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AV女优(七)捷运站里的喘息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作者:invcoder
2021/09/28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各位教师节快乐,可惜这篇和教师没什么关係,哈哈。

  其实本来是昨天(27)要发的,但校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次竟然写了那么多
字,所以多花了不少时间校对--所以既然都花那么多时间了,就不多废话,还
请各位不嫌弃这个色气沖天的小梓。

  虽然就算你们嫌弃我也爱她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速连结:我的老婆是AV女优(一)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二)小依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三)
     我的老婆是AV女优(四)暴露与偷窥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五)百货春光feat【影猎者】
     我的老婆是AV女优(番外篇)姊姊的乱伦故事
     我的老婆是AV女优(六)突然袭来的事实
***********************************

              (七)捷运站里的喘息声

  门开。

  我快步跨进六楼时,一个妙龄女郎站在门口对我微微弯腰问好:「郭先生,
午安,需要帮你準备午餐吗?」

  「不用,小梓呢?」

  我简单点头当作招呼,物管公司常常更换我们的管家,所以看到不是小陈站
在门口,我也没有太意外。

  「青山小姐刚才出门了。」

  「什么?!大嫂不是说让小陈把她留住了?」

  「陈老师只交代我,您和太太有点小争吵,希望我多关心她。她刚才说想出
去散散心,我想这样也对她比较好些,就送她出门了。」

  陈老师就是小陈,好像是因为他同时负责训练这些金钥匙管家,才被同事们
这样尊称。

  「这…这…」

  我有点慌了手脚,又不好责骂她,小陈本来就不可能交代她要把小梓反锁在
房间里--何况他们也办不到。

  「郭总,怎么了吗?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她微微欠身,脸上仍是挂
着职业性的微笑。

  「没-没什么,我要去找我老婆--啊!还是你能帮我联络一下附近的分局
、调一下监视器什么的?我-我得联络一下机场帮我留意--」

  「请问是要寻找青山小姐的位置吗?请您放心,我知道青山小姐是日本人,
所以刚才在陪她说话的时候,顺手将她的随身行李、小包包跟护照放进保险箱了
。据我所知,密码只有您知道,对吗?」

  「嗯嗯!是,我还没告诉小梓密码--太好了,那她应该不会走太远。」

  听完我就转头要走,女管家又叫住了我:「青山小姐出门前问我有没有零钱
,我给了她一张签帐悠游卡,方便她散心。」

  她边说边从口袋拿出一个机器:「卡片上有GPS,可以用这台机器追蹤,
刚才我看她走的方向应该是往捷运站走。您现在出门应该可以赶上她。」说完便
把机器递给了我。

  我讚赏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太感谢妳了,妳叫做什么名字?」

  「郭总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抱歉没有能把青山小姐劝留下来,
但我想也许散散心能对她的心情有些帮助。」

  她边跟我说话,边替我按了电梯:「我相信青山小姐很快会没事的。」

  心急如焚下,我也没空再追问她的名字或解释,赶紧出门去了。

     ***    ***    ***    ***

  我看着装置上的定位,急匆匆地追着小梓来到捷运站。

  环目一扫,才看见小梓站在靠车头的月台上,她仍穿着早上那套纯白的U领
纺纱连身洋装。

  刚才跟大嫂话说得漂亮,但真到要面对我的爱妻说那些包容、不在乎之类话
,还是有点难以启齿。不是说我没有自己讲的那么爱她,而是该要怎么表达,才
能让一个对自己充满自卑感的女人,对我重新敞开心胸?尤其是我还在不该犹豫
的时候犹豫了,没有及时留住她。

  真不晓得大哥当初是怎么跟大嫂说的?刚才真该把故事听完才对。

  总不成我就这样走上去,然后跟小梓说我不介意她当过AV女优吧?先不说
在大庭广众下这种对白太突兀,光是小梓刚才在家里对我展现的那种自卑、绝望
的神色,要简单两三句就卸下她的心防,应该也不是这么容易。

  好在现在追上她了,心里的不安也稍微安定下来。

  先跟着她再说吧,也许像女管家说的,她散散心会比较放鬆点,比较好说话

  思忖间,列车进站了。

  我看她踏进了车头第一节的车厢,便闪闪躲躲地跟进第二节车厢。

  她的脸色看起来比在家里时更不好了,而且神色恍惚,真担心她会不小心摔
了碰了。

  内湖线的捷运是中运量的车厢,所以比起主要干线的捷运车厢都小一号,座
位跟座位之间也比较靠近,站立的位置颇为狭小。

  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高架路段,车头的位置前方有片大玻璃,能从上方俯瞰
内湖市区的街景吧。

  这时时间约莫下午一两点,非尖峰时段,内湖捷运人还是比较少的,像我在
的第二节车厢就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小梓踏进的第一节车厢已经塞了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学生,他们或坐或站
,正大声嚷嚷地互相喧闹。

