理所拿出来的是十分高的高跟鞋,以前北东航空就以较其他航空公司为高
的高跟鞋来要求空姐们,但像现在这么高的鞋子还不常见。

亚矢香穿上后不禁皱了皱眉头,那双鞋子实在是紧的可以,大概小了两号,
而且在拇指和小指上还有尖的东西,甚至于鞋底都有凸出物,真是难过极了。

「回到日本后我们才让你脱掉。」由理在鞋子上扣上了锁。

「你穿这件裙子。」

那是一条和制服同色的超迷你裙,但上衣则是有四个大喇叭状。

「这样会违反规定的。」

「你将来不是要变成社长夫人的吗?没有人敢说话的。」

其实亚矢香比较担心的是裙子的部份。被盖住的只有屁股的一小部份而已,
其他的部份则完全地露了出来。

「对于大腿美好的你,真是太好不过了。」

「但这样子的话是无法做事的。」

虽然是这么说,但她们是绝对听不进去的。

(参)

亚矢香有好几次都用手拉直裙子想掩住,而在头等舱及其他舱中陆续进来的
旅客都像苍蝇一样不断地注视她那超迷你裙的裙子。

对于一个想利用迷你裙来增加业绩的航空公司来说,男乘客们的期待当然是
相当大的。而大多数那一类的客人也都被亚矢香那超短的迷你裙所压倒。当然,
要看穿超短迷你裙的女人的话,晚上随便到六本木哪儿去都可以看到很多,但是
如果是穿在一个国际线空姐身上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在北东航空中脚长身长的空姐为数不少,但都没有像亚矢香脚这么美的。那
并不只是因为身高之中有一半的长度是属于脚而已,那脚步的各个曲线也都相当
匀称。那种样子比起一个全裸的女人还更有挑逗性。

虽是超短迷你裙,但也是在屁股之下十公分左右而已,但今天亚矢香所穿的
则是在屁股之下三公分而已。因此如果从后面看的话,最不想让人看到的那条线
也一览无遗了。而当她从餐车上拿出食物递到客人的手中而不得已弯下腰时,她
那圆滚滚的屁股,甚至是黑色内裤也不得不露出来了。

但比起那些耻辱感更令亚矢香难过的,则是全身上下那种火烧似的痒。说得
正确一点的话,就是奶子、阴户以及口腔等被涂上液体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有
人看的话,真想脱下衣服,揉着奶子、搓着花唇呢!

此外,那六寸的高跟鞋也让她痛苦不已。而且她脸上还不能表现出痛苦的样
子,还必须强做笑脸进行服务。

「麻烦一下,大姐!」

当作完食物服务后,忽然有中央的客人叫亚矢香,在当天头等舱的三十二席
之中,有二十五席被x市的市议员所占满。

「是您叫我吗?」亚矢香穿着那高跟鞋走上前去。

「抱歉,你能帮我拿上面的袋子吗?」

那个客人因为喝酒而使得秃着的头也红红的,用充满血丝的细眼朝上看着亚
矢香。

「是的,是这个袋子吗?」亚矢香打开箱子,拿出放在里面的黑袋子。

制服虽然并非连身式的洋装,但是当她往上擡动上半身时,裙子也会被卷上
几公分的。那秃头的客人和旁边马脸的男客人当然不会让这个机会错过。那马脸
伸头去探视她的底部,而那秃头则伸出毛手去抓那有弹性的大腿。

「啊!客人……」亚矢香将袋子放下,虽然有点愕然,但仍用严峻的眼光看
着那秃子︰「请不要恶作剧!」

由于平常也会有些客人伸手去摸,所以多多少少也会有些经验,但公然地伸
手抚摸大腿还是会令人狼狈不堪,因为平常也只是碰碰屁股而已。

而且在旁边的乘客也都目不转睛地看,当然,存着看戏心理的人也不少。

「恶作剧吗?我们是看你摇摇晃晃地才想要伸手去扶你的!」那秃子竟然大
言不惭地大声回答,亚矢香也被那态度吓了一跳。

「抱歉,是我弄错了,但我已经习惯了,不用您的帮忙也可以拿的。」如此
地强颜欢笑。

「喔!真是好心被人误会了!」

亚矢香迅速地将袋子拿给那秃子︰「抱歉了!」

(肆)

