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乐斯REMAKE 14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字数太多了,第三阶段的床戏只好直接删掉

仅发四合院、阿米巴

斐乐斯REMAKE 14

  圣殿里,泉水依旧潺潺流动,但势头比几天前缓和了不少。

  约拿分开从天井直直垂到祭坛上的紫色纱帐,将婕蒂以及朱丽领上祭坛。
 
  一踏上祭坛,两人便一阵头重脚轻,全身彷彿被无数极细的针扎着,又热
又麻。

  祭坛的另一端,碧翠丝与嘉丽薇两人领着五名少女,也穿过纱帐,走上祭
坛。她们身披和约拿相同形状的短披肩,肚脐以下完全赤裸。

  碧翠丝与嘉丽薇来到约拿面前,身后的少女们则一齐蹲了下来。

  碧翠丝面露微笑,眼中波光流转,金髮在身后飘逸,披肩里丰满的乳房若
隐若现,桃臀随着步伐摆荡,周身一股异样的妖媚之气。

  至于嘉丽薇,披肩在她胸前那对尤物上就像是片小小的桌巾,傲人的乳房
毫无遮掩,乳白色的汁粒像一串娇小的珍珠项链,挂在高翘的乳头上。巨乳衬
托之下,是显得异常纤瘦的轻盈腰身,再往下又是颗饱满浑圆的蜜臀,构成宛
如沙漏般的S曲线。和妖豔的碧翠丝不同,嘉丽薇的身躯散发出更多肉欲的气
息。

  蹲在地上的五个少女高矮不一,肤色有白有黄,婕蒂和朱丽之前在学校会
议室外头都已经见过,所以完全不意外她们会出现在这里。

  见到了碧翠丝,就连脑袋昏沉的朱丽也不得不两眼一亮,让她惊艳的并非
碧翠丝美丽的容貌与性感的躯体,而是她身上缠绕的无形魅力,尤其是那对隐
隐发亮的绿色眸子,宛如两口深潭一般吞噬了朱丽的目光。

  (她和在外头完全不一样……为什么?)

  「你好漂亮啊……」朱丽望着碧翠丝,梦呓般喃喃说道。

  「你也是啊,小公主。」碧翠丝和嘉丽薇对着朱丽两人微笑,将她们从约
拿手中接过。

  「这可是你们的第一次,不要醉过头,什么都不记得了。」碧翠丝说道,
指尖轮流挑起婕蒂和朱丽下颏,在两人唇上轻轻一吻。

  淡淡的清凉气息从碧翠丝口中吹进两人体内,让她们得保意识清醒,但身
子依旧蒸热刺麻。

  回过神的婕蒂眨了眨眼,脸上忽红忽白,本想开口骂个两句,但不知为何
却不敢对碧翠丝无礼,只好转头去看朱丽的反应。

  「好甜……」朱丽却用指尖轻抚下唇,似乎是在回味刚才那个吻。

  「你们两个,先过来吧,别打扰他们母子俩。」嘉丽薇笑道,将两人牵离
碧翠丝身旁,领着她们和五个少女一起坐下。

  「现在是要……」婕蒂开口欲问,嘉丽薇立刻用手指按在她嘴上,作势要
她噤声。

  祭坛中央,碧翠丝与约拿相拥,母子俩的唇缓缓相叠,舌头勾缠在一起。
两人身上的披肩滑落,在脚边消失不见。

  约拿伸手捧起母亲的乳房,碧翠丝则握住了儿子的阳物,两人一边吮着对
方的唇,一边相互爱抚。

  母子俩动作越发激烈,约拿将碧翠丝压倒在身下,碧翠丝顺势敞开双腿,
用湿润无比的蜜穴纳入儿子坚挺炽热的阴茎。

  约拿挺腰,将龟头深深擣入母亲的花心里,抽送起来,她阴道中早已满是
蜜浆,被阴茎挺入一搅,立刻滋啾作响。

  「啊……亲爱的……干我……再用力干我……」碧翠丝嘴里浪吟,双手搭
着约拿肩头,双腿倒挂在他腰际,腰臀上倾,让蜜穴上翻,阳物能直插至根。

  似乎是有意让众人看得清楚,约拿高高提腰,阴茎抽回大半,碧翠丝的汁
液沿着鼓涨的肉棒滑淌,接着他将腰下沉,阳物一吋一吋,缓缓擣进晶莹多汁
的柔软蜜穴,然后猛然间挺直腰桿,将剩余的阴茎重重顶上母亲花心。

  碧翠丝浑身酥麻,仰过头去,娇躯一下一下打颤,张着嘴喊不出声。

  围观的少女们看着碧翠丝销魂模样,也都忆起约拿进到体内的美妙,下腹
阵阵纠结,握着彼此的手,嘴里跟着呻吟起来,祭坛上喘息声此起彼落。

  一片淫声浪呓中,婕蒂和朱丽两人看得面红耳赤,口乾舌燥,两人固然从
没这么近距离看过男女欢爱,但更没想到约拿竟会一上祭坛便和亲生母亲交媾
起来。

  (天啊……那是他的妈妈……他的亲生母亲……他真的在……干自己的妈
妈……)