  我对制服不太熟,不清楚他们是哪个学校,但这时间穿着制服在校外混迹,
肯定是跷课出来的吧。

  小梓像游魂一样地踏进车厢,似乎想也不想的就坐到了离车头玻璃最近的位
置上--但那位置旁边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这男同学的块头看起来不小,等小梓坐到他旁边时更显得壮硕,黝黑的皮肤
散发着青春少年的强悍感,就像一头随时会扑上来的小黑豹,隔着这么远我都彷
彿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汗臭味,就像自己小屁孩时期一样。

  对于身边忽然坐了一个美女姊姊,他似乎感到有些讶异--那也是,毕竟车
厢虽然散落着他们这群朋友,但座位仍是很多的,尤其内湖捷运的座位是双人连
座,他们这些狐群狗党们也都是单独占一组双人座,没想到这个姊姊就忽然坐入
了他们之中,还选择了自己身边。

  原本嬉闹喧譁的声量登时静了下来,少年们你看我、我看你,促狭地互相推
挤,好像怕同伴没注意到那个大美女。

  但小梓却目中无人,彷彿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变成了众矢之的,只是自顾自地
盯着车头的大面玻璃窗。

  那个大块头少年更是乐的饱餐秀色,肆无忌惮地猛看我娇妻白嫩的大腿,甚
至深长的乳沟,妥妥地视姦了我老婆一轮。

  「欸欸!大黑,你过来一下。」

  原本站在旁边的少年拍拍那个大块头,示意他起身到他们旁边。

  而我注意到其他几个少年已经拿出手机在拍我老婆--嗯?怎么了,这些小
屁孩是没看过美女吗?说也奇怪,人家这样猛看我老婆,我竟然丝毫没有不悦的
感觉,更甚至--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是骄傲吗?觉得我老婆太美了才这么多
人看,又像有点「看吧看吧,这是我老婆,羡慕吧?」的感觉。

  我慢慢地走进第一节车厢,挨着角落坐下。

  小梓看着窗外、少年们看着小梓,倒是没人注意到我摸到了他们旁边。

  「干嘛啦?干她身上超香你们有闻到吗?是不是想骗我起来坐我位置?不准
喔!」

  大黑站到同伴身边,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话,他站起来我就更确认了,他应
该跟我差不多高,接近180的身高,但身材比我厚实多了。

  他们为了远离小梓说话,只好便宜了另一个方向的我,可以把他们说的话听
得一清二楚,幸亏他们似乎仍没注意到我。

  「她长得好像一个人。」

  「谁啦?」

  「一个AV女优。」

  我心里「格登」一下,原来小梓说自己是大片商的女优不是假的,竟然这么
好认出来?也或者是我A片看得太少,竟然有眼不识泰山。

  「啥?谁啊?SWAG的吗?不可能吧,她看起来很天然欸!你有没有看到
她刚坐下来那个抖动,哇靠!」

  「不是台湾的啦!是日本的。」

  「啥?!日本的?干真的假的。」

  大黑稍微放大了音量,同伴连忙要他小声点。

  「怕什么啦!她如果是日本人不就听不懂吗?」

  话是这样说,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所以是谁啦?」

  「滨崎紫苑。」

  「谁?」

  「干你白癡喔,昨天A片王不是才贴在群组,那个引退作啊!」

  「哇干真的假的啦,你确定没认错?干那个妹奶超大又超淫蕩的欸,真的是
她?」

  「我刚传照片给A片王确认了,他说99%是本人,如果能看到她奶子中间
有没有痔就是120%。」

  「干,那个臭宅男每天在看A片,他说是应该就是了。」

  「那现在怎么办?去要签名吗?」

  刚刚一直拿着手机猛拍我老婆没出声的少年这时忽然插嘴。

  「白癡喔!人家又没带保镳经纪人,看起来像想被认出来吗?」

  「那…那怎办?」

  「笨喔,人家日本人欸,我们不是应该要好好尽地主之谊吗?」

  大黑不知动起什么歪脑筋,邪邪地笑着。接着他重新坐回小梓旁边,但小梓
也不理他,只有更空洞地盯着窗外,眼神闪烁。

  「欸,小姊姊,妳长得好漂亮,妳是台湾人吗?」

  小梓没有回应。

  大黑又问了一次,但这次把手搭在了小梓肩膀上。

  小梓微微皱眉,转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妳--妳听得懂中文喔?」

  小梓点点头,又转回去看着窗外。

  大黑求助地看向同伴,似乎对有没有认错人开始有些动摇。

  干!等一下,这小屁孩的臭手还搭在我老婆肩膀上,怎么小梓也不拨掉他?
我有些生气,有些忌妒--但又有点期待会发生什么事。

  同伴们起鬨似地双手乱挥,似乎在鼓励大黑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好像她是不
是那个女优也无关紧要了。