当日本人集体行动时就会变得毫无分寸,但此时大家也不敢对亚矢香这种果
决的态度有任何的意见。

「要到哪里去呢?」

卖完了免税品在放电影时,由理将正想上厕所的亚矢香叫住。

「你怎能随随便便地上厕所呢?你该不会是因为被客人一碰就忍不住想上厕
所去自慰吧?」

「……」亚矢香被看穿似地无言以答;「不,没有!」

「不要装了,客人又再叫了,快去!」

看到客人招呼处在亮红灯,亚矢香只好去了。

但从喉咙深处传来苦闷的声音,果然如由理所说的,被客人这么一碰已经使
身体有点耐不住了。想必对方一定是个好色男,普通被碰一下时顶多会起鸡皮疙
瘩而已,但这次似乎有所不同。如果现在没有人的话,真想握住自己的奶子,手
伸入下方去。

「是您在叫我吗,客人?」

在头等舱最后面的窗子旁坐着一位金发男子。

「请在这里坐下。」那男子大约三十五岁左右,有着红色的胸毛,用手指着
座位。

「请问有何贵干?」亚矢香以流利的英语询问。

「你的超迷你裙下的腿实在太美了,让我忍不住了!」

亚矢香皱皱眉︰「我们不提供这项服务!」她冷冷地说。

那男人看起来是个运动健将型的人物,而且也有端庄容貌,但听了他这番话
令亚矢香失望不已,真是太没有人格了。

但那男人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你有让我满足的义务。」说着就把他脖子上
的炼子拿出来给她看。

幸好第十排只有左侧的位子,而前面市议会的人并不懂英文。

「主人先生,我是猪奴隶,请多指教。」

「我叫杰克生。你现在的打招呼并不能满足我,你好像还忘了什么重要的东
西?」

亚矢香江身体靠近杰克生并拉起裙子,进行行礼,还照着杰克生所说的那样
坐在他身边的位子上。

「真是美好的腿!」杰克生又用他毛毛的手把她的裙子翻起。(啊!)亚矢
香忍住那将要发出的声音。当她的大腿被抚摸时,又再度涌起那甜美的感觉,而
且这次更为激烈。而摸的方式也和刚刚那秃子不同,是种轻轻的方式,是一种能
博得女人欢欣的方式。

「主人,请不要在这里。」

「你在命令我吗?你只有照着我的命令去做的份!」

杰克生抱住她,并亲了她的耳,并不是用很激烈的方式,而是在她的耳根轻
吐气息,并用舌头舔。虽然是种轻柔的方式,但却很黏人。

亚矢香突然皱起了眉,露出很陶然的表情,杰克生的技术太好了。而杰克生
的舌头又伸进耳朵的入口处,从喉咙、口腔、全身还有舌尖都好像被火焰包住了
似的,有一种猛烈的感觉。

刚开始令人觉得屈辱的那些爱抚,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有点痒的感觉。

「把两脚打开!」

虽然有点犹豫,但因为不能违抗主人的命令,只好把腿打开,他的手伸到顶
点的地方开始抚摸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激烈感觉,他的手指开始抚摸小穴的上
部,令亚矢香忍不住自己的叫声。

