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二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作者:立花奈绪子

完稿日:2021年 5月27日

2021/5/27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投票网址在这里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二章》
***********************************
  
  四合院的大大们晚上好呀!我是奈绪子,《芯瑜篇》在这章正式做一个结束
,整体上有些七零八落的,但还是希望过去的她能跟现在做些区别,儘管有些不
理想但我还是尽量去完成这部作品的完整性。
  
  非常谢谢看到这边的院友读者们,有你们的支持我很开心,在《十二章》这
篇我会开个小小的投票,那关于这部作品写到这边,有任何问题我也会做回覆,
藉此能跟读者们有些互动与讨论。

  以下人物与故事全部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欢迎文章转贴与分享,请注
明作者及出处,立花奈绪子感谢您。

***********************************

              《第十二章》
  
  「哼~哼哼~哼~」我轻哼着歌曲,手里握着菜刀,一刀又一刀的切着手中
的青菜。
  
  「小美人!午餐吃什么呀?」伯父突然从后方抱紧了我。
  
  「啊!唉唷~伯父您真是的,又吓到人家了啦」我继续握紧菜刀切着菜。
  
  「还叫伯父呀,不是说好今天妳是我的老婆吗?嗯?」伯父那没刷牙的臭嘴
舔着我的香肩。
  
  我转过身并一脸严肃的说:「不行!人家是辰哥的女友,不能再对不起他了
,我会有罪恶感的…」。
  
  伯父继续无赖的向我调情:「有什么关係呢…昨天还不是干起来了,只要不
说出去就好啦,而且我们的性事是那么契合,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呢!」。
  
  听到伯父的话后我脸红极了:「那…那是您昨天需要人安慰,看您这么难过
所以人家才给你的…」。
  
  伯父:「唉唷~我的好宝贝芯瑜,妳就继续安慰我这糟老头嘛,妳看…妳最
爱的大鸡巴又硬了」。
  
  「呜…真的不行啦…我…嗯?」正当我两僵持不下之时,伯父的肚子发出
『咕噜咕噜』的声响。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噗哧!呵呵呵…肚子都饿得咕噜叫了,还想着要做爱
呀?您也真是的」。
  
  伯父脸红不好意思的说:「唔…嘿嘿…抱歉抱歉…是该吃点东西补补身子了
…」。
  
  我无奈地笑着说:「好啦~您先去歇会吧,午餐就快好了」。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天气凉爽宜人,外头的阵风非常的舒服,今日的阳光比
较收敛一些,外头的黑妞正在趴着午睡,房子周遭只有大自然祥和宁静的声音,
但是这老房子里…
  
  厨房水槽里推积着骯髒的碗盘,水龙头『滴答-滴答』着,卧房的木床发出
『矶嘎-矶嘎』的声响。
  
  我两手抓紧床单,丰满的屁股翘的高高着,下体不断被昨晚那丑陋噁心的黝
黑肉棒猛烈撞击着,『啪!啪!啪!』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
  
  我娇嗔的说:「伯父您…您又耍赖了啦!啊…啊…啊…顶到底了…太深了啦
!」。
  
  伯父一脸贼样的亏我:「嘿嘿嘿…我哪有呀?宝贝妳看妳的骚穴,大口大口
吃着我的巨屌呢!哟!嘿哟!」。
  
  这时伯父从背后将我双手拉了起来,我整个身体像弓弦一样,将我转向一旁
衣柜的大镜子面前,伯父继续快速的抽插我的浪穴,胸前G罩杯的嫩乳像大布丁
一样不规则的甩动。
  
  「呜…唔呜!这样好丢人啊!喔!喔!伯父…嗯啊…」我左右舞动秀髮,无
法承受伯父这样猛烈的撞击。
  
  伯父看得高兴叫好着:「齁齁!老子我最爱看妳这两粒大木瓜晃呀晃的,越
看越带劲!来!继续晃呀!」。
  
  我子宫剧烈收缩,而伯父的大龟头不停跟我的子宫口开心亲吻着,镜子前的
我简直是既淫蕩又满足,想不到最后还是屈服在伯父大肉棒的淫威之下。
  
  伯父突然开口问着:「芯瑜呀!不如就跟老子我登记结婚吧!我们年年生个
娃,过得幸福快乐的生活,如何呢?」。
  
  「不行的…我是爱着辰哥,况且我真的没办法跟您结婚一起生活,伯父您就
饶了我吧…」。
  
  伯父两手伸到我胸前,肥手一把全部抓着,手指埋入乳肉之间,像龙爪握宝
珠一般,但他的整只手却无法完全掌握住我的双乳,伯父的臭嘴吻着我的脖子、
肩膀、背部…我知道他已经準备在最后冲刺了。
  