  「呃-那个,妳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脸色看起来很差。」

  「嗯。」

  小梓不置可否,大黑碰了个软钉子,不知道该怎么着手。

  正当他又要求助同伴,刚刚拉他过去说话的少年忽然猛推了他一下。

  「啊!抱歉抱歉。」

  大黑被推得撞在小梓身上,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空着的另一只手挥过
小梓高挺的酥胸,撞得她的大奶剧烈摇晃,接着像是要稳住平衡,他的手就这样
放在我老婆白嫩裸露的大腿上。

  「噢-小心点。」小梓轻轻地说了一句,伸手想扶那个意图不轨的少年。

  旁观的血气少年们个个看直了眼,有几个人的卡其裤裤裆更是明显隆起。

  几个少年又开始你推我我推你,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啊,谢谢谢谢,我没事,妳没被我撞痛了吧?」

  大黑露出邪恶地笑容,按在我老婆腿上的怪手更是大方地开始搓揉起来。

  小梓这时似乎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劲,才抬头看到一堆少年围绕在她身旁:「
请-请你不要这样,小弟弟,这样是不对的。」

  她似乎有些害怕慌张,语气微微发抖。

  大黑还真的放开了她的腿,嘻嘻笑着说:「小姊姊,妳怎么一个人啊?要不
要跟我们去好玩的地方?保证可以让妳心情好起来。」

  小梓看他放开自己,似乎安心了一点,语调恢复平稳地说:「去什么地方?
你们下课了吗?」

  大黑跟同伴们对看一眼,笑着说:「当然啊,现在这时间还不下课吗?你看
我同学不是都在这。」

  这时我才注意到大黑虽然放开了小梓的大腿,但搭在她肩上的手却没有收回
来,而且正轻轻抓握抚揉我老婆的香肩,好像这美女是自己的女友一样。

  但小梓似乎只对他碰触自己的肌肤有反应,对于他用身体挤自己、搂着自己
倒没什么在意,点点头说:「原来台湾学生这么早下课啊。」

  大黑乐得向同伴们眨眨眼,露出得意的表情,接着问:「所以妳不是台湾人
吗?妳搭捷运要去哪啊?」

  小梓低着头:「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散散心。」

  「那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玩?我们有摩托车。」

  「咦?不好吧--我一个阿姨跟你们这些小朋友--」

  「阿姨?!」

  大黑立刻大声打断她:「拜託,姊姊,你如果穿着制服,说不定还像我学妹
欸!妳怎么可能是阿姨?」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小梓毕竟是女孩子,虽然这整段话她可能只听得懂七八成,但也能理解对方
是在夸讚自己看起来年轻,立刻稍露微笑,笑着回:「你也太夸张,我至少大你
们快十岁了吧?」

  「拜託,我朋友都知道我讲话最诚实了,我还拿乖宝宝奖牌欸。所以咧,姊
姊,要不要跟我们出去玩?我带妳去看花海好不好?」

  「花孩?那是什么?」

  小梓露出不解的表情,看来是不懂这个词。

  「就是一大片的花,超漂亮的欸。」

  「唔--」

  小梓似乎有点意动,迟迟没有答应。

  「好啦!一起去嘛!姊姊,大家都要去」

  旁边的男生们跟着起鬨,但我至少有九成把握这群跷课少年本来不是要去看
什么花海。

  「好、好吧--」

  小梓竟然点头了。

  「耶!太棒了。」

  大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然用力抱了小梓一下,小梓惊呼一声,半边大
奶就这样毫无保留地贴在大黑胸膛上。

  早上跟她出门时我就亲身「体验」过这件洋装有多薄,不难想像这屁孩此时
被大奶贴胸的爽度。

  「有那么开心吗?呵呵。」

  小梓竟然没生气,反而稍微纾展了愁容,表情好像在轻责自己的小孩或弟弟
--干!该死,该不是这家伙触发了她的姊姊情怀吧?我曾听她讲过无数次自己
的弟弟,每每提到都是笑逐颜开,说他乖巧懂事、又争气,是母校的骄傲--难
道这家伙长得跟小梓的弟弟很像?不可能吧,我记得她说弟弟很瘦弱,是很温柔
的男孩子。

  「姊姊,我们下一站下车。」

  「哦--好--」

  『滴滴滴滴滴滴滴---』说得正巧,列车刚好到站了。

  「喂,大黑,你们去哪?不去x网了吗?」

  站得离他们较远些的那几个男生看到大黑和刚才那两个男生要下车,连忙大
声询问。

  「啊!不去啦不去啦,明天学校见。」

  大黑搂着小梓,半推半抱的带她下车,他旁边两个跟班也急忙跟上,刚才说
出小梓身分的那个男生卡到了小梓另一边的位,一左一右的和大黑一起疯狂吃我
老婆豆腐,在她身上又挨又挤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出声制止,反而像怕被发现
一样,赶紧溜到第二节车厢才一起下车,以免要穿过那些狐群狗党。

  幸亏这车站设计的是要跨到对面月台才能出站,他们从第一节车厢离开才没
有往回走,否则必然和我撞个正着。

  我闪闪缩缩地跟在他们后面--但其实我发现根本没必要,因为这三个男孩
根本完全被小梓给迷住了,眼睛始终离不开她,更不用说手啊脚的,好像恨不得
能黏在我老婆身上变成连体婴算了。

