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重口味同人第二章 作者:混沌之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一章链接: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8477&extra=page%3D1

突然,那些还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讨论着刚刚征服冰山女神的壮举,光着屁股的男人们听到这道声音时瞬间噤声,不敢发出一丝动静。
        喧闹的产房瞬间变得落针可闻,就连杨凝冰那还在不停痉挛着的白虎馒头穴,蠕动着将精水挤出蜜穴时发出的水声都能清晰听到。
        眼神有些茫然,还没反应杨凝冰突然发现床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男人一身黑衣,像是出现,却又仿佛在这里站了许久。
        “你是谁?”杨凝冰用娇喘太多一些沙哑的嗓音问道。  
        男人一边打量着杨凝冰的布满淫液的娇躯,一边用沙哑的嗓音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今晚发生的这一切是我控制的就行。”
        此时的杨凝冰依然躺在布满精液淫水和尿液的妇科床上。
        两条如铅笔一般笔直圆润的玉腿被锁在妇科床两侧的支架上大大张开。
        而杨凝冰丰润的大腿根部,女人最私密的位置,被数十人操的红肿的白虎馒头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两片饱满圆润的阴唇大大张开,露出了一个红肿的穴口。
        宛如婴儿小嘴的穴口还在不停的蠕动着,吐出一股股浊白色的牛奶。
        向上便是高挺的孕肚,孕肚上本来布满的浓厚精液被尿液冲淡了一些,隐隐露出了下方泛着淡淡青筋的肌肤。
        而在孕肚上方,那颗小巧精致的肚脐,里面依然攒满了精液,之前那些冲下来的尿柱,也没能将其冲散,只是在其中染上了一抹黄色。
        孕肚上方两颗高耸的木瓜大奶上的精液倒是被冲的挺干净,看不到丝毫的精液。
        圆润饱满的巨乳上顶着两颗异常粉嫩的小樱桃,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看起来异常的可爱。
        不过现在这对巨乳就算再诱人,在场的男人也没有人会想要用嘴含住。
        因为,刚刚有数十个男人用腥臭的尿液在这两团白嫩的巨乳上不停的浇灌着,仿佛尿水能让这对本来就异常壮观的巨乳长大似的。
        而这对巨乳当时在滚烫的尿液刺激下,也无力的做出了回应。
        两束奶水被粉嫩的小樱桃喷了出来,只不过看起来太过无力,刚冲出来就被宛如瀑布一般的尿液冲散,混合在尿水里消失。
        观赏着这幅经过一夜凌辱变得异常淫靡的娇躯,黑衣男子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欲念。
        因为,眼前这幅躯体,他早已操过成千上万次,已经腻味了。
        思想保守杨凝冰在今天之前并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就连和丈夫叶河图的性交也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是应付了事。
        而这青年,自然也不是他的丈夫叶河图。
        甚至两人在今天之前都没有任何交际。
        青年名叫张桐,名字普通,长相普通,经历也普通。
        在正常的时间线上,此时的他也才六岁。
        而他和叶家的唯一交际,也只有在十八年后,他在一家酒店当保安的时候帮叶无道停车然后收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小费。
        当时的他,对于众美环绕,无时无刻不是众人焦点的叶无道自然是羡慕的。
        但是却并没有嫉妒。
        在地面上忙碌的蚂蚁又怎会嫉妒翱翔在天际的巨龙。
        对于他来说,身边的同事杨二狗娶了个不知道是n手货的漂亮老婆才是他该嫉妒的事情。
         直到某一天,一道闪耀着金光的碎片冲进了他的体内,让他获得了神一般的力量。
        那个碎片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是却让他获得了创世神的一部分权柄。
        如果这个世界是一部小说,那他就相当于控制了作者的键盘。
        获得了神一般力量的张桐利用自己的力量获得了以往自己在梦中也难以想象的享受。
        包括叶无道身边的女人,他也使用各种方式搞到了手。
        这并非是他对叶无道有什么执念,而是身为天命之子的叶无道,身边的女性也都是天之骄女,放在整个世界都是最出色的。
        就这样,他享受过人间最奢华的享受,操遍了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到后来,他甚至对这一切已经感到厌烦,再美味的食物对他来说都是稀松平常,再漂亮的女人对他来说都和猪肉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获得的只是创世神的部分权柄,还有着一些缺点。