  伯父深情的大吼:「芯瑜!芯瑜!老子我很爱妳啊!啊!射了!」。
  
  我伸出舌头迎接着美好的高潮:「啊!啊!伯父…我也要去了…啊!嗯啊!」。
  
  两人精疲力尽的倒在床上,伯父的肥肉压着我的身子,双手不忘紧握着我的
奶子,他头靠在我的脸庞在我耳边喘气着,我们全身都是汗水,从中午吃饱饭后
开始,就一直做爱到现在。
  
  伯父气喘如牛的:「呼…呼…呼…真爽…又一个了」。
  
  看着那软掉的臭鸡巴,他取下了套子丢在我的身上,黏稠的精液滑落在我腰
间,我撇头一看,床边到处都是用过保险套,射过的、破掉的、骯髒的,唉…我
又要吃事后药了。
  
  床上一片狼藉,我内心也佩服眼前这老人家居然有如此神勇的精神与体力能
跟我这年轻女大生做爱这么久,精虫彷彿如种马一般的旺盛。
  
  伯父在床上抱着我热吻着,虽然我还是跟他做了,但内心总是忘不了辰哥的
存在,一种性爱的刺激与背叛的罪恶两者交互参杂在一起,五味杂陈的心情无法
表达出来,但很肯定的是,我已经不排斥与伯父这样激情的肉体之欢了。
  
  此时外头的黑妞开心地叫了几声,而我跟伯父依然忘情地在床上热吻着,直
到卧室门口旁出现了一个人,才把我们拉回了现实。
  
  男子笑了几声说道:「呵呵呵…看来你们玩得很高兴嘛」。
  
  我立刻转头一看,没想到是辰哥!他人已经站在门口旁,看着我跟伯父全裸
拥吻的模样,我立刻抓起一旁的棉被遮住了身子,而伯父却坐起身子丝毫没有紧
张的模样。
  
  「那个…辰哥…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伯父他…我…」我有些慌张,这
种场景就跟被捉姦在床一样,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起来。
  
  伯父起身拿起一旁的酒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哎呀,阿辰你回来啦!怎么
不先通知我一声呀」。
  
  辰哥却一脸无所事事的样子走到我身旁,一手用力的掀起棉被看着我,他的
表情实在是让我猜不透,到底是生气还是难过。
  
  「妳看妳…到底被干了几次了啊?渍渍渍…这小穴都快被那老头子操到红肿
了」。
  
  「是伯父他…他…真的很对不起…辰哥…我…我…」我尴尬低下头来,说话
支支吾吾的,就怕辰哥突然生气起来。
  
  但他们两个没有丝毫的辩解与谩骂,这让我觉得气氛非常的诡谲,辰哥点了
根菸一手搂着我的肩。
  
  辰哥笑着脸说:「傻宝贝我没生气,是我要妳照顾我爸爸的呀,但是没想到
…这么快就照顾到床上来了呀?」。
  
  我无辜地望向伯父:「不是的…是伯父他…唉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辰哥突然开口:「但是芯瑜呀…背着我这男朋友如此乱搞,是不是应该要表
示些什么呢?」。
  
  「什么意思?你说表示什…么…」我看着两位体型肥胖的男人,好像心有灵
犀一般,辰哥边抽着菸边脱去衣物,一旁的伯父喝完酒后拿着抽屉的药盒子,打
开来吃着几颗有颜色的小药丸。
  
  辰哥全裸的走向床边:「既然你们已经玩得那么开心了,不如大家一起开心
的玩玩嘛,反正都是一家人了,不过我这正牌男友居然被这老爸戴绿帽,还是有
点吃醋呢」。
  
  伯父大笑的说:「臭小子!那就再来比比看谁的鸡巴比较猛啊!芯瑜呀,等
等妳就当裁判,两根选一根妳喜欢的好鸡巴做老公呗」。
  
  我此刻越来越糊涂了,辰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难
道伯父跟我偷情的事情他完全不会在意吗?而且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俩
个到底想怎样?
  