  小梓也似乎没有刚上车时那么阴郁了,开始和三个小弟弟热络地的闲聊,天
啊我的好老婆,妳的戒心也未免太低了吧?而且还时不时地发出轻笑声,让三个
男生更是看得眼睛发光。

  「啊!姊姊去上个厕所,你们等我一下。」

  小梓这时竟然已经以姊姊自称了,我听得差点昏倒,三个大男生也跟她嘻嘻
哈哈地送她到厕所门口,然后三人站在门口闲聊。

  他们三个停在门口,为了不那么惹眼,我只好假装要进厕所,从他们身边转
进了男厕,耳朵刚好听到他们的汙言秽语:「干!她奶真的超弹的欸,看影片就
觉得很扯,没想到实际摸到更爽!」

  「什么!你刚有摸到喔?」

  「干,没有用手摸啦,但身体挤着挤着也是爽到升天,啊--干,好想干这
种女人喔--」

  男厕的设计进门后有个转角,我就躲在这个位置把他们意淫我老婆的话听得
一清二楚--但我竟然硬了。

  虽然不像刚才被大嫂挑逗那样朝天耸立,但我很确定自己裤裆里的分身微微
勃起--靠,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兴奋什么东西啊?

  「欸!你们看这个。」这是大黑的声音。

  「什么东西?」

  「你们猜,里面除了她以外有没有别人?」

  「你想干嘛?」

  「你把那个牌子放门口。」

  「欸欸欸欸欸!你干嘛啊?你不会是想--」

  「我受不了了啦,我从刚才在车上老二就没有消过,你看跟你们这几根臭棒
子讲话他都还是硬的,我不管了我要赌赌看。」『喀啦!』听起来是大黑刚才说
到的那东西--清扫中或维修中的牌子吧?--被他拉了出来。

  「这样不好吧--就算她是--」

  「好啊,那你们不要进去,你们在外面替我把风,哥要进去破处了,我的处
男就是要干这种女人才行啊!」

  「喂喂喂喂!你等等啦!」

  三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听起来这几个色胆包天的小子是真的想对我老婆做
坏坏的事了,这可不行,我立刻冲出男厕,刚跨过那块维修中的告示牌,就听到
小梓的声音。

  「咦?你、你们跑进来做什么?」

  我连忙靠着内进的屏风紧贴着--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晓得--
但我看看自己微微肿起的小老弟,跟自己说:「再等等,先、先看看会发生什么
事。」

  安慰完自己后一转头,竟看到厕所的大面镜子,反射出三个比我老婆高好几
个头的高中男生,正将她团团包围--我连忙蹲下,我能看到他们,他们肯定也
会看到我--不对啊干,我到底在躲什么?

  「欸,姊姊,我们还是先做点好玩的事再去看花好了。」

  我半蹲着抬高身体,用最小的角度偷看镜中的反射。

  「做、做什么好玩的事?」

  小梓似乎还是理解这几个男生露出了兽性,有点害怕地抱着自己的胸口--
但这动作却让她原本就深长的乳沟挤的更加爆乳。

  认出她的那个高中生露出贪婪的表情,狠狠盯了一眼她巨大的乳房后说:「
欸,姊姊,妳是拍A片的对吧?」

  「你--你们怎么知道--」

  我差点要拍自己的额头,这傻女孩怎么直接就认罪啊?

  「因为妳长得太漂亮啦!我们都是妳的忠实影迷,台湾路上哪会有妳这么漂
亮的女生?」大黑抢着回答。

  小梓对大黑似乎容忍度特别高--不过也很合理啦,他虽然邪里邪气的,但
毕竟是三个人里面长得最高大好看的--竟稍微放鬆了神情对他说:「你太夸张
了,我来台湾以后,在路上还是遇到很多比我漂亮的女孩子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就从来没看过比姊姊还美的。」

  「没错没错,而且奶还这么大。」

  我靠,这家伙刚才讲话没有像大黑开口就三字经,我还以为他只是长得猥琐
,毕竟还是个读书的孩子,想不到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竟然开口对着淑女就提
奶子?还说人家奶子很大?

  「你、你乱说什么--」小梓虽然一脸责怪,但脸上却浮起了两朵红云。

  刚才一直跟在旁边没揩到油的少年插口:「姊姊,他的意思是说身材好啦!
台湾女生很常脸长得还不错,但身材很差啦!」

  「对啦对啦,身材没有妳好啦。要不是水桶腰,不然就是扁屁股、飞机场-
-」

  「谁说的,我大嫂的身材就好到不行!腰细曲线又美。」

  「真的吗?妳大嫂也是拍A片--」

  「你、你--老鼠你又乱讲什么啦--」

  小梓的脸更红了,这时娇羞的她看上去确实不比在场的三位男孩老多少,活
脱脱是个香喷喷的高中少女。

  「对、对不起,我不会讲话,抱歉姊姊。反、反正就是阿凯说的那样啦!」

  「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那我们出去了好不好?」

  大黑伸手拦住小梓,手臂直接顶在她的胸脯上,吓得小梓连忙倒退一步,手
又抱上胸口。

  「别这样啊,姊姊,我们好不容易遇到妳,不能陪我们做一点好玩的事吗?