        正常的轨迹,他应该在四十六岁那年的某一天孤苦伶仃的死在养老院里。
        虽然获得了神一般的力量,但他却只能像原本轨迹一样活到四十六岁。
        但是,他虽然注定死在那一天,但却可以拨动时间线,让自己回到过去,他出生之后的时间里。
       就这样,他来到了此世界天命之子叶无道出生前的时间里。
         这次,他准备玩点更刺激的……
        (上面这一段只是交代了一下世界背景,你们把黑衣男子当成我的小号就行了,以后他基本上不会出现,但却会在暗中控制着一切。
        俗称:背景板。)
        “你和我有什么仇,为什么让这些人这么欺负我。”
        终于看到了罪魁祸首的杨凝冰忍不住大声的质问道,但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愤怒。
        “我和你没有仇,终于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因为好玩而已。”
        杨凝冰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她被数十个男人淫辱了一个晚上,数十根肮脏的肉棒在她的体内不停的进出,还把肮脏的精液射在了子宫里。
        就连绝望之下流出的眼泪也成了这帮人淫辱自己的玩具。
         这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好玩。
        杨凝冰气的浑身发抖,有种自己辛辛苦苦保护的东西被人轻易丢弃的感觉。
        对于杨凝冰眼中的恨意男子视若无睹,淡淡的说道“你想恨我就恨吧,但你若是想要保护你儿子的性命,就听话完成我的要求。”
        男子说道,诚然,以他的能力,可以轻松的将杨凝冰变成一个看到雄性鸡巴就发情的精液母猪,可是那样,就没有什么乐趣了啊。
        杨凝冰抿嘴不言,这种情况下,她纵是有通天的权势又能怎样,只能成为别人淫玩的玩具。
        不过她也没有完全放弃,之后她的家人肯定会来看望她,她准备先假意应承下来,再找机会向家人求助。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男子说完转身,看着角落里躺着的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
         这个男人正是昨晚第一个将鸡巴插入冰山女神杨凝冰白虎馒头穴里的男人。
        也正是他,拼上了全身精力将冰山女神杨凝冰因为怀孕闭合的子宫口凿开,第一个将狰狞的肉棒插进了杨凝冰的子宫深处。
        入侵到了杨凝冰连叶河图都没深入过的处女地。
        也为后面的人打开了冰山女神子宫的大门。
        让每个人都可以将腥臭的精液射进冰山女神杨凝冰的子宫里。
        如果说昨晚这里发生的一切对于男人来说只是一场淫乱的电影。
        而这个男人就是整部电影里最大的亮点。
        而他也在用出了全部精力,将亿万子孙射进了杨凝冰的子宫里之后,就因为体力透支而昏迷了过去。
        黑衣男子轻轻点头,破了杨凝冰子宫的男人就忽然清醒了过来,看起来十分精神。   
        尤其是在瞄到了杨凝冰淫靡的肉体之后,更是裤裆里鼓出了一个大包。
        不过他赶紧低下了头,不敢用目光直视黑衣男子。
        “从现在起,他就是你的主治医师了,身为病人,要听医生的话知道吗。”
        男子对着低声吩咐道。
        杨凝冰不甘的点了点头,发出了一声“嗯”的鼻音。
        “听话就好,现在我给你下达第二个命令,从今晚开始,到你离开医院,你每天都要让这栋楼里的男人射一次。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在下一个命令下达之前,你和你的孩子就会安然无恙。”
        黑衣男子说完,也不管杨凝冰答不答应,身影直接消失在了产房里。
        产房里,一众男人面面相觑,而那个因为破开了杨凝冰子宫而被黑衣男子钦点为杨凝冰的主治医师的男人,更是欣喜若狂。
        他很清楚,有那位大人的许可,他在接下来的时间了,想怎么玩冰山女神杨凝冰都可以。
        男人欣喜若狂,直接脱下裤子把比之前更加粗壮的狰狞巨蟒露了出来。
        径直向着杨凝冰双腿之间走去。
        “小骚逼,爸爸又来疼你了。”
        在昨晚持续了一整夜的淫戏中,其他男人都至少在杨凝冰横陈的玉体内外射了三次。
        反倒是他这个在杨凝冰蜜穴里完成了破宫壮举,帮后来者扩宽了甬道的先驱反而就只是在杨凝冰子宫里射了一次就晕了过去。
        走到杨凝冰双腿之间的男人没有做任何前戏,直接将变得更粗更长,宛如婴儿手臂的肉棒直接插进了杨凝冰还在时不时的蠕动,吐着牛奶宛如婴儿小嘴的蜜穴里。
        不像开始那样,男人都每次插入都被子宫口挡住,他现在可以一步到位,直接把肉棒插进杨凝冰的子宫深处,冰山女神杨凝冰再次发出了嘹亮的呻吟声。
        男子的肉棒只插入了三分之二的长度,妇科床旁边的b超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个粗大的黑色阴影。
        当男人把还剩下的三分之一完全插入,杨凝冰子宫里的叶无道都被顶的后退到了角落里。
        接下来的时间里,显示屏上的黑影不停的进进出出,和娘胎里的叶无道快乐的做着游戏。
        产房里其他的男人羡慕的看着这一幕,既羡慕男人每次都能将肉棒在冰山女神的体内插的这么深,也羡慕男人以后可以随意的玩弄着杨凝冰的肉体。
