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关于邻居张大爷的万字更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七)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八)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九)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七)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八)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九)
~~~~~~~~~~~~~~~~~~~~~

  梦涵家旁边就是她的邻居张大爷,一个精神矍铄的快乐的老头,脑袋上光秃
秃的活像一个大鸭蛋,虽然六十多岁了脸上的褶子并不多,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有
四十多岁。

  张大爷老伴死的早,已经五六年了,这些年间也有人想给他找个老伴,不过
张大爷都婉言谢绝了。

  可能是张大爷是个很时尚的老头儿,衣着很讲究,而介绍给他的那些老婆婆
则要不是很土,要不就长相难看,怎麽能入的了张大爷的法眼。

  张大爷不是不喜欢女人,可一个人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了念想。

  欲望,对于张大爷来说可能是下辈子的事了。

  直到几个年轻人住在了他家的旁边,也给他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活力,尤其是
有一个非常漂亮时尚的小姑娘,也就是梦涵了,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大爷长大爷
短的,夜莺一样透亮的嗓子裏传出那麽动听的声音,让他很是享受。

  有几次,他一出门,看见一个只穿着内衣和短裤的漂亮女孩子出去扔垃圾,
然后又看见他红着脸跑回屋裏去。

  梦涵是觉得垃圾箱就在走廊的那一头,跑过去再跑回来,应该没什麽事,不
用再换衣服那麽麻烦。

  可是,非常巧合的,她近来每次出去都总是碰到出门的张大爷,好像张大爷
就守在门口等待着猎物似的。

  张大爷那双灵活的小眼睛直往她的肉裏鉆,把她弄得不好意思了。

  梦涵让张大爷找到了年轻时的感觉,他管那种感觉叫欲火重生。

  夏天接近尾声了,不过这秋老虎也是真的猛烈,太阳好像下了火一样,街上
也没有几个行人,可以闻到柏油马路被晒化了的味道,让人身上总有一层细细的
汗,总是黏黏糊糊的,非常难受,如果晚上不洗个澡几乎无法睡觉。

  这天,杜宇跟几个同学相约去篮球馆打球,梦涵不想去,上次去那裏闷热闷
热的,不一会儿身上就一层汗,很是难受,她只想要待在家裏,享受电风扇的洗
礼,租的这个房子比较便宜,没装空调。

  时间来到下午,天气格外燥热,电风扇吹得都是热风,梦涵打算沖个凉,好
睡个下午觉,可是,却发现热水器坏了。

  这可怎麽办?她赶紧打通了房东的电话,房东联系完告诉他们,要两天以后
才会排到他们维修,这两天暂时想想办法吧。

  哼哼,能有什麽解决办法呢?只能是忍着了。

  这种天气要是不洗澡梦涵会疯掉的,她突然想到了平日裏关系不错的张大爷
来,也许,可以借用张大爷家裏的热水器一用。

  不过她又想到了张大爷那色咪咪的小眼睛,哎呀,男人哪有不好色的,尤其
是见了我这样的美女,梦涵自我陶醉的想着,虽然这是实话。

  就这样,梦涵拿了件换洗衣服,还有洗澡用具,像一只小鸟一样落在了张大
爷的门前,轻轻地敲响了门。

  张大爷正拿着放大镜看着当天的报纸,养成看报的习惯可以让他随时掌握最
新动态,而不至于被人说成是落伍了。

  听见有人敲门,张大爷有点不高兴,他是很讨厌别人打扰他正在干的事的,
这也许也是他不愿意找老伴管着自己的原因。

  可是,当他看到门口站着的是梦涵的时候,马上转怒为笑了,脸变得如此之