  「你、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什么好玩的事?」

  「可以让我们看妳的胸部吗?」那个叫老鼠的高中生几乎是秒答。

  「不、不行啦!」

  小梓的脸更红了,把手抱得更紧--但奶子也更爆了。

  「拜託嘛!姊姊,就让我们亲眼看一下就好。」

  「对啊对啊,看一下就好!」

  小梓抱着胸部想突围而出,但怎抵得过这几个精虫冲脑的高中生?连续好几
次都被推回原位,胸、腰、屁股,免不了又被摸了好几下。

  「别、别这样啦,那姊姊下次再给你们看好不好?这边是厕所,会有别人进
来--」

  「没关係啦!我们刚刚已经放了清扫牌,不会有人进来啦!」

  「还、还是不好--」

  「拜託嘛、拜託嘛姊姊,我们昨天才看过妳的引退作,对妳的身体超好奇的
欸,怎么能有这么漂亮的身体啊?偏偏妳又引退了,让我们几个处男晚上该怎么
办?」

  「我--你、你们都还是处男吗?难、难怪会这样--你、你们几岁了啊?

  「18!」

  大黑抢着答,但我看这回答的速度很明显在说谎,可能觉得报高一点小梓比
较能接受--吗?

  「骗人,你们还没满十八吧?」

  「姊姊真厉害--我昨天才刚过17岁生日--他们两个比我小一岁。」大
黑搔搔头。

  「齁,17岁是不能看色情片的吧!你们这样不可以欸。」

  我有听错吗?小梓竟然被他们求了半天之后,口气有如此大的转变?现在怎
还有说有笑起来了?

  「哎哟--就、就网路上看的嘛--」

  「咦--网路看?所以你们看盗版的喔?」

  「啊--那个----」

  「我们等下就去买正版的!每个人都买!」

  「噗--好啦,我知道台湾好像卖得很贵?而且你们才17也不能买啊!」

  三个男大生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发现气氛改变,现在变成这种融洽的大姊姊
小弟弟氛围,好像也没法继续强来了。

  「哎哟--姊--拜託嘛--就看一下就好--」

  老鼠竟然来个猛虎落地式,破罐子破摔,乾脆哀求到底了。

  岂料我善良的老婆真的是吃软不吃硬,竟然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另外两个男孩见状,还不知机?便跟着老鼠一起开始猛烈哀求--什么「拜
託啦」、「一次就好」、「绝对只有看」、「死都不跟别人说」之类的,也不知
说尽多少好话。

  「好吧--那--只能看一下喔?」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三个高中生大喜若狂,一起疯狂点头,像要把脖子都给点断了。

  「唉--就那么想看吗?」

  小梓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个表情,却总觉得她
已经做过这个表情无数次了。

  终于要开始了!在场的四只老二都一柱擎天,每个人的分身都想夺裤而出,
因为我美丽的娇妻正缓缓拉下自己的洋装。

  小梓两手并用,同时捉着左右肩的衣袖,轻巧地往下拉、拉、拉,一直拉到
腰上。

  两颗硕大的乳房立刻猛然跳出,像两粒大水球一样在她的罩杯里剧烈摇晃。

  我看得目瞪口呆,原来看见自己老婆在别的男人前面脱衣服是这种感受?我
的鸡巴胀得梆硬,今天他历经过太多次从未体验的感官刺激,这时正喧闹地要我
放他出来透气。

  大黑几乎是在小梓拉下洋装的瞬间,就探手握住了她一边大奶。

  「唉--男人喔--」

  小梓摇摇头,好像早就料到一样,却也不抗拒,只是说:「我还没脱完呢,
急什么?」

  对嘛!急什么?我裤子都还没脱呢。

  我心里暗骂的时候,小梓打开了胸罩的釦子,粉色的薄纱胸罩飘落在地,小
梓两颗坚挺的半球型巨乳终于大方展示在这群色小孩眼前。

  老鼠跟阿凯两个明显地吞了一口口水,声音微微发颤地说:「真、真的是橘
色的耶、而且真的有一颗痣--为什么啊?我还、还以为是镜头调的--」

  「噗--还喜欢吗?这颗痣从小就有了。」

  「嗯嗯嗯嗯嗯!我、我听说,奶子上有痣的女人,床上特别淫蕩。」

  「呸!又乱说话--」

  但我心里却想老鼠小弟你真懂事,难怪我觉得我老婆做起那档事超级淫蕩。

  大黑这时完全丧失语言能力,只是拼命粗重地喘着气,他的大手盖在我老婆
的大奶上,像揉麵团一样用力搓揉,时不时还用指尖轻捏她大小刚好的乳头。

  「我、我也可以摸吗?」

  老鼠嘴巴上试探地问,手却不听使唤地伸向前,用手指逗弄小梓另一边的奶
头。

  「噢--嗯--不是说--说只是看吗--?」

  「嘿、嘿嘿,姊姊妳的奶子真的太美了,现场看更离谱,我、我忍不住--

  「就知道你们是些坏小孩--不会说话算话--阿凯,来--来姊姊这边。

  看起来是三个人中地位最低的阿凯,身高也是三个人里最矮的,而且还有点
胖胖憨憨的样子,也许是心里明白抢不到什么好康的,他竟自己在旁边把外裤脱
了,隔着内裤搓揉自己的阴茎。