  婕蒂尤其感到一股无法描述的激烈兴奋涌上心头,甚至让她没有察觉自己
双腿间已经湿黏一片,她双颊烫红冒汗,缓缓往前爬,探出上半身,将头凑的
更近,想要看得更清楚点。

  突然手腕一紧,婕蒂回头一看,是嘉丽薇伸手抓住了她。

  「小淫货,你想干什么?别去打扰她们,马上就轮到你了。」嘉丽薇扬起
眉梢,说道。

  「不、不要你管……」婕蒂想要甩开嘉丽薇的手,但浑身软绵绵地使不上
力。

  嘉丽薇随手一扯,婕蒂便被她压在身下,乳汁溅滴在婕蒂脸上,暖滑滑
地。

  「不听话的淫货,等约拿肏了你,看我怎么调教你。」婕蒂本来就是学校
里的问题学生,嘉丽薇素来不喜欢她,两眼一瞪,同时另一手拉开婕蒂热裤拉
鍊,将手滑进里头。

  婕蒂身子窜了一下,嘉丽薇的指尖钻进湿透的内裤,就在快要碰到她湿透
的蜜裂时,停了下来,轻轻撩弄她大腿根内侧,就像是在抚拨琴弦一般。

  难以置信的美妙感觉让婕蒂呻吟起来。

  「怎么,一摸就这么听话啊?张嘴吸我的奶,小淫货。」嘉丽薇笑骂,将
乳房往婕蒂脸上压去。

  婕蒂气恼无比,但心里却感到异常兴奋,她想要反抗嘉丽薇的慾望和想要
服从的冲动同样强烈,矛盾的情感让她心中一片混乱。

  最后,服从慾战胜了反抗慾,婕蒂张开嘴,将嘉丽薇高耸的乳头含进口中
,她的乳汁香甜浓郁。

  嘉丽薇满意地点点头,婕蒂热烫的舌头让她发出愉悦的鼻哼。

  一旁的朱丽见状大感诧异,她在旁观察,一开始还以为婕蒂是受到嘉丽薇
还是谁的影响,但直觉又告诉她不是这么一回事。

  此时,周围众女发出讚叹般的吟声。

  朱丽回过头来,只见约拿紧紧压在碧翠丝身上,阴茎上下弹抖,任谁都知
道他正在碧翠丝体内射精。

  朱丽随即感到有种无形的力量从约拿和碧翠丝体内喷发出来,像云雾一般
围绕着两人周旋。

  碧翠丝高亢的呻吟声在祭坛上迴荡,两人身上的无形云雾也一波一波膨胀
扩展,成长的节奏竟和约拿阳物抽搐的动作完全一致。

  (难道……这来自于他的射精?)

  碧翠丝的呻吟声嘎然而止,她痴痴地张着嘴,眼神涣散,腰臀在约拿身下
有一下没一下地痉挛。朱丽无法想像是怎么样的感觉,竟可让她露出那样的表
情。

  无形的云雾突然像是撑过头的气球一样破裂,满溢出来,渗落到祭坛下
方。

  朱丽顺着流动的方向往下看,然后听见了祭坛底下的水声,明白原来圣殿
里的泉水就是那不可见之物化成的。

  (如果他也在我里面射精,那我也可以变得和碧翠丝一样……)

  朱丽用发麻的手掌按着下腹,可以感应到腹部深处的肌肉正缓缓收缩,股
间也已经湿透。

  从踏上祭坛后,朱丽便一直无法理解自己身上这陌生的现象,直到现在她
才明白,那是身体在渴望着约拿的信号。

  了解这一点后,朱丽感到脸上逐渐发烫,胸口也跟着郁闷起来,心跳声在
耳边越发响亮。

  朱丽用另一手按着胸口,皱起眉头。

  (我知道身体想要约拿,但现在胸口里的这又是什么感觉?)

  不论是什么,朱丽知道只有约拿能够满足她。

  此时,约拿结束了射精,他和碧翠丝身上溢失的无形力量很快又被圣殿重
新填满。

  约拿拥着碧翠丝,母子俩沉浸在身心交融的余韵里,直到碧翠丝完全恢复
过来,约拿才缓缓拔出阴茎。发亮的肉棒上黏糊糊地全是白浊泡沫,碧翠丝随
即坐直身子,一边把乱髮拨正,一边将方才还深陷在自己体内的阳物含进嘴
里。

  她满是红潮的脸蛋上神情抚媚,捧着阴茎吸吮的模样,就好像那根肉棒是
情人柔软的嘴唇一般,不一会便将阳物吮得晶亮。约拿牵着她的手,母子俩站
起身来,再次深深接吻。

  只见碧翠丝对着朱丽招手,身旁众女立刻牵起朱丽的手,将她带到母子俩
面前。

  「嗯嗯……嗯嗯嗯!」吮着嘉丽薇乳房的婕蒂见状,出声抗议,似乎是认
为应该先从自己开始。

  「你闭嘴吸奶!别来碍事!」嘉丽薇愠道,直接跨坐到她身上,两手抓着
婕蒂两条马尾,将胡乱挣扎的女孩紧紧压制住。

  朱丽对婕蒂的抗议充耳不闻,只是向约拿露出僵硬的微笑。闻到他身上散
发的诱人气味,让朱丽耳边的心跳声有如雷鸣般震耳欲聋。

  (不知道他会不会讨厌我……我又不太会笑……对了,先把衣服脱光吧)

  压抑着紧张与兴奋,朱丽慌忙解开上衣的钮釦,拉下短裙的拉鍊,扯下丝
袜,向约拿展示自己的全部。
  
  一具宛如用雪捏成的身子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约拿面前,白瓷般的光滑肌肤
透着红晕,乳房小巧尖嫩,腰肢只手可握,洁白无毛的耻丘下方,是粉嫩的蜜
贝。晶莹的蜜汁从裂缝里淌下,沿着骨感的修长双腿,流到了膝盖旁。朱丽娇
躯的每一处都显得柔弱娇嫩,俨然是件精巧的玻璃艺品。
  
  然而约拿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目不转睛地一直盯着她。

  (他怎么看着我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是嫌我不够漂亮?)