        不过他们也不敢质疑那位大人的决定,只能一边羡慕,一边思量着怎么和男人打好关系,顺带着喝口热汤。
        之后他们开始收拾起凌乱肮脏的产房。
        毕竟白天杨凝冰的家人肯定会来,怎么也要稍微收拾一下做做样子。
        而杨凝冰则一边紧咬牙关强忍着呻吟,一边用还沾着尿水的右手捂着樱桃小嘴,防止也呻吟声传出。
        纵然是经过了数十人数个小时的淫虐,她依然还保留着淑女的矜持,并没有彻底堕落。
       不过她不时的偷瞄一眼显示屏上不停出现又消失的黑影,异常红润的脸色说明她此时的心情也不怎么平静。
        就这样,产房里的其他男人在稍微收拾了一下凌乱的产房之后,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产房。
        离开之前还一步三回头,似乎是要把这具淫靡又美好的玉体牢牢的记住心中。
        至于还在被男人挺着鸡巴在子宫里进出的杨凝冰身上和身下的那腥臭的淫液,他们则毫不在意。
        ……
        时间到了上午九点中左右,独自一人来到了医院的叶河图走到了产房门外。
        看了一眼四名依旧坚守在门外的四名持枪保安,点头示意,没有多说什么。
        有些疑惑的听着似乎是从从产房里传出来的一道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叶河图皱了皱眉头在房门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
         产房内传出来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戛然而止,很快就是一阵脚步声传来。   
        支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熏的叶河图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味道,即有放了一整夜的尿壶打开瞬间的骚味,也有一种腥臭像是大量的精液混合在一起的腥臭味。
        虽然被产房里的臭味熏的难以呼吸,可是叶河图却并不疑惑为什么自己妻子的产房里为什么这么臭。
        打开的房门露出了一个粗壮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满脸络腮胡,像屠夫多过医生的男人。
        而这男人白大褂下面两条长满密密麻麻腿毛的粗壮双腿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他根本就没穿裤子。
        不仅如此,男人白大褂的下摆被高高撑起一个异常壮观的凸起,他竟然连内裤也没穿。
        不过叶河图却丝毫不觉得自己妻子的产房里走出一个光着屁股挺着鸡巴的男人有什么不对,语气温和的对医生说道“医生你好,我是杨凝冰的丈夫,我是来看望凝冰的。”
        “进来吧。”男人没好气的回了一声,转身挺着鸡巴走回了产房里。
        他刚刚正操叶河图妻子的白虎馒头穴正操的起劲呢,就这么被叶河图打断,心中自然生气。
        叶河图对于医生的态度丝毫不在意,也跟着走进了臭气熏天的产房里,看着医生迈着两条大毛腿快步走到了自己妻子的身边。
        心想,这医生可真尽责,分秒都不愿意离开病人的身边。
         跟着走到妇科床旁边,看了一眼妻子身上盖着的一张被单,叶河图亲切的对怀孕的妻子进行问候。  
        但是却对已经重新站在杨凝冰双腿之间用力挺动屁股的男人视若无睹。
        就连妻子脸上已经干枯结痂的精液,和脸色赤红,紧咬牙关还用手捂着嘴的状态他也丝毫不在意。
        看到显示屏上的小小身影,叶河图宛若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的说道“我儿子今天怎么这么活跃。
        咦,这个不停顶到我儿子身上的黑影是啥玩意。”
        看到在显示屏上不停进进出出的黑影,叶河图惊异的看向医生,询问出声。
         “噢,你说那个啊,那是仪器出现了一点小故障,没什么大问题,嘶,你老婆的骚穴可真会吸。”
        似乎是因为丈夫在身边的缘故,杨凝冰本来就不停的包裹吮吸着男人肉棒的穴肉突然加快了蠕动的速度,吸力大大增加,让被强化过的男人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听了医生的话,叶河图点了点头,自动无视了最后一句话,又继续看向显示屏上自己那一直在活动的小家伙。
        见此,男人直接把杨凝冰身上盖着的被单掀开了一般,露出了杨凝冰那不停蠕动吮吸着男人肉棒的白虎馒头穴。
        叶河图回头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自己妻子那似乎宛如婴儿小嘴紧紧咬住男人肉棒的白虎馒头穴是如此的漂亮。
        他叶河图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妻子的白虎蜜穴。
        以前他和杨凝冰屈指可数的几次做爱,都是在关了灯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埋头推车,杨凝冰哼哼几声就算完事了。
        舍不得如此美景的叶河图紧紧的盯着妻子那汁水淋漓,含着一根肉棒的蜜穴。