快,可见他这功夫已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他年轻之时一定也是见风使舵的能
手。

  梦涵是头一次主动来找张大爷,虽然她跟杜宇有时候喜欢用他的鸭蛋脑袋开
玩笑。

  她恭恭敬敬的跟张大爷打招呼,诉说了她的难处,张大爷向来对别人的难处
不闻不问的,不过,这次他却发了善心,也许是看到梦涵那楚楚可怜的俏脸,让
他不忍心拒绝。

  张大爷把梦涵迎进了屋裏,关好了门,梦涵觉得她这只小鸟似乎是被关进了
笼子裏一样。

  张大爷把她引到了厕所的地方,这裏用不透明的塑料浴帘隔出来了一个可以
洗澡的角落。

  嘱咐完了之后,张大爷关上门,退了出去,把主动权给了梦涵。

  梦涵在这个陌生的昏暗的厕所裏,有些茫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这裏洗澡
,可是一想到不洗澡身上的难受,且既来之则安之的思想,她开始脱掉睡衣,拿
着自己的洗澡篮子,鉆进厕所,迅速拉上了浴帘,这时她似乎感觉安全了些,不
一会儿,厕所裏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谁知,张大爷并没有走开,他像一只鲶鱼一样趴在厕所门上,听着裏面哗哗
的流水声,他想象着这些水在梦涵那赤裸的娇体上流淌,那美丽女孩子的身体,
一定非常棒。

  想着,张大爷的那挺老炮儿禁不住慢慢立了起来。

  他轻轻的把厕所门拉出一条缝隙来,裏面雾气蒙蒙,还沐浴露的香味,当然
,也有少女的体香传来,这一切都让他兴奋。

  张大爷悄悄地鉆进了厕所裏,虽然不少雾气,张大爷还是準确的找到了那个
洗澡的角落,他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

  浴帘的下面是空的,露出一双娇嫩的小脚来,在下面时不时地转动着,大爷
想象着这双小脚踩在自己的身体上,那也是一种享受吧。

  在离着浴帘近在咫尺的地方,张大爷禁不住掏出他的老炮,把玩起来,他想
着,要是没有这个浴帘就好了,他就可以一边欣赏着美丽的胴体玩老炮了。

  再看这挺老炮,不减当年的威风,紫不溜丢的如同一条熟透的大紫茄子,上
面爬着几条青筋,让它显得格外狰狞,尖端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炮头,一边颤抖着
,一边冒出些液体来,他这挺老炮已经哑火好几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张大爷正把玩着老炮,水阀门突然停了下来,大爷还没等反应过来,浴帘哗
啦一下给拉开了。

  天啊!这是多麽美好的身体啊!雪白的肌肤,圆润丰满又坚挺的双乳,苗条
的细腰,还有那匀称没有赘肉的美腿,两腿之间一撮棕色的毛发倒三角型地贴在
下腹的位置,如果让张大爷用两个字形容一下这个身体那就是,完美。

  张大爷看的出神,哈喇子挂在嘴角,没想到还能看见这麽年轻漂亮的身体,
让他癡醉了。

  梦涵刚刚洗完澡,一边拉开浴帘,一边擦拭着头发上的水,她正要去拿她的
睡袍穿上,没想到却看见张大爷傻楞楞地站在那裏,下面还有一只手握在一挺黑
粗的大棒子上面。

  「啊!大爷,你干嘛?」

  梦涵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连忙用手去盖住自己的敏感地方,瑟缩在角落裏,
惊恐地望着张大爷。

  张大爷有些尴尬,他没想到梦涵洗的这麽快,拉帘也是这麽快,不给他反应
的机会。

  他脑袋灵活的转了转,笑嘻嘻的一边把老炮藏到他的大裤头裏,一边说着,
「哎呀,人老屁股松啊,我这说来尿就来,一点也憋不住,差点尿裤子」

  大爷一边用眼睛萨摩着梦涵,她表现出的无助感让他很想扑过去「帮助」

  她。

  「你别怕,姑娘,我就是着急上厕所,没别的意思,我这就出去,你慢慢洗
啊。」

  说完,他又用他的小三角眼剜了几眼梦涵的身体,才笑呵呵地出去了。

  梦涵觉得老人在撒谎,可是,她又不好意思戳穿他,毕竟人家是老人,还求
人家让她洗澡,总不好放下碗就骂娘啊,梦涵是懂礼貌的人,她做不出那事情来

  而且,刚刚被大爷看光了身体,怎麽还让她有些兴奋呢?难道她希望被人看