  从来没有对自己外表产生过疑问的朱丽,竟也担忧起来。

  其实约拿也从来没见过生的这么漂亮的女孩,一时间也不禁看得出神,两
人就这么对看了好一会。

  望着约拿高举的阳物,朱丽感应到里头流动的力量,一想到约拿马上便要
用那根物事贯穿自己,不禁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朱丽……你真漂亮。」约拿不禁讚叹。

  听见约拿这么说,朱丽才放心地鬆了口气,脸上僵硬的笑容才终于是发自
心底而笑。

  「亲爱的,你别站着发呆,难不成你忘了该做什么了?」碧翠丝牵起朱丽
以及约拿的手,「别让我们的小公主等啊。」

  约拿这才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双手将朱丽跟碧翠丝一起搂进怀里,
三人肌肤相亲,都觉得彼此又热又烫。

  两对唇压上朱丽的嘴,朱丽被约拿抱着,整个软绵绵的不知该怎么办,只
好张开嘴巴,让约拿和碧翠丝轮流吸吮她的舌尖。

  唇舌纠缠的滋味美好地不该存在,远胜过任何蛋糕和甜点,朱丽以为自己
的舌头要融化了,不用教导,她便主动地吮了回去。

  腰上一紧,朱丽被约拿紧紧贴着,坚挺的阴茎顶着朱丽滑腻的下腹,朱丽
吸了口气,心情激动,以为他便要这么直接要了她,但结果并非如此,约拿只
是给了她一个深吻,接着竟然离开了她。

  朱丽不禁大感失望,但碧翠丝立刻搂着她坐下。朱丽将背靠在碧翠丝胸前
,两人正面对着约拿。

  约拿也跪在朱丽脚边,轻抚朱丽那双美丽的长腿,指尖在滑腻如织的肌肤
上划过。

  朱丽可以感到无形的力量逐渐渗入了体内,像是火星般点燃了体内的热
气。

  「……啊!嗯!」

  在朱丽意识过来之前,嘴里已经发出了几道娇媚的呻吟,她不知道自己竟
然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不禁羞得用手按住嘴巴。

  「别压着嘴,小公主,让我们听听你的歌声。」碧翠丝柔道,拉下朱丽掩
嘴的手。

  约拿把玩着朱丽雪嫩的长腿,双手揉着她大腿内侧的软肉,爱不释手地一
路往下摸,连朱丽玉笋般的脚趾也捏在手里把玩。

  「啊……嗯嗯!」

  朱丽娇躯颤抖,嘴里断断续续地呻吟,白嫩的脸蛋抹上了胭脂般的嫣红,
显得无比娇媚。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舒服……天啊……他只是摸我的腿而已……)

  碧翠丝的双手捏着朱丽的乳尖,轻轻揉捏,虽然也很舒服,但和约拿带来
的销魂快感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朱丽知道这是约拿的力量的影响。

  (他为什么还不赶快进来?我快受不了了)

  朱丽望着约拿,约拿也望着她,儘管他的阴茎都滴着汁了,双手却依旧不
愿离开朱丽的双腿。

  接着,约拿随手抓了一个软垫,放到朱丽小巧的臀部下头,把氾滥的蜜处
垫高,然后将朱丽的双腿搁在自己肩上,把头低了下去。

  「啊!啊啊啊!」

  朱丽娇躯猛地一弹,约拿用双手捧起她的臀部,舌头滑进蜜裂里,吸吮朱
丽的花蕾,舌尖像是火钳般在阴蒂上撩拨。

  朱丽立刻达到高潮,只觉得腹部深处像是条毛巾般被拧绞成一团,不断挤
出高亢的痉挛与颤动。

  约拿的舌头往下滑,来到她的处女蜜门上,对着那开着几个小洞的粉红黏
膜吸吮勾舔。

  (求求你……快给我……)

  朱丽在约拿的唇舌爱吮下连续高潮了两次,但双腿深处的蜜肉却越发纠结
,她早已无心思考渗进体内的力量云云,心中只剩下想和约拿结合的强烈渴
求。

  「我的小公主,你愿意将自己完全献给约拿吗?」碧翠丝轻声问道。

  「我愿意!我愿意!拜託你,快给我吧!」朱丽颤着嗓子喊道,在她的记
忆中,自己从来没有用过这么焦急的语气说话。

  「亲爱的,她已经準备好了,你肏了她吧。」碧翠丝面露微笑,满意地点
点头。

  约拿给了朱丽蜜肉最后一吻,缓缓起身,握住兴奋地打颤的阴茎。

  朱丽的味道是如此鲜甜,在约拿嚐过的女人里面,仅次于自己的母亲,他
也想赶快品嚐朱丽的滋味。只是她骨架纤细,身子柔弱,约拿生怕弄伤了她,
不敢像对待其他人那样直接挺入。

  不过现在朱丽浑身都灼烫无比,显然已经準备好要迎接约拿了。

  约拿往前探身,轻轻将朱丽的双腿往两侧推开,朱丽张开双手便往他颈子
上搂去。

  「快进来,快……」朱丽轻声道,但话没说完,唇就被约拿夺走。

  约拿热烫的龟头抵上了朱丽湿滑的蜜肉,往她狭窄的处女花门上顶,儘管
有着两人体液的润滑,但约拿依旧花了一番力气才将龟头挤进狭小的花门。

  朱丽感到一阵撕裂的痛楚,紧接着是龟头进入体内后,猛然膨胀的饱实感
,阴茎接着一吋一吋地挺进,将她越撑越开,越开越深,腹中骨头肌肉都被推
挤撑大的触感令朱丽倍感难受。

  「你会痛吗?」约拿问道。

  「不会,继续吧,」朱丽颤着嗓子回答,「我想要你插到最里面。」

  约拿继续挺进,碧翠丝从后方扶着朱丽,看着少女的双腿越张越开,约拿
的阴茎也一点一点消失在她体内。

  当龟头顶进朱丽的花心时,她气若游丝地嘤了一声,娇躯微微打颤。狭小
的蜜穴被粗大的阳物扩张成了一个细细的鲜红圆圈,紧紧咬在阴茎上。

  朱丽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她只感觉得到体内那根粗长火热的约拿分身,
自己就像是块起司一样被那根火辣的棒子融化。