  被小梓叫到时他微微一愣,接着就把裤子拉上,乖乖走到她身边。

  「嗯--鸡鸡要保持乾净啊--怎么这么黏?都是汗--嗯--你的包皮有
点太长,要注意卫生啊!」

  我看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而且应该不只是我,大黑跟老鼠也是瞪大了眼睛看
着眼前的奇景--我老婆竟然探手进阿凯的裤档里,熟练地用前臂一撑,就把他
的内裤连着外裤推到膝盖上方,接着反手握着他短小的阴茎--真的挺短的,小
梓纤长的手指握住他时,差点看不到他的龟头--仔细端详,像是健康教育老师
一样品评。

  「喔--好、好爽、干--太--太舒服了吧?」

  「我只是握着而已呀?那这样呢?会更舒服吗?」

  小梓左右被两个高中生捧着乳房揉捏,正前方握着阿凯的小阴茎缓缓套弄。

  我看得简直要疯了--兴奋的发疯了,我解开裤头拉出我至少比阿凯大上五
个尺寸的老二,开始上下套弄。

  「啊----太、太、太---啊---等,等--啊---」

  「噗,你真的是处男耶--」

  「姊、姊姊--好舒服喔--谢谢妳。」

  「嘘,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不可以说出去喔。」

  小梓看着满手的精液,笑着对阿凯说:「去帮姊姊拿几张卫生纸好吗?然后
把鸡鸡洗一洗--要记得像我刚才那样翻开包皮喔!」

  「姊姊!换、换我,我也要!」

  大黑猴急地把自己的内裤连制服裤一起脱到脚边,露出他粗长的阴茎--嗯
嗯,尺寸好多了,看起来应该跟我差不了太多,顶多小个一号半号。

  不过这小子真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急色鬼,换作是我的话就想试一下小梓那
神奇的单手脱裤法,让美女给自己脱裤子是多爽的享受啊!不行,下次得让她帮
我用一次才行。

  「我手上很髒呀!」

  「没、没关係,妳还--还有另一只手啊!」

  「用一只手就够了吗?」

  大黑这时好像整个人退化成了野兽,连话都说得坑坑巴巴,刚握着我老婆奶
子死命搓揉的怪手,这时也改环抱她的腰,还用自己的老二不停蹭小梓的白嫩大
腿。

  「好、好、好,我弄就是了。」

  「啊--啊--那、那边--好、好、好爽--啊,原、原来是这种、这-
-这种---啊啊--要,要出--不行--慢、慢点--」

  小梓抚弄他阴茎的手段就不一样了,毕竟他的尺寸大了许多,所以小梓先从
掌握他的子孙袋开始,轻轻把玩、转弄他的阴囊,然后顺着阴茎往上抚弄,接着
用她柔腻的手掌心横着摩擦他的阴茎下部,偶尔还圈转手掌,顺着套弄的速度握
紧他的老二,再放开、握紧、再放开。

  从第一次被她玩弄我的老二时,就觉得她比我还会打手枪,平常只是闭着眼
睛享受,这时候坐在第一线观众席,才发现她套弄阴茎的花招竟然这么繁複,难
怪能每每让我欲罢不能,情慾勃发。

  「嗯--老鼠,那边不可以喔--」

  小梓一边游刃有余地替大黑打手枪--他看起来再坚持不了几秒了--一边
略显严厉地制止老鼠。

  原来他因为没得享受手枪服务(大概嫌小梓另一手都是精液吧?),两手握
着小梓的大奶搓揉还不够,竟然打起下半身的主意,趁小梓分心想脱掉她的内裤

  小梓夹紧了大腿不让他得逞,皱眉说:「不要再弄了--下面不行!」

  「可、可是--那!那我可以、可以舔胸部吗?」

  「嗯--好吧--但不可以用咬的喔!」

  老鼠大喜之下,正要以口就奶,大黑劈头就骂过来:「干!不准舔啦,你舔
了我还怎么摸?噁心死了会都你的口水欸!」

  大黑看起来已经缴械,小梓现在两手上都是满满的精液。

  原来大黑是进入了圣人模式,难怪这骂声这么有逻辑、这么铿锵有力。

  「吼!可、可是,这样就--就我没--」

  「好啦!那这样子好不好?」

  小梓用臂弯勾着老鼠,让他把侧脸埋进自己的大奶之间,还挺胸左右摇摆了
一下。

  「噢--谢、谢谢姊姊--妳的奶好香、好软、好有弹性喔--」

  「嗯--,你等一下喔,我先擦擦手--啊,大黑你也去把鸡鸡洗一洗。你
们这些孩子怎么回事?都这么不爱乾净吗?」

  小梓挺胸示意老鼠离开自己一点,好让她能用阿凯递过来的卫生纸擦手,没
想到老鼠却只是更用力在小梓双峰之间翻滚,好像他的脸是冲浪板一样,而且我
敢发誓我看到他好几次滑过乳尖的时候,伸舌头舔咬了小梓的奶头几下。