  正当我还来不及思考的时候,辰哥已经爬上了床从后方抓起我,开始把玩着
我的双乳,开始对我调情着。
  
  辰哥在我耳边轻声说着:「最近都在想妳这小宝贝,想不到趁我工作的时候
,居然偷偷搞外遇啦,真是坏女孩呢…」。
  
  「不是这样的…啊…啊…辰哥…」双乳被辰哥肆意的揉捏,捏着我敏感的乳
头,他的大嘴开始吻着我的脸庞。
  
  伯父一旁淫笑的说:「小美人!下午应该还没满足妳吧!哟~妳看这浪穴又
开始流水了,真够淫蕩啊」。
  
  话说完伯父的大光头直接贴在我的阴户上,开始一阵疯狂的吸吮,这对父子
俩就这样开始调教起我刚性爱完敏感的身体。
  
  「伯父…不要呀!不!辰哥…这样好奇怪喔…你们不是父子吗?」。
  
  辰哥:「是呀,虽然我们是父子,但女人彼此一起享受也很正常的吧?」。
  
  我更加疑惑的问:「可是我是妳女友啊?这样不就像乱伦一样吗?不好吧…
」。
  
  伯父臭嘴一张:「嘿嘿嘿!有什么关係,大家都自己人,家人就是开心想怎
么搞就怎么搞,介意什么?」。
  
  伯父的粗糙长茧的手指开始抠弄我的阴唇,辰哥的油脸也埋进我双乳间,闻
着我的乳香,这两位丰满肥胖的男人就样把我夹着像夹心饼乾一样的玩弄我。
  
  「爸!我先上啊,妈的!憋了好几天,今天一定要射个够!」辰哥扶着粗壮
的肉棒,二话不说的直接插入我的嫩穴。
  
  我苦苦哀求的说:「啊!啊!辰哥!!等等!不行呀!至少带个套子吧…」。
  
  辰哥一脸不屑的说:「呿!别那么麻烦啦,我是妳男友,想内射就内射,没
关係的,搞大肚子就生下来我养吧」。
  
  辰哥的话语让我内心充满失望,我感觉到他已经变的不是我之前爱的那位瑞
辰哥,这样如此的对待根本就像是被强姦的妓女一样,没有任何爱情的滋润,只
是一昧的被对方逞兽慾而已。
  
  「啊!!辰哥…嗯啊…轻点…好深…嗯啊」身体的快乐还是让我不自觉的呻
吟了起来。
  
  伯父这时跨在我身上,用他那黝黑的巨棒放在我的G奶上,开始玩起了乳交
,肉棒就像热狗麵包一样,露出大半龟头在我嘴边,双乳被伯父紧紧捏着夹住他
的肉棒。
  
  「嘿嘿!小美人让我干一干妳的奶子,哦喔…好爽…润滑一下…滋」伯父吐
了一大口噁心的口水在我胸上,开始前后抽插我的乳穴。
  
  两位肥胖的壮汉骑在我身上,一个猛操我的浪穴,一个疯狂对我打着奶炮,
我简直就像被欺负的廉价妓女一样任人摆布,心中深处不断难过了起来。
  
  伯父过瘾的大叫:「啊!啊!这大奶太过瘾了,宝贝先喝几口我的精液补补
身子啊!」。
  
  一道纯白色的精液往我的嘴里喷射着,腥臭味直扑而来,射完后的伯父先下
了床休息,而辰哥下了床将我抬了起来,用火车便当的姿势上下上下的摇着我干

  我遮着脸害羞地叫着:「啊…啊…啊…辰哥不要…嗯啊…这样好丢脸啊…」。
  
  伯父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小美人装什么清纯啊,昨晚还发骚的叫我老公
吶,来来来,阿辰把这小丫头干出水来」。
  