  朱丽张开嘴,想要吸气,视野中泛起一轮又一轮金色或白色的光晕,似乎
是大脑缺氧一般。

  两人就这么静止了好一会,直到朱丽的阴道逐渐适应了阳物,约拿才重新
缓缓抽送。

  碧翠丝撑着朱丽轻若羽毛的身子,以免约拿一抽送,她就会整个人被顶
开。

  没一会,蜜处被阳物硬行撑开的苦楚中,开始渗出春药般的快感,约拿的
抽送製造出混合着痛苦与欢美的激烈狂涛,一波一波将朱丽往绝顶上推去,很
快便冲上极点。

  朱丽的腰臀无法控制地痉挛起来,约拿用双手按着那只玲珑精巧的臀,小
心翼翼地顶送,龟头深深擣进那浅薄的花心肉里,缓缓抽回,再缓缓插入,每
一下都插的比之前更深,把朱丽的阴道开到了底,阳物一大半都沉进了她小鸟
般的纤美娇躯里。

  朱丽半张着嘴,眼神涣散,娇喘声细不可闻,她疼得无法动弹,又销魂得
像是断了线的偶,身上一点力气也无,双手从约拿颈上落下,唾液化成银丝,
一缕一缕地从嘴边滴落,约拿轻轻含住她的唇,吸吮朱丽没有反应的舌尖。

  围观的少女们呻吟起来,她们每个人股间都给一条戏蛇插入,鲜红的淫肉
在颤抖的双腿之间不断扭动,龟头顶入花心,与约拿的抽送唱和。

  婕蒂看得出神,她从没看过朱丽这种模样,连嘉丽薇的乳汁从她嘴里溢出
来了都没察觉。

  碧翠丝从后方扶着朱丽,唇在她颈后轻轻亲吻。

  微微凉意透进朱丽体内,稍稍舒解了她蜜处被过度撑大的痛楚。

  「还没完呢,好孩子,再撑一会。」碧翠丝在朱丽耳边轻声道。

  说完,朱丽感到阳物前端在体内扭转,竟然转了个方向,朝着更深的地方
挺进。

  (什么!?)

  朱丽心里惊讶,接着一阵难以形容的疼,又酸又苦,只觉约拿昂扬的龟头
将自己体内某个从未开启过的地方给硬生生撬开,强行挤了进来。

  朱丽闭紧眼睛,瘫靠在约拿胸前,嘴巴咬着他的肩膀,任由阳物将那陌生
的处所一吋一吋地开启,直到两人的下腹贴着下腹。

  (他全部都进来了……他终于全部都进到我里面了……)

  「朱丽。」约拿轻声呼唤,「你看。」

  朱丽睁开眼睛,只见约拿面露微笑,指着下方,低头一看,平坦的小腹上
出现了一团奇妙的隆起,就在肚脐下面一点的地方。

  约拿握住朱丽的手,让她抚摸腹上那团小小隆起。

  「天啊,」朱丽一摸,登时明白那是什么,不禁笑了起来,「这是你的东
西,你真得插的好深,你怎么办到的?」

  约拿笑而不答,低头再度亲吻朱丽,朱丽发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力气,立
刻用双手抱紧约拿。

  碧翠丝见状,知道约拿已经成功开启了朱丽的子宫,便顺势退到一旁。

  就在阳物进入了子宫后,朱丽竟神奇地不再感到疼痛,腹中纠结的肉也鬆
了开来,苦楚消失后,剩下的便是无穷的甜美欢愉。

  约拿也不抽送,只是轻轻晃动身子,让龟头顶着那光滑的肉壁磨蹭,朱丽
娇躯发抖,受不住地细声呻吟。

  这样晃了一会,突然海啸般的猛烈快感淹没了朱丽,将她推上剧烈的高
潮。

  本已舒解开的蜜肉再度猛力揪拧,将整根阳物都紧紧缠住,朱丽腹中阵阵
酸疼,只是这回的酸疼却是无比销魂。

  高潮还没止息,第二波、第三波的高潮竟然就涌了上来,将朱丽不断往上
推,她几乎以为自己飞离了地面。

  (天啊……这一定就是碧翠丝的感觉……)

  朱丽气若游丝地张嘴吸气,眼神再度涣散,表情如癡如狂,约拿吮着她的
舌尖,只觉她嘴里香津又甜又腻,不禁吮了又吮。

  大量温热蜜浆从朱丽鲜红的蜜处涌出,将她和约拿两人的下半身都溅湿。

  「朱丽……我要动了。」约拿受不了阴茎被蜜肉这样连番吸吮,轻声道。

  「好……你动吧……」朱丽颤声回答。

  (他不动就已经让我变成这样……要是动起来的话……我会变成什么
样?)