  小梓翻了翻白眼,拿他没办法,只好双手举高在空中把精液稍微擦了擦,才
把他推开:「好了,我去洗一下手。」

  「噢--」

  老鼠失望地发出一声哀鸣。

  「怎么了?刚才摸得还不够吗?」

  「不是啦--只是--只是--只有我没有--」

  「没有什么?」

  小梓对着镜子顺手拨了拨头髮,然后挤了洗手乳在洗脸盆上擦洗。

  「没有被那个--」

  「你是说这个吗?--」

  「啊啊---啊--对、对--啊、好、好冰--好,好爽,我、我要射、
射了--」

  上一秒小梓还在对着镜子洗手,下一秒就冷不防地转过身,迅速拉掉老鼠的
裤子,两手握着他勃起的老二开始套弄:「姊姊很公平的,每个人都有一次--

  「姊姊,我又硬了--」大黑走到他们旁边,不知何时竟脱得全身光溜溜地
,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大屌耸天地站在小梓旁边。

  小梓这时是蹲姿在替老鼠打手枪,大黑走过来的位置,刚好把自己的屌放在
我老婆美丽的脸庞前面,再往前一步就能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她口里。

  小梓被他吓了一跳,刚说了一句:「小男生真的--」就又「唉哟」一声。
原来是老鼠顶受不了她的手技,精液猛地喷射出来,幸亏小梓经验丰富--嗯?
--手掌及时盖住他的马眼,才没有被他给颜射了。

  大黑把小梓从地板上拉起来,用手抱住她的腰,让她紧贴在自己赤裸的胸膛
上,然后用力揉捏我老婆的巨大H奶,我感觉到他这时的兽性似乎比上次射精前
更强更旺了,因为他不只粗重喘气,还开始舔起小梓的脸、脖子,接着也不管她
满手还是老鼠的精液,就捉着她的手握住自己勃起的阴茎。

  「再、再给我--」

  「要几次啦--」

  小梓似乎也感受到气氛的异样,说话不再有刚才那种大姊姊的气势,反而有
点软了下来。

  「再、再来--让他消下去--」

  阿凯也走到洗脸盆旁边:「姊--姊姊,我也要。」

  「老、老鼠--去--去把鸡鸡洗一洗--噢--大黑你乖乖的--下面不
要--不要碰--其、其他的地方你--你想怎样--就、就--嗯--阿凯来
姊姊这里。」

  这时场面看来已彻底失控,小梓不再像刚才那样控制全场,反而有点回到一
开始的氛围中,三个色慾沖天、精虫冲脑的高中生,用身体不停挤压我老婆的身
子,贪婪地舔吻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浑圆饱满的乳房。

  小梓像三明治的夹心一样被大黑和阿凯夹在中间,两手分别握着他们的阴茎
套弄。

  这彆屈的姿势似乎丝毫不妨碍她套弄阴茎,让我不禁想像她到底受过什么样
的「训练」,只看两个高中生不停发出低吼,荷荷有声,四只手在我爱妻身上到
处抚摸,雪白的颈子、锁骨、乳房、裸露的纤腰,甚至连连身裙都被撩起来,隔
着内裤猛揉她的翘臀。

  我看到小梓的脸庞慢慢泛起潮红,看来她也被挑起情慾了,这时女厕里面充
满着浓烈的精液味道,很臭,但画面无比淫乱,我的兴奋程度也被点燃到最高。

  「姊!姊姊,我、我也要--」

  老鼠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老二洗乾净,我看他晃蕩晃蕩的小鸡鸡上还滴着水。

  「但我只有两只手呀--」

  「那、那怎--」

  「那这样吧--你来这边。」

  小梓从两个高中生怀里挣脱,跪坐到地板上,接着用刚刚握着大黑鸡巴的手
,捉住被他引导到另一边的老鼠鸡鸡,接着张口一含--

  --伴随着大黑猛然地『喔喔喔喔喔喔』声,我老婆含住了这个高中生的老
二。

  「太、太、不行、太爽,吸、吸--这--喔--」

  大黑抱住小梓的头,浑身颤抖地剧烈晃动。

  「咳、咳嗯嗯--」

  好不容易等大黑口爆完,小梓才把他的精液吐在地板上。

  「乖,去洗--唉哟-呜-」

  大黑不等她说完,竟然又把自己的屌塞进我老婆口里--我的天啊,他能硬
这么快的吗?年轻真好。

  看他的老二顶起我老婆的脸颊,应该是真的又硬了没错,只见他抱着小梓的
头来回抽送,像在干女人一样抽插她的小嘴,这腰力,肯定是个运动好手。

  被打手枪的两个少年也是在旁边射了又软、软了又硬、硬了再射,我已经不
清楚他们两个到底射了几次,只佩服我老婆竟然能在这种姿势下还维持手上的动
作,真是不亲眼看都不相信这真能办到。