        而杨凝冰的穴肉本来就因为丈夫在身边自己却被其他男人操穴的背德感刺激的异常活跃,不停的蠕动着摩擦男人都棒身。
        现在身上的遮羞布被人拉开,她那含着别人鸡巴的白虎馒头穴彻底暴露在了丈夫的眼前。
        剧烈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娇呼出声,肉穴吸力更大,已经和她交合数个小时的男人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把一股股恶臭的精液射进了杨凝冰子宫的最深处。
        将精液射完之后,男人毫不留恋的将肉棒直接拔出,这幅完美的躯体他接下来几天他可以随意玩弄,也用不着现在留恋。
        看着妻子白虎馒头穴里的肉棒被拔出,被撑大的穴口还在不停的蠕动着。
        叶河图登时就把头凑了过去,想要看看妻子蜜穴里是何等美妙的场景。   
        不过他刚把头伸过去,就被杨凝冰蜜穴里喷涌而出的潮水和精液喷的满头满脸,什么都没看到。
        当他把脸上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擦掉,再看向妻子的双腿之间,却发现妻子身上那块刚刚被拉开的床单又重新盖了回去。
        妻子那诱人的白虎馒头穴也被重新遮挡住了。
        只有被单上不停被潮水顶出一个凸起,然后又因为潮水消失而落了回去,说明了此时床单下的风景是何等美妙。   
        看着失魂落魄的叶河图,粗壮男人冷哼了一声。
        这个冰山女神的骚穴已经暂时是他的私有物了,外人想看那得经过他的同样。
        除了那位大人的命令,否则这骚货谁进谁出,那都要他说了算。
         只要经过他同意,这骚逼谁想操都行,可他要是不同意,别人连看都别想看,就连身为这杨凝冰丈夫的叶河图也不例外。
        看着美景消失在自己眼前,叶河图恋恋不舍的回过头,又开始关心起杨凝冰。
        而还没从高潮的余韵回过神的杨凝一边冰含含糊糊的回应着,一边任由男人握着沾满精液,和她身体里淫水的肉棒在她的面颊上涂抹。   
        这时,叶河图伸手握住了妻子还带着尿骚味的手。
        络腮胡男人不爽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阻止,而是握着肉棒在杨凝冰面颊上拍了两下,又顶了顶她的红唇。
        男人没有说话,可是杨凝冰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有犹豫,杨凝冰直接歪头张嘴含住了络腮胡男人还沾着她淫水和精水的肉棒。
         看到丈夫异常的反应,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求助的想法,为了孩子,她不准备再反抗,彻底的认命了。
        就这样,杨凝冰一边握着丈夫的手,一边张大小嘴,费力的给男子含着鸡巴。
        可是男子的鸡巴太大,她的嘴巴有太小,嘴巴张到最大也只能勉强把肉棒含住。
        只是动了一会,杨凝冰就感觉自己的嘴巴变得酸痛无力,不得不将手从丈夫手里抽出来,一边用嘴含着男人龟头口交着,一边用两只纤纤素手握着棒身前后撸着。
        可口交又不像之前馒头穴被插时那样躺着不动就行,没过多久,杨凝冰的双手和嘴巴已经彻底无力了,无法在活动。
         男人也不在意,直接张开双腿跨在杨凝冰的脸上,挺着肉棒像是操穴一样在杨凝冰的嘴里抽插着。
        而且每次都插的比之前更深。
        从叶宏图的角度上,只能看到男人光着屁股露出的丑陋肛门,还有妻子那不停被卵袋拍打着的下巴。
        很快,他又惊奇的发现,男人每次插进妻子的嘴里,妻子的喉咙都会有一节膨胀。
        而且膨胀的长度越来越深,到最后杨凝冰整个细长的玉颈都鼓了起来。
        不得不说,杨凝冰不愧是天之骄女,连深喉这种高难度技术,都那么快掌握了。
        男人的卵袋也不再拍打在杨凝冰下巴上,而是直接塞进了杨凝冰的嘴里。
        只不过,那丑陋的肛门每次压下都直接盖在了杨凝冰的秀气的下巴上。
        镶进男人屁眼里的精致秀气的下巴和黝黑丑陋的肛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的叶河图直接硬了起来。
        不过心中却想着,这医生可真敬业,竟然那么费力的帮自己妻子治疗,看来有机会要把他请回家里给妻子当私人医生。      
        叶河图的想法在场的两人都浑然不在意,男人在享受着杨凝冰紧致的喉管,而杨凝冰则震惊于那么粗大的东西竟然能捅进自己的喉咙里。
        就这样,叶河图欣慰的看着战况激烈的两人,而男人则沉浸在杨凝冰喉管包裹在自己鸡巴上的快感。
        这种感觉给他带来的刺激更大,这次男人很快就缴械投降,直接在杨凝冰喉咙最深处把精液射进了杨凝冰的胃里。
        连吞咽都省了。
        打空弹药,男人慢慢的把依旧坚硬的鸡巴从杨凝冰嘴里慢慢的抽了出来。
        被肉棒捅穿高高鼓起的喉咙也慢慢恢复,秀丽的玉颈又重新恢复了原先的美丽。
        下巴的酸软恢复了少许的杨凝冰仔细的舔舐着男人的鸡巴,将上面残留的精液和污渍彻底舔舐干净。
        就连男人布满褶皱的卵袋,也被杨凝冰连吸带舔,清理的干干净净。
        精力又重新恢复的男人并没有放过杨凝冰,却也没有再在她身上找个洞插进去。
        而是用鸡巴把妇科床上大量的精液,淫水和尿液的混合物刮了起来,伸到杨凝冰面前,让杨凝冰慢慢的把这充满骚臭味的粘液舔舐干净。