麽?话说刚刚张大爷手裏握的东西是什麽?怎麽那麽粗大,那麽狰狞呢?那东西
要是放进身体裏是不是比那假阳具还舒服呢?呸呸呸,真不害臊,竟想着龌龊的
事情,梦涵想着,人家大爷都说了,人老了憋不住尿,肯定就是这个原因,我不
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梦涵在浴筐裏翻找她的换洗衣服,她觉得自己好像拿错了,本来要拿睡袍的
,却把睡裙拿了出来,这个睡裙是非常性感的,上面只是堪堪遮挡住她的奶头,
两个丰满的肉球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中间挤出一条深深地沟来,两个美人锁骨
和洁白的香肩非常惹眼。

  下面更是很短,只盖到大腿根部,好像这东西只能勉强盖住私处的样子,两
条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而且,她居然忘带了换洗的亵裤,这让她只能真空的穿着这个性感的睡裙。

  她这个睡袍是杜宇给买的,有时候杜宇看到她穿得这麽性感,也不把它脱掉
,直接提枪而上了,因为这衣服太诱人。

  不出所料,当梦涵穿着这身衣服出来的时候,张大爷都看呆了,梦涵的身体
在他看来就是一件艺术品,他那挺老炮又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梦涵不好意思看他,用手使劲拉着睡裙的下摆,好像能把下摆拉的长一点,
挡住她的羞怯。

  梦涵转身要走,嘴裏只说着些感谢的话。

  「别走啊,」

  大爷急忙叫住要离去的梦涵,「我叫了外卖,一会儿在大爷这裏吃点再走吧
,陪大爷我喝两杯吧。」

  说完,他用几乎乞求的眼光望着梦涵。

  大爷暗自盘算着,他要把珍藏的红酒拿开与梦涵享用,那东西刚刚喝得时候
甜滋滋的,可是后反劲强,以他的酒量定能留住这小丫头在他房中过夜,到时候
自己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麽?他打算到时候先用啤酒对生鸡子儿吃上两个,提高
自己的性能力,然后于这丫头大战到天明。

  张大爷一边想着,一边偷偷地不自觉地露出满足的微笑来。

  梦涵不好拒绝大爷,她也不知道大爷打的如意算盘,她受不了那种眼光,而
且还求人事情,这点情面总要给吧,而且她也有点饿了,吃一口也不错,省得回
去再弄。

  于是,梦涵把洗澡用的篮子放在门口,转身回去,在大爷家的沙发上坐下。

  张大爷在她对面坐着,眼睛却不停往她的裙底鉆去,梦涵想起来自己裏面是
真空的,裙子下摆又短,自己很容易走光的,她不禁羞赧地往下拉了拉裙摆,又
把双腿叠在一起,遮住男人窥视的眼光,不过她雪白的臀部却又让大爷大饱了眼
福。

  看着大爷那癡癡的眼神,让梦涵心裏小鹿乱撞,她知道大爷肯定馋她的身子
,可是心裏却隐隐的非常兴奋,又有一个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之下,这让她
很有成就感,让她对自己的身体更有信心了。

  大爷突然想到了什麽,对梦涵说道,「姑娘,我想让你帮个忙。」

  大爷也没等梦涵同意,就继续说着,「我有个老烟斗,那还是我太爷爷传下
来的清朝的完应,也不知让我放到那边的哪个柜子裏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
猫不下腰去,闺女你帮我找找吧。」

  梦涵顺着张大爷的手指头,望向那边的几个柜子,有两个放在地上,还有两
个是高处打的壁橱,对于一个老人确实不太好找,梦涵听大爷的话,也没给她留
下拒绝的空间,只好答应下来,就起身往那边走过去。

  梦涵先是打开了地上的两个柜子,裏面杂七杂八的东西有不少,她需要仔细
的挑一挑。

  刚开始,她还记得用公主蹲的姿势,防止自己的后面走光。

  可是翻找了一会儿,她就忘了别的,竟然趴在地上认真的寻找着。

  而随着她翘起了屁股,让她的后面完全暴露在大爷的视线中。

  大爷瞪圆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少女的私处真是太美了,那紧