  约拿微微提腰,由于阳物已经深入朱丽子宫内庭,约拿顶多只能抽回个半
吋,但这样已经十分足够了。

  退了半吋后,约拿挺腰,将龟头再度顶回子宫肉壁上,酥麻如电奔过背脊
,滋味说不出的美妙。

  而朱丽只觉腹中好似一股火焰喷出,脑里一片空白,娇躯受不住地乱颤乱
弹,约拿双手按着她白净大腿,用自己粗壮的身躯压在朱丽身上,不断在那半
吋的嫩肉里来回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

  朱丽全身痉挛,白雪肌肤染上鲜豔朱潮,她紧闭的眼角啣着泪水,嘴边香
津滴落,嘴中有一阵没一阵地呻吟,神情呆滞,像是失了魂一般。

  约拿只觉阴茎像是陷入了一只肉做的狭窄火炉里,又紧又烫,舒服极了,
抽送了几分钟后,便腰窝酥麻,猛然射精。

  滚烫浓稠的精液注入朱丽子宫,她弓起身子,胎肉缩夹,将龟头紧紧含住
,把精液都锁在胎中。

  约拿抱紧朱丽,闭上了眼睛,剎那间,两人融为一体。

  两人明明闭着眼睛,但一团漆黑的云雾竟莫名出现在两人眼里。

  眼底的云雾看起来非常遥远,里头似乎有无数物体在蠕动交缠,雾里云间
隐约透露出金蓝红白各种颜色,但都稍纵即逝。

  被极致的感官快感翻弄,两人都无法对眼前的幻象作出反应,而幻象出现
时间极短,转眼便消失无蹤。

  直到高潮终于退去,约拿和朱丽才睁开眼睛,两人身上都是汗水,双腿和
身下的软垫都被大量爱液淫汁浸湿。

  「朱丽……刚刚那是你让我看到的吗?」约拿奇道。

  「我以为那是你让我看到的……那是什么东西?」朱丽却反问。

  「我也不晓得,但我觉得我们迟早会知道的。」约拿想了一会,说道。

  约拿缓缓起身,将阴茎一点一点拔出,朱丽感到阳物离开体内,腹中顿觉
空虚,心里更是捨不得。

  (这东西把我弄得那么痛,又弄得那么舒服,真不想让它出去)

  阳物拔出后,上头全是黏稠爱液,朱丽想起碧翠丝方才为他清理的模样,
便依法捧着阴茎,小嘴就着龟头一路舔吻,将约拿吮了个乾净。

  约拿牵起朱丽的手,她脸上香汗淋漓,眼神和约拿一对上,双颊便泛起红
晕,神情也多了几丝娇羞,和刚进圣殿时比起来,宛若他人。约拿低头亲吻,
朱丽的唇立刻暖烘烘地贴了上来,竟比约拿还要热情。

  「嗯……嗯……」朱丽吻得腹中阵阵烧烫,轻轻用自己的肚子去顶约拿阳
物。

  约拿见朱丽眸中流露出一种他再熟悉不过的慾望,不禁笑了起来。

  「你忘了还有你的好朋友在等吗?」约拿问道。

  「她是坏朋友,不是好朋友。」朱丽微笑。

  说到婕蒂,两人这才往旁边望去,只见四周信徒两两成群搂在一起,用跨
下戏蛇相淫,祭坛上浪声此起彼落。

  碧翠丝也骑在一个少女身上,手将她双腿翻起,一条双头淫蛇串起两人蜜
穴,一上一下,此起彼落地抽插。

  嘉丽薇解开了婕蒂的衣裤,右手隔着湿透的内裤,爱抚婕蒂肉贝周围敏感
处,却故意不直接碰触她的蜜裂。嘉丽薇嘴啣着婕蒂的舌头吮,她的乳汁流满
了婕蒂上身。婕蒂哼哼唉唉地呻吟,下体湿糊一片,淫汁都流到了小腿上。

  朱丽方才全副精神都放在约拿身上,完全没注意到身边情状,见到众女身
下那些不断蠕动的物事,面露惊讶。

  「那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会自己动的……阴茎?」

  「那是我的分身,只要是信徒,每个人都会有一条。毕竟我一个人没办法
一次对付那么多信徒啊。」约拿笑道。

  「我也有吗?」「那当然。」

  说完,一条戏蛇便透过祭坛浮现出来,沿着朱丽大腿滑进她的股间。朱丽
惊叫了一声,但觉那粗细尺寸,热度硬度,都和约拿本尊一样。

  戏蛇滑溜溜地,一会儿便将自己挤进了朱丽胎内,让朱丽顿觉饱满充实。

  碧翠丝放开信徒少女,让双头淫蛇分开,各自钻进少女的蜜穴和菊门里,
自己则走到朱丽身边。

  「好孩子,你还好吗?我看约拿很喜欢你呢。」碧翠丝问道。

  「他可没有我喜欢他那么喜欢我。」朱丽望了碧翠丝一眼,接受了洗礼之
后,她对约拿等人身上的力量差距感受得更加鲜明,一眼便知碧翠丝从约拿身
上接受了最多的祝福,「至少他更喜欢他妈妈。」

  「你讲话可真直接,虽然说的没错就是了。不过除了我之外,你确实是他
现在最喜欢的女孩。」碧翠丝笑道。

  这点朱丽自然也明白,不过被碧翠丝这样点破,也不禁略感害臊,手用力
捏了捏约拿掌心。

  约拿遂将朱丽搂进怀里亲嘴,朱丽一边吮他嘴唇,胸口里的暖意更甚。

  (至少我现在知道之前胸口是为什么发闷了……)

  朱丽给约拿吻得身子泛起阵阵热浪,腹中麻麻地发痒,不禁又恋起他那根
要命的好东西,虽然戏蛇已经进入体内,但毕竟比不上真货。

  (我刚刚才把处女献给他,还被他那样死去活来的弄,怎么还有力气剩
下?)