  「哟!芯瑜妳还叫我爸老公啊,那我这男友不就糗大了,妈的!今天要好好
的管教管教妳这不乖的小母狗才行」。
  
  辰哥一说完马上猛烈的用肉棒往上顶着我,阴唇被肉棒撑开着,阴蒂不断的
被摩擦,我的下体大量分泌淫水助兴
  
  「不行啊!!啊!真的会喷出来啦!别啊!啊…啊…」我一声尖叫。
  
  不一会真的憋不住尿意,下体如喷出泉水般的淫水,全部喷洒在伯父脸上。
  
  伯父大讚:「哦喔!真过瘾啊!喷那么多,臭小子真有你的,喂~赶快射一
射我还要跟她在玩几场呢」。
  
  辰哥不顾伯父的话:「你急什么,昨天你爽那么久了,现在先换我了吧」。
  
  辰哥把我放在床上,压着我又是一阵快速抽插,此刻我内心已经放弃挣扎了
,任由他们两随意的玩弄与糟蹋,就跟上次龙哥对待我的一样。
  
  我眼神涣散,嘴巴自然的发出呻吟声:「哦…哦…噢…」。
  
  辰哥像野兽一样的从后面不停地拍打我的屁股,用狗爬式的方式操着我,我
眼神无神的帮伯父口交着,而伯父弯下身子捏着我晃动的巨乳。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阵阵的刺痛感迎面而来,但我心情却丝毫没
有什么感觉,只是配合着他们兽慾。
  
  辰哥激动的说:「坏母狗!坏母狗!让我戴绿帽,妈的!是不是爱上我爸了
呀?这到处勾引人的小母狗」。
  
  伯父大笑:「哈哈!别气嘛~还不是我这老头子比较厉害,是不是啊?我的
小美人」。
  
  『滋~滋渍滋~滋~渍』我两眼空洞的帮伯父吃着肉棒,屁股自然的前后迎
合辰哥的撞击,大屁股肉一波一波的震动。
  
  「今天一定操到妳怀孕,不然我面子往哪摆,哦喔!喔!射了!」辰哥一阵
怒吼,开始对我子宫里灌溉精虫。
  
  「喂喂喂!臭小子,应该是先生我的吧,要懂得敬老尊贤一下吧?对不对呀
,我可爱的小芯瑜,等等伯父在射一推补偿妳齁」。
  
  「啊!啊!啊!!伯父您快来操我…用芯瑜最爱的肉棒…」。
  
  「啊…啊…去了去了辰哥的大鸡鸡…嗯啊!!去了!」。
  
  「啊啊…操我…惩罚我…嗯啊……嗯啊……调教我这不乖的小母狗」。
  
  「射给我…大鸡巴老公…射给我…」语无伦次的我嘴角流出唾液,精神有些
涣散,不知道被操了多久,射了多少,我只是一昧的淫声浪语。
  
  时间已经是晚上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身体湿透了床单,就这样被他们两
轮姦了一整天,阴道和子宫里流出他们俩混合过的精液,完全不理会我哀求的无
套内射。
  
  我在床上偷偷的啜泣了起来,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演变
成被他们轮姦的下场,泪乾了…也哭累了…我故作镇定的爬了起来。
  
  而他们俩个在客厅喝酒吃着晚餐,我却偷偷跑到我的房间里,赶紧拿着预备
用的避孕药先一口吞下,随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的行李。
  
  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客厅去,与他们一起吃着外送的晚餐,此刻的我对
于眼前的这两位男人已经失望透了,但仔细想想,我自己也有错,要不是自己的
不矜持与肉体的犯贱,才会让男人轻鬆得逞,再加上内心充满爱意的渴望,很喜
欢去满足男人的兽慾。
  
  伯父满脸酒气的说:「怎么啦?我的小美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
不开心啊?让伯父好好安慰妳呀」。
  
  他一手搂着我的肩膀,噁心的口臭与酒味扑鼻而来,而辰哥毫不在意的看着
电视。
  
  「没事啦伯父,我很好…对了辰哥我明天要回家一趟,我妈有事找我」。

  辰哥头也不看我的说:「可以啊…我明天载妳回去,反正妳暑假还很长,妳
之后再回来就好」。
  
  话语中我听得出,他们这两位禽兽根本就想把我绑在这里,把我当成他们的
家人?又或者是性爱洩慾的肉玩具?脑中胡乱的思绪实在让我没什么胃口。
  
  这晚我失眠了,短短睡了几个钟头后,一大清早我将我的行李包包準备好,
在外头摸着无忧无虑的黑妞,像是跟牠道别似的…
  
  「黑妞妳要乖乖唷,妳最可爱了!」。
  
  我摸着可爱的黑妞,牠摇了摇尾巴像是回应我一样,让我欣慰极了,没多久
辰哥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
  