致的小菊花,下面几乎无毛的蜜穴,随着少女的动作也在收缩着,似乎等待着进
入。

  加上梦涵高挺的翘臀,真让大爷啧啧称赞,他禁不住站了起来,悄悄地来到
了梦涵的身后。

  梦涵觉得身后好像有什麽动静,他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惊讶的发现大爷不
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光顾着找东西,自己这个姿势不是让
大爷看了个通透麽?她瞥见大爷正隔着他的裤头揉搓着自己鼓胀的老炮,大爷一
定是受不了自己羞人的姿势了。

  梦涵觉察到了危险,她赶紧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这两个柜子裏
应该没有了。」

  大爷赶紧把手从自己的裤裆处挪开,有些支支吾吾的指着上面两个箱子说道
,「哦,那一定就在上面的那两个箱子裏,哎呀,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找它真不方
便,姑娘你就辛苦一下吧。」

  梦涵瞟了一眼张大爷,她似乎明白了张大爷葫芦裏卖的什麽药,这麽高的柜
子,自己必须踩在凳子上,而站在自己身下的大爷不是又可以大饱眼福了麽?她
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她让大爷去那边沙发坐着,不用跟过来。

  大爷知道梦涵是不放心自己,就汕汕地走到沙发那边去,又拿起报纸,装模
作样地看起来。

  这样之后,梦涵才找来一个圆凳子,她站到凳子上,打开了柜子翻找起来。

  又翻了半天,依然没有找到,梦涵的额头上见了汗了,女人的警觉性让她又
向沙发那边去望去,却没有发现大爷的身影。

  她又往身下看去,这张大爷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脚下面,正昂着头,目光
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下体,张大爷半张着嘴,嘴边流着口水,那鸭蛋一样的脑袋曾
明瓦亮的,似乎可以照出她下体的影像来。

  下面已经被大爷看光光了,真是可恶!不过,这也让梦涵也有点兴奋,她放
得开了些,既然大爷喜欢看她的身子,就让他看吧,这说明自己很有吸引力,让
男人神魂颠倒。

  她觉得自己就是那白莲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看一看又少不了什麽东西。

  如果大爷只是看一看,也就罢了,梦涵就当是送福利了。

  可是,梦涵想错了,随着脚下的圆凳子轻轻晃了晃,然后,她就感觉一双大
手隔着睡裙伏在了自己的小蛮腰上,这让她惊讶的轻轻叫了一声。

  「不用害怕,我扶着你点,这点事我老头子还是可以做的。」

  张大爷说着,可名义上是扶着梦涵,实际上就是想要卡油,梦涵心裏明镜一
样,但是,她却不好说什麽,好像刚刚的叫声是自己害怕掉下来,而不是被男人
摸的原因。

  梦涵感觉到自己的臀缝处有气体在朝着自己的蜜穴吹来,那一定是大爷急促
的呼吸,这麽近距离的欣赏美人的下体,让大爷激动的身子直哆嗦,他看到那美
丽的蜜穴处似乎也有些湿润了,难道这丫头也很兴奋不成?看来今天有门了。

  梦涵确实被男人的捉弄整的浑身发热,心裏也是扑通地狂跳着,她没想到来
张大爷这裏却被他调戏了,而自己却没有反抗。

  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享受大爷的调戏,难道自己是一个淫蕩的女人,一个没
有原则,只想着享受男人的暧昧的女人麽?梦涵觉得身子发热,她已经不能专心
找东西了,她感觉到危险,她觉得自己在玩火,应该马上停下来。

  「这裏好像也没有,大爷,你放我……」

  梦涵还没有说完,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臀缝处塞进一张脸来,然后,她感觉
到自己的菊花被那张脸的鼻尖顶着,而一条舌头舔在了自己的蜜穴口处。

  「啊,不要,你做什麽呢?」

  梦涵惊呼一声,她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差点摔下来,双手只好抓住上面柜