  朱丽素手往约拿阳物上一握,那物事虽然依旧凶猛狰狞,但现在看在眼里
,却不知为何多了几分可爱。

  约拿的手捏着朱丽的娇小翘臀,阵阵揉捏,揉得朱丽双腿发软,嘴里轻轻
喘息。

  忽地一双光滑的手从后方覆盖住了朱丽的乳房,是碧翠丝抱住了她。

  约拿顺势将朱丽的唇让给了碧翠丝,碧翠丝勾起朱丽的舌尖,轻轻吮了起
来,约拿则将阴茎滑过朱丽大腿间的美妙空隙,穿进碧翠丝双腿之间,用阳物
同时磨蹭两人的蜜裂。

  朱丽给约拿母子俩前后夹着,四只手在她胸臀腰腹同时爱抚,只觉酥麻万
分,腹中蜜肉又开始纠结。

  (给了约拿还不够,竟然连他的妈妈也要我……这对母子真的好坏,不知
道又想怎样欺负我了)

  身为同性,碧翠丝熟知女性敏感处所,和约拿有力直接的刺激不同,她的
爱抚轻柔绵密,把朱丽撩动的发起抖来。

  突然朱丽菊门上一阵湿滑,一个温暖物事轻轻顶着肛门转圈,让她大吃一
惊。

  (他们两个该不会想要一前一后的……)

  「………喂!你们别欺人太甚!」突然,只听见婕蒂颤着嗓子大声怒吼。

  众人纷纷停下动作,一齐转头望向婕蒂。

  只见婕蒂一把推开嘉丽薇,站了起来。她一张脸蛋红得通彻,嘴角滴着不
知道是唾液还是乳汁的莹丝,身上T恤被捲起来褪到了锁骨上,饱满粉嫩的乳
房气喘吁吁地晃蕩颠弹,牛仔热裤卡在膝盖上,湿透的内裤黏在跨下,甚至看
得见肥嫩阴阜上的凌乱耻毛。

  「啊,我又忘了。」约拿见状,不禁脱口而出。

  婕蒂一听更是大怒,气呼呼地往三人身边走去。

  但她还没来得及接近约拿,便被碧翠丝先上前一步捏住了手腕,婕蒂见到
是碧翠丝,不知为何心里气焰顿时萎缩大半,一时间不敢乱动。

  「……亲爱的,你觉得该拿这孩子怎么办?」碧翠丝皱起眉头,「让她当
奴隶未免太浪费,但要是当信徒又太不听话了。」

  「嗯……朱丽,你觉得呢?」约拿也是第一次看见像婕蒂这种难以处理的
祭品,转头问道。

  「婕蒂还能当什么,当然是做奴隶。」朱丽想都不想便道。

  「你说什么!」婕蒂听了大惊失色,「我、我才不要当什么奴隶!我要当
也是当国王!」

  「又不是在玩游戏。」朱丽淡淡道,「不过,听话的婕蒂一点都不有趣,
所以还是让她当信徒吧,她变成信徒后一定很好玩。」

  约拿遂向碧翠丝点了点头,碧翠丝不禁苦笑,放开了婕蒂,转而对嘉丽薇
说道:「嘉丽薇,这件麻烦事就交给你了。」

  「好,包在我身上,看我怎么调教这小淫货。」嘉丽薇笑答,却是皮笑肉
不笑,两眼瞪向婕蒂。

  「谁……谁是小淫货啦!你们这些臭娘们!我不回嘴你们把我当……」

  突然婕蒂背后给人一推,一阵踉跄倒在地上,幸好祭坛铺着厚厚软垫,跌
倒也不会受伤。

  「谁、谁啦!」婕蒂大怒,四肢撑起身体,正想回头,突然腰上给人按住
,一阵酥麻如电奔过,登时浑身绵软。

  接着只觉腰上一紧,内裤啪地一声给人扯断,婕蒂还来不及反应,一根又
热又烫的物事便贯入了她湿滑无比的处女穴,直挺挺往花心便擣。

  「啊……啊啊!」婕蒂放声大喊,难以形容的欢美涌上,嗓音里充满喜
悦。

  约拿捧着婕蒂饱满浑圆的臀,龟头肉冠展翼深挺,和朱丽完全相反,她的
阴道又深又软,龟头顶上花心后,花心竟反过来吸着龟头,让约拿也舒服地腰
窝酥麻。

  「……为什么她可以一次就全部吃进去,真是不公平。」朱丽蹲在两人身
旁,面露倾羡地望着阳物与阴肉结合之处,约拿几乎全部都进入了她,婕蒂却
一点也没有不舒服的样子。
  
  「噫……噫……嘻……嘻……」

  婕蒂抽气似地呼吸,呻吟声似哭似笑,饱满的粉嫩桃臀不停打颤,脸上神
情癡狂,令人难以相信她几秒钟前其实还是个处女。

  虽然个头比朱丽矮,但不论身材骨架,婕蒂都要比朱丽饱满得多,该翘该
挺的地方都是又翘又挺,散发着肉欲气息的身子更像是个小一号的嘉丽薇。

  约拿将婕蒂上身拉起,双手握住丰满滑腻的乳房,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
只觉她浑身上下又软又滑,阳物给那深邃阴道裹着,蜜肉阵阵吸吮,越陷越深
,舒服极了。

  (他在干我了……好爽……好棒……棒死我了……)

  婕蒂给约拿顶着花心,只觉脑中都变成了黏糊糊的一团软腻,心里除了盼
他用力抽干的念头以外,再没别的。

  约拿将婕蒂的脸转过来,吻她还带着乳香的唇,腰肢用力上顶,下腹撞在
婕蒂臀上,啪啪作响。

  「啊……啊噫……」

  婕蒂猛地娇躯一抖,股间大量蜜浆失禁般洩出,嘴里嘤嘤哼哼,蜜肉绵绵
地缠住了阴茎,阵阵抽搐。

  约拿却不停下抽送,反而用双手捏着婕蒂两边臀瓣,腰肢发力,顶的更快
更重了。

  没了约拿从后方支撑,婕蒂趴在地上,只一颗臀高高翘起给约拿按着抽干
,浑身止不住地发颠打颤,眼中不住流泪,边哭边笑,脸上一片湿泞。

  此时,一双手将婕蒂的脸捧了起来,是碧翠丝。

  「你愿意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约拿吗?」她轻声问道,听在婕蒂耳里宛如是
美妙的神谕。