「你真是湿透了,不愧是奴隶空姐。」看到那种反应,杰克生加快了速度。

哇!终于忍不住而几乎要叫出来了,亚矢香掉进了官能快乐的泥沼中。

「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独处的?」

这句话对亚矢香来说真是等不及了︰「有为头等舱旅客准备的休息室。」

亚矢香听从命令而躺在床上,并用手环抱着杰克生的头。杰克生抱着期待已
久的身体,并用手握着她的奶子,毫不犹豫地掀起她的超短迷你裙。

哇!从她火热的喉中再次发出声音来,对方是个初次见面的客人而已,居然
能和这样的客人进行如恋人一样的行为,真是连自己也无法相信。但大概因为对
方是个外国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背景,所以能够和他玩起来。

把亚矢香的舌紧紧地含在口中,杰克生用舌头挖着亚矢香的嘴。把制服脱掉
后果然是个美好的d杯,而那如野兽般的舌头也钻向她的下面去。

「接着请让我来吧!」亚矢香让跪着的杰克生站好,开始吸起他的鸡巴来,
好像要把它吸出来似的,亚矢香口中满是精液。

(伍)

杰克生把裤子的拉炼拉上后满足地走出休息室,亚矢香也悄然地起身,整理
一下弄乱的制服,突然发觉有人进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有客人在叫!」由理拍拍她的脸颊,将她带了出去。

当她们走出客室时,有一个穿着茶色西装的秃子向她们迎面走来,是那个刚
刚随便偷摸亚矢香脚的家伙,而那男人之后也跟了几个市议员。

「我们好想睡。」

「那么这边请。」亚矢香又再度返回休息室。

把窗帘打开让那秃子进去后,亚矢香为了说明也进去了,而后面那三个男人
也跟了进去,其中身材最矮小的男人用手赶紧把窗帘拉上。

「你们其他的客人请睡到其他的地方去吧!」

亚矢香催着他们三个人,但他们一动也不动,而且还把亚矢香围了起来。

「怎么了?」亚矢香觉得这气氛有点可怕,但还是看了那些男人一眼。

「也给我们大家服务服务吧!跟那个外国人一样!」那秃子说着说着抓起超
迷你裙,将它卷起。这瞬间也激起了那些男人的情欲。

「你到底在干什么?」

「把你的脏手拿开!」

那小个子从后面用手抱着她,那手腕的力量使得亚矢香难以呼吸。

「这位是市长向井光吉郎,他是现在运输大臣的侄子,你居然对他做出这种
事,真是不可原谅!」

站在亚矢香前面的则是带着黑眼镜、身材高大的男人,而且在这三个人之中
是最年轻、而且也没有乡下佬的样子。

「你如果要道歉就趁现在吧!」

「为什么我要道歉呢?那是你们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在平常的话应该更能够应付他们,但由于刚刚被摸了大腿,所以有一点失去
自制力了,要不然对于那些狐假虎威的人她是不会假以颜色的。

「你能为那些洋鬼子服务,为什么不能为我们服务呢?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当
作乡下人?」

「我没有!但是你们这样太不绅士了!」

「你说什么?那么我们把你和那洋鬼子的事告诉贵公司也可以吧?」

「……」

静了几秒钟。

「那请便吧!反正也没什么证据!」

「真的?你会后悔的!」

「没关系,把你的脏手拿开!」说着把那男人的手拿开,并整理了一下淩乱
的衣服。

当亚矢香在整理衣服时,看到那留着长鬓角的挂了一条金炼子,心想应该不
会是偶然有人挂这样的炼子吧?

「你再听一次,如果我们报告的话也没关系?」

「啊!千万不要那样。」

「没错吧,你也算是一个优秀的空姐,如果仔细想一想利害关系的话,应该
可以了解的。」说着,那留鬓角的毫无顾忌地摸着她。

她忍着想要打他们的念头,但抓住了那乱摸的手。

「你想干什么?你那样像是在反省吗?」

亚矢香赶紧把手放开,而另外三人也渐渐地露出好色的样子。

那留鬓角的又再把裙子拉起,摸着那三角裤深处之物。

「啊!」

「看来好像已经有点了解到自己的处境了!」
(陆)