  他打着哈欠问着:「哈~嗯~这么突然要回去喔…」。
  
  我冷淡的回应:「嗯…我妈找我有事…」。
  
  回程的路上我们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在红灯处停下,辰哥才缓缓的像我开
口问…
  
  辰哥:「芯瑜呀,妳觉得我爸如何呢?」。
  
  我冷漠的神情回答的说:「什么意思?」。
  
  辰哥:「妳觉得他人如何?妳喜欢我爸吗?」。
  
  辰哥的问题更让我不解,他这样问是什么意思,突然这样问起伯父的事情。
  
  「他人不错啊…就老实人,但我不懂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
  
  辰哥感觉有些尴尬的说:「妳也知道他一直都想要有个伴,我在想啊…你们
都发生过关係了,如果妳也喜欢他的话要不就一起登记结婚,快乐的生活也挺不
错」。
  
  话一听到这…我脑袋像是被槌子敲到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辰哥所说的话,我
瞪大眼的转头看着他。
  
  「辰哥…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登记结婚…我跟你爸?」。
  
  辰哥试图对我解释着:「妳先冷静点听我说,我希望他晚年有个幸福美满的
生活,昨天我看你们俩性爱上也很契合,我很希望妳能嫁进来跟我们一起生活,
他一直都想娶妳为妻…」。
  
  「我是妳女朋友耶…况且他是你爸爸不是吗?辰哥…你到底在想什么?」。
  
  辰哥将车子停靠在我学校的大门口旁边,车上我俩气氛非常凝重,因为接下
来发生我一生中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
  
  辰哥转向我说:「妳先听我说嘛…我知道妳是我女朋友,但我会这么问是有
原因的…」。
  
  「什么原因?」。
  
  辰哥缓了缓才说出口:「其实他不是我爸爸…」。
  
  我张着大眼惊讶的开口:「你说什么…那位不是你的…爸爸?」。
  
  辰哥接着说出过去的事情:「对…他充其量算是我乾爹,跟我没有血缘关係
,他只是从小背着我爸跟我妈偷情的邻居而已…」。
  
  我有些紧张的问:「那你的真正父亲是谁?」。
  
  辰哥一脸无奈的说:「当我爸发现我妈跟荣昌叔有一腿后,就离开我们去国
外生活了」。
  
  辰哥:「本以为我妈跟我爸离婚后会跟荣昌叔一起生活,但谁知道…我妈最
后却选择当一位富商的小三,丢下我跟荣昌叔两人自己生活」。
  
  辰哥开始有些激动:「荣昌叔跟我说,只要能帮他找个伴,他愿意将他的土
地及遗产都分给我跟他的妻子,妳说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听完他的自白后,我真的傻住,辰哥居然会为了利益,将自己最爱的女友奉
献给别人。
  
  我眼泪开始不自觉流下,看着他缓缓开口:「瑞辰…你还爱我吗?你爱过我
吗?」。
  
  辰哥跟我说:「我当然爱妳阿!妳再说什么傻话,我是在为我们未来着想呀」。
  
  「为什么还要我去跟荣昌叔结婚,这什么狗屁逻辑…难道你是想要与别人共
享自己的女友吗?」。
  
  辰哥激动的说:「妳还不明白嘛?大家都自己人,妳虽然跟他是夫妻,但他
也愿意让妳跟我一起来往呀,主要是他有土地、房子、大把的遗产,妳根本不用
担心未来呀!」。
  
  我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辰哥不断的劝说,要我去跟那老头子结婚生孩子,
简直跟卖妻求荣没甚么两样,甚至还听到只有我愿意接受他乾爹。
  
  辰哥:「拜託妳呀芯瑜…妳人最善良了,之前有好几位女生虽然很爱钱,但
没办法跟荣昌叔结婚,有些连做爱都不肯」。
  
  辰哥:「我知道妳和荣昌叔一定会幸福的,之后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出来玩呀
?是不是…」。
  
  一连串难以置信的话语,我最终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拎着我的行李下了车
,辰哥连忙下车试着挽留我。
  
  辰哥:「芯瑜,妳就好好想一下嘛…这对妳又没甚么损失」。
  
  我大声的咆啸:「随便把我的青春与未来做决定,你跟我说没有什么损失?」。
  
  接着更愤怒的说:「算我瞎了眼跟你交往,想不到你跟荣昌叔两人一起设计
我,就为了满足你们自己的兽慾…」。
  
  我含着泪水说着最后一句:「黄瑞辰!我们的关係已经结束了!以后请你别
再来找我了」。
  
  随后转身离去,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放肆的大哭一场,内心再度崩塌,
上次的冠贤到这次的瑞辰,时间都没有很久,难道美好的爱情对我来说,是那么
遥不可及吗?
  