  (我愿意……我是……我是他的……我全部都是他的……)

  似乎能够听见婕蒂心中所想,碧翠丝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碧翠丝挪动身子,一条通红的戏蛇从她蜜裂中生了出来,龟头抵上婕
蒂唇边。

  婕蒂张开嘴,让那根湿滑无皮的淫肉缓缓滑进口中,然后钻进喉咙里。

  一前一后地,约拿和碧翠丝肏干着婕蒂上下两个入口,黏膜交缠的滋啾声
取代了婕蒂的呻吟。

  (他们两个人……亲母子……在一起干我……天阿……我好爱他们……

  
  婕蒂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她伸出双手,搂住碧翠丝的双腿,让那根戏蛇
可以深深滑进喉咙,龟头在她颈子里蠕动,心中的狂喜达到了极点。

  婕蒂无法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感到心中某种被覆盖许久的东西一
口气涌了出来,让她想要放声大叫。

  (再干我……再干我!不要停!)

  约拿猛地将腰桿挺直,阳物插入至根,龟头抽搐,在婕蒂花心里猛烈射精
,同时,碧翠丝将戏蛇回抽,让淫肉回到婕蒂嘴里,也在她口中射精。

  婕蒂用舌尖吮着颤抖的淫蛇,花心嫩肉给精液泼打,也剧烈痉挛起来。

  她的口腔很快便被戏蛇的精液填满,白浊黏液从嘴角渗了出来,一接触到
空气便缓缓消失。婕蒂大口吞嚥,生怕漏了一滴。

  当约拿和碧翠丝都停止射精,离开婕蒂体内时,她的身体已经被汗水以及
爱液给浸湿了。

  婕蒂瘫软地躺在软垫上,双腿敞开,蜜门兀自一收一缩,约拿的精液缓缓
从她肥嫩的鲜红肉贝里淌了出来。

  「看来信徒和奴隶在她身上似乎是不相冲突的,她现在既是信徒,也是奴
隶。」碧翠丝望向地上的婕蒂,奇道。

  「真的吗!所以我也可以命令她做事了?」朱丽大喜。

  「可惜,她看起来只承认我和约拿作主人的样子呢。」碧翠丝笑道,朱丽
听了,略感失望。

  约拿抬头,感应圣殿内的力量流动不但完全恢复,甚至比之前还要来的强
烈。

  (幸好朱丽和婕蒂两人今天晚上刚好成为了信徒,否则是没办法这么快便
将失去的力量补回的……)

  约拿望向朱丽,朱丽一见约拿眼神,便小鸟依人地靠了上来,两人搂在一
起,心里都是一暖。

  「你的好东西上面都是婕蒂的髒水,我来帮你清乾净。」朱丽低头,轻声
啐道,随即跪在约拿脚旁,捧起阳物,再度用嘴为他清理。

  约拿轻抚着朱丽的头髮,心里越想,越发觉得她可爱无比。

  (我不想跟她只是祭司和信徒的关係,不知道妈妈会不会答应?)

  转头望向碧翠丝,只见她一副洞然于胸的神情看着自己和朱丽两人呵呵笑
,约拿不禁脸上略感发烧。

  「亲爱的,你是我亲生儿子,我还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吗?」碧翠丝走近
,在约拿耳边低声道,「你想要她当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都是把自己献给你的
人,有什么好顾虑的?」

  「只不过,亲爱的,你没忘了你发的誓吧?」碧翠丝瞪了约拿一眼,眸中
带着醋意。

  「妈妈……你吃醋了?」约拿见状,却大感新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母亲
脸上有这种表情。

  碧翠丝往约拿嘴上一吻,母子俩把舌头缠在一起。

  「……你说,是酸的甜的?」碧翠丝嗔道。

  「甜的。」约拿笑答。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酸的。」碧翠丝笑骂。

  「……我觉得超级甜的,甜得有点噁心。」朱丽已经清理完约拿阳物,她
就在约拿身下,母子俩的对话自然听的一清二楚。

  约拿牵起朱丽的手,将碧翠丝和朱丽左拥右抱,轮流亲吻,两女都各伸出
一手,同时套弄毫无疲软的阳物。

  「我想要同时要了你们两人,然后,」约拿道,「我再来好好服侍妈
妈。」

  「臭小鬼,你是想欺侮妈妈吧?」碧翠丝嗔道。

  「对,今天晚上我要一直欺侮你,欺侮到天亮为止。」约拿点头,手往母
亲股间探去,「你说好不好?」

  「……好。」碧翠丝轻声答应,眼里满是柔柔蕩意,「……话是你说的,可
不准食言。」

  「……我可以不用陪你们一整晚对吧?」朱丽却道。

  约拿哈哈一笑,搂着两人,往祭坛上乾净处所走去。

  另一头,嘉丽薇已经骑上了婕蒂,股间两尾淫蛇交替插入她满是精糊的嫩
穴,两个少女低头用舌尖舔吮嘉丽薇与婕蒂交合处,两个少女分别吮着婕蒂的
乳房,最后一人则从后方搂着嘉丽薇,嘉丽薇一边用淫蛇姦着婕蒂,她也一
边用淫根插入嘉丽薇的菊门。

  「小淫货!你……你爽不爽啊?」嘉丽薇蕩红着脸,一对巨乳在胸口颠鸾
倒凤,乳汁飞溅,她身下双蛇抽送婕蒂时,另一端的两颗头也在自己体内抽送
,婕蒂有多舒服,自己便有多舒服。

  「好……好爽……噫……嘻……」婕蒂娇躯给嘉丽薇插得乱抖乱颤,嘴里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地呻吟。