        然后又重新用东西将床上的污水刮起,再次凑到了杨凝冰的嘴边。
        就这样,一人将床上的骚臭粘液刮起,一个人用舌头舔舐,把粘液运送到嘴里,咽到胃里。
        没过多久,床上的粘液就都被送进了杨凝冰的高耸的肚子里。
        而一直在一旁观看的叶河图走了过来,用手拍了拍络腮胡男人的肩膀。
         对着这个破开了自己妻子的子宫,深入到了自己从未到达过的深处,又在自己面前淫玩自己妻子的男人说道“医生,感谢您为凝冰做了这么多,我想请您来我家当凝冰的私人医生。”
        “好吧,既然叶先生都这么诚恳的邀请了,我自然不能不给面子,等叶夫人离开医院,我就去叶家当私人医生。”
        男人自然不会拒绝,本来还以为杨凝冰生产结束离开医院自己就玩不到这幅绝美躯体了,可谁曾想这骚货的丈夫竟然请他去给这骚货当私人医生。
         这下不愁以后没得玩了。
         男人大喜过望,直接将杨凝冰身上的被单拉开,让叶河图仔细观赏了这幅他曾经拥有,但从未清楚大量过的绝美娇躯。
        然后男人拍了拍看着妻子蠕动的白虎馒头穴正自入神的叶河图,有些为难的说道。
        “叶夫人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太好,随时都有流产的可能,但最后一步治疗我一个人没办法完成,所以需要您的帮助。”
        听到妻子有流产的可能,叶河图大惊失色。
        妻子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叶家的命根子,要是出了问题,他叶河图怕是都要被老爹打死。
        叶河图急切的追问道“医生,该怎么治疗,我一定照搬,您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义不容辞,这是我身为医生的责任。”络腮胡男人郑重回应到。
        然后指挥叶河图去把杨凝冰抱起来。
        “叶先生您竖着把叶夫人抱起来,不是这样,把小孩撒尿您知道吧,就那样抱着。”
        叶河图自然照做,倒是从被彻底拉开就羞耻的把脸把脸盖起来的杨凝冰反而有些不顺从。
        杨凝冰在认命了时候,对于其他男人随意羞辱都不会太羞耻,反而是自己丈夫仅仅只是看了他的裸体,就让她羞得不想。
        杨凝冰玉齿轻咬看了看一脸戏谑的络腮胡,一边用双腿夹着白虎馒头穴,一边用右臂横在胸前,挡住两颗粉嫩的小草莓。
        听到男人对丈夫说的话杨凝冰就知道这变态想干什么,但她却没办法阻止。
        只能认命似的对丈夫说道“你找东西把眼睛蒙起来,再来抱我。”
        “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这话,络腮胡畅快的笑出了声。
         杨凝冰气急,她正是因为知道这家伙不可能放过凌辱的机会,甚至自己越抗拒,对方越兴奋。
        所以才没有出声拒绝,反而让自己的丈夫蒙上眼睛。   
        因为她不想让丈夫看到自己被人操弄时淫乱的模样。  
        对现在的杨凝冰来说,让丈夫看到自己的裸体,远比被陌生人挺着鸡巴插进子宫里更加羞耻。
        因为,这个陌生人早已经将她的身体淫玩了一次又一次,反而让她在面对络腮胡大汉的淫虐时不再那么害羞了。
        其实杨凝冰自己都没有想到,其实她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被人玩弄,那就是她那小巧可爱的菊花。
        不过,向来保守的她哪知道自己拉屎的地方竟然能做那种事。
        想要抱起妻子但却被拒绝的多叶河图有些尴尬,看了一眼莫名大笑飞络腮胡壮汉,叶河图也只能咬牙在找了一个布条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虽然很舍不得妻子那完美的娇躯,但是现在孩子最重要,先把妻子治好才是正事。
        蒙上眼睛的叶河图摸索着伸手将妻子抱了起来。
        而杨凝冰也不再抗拒,满脸羞愧的任由丈夫把双手插进自己的腿弯,像是把小孩撒尿一样把她抱了起来。
        不过被抱起来的却不是小孩,而是一个眉目如画,奶子高挺,怀胎十月,肉穴被操的红肿的极品少妇。
        而且杨凝冰被抱起来之后的反应也确实像是在撒尿。   
        一直躺在床上的杨凝冰那还在蠕动,似乎是在吮吸着什么的白虎馒头穴登时在重力的作用下,流出了一股股精水淫水混合物。
        看起来神似小孩在撒尿。
       这幅画面再配合上杨凝冰熟透了的娇躯,让络腮胡大汉看的鸡儿梆硬,本来就很坚硬的肉棒变得更加巨大,一根根爆起的青筋让男人都阴茎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络腮胡大汉并没有立刻走上前把狰狞的肉棒插进杨凝冰欲求不满的白虎馒头穴里。
        而是就这么看着杨凝冰像是小孩撒尿一眼把肉穴里的精水喷出。
        美肉随时都可以玩,但这幅美景可不多见。
        而被布条蒙着眼睛的叶河图则丝毫看不到妻子此时是如何的淫靡。
        而是有些好奇的说道“凝冰你身上怎么这么黏,出了很多汗吗。”
        杨凝冰没有回答,而是红着脸看着对面一副镜子上自己蠕动着喷出一股股精水的白虎馒头穴,心中异常的羞耻。
        反倒是络腮胡大汉做出了回应“是啊,你老婆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这些汗就是证明。”