子的把手。

  而大爷终于忍不住把手抓在女人的屁股上,在女人的私密处舔了起来,他觉
得那裏的汁液是那麽香甜,比他昨天吃的哈密瓜都甜。

  「啊,大爷,别这样!哦,放我下去,嗯!」

  梦涵轻声呻吟着,她想腾出一只手去推来欺负她的大爷,可是一松手就感觉
自己要掉下来,只好又抓住把手,任大爷为所欲为了。

  大爷也不说话,他的舌头专注在梦涵的下面,没时间理她,而梦涵轻声的喘
息和呻吟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催化剂,让他更加兴奋。

  他一边欺负着梦涵,一边顺手脱下自己的短裤,而那根老炮早已经坚挺起来
,老人又腾出手来在自己的老朋友上面撸了起来。

  大爷在她的下体上舔了半天,把梦涵舔的气喘吁吁的,她的双腿合不拢,被
大爷掰开,她低头看到了大爷那只面容狰狞的老炮来。

  接着,她感觉大爷双手托着她的双腿慢慢的往下放,她发现下面的凳子不知
何时让大爷踢到了一边去,而下面迎接她的竟是那根老炮。

  「啊,不要!大爷,你要干什麽?」

  梦涵挣扎着,想从他的怀裏躲开,屁股也扭动着,不让下面的老炮挺进来。

  可是,自己的双腿被大爷像钳子一样有力的大手掰开,让她使不上力气,她
只好尽量夹紧自己的蜜穴,让那老炮不能得逞。

  然而,那蜜穴中已经充满了蜜汁,已经沖分润滑了,断难敌挡那老炮的进攻

  「丫头,我馋你身子不是一两天了,你就让大爷我爽一爽,以后你要啥大爷
都给你买,啊!」

  张大爷在身后抱着她,悠悠的说着。

  「不行,大爷,你放开我,让我走吧。」

  梦涵依然用力挣扎着,她的以为大爷只是欣赏她的身子,只是远观而不亵玩
的想法不攻自破了,她感觉那根老炮似乎已经瞄準了她的蜜穴。

  「好吧,那我撒手了。」

  大爷好像是要放她走一样撒开了手,梦涵的身体因重力向下落去,可是那根
老炮却对準了蜜穴,只听呲的一声,那根老炮就插进来了,梦涵赶紧用力夹紧蜜
穴,那老炮却也插进了半根进来。

  张大爷不禁啧啧称赞,一般的女人被这麽一弄还不直接串糖葫芦一样的一下
到底啊,可是这女娃娃的蜜穴可是真的紧,裏面还有不少肉褶子,把自己的老炮
牢牢的裹住了,这让他下面感到极度的舒服。

  「啊,不要!」

  梦涵大叫了一声,身子被大爷干开了,这让她感到非常羞耻,眼裏含着眼泪
,她觉得还不如不洗澡了,还得用身体当澡票。

  听到梦涵的叫声,大爷赶紧又双手向上拉起了梦涵的双腿,直到把那进入的
半根老炮也拔了出来,只留半个炮头还搭在蜜穴口处。

  「你看,丫头,我说不松手吧,你非让我松手,嘿嘿。」

  大爷在身后戏谑的说着。

  「不,撒手,你让我走!」

  梦涵又挣扎上了,身子像条曲蛇。

  「好吧,这就松手。」

  大爷说着就又松开手去,这样,梦涵的身体又急剧落下,而那根老炮又往裏
插进了一点。

  「啊,不要啊!」

  梦涵感觉自己的下面被那根老炮塞得满满的,虽然很舒服,但是她的理智告
诉她不可以这样,张大爷都可以当她的爷爷了,怎麽能跟他做这麽羞人的是呢?
不过,这样几次之后,梦涵发现张大爷这是在调教她呢。

  只要她喊不要,大爷就把她拉上来,她喊撒手,大爷就松手让老炮进去。

  她索性不喊了,本以为大爷能够冷静冷静,可是,张大爷却继续在身后抱着
她的双腿,配合着老炮抽插起来。

  梦涵不敢低头看自己的蜜穴跟那老炮结合的部位,那裏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
的响声,而她又忍不住的低头看了几眼,她看见那根长相丑陋狰狞的东西正一下
下的往自己的蜜穴裏鉆,每一次都好像更深一点的插进去,那根老炮真是勇猛,
外面已经被蜜穴裏的汁液涂上一层浆,这让它沖刺的更顺利了。

  梦涵脸红到了脖子根,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角度欣赏男女交合的地方,
她看到自己的蜜穴口已经被撑开了,每次老炮插进来时,她的肚皮都会鼓起来一
块,老炮拔出去,又会带出蜜穴中的一块嫩肉,好像把她的下面掏空了一样。