  三个高中男生和我美丽的老婆,就这样用他们的性器官和我老婆的手口剧烈
交合着--每个人都不知道射了多少精液出来,白浊的液体流泻满地。

  「啊--啊,又,又要了--」

  大黑这次冲刺的时间比前几次都长了许多,但终于还是又要射在我老婆嘴里
了,只见小梓这次嘟起嘴巴,看起来是用力挤压住他的阴茎,让他疯狂爆发在自
己的咽喉里面。

  「嗯--嗯嗯--」

  大黑从小梓的口中抽出沾满唾液的鸡巴,却没看到龟头上有多少精液,想必
是被我老婆给吞下肚子了吧--干,我好像都没这样射在小梓喉咙里面,我很清
楚她深吞的口交技巧有多厉害,因此看到她脸颊的收缩,立刻让我回想起当时的
感受,自己手上的枪也跟着缴械了。

  「姊、姊姊!能不能换我?」

  眼看大黑这次不像前几次那样立刻恢复元气,老鼠连忙抢着想尝试口交的滋
味。

  小梓看了一眼不停喘气的大黑,他看来短时间是无法再战了,阿凯也退到一
边坐着喘气,于是她便转过身子,改面对老鼠的鸡巴。

  老鼠的鸡鸡其实也没好到哪去,这时瘫软地挂在一侧--我想也是,就算是
年轻人,他们刚才也各自射了可能五六次出来,这时再想硬起来射精,八成是得
射血了。

  但小梓只是笑了笑,然后用手按着他软趴趴的老二,让它贴在老鼠的肚皮上
,然后伸出她带着一点白浊液体的小巧长舌,轻轻点在老鼠的阴囊上,接着张嘴
含住一颗蛋蛋,在口中吸啜,啧啧有声。

  「喔--喔--这、这种感觉、这、这是什么--喔喔--」

  老鼠按着我老婆的香肩,浑身抖动。

  但他的阴茎仍然是半硬不硬的状态--勉强算是挺起来了,却显然没有刚才
那样笔直。

  小梓的口水涂满老鼠的阴茎,鸡巴和樱桃小嘴的交合不停发出啧啧啧的吸啜
声。她努力想唤醒老鼠明显已超支的老二,可惜他看来完全是强弩之末,不只没
办法好好地保持挺立,更是两腿发软,好像随时要摔倒在地上。

  小梓只好抱着他的屁股,维持含着他老二的姿势,让他躺在地上,接着跪趴
在地板上替他吹喇叭。

  这姿势看起来好了很多,老鼠不用再维持辛苦的站姿,即便厕所的地板这时
被他们弄得超级骯髒,他呻吟的仍像是在仙境一般。

  我老婆跪趴在这高中生胯下,美丽的脑袋瓜子一上一下卖力地吹奏着老鼠的
小喇叭。

  耳听着老鼠越来越高亢的呻吟声,明显要升天的时候,小梓突然停止了动作
,放开老鼠的阴茎,大喊了一声:「你不可以这样子!」

  原来是大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振了雄风,他是在场唯二鸡巴还能高高举起
的男士--另一个是小弟弟在下我,虽然有点取巧,没像他们射那么多次--他
挺着自己的大鸡巴,正从后面试图闯进我老婆的小蜜穴。

  但再怎么孔武有力,他毕竟是个处男,想从后偷袭小梓的阴户基本上是不可
能的任务,果不其然小梓只是一个侧身就躲开了他,没能让他得逞。

  不过虽然不得其门而入,却反而激起了大黑的兇性,他一把扯着我老婆的内
裤,劈哩啪啦地就撕了开来,接着疯狂地想撑开小梓的大腿,好让自己的大蟒蛇
能长驱直入。

  小梓拼命挣扎,紧紧夹着双腿,略带哭音地喊:「大黑、大黑你冷静一点啊
!」

  「不行,不、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干一次--干、干干看AV女优是什么感
觉--妳打开!妳!妳张开!」

  说着说着,大黑竟然忽然开始动粗,猛力扇了我老婆一巴掌。

  乖乖不得了,这清脆的巴掌声登时让我进入圣人模式,连忙拉起我的裤子从
地上站起来,心念一转,就冲到隔壁男厕按下了紧急铃。

  霎时之间警铃声大作,接着便是隔壁传来的咒骂声,和一群提着裤子、一个
裸上身的少男冲出女厕的画面。

                (待续)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