  满满的不公平与愤怒,让我独自在宿舍里淋着冷水,觉得自己又髒又破烂,
忍不住地哭了又哭,洗也洗不净的内在深处…
  
  隔天一早我回到Y市老家去找我妈了,当我进了家门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妈妈
,忍不住情绪,立刻上前抱住了她大哭一场。  
  
  妈妈有些惊讶的说:「芯瑜妳怎么了?妳没事吧?」。
  
  「妈……唔呜……妈……」我没解释,只是委屈的哭着。
  
  妈轻轻地摸着我的头,慢慢地将我带到沙发上,像安慰小婴儿一样,抚摸我
的背,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伤了。
  
  「芯瑜妳没事吧…?」李叔从卧房走了出来。
  
  妈妈比了个手势:「嘘!先回房间里等我」。
  我在妈妈的怀里哭了好久好久,虽然没有说出实情,但母亲温暖的慈爱关怀
着我,让我感到无比的温馨与感动,这才是真正家人的感觉。
  
  暑假的最后我在老家陪伴着母亲,虽然她没追问我实情,但是她给我的母爱
,让我的伤口癒合的很快,我最大的幸福是能有这么棒的母亲。
  
  大学四年级开学了,我打算搬出学校宿舍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住,我在宿舍门
口跟之前相处的两位好姊妹们纷纷道别着。
  
  姵雯失望的说着:「芯瑜连妳也要搬出去唷?这样就没人陪我聊天好无聊耶…」。
  
  语晴:「既然妳都这样决定了,我想妳一定有什么苦衷吧?」。
  
  语晴因为男友这阵子会来Z市工作,所以打算跟男友一起同住,而姵雯由于
老家就在Z市,所以为了省钱就继续住在学校的宿舍里。
  
  我微笑的说:「没事的~我们都在Z市里呀,随时一通电话就能出来见面了!」。
  
  语晴:「是啊!反正我们还有一年啊,都还会在学校碰面,没甚么大不了的」。
  
  姵雯:「唔呜~也是啦!但我还是会寂寞呀…」。
  
  我调侃的说:「那妳也搬出去跟男友住不就好了?」。
  
  姵雯:「吼!他住在X市耶,而且我妈又不肯让我一个人在外租房子…」。
  
  姵雯交了上次手机游戏聚会里认识的男友,为人老实正直,跟姵雯稳定交往
到现在,虽然很不捨与她们两位分离,但我还是决定自己去外面租房子生活,让
自己一个人沉澱一下。
  
  我的租处是离学校不远处的公寓大楼,这几天我独自在房间里思考着,想想
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是那么不可思议与奇妙。
  
  从初恋的背叛…与老师的第一次…第二次恋爱…背黑色会威胁…第三次恋爱
…失落…
  
  「好多好多喔,唉~想不到爱看小说的我,自己却发生比小说还精采的故事」。
  
  假日无聊的我躺在床上,一股莫名的冲动,决定把这些事情用笔书写起来,
说不定未来的自己看到后还会嘲笑现在的自己呢。
  
  「该从哪边写起好呢…嗯…不如从高中那边吧!我叫张芯瑜…」一笔又一笔
的纪录着。
  
  之后到了毕业与出了社会后,一直都没有跟任何男生交往过,我想只是时机
不对吧,我告诉自己虽然对于爱情还是有所憧憬,但现阶段还是先沉澱一会吧,
未来一定会有一位男生会愿意接受我并陪伴我。
  
  直到结婚…
====================================
  
  日记写到这里,接下来的页数都是被撕破过的,宏杰有些纳闷,于是继续往后
翻着,而后面有些页数也是破烂不堪,没有完整的页数,直到后面的页数才有完整
的书写。

====================================
  
  好久没有打开来写字了,但我想告诉未来的我,这天我终于遇到我一生最爱的
男生,他叫《郑宏杰》,是我们公司的同事,他对我好温柔好体贴,我也试探了他
好几回,也观察了好久好久。
  
  最后决定跟他在一起,而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让他知
道我的过去。
  
  但我想…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他一定会体谅我吧?因为我真的好爱他,是他
让我对爱情产生了希望,虽然我有时是那么的不检点,那么的放纵自我,但是结了
婚后,我一定要做好妻子的本分,不能辜负他对我的这份爱。
  
  好好守住这份爱情与婚姻,给未来的《张芯瑜》,我一定会更好的!