  她依然夹紧着蜜穴,不想让那老炮插得太深,可是下面有一种充实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发狂,这种感觉是那个假阳具不能给的,也是杜宇给不了的,而今天
却在张大爷这裏得到了。

  这个姿势让张大爷很累,梦涵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的双手上,要是再年
轻点,他一定可以坚持下去,但现在他老了,不能坚持继续这个姿势。

  于是,他把自己的老炮拔出去,把怀裏的香软也放下来,他实在抱不动了,
就算她是梦涵这样的美人。

  让大爷惊讶的是,干了这十几二十下了,他的老炮居然还没有插到底,这丫
头的小穴可真是极品啊!梦涵感觉老炮完全拔出去了,下面却突然来了空虚的感
觉,好想继续被填满,她甚至开始喜欢张大爷的东西了。

  此时,她也是瘫软在地,剧烈喘息着,她不敢看大爷的眼睛,想要抚平自己
兴奋的心情。

  张大爷转过来拉梦涵的手,梦涵居然没有反对,跟着大爷来到了沙发上。

  紧接着,大爷先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沙发上,他迅速的把自己的背心和挂在腿
上的裤头扔到一边,然后梦涵看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子赤裸的坐在沙发上,下
面那条狰狞的老炮高高耸立着,还微微颤抖着,似乎再向她召唤着。

  梦涵的脑袋有些发懵了,她随着她的欲望行事,鬼使神差地随着大爷的手也
来到了沙发上,她见大爷脱了个精光,更让她不敢瞅,然后她感觉大爷搂着她的
小蛮腰,把她拉了过去。

  大爷让她面对着自己,正面骑在自己的身上,梦涵好似梦游一般随着大爷摆
布,让她做什麽就做什麽。

  此时,她双腿分开骑在大爷身体两侧,蜜穴口大大的撑开,还不停流淌着汁
水。

  她双手搭在大爷的肩膀上,就像搭在情人的肩上一样,然后,大爷迫不及待
的让老炮的炮头对準了梦涵的蜜穴口处,然后向上一挺身体,那根老炮就又探进
蜜穴中了。

  这个位置让大爷比较舒服,大爷靠在沙发上,挺动身体也只不过腰部发力。

  梦涵再一次被捅开穴口,她不禁向上提了一下身体,让大爷只插了一半进来
,虽然这样,也让梦涵身子抖了一下,嘴裏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就这样,大爷又开垦起来,那根老炮不断进出蜜穴,让梦涵身子发烫,她觉
得裏面好痒,就想着放弃矜持,恣意的在大爷的身上玩耍,可是,那仅剩一点的
羞耻心又让她不能放得开。

  大爷像一条鱼一样在那裏倒腾了半天,那根老炮也不能更精进一些,反倒是
自己身上出了不少汗,他感到有些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下,可是那老炮的炮头
可是还在那蜜穴中呢!梦涵被大爷弄得气喘吁吁的,脸像发烧了一样,大爷却突
然停了下来,这让她那向高潮沖刺的兴奋突然终止了,就好像吸毒者犯了烟瘾,
却不给烟抽一样。

  屋子裏满是梦涵淫水的味道,还有大爷男性荷尔蒙的汗臭味,这味道直往梦
涵的鼻子裏鉆,让她失去了理智。

  于是,在欲望的控制下,她主动的上下扭动起屁股来,那蜜穴好像一个小嘴
一样,吞吐着大爷的老炮来。

  大爷见梦涵居然自己动上了,看来已经被自己调教的差不多了,他乐得瘫在
沙发裏,享受着美女的服务,而且,他感觉到梦涵的幅度越来越大了,似乎是已
经完全沈醉在欲望中,有些不管不顾的样子。

  大爷的身体不用再卖力挺动了,双手也解放出来,他抓着梦涵的睡裙的上沿
,向下一拽,那两个滚圆的奶子就跳了出来,两个奶头早已因兴奋硬硬的挺了起
来,大爷也不客气,一手抓过来把玩着,又把脑袋凑过去叼上一只,咂咂的吸起
来,大爷非常喜欢这双香乳,肥而不腻,丰满圆润,入手感觉滑溜溜的,非常柔
软。

  梦涵此时的样子非常性感,那条睡裙此时好像一条腰带一样围在腰间,上面
光滑的后背,丰满的双乳在空中晃着,下面那白嫩的屁股坐在大爷身上不停地前
后摇着。

  她正不由自主的挺动着下体,上面的双乳却也惨遭蹂躏,这让她两面受敌,
舒服的不得了。

      「呜呜~~受不了了,大爷,你太厉害了!哦哦哦~~」