        “那医生麻烦您一定要好好的帮凝冰治疗,救救我的孩子。”
        “你放心,这是我身为医生的职责。”络腮胡男人一副豪爽的模样。
        “那就谢谢医生了,凝冰,还不快谢谢医生。”
        杨凝冰抿着嘴不做声,没有听丈夫的话,让她感谢一个凌辱自己的变态,她做不到。
        “医生您别在意,凝冰现在心情不好,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叶河图低声下气的说道。
         杨凝冰气急,没想到自己被别人用肉穴欺负,自己的丈夫还要她跟人道谢,她不答应还责怪她。
        活该他带那么多顶绿帽子,妻子被那么多人操。
        虽然知道叶河图现在思维不正常,但杨凝冰还是止不住的生气。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身边的人全是想要淫辱自己的变态,而自己的丈夫竟然还成了对方的帮凶。
        她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被蛛网束缚的虫子,越挣扎陷得越深。
        “没关系,我怎么会生叶夫人的气呢,毕竟叶夫人的白虎馒头穴这么漂亮,我心疼还来不及呢。”
        “确实,凝冰的小穴确实很好看,我这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小穴。”
        “嗯?这骚货的白虎馒头穴你以前没看到过?你们不是夫妻吗。”
        这下络腮胡是真的惊奇了。
        “是啊,以前和凝冰做的几次每次都是盖着被子关着灯,凝冰的小穴我都没看到过,谢谢医生,因为您我才知道我妻子的小穴如此的漂亮。”
        叶河图的语气中带着自豪,自豪于妻子小穴的美丽。
        “那实在是太可怜了,以后我让你好好看看,不过,只能看不能操。
         叶夫人的病很奇怪,她小穴以前吸收过的精液不能再射进去,否则很可能会死亡。
        不过别的男人都精液倒是可以射进去,而且吸收的精液越多,身体就越好。”      
        “啊,这样啊,那我以后不能和妻子做爱了啊。”
        面对络腮胡大汉纯属胡扯的话语,叶河图竟然相信了,一脸遗憾的表情。
         “很遗憾,是这样的,不过以后你可以在我把肉棒插进你老婆骚穴的时候过来观看,我看你挺喜欢这样的。”
        “谢谢大夫,您真是一个大好人。”
        “过奖过奖,不多说了,我要把鸡巴插进你老婆小穴里给她治病了,不然等一会她的淫水都要流干了。”
        两人之间的话语自然传入了杨凝冰的耳朵里,羞得她本来已经快要把精液排空的馒头穴又开始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徐徐的流着。
        “来叶夫人,配合一下”,用你的手把你自己的白虎骚穴扒开,我要把肉棒插进去给你治疗了。”
        杨凝冰乖乖的照做了,把双手绕过自己丰满的翘臀,伸出两根手指把自己白虎小穴的阴唇扒开,露出了里面还在吐着奶的小穴口,和晶莹剔透的尿道口。  
        “叶夫人,身为病人家属要知道病人的治疗情况,接下来你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丈夫,听到没。”  
        还在用手掰着小穴的杨凝冰点了点头,朱唇轻启,当起了现场解说。
        “现在我用双手扒开了自己的小穴,等着医生插进了给我治疗。”
        行为异常淫荡的杨凝冰说着淫荡的话,不过男人还是不满足,纠正道“说的更细节更生动一些,还有,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自称我,要叫自己小骚货杨凝冰,还是不要叫我医生,叫我主人爸爸。”
        “我……小骚货杨凝冰知道了。”杨凝冰弱弱的回答。
        “嗯,小骚货真听话。”
        然后挺着越发狰狞的鸡巴对准了杨凝冰的馒头穴。
        “主人爸爸走到了小骚货的身边,丑陋的肉棒对着小骚货杨凝冰的小骚穴。”
        “爸爸的鸡巴丑不丑。”男人一边用龟头接着杨凝冰馒头穴里流出的淫水,一边用语言淫辱着她。
        “很丑。”杨凝冰如实回答。
         “那小骚货杨凝冰的白虎骚穴漂不漂亮。”男人有道。
        “很……很漂亮。”杨凝冰语气窘迫。
        “那为什么这么丑的大鸡巴要插进小骚货这么漂亮的白虎骚穴里。”
        “因为小骚货的白虎馒头穴就是为了让这么丑的肉棒插入才长的这么漂亮。”  
        男人听着杨凝冰淫秽的话语,直接挺着狰狞的鸡巴插进了杨凝冰的白虎馒头穴里。
        一杆进洞,没有丝毫的阻碍。
        杨凝冰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哀鸣,然后用颤抖的语气说道“主……人爸爸的大肉棒直接插进了小骚货杨凝冰的白虎骚穴里,直接捅到了子宫里,啊……”
         “小骚货爽不爽。”男人挺着鸡巴在杨凝冰的馒头穴里开始抽插。
         “爽的都快要飞起来了。”杨凝冰说的是实话。
          “为什么我的肉棒能直接捅到小骚货的子宫里。”男人说。
          “啊…啊…因为小骚货杨凝冰的子宫被主人爸爸给开了宫。”
        “我是怎么帮你开宫的。”
        “主人爸爸用大肉棒给小骚货杨凝冰的小骚穴开的宫。”