向井的手放在她的脖子上,并将她的三角裤拉了下来。此时亚矢香非但没有
羞耻心和害怕,心中反而觉得有股期待,身子也一下子就热了起来。而又被那马
脸和小胡子推到床上去,然后马脸也躺上去,将背靠在壁上,并把嘴靠在她的耳
朵,而那小胡子则在吸着她的奶子。两人的手又同时放在她的脚上,用一种很讨
厌的角度靠近她。

而一丝不挂的大腿深处也露出了被黑毛盖住的水汪汪的花唇,而且也从那狭
窄的花唇深处流出了热热的液体。亚矢香全身被快乐所罩,穿着高跟鞋的脚也微
微地弯着。

亚矢香觉得自己目前的姿势实在是再讨厌不过了,但那其实也表现出自己的
情欲目前是到达了相当高的境界。而且被四个男人这样看着,又更使得她源源不
断地喷出爱液来。

而脸对着她花唇的向井也发出一种类似呻吟的声音,拚命地吸着那湿淋淋的
花唇。向井发出声音拚命地由下面开始吸吮,接着是四周,并把舌头往那粉红色
的巷口滑去。

「喔!喔……」

舌头并挑起内侧的花瓣,把它吸了出来,此时亚矢香体内的情欲以达到饱和
的状态了,而那舌尖又向那最敏感的深处攻了去。

「呜!啊……」全身已被那情欲迫到了山顶处。

「先生们,快来进行三明治攻势吧!」

被那留鬓角的这么一催促,向井迅速地脱下裤子,用他那直耸耸的龟头刺向
亚矢香那毫无防备的小穴。

那灼热的前端刺了进来的时候,亚矢香由于强烈的期待和情欲的作用使得脑
子一片空白。而随着被插入的同时,那燃烧的身子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应。而那阴
茎愈深入,那感觉就愈芳香。

「啊!啊!啊……」已经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叫声了,而亚矢香的手也本
能地伸向那留鬓角的手上。

「呜……」用唇将那阴茎包住,而且也发出类似悲鸣的叫声。

口腔在此时当然也有股鲜美的感觉,而亚矢香又将那阴茎朝喉咙深处送去。
那积压的情绪使得亚矢香四肢发抖,并使得花心也燃烧不已。

口交其实是只能够使男人高兴的前戏而已。

本来性交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服务,对女人奉献自己的身心以及名誉、财富
的一种方式。而亚矢香也认为自己有那种价值,事实上亚矢香也不得不承认自己
也很喜欢口交的。

「如何呢?先生,空姐的小穴滋味怎样?」

被留鬓角的一问,向井又更加卖力地演出。

「松紧度真是恰好不过了,而那湿的程度也好像水龙头决堤的样子!」

说着,她的另一只脚被擡了起来。随着角度的变化,男性的尖端终于抵达了
子宫,亚矢香渐渐发出那呜咽的声音,虽然被兴奋所侵袭,但是仍然没有忘记她
保有的技巧。

「先生,接着我让她更紧一点好吗?」

留鬓角的把他的龟头从亚矢香口中拿出,转到她的背后,把龟头抵在她的屁
眼上,而向井的龟头则深深地打入亚矢香的花唇中。

「哇!」亚矢香突然从陶醉之中被拉回现实。

「接着我们要用力了,大概会痛吧!」留鬓角的说着,就把手指插了进去亚
矢香的小穴中。

由于太大的冲击,使得亚矢香在数秒之中失了神,然而又重新燃起了她的喜
悦。而两个男人也从前后两个洞一起开攻了,此时已经分不清是谁的阴茎了。

向井最早发出叫声,龟头突然爆发开来,膣腔中流着浓浓的液体,而子宫也
被热热的精液所占满。

「呜呜……」

在亚矢香的性欲快烧完时,那小胡子好像在追杀似地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

「哇!」

「太好了!」

亚矢香放弃了空姐特有的高品味,更加卖力地演出。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