====================================
  
  宏杰沉重的阖上日记本,连同猥亵照片一同收好,一边思索一边将要回收的旧
衣服拿去楼下回收室。
  
  面对芯瑜的过去,虽然她努力地想让自己有份美好的爱情,但对待其他的男人
的求欢却欲拒还迎。
  
  对于自己的妻子,有种看似了解但却有种看不透的模样,彷彿就像一层模糊的
纱布一样,看的到身影却看不到真面目,于是在他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慾望又再度
被燃起。
  
  他坐在沙发上想着,雄哥、李伯、王胖子等等…难道说这些男人都是芯瑜纯粹
想偷吃满足自己肉慾的对象吗?
  
  以前的芯瑜是如此对另一半矜持忠贞,但现在却被着自己所爱的丈夫偷情,到
底她内心又是怎么想的?
  
  一层层无法理解的难题涌上心头,本以为看完日记后,或许能够了解芯瑜为什
么会变成淫蕩下流且会想偷吃的理由,但结果不如预期所想,反而更加让宏杰匪夷
所思。
  
  宏杰自问自的说:『我真的了解我的妻子吗?我真的懂张芯瑜她人吗?』。
  
  但宏杰内心的小声音却暗中告诉他,芯瑜跟别的男人交缠在一起,会让他无比
的兴奋,尤其是日记里那些丑陋、噁心、变态的坏男人,如此的对待她,如此的玷
汙她。
  
  光是幻想着日记里的情节,宏杰又不争气的勃起,想到这他对自己开始产生了
质疑,难道说…自己是如此的希望让芯瑜给别的男人玩弄?然后芯瑜也会乐在其中

  
  「我到底在想甚么!!我总不能问芯瑜要不要跟别的男人打炮吧?」一阵嘶吼
大喊,让他暂时回过神来。
  
  深夜的床上,宏杰辗转难眠,无非是想着芯瑜的事情,而脑子里却不停幻想,
如果安排芯瑜跟别的男人出去,她会容易跟他发生关係吗?芯瑜会为了满足我的性
癖去跟别的男人做爱吗?她会愿意吗?这晚的他再度失眠。
  
  隔天下午芯瑜从老家那回来了。
  
  芯瑜在门口拖着鞋子:「老公!我回来啰!」。
  
  宏杰走到玄关间:「妳回来啦!」。
  
  芯瑜看到宏杰憔悴的脸庞:「咦?老公你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宏杰故作镇定的回应:「喔…没事啦,昨晚没睡饱」。
  
  芯瑜这时上前摸着他的额头关切地问:「你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看个医生?」。
  
  这时宏杰突然抱起芯瑜柔软的身子:「放心,老婆…我没事…」。
  
  面对宏杰突然的拥抱芯瑜有些惊讶:「老公,你干嘛突然抱着我呀~」。
  
  宏杰紧紧的抱着芯瑜,那迷人的香味,性感成熟的肉体,激起了他的慾望,他
吻着自己的妻子。
  
  「老公怎么…滋~~渍滋~唔」芯瑜话都来不及说就被宏杰深情的吻着。
  
  两人一阵长吻之后芯瑜才害羞地开口:「怎么啦?老公你今天好奇怪唷~」。
  
  宏杰笑了笑:「没事啦…只是很想妳而已,我爱妳老婆…」。
  
  芯瑜感到有些疑惑但听到老公的告白内心高兴极了:「才回去一天而已,就这
么想我呀?」。
  
  她踮起了脚尖勾着宏杰的脖子亲亲的吻了他一下说道:「老公我也是!最爱你
了~」。

              《第十二章 完》

                【后记】
  
  宏杰看到公司传来的简讯高兴的说:「老婆!下个月我们公司招待我们员工去
泡温泉耶,而且还可以带家人一起去唷」。
  
  芯瑜在厨房听着也兴奋的说:「真的呀?哎呀~那太好了!刚好最近天气冷得
很,好久没去泡个汤了呢」。
  
  宏杰在手机上看着出席人员的名单,虽然去的人不多但是…公司里却有那个人
要去,让他既愤怒又兴奋着。
  
  宏杰心想:『这次应该可以观察看看了…』。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