        “为什么你那么骚,别人却叫你冰山女神呢。”
        “因为小骚货杨凝冰只在爸爸面前骚……”
        两人一边交合着,一边自问自答,听的杨凝冰背后当支架的叶河图异常刺激,裤裆里的鸡巴都挺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杨凝冰的屁股上。
        不过叶河图没想到还有更美妙的事情在等着他。
        用力操着杨凝冰白虎馒头穴的络腮胡大汉一把将叶河图脸上的布条扯掉。
        登时,叶河图就看到自己身前淫靡的景象。
        虽然自己妻子和男人交合的画面因为妻子高耸的孕肚挡着看不到。
        但是妻子那一对异常圆润,不停抛飞着的巨乳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不停抛飞的巨乳上那两颗小草莓划出了两道残影,一股股奶水被摇晃着喷了出来,喷在男人都身上。
        哪看过这等美景的叶河图当时就看呆了,口干舌燥的沿着口水,多希望妻子那对丰满圆润的巨乳里喷出的奶水能到他嘴里。
        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飞撒的奶水喷到了络腮胡大汉的身上,浸湿了男人都白大褂。
        几乎飞上云端的杨凝冰哪还在乎自己淫荡的表现被丈夫看到了,只是在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下高潮迭起。
        一股股淫水从子宫深处喷发,却又被巨大的肉棒顶了回去。
        就在杨凝冰快要达到巅峰的时候,男人将肉棒插进杨凝冰子宫的最深处停了下来。
        看到自己妻子不停抛飞的巨乳停了下来,叶河图有些焦躁,竟然主动将妻子抬起又落下。
        像是在抱着一个巨大的人形飞机杯帮络腮胡大汉打飞机。
         络腮胡男人对叶河图帮自己玩弄的他妻子的行为反而有些不满。
        一巴掌拍在叶河图的头上,怒声呵斥道“我让你停下来。”
        又抱着妻子上下起伏了两下的叶河图醒悟了过来,有些讪笑的看着络腮胡大汉“医生很抱歉,我刚刚没忍住,没打扰您的治疗吧。”
        “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男人严肃说道。
        叶河图担忧又自责的问道“怎么了一声,出了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大,我现在尿急要把鸡巴拔出来,可是一旦我的鸡巴离开你妻子的白虎骚穴,中断治疗,你妻子马上就会流产。”
        “不要啊医生,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不要把肉棒拔出来。”叶河图急忙出声阻止。
         “可是我不把尿尿出来,就无法继续给你的妻子治疗,总不能我一直把肉棒插在你妻子的骚穴里吧。”
         叶河图略一思忖,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急忙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医生,您把尿尿在凝冰的子宫里,这样您就可以不把肉棒拔出来,继续给凝冰治疗了。”
        “好办法,叶先生果然是个聪明人,那我就照做了。”
        说完,男人就把肉棒在杨凝冰的子宫里插的更深,然后就深呼吸了一下,准备把憋了很久的尿尿在杨凝冰的子宫里。   
        “不要。”   
        杨凝冰刚从被丈夫托着像是飞机杯一样在男人身上起伏时引发的高潮中回过神来。
        就听到自己的丈夫竟然让络腮胡大汉把尿尿在自己的子宫里。  
        ”吓得她连忙挣扎起来,想要将自己含着男人肉棒上挪开。
        但是被叶河图死死的抱住,只能轻微的摇晃了几下身体,又怎能把络腮胡大汉插进子宫最深处的处的肉棒给咬住来。
         杨凝冰这边刚挣扎起来,络腮胡大汉那边就已经开闸放水,把黄橙橙的骚臭尿液浇在了杨凝冰的子宫壁上,也浇在了还在娘胎里叶无道的身上。
        杨凝冰被滚烫的尿水刺激的尖叫了起来,再也无力挣扎。
         男人憋了很久的水量异常的多,足足尿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杨凝冰本来就高挺的孕肚又大了一圈。
        男人在杨凝冰子宫里尿完之后,直接将肉棒从杨凝冰体内退了出来,闪身躲在了一边,拿起了一个容器。
        很快,失去堵塞的尿水直接被子宫里的压力挤了出来,冲过杨凝冰的穴肉射了出来。
         而杨凝冰也在滚烫的尿水刺激下,重新陷入了高潮,直接失禁了。
        小穴上方晶莹的尿道口也喷出了一股水柱。
        就这样,两股同样橙黄的尿柱从杨凝冰的下体射出,精准的落入男人手持的容器中。
        这幅场面看起来异常的壮观,叶河图当时就看呆了,把之前络腮胡说过中断治疗自己孩子会流产这句话。
        当杨凝冰体内的尿液喷完,络腮胡大汉手里的容器也装满了。
        足足能装两升水的容器,就这么被两个人的尿液装满了,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男人刚刚射入杨凝冰子宫的尿液。
        将容器放在一边,络腮胡大汉站在一旁,观察起杨凝冰的反应。