  约拿满意地望着无比虔诚的信徒们,缓步走到祭坛上另一块乾净处所。

  此时,他发现一人似乎已经在祭坛下伫立许久,转头一看,才发现是麦克
斯在下面等他。

  「麦克斯,你怎么了?」约拿奇道。

  「呃,我有点事想问你,不过看起来你一直很忙……」麦克斯抓了抓头。

  其实麦克斯将壶中水倒还圣殿后,便获得准许离开,但他心中一直想着出
门前吉娜问他的事情,想要知道约拿能否帮助他。

  怎料约拿一直忙着洗礼仪式,麦克斯身为男人,又不能踏上祭坛打断仪式
,只好在下头等。等待期间麦克斯将祭坛上众女各种浪姿媚态都看了个清清楚
楚,但心中却毫无波澜,除了吉娜以外,似乎世上其他女人,对麦克斯来说都
和木石一般。

  「哦?你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吧。」约拿道。

  麦克斯简单叙述了吉娜的问题。

  「这是所有信徒都会面临的困难,」碧翠丝听了,也不禁说道,「确实需
要帮助。」

  「虽然不能根本解决困境,但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让你们兄妹俩在
家中也能自然相爱,只要……」约拿点头回答。

  「……只要把你的母亲也献给约拿就好了。」朱丽插嘴道。

  「什么!?」麦克斯大惊,「把我妈妈献给……约拿?」

  「嗯,只要你母亲也成为信徒,你们兄妹俩在家中便不需担忧被母亲发现
,因为身为信徒,她会衷心祝福你们兄妹俩的。」约拿接着说道。

  麦克斯听了恍然大悟,同时也奇怪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会没想到。

  「好,那么我找个藉口,带我妈来见你吧。」麦克斯点头,将母亲献给约
拿虽然心里感到有点奇怪,但他已经效忠成为骑士,除了吉娜以外的事物,都
是应当奉献出去的。

  说完,麦克斯向约拿告别,逕自离开了圣殿。

  「他看起来倒是蛮可靠的,我们的第一号骑士。」碧翠丝道。

  「是啊,我打算让他负责保护你。」约拿道。

  「我?那你怎么办?」碧翠丝惊道。

  「妈,你经常在外头走动,比较需要保护。」约拿解释,「至于我,我会
想办法赶快找到第二位骑士。」碧翠丝知道约拿不会听劝,也只能点头。
  
  「……话说,刚刚那个奉献母亲的事情,」朱丽再度开口插话,「我也要
奉献出自己的母亲。」

  「你也要?」约拿奇道。

  「嗯,我不想浪费精力在家里假装我不认识你。或者说我想直接和你住在
一起。」朱丽接着说道,「不过我妈想必不可能答应,因此直接让母亲成为信
徒是最好的方法,不只我,这里所有人都应该将母亲或者女性家人献给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我们身上的力量,和血缘有很深刻的关係
,所以信徒的血亲很可能都会具备类似的力量。」

  「……这可真是个好主意。」碧翠丝明白了朱丽的意思,「只要有一个信
徒,再吸纳她的亲属进入圣殿,很快便能将信徒数量倍增了。」

  「原来如此,血缘对力量有所影响……就像我和妈妈一样。我以前竟都没
有想到。你可真是聪明啊,朱丽。」约拿不禁低头亲吻朱丽。

  碧翠丝也凑了过来,母子俩一前一后夹着朱丽,轮流吮起朱丽舌尖,四手
在她身上游移,抚得她浑身酥麻。

  三人顺势躺下,约拿让朱丽趴在自己身上,阳物缓缓滑进她紧锁的狭窄蜜
穴,碧翠丝则将朱丽的臀高高捧起,舌尖上下滑舔,从阴茎一路吮到朱丽菊门
前。

  碧翠丝舌尖绕着朱丽菊轮轻轻画圈,难以形容的酥美让朱丽舒服得欲仙欲
死,嘴里细声呻吟,蜜穴深处阵阵抽搐,转眼便达到高潮。

  约拿感到蜜肉紧紧咬上阴茎,更加快腰身上挺速度,将朱丽娇小花心顶得
蜜汁四溅。

  朱丽很快便浑身瘫软,岂料碧翠丝竟然在此时,将一尾戏蛇缓缓挤进了她
打颤的肛门里。

  「啊!啊啊!」被爱液浸得湿滑无比,朱丽根本无法抗拒戏蛇的插入,只
觉那淫肉又热又滑,将自己后庭塞得又撑又饱。

  约拿和碧翠丝像是事先讲好了一样,同时往一个方向倒卧,让朱丽刚好侧
躺在两人中间,约拿在前,碧翠丝在后,阴茎和淫蛇分别插入她娇嫩的蜜穴和
菊门,将她小臀上的两只孔穴挤得水洩不通。

  「你们……好坏……」朱丽颤声轻鸣。

  约拿亲吻朱丽的唇,碧翠丝则含着她后颈肌肤吸吮,两根肉棒交替抽送,
初时缓缓徐抽,待朱丽娇躯变得热烫炙人,才加快速度,同时抽送起来。

  朱丽玲珑娇小的蜜处和后庭给两人这番蹂躏,双门都敞然洞开,两颗怒张
龟头一个顶上花心,另一个便隔着薄薄肠肉顶她子宫肉壁。

  朱丽只觉说不出得疼,疼得心花怒放,脑髓发麻,染上红潮的白雪娇臀竟
不自主地缓缓翘起,迎合两根淫物抽送。

  三人下体都给黏稠淫沫覆盖,强烈欢愉让三人都不断喘息。

  约拿腰身剧颤,阴茎和淫蛇同时射精,碧翠丝和朱丽高声呻吟,同时绝顶。

  祭坛上,欢美呻吟此起彼落,和远处湍急奔落的水声互相唱和。

㊣ 微风出品,重製日期2020/06/25,没事请不要乱转,有事也不可以。㊣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