  只见她又大幅度的挺动着下面,大爷那根老炮插进了大半去,梦涵的下面被
磨的有些发红,可是,她已经顾不得那麽多了,只见她这一次狠狠坐进大爷怀裏
,仰着头,这一次,她的小穴完完全全的吃进大爷的老炮,老炮的根部的两个铜
锤都抵在了穴口处,梦涵觉得那老炮似乎都插进了她的子宫裏面,她似乎被大爷
的老炮贯穿了身体,这让她感到极度的快感,她似乎打开了受孕的模式。

  她就这样深深地坐在老炮上面,激动的浑身颤抖,嘴裏哼出那种悠长的,颤
抖的,回味无穷的声音来,

      「啊~不行了,要去了!快点,在快点,使劲插我,嗯~~插到最深的子宫
里去,呜呜~~要死了,嗯啊~~~」

  大爷感觉有一股股灼热的爱液从梦涵的子宫裏面涌出来,浇在他的炮头上面
,要不是他之前经常地吃生鸡子儿,早就败在了梦涵手裏。

  怀着强烈的羞耻感,梦涵更是抽搐起来,这让她体会到不曾感受过的更深层
次的高潮。

  「小丫头,这就不行了?你大爷我还差的远呢?」

  张大爷笑嘻嘻的嘲笑着她,梦涵别过脸去,羞地满脸通红,这是她头一次面
对除了杜宇以外的生人高潮,还露出那沈醉的让人心神蕩漾的表情。

  大爷见梦涵抖得厉害,只好把老炮拔出来,梦涵那裏涌出来一大股淫水,那
股酸溜溜的女人高潮的味道让大爷非常满意自己的性能力。

  他把梦涵放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等到她高潮过去了,再继续欺负她,而自
己却在一旁点了支烟。

  梦涵不想说话,她觉得自己成了欲望的奴隶,有了这次跟张大爷的交合,让
她感受到了他的强大,感受到了那极度的快感,她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样,会不
会因贪恋这欲望,再一次找到张大爷。

  这时,门铃响了,送外卖的来了。

  「今天别走了,在我这裏住一宿吧。」

  大爷一边掐灭了烟头,一边起身去门口接外卖。

  可是,刚打开门,梦涵就挣扎着坐起来,从屋裏沖到门口,拎起洗澡的篮子
,衣裙散乱,头也不回的走出来,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裏,重重把身后的门关上,
发出砰的一声。

  送外卖的小哥看傻了眼,这麽漂亮的姑娘怎麽衣不蔽体的从一个糟老头子屋
裏走出来,哎,这世道,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张大爷并没有阻拦梦涵,他看出来小哥的疑惑,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还生
气了,一会儿就好了,每次完事都这样。」

  然后,在小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裏飘然回到屋裏,只留下瞠目结舌的快递小
哥还杵在那裏。

  梦涵回到屋裏,就把自己锁在房间裏,她想哭,却没有泪,想责备自己,却
也说不出口。

  她只是找来一卷卫生纸,掀开裙子使劲的在自己的蜜穴处擦拭着,擦拭那依
然往外流淌的汁水,好像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屈辱都擦掉一样。

  晚上,她去药店买了口服避孕药,虽然大爷没有射进来,可是她也担心怀上
那个老头子的孩子。

  在楼下的时候,她碰见了打球回来的杜宇,杜宇见到她非常高兴,拉着她的
手给她讲他今天多麽勇猛,得了多少分,打败了多少好手云云。

  这些梦涵都听不懂,也听不进去,她依然像是懵的状态,不过她会挤出一些
笑来,回应杜宇的话。

  杜宇是个多麽好的老公,可是自己却做出背叛他的事,这让她有点于心不忍

  跟杜宇上楼的时候,他们碰到了张大爷,杜宇还主动跟张大爷打着招呼,张
大爷盯着梦涵瞅了瞅,笑嘻嘻地说道,「有空常来我家玩啊?」

  这话好像是客气话,又好像是说给梦涵听的。

  以后常去你家玩,呸,是去你家被你玩吧?梦涵心裏想着。

  杜宇有点摸不着头脑,今天这张大爷好像热情了许多,梦涵低下头拉着杜宇
回了家。

            (待续)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