        很快,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杨凝冰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这孩子我不生了,你们爱怎么办就这么办吧”
        然后就是一直哭泣,任由丈夫用把小孩撒尿的姿势抱着自己。
        杨凝冰哭的很伤心,她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玩的很脏了,可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能把自己玩的更脏。
        而且自己丈夫还背叛自己成了帮凶。
        她现在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自己做对,一时绷不住,心理崩溃了。
        只不过她哭起来异常的伤心,眼泪一滴滴的流了下来,可是她因为丈夫抱着自己的姿势,下面的白虎馒头穴也跟着吐出一股股的淫水,看起来异常的淫荡。
        很快,杨凝冰也发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厉声说道“你快把我放下来,你不把我放下来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叶河图连忙将杨凝冰重新放回了床上,在一旁好生安慰。
         “你别怪医生,医生也是为了给你治病,而且是我让医生把尿尿在你的子宫里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杨凝冰哭的更狠了,可惜昨晚那些变态不在,不然肯定要握着鸡巴把杨凝冰流下的眼泪都给涂抹在鸡巴上。
        站在一旁的男人没有说话,而是从一对器械里找出了一个装满液体的注射器,一边轻轻的按压着注射器,挤出一滴滴药水,一边走场杨凝冰。
        看到男人拿着注射器走过来,杨凝冰被吓住了,带着哭腔的对男人喊道“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说你不要肚子里的孩子了吗,我帮你把他打掉啊。”
        杨凝冰瞬间止住了哭泣,哽咽的说道“我反悔了,不要打掉我的孩子。”
        她刚刚说的话本来就只是心理崩溃时说的气话,说完就已经后悔了。
       络腮胡大汉重重的把手拍在一旁的一个器械架上,发出了重重的巨响。
        厉声喝道“你随口一说就想返回,今天这小崽子必须要打掉。”
         “你要我做什么才肯放过我的孩子。”
        杨凝冰哪还能不清楚络腮胡大汉的想法,就是想变着法的淫虐自己。
        但她也抗拒不了,只能妥协。
        她不敢赌男人的威胁是不是真的。
        “那好,你把这杯尿喝完,我就放过你。”
        说完男人就把装满了黄橙橙尿水的巨大被子拿了过来,放在杨凝冰的面前。
        冒着热气的骚臭尿液熏的杨凝冰直犯恶心,皱起了眉头。   
        尤其是想到这些尿液都是从自己体内喷出来的,现在自己又要把她喝进肚子里,就感觉有些荒诞。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捧着杯子就往嘴边送。
        猛地喝了两三口,然后被恶心的干呕,然后又继续喝。
        可是那么多的尿液,她一个人又能喝多少。
        再说她之前已经吃了不少的精液,都有些吃撑了。
        正当她强撑着准备再喝一口的时候,双手突然被两只大手握住。
        然后就看到丈夫一脸深情“凝冰,我来吧,我是孩子的父亲,也是你的丈夫,你犯的错由我来承担。”
        杨凝冰刚开始还有些感动,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的傻老公哎,那个男人就是为了变着法的玩弄你的老婆,你搁这自我感动个什么。
         杨凝冰无奈的笑了笑,反倒有些释然。
        她突然觉得丈夫这样傻傻的也挺好的,不然知道真相的他会崩溃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莫名感觉有些甜)
        看着丈夫咕咚咕咚一口气将还剩下大半杯的尿水喝完,杨凝冰转头看向络腮胡大汉,看他能想出什么花样来淫辱自己。
        不过心中却没有之前那么恐惧了,似是解开了一个结。
        络腮胡大汉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夫妻俩将一大杯尿液喝完,开口说道。
        “既然叶先生和叶夫人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继续为叶夫人治疗吧,不过我因为治疗耗费了太多精力,没办法起身。
        要不这样吧,叶先生,你继续像之前那样把叶夫人抱起来,然后主动把叶夫人的小穴压在我的鸡巴上,然后你抱着叶夫人动,你看可以吧。”
        就在杨凝冰惊叹于络腮胡大汉的花样之多的时候,叶河图高兴的点起了头,兴奋医生终于肯继续为自己妻子治疗。
        然后伸手就要去抱杨凝冰,而杨凝冰即没有反抗,也没有再让叶河图蒙上眼睛,主动抬起笔直圆润的双腿,让丈夫的手穿过臂弯把自己抱了起来。
         就这样,叶河图就这么抱着杨凝冰,挺着她暴露在空气中的白虎馒头穴和粉嫩小巧的菊花向着医生走了过去。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